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九二:華麗表演!全艦覆滅!(1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而中州艦隊上見到這一幕,幾乎都肝顫了。 這,這他媽打得什麼東西埃是商量好的吧,直接把炸彈按在自己的軍艦上炸的吧。要不然,哪有這麼巧啊,同時爆炸幾百個火球,然後同時一二百艘軍艦同時沉默。<...

在沒有聲納探測器的時候,潛艇幾乎是瞎子。

而西部世界的潛艇,更是瞎子中的瞎子,所以每次要射魚雷的時候,需要潛艇上浮,然後伸出一個長長的管子通過晶石望鏡進行視力瞄準。

甚至在射擊的時候,還提出了另外一個更誇張的瞄準方式。

那就是用烈日晶石強光在水下照射瞄準,一旦照射到目標后,就會出現一道紅光。

這已經有些現代槍支的激光瞄準器味道了。可惜,還沒有成型,這次海戰還用不上。

總之,人的智慧是無窮的。包括陽頂天提出的粗糙陀螺儀,也被製造出來了。只不過,這次還不能進入實戰,還無法裝入魚雷,還有很多難題沒有解決。

但總之,陽頂天現在粗糙的潛艇,在夜晚的時候,更是絕對的瞎子。

而特殊晶石望鏡瞄準到敵艦水下晶石能量陣的時候,竟然會出現一道耀眼的紅斑。這絕對是意外之喜,這也使得西部的瞎子潛艇,在夜間參戰成為可能。

不過,茫茫大海實在是太大了,至少敵艦的初始範圍,是需要空中給予指示的,否則茫茫大海尋找晶石能量陣的紅斑,絕對是大海撈針。

現在陽頂天算是明白了,目前混沌世界所謂海戰,其實完全還是6戰的風格。兩軍對峙,排兵布陣,然後各陣列出擊。

西軍艦隊在空中飛騎很快就偵測到中州的一千多艘軍艦再次從左右兩翼出,從後方包抄西部艦隊。

然後,數百個武玄級以上高手,立刻潛入水底,敲擊能量鍾。

之所以潛入水底敲擊,就是為了隱蔽。

在途中潛伏的潛艇部隊立刻收到了信號,他們潛伏的位置,基本上是提前預算過的,大概是中州艦隊最有可能經過海域。

此時信號傳來。他們的潛伏位置雖然不是非常精確,但是也緊緊只相差了十幾里而已。

左右兩支潛艇部隊,立刻朝著指定方位潛行而去。偷偷摸摸,而又度飛快。

至於偷偷摸摸,基本上就是一種形容詞了。因為陽頂天的潛艇基本上沒有噪音一說,因為是晶石動力,基本上在動力上不會出噪音。這潛艇就算放在地球上也絕對算是低噪音的。更何況混沌世界沒有聲納,沒有任何偵測工具,所以就算在潛艇裡面大喊大叫也沒有問題。

在潛艇高巡航下,很快就到達了指定位置。

然後,這些潛艇開始大膽地上浮,開始在晶石望鏡中搜尋敵艦晶石能量陣帶來的特殊紅斑。

此時。其實中州艦隊距離潛艇潛伏部隊,僅僅只有不到十里。

但畢竟也夜間,就算潛艇上浮到一定位置了,但基本上視野還是黑漆漆的一團。唯一的辦法,就是搜尋敵艦船底的晶石能量陣。

說來,敵艦的晶石能量陣絕對是相當多的。

因為每一艘軍艦有一個巨大的晶石能量陣,作為軍艦的主要動力。另外。在水下還還布置了十來具中型晶石強弩。所以,能量陣產生紅斑的面積是相當大的。

所以潛艇部隊僅僅搜尋了幾分鐘后,就開始6續現了紅斑,現了紅斑就意味著現了敵艦。

說來,這個時候的潛艇戰絕對是非常非常低級的。因為協同指揮都做不到,因為潛艇之間根本無法聯繫。

說完全無法聯繫倒也不是,距離較近的幾艘潛艇,還是可以互相聯繫的。聯繫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也是水下能量鍾,還有一種是光芒晶石陣。

