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零一:逼婚雲君奴!罪伐雲天閣!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說的那個女人有沒有一點關係。但是我在這裡告訴你,不管我和你口中說的那個女人有沒有關係。我都永遠,永遠不會嫁給你。想要我嫁你,除非我死了,你娶一具屍體回去吧1 接著,雲君奴繼續道:「沒錯,我是幫...

秦萬仇話音落下之後,場面頓時陷入寂靜!

「沒錯,當日派遣海妖去助戰祝青主的人是我。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雲君奴道:「陽頂天閣下,你要懲罰的話,就儘管動手吧1

然後,她俏生生地站在雪地上,一動不動。

「你算什麼東西?」秦萬仇冷冷道:「雲天閣助紂為虐,要懲治的是整個雲天閣,你能代表整個雲天閣嗎?」

雲君奴正要說話,秦萬仇厲聲道:「我家宗主宅心仁厚,我秦萬仇可是心狠手辣!你一張花臉,兩瓣薄唇,說得倒輕巧。懲罰你?你算什麼東西?給我滾開……」

頓時,秦萬仇衝天的力量,迸而出,將在場所有高手全部壓制!

然後,秦萬仇冷聲道:「雲采林閣主,我數到三,你再不出來迎接陽頂天宗主。雲天閣,就不必要存在了。」

「砰1頓時,前面大殿之門,猛地被推開!

雲采林目光冷冷盯著陽頂天道:「陽宗主,你這是興師問罪來了。剛才秦萬仇嘴裡的意思,是要滅我雲天閣是嗎?」

雲天閣主雲采林,緩緩走出。她的身後,跟著一個瘦削而又英俊的中年男子,正是葵司。雖然面色有些蒼白,但確實如同葵寧所說,他沒有大礙。

「陽頂天閣下,我問秦萬仇的話,是不是可以代表你的命令?」雲采林道:「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1

「對1陽頂天淡淡道。

「你說,要滅我雲天閣?」雲采林目光緊緊盯著陽頂天,一字一句道,彷彿要氣勢直接壓倒陽頂天。

「如果有必要的話。」陽頂天淡淡道。

「你可以試試看1雲采林冷聲道。

陽頂天眉頭一皺,直接轉身道:「秦宗主,我們走吧!備戰,殲滅雲天閣1

真他媽給臉不要臉,完全不可理喻!

雲天閣背叛陽頂天,助紂為虐。和祝青主一起攻打陽頂天。此時,祝青主大敗,雲采林非但沒有表現出愧疚和擔心,反而態度如此強橫,難道作為女人就可以如此無知?

此時,陽頂天儘管是言語威脅,但是也確實起了消滅雲天閣之心。

陽頂天三人。直接騎上魔鷲,便要離開!包括葵寧,望了一眼葵司之後,也上了魔鷲,直接離開!

「陽城主且慢1忽然,葵司大聲道。

葵司對陽頂天有恩。一旦他開口,陽頂天不得不停下來。

下了魔鷲之後,陽頂天朝葵司行禮拜下道:「陽頂天,拜見葵司師叔1

葵司側過身子,避開陽頂天的行禮,然後還禮道:「地裂城葵司,見過陽頂天城主1

秦萬仇眉頭頓時一皺。這群人口口聲聲陽城主,而不是陽宗主。

「秦師兄,近來可好。」葵司朝秦萬仇行禮笑道。

「托福,尚好1秦萬仇道。

葵司道:「采林師妹是冒犯了西部世界,不該助紂為虐。但是既然今日兩位來了,想必不是真的來行興伐之事的,否則就不會是兩個人來,而是百萬大軍前來了。」

秦萬仇道:「那是因為給葵司兄一個面子。所以我們二人先來為光明議會討回一個公道,如果討不回這個公道,那來的就是百萬大軍了。」

「來了便好,大家連枝同氣,沒有什麼不可以談的。」葵司道:「二位,請1

秦萬仇道:「雲采林閣主,還沒有向我家宗主行禮。連尊卑禮儀都不分,還怎麼接著往下談?」

葵司笑道:「采林師妹,就算客人前來,也要行個禮吧1

雲采林憤憤不平。猛地咬牙,朝陽頂天點頭彎腰道:「雲天閣雲采林,見過二位城主1

秦萬仇臉上震怒,心中卻冷笑。

雲采林如此態度,真是再好不過了。

「請……」葵司笑道。

陽頂天和秦萬仇雖然不滿雲采林,卻依舊要給葵司面子,便步入大殿之中。

「雲君奴小姐,你也進來。」秦萬仇忽然開口道。

……

葵司道:「好了,這裡沒有任何外人了,有什麼事情,敞開來好好談吧1

陽頂天笑道:「葵師叔,當時在天道盟總部,您的仗義執言,陽頂天感恩莫名1

陽頂天,起身朝葵司行禮。

「我那也是為了自己。」葵司道:「祝青主垂涎我地裂城和雲天閣依舊多時了,而且你為了我地裂城和雲天閣,直接選擇和祝青主開戰,我兩家才得以保存,如此大恩,該是我謝你才是。」

