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零七:雲君奴的徹底悲劇!大局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所以,每進一次靈鷲宗,雲君奴就感嘆一次靈鷲宗的強大和低調。 靈鷲宗如此強大,幾乎可以掌控整個世界的命運,靈犀公子依舊如此低調。而陽頂天,區區一個雲霄城的時候,就如此山躥下跳。如同小丑一般。兩...

不是我看不明白,是這個世界變化得太快!

最近幾個月的局勢,變化真是讓人眼花繚亂埃yanKuAi追書必備

尤其部分反感陽頂天的人,在雲天閣和陽頂天衝突的過程中,不由自主地代入了雲天閣雲采林身上。

那幾個月,她何等之風光埃把陽頂天罵得灰頭土臉的,給陽頂天定下了九十九項大罪。陽頂天一句反駁都沒有。

然後,她的晶石魔艦隊,瘋狂偷襲西洲,想打哪就打哪,西洲的艦隊根本追不上。

得到了靈鷲宗的支持后,更加驍勇無比,完全把陽頂天打得灰頭土臉的。

而且,當時靈鷲宗支持,祝青主支持,寧無鳴支持,風頭完全一時無兩。

這個世界可是沒有爆炸和雜誌,要不然雲采林肯定天天上頭版頭條,如果有時代周刊的話,她保證上了許多次封面了,也絕對會成為年度風雲人物。

但是沒有根基的人,只能說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不知道怎麼地,忽然轉眼之間!她就成為中州瘟疫的罪魁禍了,她的私生女,竟然成為邪魔道的潛伏者了?

怎麼之前還正義無比的雲天閣,忽然就成為邪魔道的爪牙了?成為罪惡滔天的黑暗集團了?

而祝青主,原本和邪魔道不乾不淨,怎麼忽然之間成為天下正義之勇士了?

所以說,認不清自己面目的人是最可怕的。別人給你一個舞台,也不管是不是陷阱,就這麼上去,然後跳得興高采烈。最後,人家把舞台上的擋板一拆,就跌下了萬丈深淵!

這場維持了幾個月的大戲,總導演是秦萬仇,副導演是祝青主,主演是雲采林!

兩個人合夥挖了一個大坑。把雲采林這個蠢貨給坑進去了,當然順便把葵司也給坑了!

此時,中州那邊的證據,已經越來越確鑿了。

用來投放瘟疫屍體的魔鷲屬於地裂城的哪個魔鷲武士,還有投放瘟疫屍體的晶石魔艦屬於雲天閣那支隊伍,都清清楚楚。

而且,軍艦上的人也被俘虜了。人家也直接招供了。雲采林已經徹底和寧無鳴合作了,已經徹底加入邪魔道。

對於這一點,誰都沒有意外。當時討伐陽頂天的時候,雲采林可是和寧無鳴打得一片火熱啊,兩個人完全是一個聲音啊,那完全是響噹噹的革命友誼埃

甚至。雲采林和寧無鳴在中京經常同進同出,這個畫面大家還記憶猶新呢。現在說你雲采林勾結邪魔道,真是半點意外都沒有埃

……

雲天高原的一個城堡內!

雲采林彷彿老了二十歲,盤坐在地的腰際也徹底彎了下來。

此時,她覺得彷彿有一張大網直接朝她撲了下來,她根本無法逃脫,她漸漸覺得自己無法呼吸了。

最近幾個月。真的如同夢境一般。她雲采林一貫來性格孤僻,所以在天道盟中人緣不好,除了葵司之外,一貫獨來獨往。最近,或許是陰差陽錯,或許是有人推波助瀾,她竟然踏上了整個世界中心的舞台,成為整個世界關注的焦點。

這種感覺真好啊!無數人都在看著你。甚至在仰望著你。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有無數人聽到,無數人傳述。

