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九:人生巔峰!大海戰!(2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寧無鳴算什麼東西?一個弒兄霸嫂的私生子加走狗而已,憑什麼也人五人六的和我平起平坐? 所以祝青主對於陽頂天非但不恨,反而恨不得送上一個大大的牌匾,上面寫著:感謝你的愚蠢。 他是要感謝陽頂...

今日,毫無疑問是祝青主的這輩子最輝煌的時刻,是屬於他的巔峰時刻!

中州八百萬大軍,進入其掌中!

祝青主經歷了太多太多,尋常事情很難讓他心中湧起波瀾了。

這一輩子他之前最輝煌的是什麼,毫無疑問是他擊敗了所有對手,成為玄天宗之主的時刻。

但是比起今日,登位宗主的那輝煌了,彷彿就顯得太小了。

玄天宗的仙山雖高,眼界雖闊,但哪比得上這幾萬海洋,寬闊無邊?

玄天宗位列天下三宗,尊貴無比。但畢竟只有一島之地,哪裡有執掌中州十萬里來得爽快?

此時祝青主對陽頂天一點都不恨,儘管他殺了自己的兒子祝紅離。但是兒子嗎?他祝青主有的是。

他對陽頂天的幼稚和愚蠢,甚至心中感激。

之前對於秦七七和寧無鳴進攻雲霄城,染指中州,他就已經心痛無比了。

寧無鳴是誰?一個私生子而已,邪魔太子厲冥的一個走狗而已,有什麼資格執掌西部?

秦七七是誰?一個潛伏者,奴婢而已?有什麼資格縱橫天下?

所以儘管祝青主對寧無鳴和秦七七禮遇有加,但是內心卻極其不屑。在他心中,陽頂天儘管出身草根,但是也比秦七七寧無鳴這種人高貴出許多。

再怎麼說,陽頂天根正苗紅!人家是東方涅滅唯一的嫡傳弟子,是西門無涯唯一的繼承人。

你秦七七算什麼狗東西?說好聽是義女,說難聽一點,一介賤奴而已。

你寧無鳴算什麼東西?一個弒兄霸嫂的私生子加走狗而已,憑什麼也人五人六的和我平起平坐?

所以祝青主對於陽頂天非但不恨,反而恨不得送上一個大大的牌匾,上面寫著:感謝你的愚蠢。

他是要感謝陽頂天,若沒有陽頂天,他怎麼能夠插手西部。怎麼能夠將西部三萬里全部掌握在手呢?

年輕人,幼稚愚蠢,最可愛了。

如果陽頂天不是那麼愚蠢,他又怎麼能夠踩著陽頂天的頭頂踏上宇內巔峰之位呢?

其實,陽頂天成全祝青主的不僅僅是西部,還有中州!

一直以來,在中州祝青主雖然如同皇帝一般。但他畢竟是宇內高人。要講究吃相埃

所以呢,雖然身份至高無上。但是要說整個中州幾百個勢力都聽他的,那也不見得。雲天閣和地裂城,就是兩個巨大的刺頭。

甚至,中州三片大6的幾十個大勢力,也對祝青主有些陽奉陰違。平常對你恭恭敬敬。恨不得跪下來舔你的鞋底。但是一旦要讓出兵,出錢,出力氣。一個個就陽奉陰違了。

如果不是陽頂天直接另立天道盟中央,直接犯了最高大忌,給了祝青主至高無上的理由。

他也無法將整個中州的力量全部掌握在手中。

陽頂天分裂天道盟,誰不出兵,誰就是同罪!那就不要怪我祝青主趁機清洗了。

於是。祝青主左手屠刀,右手大義。中州所有勢力,乖乖傾盡所有,討伐西部。

所以陽頂天不但讓祝青主得到了西部,還讓他完全掌握了中州。如此一來,對於陽頂天這人,祝青主怎能不謝?怎能不愛?

不過,謝得越恨。下手越毒!

這一戰還沒有開始,但是勝利的果實早就分好了。

陽頂天廢棄武功,廢掉氣海,斬斷四肢,然後全世界地遊街,從西部游到中州,然後再到東洲。

陽頂天的幾個女人中。西門焰焰是不能動的,要送給厲冥。

秦嬌嬌和秦夢離,要給寧無鳴。

因為,陽頂天睡了武莫織。寧無鳴恨不得十倍還之。可惜陽頂天沒有十個女人。

至於祝青主?這個世界上有兩個讓他垂涎的女人,一個是東方涅滅的妻子,一個是西門無涯的妻子。

他祝青主年紀大了,對年輕小姑娘興趣不大了。他最愛的,就是那種忠貞而又高貴的美麗婦,嫁過人的最好。

那種成熟貴婦的味道,又豈是年輕人所能了解的?

