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零八:雲君奴的地獄!求救陽頂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只不過西洲陽頂天,這次索性連秦萬仇也沒有派過來,就派來了李歸農。也算是打臉了,你不是把木劍堡趕出天道盟了嗎?我這就讓他來參加天道盟大會,祝青主雖然不快,但也只能扭著鼻子認了。 偏偏,這次...

別看祝青主答應得非常輕巧。YAnKuAi。.。

實際上,這幾乎是他最最重要,也是最最痛苦的一次站隊了。

而且幽冥海和靈鷲宗,逼迫他的這次站隊,已經很久很久了。他之前一直都沒有答應,而靈鷲宗和幽冥海也沒有逼迫。

如今,陽頂天崛起得太快了,威脅太大了。尤其是上次中州八百萬大軍進攻西洲大敗,使得陽頂天完全如日中天。

所以,幽冥海和靈鷲宗已經無法穩坐釣魚台了,超然中立已經玩不大下去了。於是,祝青主就不得不立刻做出選擇了。

祝青主之所以答應得這麼痛快,那是因為他已經完全沒有選擇了。

當然,在答應的時候,他的內心還是一聲嘆息,甚至開始羨慕起陽頂天來了。

「那麼,我便告辭了。」靈犀道。

「嗯1祝青主冷淡道,也沒有送他。

都到這個時候了,就不用虛禮了。

靈犀走了之後,祝青主猛地拔劍,將靈犀做過的位置猛地劈得稀巴爛。然後,又發瘋一般將靈犀站過的地方,全部斬個稀巴爛。

今夜,是他最最恥辱的一夜。

他祝青主,風光了幾十年,在混沌世界的金字塔尖,屹立了幾十年。

今日,終究受到了如此奇恥大辱。

然後,他拍了拍自己的腰桿,嘆息道:「果然腰桿軟下去之後,就再也直不起來了。如果二十年前要沒有那麼一跪,相信我的腰桿現在也和陽頂天一樣硬吧1

……

「雲小姐,聽說陽頂天貪戀你的美色,曾經要強娶你為妾,有這麼回事嗎?」凌舞一邊為雲君奴量身。一邊問道。

「有這麼回事。」雲君奴道,只不過剩下來的私密之事她沒有說,比如陽頂天覺得她像是他的一個妻子。

「真是讓人不敢置信埃」凌舞道:「他之前,還算是一個驕傲的人。」

「掌握了權力之後,就開始變得自大貪婪,也開始變得愚蠢了。」雲君奴道:「卑賤出身的人都是如此的。悲苦慣了,好不容易得勢,就變得瘋狂無知起來。只有長期在巔峰的人,才會任何時候都風輕雲淡。他們既可以在山巔享受一覽眾山小,又可以在山地從容信步,觀看路邊野花香1

凌舞一怔,頓時想到了吳幽冥如此高貴身份,卻經常陪著她出船保護她。如同仙鶴一般,隨便站在眾多雞鴨之中。絲毫不會覺得不自在。

而陽頂天就算在王座之上,也感覺像是在草屋之中。

「雲小姐,這是在說靈犀和陽頂天的分別嗎?」凌舞笑道。

「算是吧。」雲君奴道:「只不過我是在說靈犀公子,不是說陽頂天。他這三個字,我連聽都不願意聽,更別說從提,從嘴裡說出來,我都覺得卑賤!我也不會拿兩個人比較。因為那對靈犀公子實在太玷污了。」

頓時,凌舞面色微微一顫。目光變得複雜起來。

是因為別人侮辱陽頂天,讓她心痛了嗎?彷彿是,又不大像,好像是自己覺得一種刺痛和恥辱。雲君奴雖然口口聲聲羞辱的是陽頂天,但是凌舞自己卻覺得一種刺痛和恥辱。因為,自己曾經愛過這樣的人。

