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零三:雲采林吐血!殺豬劍法第四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在內戰,據我所知,西洲的叛亂軍隊,已經超過了一百萬人。叛亂的諸侯,超過千人。攘外必先安內,在西洲沒有徹底解決之前,您無力進犯中州1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 「而且。上古巨獸雖然無比強大,但...

註:第二更五千二百字送上,今天更新一萬一千多,兄弟們,趕緊投月票啊!拜託了!

……

此時此時半夜,整個雲天閣都在沉睡之中,對於空中沒有任何防範。、.、

而且這裡是雪山之巔,幾乎每一天都可能下雪,而且每一天都會海風呼嘯。

漫天的飛雪,還有呼嘯的風聲,將巨大炸彈掉落的聲音完全掩蓋。

「嗖……」

就這樣,這隻上萬斤重的炸彈,呼嘯從高空中落下。

狠狠砸中雲天閣的的眾多房屋之中。

「轟……」

然後,是驚天動地的爆炸。

上萬斤炸藥,裡面足足裝了近萬斤的烈性炸藥,還有特殊能量晶石。猛地爆炸,迸發出來的能量是無比驚人的。

在山頂迸發的巨大火球,隔著百里都能看見。

就彷彿雪山之巔,點燃了一個巨大的火炬一般。

然後方圓幾百米內,所有的樓閣,全部炸毀。距離爆炸點僅僅只有幾十米的雲天閣大殿,瞬間被炸得粉身碎骨。

數百間彷彿,瞬間變成一堆廢墟。

在爆炸之後,嗖嗖嗖嗖嗖,從雲天閣房屋中,猛地飛出數百人,沖向空中。

這些,都是雲天閣高手,在爆炸之後,除了少數人尖叫之後,全部飛到空中,尋找兇手。

可是,陽頂天扔掉炸彈之後,直接騎著魔鷲王全速飛走,以每小時一千多里的速度遠遁,這些人在爆炸后才飛到空中,怎麼可能追得上。

當然,倒不是陽頂天和秦萬仇害怕了雲天閣。

陽頂天是四星九等宗師。秦萬仇是大宗師。兩個人加起來,無懼雲天閣任何高手。

主要是陽頂天不能讓人看到,他堂堂光明議會的最高領袖親自來投炸彈。

當然,或許有人會說,為何不直接派遣宗師和大宗師級高手,直接抓住雲采林?

就如同祝青主要講規矩一樣。陽頂天當然也要講規矩。

陽頂天和雲天閣就算開戰,充其量也是內戰。所以就要堂堂正正兩軍對壘,派兩個大宗師,直接去抓住雲采林?那樣陽頂天的名聲,就算是毀了。

想要直接進行武道對決可以嗎?當然可以,下武道戰書就是了。

之前,陽頂天可以玩刺殺。但是他成為雲霄城主之後,就不能玩了,尤其成為光明議會之主。就更不能玩了。

那什麼時候可以不宣而誅,不教而誅呢?當你確定某人是邪魔道的時候,那勉強可以武道高手,直接滅之了。

……

幾百名雲天閣高手衝到空中之後,發現敵人已經遠在百里之外,而且越來越遠,頓時瘋一般的追擊。

而下面,美輪美奐的雲天閣。中間彷彿被挖了一個巨大的洞一般,最中間最核心的部分。已經徹底化為一片廢墟。

近千年了啊,雪山之巔的雲天閣,從來沒有受到襲擊,今日便毀去了一般。

雲天閣高手,頓時瘋狂地追擊。

此時,忽然雪山之巔傳來一陣異響。所有人驚愕地往下。

然後。頓時見到雪山之巔無數的積雪,忽然開始席捲而下。

雪崩了!