前者是小型能量鍾,大概只有周圍十來艘潛艇可以聽到這種能量鍾。

後者就是把光芒晶石陣鑲嵌在潛艇的四面,確保從哪個方向都可以看到光芒晶石陣出的光芒。然後,用光芒閃耀,出特定的信號。

所以西州的潛艇部隊,基本上是十艘到十五艘一小隊。在小隊之間。還是有指揮和協同作戰的。但是在往上,就要完全聽從水面上的指揮了。所以基本上,水下基本上各個小隊的各自為戰了,很難協同的。

而且。這是晚上,潛艇雖然依舊可以放出亮光浮標,但是為了隱蔽,這場伏擊戰,水面基本上不參與指揮,把整個戰鬥權力,全部交給水下潛艇的自由揮。

所以,就出現了以下詭異的一幕。

這些潛艇紛紛鎖定了目標之後,隨時都可以射魚雷了。

這次沒有人會出攻擊信號,第一聲爆炸,就是自動的開戰信號。

也就是說,無倫誰射第一枚魚雷,都是開戰信號。

可是見鬼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射魚雷。

當然不是憐憫,而是想要尋找更好的條件。

於是,這群王八蛋潛艇,竟然都不開火,死死追逐自己的目標,不要命地靠近,靠近,靠近。

接下來,這些潛艇就會現,原來有戰友和自己鎖定了同一個目標。所以,這個時候就會有一艘潛艇退出,回去搜索下一個目標。

這群王八蛋白天打得太過癮了,晚上竟然想要來一個更過癮的。

不過這樣一來,可把水面上的人急壞了。

陽頂天的旗艦內,所有的高層都開始焦急擔心起來。

怎麼第一聲爆炸還沒有響起啊?怎麼還沒有開火啊?這不可能啊,按道理說,潛艇早就已經靠近敵艦隊了啊,最晚最晚一刻鐘前就該開火了。

「是不是夜裡,真的現不了目標埃」祝紅雪忍不住問道。

「按說不會啊,敵艦目標太大了,不難現埃」仇萬劫道。

「會不會是敵人已經有水下武器,對我們的潛艇部隊出攻擊了?」祝紅雪擔心道。

「不可能的,就算我們的潛艇部隊遭到攻擊,也一定會有響動。」宋春華道:「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

「按說一刻鐘前就該開火了,現在還沒有開火,是不是沒有接到命令,所以誰也不敢開火?」仇萬劫道。

陽頂天搖頭道:「這不可能的,白天的殺戮將潛艇部隊的心氣全提起來了。我們之前說把水下戰鬥權力,全部交給他們自主進行的時候。他們眼中不是膽怯,是振奮。」

「那,那這是怎麼回事啊,真是急死個人了。」仇萬劫道。

陽頂天道:「或許,或許是這群膽大包天敵人,覺得位置還不夠好,要一擊致命。所以一直調整,一直跟隨……」

「這,這也太膽大包天了吧……」仇萬劫道:「他們,他們之前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水手而已埃」

「就是因為他們之前是卑微的水手,上不了檯面,現在有了讓他們揮的舞台。而且在封閉的水下空間,誰都會變得瘋狂的,他們憋著氣,咬著牙,要把最輝煌的戰果帶給我們。」陽頂天道。

