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九五:全軍覆沒,祝青主吐血!妖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站在船頭,望著前方的中州艦隊。 原先,八百艘軍艦,是最普通的八十乘十的方陣。 每兩艘軍艦的橫間距,數百米以上,頭尾間距,更是達到兩三千米以上。 所以。八百艘軍艦布開,足足鋪滿了...

「開炮……」仇萬劫猛地下令。

頓時,戰鼓響起,令旗揮舞。

中州艦隊距離西部艦隊還有八十里的時候,便命令中州艦隊左右兩邊的一百艘炮艦,全開炮。

隔著二十里,一百艘炮艦,上千門火炮,猛烈開炮。

「嗖嗖嗖嗖……」上千枚炮彈,猛地疾射而出,呼嘯著畫著曲線,朝中州艦隊砸去。

「砰砰砰砰……」

九成以上的炮彈,全部落入海水之中,然後猛烈爆炸。

頓時,中州艦隊的八百艘軍艦陣形微微散亂。

半成的命中率,擊中了十幾艘軍艦。

「轟轟轟轟……」

碎木橫飛,火球衝天,甲板上的士兵,猛地被炸得血肉橫飛。

中州的艦隊被一隻魚雷擊中的話,幾乎是致命的。最嚴重的,直接攔腰炸斷,輕的也炸出一個巨大的洞孔,然後海水灌入,直接讓軍艦沉沒。

因為,每一隻魚雷都有幾百斤,裡面的炸藥也有幾百斤。

可是炮彈就完全不一樣的,因為目前能上艦的,都是中型火炮一下。所以每一個炮彈的重量不會過十幾斤,裡面的炸藥重量還不到一半,而且在甲板上爆炸。

所以,這些炮彈的殺傷力,甚至不足魚雷的幾十分之一。

在一天的海戰中,炮艦擊沉了中州艦隊近二百艘軍艦。但毫無例外,都是不足百噸的晶石快艦,體形很校但就算如此,基本上也需要十幾枚炮彈以上,才能擊沉一艘艦船。

而今天決戰的中州艦隊,清一色都是大艦,全部都五百噸以上,更有千噸級以上艦船。

如此一來,就算是開花彈。只怕也要大幾十枚炮彈,才能擊毀一艘船。

不過,船上的晶石強弩,卻是被破壞得相當厲害了。

……

中州艦隊繼續前行。

兩邊的炮艦,緊緊咬著,不斷地開炮。

而且,一百艘炮艦。竟然開始不斷地朝中州艦隊兩邊靠近。

一旦靠近,命中率就上升。,

中州艦隊的傷亡,頓時越來越大。

「轟……」忽然,一艘軍艦挨了十幾枚炮彈后,直接被擊中要害。直接撕裂了一個巨大的洞孔。海水兇猛灌入,這艘軍艦的沉默,也絕對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終於,炮艦的夾擊,出現了第一個真正的戰果。

一艘近千噸的大型艦隻,被炮艦擊沉。

見到祝青主面孔上一陣抽搐,鷹巢城主道:「宗主。要不要出動金雕軍團?」

祝青主目光一寒道:「之前敗得最慘的時候都沒有出動,這個時候出動,腦子進水了嗎?」

然後祝青主道:「這些炮艦,準頭很差,就是聲勢嚇人,別理會,直接衝到西部艦隊面前,就贏了。」

「是1

……

中州艦隊繼續全力沖向西部艦隊。

八十里。

五十里。

四十里。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兩邊的炮艦隊,有意無意的擠壓,使得中州艦隊本能地朝中間靠攏,頓時艦隻和艦隻之間,越來越緊,空隙越來越校