人人都說陽頂天和西門夫人楊佩佩有一腿,但祝青主是不信的。在拜訪雲霄城的時候,祝青主老辣的眼神一眼就看出,西門夫人和陽頂天清清白白。

這就好啊!他祝青主對給陽頂天戴綠帽子沒什麼興趣,但是對給西門無涯戴綠帽子,卻非常感興趣。陽頂天,畢竟是晚輩啊,你給人家戴綠帽子,那就是為老不尊,那就是扒灰,那就是丟了身份。

可惜啊,東方涅滅的妻子還動不得埃因為,她還有一個不能得罪的女兒,可惜,可惜了!

「陽頂天,你這是何苦來由啊?你年紀輕輕,就已經晉級宗師,天下最美麗的攏共不過十個,你睡了一大半,剩下一小半,也在你的床榻之邊。如此神仙的日子不過,偏偏要選擇最難最蠢的路,害怕自己生不如死,身敗名裂,害得自己的女人,日日被人凌辱……」祝青主輕輕排在寶座的黃金扶手,輕輕搖頭嘆息道:「傻啊,傻礙…」

緊接著,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傻子,自己的兒子祝紅雪。

「唉,也傻礙…」祝青主無聲嘆息一聲。

對於這個兒子,他可謂又心痛,又驕傲。

「我就當……沒有生過這個兒子吧!為了大業,沒兩三個兒子,也……也值了1

「宗主,所有大軍,已經全部集結完畢,您要誓師了1外面,有人低聲道。

……

中州的八百萬大軍,一萬多艘艦船,足足花了幾天幾夜,才全部從6地到海面上。

一萬多艘艦船,鋪在海面上,縱橫幾百里。

密密麻麻,黑黑壓壓的艦隊,彷彿要將整個大海都截斷!

所有人,都在海面上,包括十萬空軍。都乖乖伏在船上。

唯獨祝青主一人,高高在上,漂浮空中!

望著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艦隊,祝青主內心感慨萬千!

這是前所未有的偉業。

中州大軍幾百萬大軍,傾巢而出!如此巨大場面,已經數百年未見。

這是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這是一股足夠將整個西部撕碎的力量。

中州所有勢力的主人。甚至東洲所有勢力的主人,幾乎都在他的腳下。

哪怕陽頂天的宗門陰陽宗,也派遣使者來到碼頭壯行。

天道盟所有的勢力成員,全部伏在他的腳下。

包括最桀驁不馴的雲天閣,也被他滔天的力量嚇壞,雲采林親臨。

更加桀驁不馴的地裂城。也派出了大長老,跪在地上壯行。

當然,為了保證天道盟總部的正義性。就算西部世界,也有代表參加討伐誓師大會。

西北秦城在中州的代表,原本是秦萬仇的弟弟,被秦萬仇趕出了西部。正好被祝青主扶起來,成為了新的西北秦城之主。這個西北秦城只能算是流亡勢力。

不僅僅是西北秦城,還有天下會,甚至雲霄城也有人才加了討伐陽頂天的誓師大會。

那麼這個流亡的雲霄城主是誰呢?西門無涯的義子,前雲霄城內務總管,西門懼!

這次討伐西部,流亡雲霄城,也派出數千士兵。

所以,此時的祝青主可謂是天下英雄。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

比起陽頂天,中州的誓師大禮,也壯大了不止十倍。

海邊的廣場上,足足聚集了十幾萬人。

天道盟所有勢力,全部都在其中。中州所有諸侯,全部都在其中。

這裡每一個人,望向祝青主的目光。都充滿了必勝的決心。

這場滔天大戰中,所有人都選擇了站隊。除了西部世界之外,所有人都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站在祝青主一方。

因為傻子都看得出來。陽頂天根本就沒有任何一點點贏的希望!

此時的陽頂天,跳得越高,死得越慘!

……

宣讀壯行詞的代表,祝青主竟然選擇了雲天閣主雲采林。

雲采林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吳幽冥的態度。吳幽冥讓雲天閣努力融入中州,這樣才會足夠的安全,擁有足夠的主動權。

可是,雲采林卻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這個壯行詞的人。

她十分不願,在眾目睽睽之下,卻不敢拒絕。

祭拜雙日雙月,祭拜混沌大6,祭拜天道盟列祖列宗之後。

雲采林站在高台之上,在煙霧繚繞中,在萬眾矚目中,緩緩念道:

「逆賊陽頂天,滔天大罪,罄竹難書!

