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九三:斬馬謖!大殺器!大決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也沒有想到那一層。 「宗主如此寬容厚恩,叫我何以為報礙…」寇若海繼續拍馬。 「嗯。那你就放心地去吧……」祝青主道。 寇若海這才反應過來,這,這,這是什麼個意思啊?宗主的話,怎麼...

聽到仇萬劫建議明日進行決戰,陽頂天稍稍陷入沉默,然後道:「還是那句話,中州有一萬多艘艦船,我們絕對不能陷入圍困了,也不能被纏住,否則一萬艘運兵船上的晶石強弩,也可以摧毀我們。所以,我們不能被勝利沖昏頭腦,要隨機應變。」

「而且,敵人還有十萬飛騎軍團。」宋春華道:「今日一戰,祝青主出於面子沒有出動,可是涉及到中州艦隊生死存亡的時候,面子也就顧及不了這麼許多了。」

陽頂天道:「而且我堅信,明日的戰局一定會有變化,如果還是以今天的局面去計劃明日的戰鬥,一定會吃大虧的。」

接著,陽頂天道:「而且今天不管是潛艇,還是炮艦,都激戰了近一天,需要調整和休息。明日白天,如出意外,依舊以蠶食和騷擾戰為主,最大限度一點一點消滅中州的軍艦。」

「是1眾人道。

陽頂天道:「不過我估計,明日怎麼打,由不得我們了。」

……

凌晨時分,祝青主船上,飛出了幾隻黑鳥,朝中州方向飛去。

天亮之後,海戰的第二天到來。

所有人都以為,祝青主會怒衝冠,將所有軍艦,還有海軍一同壓上,將西部大軍,消滅得乾乾淨淨。

但是,祝青主的艙房打開以後,他只傳出來一句命令:「暫時休戰不出,等候命令1

頓時,所有的領嘴上沒有說,但是目光開始變得奇怪起來。

祝青主竟然命令休戰,難道,這是怕了陽頂天了?

這也太荒謬了,昨日儘管損失巨大,傷筋動骨。但是中州手中,可足足還有一萬多艘艦船。還有八百萬大軍埃

你竟然嚇得不敢出戰了,中州的領內心頓時覺得窩囊,對祝青主也不由得懷疑和動搖起來。

中州艦隊這邊閉守不出休戰了,西部艦隊那邊,可就得勢不饒人。

那五十艘晶石快炮艦又衝出來,這次跑到中州艦隊的左翼進行騷擾戰,打算繼續複製昨日的戰局。

但是毫無疑問。對方已經不會給你機會了。

晶石炮艦剛剛靠近中州艦隊左翼三十里內,立刻便有幾百隻金雕軍團猛地騰空而去,很快就飛到炮艦隊的上空。

雖然還沒有俯衝而下,但是每一個金雕武士,目光都充滿了刻骨的仇恨,隨時準備俯衝而下。

中州艦隊終於出動金雕軍團了。

不過。他們依舊遮遮掩掩,沒有讓金雕軍團動進攻,只是進行恫嚇。

毫無疑問,昨日的戰敗,讓中州艦隊徹底激怒,已經隱隱有種撕破臉皮的感覺了。

陽頂天果斷給炮艦隊下達撤退命令。

在無比的不甘中,五十艘晶石炮艦撤回了西軍艦隊中。

祝紅雪內心不甘。一拳砸在圍欄上,如果魔鷲軍團不走,哪裡輪得到中州的金雕軍團囂張埃

一千多魔鷲軍團,完全可以視中州的空軍如同土雞瓦狗。

「派小隊的潛艇,前去偷襲。」陽頂天下令道:「不要靠近中州艦隊十里之內,不要求多少戰果,目的在於騷擾。總之,不能給所有人一種停戰對峙的感覺。」

「是1仇萬劫道。

頓時。八個小隊,一共八十幾艘潛艇,在水底朝中州艦隊的左右翼撲去。

……

兩個時辰后!

