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百章:見凌舞!見葵司!怒踩雲天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秦萬仇道:「現在葵司回來了,計劃可能要稍作改變了。」 陽頂天頓時疑惑,道:「這,這是什麼道理?」 「唉,這葵司回來得真不是時候啊?」秦萬仇忽然嘆息道。 聽到這句話陽頂天眉頭微微...

當時吳幽冥答應地裂城,只要退出中州大戰,背棄陽頂天,他就會全力營救葵司。

所以大戰過後,陽頂天就已經在等待,看吳幽冥究竟會不會履行諾言,靈鷲宗究竟會不會放回葵司。

沒有想到,葵司竟然真的回來了。

地裂城的使者,除了送來葵寧的信之外,還送了許多禮物,恭祝陽頂天獲得大勝!

陽頂天召來秦萬仇,把信遞給他,道:「秦師叔,您說這封信,是怎麼回事?」

秦萬仇接過之後,皺眉道:「葵司回來了?靈鷲宗放他回來了?」

「應該是的。」陽東是情形有些怪,這封信上葵寧除了說他父親已經回來之後,還恭喜我們獲得大勝,接下來什麼都沒有說。他是我生死與共的戰友,按說聽到我們大勝的消息后,他應該迫不及待地來西北的。可是大戰過後足足一個月,地裂城才派了使者前來,這非常不正常。」

秦萬仇也不由得眉頭鎖起。

「您說,會不會送來的葵司有問題,比如說奄奄一息,或者說不省人事?」陽頂天道。

這很有可能,吳幽冥只是說會努力營救葵司,但是卻沒有說一定是完整無損的葵司。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秦萬仇道:「但是事情或許沒有那麼簡單!小天,不管是死是活,吳幽冥送回葵司,就是向你出牌1

陽頂天點了點頭,接著他道:「秦師叔,您說用雲天閣吊祝青主?怎麼吊?」

「原本的第一步是質問,甚至欺壓雲天閣,逼迫她交出晶石動力,逼迫雲君奴給您做小妾。並且將地裂城徹底拉入光明議會中。」秦萬仇道:「現在葵司回來了,計劃可能要稍作改變了。」

陽頂天頓時疑惑,道:「這,這是什麼道理?」

「唉,這葵司回來得真不是時候啊?」秦萬仇忽然嘆息道。

聽到這句話陽頂天眉頭微微一皺,但又釋然了,秦萬仇本就是這樣的人,除了少數幾個人,旁人的死活他基本上都不關心。

「這樣,明日我便陪你走一趟地裂城和雲天閣。」秦萬仇道。

「您也去?」陽頂天驚愕道。

「當然,我不去的話,誰給您做媒埃」秦萬仇道。

……

明日一早,陽頂天就要和秦萬仇去地裂城和雲天。

頓時陽頂天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解放來。

離開炎城,飛到海面上的時候,陽頂天長長鬆了一口氣,真是有一種逃脫牢籠的感覺埃

這二十天,每一天都作為簽字機器,實在是噩夢埃尤其每次宋麗華送來文件的時候,陽頂天原本直接掀開就簽,結果宋麗華俏麗的臉蛋立刻板了下來,然後陽頂天不得不仔細把每一份文書仔細看一遍再簽下大名。

搞得現在陽頂天見到宋麗華雖然不至於畏之如虎,但卻是有些怕她了。

所以,陽頂天現在翻看文件,神情也顯得輕快了很多。

「今天就這麼多了?」陽頂天道,看了一眼宋麗華手中的文書,大概只有幾十份左右了。

「嗯。」宋麗華道:「放心,這基本上是最後的重要文書了,以後也頂多是查漏補缺。」

「對了,你和秦懷玉的婚事,什麼時候辦?」陽頂天道。

「本來準備大戰得勝之後就辦,誰知道忙成這個樣子,過一陣子再說吧。」宋麗華道。

陽頂天本來想說我給你放一天假,你們倆把婚事給辦了。但是現在他實在不敢說啊,要是他敢說出來,保證宋麗華的臉直接板下來。

這個女人,純粹是女強人。一旦有事業之後,男女私情那點小事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陽頂天繼續看文書,然後繼續簽,等到陽頂天簽完之後,用力地伸了一個懶腰,大聲道:「終於全部做完了。」

