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零五:雲天閣毀滅之鐘!誅殺寧無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在天道盟大會上,正式宣布:為了證明自己之清白,為了天下正道。從今日起。玄天宗將全力消滅邪魔道在中州的一切餘孽,一切潛伏者。並且號令,整個中州天道盟徹底團結起來,將邪魔道在中州的殘餘勢力,連根拔起!他祝...

祝青主復出了!

在兩個多月前,他遭到了近乎恥辱性的大敗,然後徹底把自己關進一個小小的閣樓之內,不理任何事情,不見任何人。。

雲采林的幾次拜見,全部都被拒絕了。

而且,連玄天宗就禁閉山門,瀛洲島也關閉了所有的碼頭。

總之,就給人一種感覺,從此以後祝青主要徹底隱居,不問世事了。

這一日,雲采林再次拜見了祝青主,祝青主樓閣的門,終於再次打開。

這次,祝青主會見了雲采林,足足半個多時辰。

雲采林再次提出,用武者的手段,直接摧毀陽頂天和光明議會,想要讓祝青主作為盟主,再組織一次遠征。並且說,雲天閣甚至地裂城,都會全力以赴。

祝青主和雲采林會見之後,來到天道盟大會,公開表了戰敗之後的第一次言論。

他極度嚴厲地批評了陽頂天和光明議會成員。

「我中州遠征軍討伐西部,是為了阻止天道盟之分裂。這是一場正義的戰爭。就算輸了,祝青主也覺得雖敗猶榮。所以,這場戰爭,毫無疑問是天道盟內部的戰爭,是兄弟鬩牆!而雲天閣為了阻止天道盟的分裂,參加這場戰爭,何罪之有?陽頂天藉機討伐雲天閣,就是藉機報復,心思狹隘,怎麼有資格扛得起天道盟正義大旗?」

這話一出,在場天道盟勢力領臉上儘管有敬佩之色,但是心中依舊冷淡。

甚至有些人聽到祝青主炮轟陽頂天,心中忍不住想,祝青主還不會真的被雲采林慫恿去再次攻打陽頂天吧。那腦子純粹是進水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他們退場了。

要知道,中州幾百個勢力中,凡是富得流油的。可都在海邊上。陽頂天那隻上古巨獸大家都看到了,要是得罪了他,那天看你不順眼,那隻巨獸來你家附近海邊遊盪一圈,起碼一年白乾了,起碼死幾千人,如果將你徹底封鎖了。那你就算哭也找不到墳頭了。

所以在場所有人都是一個心理,你要復出,我們也不攔你,也不當面笑話你,給你鼓鼓掌也行。但是要我們出錢,出力。出人?那還是免了吧,讓我們攻打陽頂天?那更加不要做夢了。

雲天閣賣女兒,有了靈鷲宗做靠山,我們可以沒有埃上次還虧得人陽頂天寬容大量,把八百萬中州大軍放回來,否則殺得乾乾淨淨之後,大家可是連脊梁骨都被打斷了。

而且。所有人不屑的是,祝青主大敗之後,一直逃避一個問題,那就是他邪魔道身份之問題。

在大戰之前,祝青主不解釋,沒人敢問,敢質疑。

但是大戰之後,陽頂天可說過了。祝青主是邪魔道中人,任何勢力要和祝青主劃清界限。

所以,這就成為一個關鍵性問題了。你祝青主,究竟是不是邪魔道?這個問題,你絕對不能迴避。儘管答案大家心知肚明,但哪怕是撒謊,你祝青主也要給眾人一個交代!

「陽頂天是誰?東方涅滅師弟的弟子。要喊我一聲師伯的。而且我的兒子祝紅雪受他蠱惑,和他成為了結義兄弟!他和我之前,原本是長輩和晚輩之間的關係,而且卻對立如同水火呢?只有一個原因。他認為我是邪魔道的潛伏者!荒天下之的大謬,我祝青主堂堂玄天宗主,會去成為卑賤邪惡的邪魔道潛伏者?這是最無恥的玷污和污衊,總有一天,我會向陽頂天討回這個公道1