而此時中州旗艦內接到了兩翼艦隊的信號,說已經快到西軍艦隊的兩側百里了。

中州旗艦內頓時大聲歡呼,這意味著在夜裡對方的炮艦和潛艇。絕對是瞎了,根本無法阻擋中州兩翼艦隊一千多艘的包抄。

一旦完成包抄,漸漸壓上去,然後用天文數字的晶石強弩射擊。

瞬間,就可以用最輝煌,最壯觀的場面,徹底摧毀整個西部艦隊。只有這樣,才能挽回顏面。

「哈哈。陽頂天這個挑梁小丑的潛艇和炮艦,果然是上不了檯面的小把戲,一道晚上就徹底廢了……」祝青主大笑道。

當然,這不是他的心裡話,但是他必須這樣說。

「是啊,明天天亮的時候,就是西部艦隊全軍覆滅的時刻了。」中州海軍的領大笑道。

「為宗主喝……」

「為宗主喝……」

頓時。所有領舉杯大喝。

「轟……」忽然,海面上猛地一聲巨響。

頓時,眾人面色一變,祝青主手中的杯子微微一顫。

然後。所有人飛快衝了出去。

頓時只見到東北海域百里位置,一個火球騰空而起。

中州所有領的面孔,頓時變得無比難看,一下子幾乎屏住了呼吸。

不過好一會兒過去之後,什麼都沒有生,沒有任何爆炸,沒有任何異動。

中州的海軍統帥道:「諸位不必擔心,這是個意外,完全是個意外1

眾人放心下來,紛紛應和。

但是,他的話音剛剛落下。

「轟轟轟轟……」

「轟轟轟轟轟……」

幾乎是同時,幾百個火球,猛地騰空而起。

幾百聲爆炸巨響,同時響起。

剛才的那第一聲巨響,真的彷彿一個信號一般。

一旦開始,就真的徹底停不下來了。

接下來,整個海面,徹底沸騰了。

在夜幕中,這種畫面更加壯觀。

幾千媚爆炸,產生的焰火,真是無以倫比的震撼。

每一朵煙火的爆,就代表著一艘軍艦的毀滅。

這次的海戰畫面,可比白天的潛艇戰華麗得多了。

潛艇內的那群禽獸,足足追逐了半個多小時,還對目標挑挑揀揀,甚至喪心病狂地追逐目標到四五里之內。

其實,他們還想再忍忍的,恨不得平均每個人三艘全部分配好了,再開火。

但是不開火不行了,因為算距離,敵人的兩翼艦隊已經快要和西部艦隊平行了,到時候別弄得敵我不分了。

所以,不得不開火了。

於是,有一艘潛艇終於忍不住了。

奶奶的,老子都已經幾乎貼著這艘軍艦了,距離只有三四里了。平常讓你瞄準都算了不起了,這會兒我直接瞄準軍艦的大菊花,也就是最大的晶石能量陣了。還不讓老子射,實在忍不住了。

老子不管了。

於是,這艘潛艇猛地射出了四枚魚雷。然後,看都沒有看,直接就瞄準了下一艘,那目標他早就盯好了。

而第一聲巨響后。

幾乎所有潛艇部隊都鬆了一口氣,總算他媽開火了,老子已經擺了好幾種姿態瞄準了,從菊花到屁股,到小腹。到胸口,能瞄準都瞄準了。

而且,最佳的戰鬥環境和時間,根本就沒有極限的。所以,第一聲巨響后,所有潛艇完全忍不住了。

「嗖嗖嗖嗖嗖……」

所有的潛艇,都將射管內的魚雷。全部射了出去。

射出去之後,根本看都不看,奶奶的,這麼近的距離,瞄了小半個時辰了,要還打不中。直接抹脖子算了。

射出第一波魚雷之後,立刻飛快移動方向,瞄準下一個目標,早就看中好大一會了,再晚一點動手,絕對被其他畜生給搶了。

於是,就出現了上面華麗的一幕。

這次魚雷的命中率。真是高到嚇人埃

幾乎射出之後,八成直接命中菊花啊,瞬間讓這些軍艦失去動力,然後從尾部直接撕開,洶湧的海水直接灌入進去。

其實,想要摧毀敵人還有更好的地方,直接朝敵艦的腹心射過去,保證直接從中間撕裂。運氣好的還能直接將軍艦拋上空中,粉身碎骨,殺傷無數。

但是宗主說過了,盡量毀船,但是少殺人,所以射菊花是最好的方式。

所以第一波攻擊直接摧毀了二百所艘軍艦,有八成是菊花被爆。

……

第一波。幾百艘船瞬間爆炸,瞬間被摧毀。

這個戰果,活生生把中州艦隊,也把西部艦隊都嚇壞了。

這。這些禽獸打出了一場什麼戰埃白天那麼好的光線,第一波也就勉強擊沉了二三十艘埃

到了晚上,你第一波就給我擊中了二百來艘。

二百多焰火,同時爆開。

「萬歲……」整個西部艦隊,大聲狂呼。

「我日……」罵出這句話的,是炮艦隊的。白天,他們太風光了,五十艘擊沉了敵人二百來艘,真自我感覺良好呢。

結果晚上,潛艇部隊,第一波直接就擊沉了這麼多。這,這他媽不是打臉嗎?

