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九一:炮艦大戰!再次大勝!(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們的主力艦隊衝上去,投擲火油彈?」宋春華道。 陽頂天搖頭道:「不行。」 然後,陽頂天朝眾人道:「諸位,這場海戰。我有絕對制勝的把握。所以這場海戰,勝利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目的,反而是...

然後不管是中州艦隊祝青主,還是西部艦隊陽頂天等人,都徹底震駭望著這一切。

看著中州艦隊的兩翼,飛快地消失在海面上。

第一戰這樣的結果,真是鬼都想不到啊!

尤其是陽頂天,他對潛艇戰根本就不抱太大的希望。

而祝青主,也根本沒有把潛艇太放在心上,結果硬生生照造成了如今這個戰果。

看來,某種事情到了一定大的量級之後,就算泄密了,也很難有巨大的變化埃

就如同祝青主已經知道了潛艇戰術,結果第一戰依舊一敗塗地。

就這樣,中州的兩翼艦隊,倉皇的撤退,然後被潛艇生生咬上,一艘一艘地擊沉。

一開始,整個海面到處都是爆炸,到處都是火球,到處都是艦船的粉身碎骨。

到後面,倖存的艦隊越來越稀疏,越來越稀疏。

到最後,索性十幾艘潛艇圍著一艘艦船打。

所以,到後面爆炸已經不太密集了。但是場面,卻更加震撼慘烈了。

十幾艘潛艇,圍著一艘軍艦打。

那種畫面,實在太美,而不忍心看。

十幾枚魚雷,擊中目標后,幾乎瞬間,將整艘軍艦粉身碎骨,連沉沒的畫面都看不到了。

……

半個時辰后。

兩軍的初戰,結束!

中州兩翼艦隊一千來艘,只有不到兩成,倉皇回到大陣之中。

西部的潛艇不對殺紅了眼,竟然直接要衝入中州大軍的陣中去。

陽頂天和仇萬劫趕緊下令暫時撤退回到陣中。

要知道,中州大軍陣中,可是還有一萬多艘船啊,船底下可都有晶石強弩的。要是靠近了中軍,那密密麻麻的晶石強弩射過來,可不保證直接把潛艇的外殼給射穿了。

面對如此戰況。整個中州寂靜無聲!

祝青主的旗艦上,中州各個勢力的領幾乎都在,所有人面面相窺,所有人都面孔青。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是這個結果啊,原本想著。自己幾十保肯定輕而易舉,直接碾壓過去。

誰曾想到。兩翼不對還沒有完成包抄,一千艘兩翼艦隊,幾乎就被打得全軍覆沒了。而且,連敵人在哪裡都沒有看到,這也打得太窩囊,太慘烈了。

而且聽說這個潛艇。完全是陽頂天構思出來的,包括這個魚雷,還有炸藥,火炮,都是陽頂天一個人設計出來的。

頓時,陽頂天這個人的形象,在中州諸多勢力的領心中。頓時變得神秘而又可怕起來。

之前大家要選擇站隊的時候,所有人都毫不猶豫站在祝青主這一邊。

陽頂天和祝青主兩個人,要選一邊站,腦子不進水的都知道該怎麼站。所以秦萬仇,仇萬劫和宋逍,站在陽頂天一方,在中州勢力眼中,不是被逼無奈。就是腦子進水。

如今看來,還真有那麼一點道理埃

這陽頂天,還真是有些邪。

中州各勢力領心中,不由得有些搖擺。當然,也僅僅只是稍稍搖擺而已。

對於這場大戰的最終勝利,他們還是不怎麼懷疑的。中州大軍儘管失去了大幾百艘軍艦,但是完全沒有傷筋動骨。依舊幾十倍於西部。

見到眾人士氣低落,祝青主忽然哈哈大笑道:「陽頂天這小子,有兩下子埃不過,正因為有兩下子。打起來才過癮啊,要不然一下子就被踩死了,有什麼意思?」

眾人勉強笑著應和。

祝青主接著道:「那麼對於陽頂天的潛艇,大家有什麼看法?怎麼破?」

頓時,眾人紛紛獻策!