一百多艘火炮,近千門火炮的轟擊。造成的傷亡也越來越大。

火炮的命中率,也越來越高。

但是哪怕接近到十幾里距離,火炮命中率再高,也無法突破一成半。

畢竟移動火炮攻擊移動目標。實在太難了。

但就算如此,中州艦隊八百艘軍艦,也起碼一百多艘中彈。直接被擊沉的大型軍艦,也過了十來艘。

直接傷亡的士兵,也近萬人。直接被摧毀的晶石強弩,也達到近千具。

但是祝青主咬牙切齒,硬生生就是不出動金雕軍團。這一點,連西部艦隊,也非常驚訝。

在祝青主眼中,這些的傷亡完全算不得什麼。

陽頂天的潛艇部隊已經廢了,這些火炮艦他沒怎麼放在眼裡。只要靠近西部艦隊,就是勝利。

而且最關鍵的是,現在西部艦隊竟然不逃跑,依舊在海面上一動不動。

還是那句話,祝青主完全是用6地戰爭打海戰。排列得整整齊齊,然後猛地衝上去,碾壓,粉碎。

……

中州艦隊距離西部艦隊,只有三十里。

只要進入二十里,祝青主就會下令,所有晶石強弩,全部射。

剩下的七百多艘大型軍艦中,巨型晶石強弩,足足有近兩萬具。一旦生,足以摧毀一切。

所以,要做的是靠近,靠近!

過去的幾日之內,中州艦隊損失了兩千多艘軍艦。但是主力艦隊,卻幾乎沒有太大損失。

一千艘大型艦隻,裝備巨型晶石強弩,就是中州的主力艦隊。目前,還剩下近八百艘。

而巨型晶石強弩的損失,也沒有過兩成半。

目前,還有足足近兩萬具,摧毀西部艦隊,完全足夠了。

只要靠近,就是一面倒的屠殺。所以祝青主完全不理會艦隊兩邊的炮艦,咬著牙任由轟擊。

終於進入三十里內呢!

陽頂天站在船頭,拔出利劍,高高舉起,大聲吼道:「所有晶石強弩,預備1

頓時,三千具巨型晶石強弩張開的聲音。

陽頂天艦隊的大型船隻太少了,就算把三百噸以上都算上,也勉強湊了不到三百艘,所以只能仿製三千具巨型晶石強弩。數量只有中州的近十分之一。

中州指揮艦上聽到了西部軍團現在就張開巨型晶石強弩了,頓時一道冷笑。

陽頂天這是被嚇瘋了嗎?隔著三十里,就開始張弩?

巨型晶石強弩射二三十里勉強能做到,可是強弩之末,一點力氣都沒有,哪有半點殺傷力。

西部艦隊所有巨型晶石強弩被拉起。

所謂晶石強弩,就是以晶石為動力,拉開尋常力量根本不可能拉開的弩臂。

然後,猛地迸!