「靠,要不是宗主暫時把重心放在這些破鐵罐子上,哪有他們威風埃」一個炮艦指揮官酸溜溜道:「等著吧,宗主說了,以後海軍,還是要以炮艦為主,要造上百門火炮的巨型軍艦,到時候我們風光的日子就來了,那些潛艇水鬼,就在我們屁股吃灰吧。」

「對,對,先讓他們得意一陣,以後還是我們的世界。」眾人紛紛道。

……

而中州艦隊上見到這一幕,幾乎都肝顫了。

這,這他媽打得什麼東西埃是商量好的吧,直接把炸彈按在自己的軍艦上炸的吧。要不然,哪有這麼巧啊,同時爆炸幾百個火球,然後同時一二百艘軍艦同時沉默。

但是,這僅僅只是開始。

接下來,潛艇的瘋狂表演就開始了。

射擊完第一波后,各艘潛艇立刻瞄準早就看好的第二個目標,然後立刻射了出去。

這次,能夠射中菊花當然更好,但是射不中也不要緊,船腹面積更大。而且,射完之後就不能不理了。

射完之後,立刻將魚雷注入射管,這個時候前面的魚雷還沒有到達目標,還沒有爆炸。他們再次瞄準這個目標,從其他方位,再次射攻擊。

第一波爆炸之後。

足足安靜了好幾分鐘,讓人以為戰鬥都要停止的時候。

第二波爆炸,再次響起。

黑暗的海面上,再次爆了華麗的焰火表演。

不過,這次就沒有那麼整齊了,也沒有那麼多了。

命中率,直接下降了一半。

但是,也絕對驚人了,上百艘軍艦直接被擊中。

而且,第二波攻擊也殘忍得多。很多直接從中間,直接撕裂,船上的士兵瞬間粉身碎骨,被拋向空中。

而且,有些軍艦被擊中之後沒有沉默,很快第二輪,第三輪魚雷,緊隨而至,徹徹底底,粉身碎骨。

第三波,第四波之後。

海上的大戰,終於不再整齊了。

完全陷入了混亂,爆炸此起彼伏。中州艦隊,也不是一波一波的沉沒了,也沒有幾百個焰火同時綻放了。基本上是到處都在爆炸。到處都在沉默。

一艘接著一艘。

在白天,軍艦下面的水鬼還能射晶石強弩破壞魚雷。到晚上,他們也徹底成為瞎子,完全是閉著眼睛亂射,這下能射中,真是有鬼了。

而且在夜裡,中州的兩翼艦隊被襲擊之後。比白天更加狼狽,完全亂成一團。

所有的船隻,紛紛四下奔逃。

但是在地面上,一旦敵人開始潰退奔跑,想要擊中殲滅就很困難。

可是這是海上,大型軍艦是很笨重的。一旦開始四下奔逃。唯一的結果是,所有船都擁堵在一起,誰也動不了。

於是,西部軍隊的潛艇部隊就爽了。

完全密密麻麻擠在一堆啊,一射,一個準埃

那酸爽,根本停不下來埃

接下來。甚至有的潛艇已經製造出了一次魚雷,擊沉兩艘軍艦的奇了。

誰也救不了夜戰的中州兩翼艦隊一千多艘軍艦了!

……

在旗艦上,祝青主見到一般的軍艦都已經熊熊燃燒的時候,就知道這場大戰結束了。

白天,還有二三百艘逃回來,這次註定全軍覆沒了。

不用看了,這次全軍覆沒了,敗得比白天更慘!

「宗主。要不要,派金雕軍團?」海軍統帥顫聲道:「去,去把兩翼艦隊救回來?」

「怎麼救?讓金雕軍團把那些軍艦抬回來,還是鑽入水裡把中州的潛艇給消滅了?」祝青主淡淡道。

中州海軍統帥顫抖無語,喃喃自語道:「潛艇在晚上不是更看不見的嘛?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此時,見到所有領望向祝青主的目光變得有些古怪,海軍統帥立刻忠心拜下道:「宗主。這場大敗都是我的責任,請您嚴懲1