但是,都很難徹底奏效。

最後有人出注意說,乾脆直接用武尊級強者下水,將這些潛艇全部擊毀。

這個法子一出,所有人靜寂無聲。

這個法子有用嗎?有很大用處,因為中州大軍這邊武尊級以上強者,數不勝數。真要潛入水中去摧毀潛艇,還是很容易的。

但是這涉及到一個原則。

那就是,大軍對打的時候,高等武者不會出面。

這個儘管不是明面上的規則,但幾乎所有人都會遵守。除非是和邪魔道的滅世大戰,那麼高手會傾巢而出。

而其他戰爭,都是軍隊打軍隊,武者打武者,是非常涇渭分明的。

如果一旦出現大規模武尊去破壞潛艇。

那就肯定會出現一個局面,西部大軍的武尊級,宗師級高手,紛紛出動。在海底,將這些中州武尊殺得乾乾淨淨。

接下來,中州的宗師和大宗師,就會紛紛出動。

那麼,中州和西部的頂尖高手,就會提前進行對決了。那個時候,就徹底不死不休了。

所以,雙方都在避免這個場面的生,都非常有默契。

派幾百個武尊級高手去毀掉西部的潛艇,這也不現實。

這樣一來,那就真心麻煩了埃

中州大軍的領們對陽頂天的潛艇部隊,竟然無計可施了。

祝青主緩緩閉上眼睛,嘆息道:「如此一來,便沒有法子了嗎?我們的一萬多艘艦船,竟然活生生被這幾百艘鐵殼子給唬住了嗎?」

此時,有一人忽然道:「倒有一個法子1

「說1祝青主道。

「夜戰1這人道:「這些潛艇在水下,聽說每次攻擊的時候,都要上浮,看準了目標再進行瞄準射。所以我們等晚上進行野戰,天黑之後,再派出幾百艘軍艦,分散隊形,對西部艦隊,進行包圍1

「只要西軍被合圍,就徹底休也。」這人道。

祝青主閉上眼睛,緩緩道:「有理1

此時,距離天黑還有三個多時辰,中州艦隊開始準備,動用體形最小,度最快的戰船,進行夜戰包抄。

現在他們也現了,原來戰船並不是越快越好埃

……

中州艦隊停下來。組成了防禦陣形,如同犬牙交錯。

「宗主,中州大軍被我們打怕了,已經暫時停戰了。」仇萬劫道:「我們要不要乘勝追擊?」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搖頭道:「不行,敵人的艦船實在太多了,一萬多艘。密密麻麻。如果有魔鷲軍團,進行空襲是最好的局面。但是我們已經沒有魔鷲軍團了。」

「要不然,我們的主力艦隊衝上去,投擲火油彈?」宋春華道。

陽頂天搖頭道:「不行。」

然後,陽頂天朝眾人道:「諸位,這場海戰。我有絕對制勝的把握。所以這場海戰,勝利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目的,反而是練兵。我們未來海軍的主力有兩個,一個是潛艇,一個是火炮。尤其火炮,是絕對的主力。」

陽頂天接著道:「這次我們的火炮軍艦為何不能成為主力?那是因為我們船太少了。而且度不夠快,船不夠大。所以無法形成火力壓制,所以不得不放棄火炮戰術。但是,可以這麼說,火炮軍艦,是我們未來最大的方向。」

陽頂天說得絕對沒有錯。用晶石強弩投擲火油桶是不錯,能夠投出好幾十里。可是,那個準度。就無比離譜了。不是每一場海戰都像這次這樣,中州艦隊密密麻麻,排成一堆跟你打的。