頓時。幾萬斤以上的力量,足夠將幾十斤的弩箭射出幾十里之外。

「嘎吱……嘎吱……」

在晶石動力之下,三個士兵,就可以拉開十幾米大,幾萬斤級別的巨弩。

所謂改造巨型晶石強弩,非常簡單直接。

就是把弓弩,改造成為彈弓的樣子。從射出弩箭。改為射出火油桶,二者的重量,是沒有區別的,只不過火油桶粗笨許多。

在刺耳的聲音中,三千具巨型晶石強弩,全部被張開。

然後。陽頂天站在船頭,望著前方的中州艦隊。

原先,八百艘軍艦,是最普通的八十乘十的方陣。

每兩艘軍艦的橫間距,數百米以上,頭尾間距,更是達到兩三千米以上。

所以。八百艘軍艦布開,足足鋪滿了寬上百里的海域。這樣,對投擲火油彈,是相當相當不利的。

所以,西部艦隊的火炮艦隊,有意無意地擠壓。

頓時,將中州艦隊的寬度,擠壓了近一般。但依舊有幾十里寬。每艘船之間的距離,依舊在百米之上。對投擲火油桶,依舊是巨大的考驗。

唉,如果潛艇部隊能參戰的話就好了,中州艦隊早就全軍覆沒了。

很快,中州艦隊,進入二十五里。

陽頂天猛地一劍斬下。低聲吼道:「放1

頓時,三千具巨型晶石強弩,猛地迸。

「嗖嗖嗖嗖嗖……」

三千個火油桶,呼嘯著猛地朝中州艦隊砸去。

中州艦隊望著空中飛來的黑點。聽著巨大的呼嘯聲,頓時無比之緊張。

二十五里的距離,很快就到。

「砰砰砰砰砰……」

等到很近的時候,所有人看清楚了。

投擲過來的,竟然只是木桶。

「撲通撲通……」

結果,沒有出乎陽頂天的預料之外。

命中率,相當相當低,比火炮還要低,半成都不到。

上百隻火油桶,猛地砸幾十艘軍艦上,直接粉身碎骨。

「轟……」然後,猛地炸開,瞬間熊熊燃燒。

上百斤的火油,猛地化成巨大的火球,將十幾米內的範圍,全部燃燒。

而幾千隻火油桶,砸入海面的時候,也猛地炸開,整個木桶也徹底粉身碎骨。

裡面上百斤火油,也化成無數的火焰,徹底熊熊燃燒。

兩三千隻火藥桶,足足幾十萬斤的火油,撲在海面上。

瞬間,整個海面熊熊燃燒。

望著這一切,祝青主渾身顫抖,遍體冰涼。

炸了陽頂天的火油倉庫,逼走了魔鷲軍團后,原來以為西部軍團的火油戰術就算是廢了。

沒有想到,他們竟然用巨型晶石強弩來改造火油彈。

鷹巢城主渾身顫抖,道:「陽頂天用火攻,我們的船都是木頭,很危險的,宗主出金雕軍團吧。」

祝青主沒有反應。

「宗主,出金雕軍團吧。」鷹巢城主嘶聲吼道。

中州所有勢力,全部跪下哀求。

西部艦隊的第一波火油攻擊,其實只燒了十幾艘船,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了致命的危險。