積攢了無數年的積雪,在強烈的爆炸之後,直接雪崩。

無數的積雪,不斷地滑落。滾下。

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後成為一股無比巨大的力量,翻江倒海,鋪天蓋地一般,席捲而下。

所過之處,一切建築,全部粉身碎骨,全部被掩埋。

於是,所有人驚詫地看到,雪山之巔上整整幾十里,美輪美奐的建築,全部被積雪掩埋,全部到達,全部變成廢墟。

幾千米大山所有的積雪,最後成為毀天滅地的力量,朝著山下瘋狂而去。

「轟轟轟轟1

整個大山都在顫抖,整個天地都幾乎變色。

接著,甚至方圓百里之內的雲天高原,都在強烈地震撼。

雲天閣的高手望著這一幕,徹底驚呆了。

千年來沒有被侵犯的雲天閣,今日徹底被掩埋,徹底被雪暴摧毀了。

幸好雲天閣大部分武者,都去南北邊境鎮守了,否則今天晚上真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整個雲天閣的武者,會死近半。

當然就算如此,也死傷甚多。

而遠遠離開的陽頂天望著這一幕,也徹底驚呆了。

他曾經想炸彈在雪山之巔爆炸,會引起雪崩。但是沒有想到,這個雪崩會如此驚人,幾乎十倍百倍於這個炸彈的威力。

……

六個多時辰后,陽頂天返回了西北大陸,鐵爐炎城。

幾個時辰之後,陽頂天感受到了雲采林滔天的怒火。

她用盡了最最惡毒的言語,對光明議會,對陽頂天進行攻擊。

之前,她只是說陽頂天分裂天道盟。如今,她直接說陽頂天帶著上古邪惡巨獸作戰,完全便是邪魔道所為。陽頂天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並且,雲采林直接公開慰問祝青主。說對邪魔外道的戰爭,一次失敗並算不得什麼。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所以請祝青主重新振作起來,再次集結中州所有武道力量,對陽頂天的光明議會,進行毀滅性打擊。

並且,號召中州所有正義勢力,號召混沌大陸所有正義知道,全力討伐陽頂天,討伐西洲。

當然,雲采林的泣血呼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甚至祝青主,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至於中州其他勢力,早就被陽頂天打得聞風喪膽,唯恐陽頂天找上門來,想要抓著你雲天閣一家打,將我們忘在一邊,這個結果再好不過了。我再跳出來吸引仇恨,你當我腦殘埃

滿世界找了一大圈,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之後。

雲采林大怒。派遣晶石魔艦,瘋狂襲擊西洲所有的一切。已經不管平民,還是軍事力量。

每一次襲擊,都殺死幾百人,然後立刻離開。

緊接著,又到下一處。進行偷襲。

甚至,雲天閣的晶石魔艦,竟然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偷襲了陽頂天最重要的潛艇和魚雷製造基地烈火島。

而且,還幾乎成功了。

竟然被殺了幾十人,而且被摧毀了三個製造間。

沒錯,很多軍艦都發現了雲天閣的晶石魔艦,潛艇也發現了。幾十艘軍艦,幾十艘潛艇進行絞殺。岸基火炮也瘋狂發射。

但是,那三艘晶石魔艦,完全是自殺性攻擊,根本就沒有想著回去。

發射了晶石弩箭之後,就直接自毀掉了。陽頂天夢寐以求的晶石動力,更是被炸得粉身碎骨。

這次偷襲,幾乎讓整個光明議會嚇飛了魂魄。

幾乎整個潛艇基地,都在烈火島埃幸虧損失不大。

不過。所有人對晶石魔艦的可怕,也徹底記憶猶新了。

真牛啊!四艘自殺性軍艦。以可怕的高速,闖過了許多道封鎖線,在上百艘軍艦和潛艇的圍追堵截之下,竟然闖進了烈火島。

西洲艦隊和晶石魔艦比起來,慢吞吞彷彿像個老嫗。

陽頂天得到數據,那四艘自殺性晶石魔艦的速度。竟然達到了每小時驚人的一百幾十公里。

我日啊,在地球上的軍艦,都遠遠沒有這個速度埃這速度,都快趕上摩托艇了。

而為了呼應雲天閣,靈鷲宗的黑鷲軍團。終於正式離開了南蠻洲,徹底進入天下人的眼內,足足五千隻黑鷲。

這頓時,又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旦開戰,一旦靈鷲宗捲入進去。

那麼,又是一場滔天大戰,想開始容易,但是想結束就難了。

……

距離陽頂天的三日之期,只有不到兩個時辰了。

陽頂天炸掉了雲天閣總部,造成的雪崩,幾乎毀掉了雲天閣所有的建築。

雲采林暴怒之下,派遣晶石魔艦對烈火島進行了自殺性攻擊,給光明議會帶來了進入恥辱一般的打擊。並且,她的晶石魔艦,對整個西洲進行了瘋狂的偷襲,不斷地死人,不斷地殺戮。