其第一大罪,假冒陰陽宗主傳人,狼子野心。

其第二大罪,陰謀篡奪雲霄城主,排除異己,殺戮楊氏。

其第三大罪,玷辱,謀害陰陽宗繼承人東方冰凌,喪心病狂。

其第四大罪,屠戮白雲城,殺盡葉氏滿門。可憐葉氏,正義之門,天下名望,正道擎主,世代英雄,在逆賊陽頂天手中,就此斷絕。

其第五大罪,jian陰岳母,倫亂綱常!

……

其第九十九大罪,分裂天道盟,挑起戰亂,罪大惡極。

如此惡賊,天厭之,地惡之。

雙月雙日,漫天雷霆,恨不得將其粉身碎骨。

其父母得知此人之罪,恨不得在生其之日,將其千刀萬剮,毀之將其降生於世!

如今,惡賊陽頂天奴役西部,整個西部億兆無辜民眾,水生火熱,生不如死。正仰望東方,對我中州王師,翹以待,如望父母。

陽頂天之罪,罪大惡極。

陽頂天之惡,惡大滔天。

今日,祝宗主統帥千萬王師,西進苦悲之地,解救億兆生靈,正是替天行道。

惡賊陽頂天,跳樑小丑,必將死無葬身之地1

……

整篇壯行文,足足數千字,雲采林足足念了半個時辰。

將陽頂天列出了九十九項大罪,讓他完全成為上古世界以來,卑鄙無恥,猥瑣好色,貪婪狠毒,下賤虛偽之第一人。

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陽頂天會讓仇萬劫殺祝紅離納投名狀,祝青主也會讓雲采林念討伐詞做投名狀的。

如果陽頂天聽到這個討伐詞,一定會嘆為觀止的。

三國演義中,十八路諸侯討伐董卓,罪名也沒有陽頂天那麼大,那麼多吧。

這篇討伐檄文,和中國古代是沒法比的,但是在混沌世界,也算是第一大手筆了。

最後,祝青主沒有走向高台,而是依舊高高在上,漂浮空中,緩緩道:「我千萬王師,十倍於陽頂天逆賊。西部民眾,仰望王師。正所謂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我手中。陽頂天賊眾,在我手中如同土雞瓦狗,不堪一擊。我下軍令狀,三月之內,踏平西部,凱旋歸來。新年之際,將賊子陽頂天押至中州,遊街示眾,以慶新年1

這是祝青主人生的巔峰!

這是他這一生最得意的時刻,就彷彿赤壁之戰前的曹操。

只不過,祝青主的文學修養是遠遠比不上曹操的,所以也沒法橫槊賦詩。

兩人激昂慷慨,目空天下的心情是一模一樣的。

只不過,曹操留下了一流傳千古的《短歌行》。

而祝青主內心雄渾壯闊,只想化成一句話:陽頂天,我才操你岳母了!

「出1隨著祝青主的一聲令下。

一萬多艘艦船,浩浩蕩蕩,無邊無際,氣吞天下,朝西邊而去!

……

兩支大軍!

一支十幾萬人,一支八百多萬。

一支幾百艘艦船,一支一萬多艘艦船。

但是,雙方誰也沒有避讓,誰也沒有在幾萬里的海洋上捉迷藏,直接沿著那條最直的航線前進。

如果在高空俯視,就可以看得見。

兩支軍隊,幾乎在一條直線上。

每一天,都在不斷的靠近,靠近,靠近。

一萬三千里。

一萬里。

八千里。

五千里。

三千里。

一千里!

十天十夜之後!

兩支大軍,第一次見到了對方!

陽頂天原本還算壯觀的海軍,頓時變成了螞蟻一般弱校

從空中望下,中州的海軍,鋪天蓋地,彷彿可以席捲整個西部,更別說區區西部海軍,如同小蟲面對巨獸一般,隨時可以一口吞噬。

陽頂天漂浮在高空中,看著前面海域前所未有的巨大場面,看著前所未有的龐大艦隊。

沒有任何躲避,沒有任何畏懼,陽頂天淡淡下令道:「衝上去1

然後,陽頂天這支弱小不堪,不足幾十分的艦隊,直接沖了過去。

瞬間,如同火星撞擊地球一般!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