「葵寧兄,還有一千名魔鷲武士,一直和我並肩作戰,我視為生死兄弟,所以保衛地裂城,就是保衛我們自己,談不上任何恩情。」陽頂天道:「對了,當日離開東方雲州,到底是誰偷襲了葵師叔?」

「我不認識,但有三個宗師,一個大宗師,我難以抵擋。」葵司道:「應該是邪魔道中人1

「葵師叔平安歸來,我真是不甚欣喜。」陽頂天道。

「多謝陽城主,我的平安歸來,說來真要感謝吳幽冥少主,是他來回周旋,並且武力逼迫,我才得以平安歸家,說來吳幽冥城主真是言出必行,仁義無雙埃」葵司道。

陽頂天不善做戲,聽到他誇獎吳幽冥。儘管他沒有直接說你就是靈鷲宗抓的,但是也絕對不願意符合葵司誇獎吳幽冥。

「好了,你我之事,盡可回家詳談。」葵司道:「接下來,我們便談談雲天閣一事吧!雲天閣受祝青主蠱惑,做出錯事,就要懲罰,就要彌補!陽城主,您且說說,如何懲治?采林師妹,可以公開道歉,也可以奉送一部分艦隻給西部海軍。」

「葵司兄,是陽頂天宗主,隱宗之主陽頂天,而不是雲霄城主陽頂天。」秦萬仇在一邊冷冷提醒道。

葵司一笑,沒有言語,道:「秦師兄。我們開門見山吧!該如何懲治,請開口1

秦萬仇面孔冷漠而又嚴肅,緊緊盯著雲采林。

「哈哈哈哈……」忽然,秦萬仇哈哈大笑道:「懲罰,根本就不是目的。避免以後雲天閣走錯路,才是目的。把雲天閣轉到正義的軌道上,那才是目的。」

這話一出。雲采林錯愕。

秦萬仇一派興師問罪的樣子,此時竟然說出如此風輕雲淡的話。

「對,秦師兄不愧是胸懷寬闊之人。」葵司道。

「這樣,為了給整個光明議會一個交代,為了給天下人交代,為了讓雲天閣重新回到天下正道。我為雲天閣許一段美好姻緣如何?」秦萬仇道。

這話一出,雲采林和葵司,更加驚愕不解。

雲采林終於忍不住道:「姻緣?我雲天閣,沒有什麼可嫁之女,沒有什麼可娶之男啊?」

秦萬仇一指身邊的雲君奴道:「雲小姐天生麗質,血脈寶貴,不正式可嫁之女嗎?」

頓時。雲君奴猛地錯愕,不敢置信望著秦萬仇。

而雲采林和葵司也驚呆了!

葵司一驚之後,笑道:「秦師兄的公子秦懷玉,確實人中龍鳳,和君奴也確實算得上是天造地設。可是,這等美事,還是要看君奴自己意見吧1

「我孤獨終老,不嫁人。」雲君奴淡淡道。

「不。不是我家小犬。」秦萬仇道:「我家秦懷玉,怎麼可能配得上雲君奴小姐呢?」

雲采林疑惑了,道:「那,還會是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秦萬仇道:「正是我家宗主,這個天下第一英雄,他才配得上雲君奴小姐的花容月貌1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葵司和雲采林,還有雲君奴,先是一驚。然後,無比的憤怒。猛地衝天而起。

就算陽頂天,心中也無數怪異感覺。不過,今天把一切都交給秦萬仇了,他便也厚著臉皮聽這些話了。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陽頂天城主已經娶妻了吧。」雲采林冷冷道。

「沒錯,陽宗主確實已經娶妻了。所以,雲君奴小姐嫁過去,是做平妻,和我女兒一樣。」秦萬仇道。

「什麼平妻?就是小妾,陽頂天,你欺人太甚。」雲采林怒氣衝天,朝著陽頂天厲聲叱道:「陽頂天,你色yu熏心,想娶我的女兒,真是痴心妄想1

而此時,雲君奴一雙大眼緊緊盯著陽頂天,完全不敢置信。

秦萬仇望向雲君奴道:「雲小姐,你的態度呢?」

雲君奴望向陽頂天,冷冷道:「陽頂天,我不知道你之前為何阻止我嫁給靈犀。我也不知道我和你說的那個女人有沒有一點關係。但是我在這裡告訴你,不管我和你口中說的那個女人有沒有關係。我都永遠,永遠不會嫁給你。想要我嫁你,除非我死了,你娶一具屍體回去吧1