如果沒有比較還好。有了比較之後。頓時覺得那段往事,彷彿是對自己眼界和智慧的一種羞辱。尤其,這些話是從雲君奴這種風輕雲淡,高貴優雅的女子嘴裡說出來。

不知道為何?之前,凌舞愛著陽頂天的時候。覺得洒脫率性的女人,是最美麗的。

所以,她不太注重打扮,天天出海,穿的衣衫也不是很講究。因為她覺得那樣最真,最美。

可是和吳幽冥相處那幾個月之後,她就改變了這個觀點。

她覺得清高,驕傲,風輕雲淡,優雅才是最美,最讓人陶醉的。

所以,她變白了,穿衣衫也變得講究起來了,氣質也變得優雅從容,淡薄冷艷了。

所以當雲君奴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覺得很羨慕對方的氣質,覺得對方的品味和修養,在自己之上。然後,就本能地覺得,她說的話,是對的。

「凌舞?」雲君奴道:「我彷彿記起來了,你,你好像是陽頂天的……」

「不是……」凌舞彷彿被刺中一般,猛地跳了起來,道:「我不是,我和陽頂天清清白白,什麼都沒有。」

接著,感覺到自己失態,凌舞目光通紅道:「雲小姐,我,我曾經是愛過陽頂天。那個時候,他救了我的性命,也救了我爹的性命。那個的時候他,正義陽光,雖然氣質粗糙,風姿一般。但是,率真率性。我也不知道,他成為雲霄城主之後,就變成了這個模樣。所以,一開始我是主動追求他,後來我是主動離開他!他給了我一座華麗的城堡,一片大大的領地。但是我什麼都沒有要,離開了西洲,來到了中州1

雲君奴頓時美眸大亮,上前輕輕擁抱凌舞道:「凌舞姐姐,你真勇敢!竟然主動離開了那個被權力扭曲的人,你放心地生活在中州。我會把你的勇敢事告訴靈犀公子,我們會保護你,陽頂天不敢將你奈何的。」

「謝謝。」凌舞哭泣道:「我寧願清苦而又勞累地活著,也不願意在陽頂天的城堡裡面享受榮華富貴。因為那樣至少驕傲而又清醒,不像秦嬌嬌那麼屈辱而又渾渾噩噩!我真要謝謝您的母親,讓我進一步認清楚了陽頂天。其實,我之前也糊塗過,還幫他造過潛艇和魚雷,還覺得自己有了貢獻。一直來到中州,離開西部那種瘋狂的氛圍之後,我的腦子才漸漸清醒過來,認清了陽頂天被權力扭曲的面目。」

說來,中州對陽頂天的醜化,是永遠在升級啊!關於陽頂天姦淫楊佩佩的版本,就有許多種。而且每一種。比真的還要真埃

還有,陽頂天的每一次擴張,都被詳細地描寫出來。其中,陽頂天之權欲狡詐,完全是聳人聽聞埃

不過這種洗腦,永遠是面對於大眾的。只要掌握足夠的信息量。完全是呲之以鼻的。所以,釋放那些洗腦信息的人,自己對自己編造的那些東西,是最最不屑。比如雲采林,雖然恨陽頂天入骨,但是她給陽頂天列的那九十九項大罪,她自己是根本不信的。

可是,她不信,有人會信埃謊話說一萬遍。也成真理了。

所以,陽頂天如今在中州的名聲,是兩個極端。

有一部分人,對陽頂天無比的狂熱,崇拜。這部分人,以中州大軍,還有中低層武者為主。

有一部分人,對陽頂天無比唾棄。這部分人。以底層民眾為主。沒辦法,最近幾個月祝青主。和雲采林連番上陣,黑得實在夠慘。

只不過就算陽頂天知道了,也完全不在意。因為這東西,容易抹黑,也容易洗白。

雲君奴冷聲道:「遲早有一天,我們會打回西洲。結束陽頂天的的統治,把西洲的子民,還有陽頂天身下無辜苦難的女人,全部解救出來。相信我,靈犀公子和他的靈鷲宗已經在行動了。」

……

次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齊聚中京!