「不……」祝青主吼道:「衝過去,全衝過,只要衝到西部艦隊面前,就是勝利1

頓時,中州艦隊完全不管不顧,更加瘋狂地衝去。

……

「放快船……」陽頂天一聲令下。

頓時,從西部艦隊中,猛地衝出幾百艘更小的晶石快艦,上面一個人都沒有,包裹得嚴嚴實實。

這些晶石快艦度無比飛快,一個小時足足一百多里。

放出來瞬間,幾乎箭一般朝中州艦隊衝過去,轉眼間就衝出了幾里。

「放……」

「放……」

「放……」

西部軍團的巨型晶石強弩,開始瘋狂運作,完全不顧晶石強弩的損耗。

無數的火油桶,被拚命投擲出去。

現在,就是和時間賽跑。

一定要在中州艦隊衝過來之間,徹底摧毀,將前方的幾十海域,徹底變成烈火地獄。

「嗖嗖嗖嗖嗖……」

無數的火油彈,已經完全不管準不準。瘋狂地投擲出去。

「砰砰砰……」

依舊只有半成不到的火油桶,直接砸中了中州軍艦。

但是一旦砸中,那火焰幾乎無法撲滅,一開始是火油熊熊燃燒,然後木質的軍艦,開始熊熊燃燒。

更多的火油桶,直接砸在海水上直接炸開。化成衝天的火焰。

「砰砰砰砰……」火炮艦不敢靠近,隔著遠遠,轟擊炮彈。

「衝過去,衝過去……」

在熊熊的烈火中,祝青主瘋狂地嘶吼。

和時間賽跑,只要衝到西部艦隊十里之內。就是勝利。

而前面,幾百艘晶石快艦,瘋狂地衝上來。

「毀掉那些船,毀掉那些船。」祝青主大吼。

頓時,中州艦隊上的巨型晶石強弩瞄準這些衝過來的快艦猛烈射。

幾千具的巨型晶石強弩,同時射,上萬支巨劍。呼嘯而去。

緊緊幾里之內的距離,巨型晶石強弩的精準度,和殺傷力,是無比驚人的。

幾乎每一艘晶石快箭,都中了幾支,甚至十幾支,幾十支巨箭。

這些巨箭雖然不是炮彈,但是在短距離內。殺傷力是無比驚人的。

那些晶石快艦的木板,幾乎瞬間被射穿,瞬間被撕裂。

「嗖嗖嗖嗖……」

中州艦隊的巨型晶石強弩,如同暴雨一般射,最終硬生生將這幾百艘晶石快艦,擋在二里之內。

「轟轟轟轟轟……」就在中州艦隊鬆了一口氣之時。

忽然,這幾百隻被射得千瘡百孔的晶石快艦。忽然猛地爆炸,爆出衝天的火球。

每一隻晶石快艦上,都有十幾隻火油桶。

瞬間,幾十近百里的海域上。瞬間化成火海。

這幾百艘晶石快艦,瞬間堵塞了這片海域。

望著這幾十海面,完全成為一道燃燒的地獄。

鷹巢城主道:「宗主,出動金雕軍團吧,要不繞路,要不等火焰熄滅吧1

「衝過去,衝過去……」祝青主暴怒吼道。

然後,中州艦隊,盯著衝天的火焰,拚命地往前沖。

艦隊兩側,炮艦不斷地射。

艦隊的正前方,西部艦隊幾千具晶石強弩,瘋狂地投擲火油桶。

「轟轟轟轟轟……」

因為距離近了,被擊中的軍艦,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無數的軍艦,開始熊熊燃燒。

而整片海域,也徹底開始燃燒。

中州艦隊的度,越來越慢,越來越慢。

因為前方被燒毀的軍艦,開始堵塞航線。

「放……放……放……」

西部艦隊,繼續瘋狂投擲。

總共幾萬隻火藥桶,在斷時間內,全部砸在中州幾百艘軍艦的頭頂。

整個海域,徹底變成地獄。

中州艦隊縱橫幾十里,徹底變成熊熊燃燒的火常

幾乎所有人的船隻,都開始燃燒。

相當部分船隻,開始失去了控制。

熊熊燃燒的大型軍艦,開始橫衝直撞,然後點燃另外一艘軍艦。

最後,幾乎所有的軍艦,全部失去了控制,全部堵在一起,所有的船隻,開始熊熊燃燒。

無數船上的士兵,如同餃子一般,再也不管軍艦,紛紛棄艦跳海!

……

「衝過去,衝過去,衝過去……」祝青主狂吼。

他的旗艦,是不會燃燒的,因為他的旗艦上高手如雲,有不知道多少冰系高手,是不會讓旗艦著火的。

鷹巢城主緩緩道:「宗主,沖不過去了,沖不過去了……就算衝過去,也沒用了,巨型晶石強弩,全部用不了了,船上的人,也都被燒死,都跳海了……」

中州艦隊,徹底停了下來,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控制。

此時,距離西部艦隊,十一里左右。

祝青主的命令是,當艦隊靠近西部艦隊十里之內,兩萬具晶石強弩,全力擊。

可是,整個中州艦隊。到了最後,也沒能衝進十里之內。

被炮彈擊中,只是被撕裂,被火油擊中,那完全是毀滅性的,因為火是會瘋狂蔓延的。

被炮彈擊中著火,還可以撲滅。被火油擊中著火。根本無法撲滅。

就這樣,中州幾百艘軍艦,全部在原地打轉,開始熊熊燃燒。

幾十海面上,到處都是衝天的火焰。

衝天的濃煙,完全遮天蔽日。將太陽的光芒,都完全遮擋。

雖然,這幾百艘軍艦還沒有沉沒,但是誰都知道,這支艦隊,已經全軍覆沒了。

……

祝青主身軀一陣踉蹌,緩緩走到旗艦的甲板之上。

整個中州。幾乎所有的高手,都擁擠在這艘旗艦之上。

隔著衝天的烈焰,祝青主已經可以看到西部艦隊的旗艦上,陽頂天也站在船頭,隔著十一里和他對視,隔著熊熊的烈焰,和他對視。

三千五百艘軍艦,力量足足十倍於西部。卻全軍覆沒。

剩下一萬多艘運兵船,足夠大,但是毫無用處,失去了幾千艘軍艦的保護,完全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這些帆船大船,度緩慢,逃都逃不走。

祝青主站在船頭。望著陽頂天冷峻的面孔。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會輸,而且會輸得如此之慘烈。