這話一出,下面無精打採的領們神情一震。

祝青主終於肯面對正題了,終於面對邪魔道身份了。

「我是不是邪魔道,陽頂天你說了不算,當然我祝青主說了也不算,那就讓現實說話。」祝青主大聲道:「但是在這之前,我有一句話要和陽頂天說清楚。你陽頂天以正義名號討伐於我,遮掩你黨同伐異,篡奪天道盟的事實。你口口聲聲污衊我是邪魔道,要討伐我,那我忍了。可是雲天閣,總不是邪魔道吧,總是光明正義的天道盟吧?你討伐於她,就是報復,就是試圖染指中州,就是要篡奪天道盟大權1

「陽頂天,你要報復,要污衊,盡朝我玄天宗來,盡朝我祝青主來。上次討伐西部,是我祝青主一人的決定,和其他人無關。所以,你不要試圖以任何名義討伐雲天閣,也不要試圖以任何名義,討伐中州的任何勢力。你要報復,儘管朝我來1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神情一震。包括雲采林,徹底感恩莫名,幾乎淚流滿面!

祝青主的復出,直接把戰敗的責任,把得罪陽頂天的罪責,全部擔在自己身上。完全撇清其他任何勢力,瞬間收穫了在場所有勢力的好感。

所以說,他這次的復出,堪稱完美!

……

祝青主的復出演說,還有以中州天道盟名義的問責公文,立刻傳到了西洲。

並且,一支龐大的外交隊伍,直接進入中州,開始調停西洲和雲天閣的衝突和戰鬥。

頓時,雲采林的口號,更是喊得震天之高。口口聲聲說,陽頂天開啟戰端容易,但是想要結束,就沒那麼簡單了。

除非,陽頂天解散光明議會,當著天下之面,承認分裂天道盟的罪行。

否則,戰爭的開始,由陽頂天說了算。但是戰爭的結束,就由不得你說了算。

然後,西洲的外事部門,開始和中州進行了談判拉鋸戰。

雲天閣,得到了中州祝青主的支持,得到了靈鷲宗的支持,頓時更加志得圓滿。已經開始公開批評陽頂天的私德。

比如說,陽頂天之所以攻打雲天閣,並不是為了什麼正義。而是因為想要強娶雲采林之女雲君奴不成,所以惱羞成怒,襲擊雲天閣,並且逼得整個光明議會無法下台。

然後雲采林宣稱,像陽頂天這般好色無恥之人。想要娶雲君奴,純粹是白日做夢!一個出身卑賤,投機luanlun之賊子。還想要娶冰清玉潔,高貴美麗的雲天閣少主,完全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她雲采林絕對沒有秦萬仇那麼無恥,把自己的女兒送給陽頂天做妾。

並且,雲采林還號召西部人民站起來,抵抗陽頂天的保證。也號召楊佩佩,西門焰焰等女人勇敢站起來。離開賊子陽頂天的殘忍壓迫。

……

當然,不管雲采林跳得再厲害,陽頂天和祝青主之間的談判,還是有條不紊地進行。

第一次談判,失敗告終。

陽頂天對於祝青主,只有一句問話。你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邪魔道,你怎麼證明?你想要調停西洲和雲天閣的衝突,先證明你自己的清白身份再說吧!

消息傳到祝青主那邊之後。

祝青主直接回復說,我是不是邪魔道中人,我自然會用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陽頂天想要證明自己沒有篡奪天道盟之心,就立刻停止討伐雲天閣。

然後,陽頂天宣稱。只要祝青主能夠證明自己不是邪魔道,只要祝青主能夠討伐邪魔道,回歸到天下正義中來。那麼,中洲和西洲就可以一致對外,那麼天道盟之間的內亂,也就可以中止。關於雲天閣的罪行,西洲也可以一定層面的饒恕,也可以停止討伐雲天閣!

然後。祝青主回復,希望陽頂天說到做到,至於他祝青主之清白,很快陽頂天就可以看到!

……

這場輿論的拉鋸戰,足足持續了一個多月。

終於,有一日,祝青主再次宣布在中州天道盟。召開天道盟大會!

這次,西洲派遣秦萬仇和宋春華前往參加!

祝青主在天道盟大會上,正式宣布:為了證明自己之清白,為了天下正道。從今日起。玄天宗將全力消滅邪魔道在中州的一切餘孽,一切潛伏者。並且號令,整個中州天道盟徹底團結起來,將邪魔道在中州的殘餘勢力,連根拔起!他祝青主,乃是天下正道,和邪魔道勢不兩立!

