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八:認主!出戰!欲使人滅亡!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貨,跳得越高,死得越快1 「海神保佑,海神保佑,掀起一個滔天巨浪。將陽頂天和一眾走狗,全部吞噬,讓這群人死無葬身之地1 「中州的王師,趕緊來西部吧,把陽頂天這種小丑,全部斬盡殺絕,還我...

這隻鳳凰所過之處,所有火焰,全部熄滅,所有火焰,全部組成它身體的一部分。

頓時,在場眾人,徹底震撼。

陽頂天和宋春華,也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因禍得福嗎?

祝青主派遣宗師級強者偷襲羅浮城,毀掉了上千萬斤火油。如果不是有上古巨獸梟梟,那就等於毀掉了西部唯一勝利的希望。

可是,這熊熊的烈焰,驚天的火焰能量,不但沒有摧毀妖凰的卵,反而直接讓它孵化了。

然後,陽頂天驚駭地看到,這隻魔火妖凰,剛剛孵化出來,就已經有幾十米巨大。而且,因為到處都是火焰,所以它飛過之後,吞噬火焰,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最後,整個羅浮城所有的火焰,全部被吞噬。而這隻魔火妖凰,足足有上百米巨大。

「嗷……」又出一聲長啼。

魔火妖凰寶寶,猛地朝宋春華飛來。

陽頂天嚇了一跳,這麼巨大的魔火妖凰衝過來,誰受得了。

誰知道,這妖凰在空中飛行,越來越小,越來越校

最後,落在宋春華肩膀的時候,竟然只有巴掌一般大校

然後,撅起小尖嘴,竟然朝宋春華的臉上吻去。

這妖凰太逆天,陽頂天實在擔心這小妖凰吻一口,會把宋春華的面孔灼出一個洞孔來。

誰知道這妖凰的小尖嘴吻上去之後,宋春華的面孔依舊光潔如玉,沒有任何損傷。

陽頂天忍不住出手一摸,這小東西竟然摸上去只是溫溫的。

在場所有人都驚愕望著這隻華麗而又可愛的小火凰。陽頂天有伸手上前撫摸,不過小傢伙這次可不幹了,扭過小身體,猛地吐出一團火焰。

「轟1小傢伙現在身體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吐出來的火焰,竟然足足幾十丈。而且溫度竟然是驚人的高。陽頂天幸虧躲得快,要不然直接被烤焦了。

「不許這樣。」宋春華頓時嚴厲道。

但是小傢伙哪裡懂得,還以為宋春華跟它親昵,又飛到她臉上一個勁的磨蹭。

這隻小傢伙的父母是半聖級的魔火妖凰,吞噬了許多鳳凰天火,所以這個小傢伙一出生就帶著鳳凰天火的能量。而宋春華則剛好吞噬了鳳凰天火,所以小傢伙一出生就嗅到了宋春華的能量氣息。直接把她當成媽媽了。