而且現在中州艦隊再密集,也分佈在幾百海域上,每一艘船間隔也至少上百米。所以看上去秘籍,真要投擲火油桶,那個命中率是相當相當低的。

如果陽頂天現在有大型火炮艦船。不用多,幾百艘就可以將中州艦隊徹底包圍,然後完全壓著打。

可惜,陽頂天現在根本就沒有專門的炮艦。完全是臨時改裝的,炮台也非常簡易,而且一艘軍艦上根本放不了幾門。

「敵人,應該是要夜戰。」仇萬劫忽然道:「我們的潛艇,要瞄準敵艦的時候,需要上浮瞧准目標,再進行瞄準射擊。一旦夜戰,水下更黑,潛艇部隊原本就幾乎是盲人,現在徹底成為瞎子。」

仇萬劫言語一落,所有人紛紛肯定。

祝青主暫時停戰,應該是準備夜晚包抄,讓潛艇部隊成為瞎子。

此時,參加會議的還有幾個潛艇的艦長,因為他們剛剛參加完戰鬥不久,最有言權。

聽到要夜戰,一名潛艇指揮官忽然笑道:「夜戰,再好不過了。說來絕對是意外的驚喜,我們用能量晶石製造的水地遠望鏡,看到敵人船底下的晶石強弩,竟然是紅彤彤的一團,非常明顯。越是黑暗,就越是明顯。所以,夜戰瞄準,更不成問題。如果祝青主要派出艦隊夜戰,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眾人一聽大喜,仇萬劫道:「果真如此?」

「果真如此。」潛艇指揮官道:「剛才的海戰,到了後面非常混亂,水下到處都是屍體和碎片,根本就無法瞄準,我們無意中看到,晶石強弩在遠望鏡裡面竟然是一片通紅,所以就瞄得更准了,三四里內,幾乎一打一個中1

仇萬劫大喜道:「那正好,潛艇部隊,補充完畢后,立刻紉經過的地方埋伏起來。我們這次讓祝青主的艦隊,有來無回,把他打得更痛1

「是1幾名潛艇艦長道。

「還有兩個多時辰天黑,這段時間,我們難道什麼都不幹嗎?」宋春華忽然道。

陽頂天道:「我們的火炮快船,最快度,有多快?」

「一個時辰,二百八十里。」宋春華道:「不過,那些船很小,只能放四五門火炮。」

「總共多少艘?」陽頂天問道:「四五十艘1

「派出去,騷擾中州艦隊,也讓火炮艦船練練兵。」陽頂天道:「記住,遊離著打,敵人一追就立刻跑,不要進入中州艦隊晶石強弩的射擊範圍,遠遠的打,至少隔十幾二十里,火炮打不準不要緊,就是為了練習。」

宋春華道:「可是,敵人飛騎一旦出動,就很麻煩。」

「派大規模的飛騎前去空中護航,離得遠遠的。不要太近。」陽頂天道:「我斷定,這種小規模偷襲,祝青主一定不願意出動主力空軍的。他的金雕軍團,一定要留著致命一擊。這場大戰,他們以為必贏,所以一定會打出氣勢。所以現在出動十萬空軍,對他們來說勝之不武。祝青主肯定不會這麼做。」