西軍的潛艇小隊,便已經到達中州艦隊的左右邊緣嗎,距離十幾里,開始瞄準。

陽頂天的命令,以騷擾為主。不要求大規模殲滅。

所以,潛艇小隊,便分散得很開,基本上各個小隊。各自為戰。基本上,這又是騷擾,又算是練兵了。主要是打擊敵軍勢力,給人一種中州艦隊,被壓著打的感覺。

各艘潛艇來到中州艦隊邊緣后,隔著十幾里,就開始瞄準。

確定完全瞄準后。

「嗖嗖嗖嗖嗖……」開始射魚雷。

四顆魚雷,先後射出。

緊接著,又開始第二次快瞄準。

接著,又射出第二波魚雷。

然後,就不再看有沒有擊中,直接全下潛,然後靜靜地潛伏在海底,一動不動。

「轟……」

忽然,海面上猛地爆出一團巨大的火球,整艘船猛地被撕裂,徹底粉身碎骨。

所有人又知道,西部見鬼的潛艇,又來了。

頓時,整個中州艦隊,全部動起來,全方位戒備,無數的水鬼跳下海底。

許多船底下裝著晶石強弩的快艦,立刻沖了出去,開始搜捕潛艇。

「轟……」

緊接著,又一聲巨大的爆炸。

但是,距離前一個爆炸點,不知道有多遠。

於是,又有晶石快艦朝那個地方衝去,無數的水鬼,又朝那個方向跳下海底。

就這樣,西部艦隊,開始了沒完沒了的騷擾戰。

一艘潛艇射兩撥魚雷之後,不管有沒有打中,立刻下沉到海底一動不動,等確定安全之後,立刻移動,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再又射出兩撥魚雷。

總之,絕不戀戰,絕不停留。

而且近一百艘艦隊,分散得非常開。

整個中州艦隊的左右兩翼,幾百里範圍內,全部都有潛艇的身影。

頓時,中州艦隊完全是疲於奔命。那裡擊沉了一艘后,所有的晶石快艦就朝那邊衝過去,這裡擊沉之後,就朝這邊衝過去。

上萬個水鬼,紛紛下海。

可是,海洋那麼大,潛艇打完之後,立刻沉入到海底。那些水鬼想要在茫茫大海尋找潛艇,完全是大海撈針。

頓時,整個中州艦隊完全要瘋了。

這種卑鄙的偷襲戰術,完全是要折磨死人埃打完就躲,打完就跑。

戰果不大,打了幾個時辰,擊沉的軍艦隻有二十來艘。但是,那種被壓著打的感覺,太憋屈了。那種只能被動挨打。不能還擊的感覺,太憋屈了。

可是潛艇小隊,卻處於極奮之中。這種感覺,實在太妙了。昨日的潛艇戰,他們沒有參加,正在輪休,正覺得惋惜不已。

而今日讓他們塞們正覺得不爽,誰知道。這種偷襲,更加刺激。儘管戰果不大,但是遊離在敵人附近的感覺,那種危險伴隨機遇的感覺,太爽了。

中州大軍。也真是太悲慘了。

如果放在地球,你潛艇部隊敢這麼做,那完全是找死。巨大的反潛力量,分分鐘教你怎麼做人。

可是在混沌世界,反潛力量完全為零了,還要靠水棺去找潛艇。

反潛基本上靠腿,那還反個屁埃

此時。中州艦隊幾乎所有人腦子都有一個念頭。

以後,一定一定要找到克制潛艇的辦法,否則這仗沒法打了。所有人心中都開始埋怨祝青主,西部軍隊有所謂的潛艇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已經得到情報了,可是你都做些什麼啊,在大戰之前將潛艇批得一文不值,完全沒有在意。