宋麗華仔仔細細地檢查每一份文書,上面該簽的幾個地方簽了沒有。而且,字跡是否清晰。

之前,陽頂天曾經一天被打回幾十份,說簽的字跡過於潦草,文件要毀掉重新簽寫,搞得後來陽頂天簽字的時候,都全神貫注的。

「對了宗主,有件事情之前沒有跟你說,別人也不敢拿這小事打擾你。」宋麗華道。

「什麼事情?」陽頂天道。

「大約半個月之前,被軟禁的凌舞就提出來,想要見你。」宋麗華道:「別人不敢跟你說,最後彙報到我這裡來了。我覺得這件事情無關緊要,我們有太忙碌,就給攔下來了。」

「嗯,做得對。」陽洱還在原來的地方嗎?」

「對,那我去做事了。」宋麗華檢查完所有的文書後,窈窕的嬌軀,抱著兩尺多厚的文書走了出去。

……

簽完無數文件之後,陽頂天終於閑暇下來了,來到軟禁凌舞的城堡之內。

凌重第一眼見到凌舞,便要立刻跪下。

「別這樣,凌叔……」陽頂天趕緊上前,將他扶起,道:「凌叔,您是我的長輩,千萬別這樣。」

凌重彷彿老了許多歲一般,望向陽頂天的面孔,也顯得複雜而又痛苦。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

「小舞在裡面。」凌重道。

「凌叔叔,我們先說幾句話。」陽頂天道。

「宗主,您千萬不要稱呼,我一介小民,而且又是待罪之身,萬萬當不起您這樣的稱呼。」凌重拚命地折腰行禮。

陽頂天扶起他,在石條上直接坐下,然後扶著凌重也坐下。

「凌叔,你沒有任何罪,相反你有功於我們,您把整個烈火島都獻給了光明議會,這次大戰的勝利,便也有您的一份功勞。」陽頂天道:「而且,凌舞也沒有罪。儘管我們的潛艇戰術和火油戰術,都因為她而泄密,但她不是故意的。」

「她,她冒犯了宗主……」凌重不安道。

「我有不算什麼?冒犯我,算什麼罪?」陽頂天自嘲道。

「有罪,有罪……」凌重不斷顫聲道,此時的他,真的彷彿就像一個被打斷了脊梁骨的男人一般,完全沒有獻出烈火島那時候的神采飛揚了。

陽頂天嘆息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去見凌舞1

「她在城堡頂端的閣樓內。」凌重道。

……

來到城堡頂端的閣樓,陽頂天輕輕敲門。

「我不想下去。」裡面,傳來凌舞冷漠的聲音。

「是我。」陽頂天道。

裡面,頓時安靜下來,片刻之後,閣樓的門被打開。

比起之前,凌舞又白了許多。

已經幾個月沒有出海了,所以凌舞小麥色的肌膚,已經變得雪白。所以比之前,少了幾分潑辣,多了幾分冷艷。

此時,整個閣樓之內,到處都是絲綢,布帛。

凌舞在縫製衣衫,而且已經做了許多許多套了。整個閣樓之內,到處都是木杆子,幾十上百套衣衫,掛在上面。

有男的衣衫,也有女的衣衫。

不管男女衣衫,全部都是白色。

甚至,此時她身上的一群,也是白色的。

所以此時的凌舞比起當時見到的那個凌舞,你完全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在這裡,先恭祝陽城主獲得大勝,您再次創造了奇。」凌舞道。

「謝謝。」陽頂天道:「半個月前,你讓人找我,什麼事情?」

「戰已經打完了,你創造了奇,你已經讓我看到你的厲害了。」凌舞道:「那接下來呢?對我是殺?還是關?總要有個說法吧。」

「之前軟禁你,是因為你體內有亡靈鬼鳥,害怕再次泄密。但是現在打戰打完了,就沒有必要軟禁你了。」陽頂天道:「只不過,這段時間實在太過於忙碌,所有人都很忙碌,來不及處理你這件事情,在這裡向你道歉。」