「是1宋春華道。

……

一刻鐘后。

五十艘晶石炮艦接到命令,立刻出,朝中州艦隊,快衝去。

從空中望去,五十艘晶石快艦,真的如同一根針一般。要刺入中州艦隊這個龐然大物。

中州大軍,祝青主旗艦。

「啟稟宗主,西部陽頂天賊軍,出動艦隊朝我右側攻擊。」一命武者進入稟報。

「多少船?」祝青主問道。

「大概五十艘。」武者道。

「大船,小船?」祝青主道。

「小船。」武者道。

祝青主頓時皺起眉頭,覺得噁心。

陽頂天這個王八蛋,純粹是派五十艘小船來噁心人埃

「別太理會。一旦靠近我艦隊,立刻派出二百艘軍艦,進行殲滅。」祝青主道。

「是1

……

陽頂天的五十艘炮艦,度飛快,緊緊兩刻鐘,便靠近到中州艦隊右側二三十里。

見到區區幾十艘小船也敢來挑釁,中州艦隊噁心壞了,立刻萬箭齊。

幾百艘軍艦上的晶石強弩。猛地射。

氣勢上是好看,不過晶石強弩完全靠射的物理能量,二十裡外且不說能不能射中,就算射中了也沒什麼用處。

「嗖嗖嗖嗖……」幾千支巨大弩箭,猛地射出。

九成五,全部落空。

剩下半成,射中了陽頂天的炮艦。

但是二十裡外射中。只在炮艦上留下一個淺坑,連扎都扎不進去。

「開炮……」騷擾炮艦隊的指揮官猛地下令。

「轟轟轟轟……」頓時,五十艘炮艦上的幾百門火炮,全部射。

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幾百枚炮彈,猛地飛出。

頓時,無數人眼睛盯著這些呼嘯而來的炮彈。

中州艦隊船上的人,甚至覺得無比緊張。

「砰砰砰砰砰……」

很快,炮彈就飛完了二十幾里,狠狠砸落。

然後……

幾乎九成九都沒打中!

這個距離,火炮在海上的精準度,比晶石強弩還要感人埃

晶石強弩,好歹還有半成擊中了。

這火炮,九成九落空埃直接落入海里,聽到一聲撲通響。

「轟轟轟轟……」

然後,猛地爆炸,掀起一陣陣波浪。

沒錯,西部艦隊的火炮是特製的,射之後,一旦落水,就會爆炸,免得徹底廢了。

「嘩啦啦啦……」

中州艦隊的右側,絕大部分一點事都沒有,免費看了一個大水花。

倒霉的,炮彈在船邊爆炸,直接濺了一頭的水。

然後,整個中州艦隊,哈哈大笑。

陽頂天這邊,幾乎無語。

這也真是倒霉催的啊,這麼密集的艦隊,幾百門火炮,竟然一門沒中,這也真是邪門啊,亂碰也能中幾枚埃

最離譜的是,有一枚炮彈,竟然偏出了十幾里,攏共就二十幾里距離埃

後來,炮艦上的人現了,整個炮彈,集體向右偏了好遠,所以一枚都沒打中。

祝青主等人看到這一幕,頓時哈哈大笑,中州所有領,也都哈哈大笑。

「這火炮,放在地面上還行,放在海上,那真是瞎胡鬧埃」有人笑道。

頓時,眾人點頭稱是。

……

火炮艦隊頓時躁得面紅耳赤,咬著牙調整了角度。

「放1

一聲令下,幾百門火炮,再次猛地射而出。

中州大軍望著飛來的幾百枚炮彈,已經完全不當一回事了,紛紛仰頭,等著看免費的煙火表演。

然後,其中有些人驚恐地現,這些炮彈怎麼越來越近了啊,眼看就要砸到頭頂了埃

「晶弩射,射……」

然後,艦船上亂成一團。

頓時。船上的晶石強弩,紛紛對空中射,試圖直接擊中炮彈。

可是,炮彈太快,太小,晶石強弩若能擊中,那完全那是狗屎運了。

「砰1炮彈狠狠砸入軍艦內。

「轟……」然後。猛烈地爆炸。

瞬間,炮彈周圍十幾米內,全部血肉橫飛,軍艦猛地被炸出一個大孔。

「轟轟轟轟……」

儘管,這次命中率,也只有半成。但是幾十枚炮彈擊中。也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中州艦隊十幾艘軍艦被擊中,其中兩艘,直接被擊沉,剩下十來艘,要麼重傷,要麼輕傷。

祝青主等人面色猛地一變,怒聲道:「晶石強弩。回擊1

頓時,二三百艘的晶石強弩,紛紛射。

而五十艘火炮艦船,也紛紛開炮。

雙方在海面上,頓時進行了互射。

不得不說,晶石強弩的命中率要高得多。

「嗖嗖嗖嗖……」

「轟轟轟轟……」

雙方的命中率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最後,晶石強弩的命中率竟然穩定在近三成左右。而火炮命中率,穩定在一成半左右。