這種舞台中心,這種風雲人物的感覺太好了。

彷彿上癮一般,雲采林無比享受這種感覺了,覺得其他的一切都失去了味道,包括和葵司的男女之情。上癮之後。她唯恐失去這種感覺,所以拚命刷人氣,刷存在感。

她選擇了最最直接的方式,踩著陽頂天的腦袋往上爬。

雲采林真是無師自通埃一下子就找到了炒作的精髓。王朔要出新書了,就開始踩金庸,就開始罵戰,頓時人氣暴漲。

可是,人家王朔心裡清楚得很,這就是一場戲,不要當真。書賣完了之後,人家轉身就走,留下一地雞毛。

可是雲采林,完全是用生命在演繹。

踩著陽頂天的腦袋往上爬,贏得了整個世界的關注之後,她頓時感覺到自己掌握了強大的權力。祝青主在支持他,靈鷲宗在支持他,寧無鳴更是跟在她後面馬是瞻。

為了維持這種權力,她只能越來越露骨,吃相越來越難看。從分裂天道盟大罪,上升到陽頂天jianyin岳母這樣的醜聞,她內心明明知道是假的,也知道那這種事情說事,對自己形象會有影響,會讓天下小看了。

但是沒辦法,為了維持存在感,必須玩擦邊球埃為了權力,還管什麼形象埃

於是,雲采林如同吸食了毒品一般,愈演愈烈,完全不能自拔。

最後,猛地跌落了萬丈深淵,她忽然恍惚道:我,我是不是個小丑啊?我最近上竄下跳風光得很,實際上是否就是一個小丑啊!

現這一點之後,雲采林瞬間老了十歲。

冷靜下來之後,現人家根本就是挖了一個大坑讓她往下跳,人家就是把她當成蠢貨在耍。

於是,雲采林又老了十歲,甚至覺得生無可戀。

……

「娘親,您要振作起來。」雲君奴道:「我們不能坐視雲天閣的毀滅,我們不能坐視祝青主就這麼陷害我們。」

雲采林抬起頭來,對,不能這樣下去。自己死了不要緊,但是不能讓雲天閣毀在自己手裡,不能讓女兒毀在自己手裡。

「我們還有靈鷲宗,我這就去嫁給靈犀,靈鷲宗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雲君奴道:「靈鷲宗一旦話,祝青主對我們完全無可奈何的。」

雲采林精神一震道:「對,去找靈鷲宗,去找靈犀公子,他能救雲天閣。」

頓時,旁邊一位雲天閣的長老道:「閣主,我們是不是去找一下陽頂天。畢竟,現在能夠和祝青主一較高下的,還有陽頂天。看在天下正道的面子上,或許陽頂天會幫我們……」

「不……」雲采林厲聲道:「我和陽頂天小賊勢不兩立。我寧願粉身碎骨,也不願意去求陽頂天。我寧願雲天閣落在祝青主手中,也不願意落在陽頂天手中1

「我也不願意。」雲君奴道:「陽頂天的醜態,我這一輩子也忘記不了。而且陽頂天和靈鷲宗比起來,什麼都不是。不去靈鷲宗而去求陽頂天,完全是舍本求末1

頓時,雲天閣長老嘆息一聲。再也沒有說話。

雲天閣也不都是蠢貨,比如這位雲池長老,聽到吳幽冥帶著妻子返回幽冥海的時候,她就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了。可是,雲采林是非常偏執,哪裡聽得進去。

加上靈鷲宗。幾次支持雲天閣,最後更是讓黑鷲軍團離開了南蠻洲,直接把陽頂天嚇破了膽子。

而偏偏這個雲池長老,平時沉默寡言,號召力並不強!

……

半個時辰,雲君奴騎上了一隻黑鷲,朝靈鷲宗的方向飛去。

地裂城送給了陽頂天一隻魔鷲王。靈鷲宗也非常大方,也送給了雲君奴一隻黑鷲女王。

這隻黑鷲女王,體形是其他黑鷲的幾倍,飛行度無比驚人,一個時辰足足兩千里左右。

這段時間,她飛到靈鷲宗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過,每次到靈鷲宗的時候,她都深深感覺到靈鷲宗的強大。真不愧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勢力。完全可以扭轉整個世界的局勢。

所以,每進一次靈鷲宗,雲君奴就感嘆一次靈鷲宗的強大和低調。

靈鷲宗如此強大,幾乎可以掌控整個世界的命運,靈犀公子依舊如此低調。而陽頂天,區區一個雲霄城的時候,就如此山躥下跳。如同小丑一般。兩個人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埃