主辱臣死,這個時候作為海軍統帥,他當然要為祝青主分憂。

祝青主淡淡望了他一眼。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面孔蒼白,返回到艙房之內。

……

海戰仍舊在繼續,但是爆炸聲越來越稀疏,爆炸的火球越來越少。

因為,中州兩翼艦隊越來越少了。

夜裡軍艦的逃跑,變得更加困難。中州的艦隊,完全無法阻擋一艘一艘沉沒的命運。

中州艦隊已經不看了,士氣完全低到了極致。

而西部艦隊,完全看得興高采烈。

哪怕場面沒有剛才那麼大了,只能看著一艘一艘的沉沒了。可是,肉少那也是菜不是。

於是,整整幾個時辰,海面之上的歡呼從來沒有停止。

「宗主萬歲,宗主萬歲……」

這場開戰,雖然開局非常整齊華麗。

但是,到後面依舊變得無比的漫長,尤其最後的一百所艘逃艦。三百艘潛艇足足花了一兩個時辰追殺,最後依舊被逃回了二三十艘。

三百艘潛艇部隊,已經恨不得直接沖入中州大軍了。

後來,西軍艦隊不得不敲響撤退的信號。

整個夜戰,從入夜開始,足足持續了四個時辰左右,一直到凌晨才徹底結束。

中州艦隊一共出動一千三百艘進行夜間包抄,最終只逃回了幾十艘,完全稱得上全軍覆沒。

毫無疑問,這次絕對算是傷筋動骨了。

中州艦隊有一萬多艘艦船,但是大部分都是運兵船。真正的戰鬥軍艦,只有三千五百艘左右,一個白天加上一個晚上,直接被擊沉了兩千五百艘。

中州艦隊剩下的軍艦,勉強只有一千艘了。

竟然和西部艦隊成為了平局,當然艦隻數字是平局,但是論噸位,還是三四倍於西部艦隊。

但是,西部艦隊有潛艇和炮艦,都沒有受到太大損失,而且還有殺手火油桶沒有出戰。

所以,這一戰竟然出現了陽頂天沒有想過的局面。

竟然,竟然莫名其妙地,憑著火炮艦和潛艇,就幾乎可以將中州艦隊全部殲滅。

可是,陽頂天本來只是想要練兵啊,根本沒有想過要什麼大的戰果埃

……

整個海面上,密密麻麻都是人。

儘管這次海戰,中州艦隊死了很多很多人。

但是依舊有幾萬人,此時在海面上撲騰,抱著破碎的船板。

他們拚命望著遠方的中州艦隊,希望他們能夠來救走自己。

可是,中州艦隊一片沉寂,沒有任何反應。

於是,這些傷兵,漸漸絕望,等待死亡的到來。

這個時候,忽然空中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啼叫。

然後,幾千隻飛騎從西部艦隊飛出,飛到他們的頭頂,然後一爪抓住一個,騰空而起,然後朝西部艦隊後方飛去。

那裡,足足有大幾千艘各類的簡陋船隻,密密麻麻在那裡。

飛行獸將這些士兵放在這些船上,然後立刻便有人上來照顧,包紮傷口,送上吃食。

中州的傷兵,獃獃地望著一切,任由西部士兵給自己包紮傷口,上藥,任由他們往自己嘴裡灌入滾熱的食物。

頓時,不但他們的身體漸漸熱,他們的內心,也漸漸熱起。

然後,淚水洶湧而出。

沒有想到,自己被擊敗之後,在海上抱著木頭等著中州大軍等待祝青主來救自己。

等了幾個時辰,自己人沒有來救,在自己絕望等死的時候,陽頂天的人反而來救走了自己。

再看這密密麻麻的各類帆船,誰都知道,陽頂天出動這些船隻,就是為了救人用的。

整個西部,出戰的船,只有幾百艘。但是用來救人的船,卻足足幾千艘。

沒有任何人來洗腦,沒有任何人來說西部有多正義,陽頂天宗主有多麼偉大。

而這些中州的傷兵頓時嚎啕大哭。

……

戰鬥,已經徹底結束了。所有的潛艇,都已經返航。

但是西部艦隊的所有人,依舊無比的興奮。

所有的士兵,完全是被軍官用棍棒揍到床上去睡覺。

西部艦隊的旗艦中,依舊燈火通明。

「宗主,我建議,明日便動總攻。」神兵山莊兼西部艦隊統帥道。

「明日?」宋春華道:「有把握嗎?」

「有把握,敵軍雖然還有一萬多艘艦船,但是真正的軍艦,只有一千艘左右了。運兵船度緩慢,只有少量的晶石強弩,作戰能力非常一般,只要殲滅中州的一千艘軍艦,那一萬艘運兵船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能如同魚肉一般被屠宰1仇萬劫大聲震道:「明日決戰,一定能將中州艦隊,一舉殲滅1

……

註:第一更66oo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