可是,晶石強弩完全靠物理動力,強弩之末,不能穿縞。命中率高沒用,殺傷力太小了。

而火炮不一樣,一旦命中。直接爆炸。至少帶走幾十條性命,幾枚炮彈,就直接擊沉一艘艦船。

「嗖嗖嗖嗖嗖……」

「轟轟轟轟……」

雙方互射,一輪又一輪。

足足射了三十幾輪后。

中州艦隊驚駭地現。自己右翼的軍艦,竟然被擊沉了三十九艘,重傷了七八艘,輕傷一百艘。

而西部艦隊,幾乎每一艘船都被插得密密麻麻的。可是,硬生生沒有沉一艘,也就是死了十幾個人而已。

這戰果,太懸殊了。

中州艦隊旗艦內的領們,面色頓時一片蒼白。

這,這還只是五十艘,如果西部炮艦再大一些,每艘船幾十門火炮,然後幾百艘軍艦。

那,那這場仗還打個屁埃

「宗主,出動金雕軍團吧,保證一刻鐘,就將這些狗屁炮艦,消滅得乾乾淨淨。」鷹巢城主道。

祝青主搖頭冷笑道:「陽頂天出動區區幾十艘小船,就讓我出動王牌,那就算贏了,也是恥辱。」

然後,祝青主道:「下令最快的晶石快艦,裝滿晶石強弩,去追擊敵人的炮艦。」

「是1

……

一刻鐘后,中州艦隊的一百多艘晶石快船,快衝出,朝西軍的五十艘炮艦衝殺而去。

就這一刻鐘內,西部艦隊的炮艦殺得正過癮,甚至膽大包天的他們,已經靠近中州艦隊右側十幾里了,準度大大增高,就這一刻鐘,又擊沉了二十來艘,正打得熱血沸騰呢。

此時,見到中州艦隊忽然上百艘晶石快船衝出。

「撤退1晶石炮艦隊的指揮官也不戀戰,直接下令撤退。

中州艦隊的一百艘快船當然緊追不捨,一邊追,一邊射晶石弩箭。

而西部的火炮快艦,也飛快逃跑,一邊跑,一邊開炮。

這樣一來,雙方的命中率,都幾乎為零埃

於是,接下來海面上出現了非常精彩的一幕。

一百艘船拚命追,五十艘船拚命地逃。

不過,西軍的炮艦隊已經不是單純的逃跑了,他們開始組成隊形,而且不再盲目亂射,而是幾百門火炮對準十來艘敵艦射。而且,始終和敵人拉開十五里距離。

這下一來,局面又邊了。

幾百門火炮,對著十來艘軍艦打,命中率就算再慘,也能擊中了。

於是,中州的快艦就慘痛起來了。

一艘接著一艘被擊沉。

而西部艦隊的那支見鬼的炮艦隊,打完就跑,永遠和你離著十幾里。

晶石強弩是能擊中它們,但是沒用,十幾里射中了,也就跟撓痒痒一樣。

而火炮擊中了你,那就不同了。中州派出的也是小船,被擊中一枚炮彈,整艘船基本上就報廢了。

這樣一來。場面上看,中州快艦隊很彪悍,壓著人打。

可是,越打越少,越打越少。

最後,離開大本營上百里的時候,他們驚恐地現。自己只剩下一半了。

祝青主那邊,幾乎要看得吐血了,見到一百艘快船,只剩下不到一半,立刻令撤退。

結果這一撤退不要緊,那不要臉的西軍炮艦隊竟然還追上來了。然後更加不要臉地幾百門火炮,對著幾艘船打。

於是,中州快艦隊一邊逃跑,一邊沉默。

幾十里后,又被擊沉了十幾艘,頓時只剩下二十幾艘了。

中州快艦隊怒了,剩下的二十幾艘不跑了。瘋狂地撲上來,要和西軍炮艦隊同歸於荊

可是,他媽的這群不要臉的炮艦隊,又開始轉身逃跑了。

王八蛋,王八蛋!