而且,每一次去靈鷲宗,雲君奴都感覺到很快樂。

因為。整個靈鷲宗上下,都非常歡迎她,尊敬她。甚至把她當成了未來靈鷲宗的女主人。

靈鷲宗的小公主靈鷲,甚至直接喊她嫂子。而且歷來無比嚴厲的老祖宗無靈子,天下僅有的兩個半聖之一,也多次接見她,態度慈祥而又和藹,完全如同對親近的晚輩一般。

甚至,有幾次無靈子還為靈犀求親,邀請雲君奴嫁給靈犀,成全靈犀的一片痴情。

當時,雲君奴覺得身上一陣陣酥麻。那種感覺,很奇怪,很榮耀。儘管她沒有答應,但是這並不妨礙,她享受這種感覺。

……

快到靈鷲宗了,雲君奴不由得微微緊張起來。

這次和以前不一樣,這次她直接被污衊成邪魔道的潛伏者,雲天閣直接被污衊成為邪魔道的走狗。

而且,看起來完全證據確鑿,那靈鷲宗還會幫自己嗎?靈犀公子還會幫自己嗎?

這次自己進靈鷲宗,還能享受到未來女主人的感覺嗎?

穿過了濃濃的黑霧,穿過了無數的黑鷲空間之後,雲君奴猛地沖入了靈鷲宗的空間之內。

靈鷲宗,依舊如同仙境一般,依舊如此神秘,如此強大,彷彿左右著天下的命運。

進入靈鷲宗的空間之後,沒有任何人來迎接。

雲君奴頓時心中一涼,以往每一次她來的時候,都有無數的人騎著黑鷲過來迎接討好。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隻白鶴翩然而至,上面坐著靈犀,瀟洒儒雅,風輕雲淡的靈犀。

他依舊溫柔無限!

見到雲君奴的第一眼,他就柔聲道:「傻丫頭,想哭,就哭出來吧1

這句話之後,雲君奴直接崩潰了,頓時大聲哭泣。

靈犀並沒有趁機佔便宜,沒有趁機擁抱,只是溫柔地拍打她的香肩。

雲君奴心中柔軟溫暖,柔聲道:「靈犀,請你救救雲天閣,祝青主要害我們,陽頂天狗賊也推波助瀾。這次事情之後,我……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靈犀柔聲笑道:「怎麼報答啊?」

雲君奴低聲道:「我願意傾盡一切報答1

「不……」靈犀道:「奴兒,你知道我想娶你。但是,我的愛絕對不會用來交易。雲天閣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會傾盡全力。任何人想要害雲天閣,都先過靈鷲宗這一關。不管是祝青主,還是陽頂天,我靈鷲宗還沒有放在眼裡,我倒。有我靈鷲宗,有誰敢動雲天閣一下1

雲君奴一震。

此時的靈犀,面孔溫柔無限,言語卻霸氣衝天。這才是英雄,這才是男子漢。對比陽頂天那張狂無知的嘴臉,完全如同小丑一般。

頓時間,雲君奴感覺到自己的芳心如同要融化一般。

「謝謝你。靈犀哥哥。」雲君奴柔聲道:「我這就去稟告母親,讓她放心。然後我們就淡定應對一切,等著靈鷲宗為我們主持公道。」

「不,你們要討回這個公道。」靈犀道:「奴兒,你別忘記了,你的背後是靈鷲宗。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讓人欺負的。你去告訴雲閣主,去告訴葵司閣主。你們兩家和我淵源很深,我保你們到底。不但不要退縮,而且要和祝青主抗爭到底。我絕對不允許,他們把邪魔道的身份栽贓在你身上,我絕對不允許你受到一點點委屈。」

雲君奴美眸頓時淚水滑落,柔聲道:「靈犀哥哥。你對我的好,我會永遠永遠記住的。」

「嗯,我這就去中州,去見祝青主1靈犀道:「我就不信區區一個祝青主,就敢顛倒黑白。」

「嗯,我這就告訴母親和葵司城主,讓他們和祝青主對抗到底1雲君奴道!

雲君奴去拜見了無靈子之後,然後和靈犀二人離開了靈鷲宗。

到了海面后。兩人依依惜別。

雲君奴返回雲天閣,靈犀前往中京!