羅浮城被毀,千萬斤火油被毀的慘劇,終究是被這隻小傢伙的出生沖淡了些許。

所謂鳳凰涅槃,這種強大生物的誕生,都需要非常特殊的條件和代價。

只不過,這隻小傢伙的誕生代價也太慘烈了。

……

日落山脈的魔龍軍團。還有雲霄城的民眾們,聽到了羅浮城火油被毀的消息了,頓時間變瘋了。

然後,完全不眠不休,瘋狂地伐木,瘋狂地榨油。

尤其是魔龍軍團的武士,聽到自己的兄弟竟然被燒死數百。頓時咬牙切齒,眼眶欲裂。然後,幾千人完全不休息,騎著魔龍,不斷地往鐵爐炎城運輸火油。

徵集民船,集結軍隊,改造晶石強弩,潛艇下水。這些事情陽頂天統統管不了,都有專門的人去管。

所以,陽頂天索性全部放手,剩下來幾天全部在日落山脈,跟著十幾萬人一起伐木,一起榨油。

在十幾萬人的瘋狂拚命之下,火油的產能竟然暴漲了兩倍。

一天之內。竟然就榨出了上百萬斤火油。

壓制火油的極其很簡單,就是一個巨大的轉盤,活生生將油木擠壓,將裡面的油給炸出來。

而這個巨大的轉盤。就是有魔龍和修為強大的武士,直接用力轉動的。

陽頂天此時和幾個高等武士,拚命轉動著巨大的絞盤,看著透明的火油滑落到桶中。

「宗主,這次海戰,真的不帶上我們嗎?」鹿寒邪問道。

「魔龍軍團,不適合海戰。」陽頂天道。

「葵寧那小子,真的走了?」鹿寒邪生氣道。

「你不要怪他,是我讓他走的,他直接用劍橫在自己脖子上不肯離開。」陽頂天道:「如果他們不走,靈鷲宗的黑鷲軍團就會參戰,屆時局面就更加複雜,我們現在還動不了靈鷲宗。」

「總有一日,我要帶著魔龍軍團沖入那個狗屁靈鷲宗,將那些害人的黑鷲全部燒死,一把火將這個狗屁靈鷲宗燒得乾乾淨淨。」鹿寒邪怒道,接著他問道:「宗主,我們真的能贏嗎?」

「怎麼?連你這個拚命三郎都不自信了?」陽頂天笑道。

「那畢竟是海上,我們魔龍軍團在6地上誰也不懼,但是在海上實在沒底。」鹿寒邪道:「而且,我還聽到了很多閑話,有普通民眾的,有低級武者的,還有一些諸侯的。話說得非常難聽,說只要等到您在海上覆滅之後,他們立刻準備旗幟,組建軍隊,準備迎接中州的大軍。」

說罷,鹿寒邪憤憤道:「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民眾裡面也有很多壞東西,我們為他們拼死拼活,他們卻詛咒我們去死。如果,整個西部的民眾都和雲霄城的一樣,該有多好。」

陽頂天嘆息一聲!

該怎麼收穫貧苦大眾的民心?再簡單不過了,在地球時代,早就有了教科書一般的例子。

給他們自由,給他們土地,就會有無數民眾為你效死。

雲霄城的例子清清楚楚,上百萬民眾在短短几個月內,給陽頂天建造了一道百里城牆,建造了一個全新的巨大雲霄城。

接下來,陽頂天把大幾十萬的民眾,轉移到炎城建造防線。

他們依舊無怨無悔,日夜不休,瘋狂工作。他們完全沒有打工的感覺,這些防線就彷彿就在給自己修的一樣。

當然,這些防線也確實是給他們自己修的。一旦中州佔據西部,他們擁有的自由土地和尊嚴,就會徹底化成烏有。

而且,當炎城民眾詆毀陽頂天的時候。他們直接衝出來拚命。

可是,這種手段陽頂天只能在雲霄城搞,不能在其他地方搞。因為雲霄城是他絕對的地盤,所有的諸侯都已經被他殺光了。神兵山莊,西北秦城都是有主的,陽頂天有權調動他們的軍隊和資源,卻無權插手他們的內政。

所以。炎城的民眾此時在詆毀詛咒陽頂天,而無數的農奴,繼續麻木地看著一切。

……

三日之後!

日落山脈在近乎瘋狂的工作中,榨出了三百五十萬斤火油,製成了八萬個火油桶。

而西北秦城和神兵山莊,將整個西北大6的船隻徵集一空。大小船隻,徵集了幾千艘可以出海的船。

不過,這些船可沒有什麼晶石動力,只有風帆的,而且大小不一,防護極差,根本不可能用來戰廡┐的唯一作用。就是用來戰後救人用的。

儘管很多人覺得陽頂天腦子有些進水了,仗都還沒有開始打,而且看不到贏的希望,竟然就準備著救俘虜了。

三日後的下午。

西部大軍,開始登艦!

二百艘軍艦,轉載兩千五百具大型晶石強弩,還有八萬隻火油桶。

近一百艘晶石快船,裝載一千多門中型火炮。還有十萬炮彈。

還有五百艘各類晶石艦船,裝載各類物質,還有十萬軍隊。

沒錯,中州大軍足足八百萬,而西部僅僅只出動了十萬。

剩下兩三萬人,全部是操縱晶石強弩,或者是操縱火炮的。

一同出征的。還有一萬隻精銳飛騎!當然,並不是不想多派出飛騎,而是因為這些飛騎頂多只能兩三千里就要停船休息,而陽頂天卻沒有那麼多的船可以讓它們停靠。

……

整整一天一夜我登艦。所有的晶石強弩,所有的火炮,所有的火油桶,所有的炮彈,所有物質,淡水,所有的軍隊,已經全部登艦!