短短四五日,三千五百艘軍艦,全軍覆沒。

自己還說前輩打小輩。結果竟然是全軍覆沒。

在熊熊烈焰中,祝青主忽然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

「陽頂天,你很得意吧,你打贏了這一戰,非常得意吧……」

「噗……」然後,一口血箭,猛地噴出。

「沒錯,這場戰敗,幾乎讓我威嚴散經…」祝青主擦拭嘴角鮮血道:「但是,那又如何?你依舊是死路一條,你們的艦隊,依舊是死路一條,整個西部,依舊是死路一條……」

「沒錯,海戰我輸了,但是那又怎麼樣?我只不過是丟了面子而已,你們覆滅的命運,從來不會改變1

祝青主猛地狂吼道:「金雕軍團,出擊!所有飛騎軍團,出擊1

隨著祝青主一聲咆哮,從後方一百多里的一萬多艘大船上,幾萬飛騎猛地騰空而起,一萬多隻金雕軍團,呼嘯著衝天而起。

然後,這中州近十萬空軍,遮天蔽日,朝西部兇猛撲來。

祝青主為了面子,為了榮譽,從頭至尾都沒有出動這十萬空軍。

因為,這是前輩打小輩,打贏了不光彩,他要的是最輝煌的勝利。

如今,他威風掃地,全軍覆沒。

那麼,為了勝利,可以直接撕破臉皮了。

祝青主這個人,毫無疑問是有性格缺陷的。不能一開始就不要臉到底,還要講究個面子。可是,也不能從頭到尾愛面子到底,一旦突破了某一條線,他就徹底撕破臉皮。

這樣一來,卻讓他更加丟臉,更加名聲掃地。

……

近十萬飛騎,這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場面。

十萬飛騎,鋪在空中,縱橫數百里。這次,是真正的遮天蔽日,在海面上,形成一道巨大的黑影,快朝西部艦隊移動。

西部艦隊的旗艦上,所有人面色鐵青。

祝青主,終於還是出動十萬空軍了。

望著天空可怕的一幕,整個西部艦隊士兵的面孔上,徹底絕望。

十萬空軍在空中的陰影,讓人看一眼,就幾乎失去了所有反抗的力量。西部,已經失去了魔鷲軍團了。

決定西部命運的時刻,到了!

宋春華緩緩從艙房出來,它的肩膀之上,站著一隻美麗的火鳳凰,大概一尺大校

「去吧,小妖……」宋春華道。

小妖凰吻了一口宋春華的臉,然後如同紅色閃電一般,猛地飛了出去。

中州方向,猛地一驚。

沒有想到,陽頂天竟然還有殺手,竟然出了一隻火鳳凰。

「嘎吱……」妖凰振翅上空,出一聲名叫。

不過,中州旗艦上,頓時轟然大校

因為這嬌聲,太稚嫩了,如同小雞一般。

而且,這個火鳳凰也太小了,勉強不到一尺,做寵物還勉強,用來戰鬥,還是養個幾百年再說吧。

頓時,中州旗艦上的所有人,望向這隻火鳳凰充滿了貪婪目光。

這種能量寵物,尤其是火鳳凰,是極度珍貴,極度難得的。

而閃電一般的金雕軍團看到這隻不到一尺的火鳳凰,更是完全不屑,目光兇狠猙獰,要上前將它徹底撕碎。

小妖凰依舊叫了幾聲,不過還是不威風,聲音還是嫩嫩的。

小東西大怒,飛到熊熊燃燒的百里烈火上風,忽然俯衝而下。

「哈哈哈哈……這小鳳凰,想不通,自殺了……」中州旗艦上,忽然有人笑道。

瞬間,小妖凰就消失在幾十里的烈焰之中,再也沒有出現。

中州旗艦上,更加哄然大笑。

「陽頂天,你的寵物鳥自殺了,你也自殺吧1鷹巢城主大笑道。

「嗷……」忽然,一陣驚天的咆哮。

然後,上百里熊熊燃燒的烈火,竟然飛快地消失,彷彿被瘋狂地吞噬。

猛然間,一隻百米巨大的魔火妖凰,衝天而起,

……

註:第二更六千一百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兩千多。又是雙倍月票,拜求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