……

得到了靈鷲宗絕對肯定的答覆之後,雲采林瞬間充滿了鬥志。

靈犀去了中京,和祝青主見了一面之後,果然奇效凸顯。

祝青主直接就軟了下來,整個中州喊打喊殺的聲音,直接就弱了下來。

原先。所要消滅地裂城,消滅雲天閣,處死雲君奴的話,再也不說了。

祝青主反而公開說。邪魔道陰險狡詐,所以很可能是栽贓陷害也說不定。

然後,祝青主很勢弱地說,請求雲采林或者葵司來中京一趟,大家把話說清楚,然後共同組建調查團,把整個事情調查清楚,如果真的冤枉了地裂城和雲天閣,那祝青主一定會親自道歉。

很快,聯合調查團成立。

靈鷲宗作為中立然勢力,靈犀成為調查團的團長!

頓時,局面又朝雲天閣有利的一面滑去。

雲采林容光煥前往中京,參加了天道盟大會。在參加大會之前,她又見了靈犀一面。

離開靈犀的會客室之後,雲采林的目光中,更是爆射出驚人的戰鬥光芒!

……

然後在天道盟會議上,雲采林態度無比強硬,無比激烈。

「祝青主你和陽頂天狼狽為奸,勾結邪魔道,陷害我雲天閣和地裂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1雲采林指著祝青主厲聲道:「有了靈鷲宗主持公道,你的陰謀註定不會得逞1

祝青主面色一變,笑道:「雲閣主,你真是說笑了。誰都知道我和陽頂天完全勢不兩立1

「嘿嘿,你們兩人無恥卑鄙,為了共同的利益,什麼事情做不出來。」雲采林道:「在我雲天閣偷襲西南大6的第三天,你派遣祝紅雨前往西洲,和陽頂天密談,有沒有這回事?」

祝青主面色劇變,搖頭道:「沒有,絕對沒有這回事。」

「可是,我們有證據。」雲采林厲聲道。

接下來,雲采林聲聲質問,完全把祝青主和陽頂天罵得狗血淋頭。最後,罵得祝青主滿臉蒼白,狼狽不堪。

總之,雲采林口口聲聲祝青主和陽頂天二人,勾結邪魔道,陷害雲天閣和地裂城,試圖謀奪魔鷲軍團和晶石魔艦!

參加會議的秦萬仇氣不過,說了一句道:「雲閣主,你討伐祝青主就討伐祝青主,不要牽扯上我們陽宗主1

「什麼陽宗主?鬼知道陽頂天是什麼身份?」雲采林道:「此人口口聲聲光明正義,肚子裡面卻男盜女娼。為了得到晶石魔艦,貪慕女色,逼娶我女兒雲君奴。最後強奪不成,就和祝青主合謀,要致我們於死地。然後和祝青主分贓。陽頂天得到魔鷲軍團,祝青主得晶石魔艦!無恥荒淫無恥之人,竟然口口聲聲冒充隱宗之主,真是不知道寡義廉恥1

祝青主咳嗽道:「現在調查團的結論還沒有出來,雲宗主,你的結論也位面嚇得太早了1

「靈犀少主光明仁義,智慧無雙。我堅信調查團一定會還我雲天閣和地裂城清白,一定會揭開你祝青主和陽頂天的醜陋面目。」雲采林道:「到時候調查團結果出來,我一定會讓靈鷲宗給我一個交代,你和陽頂天兩人,我一個都不放過1

「如果調查團最後結果依舊維持原判呢?」祝青主問道。

「絕不可能1雲采林道:「靈犀公子天下正義之表率,他的調查結果一定會還我清白。一定是天下至公之真相。如果最後結果我雲天閣是邪魔道走狗,就讓天誅地滅,就讓我身敗名裂,粉身碎骨1

靈犀頓時朝雲采林一笑道:「放心,調查團已經有了線索,不過十天,一定會給天下一個答案1

雲采林朝靈犀一笑。道:「那我們,就拭目以待!我這就回雲天閣,整軍備戰,一旦還我清白,我立刻向祝青主討回公道1

然後,雲采林返回地裂城,開始集結晶石魔艦,讓地裂城集結魔鷲軍團。

一旦。調查團的結論一出來,就四面出擊,反攻祝青主,甚至陽頂天。

頓時,雲采林再次回到舞台中央,成為萬眾矚目之人物。

而雲君奴,則常駐中京!經常和靈犀同進同出各種場合。完全如同一對璧人一般。

靈犀身份高貴,修為高絕,氣質不凡。讓中州無數貴小姐心折,雲君奴經常出現在靈犀身邊。讓中州無數小姐妒忌欲狂。

而雲君奴,也完全陶醉在這種被羨慕的氛圍之中。那種無欲無求的出家人氣質,漸漸地淡去。

……

距離調查團最後宣布結果,還有一天!