第四日清晨,在海面上,進行誓師大典!

雖然只有中州的幾十分之一,但是近千艘各類艦船橫鋪在海面上,還是無比的壯觀,縱橫近百里的海面上,上千艘船排成箭形,陽頂天的旗艦,就在中間箭尖位置。

碼頭的廣場上,足足站了上萬人。

其中,有炎城的民眾代表,還有整個西部的諸侯們,全部來碼頭壯行。

氣氛,或許是肅穆,但更或許是冷淡。

只有雲霄城派出的幾百名民眾代表,無比的熱烈和熱血。剩下所有人,都用冷漠,近乎敵對的目光看著陽頂天的這支乞丐艦隊。

就如同鹿寒邪所說,陽頂天殺掉祝紅離,逼著諸侯們納投名狀,直接將西部世界造反壓制了下去。但是,只是暫時壓制了下去而已,這群人對中州大軍的畏懼,對陽頂天的不滿,一直持續酵著。

所以面對這個誓師大殿,本應該激昂熱烈,這些人卻如同來參加葬禮一般。

甚至有許多居心叵測者,直接船上黑白衣,更有種為陽頂天送葬的感覺。

陽頂天的狠絕,讓他們明面上不敢反抗,但是冷暴力,冷抵抗,他們還是揮到了極致。

這次出征,陽頂天帶走的十萬人,是整個西部最精銳,最忠誠的武士。還有光明議會所有的高手,幾乎全部帶走,留下了宋逍和秦懷玉二人,鎮守西部,繼續備戰。

當然,陽頂天帶走大軍之後,西部的諸侯會不會亂,會不會反?

那隻能說,想死的話,盡可以造反。

現在西部,大幾千名魔龍武士,還有西北秦城最精銳的部隊,還有幾萬飛騎軍團,全部掌握著整個西部城市的要害。

宋逍這人,可比陽頂天更偏執,當時決定站隊光明議會後,他在天下會舉起屠刀,殺得血流成河。

一旦西部有人造反,他尚方寶劍在手,將造反諸侯全部殺絕都是有可能的。

……

作為留守的最高統帥,宋逍主持了誓師大殿。

在祭拜過雙日雙月,還有混沌大6,以及天道盟列祖列宗后。

宋逍表壯行詞!

在大鼓聲中,宋逍的壯行詞,慷慨激烈。讓人熱血沸騰。

說到激烈之處,宋逍嘶聲大吼。

下面的軍隊,瘋狂劍擊鎧甲,大聲嘶吼。

而觀禮的諸侯們和民眾,本應該大聲喝彩鼓掌。但是,他們卻面無表情,漠然一切。沒有任何反應。

而雲霄城的觀禮民眾,卻喊得嘶聲力竭,喉嚨都沙啞了。而觀禮諸侯,和炎城民眾,卻如同看猴戲一般,鄙夷不屑地望著他們。

「一個個被陽頂天洗腦的可憐蟲。活該一天到晚豬狗不如一樣的幹活,低等人就是低等人1

「陽頂天這次有去無回了,這群蠢貨,跳得越高,死得越快1

「海神保佑,海神保佑,掀起一個滔天巨浪。將陽頂天和一眾走狗,全部吞噬,讓這群人死無葬身之地1

「中州的王師,趕緊來西部吧,把陽頂天這種小丑,全部斬盡殺絕,還我西部安定生活。」

……

宋逍的壯行詞之後。

輪到陽頂天,做最後的戰詞!