如今。這些潛艇,都要把中州八百萬大軍打吐血了。

……

這種局面,陽頂天也真是沒有想到的。

在地球時代,大規模正面作戰的時候,潛艇揮的餘地是很小的。

更多時候,潛艇更像是一個孤行者,一個暗中的偷襲者。偷偷在海底。跟隨目標千里,然後給予致命一擊,立刻逃竄。

而在混沌大6,想要在茫茫大海中。讓幾艘潛艇去伏擊敵艦?根本就不可能,先混沌大6的潛艇基本上是瞎子,一路航行幾千里到戰場,是在水面上航行的。而且,在沒有聲納情形下,想要現敵艦,也是做夢。

所以,整個畫面和地球完全相反了。

潛艇部隊,竟然用於大規模正面作戰起來了。在反潛為零的情形下,潛艇竟然肆無忌憚。

這種情形下,陽頂天只能感嘆一句,經驗主義,害死人啊!

……

就這樣,整整一個白天!

西部艦隊的潛艇小隊,四處出擊,瘋狂偷襲。

戰果不大,擊沉了不到五十艘軍艦。

基本上,十波攻擊,能有一波命中都算了不起的了。

但是,對於中州艦隊的士氣打擊,完全是致命的。

現在中州艦隊,依舊無比龐大。但是之前趾高氣揚,囂張無兩的氣勢,已經完全不見了。一個個恨不得把腦袋夾在脖子裡面。

運兵船上的士兵幾乎咬碎了牙齒,這真他媽見鬼的大海。人多狗屁用都沒有,可恨不是6地,否則直接衝過去,八百萬大軍,一人一口口水,都把西部區區十來萬大軍給淹了。

之前,中州大軍所有人都在嘲笑西部艦隊。你他媽區區十萬人,還來跟我海上決戰,真是搞笑啊,真是找死埃你還真是螞蟻伸腿,要絆倒大象埃

結果現在兩天過去了。

西部艦隊的人,一個個趾高氣揚,囂張無兩。而中州大軍,一個個垂頭喪氣。兩軍之間不足二百里的海域,彷彿天塹一般,怎麼都過不去。

「祝宗主也真他媽蠢,想那麼多幹嘛,要是我直接一萬多艘艦船衝過去,壓也把西部那群狗雜種壓死了。上面的人都是豬,就是我來指揮,也不會敗得那麼慘埃」士兵們紛紛私下埋怨。

話糙理不糙,還真是如此。如果什麼都不管,閉著眼睛直接讓一萬多艘艦船衝過去,都不會敗這麼慘,結局都會好上許多。

可是上面的人不啊,要玩得花埃結果好了,硬生生被人按在海里揍,三千多艘軍艦,就剩一千艘了,不,還不到一千艘,今天白天又讓人幹了幾十艘。

……

就這樣,讓中州大軍憋屈得要吐血的一天過去了。

這一百艘潛艇小隊,打完了魚雷,心滿意足回去了。

本以為,晚上該消停了吧。我中州大軍也不準備偷襲你啊,也不準備夜戰了。

足足兩三個時辰后,都沒有動靜。中州大軍以為,晚上能睡個好覺。

於是,大部分人開始眯上眼睛,進入夢想。被折磨了兩天兩夜的神經。終於可以得到緩解了。

「轟轟轟轟……」

接連好幾聲巨響,然後海面上又爆了好幾朵火球,又有幾艘軍艦粉身碎骨了。

「我操,我操,我操操操……」

幾乎八百萬中州大軍,同時異口同聲,破口大罵。

又來偷襲。你他媽還有完沒完啊,陽頂天,我操你娘。

接下來的夜晚,又是沒完沒了的偷襲。

不,這次更囂張了,來偷襲的潛艇更他媽多了。

所以。過一會兒,就一個爆炸響,就爆出一團火球。

在夜晚,這種巨響,這種火球更加刺眼。

「陽頂天,我他媽跟拼了……」終於,有些中州士兵實在忍不住了。拿著一把劍,直接跳下海要游過去,和陽頂天拚命。

結果,還沒游出一千米,全身所有的鬥志就消耗得乾乾淨淨。在海里游泳,太他媽累人了。然後,休息了好一會兒,才有力氣游回去。

奇怪的是。祝青主對整個囂張的偷襲,全無反映。

因為在夜裡,西部潛艇部隊,越來越效忠,距離中州大軍,越來越近,戰果也越來越大。而且。已經不分運兵船和軍艦了,看到了目標,就直接消滅。只不過,運兵船有很多都是帆船。沒有晶石能量陣,夜裡所以想要瞄準也不可能。