祝青主的討邪戰書,頓時如同又一個炸彈,直接在波濤洶湧的湖中爆炸,瞬間再次震驚了天下。

中州,再次成為了天下所有目光聚集的地方!

……

祝青主說到做到!

他的討伐宣言說出了之後,玄天宗所有高手,傾巢而出,瘋狂追殺邪魔道在中州的任何勢力。

頓時,原本就不平靜的中州,再次陷入血腥之中。

不過,這次祝青主竟然是玩真的。邪魔道一個又一個勢力被連根拔起,一個又一個潛伏者被抓出,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直接斬示眾。

短短半個月,就殺了幾千人。數千顆腦袋,全部被掛在中京城門之上。

而且,這些邪魔道潛伏者,全部證據確鑿。他們的人頭和證據,全部公示!

頓時,整個中州幾乎都要確信,祝青主是真的和邪魔道勢不兩立了。

不過目前為止,祝青主還是孤軍奮戰,中州沒有任何勢力追隨祝青主。

殺了幾千人之後,祝青主再次派遣外務團隊來到西洲,表示我祝青主已經證明自己的清白,已經證明了討伐邪魔道的決心了,那麼陽頂天該履行諾言,和雲天閣停戰了。

頓時,祝青主完全站在了正義的旗幟之下。

陽頂天回復,你祝青主怎麼光打小鬼,不惹老虎埃所以,你這個討伐邪魔道,完全是裝腔作勢,所以光明議會不能停止討伐雲天閣。想要證明自己真正和邪魔道決裂,那就要去打邪魔道最大的走狗,寧族寧無鳴!

這話一出后。

頓時,天下的輿論,第一次真正站到祝青主一方。陽頂天,站在了輿論的負面!

這次談判,再次失敗。祝青主的調停,再次失敗。但是他正義的名望,再次高漲!

收到陽頂天的回復后,祝青主立刻怒斥道,陽頂天這是在栽贓嫁禍,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寧無鳴是邪魔道?現在寧族,明明是天道盟成員,而且是中州天道盟的副盟主!你陽頂天明明不想停止討伐雲天閣,明明還想繼續染指中州。就不要找什麼理由推脫了。

然後,祝青主對邪魔道潛伏勢力的殺戮,仍舊在進行。

而寧族寧無鳴,也公開駁斥陽頂天!說陽頂天栽贓嫁禍,說自己是邪魔道,完全是無恥之極!

頓時,中州和西洲。每天的信使,無數來回。

陽頂天,祝青主,寧無鳴三者之間的嘴戰,天天都在打。

而雲采林,則是打得最凶的一個。整個天下這幾個月。天天都是她的聲音。對陽頂天的攻擊,已經更加chiluo,甚至直截了當說陽頂天jianyin岳母,已經無恥至極,不配為人。更說談判已經毫無意義,應該進行人道毀滅。

而且,最最瘋狂的是!寧無鳴和雲采林。竟然在言語上,已經攻守同盟了。二者,已經屢屢遙相呼應了。

雲采林真是徹底瘋了,如果說祝青主是邪魔道,那還不清不楚,頂多只能說祝青主和邪魔道曾經合作過。但是寧無鳴是邪魔道,大家心中可都有數的。

但是雲采林仗持有靈鷲宗做靠山,而且剛剛嘗到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滋味。覺得什麼正義,什麼邪魔道,完全憑一張嘴。誰的力量大,聲音大,誰就正義。哪怕邪惡,也是正義。誰的聲音小,力量校那誰就是邪惡,正義也是邪惡。

雲采林覺得自己掌握了這個真理之後,已經不太避諱和邪魔道寧無鳴大交道了。她覺得自己已經成為掌握這個世界權力的人了,覺得自己已經可以模糊正義和邪惡了。自己已經有那個級別了。

所以,她已經多次公開說,建議南海寧族一同加入討伐陽頂天的正義聯盟,將陽頂天徹底消滅於世間。

而寧無鳴,則給予非常肯定的回應,希望和雲采林這樣正義勇者,並肩作戰!

頓時,陽頂天地雲采林的智商,再次嘆為觀止!