接著,雲君奴繼續道:「沒錯,我是幫助祝青主去攻打你,我是冒犯了你。但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想要讓我出賣色相,忍辱偷生,那是做夢1

最後,雲君奴抿起一絲不屑道:「我連靈犀都不嫁,更何況是你?」

秦萬仇彷彿沒有聽見一般,道:「除了雲君奴小姐嫁給我家宗主做平妻之外,雲天閣必須加入光明議會。所有軍隊,武者力量,接受光明議會整編,而且交出晶石魔艦隊,並且交出晶石動力1

這些條件一出,雲采林徹底色變。

「砰……」她猛地一掌,將身邊的石榻擊得粉身碎骨。

「痴心妄想,欺人太甚1雲采林厲聲道:「陽頂天,你無恥之尤。若不是賓客法則,今日我就讓你走不住這座大殿!給我滾1

秦萬仇望著雲采林,冷聲道:「雲閣主,你可想好了。我們離開雲天閣固然簡單,可是下回帶來的,就是百萬大軍了1

「儘管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1雲采林厲聲道:「儘管來,我雲采林,從不屈服1

「告辭1秦萬仇起身。

「告辭1陽頂天起身。

「送客……」雲采林道:「把陽頂天坐過的坐榻全部燒掉,把他走過的石板,全部毀去,把他手碰過的任何東西,全部燒掉,我覺得噁心1

葵司,也面孔鐵青,坐在原地。

陽頂天和秦萬仇,拂袖而出!儘管陽頂天知道秦萬仇的逼婚是假,戰略訛詐是真,但還是被雲采林的態度氣得要吐血。

走出大殿,陽頂天三人正要騎上魔鷲。

「慢著1雲君奴忽然道:「陽頂天,我有幾句話,想要和你說。」

說罷,她直接轉身走開!

……

「有什麼話,說吧。」陽頂天道。

「我不知道你說的獨孤鳳舞是誰?但是我現在完全理解她為何會離開你了。」雲君奴淡淡道:「我真為你的妻子感到可悲,竟然遇到了你這樣的男人1

陽頂天道:「你要和我說的,便是這些話?」

「還有,我雖然沒有嫁給靈犀,但是別忘記了,我和他結為兄妹了。」雲君奴淡淡道:「你若是想要對我雲天閣動手,你倒看看,靈鷲宗會不會坐視不理?」

然後,雲君奴直接離去。

陽頂天回到秦萬仇身邊,朝他和葵寧道:「走吧1

然後,三個人騎上魔鷲,朝著西北方向飛去。

而片刻不久后,雲君奴騎著一隻魔靈鰩,朝著東邊靈鷲宗的方向飛去。

……

離開雲天閣領地后,葵寧終於開口了,道:「陽城主,雲君奴,畢竟也,也算是我妹妹。」

「我知道。」陽頂天道。

「我覺得,這種事情還是你情我願,比較好。」葵寧道。

「好了,不要往下說了。」秦萬仇道:「葵寧,宗主的人品你應該很清楚,所以任何時候,你選擇相信,才是最合理,最正確的做法。」

「是1葵寧道,但是臉上的神情變得複雜起來。

秦萬仇和陽頂天,直接離開雲天閣,也沒有停留地裂城,直接返回西北大6。

在陽頂天離開的時候,葵寧忽然道:「城主,如果是攻打其他勢力,我魔鷲軍團馬是瞻。但是攻打雲天閣,我想地裂城的魔鷲軍團很難參與,采林師叔,畢竟是我父親的女人,也算是我的另一位長輩。」

陽頂天拍了拍他的肩膀,沒有說話,也沒有停留地裂城,直接返回西北大6。

從頭到尾,陽頂天和葵司二人,都沒有提殺豬劍法第四階秘籍的事情。

……

回到西北大6之後。

陽頂天立刻公開詔令,訓斥雲天閣的助紂為虐,並且宣布光明議會對雲天閣,進行全面的制裁!

緊接著,西部再次集結大軍,所有艦船,所有潛艇,還有數萬空軍,還有五千魔龍軍團,全部在海邊集結。

頓時,剛剛平靜了一個多月的局勢,再次戰雲密布。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