就這樣,在中州大軍極度痛苦之下。

潛艇的偷襲,又持續了整整一夜。

所有的中州大軍,完全沒法睡覺。而且在晚上,連一點點反擊的餘地都沒有。

就這樣,一開始每一團火球暴起的時候,還有人數這是第幾艘,接下來連數都沒人數了,幾乎麻木了。

就這樣,第三天又過去了。

兩隻艦隊,儘管都沒有動。但是卻被洋流推動了好幾十里,所以中州大軍非但沒有前進,反而還後退了幾十里。

天亮后,望著稀稀疏疏的軍艦。

所有人才現,原來昨天晚上被擊沉的軍艦那麼多。

白天一整天,才擊沉了不到五十艘。

這一晚上,竟然被擊沉了一百多艘。

如今,中州艦隊竟然只有區區七八百艘軍艦了,數量上竟然還不如對手了。

……

天一亮,中州勢力的領完全沒法再忍了,紛紛來到祝青主的旗艦,開始逼宮。

要麼出動十萬飛騎,要麼退兵!

沒錯,有人連退兵都提出來了。

當然,這緊緊只是脅迫祝青主的一個理由而已,怎麼可能退兵?這時候要是退兵,那中州就他媽亡了。

聲勢滔天,八百萬大軍討伐西部。來的時候,何等的壯觀,何等的風光。

如今,西部大6看都沒有看到,航程勉強過半,你他媽給我退兵。那從今以後,中州這些勢力也不要見人了。

所以,幾百名中州勢力領逼宮祝青主,只有一件事情,出動十萬空軍,把狗日陽頂天的西部艦隊,全部消滅得乾乾淨淨。

出動十萬空軍,對於祝青主來說,就意味著失敗,面子丟得乾乾淨淨。

但是對於中州勢力的領來說,卻是勝利,反正丟的是你祝青主的面子,又不是我的面子。

就在此時,忽然一隻黑鳥,飛進了祝青主的艙房之內。

一刻鐘后,渾身黑色紋金袍的祝青主,緩緩走出了艙房。

面孔,無比地威壓,完全不怒而威,渾身上下,釋放出讓人無法呼吸的力量氣常

這個時候眾人才記起來,祝青主不但是這八百萬大軍的最高統帥,而且還是玄天宗之主,高等大宗師。

中州海軍統帥見此,立刻跪在祝青主面前,痛哭流涕道:「宗主,前幾日之敗,都是我的罪過。我戰術出錯,指揮失常,所以才導致一敗再敗,和宗主的英明完全無關。請宗主給予責罰,給八百萬大軍一個交代1

這海軍統帥雖然不是玄天宗的,是厲波城主,二十七派之一,算是中州最懂海軍的一個人。因為厲波城四面環海,在一個島嶼之上。也幾乎算是玄天宗的衛星門派。是祝青主的嫡系和心腹。

任何時候,都不忘記為主子背黑鍋,不忘記為主子挽回尊嚴。

「寇若海,你很好,很好……」祝青主輕輕撫摸了海軍統帥的頭頂。

頓時,寇若海幸福得要暈了過去,心中得意暗道:「嘿嘿。丟面子怕什麼,得到好處才是真的。我為主子背黑鍋,主子給我地和錢。」

頓時,寇若海哭得更加厲害,拚命磕頭道:「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若不是我戰術大錯。計劃大錯,指揮大錯,又怎麼可能有今日之敗,宗主你責罰我吧,責罰我吧……」

寇若海痛哭流涕。

祝青主淡淡道:「你真的很好,放心吧,你的妻子我會養。你的兒子,我也會視如己出1

「多謝宗主,多謝宗主……」寇若海本能地磕頭感恩,緊接著他一愕:「宗主的話,好像,好像有什麼不對礙…」

不過,他也沒有想到那一層。

「宗主如此寬容厚恩,叫我何以為報礙…」寇若海繼續拍馬。

「嗯。那你就放心地去吧……」祝青主道。

寇若海這才反應過來,這,這,這是什麼個意思啊?宗主的話,怎麼聽起來,那麼嚇人呢?