中京天道盟大殿,座無虛席。

之前陽頂天中京天道盟的大會,還僅僅只是在罹停這次竟然是在一層的大殿進行。

天道盟所有勢力,及其附屬勢力,還有各地諸侯代表,全部到齊。整個大殿坐滿了一萬多人。

靈鷲宗調查團,宣布調查結果。這原本不是一件大事,牽扯的僅僅只是地裂城和雲天閣而已。

但是在有心人的操縱下,卻彷彿變成了一件天大之事。

只不過西洲陽頂天,這次索性連秦萬仇也沒有派過來,就派來了李歸農。也算是打臉了,你不是把木劍堡趕出天道盟了嗎?我這就讓他來參加天道盟大會,祝青主雖然不快,但也只能扭著鼻子認了。

偏偏,這次大會中,西洲天道盟分量極重,祝青主更要拉著李歸農來到最中央的核心位置就坐,雖然李歸農這次是陽頂天的全權代表呢。所以祝青主握著李歸農的手噓寒問暖,大書天道盟正義友誼的時候,就算以他的臉皮厚,心底也膩翻了。

最後,所有人全部就坐。就等著今天的主人靈犀到常

超級巨星,總是最後到場的。

所有人都就位了一刻鐘后,靈犀才翩翩而至。

當然,他是和雲君奴聯袂而至的。在萬眾矚目中,兩人如同金男玉女一般,仿若天造地設一般。

眾人驚艷的同時,也忍不住埋怨,你靈犀搞什麼?低調一些行嗎?知道你是要為你女人出頭,也用不著這麼囂張啊,公然同進同出,不怕大家說你徇私舞弊嗎?

雲君奴也提出,今日低調進場,就不要一起走了。但是,被靈犀拒絕了,他說我一貫來光明正大,絕對不會在意這些流言蜚語。

所以,雲君奴進場見到上萬人的巨大場面,芳心頓時一震,然後整個嬌軀都溫暖起來。

她是脫俗之人,本不應該在乎這些虛禮場面。但是,靈犀公子為了給她討回一個公道,竟然弄出了如此滔天巨大的場面。就算她這個無欲無求的人,也感覺到一陣陣心折,還有驕傲。

他是為了我?為了我不受委屈,就動用了天大的手筆,為我討回公道,討回清白!

雲君奴覺得自己無欲無求,不會愛上任何男人,但是此時,也真的忍不住有些心神搖曳。

……

雲君奴就坐之後,靈犀來到大殿的中央,開始對天道盟大會,彙報這次調查團的最終結論。

「在彙報這次調查的最終結論之前,我先問雙方,你們對於我調查的公正性,是否認同?最後不管調查結果如此,是否接受?」陽頂天問道。

「接受。」祝青主道。

「接受。」雲君奴的聲音儘管清冷,但依舊忍不住滲透了一些柔意,說完后,儘管知道不應該。但是美眸還是忍不住朝靈犀望去一眼。

「那好,在宣布最終結論之前,我還有幾句話要說。」靈犀道:「眾所周知,在幾個月前,我與雲君奴小姐見面之後,一見傾心。然後便瘋狂痴戀。這幾個月來,我幾次求婚。可是雲君奴小姐無欲無求,風輕雲淡,始終沒有答應。但是,我毫不在意,對其更加敬重愛慕。所以有流言蜚語說,這次調查我一定會偏袒雲天閣,偏袒地裂城。那麼在這裡,我只能說我問心無愧。不論這次調查引發什麼後果。我靈犀都一人承擔1

頓時,在場人肅穆。雲君奴心中一顫,美眸一熱。他是為了自己,才會受到如此之非議和委屈。但是,他依舊勇敢地保護了自己。

「現在,我宣布調查結果。」靈犀面目一肅道:「我宣布,地裂城主夫人何晚晴是邪魔道潛伏者罪名成立!雲采林傳人云君奴,是邪魔道潛伏者罪名成立!地裂城和雲天閣發動對中州的瘟疫襲擊罪名成立1

瞬間。整個大殿,猛地死一般寂靜。

而雲君奴。彷彿有一顆核彈,在她腦子裡面,猛地爆炸!然後,瞬間一片空白。

感覺不到痛苦,感覺不到悲傷,僅僅只有一片空白!