而西洲的海軍,對雲天閣的晶石魔艦,幾乎沒有任何辦法。速度太他媽快了,就算衝到你面前然後逃跑,你也追不上。

兩個時辰后,事情再沒有轉機,就別無選擇,只能開戰。

哪怕將靈鷲宗捲入戰爭,也在所不惜。當然,如果這樣的話,秦萬仇的去位也成為定局。

陽頂天和光明議會十幾名成員,全部呆在總部裡面,只要時間一到,就徹底對雲天閣宣戰。

然後,就進入漫長的戰爭,和長期的封鎖,還有就是被瘋狂的偷襲。

沒辦法,陽頂天沒有空軍,就打不進雲天閣。只能將南瀛城徹底打爛,然後全面封鎖。

然後,還要長期接受靈鷲宗的長期空中打擊。

所以,這場戰爭會非常漫長。而且,隨時可能升級!

……

「宗主,中州玄天宗,祝紅雨秘密來訪1蛇尾嬌上前稟告道。

「礙…」秦萬仇幾乎癱倒在座位上。

戰略訛詐,終於出現結果了。

轉機,終於出現了!

陽頂天道:「秦師叔,您隨我一同去見見中州來的秘密使者1

「是1秦萬仇震聲道。

……

在一間密室之內,陽頂天見到了中州的秘密使者祝紅雨!

「陽城主,我父親不是邪魔道的潛伏者,充其量只是合作者。」見面的第一句話,這個玄天宗的少主直接了當道:「邪魔道給我父親強大的能量,我父親就給邪魔道方便,就這麼簡單。」

「嗯1陽頂天道。

「所以,別把我們當成邪魔道眾人,我們並不是生死對立的。」祝紅雨道:「我父親帶來一句話,在魔王問天復活之前,他不會和邪魔道發生任何瓜葛,他依舊是天道盟領袖。」

「嗯1陽頂天道:「然後,你想說什麼?」

「西洲,是你的。光明議會。是你的。」祝紅雨道:「但是,中州,是我們的。明面上,我們互相攻擊,互相討伐,但是實際上。我們井水不犯河水1

「你是在求我,不要進犯中州?」陽頂天道。

「您暫時也沒有力氣進犯中州。」祝紅雨道:「您和雲天閣開戰不說,而且西洲也在內戰,據我所知,西洲的叛亂軍隊,已經超過了一百萬人。叛亂的諸侯,超過千人。攘外必先安內,在西洲沒有徹底解決之前,您無力進犯中州1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

「而且。上古巨獸雖然無比強大,但終究上不了陸地。」祝紅雨道。

陽頂天再次沉默。

「你們要對中州天道盟動手?」秦萬仇冷聲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陽宗主絕對不會坐視。」

「當然不會。」祝紅雨道:「中州天道盟,都是我玄天宗的兄弟勢力,我們怎麼可能會同室操戈,你們多心了。」

陽頂天道:「那你來的目的,究竟為何?」

祝紅雨道:「無它,僅僅只是你我井水不犯河水。而且相信。您此時也沒有力氣進犯我們了。」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就是說,祝青主想和我停戰。是嗎?」

「對。」祝紅雨道。

「可以。」陽頂天道:「只要和邪魔道劃清界限,我就可以包容一切人1

「我們已經和邪魔道劃清了界限。」祝紅雨道。

「不夠。」陽頂天道:「你們要納投名狀1

「什麼投名狀?」祝紅雨道。

「寧無鳴的人頭,邪魔道在中州潛伏者的人頭。」陽頂天道。

「不可能1祝紅雨道:「我們得罪不起問天,我們一旦這樣做了,問天一旦復活,我們的末日就會到來1

「這樣。我們就沒什麼好談的了。」陽頂天道。

「你又能如何?你又能做到什麼?」祝紅雨冷聲道:「你的潛艇部隊,火炮艦,都在大力升級改造。而且現在你被雲天閣的晶石魔艦打得灰頭土臉,你們西洲的內亂愈演愈烈,你有什麼力量能夠進犯我們?」