「千萬別這樣說。」凌舞道:「您大勝祝青主,已經是宇內至尊。我區區螻蟻一般,死活不值一提。」

陽頂天很不適應這樣冷嘲熱諷的話,頓時陷入了沉默。

「要殺要關,您發話吧,這個城堡是你恩賜的,我一天都不想住了,我寧願去住地牢的。」凌舞道。

「你恢復自由了,一會兒我便撤走所有城堡周圍的人。」陽頂天道:「還有,這個城堡不是我恩賜的,是補償凌家交出烈火島的損失,本就是你們凌家的。」

「我恢復自由了,對嗎?」凌舞道。

「對。」陽頂天道。

「那我想離開西部,可不可以?」凌舞道。

陽頂天緩緩閉上眼睛。

凌舞儘管和自己關係已經到了冰點,但是終究有過關係,而且很多人都認為她至少曾經是陽頂天的女人。一旦離開西部,萬一有人為了對付陽頂天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就危險了。

而且,如果出現有人利用她對陽頂天做手腳,那應該如何辦?

「我勸你最好不要。」陽頂天道:「你離開西洲之後,我不敢保證會不會有危險。」

「那是我的事情。」凌舞道:「這塊土地,我一天都不想呆了。」

說完后,凌舞瞪大眼睛,直接和陽頂天對視。目光無比堅決,沒有一絲退讓!

「那,我去和你父親商量一下。」陽頂天道。

「不用商量了,他可以留下來享受榮華富貴的。」凌舞道:「他一直都勸我向你彎腰低頭的,可惜我腰太硬,彎不下來。不管你答應不答應,我今天晚上都會走,你要麼在海上把我人間蒸發了吧1

「你不應該這樣說你的父親。」陽頂天說完后,便直接離開閣樓。

……

「凌叔叔,凌舞要離開西洲,您有什麼打算?」陽頂天道。

「我,我不放心她,她去哪裡,我便也去哪裡吧1凌重道:「對了,這個城堡,還有那些天地的契書,我都拿過來了,請您收回去。」

「我不要……」陽頂天猛地一聲厲吼。

頓時,城堡之內猛地響起雷霆一般,凌重立刻跪倒在地。

陽頂天壓下怒火,將凌重拉起來,沙啞道:「凌叔叔,這些城堡和土地,本就是你們的,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還有……」陽頂天嘴唇微微顫道:「凌舞覺得現在整個西洲都成為我的領地,所以她要走,不願意留在我的地盤上。但是,這是她自己容不得自己。我在保護這片土地,但並不意味著這片土地是我的。相反,這片土地是你們自己的。遠離我,當然可以,但是要遠離自己的土地,就未免太過於……」

「凌叔,您原來是烈火島主,我原來想要讓您為西洲貢獻一份力量,但是現在看起來做不到了。」陽頂天繼續道:「還有,這是你們自己的土地。如果不是因為我實在無法離開,要保護這片地方。不用凌舞離開,我會離開,會遠離她,免得她不自在,因為這是你們自己的土地!但是我要保護這片土地,所以無法離開1

「告辭1陽頂天道,然後離去。

當天晚上,凌舞買了一艘大船,將自己做的衣衫全部裝上船,然後和凌重,登船離開西洲,朝中州方向而去。

把城堡的契書,還有田地的契書,全部放在桌面之上。帶走的,僅僅只有凌舞縫製的那幾百套衣衫。

……

次日一早,陽頂天和秦萬仇二人分別騎上魔鷲王和魔靈鰩,朝著地裂城方向飛去。

非常湊巧,在路上見到了朝中州而去的凌舞的船隻。

此時,她正站在穿透,閉上眼睛,彷彿東邊吹來的海風!

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擁抱自由嗎?