靈犀低下頭去。再次抬頭起來的時候,目光已經通紅。

「君奴,我愛你,這點從未改變,但是天下正義重於大山。為了天下蒼生。我不得不說出真相!但是對我愛你一事,我從不後悔,而且也絕不改變。」說罷靈犀猛地拔出利劍,倒遞給雲君奴道:「為了天下正義,我背叛了我們的愛情,你在此將我誅殺於劍下,我絕不反抗1

然後,靈犀滿含淚光的雙眼,顫抖望著雲君奴。

他的目光,彷彿徹底激醒了雲君奴。

頓時,無邊無盡的痛苦,如同潮水一般,瘋狂襲來。

然後,是徹底的冰冷,徹底的黑暗。

雲君奴只覺得自己的身軀,在黑暗的巨穴中,猛地墜落墜落,下面是十八層地獄。

而靈犀溫柔神情無限的面孔,開始扭曲,最後化為厲鬼惡魔一般,朝她瘋狂的吞噬。

然後在場上萬人,所有人的面孔,都在獰笑,都在嘲笑。

她瘋狂地下墜,卻沒有一個人伸手相拉。

靈犀之前所有的深情,所有的溫柔,兩個人所有的恩愛表演,都變成了無比巨大的諷刺,都成為了靈犀大公無私的註腳。

此時上萬雙眼睛,都在盯著自己。

儘管這些眼睛裡面,飽含著驚詫,甚至同情,沒有露出譏笑。

但是雲君奴看出來了,每一雙眼睛都在露出同樣的光芒,同樣的意思,同樣的兩個字。

傻逼!

幾乎在那一剎那,雲君奴腦子忽然想明白了。

這件事情,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滔天的陷阱。祝青主嫌陷阱不夠,就把雲采林往瘋狂的高台推了一把。後來,靈鷲宗忍不住出手了,但是嫌棄氣氛不夠,所以有把雲采林和她雲君奴往高台推了一把。

最後,高台夠了。靈鷲宗和祝青主,也談妥了。

靈犀上來,對著高台上的雲采林和雲君奴,輕輕踢了一腳,然後她們母女,就掉入了萬丈深淵。

「唉……」木劍堡李歸農輕輕嘆息一聲。

「怎麼?李師弟該不會是同情這對母女吧?」祝青主道。

「愚蠢的人,值得同情。瘋狂的人,也值得同情。但是愚蠢而又瘋狂的人,就真的不值得同情了。」李歸農淡淡道。

「李師弟這種老實厚道人都這麼說,看來這句話是錯不了了。」祝青主淡淡笑道。

……

接下來,中州的動作就非常非常快了。

直接在名義上,將地裂城和雲天閣打入十八層地獄。然後,立刻組建武者遠征軍,準備徹底消滅雲天閣和地裂城!

命令地裂城葵司,和雲天閣雲采林,立刻放棄所有抵抗,交出地裂城和雲天閣。交出邪魔道潛伏者何晚晴和雲君奴,交出魔鷲軍團和晶石魔艦。否則,雲天閣和地裂城兩家,直接格殺勿論!

中州。並沒有直接捉拿雲君奴,而是先放她回雲天閣。

整個過程,雲君奴渾渾噩噩,完全沒有任何知覺,就直接騎著黑鷲女王,返回了雲天閣。

雲采林見到她的第一眼。就興奮道:「奴兒,大會已經結束了嗎?我們兩家都已經全部集結完畢,只要你一到,只要靈犀公子的公道一下,我們就立刻去向祝青主討回公道!甚至,連陽頂天也不放過1