這天晚上,靈犀陪伴雲君奴在海邊吃了一頓浪漫的晚餐后,然後將佳人送回館閣之中。

這段日子,兩個人雖然同進同出,但是依舊彬彬守禮。頓時,雲君奴對靈犀更加心折。

回到館閣之後,靈犀便離去。

雲君奴睡不著,便離開館閣,來到街道閑逛。

路過一家店鋪,招牌掛著凌氏制衣閣。此時夜了,店鋪已經開門。

走進去,裡面各式各樣的衣服掛在那裡,店主竟然是一個冷艷美麗的女人。

雲君奴頓時對這個女店主,大感好奇,走進去開始挑選衣衫。

「雲小姐,來做衣衫嗎?」美麗女店主問道。

「你認識我?」雲君奴道。

「當然,雲小姐天下聞名,被陽頂天垂涎三尺,與天下俊傑靈犀公子同進同出,如同璧人,令天下女子羨煞,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女店主道。

雲君奴頓時不好意思,低頭道:「姐姐說笑了,這些衣衫,都是姐姐做的嗎?」

「對,每一件都是我親手做的。」女店主道:「而且只做女人衣衫。」

「啊,男人的衣衫不做嗎?」雲君奴惋惜道。

「也做,不過,我只給一個男人做衣衫。」女店主道。

「那個男人,真是讓人羨慕,肯定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了。」雲君奴道:「可是,我想,我想替一個人做一件衣衫,可以嗎?」

「靈犀少主嗎?」女店主道。

「一定要是他嗎?我父親也是男人埃」雲君奴羞澀笑道:「姐姐這麼心靈手巧,真是了不起,對了,姐姐貴姓啊1

「凌舞1凌舞道。

……

一間密室之內,只有兩個人,靈犀和祝青主。

「明日,調查團便要公布結果了,可調查出真相了嗎?」祝青主道。

「已經查出1靈犀道。

「哦,什麼結果?」祝青主問道。

「地裂城和雲天閣,都是清白的,一切邪魔道罪名,都是子虛烏有,雲君奴也何晚晴,也不是什麼邪魔道。」靈犀道。

「那我對這個結果,真是失望了。」祝青主道。

「沒有辦法,這就是真相。」靈犀道。

「能改嗎?」祝青主道:「我能出大價錢。」

「相信祝宗主也知道,雲君奴是我心愛的女人,我容不得她受到一點點委屈。所以且不說她不是邪魔道潛伏者,就算是,我也會維護到底。一個不能保護自己女人的男人,還算什麼男人。」靈犀斬釘截鐵道。

「靈犀公主深情厚誼,祝某無比佩服。」祝青主道:「但是,我的價錢真的很高很高。」

「不,這點毫無商量。我靈犀光明正義,我對雲君奴的愛,天日可表。誰要是敢傷害她一點點,我絕對不會放過。想要讓我出賣自己的愛,想要讓我傷害自己心愛的女孩,這一點絕無可能1靈犀緩緩道:「除非……你能用天下大義,說服我!愛情是崇高的,絕對不能用來出賣。但是天下大義,天下蒼生,才是最最重要的,對嗎?」

祝青主笑道:「沒錯,靈犀少主的正義之心,真是讓人無以言表。那麼,怎麼做,才符合天下大義呢?」

「那寧無鳴坑死1靈犀道。

「啊?為什麼?」祝青主道:「你們,不是合作得很愉快嗎?」

「我忽然現,他沒有必要存在了。局勢變了,這樣的雞肋,有不如無了。」靈犀道。

「可以1祝青主道:「還有什麼?」

「在關於吳幽冥少主的關鍵問題上,你要點頭,你不點頭,接下來事情沒法做,如果真的被逼的沒法做了,我們不但要弄死陽頂天,還要弄死你了。」靈犀道。

「這點請放心,我一定站在吳幽冥少主這一邊。」祝青主道。

「成,那為了天下正義,我只能犧牲我的愛情了。」靈犀嘆息道:「雲采林交給你了,怎麼玩都沒問題。雲君奴,別玩殘了,我還要的1

「是1祝青主呵呵笑道!

……

註:第二更六千六百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二啊!求支持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