陽頂天的魔鷲王很快,很快就遠離,將凌舞的船隻遠遠甩在後面,凌舞重頭到尾都沒有發現,陽頂天從她頭頂上飛過。

「男女之爭,女人錯得越厲害,就越不會回頭,會一條路走到黑。「秦萬仇忽然道。

陽頂天沒有說話,忽然問道:「秋若涵呢?」

「我不知道。」秦萬仇道,然後陷入了沉默。

然後,兩個人都靜默無語,朝地裂城方向飛去!

……

五個時辰后,兩個人降落地裂城!

這次,出來迎接的是葵寧!而且禮節也沒有上次的那麼誇張,上次地裂城幾乎傾巢而出,這次依舊是葵寧派百名魔鷲軍團列隊迎接。

和陽頂天見面后,葵寧上前給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城主,如此瘋狂大勝,我實在是太高興了。」葵寧興奮道:「我錯過那個偉大的時刻,真是終身的遺憾1

「我也一直當著你在,在我的旗艦上,你的椅子依舊擺在那裡的。」陽頂天笑道,然後道:「令尊已經回來了?」

陽頂天直入主題。

葵寧面色微微一變,然後點了點頭道:「對,他已經回來了。」

「令尊可好?」陽頂天道:「可有受傷?」

「他還好,沒有大礙。」葵寧道。

「那就好,我正好去拜會他1陽頂天道。

葵寧道:「他現在不在地裂城?」

「不在?」陽頂天道:「去了哪裡了?」

「去了雲天閣1葵寧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1

葵司竟然真的回來了,而且沒有大礙,沒有重傷,沒有奄奄一息,也沒有不省人事,就這樣完整無缺地回來了。

吳幽冥,到底玩的什麼把戲啊?

但是葵司出現在雲天閣,陽頂天是知道什麼意思了!他是去給雲采林撐腰了,他清楚地知道,陽頂天一定會懲罰雲采林的。而雲采林他的情人,不管如何,他都會為雲采林撐腰的。

「那好,我也正要去雲天閣。」陽頂天道:「那我就不進地裂城了,去雲天閣1

「好,我陪您一起去。」葵寧道。

「嗯,你給秦城主一隻魔鷲,我們三人騎著魔鷲去雲天閣。」陽頂天道。

雲天閣的規矩,就是不準魔鷲進入,陽頂天三人偏偏要騎著魔鷲前往,就是明顯的來意不善。

「這樣,好嗎?」葵寧道。

「就這樣。」陽頂天道。

「是1葵寧道。

然後,三個人騎著魔鷲,直接朝雲天閣飛去。

在飛入雲天閣邊境線的時候,葵寧忽然道:「陽城主,我任何時候都站在您這邊。我堅信,您不管做什麼,都是為了天下正道1

陽頂天微微一愕,葵寧始終站在他這邊,他當然知道。但是,他此時為何說這樣的話埃

……

這次,陽頂天再次進入雲天閣領地,就遇到了很大的陣勢。

雲天閣大長老,率領所有長老,傾巢而出,騎著白鶴,前來迎接。

禮節雖重,但是每個人,都顯得冷酷,臉上沒有任何笑容,甚至充滿了敵意。

「陽城主,我家閣主,已經等候多時了。」雲君奴道,然後在前方引路,前往雪山之巔的雲天閣。

此時,秦萬仇眼中充滿寒意,然後朝陽頂天望來一眼。

之前商議好了的,在雲天閣的一切行動,由秦萬仇負責。一切言語,也有秦萬仇來說。

因為這次是要來戰略訛詐,論老奸巨猾,十個陽頂天也比不上秦萬仇。

直接降落雲天閣后,三個人落下。

「閣主在裡面等你們。」雲君奴道:「我去稟報1

「慢著……」秦萬仇寒聲道:「連禮儀尊卑都不分了嗎?雲天閣主,為何不親自來跪迎陽頂天宗主?」

雲君奴望向陽頂天道:「你,你不要欺人太甚1

秦萬仇冷聲道:「今日,我們代表天道盟光明議會而來,立刻讓雲采林前來迎接,否則我們立刻離去,所有後果,你們自己承擔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今天因為構思新劇情,所以晚了。明天會調整早一些的,謝謝大家。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