聽到雲采林激烈興奮的聲音,雲君奴美眸猛地一暗,然後胸口彷彿一個巨錘擊打。

「噗……」一口鮮血猛地噴出,直接噴在雲采林的臉上。

「娘。我們完了。靈犀把我們拔高萬丈,然後一腳踢下深淵,還要在我們的屍體上踩一萬腳1然後,雲君奴就徹底昏厥過去。

……

很快,中州天道盟的公函和戰書,就一起到達了地裂城和雲天閣。

上面,還附送了靈犀的最終調查報告,上面寫得清清楚楚。

地裂城何晚晴。邪魔道潛伏者罪名成立。

雲天閣雲君奴,邪魔道潛伏者罪名成立。

雲天閣。地裂城助紂為虐,瘟疫襲擊中州罪名成立。

接到這幾份文書後,雲采林也如同被雷霆擊中一般,然後猛地一口鮮血噴出。

「靈犀小賊,我將你碎屍萬段1雲采林無比激憤,無比屈辱喊道。

而葵司。彷彿蒼老了十歲,頹然坐在椅子之上。

他的妻子何晚晴,結果文書之後看了一眼,沒有說任何話,直接一個耳光。猛地朝葵司扇去。

「若沒有你那女人上竄下跳,我地裂城何至於有今日之禍?」何晚晴冷冷哭道:「我的夫君,當日你沒有回來,死在外面,或許我地裂城還不會有滅門之禍。:」

聽到這話,葵司一震,面孔蒼白。

「不是我絕情,我的夫君。」何晚晴淡淡道:「反正我這輩子就你一個男人,心裡也就只有你一個男人。你死了,我也跟著去便是了,沒什麼好難過的。加入你我死了,能換回地裂城倖存下去,那我寧願你死了,你不願意你受到別人如此之操弄凌辱1

說罷,何晚晴踉蹌回到室內。

頓時,地裂城和雲天閣,都陷入末日之中!

……

兩天兩夜后,雲采林終於醒了過來。

但是,整個人已經老態橫生,烏黑的頭髮,也變得雪白一片。整張面孔,完全蒼白無色,皺紋遍布。

這一天一夜昏迷中,她又老了二十歲。

原本她四十幾歲,看起來卻不足三十歲一般。而如今,她依舊四十幾歲,卻如同五六十歲一般。

雲君奴醒來得早一些,就跪在母親的邊上,彷彿美麗的人偶一般,沒有任何錶情,甚至兩隻美眸,也徹底空洞,沒有任何焦距。

要論打擊,毫無疑問,這次打擊最大最大的是雲君奴!

那種被男人用愛情,用榮耀捧到雲端,然後猛地被踢下來,最後狠狠踐踏。是女人十輩子也遇不到的最慘烈之事。是女人十輩子也遇不到的至痛。足夠毀掉一個女人十次,百次!

從今以後,雲君奴再無面目,苟活在這個世界上了,也再無面目,見任何一個人。

她留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徹底的恥辱和笑柄。而且這種恥辱,終身都無法洗刷。

「奴兒,去求陽頂天,去求陽頂天……」雲采林虛弱道。

「不,我不去,大不了一死。」雲君奴一字一句道,幾乎沒有任何情感道。

「去,相信娘。娘以前罵陽頂天的那些話,都是假的。我因為做錯了事情,背叛了陽頂天,去幫祝青主助紂為虐。因為愧疚,因為自賤慚俗,才會表現得越來越瘋狂,恨不得將陽頂天碎屍萬段,彷彿這樣會讓我心安理得,因為世界上讓你愧疚讓你覺得恥辱的人死了,你才會好過。」雲采林道:「我是一個愚蠢的女人,你不要學我。去求他,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正直,也是最傻的人。也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救我們的人,去求他1

「不,我寧願死1雲君奴道。

「那你就等救了雲天閣以後,再去死1雲采林猛地大聲激烈道:「雲天閣之所以會有今日之禍,有我的罪孽,但是也有你的罪孽。你去贖完罪后,再死1

頓時,雲君奴嬌軀猛地一顫!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老大們,這月票也忒慘了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