「我們可以和雲天閣議和的。」陽頂天冷冷道。

「議和得了嗎?」祝紅雨冷笑道:「你炸掉了雲天閣。雲采林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了。他已經親自上玄天宗請我父親出山,要集結中州所有武道力量,直接對你陽頂天極其黨羽直接進行人體毀滅了。已經準備踐踏規矩,尋找一切高手,將你陽頂天的光明議會所有人殺得乾乾淨淨了。到了這種地步,還議和得了嗎?」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

良久以後,冷冷道:「我還是那句話,想要和我停戰,除非納投名狀,對邪魔道潛伏者動手,對寧無鳴動手。否則,我用最血腥的手段徹底平定內亂,然後直接將雲天閣的南瀛城打得稀巴爛,最後將雲天閣徹底封鎖。然後,瘋狂地升級潛艇和炮艦,帶著上古巨獸,摧毀你玄天宗所在的瀛洲島1

「那又如何?」祝紅雨道:「上古巨獸,上不了陸地的。就算我瀛洲島海邊的一切都被你摧毀了,那又怎樣?我們玄天宗的高手,全部安然無恙。」

「那名譽呢?**呢?玄天宗徹底威風掃地,我們也徹底封鎖玄天宗了,你玄天宗還拿什麼號令整個中州?」陽頂天道。

頓時,祝紅雨的面孔變得無比難看,冷聲道:「陽宗主,您不靠自己,用一個海底的上古巨獸,算什麼本事?」

「我本來也沒覺得我有什麼本事埃」陽頂天冷笑道:「還是那句話,想要和我停戰,就對邪魔道潛伏者動手,對寧無鳴動手,納投名狀。否則,打敗雲天閣,平定內亂之後,我徹底圍困玄天宗1

祝紅雨目中幾乎爆出殺人一般的目光,緩緩閉上眼睛,冷冷道:「陽宗主,你這是欺人太甚1

「既然如此,就沒什麼可談的了,送客。」陽頂天道,然後起身離開。

「慢著1祝紅雨大聲道。

「你答應了?」陽頂天道。

「這是不可能的。」祝紅雨道:「但是,我可以去稟告我的父親,請他做決定。」

「嗯,那我就不留你了,告辭1陽頂天道。

祝紅雨離去,趁著夜色,直接飛上空中。

離開鐵爐炎城的時候,祝紅雨望向鐵爐炎城的方向,冷冷不屑道:「什麼天縱之才,就是個蠢貨1

然後,他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而祝紅雨離開之後,秦萬仇笑道:「宗主,大局已定,玄天宗進入我彀中矣1

然後,秦萬仇長長鬆了一口氣。

太不容易了,真是說易行難埃秦萬仇的這個戰略欺詐,幾乎讓他犯下大錯,幾乎讓他辭職於眾人之前埃

……

彷彿商量好一般,實際上沒有任何商量。

接下來,秘使一波接著一波來鐵爐炎城。

第二個來的人,竟然是吳幽冥!

但是,陽頂天沒有去見他,而是讓秦萬仇去接待他。

秦萬仇老奸巨猾,和他打交道再好不過。

僅僅兩個時辰后,秦萬仇和吳幽冥的見面就結束了,然後傳達了吳幽冥的兩個意思。

第一個意思,不希望也不允許陽頂天和雲天閣開戰,否則一切後果,有西洲承擔,由陽頂天承擔。因為屆時靈鷲宗被迫捲入之後,幽冥海也會被迫捲入,徹底拋棄之前的中立立常

第二個意思,這是吳幽冥第一次調停西洲和雲天閣,也是最後一次。因為,他要返回幽冥海了,帶著靈鷲返回幽冥海,拜見母親無逅。

陽頂天對第二個意思,尤其在意。吳幽冥要返回幽冥海了,這是什麼意思?這個意思,非常深邃,非常重要。

……

吳幽冥是第二個使者。

很快,第三個使者就來了,是地裂城的葵司。

他的唯一目的,也是要阻止西洲和雲天閣的全面戰爭。

「陽城主,我知道您非常非常需要殺豬劍法第四階。」葵司道:「您也知道,這卷秘籍在我手中,只要您願意和雲天閣停戰,我願意無償將殺豬劍法第四階秘籍,獻給您1

葵司,用殺豬劍法第四階,換取停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