難道你沒有看出來,祝青主在言語中,已經和寧無鳴越來越疏遠了嗎?你雲采林還在靠近,真是不做死,就不會死啊!

……

就這樣,口水戰繼續打。

而西洲和雲天閣始終沒有正式開戰,也沒有正式停戰。雲天閣對陽頂天的攻擊,越來越露骨,越來越恥辱。

這幾個月,陽頂天的名聲,可謂被敗壞到了不知道何等程度?謊言說一百遍,也會成為事實。現在已經有很多人真的認為,陽頂天曾經對岳母楊佩佩欺辱過了,兩個人真的有不幹凈的關係。

不過,楊佩佩對這個謠言已經不太在乎了,見到陽頂天的時候,也僅僅只是一個苦笑了。

甚至秦嬌嬌這個笨女人,還不知輕重地開玩笑說,夫君別人這樣污衊你,反正你也說不清楚了,還不如真的就做了,也省得被人冤枉。如果有一天喊西門夫人姐姐,我會覺得很有意思的。

然後,秦嬌嬌那天被揍得那個慘啊!嚎哭的聲音,把寶寶都嚇哭了。

後來,足足七八天沒法下床,從屁股到大腿,全部揍腫了。

而祝青主對邪魔道潛伏勢力的追殺,依舊在繼續。

一直到有一天!

忽然,天道盟二十七派之一,擁有天下第二空軍,擁有天下最大數量空軍的鷹巢城,忽然一夜之間,死得乾乾淨淨!

沒錯,是死得乾乾淨淨,整個鷹巢城主堡近萬人,被殺得乾乾淨淨。

鷹巢城主鷹氏一族三千多口,被殺得乾乾淨淨,不論男女老少,被屠戮一空。

鷹巢城主,被斬,扒皮,拆骨!

至此,傳承了六百年的鷹氏一族,正式徹底滅族,消失在混沌世界中!

這個消息,瞬間震驚天下!

幾乎所有天道盟勢力領,全部驚駭欲絕,內心惶恐,四肢冰涼!

白雲城被滅,葉氏族滅。秋水劍派被滅,秋氏滅族。

但是,這些都有預兆,陽頂天也是光明正大滅門。

而鷹巢城全族誅滅,太突然了,沒有任何跡象,彷彿一夜之間,就被殺得乾乾淨淨。

頓時間,所有的跡象都指向了陽頂天!因為鷹巢城兩次出動了所有的金雕軍團,在中州勢力中除了祝青主之外。可謂是和陽頂天仇恨最深之人了。

鑒於陽頂天曾經將秋水劍派滅族,將白雲城滅族。所以,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陽頂天身上,認為這件事情,基本上和陽頂天脫離不了嫌疑。

而雲采林,更是直接了當說陽頂天喪心病狂,私下報復。屠戮鷹巢城全族上萬人。似這等心如蛇蠍,惡毒無恥之人,中州應該立刻團結起來,對陽頂天進行最徹底的毀滅。

而整個西洲光明議會,也陷入一團亂麻。光明議會當然清楚,鷹巢城滅族一事。和光明議會陽頂天沒有任何關係。所以,眾人紛紛擔心,要如何打贏這場輿論戰。

這個時候,秦萬仇話了,說:「放心吧,這次事件,和我們無關。」

「我知道和我們無關。所以才要洗清我們的嫌疑。」宋逍道。

秦萬仇道:「我說的無關,是徹底的無關,也就是說這件事情也不會栽到我們的頭上。儘管祝青主很心動這樣做,但是最終,肯定會有人認領這個兇手的罪名的1

……

鷹巢城滅絕之後,祝青主當眾吐血,震怒,宣布不管是任何人殺了鷹巢城全族。祝青主一定會全力以赴,調查出真相。然後不管兇手究竟是誰,一定會徹底將他們斬盡殺絕,還給鷹巢城一個公道!

而且,祝青主言語中,多次隱射陽頂天,隱射光明議會。並且。開始商議,組建武者聯盟,討伐陽頂天,討伐光明議會一事。

頓時。雲采林覺得勝利的曙光來了,幾乎興奮得顫抖。然後,第一時間響應,並且宣布雲天閣會傾盡全力,誅殺陽頂天。而第二個響應的,正是寧無鳴!