緊接著,祝青主提著寇若海的脖子。來到甲板之上。

對著幾百萬大軍道:「前幾日,我中州海軍大挫,都是海軍統帥寇若海無能。雖然我待他如同心腹手足,但是為了大局。不得不大義滅親。從今往後,我親自指揮中州海軍,定能力挽乾坤1

「我命令,海軍統帥寇若海昏庸無能,妒忌賢良,致使中州海軍大損,特將他斬示眾1祝青主大聲喝道。

寇若海頓時完全明白了,不敢置信抬起頭望著祝青主。

「祝青主,我**……」寇若海大聲喊出,可惜他的聲音不出來了。

在幾百萬雙眼睛中。

猛地一劍斬下,他的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中州領,驚愕莫名,脖子涼,兔死狗悲。

而中州大軍,勉強士氣稍有起伏。祝青主親自指揮海軍,或許會有不同的結果,畢竟祝青主可是天下聞名。

就在此時,從南邊海域,一艘大船,劈波斬浪,飛快北上。

這艘船很大,目測有四五千噸,但是度非常非常快,竟然達到大幾十公里每小時。沒有任何風帆,依舊是採用晶石動力。而且,船上沒有任何旗幟,甲板上也沒有一個人。

甚至,這艘船的形狀和其他船都不一樣,無比漂亮的流線形,比此時海面上的其他船隻,都要漂亮。而且,船身都包著一層厚厚的鐵甲。

祝青主望著這艘船,冷冷笑道:「陽頂天,你的末日到了1

身邊人頓時驚訝,只有區區一艘船,雖然看起來很厲害,但是也改變不了什麼局面吧,何談陽頂天的末日到了?難不成這船上,全部是天兵天將不成?可是,船上看不到一個人埃

……

而西部艦隊那邊,也看到了這艘船。

此時,仇萬劫稟報道:「宗主,二百艘偷襲的潛艇,已經全部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出,請您下令1

陽頂天望著那艘大船的身影,內心湧起一陣奇怪的情緒。

儘管這船上沒有任何旗幟,但是陽頂天隱隱感覺到,這艘船不是靈鷲宗,就是雲天閣的。

祝青主昨日一天一夜都關在艙房沒有出來,任由挨打不還手,等著的就是這艘船。祝青主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這艘船上了。

那麼,這艘船裡面,究竟是什麼?

「宗主。」仇萬劫道:「偷襲潛艇部隊,已經就緒,請您下令。」

陽頂天擺擺手道:「不用了,偷襲計劃取消。」

「為何?」仇萬劫道:「我們的潛艇部隊已經很嫻熟了,偷襲基本上沒什麼危險了。只要再偷襲一天一夜,中州的艦隊基本上就要崩潰了。」

「不用了,因為大決戰,馬上就要爆了。」陽頂天淡淡道:「所有軍艦,全部就位。後方的救援船隻,全後撤。所有軍士,全部就位,準備決戰1

「是1所有人斷喝。

頓時,整個西部海軍,所有人前部就位戰鬥崗位。所有軍艦,取消輪休。

一百艘炮艦,二百艘晶石強弩艦,五百多艘潛艇,全部進入戰鬥位置,隨時準備決戰。

……

那艘奇怪的軍艦,很快融入中州海軍的中央。

一個時辰后,祝青主下令。

「所有軍艦,全體出動,決戰1

頓時,剩下的七百百艘中州軍艦,還有那艘特殊的軍艦,全朝西部艦隊衝刺。

決戰,開啟!

……

註:第二更六千一百字送上,拜求支持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