中州快艦隊幾乎要瘋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埃我只有二十幾艘了,還不到你一半了,你他媽還跑。

總之。西軍炮艦隊,永遠維持和敵人十五里距離,永遠用幾百門火炮瞄準幾艘敵艦。

就這樣,悲壯不甘的中州快艦隊,繼續一搜一搜的沉默。

最後剩下十來艘的時候。

西軍炮艦隊忽然不跑了,直接在海上排成陣形,等著那十艘敵艦靠近。

靠近。靠近,靠近。

敵艦靠近十里內的時候。

五十艘炮艦,瘋狂地齊射。

「轟轟轟轟……」

頓時,海上硝煙不斷。火光迷茫。

一刻鐘后,這十艘中州快艦隊,全部沉默。

至此,中州派出的快艦一百艘,經過近五個小時的激戰後,全軍覆沒。

五十艘炮艦隊,如同刺蝟一般,插著滿滿的弩箭,返回到大陣之中。

第一戰,中州艦隊輸得很慘,近千艘軍艦被擊沉。

第二站,完全是小打小鬧的騷擾,結果用五十艘炮艦,邊打邊跑的無賴戰術,活生生擊沉了中州艦隊二百艘。

西部艦隊,頓時歡呼一片,如同英雄一般,迎接五十艘炮艦凱旋歸來。

而中州艦隊內,士氣幾乎低落到極點。

真他媽窩囊啊,自己一萬多艘軍艦,完全被對方几百艘軍艦壓著打埃

一整個白天,活生生被擊沉了一千多艘,儘管沒有傷筋動骨,可是真他媽窩囊埃

有些人甚至在暗中責怪祝青主,明明有近十萬飛騎,明明有金雕軍團,卻不用。

明明有三四千艘軍艦,直接壓上去打就是了,偏偏不。

硬要場面好看,要贏得光彩,結果被人揍得灰頭土臉的。

……

中州大軍旗艦內。

祝青主渾身鐵青,氣得渾身的血都要湧出來了。

這一戰,打得真他媽窩囊埃

他此時真有一種衝動,直接派出十萬飛騎,一下子將西部艦隊徹底撕碎。

可是這樣做的話,他的一世英名,真的就徹底完了。

如果一開始祝青主就這樣做,消滅了西部艦隊,那還稱得上是氣吞萬里如虎,沒有把西部艦隊當一回事。

可是現在你連敗兩場這麼做,人家只會說你無能。

你海軍幾十被勾蠆揮,還要靠十萬空軍,真是比豬還要豬埃

祝青主承受不了這樣的輿論壓力。

所以,接下來這一戰,一定要贏,如果贏不了,那士氣完全會低落到極點。

「放心吧宗主,晚上的夜戰,我們一定能贏。」旁邊的海軍領道:「西部的殺手,已經完全用完了。潛艇晚上沒法瞄準,火炮晚上更沒法瞄準。今天晚上這一戰,我們贏定了。只要將他們徹底包圍,我們的艦隊可以輕而易舉將他們碾碎1

「嗯。」祝青主道:「能不用飛騎軍團,盡量不要用,我真丟不起這個人。」

「是1海軍領道:「夜戰派出多少軍艦為好?」

「一千三百艘,務必將陽頂天這個跳樑小丑的艦隊完全包圍。」祝青主道。

「是1

半個時辰后。

在夜幕中,中州艦隊的一千三百艘軍艦,朝著兩翼,趁著夜色,偷偷朝陽頂天艦隊包抄而去。

而西軍的潛艇部隊,已經全部補充完魚雷,在海面下,靜靜埋伏,等待獵物進入。

……

註:第二更七千二百字送上,拜求支持。明天,不會這麼晚的,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