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六零五:雲天閣毀滅之鐘!誅殺寧無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0-03 02:31  |  字數:7602字

祝青主復出了!

在兩個多月前,他遭到了近乎恥辱性的大敗,然後徹底把自己關進一個小小的閣樓之內,不理任何事情,不見任何人。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雲采林的幾次拜見,全部都被拒絕了。

而且,連玄天宗就禁閉山門,瀛洲島也關閉了所有的碼頭。

總之,就給人一種感覺,從此以後祝青主要徹底隱居,不問世事了。

這一日,雲采林再次拜見了祝青主,祝青主樓閣的門,終於再次打開。

這次,祝青主會見了雲采林,足足半個多時辰。

雲采林再次提出,用武者的手段,直接摧毀陽頂天和光明議會,想要讓祝青主作為盟主,再組織一次遠征。並且說,雲天閣甚至地裂城,都會全力以赴。

祝青主和雲采林會見之後,來到天道盟大會,公開表了戰敗之後的第一次言論。

他極度嚴厲地批評了陽頂天和光明議會成員。

「我中州遠征軍討伐西部,是為了阻止天道盟之分裂。這是一場正義的戰爭。就算輸了,祝青主也覺得雖敗猶榮。所以,這場戰爭,毫無疑問是天道盟內部的戰爭,是兄弟鬩牆!而雲天閣為了阻止天道盟的分裂,參加這場戰爭,何罪之有?陽頂天藉機討伐雲天閣,就是藉機報復,心思狹隘,怎麼有資格扛得起天道盟正義大旗?」

這話一出,在場天道盟勢力領臉上儘管有敬佩之色,但是心中依舊冷淡。

甚至有些人聽到祝青主炮轟陽頂天,心中忍不住想,祝青主還不會真的被雲采林慫恿去再次攻打陽頂天吧。那腦子純粹是進水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他們退場了。

要知道,中州幾百個勢力中,凡是富得流油的。可都在海邊上。陽頂天那隻上古巨獸大家都看到了,要是得罪了他,那天看你不順眼,那隻巨獸來你家附近海邊遊盪一圈,起碼一年白乾了,起碼死幾千人,如果將你徹底封鎖了。那你就算哭也找不到墳頭了。

所以在場所有人都是一個心理,你要復出,我們也不攔你,也不當面笑話你,給你鼓鼓掌也行。但是要我們出錢,出力。出人?那還是免了吧,讓我們攻打陽頂天?那更加不要做夢了。

雲天閣賣女兒,有了靈鷲宗做靠山,我們可以沒有啊。上次還虧得人陽頂天寬容大量,把八百萬中州大軍放回來,否則殺得乾乾淨淨之後,大家可是連脊梁骨都被打斷了。

而且。所有人不屑的是,祝青主大敗之後,一直逃避一個問題,那就是他邪魔道身份之問題。

在大戰之前,祝青主不解釋,沒人敢問,敢質疑。

但是大戰之後,陽頂天可說過了。祝青主是邪魔道中人,任何勢力要和祝青主劃清界限。

所以,這就成為一個關鍵性問題了。你祝青主,究竟是不是邪魔道?這個問題,你絕對不能迴避。儘管答案大家心知肚明,但哪怕是撒謊,你祝青主也要給眾人一個交代!

「陽頂天是誰?東方涅滅師弟的弟子。要喊我一聲師伯的。而且我的兒子祝紅雪受他蠱惑,和他成為了結義兄弟!他和我之前,原本是長輩和晚輩之間的關係,而且卻對立如同水火呢?只有一個原因。他認為我是邪魔道的潛伏者!荒天下之的大謬,我祝青主堂堂玄天宗主,會去成為卑賤邪惡的邪魔道潛伏者?這是最無恥的玷污和污衊,總有一天,我會向陽頂天討回這個公道!」

這話一出,下面無精打採的領們神情一震。

祝青主終於肯面對正題了,終於面對邪魔道身份了。

「我是不是邪魔道,陽頂天你說了不算,當然我祝青主說了也不算,那就讓現實說話。」祝青主大聲道:「但是在這之前,我有一句話要和陽頂天說清楚。你陽頂天以正義名號討伐於我,遮掩你黨同伐異,篡奪天道盟的事實。你口口聲聲污衊我是邪魔道,要討伐我,那我忍了。可是雲天閣,總不是邪魔道吧,總是光明正義的天道盟吧?你討伐於她,就是報復,就是試圖染指中州,就是要篡奪天道盟大權!」

「陽頂天,你要報復,要污衊,盡朝我玄天宗來,盡朝我祝青主來。上次討伐西部,是我祝青主一人的決定,和其他人無關。所以,你不要試圖以任何名義討伐雲天閣,也不要試圖以任何名義,討伐中州的任何勢力。你要報復,儘管朝我來!」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神情一震。包括雲采林,徹底感恩莫名,幾乎淚流滿面!

祝青主的復出,直接把戰敗的責任,把得罪陽頂天的罪責,全部擔在自己身上。完全撇清其他任何勢力,瞬間收穫了在場所有勢力的好感。

所以說,他這次的復出,堪稱完美!

……

祝青主的復出演說,還有以中州天道盟名義的問責公文,立刻傳到了西洲。

並且,一支龐大的外交隊伍,直接進入中州,開始調停西洲和雲天閣的衝突和戰鬥。

頓時,雲采林的口號,更是喊得震天之高。口口聲聲說,陽頂天開啟戰端容易,但是想要結束,就沒那麼簡單了。

除非,陽頂天解散光明議會,當著天下之面,承認分裂天道盟的罪行。

否則,戰爭的開始,由陽頂天說了算。但是戰爭的結束,就由不得你說了算。

然後,西洲的外事部門,開始和中州進行了談判拉鋸戰。

雲天閣,得到了中州祝青主的支持,得到了靈鷲宗的支持,頓時更加志得圓滿。已經開始公開批評陽頂天的私德。

比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