可是,也僅僅只有寧族和雲天閣響應而已。倒不是其他勢力如此信任陽頂天,而是他們害怕,就算是陽頂天做的,他們也不敢怎麼樣!

就在這一段公案還沒有徹底清楚的時候,第二宗滅族慘案,再次生!

白沙島,一夜之間,八千多人,被屠殺得乾乾淨淨。

白沙島,雖然不是天道盟成員,但是卻一直追隨祝青主,上次對陽頂天的討伐戰中,白沙島也傾盡所有。

白沙島主,同樣被扒皮拆骨,死狀極慘!

頓時,更多的聲音,指向了陽頂天,覺得陽頂天是滅門兇手!

頓時,雲采林在天道盟大會上,泣血哭泣,哀求中州天道盟,立刻組建武者聯盟,誅殺陽頂天,為這死去的幾萬人,討回公道。

沒過多久,第三宗滅族慘案,再次生。

楓葉山莊,五千人,全族被滅,整個山莊,被殺得乾乾淨淨。

楓葉山莊,同樣是參加過雲霄城討伐戰!

這次在天道盟大會上,雲采林直接跪在地上,哀求中州天道盟勢力,組建武者聯盟,討伐光明議會,討伐陽頂天。

但是,響應的,依舊只有南海寧族。而葵司這宣布,如果有證據證明此事是陽頂天所為,就一定會傾盡全力,誅殺陽頂天。

並且葵司向西洲傳話,讓陽頂天立刻來中州天道盟,接受質詢。

已經有三個滅族慘案了,整個中州勢力,依舊對討伐陽頂天無動於衷!

但是,陽頂天的凶名,幾乎傳遍天下。真的幾乎天下人都認為,這些滅門慘案,是陽頂天所為!

而西洲方面,陽頂天依舊沒有做任何的解釋!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陽頂天會一直背負這個罪名的時候,事情猛然生了轉機!

第四宗滅門慘案,緊接著生,是南中州最偏遠的十三連環塢!上下三萬多人,死了一半!

為何只死了一半?因為祝青主等玄天宗高手,及時趕到,挽救了十三連環塢剩下的一半人。

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最最關鍵的是,在兇手中,現了南海寧族長老的身影!

儘管這些兇手第一時間自殺,但是祝青主還是認出了其中一個人,是南海寧族長老的蹤跡。

於是,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南海寧族!

次日,祝青主命令寧族寧無鳴,前往中京天道盟總部,接受質詢。

寧無鳴沒有來!

緊接著,邪魔道潛伏勢力表宣言。

稱最近一連串的滅族行動,都是邪魔道對祝青主的報復,命令祝青主立刻停止絞殺神殿潛伏力量,否則還會有第五宗滅門,第六宗滅門!

兇手,終於水落石出,是邪魔道的報復,不是陽頂天!

而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個人,那就是南海寧族寧無鳴!

到了這個時候,愚蠢自大的雲采林才後知後覺,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寒意,感覺到了一種未知的危險!

……

又過了五天!

南中州的一座城市,忽然生瘟疫,在一天之內,死了數萬人!

邪魔道中州潛伏勢力,再次宣布對此次事件負責。責令祝青主,立刻停止對邪魔道的追殺行動,否則會有更大的瘟疫,出現在中州!

此時,祝青主終於抓住了幾個邪魔道重要潛伏者,逼迫這些人招供,然後在口供中,中州邪魔道最大的指揮者,寧無鳴終於露出水面!

祝青主在天道盟大會,公開吐血。並且下罪己書,稱自己是被寧無鳴蒙蔽,竟然引狼入室,讓寧族加入了天道盟。

然後祝青主號召,整個中州天道盟和邪魔道勢不兩立。號令中州天道盟,甚至和西洲光明議會團結起來,誅殺邪魔道一切潛伏勢力,消滅南海寧族極其黨羽,誅殺寧無鳴!

祝青主宣言一傳到西洲。

陽頂天立刻宣布,既然祝青主討伐了寧無鳴大魔頭,那麼陽頂天願意遵守諾言,停止討伐雲天閣。

然後,西洲宣布和雲天閣,正式停戰!

雲天閣毀滅的鐘聲,開始敲響!愚蠢者,終於落下了這個滔天的陷阱!

……

註:第二更六千六百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二,兄弟們,月票真心要投啊!求支持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