陽頂天站在高台之上。站在眾多牌位之下,站在煙火繚繞之中。

冷漠地望著底下觀禮的萬人,忽然淡淡道:「雲霄城的兄弟們,你們退開,站在一邊,別和這群人站在一起,我看著刺眼。」

頓時。所有人猛地一驚。

在這種壯觀嚴肅的場合,陽頂天也要跳腳嗎?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來觀禮的雲霄城民眾代表,唰唰唰。直接離開人群,站在一邊,頓時和剩下觀禮人群涇渭分明。

雲霄城的民眾,儘管窮困,卻穿上了自己能有的最好衣衫,紮上了祝福喜慶的紅布條。

而剩下的諸侯,還有民眾們,則清一色的黑白相間的衣衫,甚至居心惡毒者,直接戴上了白色的帽子,看上去如同孝帽一般。

「你們穿成這樣,是來參加葬禮的嗎?」陽頂天緩緩問道。

頓時,所有人一顫,有些微微後退半步。

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冷暴力,是因為覺得法不責眾。沒想到陽頂天直接點了出來,這位的刀子,可是殺了上百萬人了,別在這裡就大開殺戒,那可冤死了。

頓時,有些顫抖著,偷偷就要將頭上的孝帽摘下。

有些人,惡毒的時候,沒人比得過。但是,膽小的時候,也沒人比得過。

「你別摘,就這麼戴著吧。」陽頂天緩緩道:「今天我不會大開殺戒!但是接下來我出征的日子裡面,我有一句話要奉勸你們,不做死,就不會死1

這話一出,眾人面色一變。

陽頂天可是一點臉面都沒有留埃

「我留下了宋逍會主,和秦懷玉少主,還有仇一鳴少主。這三人,手中掌握最忠誠,最精銳的軍隊,足足有一百多萬。我可以這麼說,如果你們的二百萬烏合之眾想要造反?他們三人,不過五天,就足夠將你們殺得乾乾淨淨。」陽頂天冷冷道,然後他猛地大聲道:「宋逍,秦懷玉,仇一鳴,何在?」

「屬下在1頓時,三人出列,躬身行禮。

陽頂天拔出一支黃金劍,遞給宋逍,道:「這支令劍,交與三位。我出征后,整個西部就交給三位。如有任何造反,任何內亂,不問緣由,全部斬盡殺絕。有任何軍隊造反作亂,諸侯連坐。反多少人,殺多少人!殺人之數,不設上限!造反不絕,絕不封刃1

「是1宋逍接過黃金劍,目光猙獰,嘶聲望向下面諸侯道:「諸位,我手中的令劍已經饑渴難耐了,要不然等宗主出征之後,你們立刻就造反,讓我手中的劍飲一飲血1

這話一出,下面人身體顫抖,全部低下頭去。

內心不斷地告訴自己。

「他們囂張不了多久了,等陽頂天在海上死絕之後,中州大軍到來之日,就是他們的死期1

「忍耐,忍耐!且等著陽頂天諸賊子葬身魚腹,且等著祝青主王師,將這群人斬盡殺絕1

陽頂天望著他們低下頭去掩飾陰狠怨毒的目光,他淡淡笑道:「我奉勸你們,要造反,也要等到我的死訊確定了之後。別搞得想上次一樣,被人忽悠了,早早地跳出來。還有,你們心中肯定覺得我這次去有去無回,肯定會全軍覆沒。那麼我再次奉勸諸位,想一想另外的可能性。否則萬一中州大軍全軍覆沒,我凱旋歸來的時候,你們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到時候會更加痛苦的1

眾人將腦袋垂得更加厲害,內心卻更加不屑。

「你陽頂天腦子進水了,中州艦隊是你百倍力量。你死定了,還想贏,真是做夢1

就連站在陽頂天一方的,都不看好這次海戰,更別說這群渴望中州王師的人了,在他們心中,陽頂天已經是死人了,這次只不過是臨死之前的掙扎而已!

陽頂天和他們,已經沒有半句話可說,直接揮手道:「好了!閑話不多說,出1

頓時,陽頂天一眾人,騎上飛騎,朝海面的艦隊上飛去。

片刻后,陽頂天率領眾多高手,降落旗艦之上。

「出1然後,猛地揮舞旗幟。

頓時,近千艘各類艦船,還有五百多艘簡易潛艇半浮在海面之上,排成箭形,浩浩蕩蕩,朝東方進!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