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五八六:定局!扇耳光!大戰爆發!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9-24 04:50  |  字數:4908字

「我要什麼?你說呢?」吳幽冥反問道。8書網追書必備

「總不會是天下太平,少死人,少流血吧。」陽頂天道。

吳幽冥淡淡一笑,然後手掌輕輕一張,頓時陽頂天的寶劍直接飛到他的手中。他輕輕撫摸著這支近帝品魂劍,近乎火焰和黃金一般的顏色,緩緩道:「真是一把好劍啊,或許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劍吧。」

然後,吳幽冥如同不會武功一般,在雪中輕輕揮舞陽頂天的劍。

頓時,劍如火焰,把吳幽冥襯托得更加俊絕無匹。

白的似雪,紅的似火。

看上去,彷彿吳幽冥更像是這支劍的主人。

「陽頂天,你光明而又鋒利,就如同這支劍。」吳幽冥緩緩道:「那我呢?你覺得我像什麼?」

「這山間的風,看不透,摸不清,卻無處不在。可以溫柔無比,可以犀利無比。」陽頂天道。

「有那麼點意思。」吳幽冥道:「但是你說得太邪乎了,我是什麼?我就是你現在看到的這個人,一支握劍的人!」

頓時,陽頂天內心狂怒,感覺到無比的恥辱。

他把陽頂天比成一支利劍,然後把自己比成握劍之人。

儘管言語中沒有任何髒話,卻是對人最大的踐踏。直截了當地說,你只是一個工具。

「嘿嘿……」陽頂天冷冷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我是你手中的劍咯?」

「不……你只是其中一支劍……」吳幽冥淡淡道。

他輕輕一擲,陽頂天的魂劍直接飛回到陽頂天的劍鞘之中。這近帝品魂劍是無價之寶,所有人應該垂涎萬分的,但是吳幽冥毫不在意,扔還給了陽頂天。

然後,又從旁邊折斷一根樹枝。

又如同不會武功的人一般,輕輕揮舞枯枝。

頓時,這支枯枝也彷彿成為了神兵利器。在他手中。枯枝也彷彿有了劍意和詩情。

「你看,在我手中你的近帝品魂劍和這支枯枝,並沒有什麼不同啊。」吳幽冥道。

這句話,是更大的踐踏啊。

陽頂天沒有任何回答,他問吳幽冥要什麼,現在已經有些不奢望得到答案了。

「陽頂天,我們現在站在幾千丈的山巔。看得夠遠嗎?」吳幽冥問道。

「是夠遠。」陽頂天道。

「可是,我怎麼覺得你不在我身邊啊,整個山巔只有我一個人啊。」吳幽冥道:「你明明站在我身邊,我卻彷彿看到你站在山腳,什麼都看不見,就只能看到巴掌一般大的地方啊。」

吳幽冥繼續道:「因為視野不一樣。所以我們之間真沒什麼好聊的。等你和我站得差不多高的時候,歡迎找我聊天!現在我們不熟,就別瞎聊。好了,該回去了。接下來說正事,我們邊走邊聊!」

然後,吳幽冥便重新往雲天閣走。

「秦織殺掉葵寧的妻子南宮秀秀這件事情,葵寧應該還不知道吧。」吳幽冥道。

「嗯。」陽頂天道。

「這樣。一會兒地裂城應該會向你要回那一千隻魔鷲軍團的,你還回去。」吳幽冥道。

「嗯,可以。」陽頂天道。

吳幽冥頓時微微一愕,沒想到陽頂天這麼乾脆。

「我不還這一千魔鷲軍團,靈鷲宗就會借出三倍數量的黑鷲,到時候魔鷲軍團全軍覆沒,依舊改變不了什麼。」陽頂天道。

「沒錯,是這個理。」吳幽冥道:「既然你把魔鷲軍團還回去了。那靈鷲宗就不會借出黑鷲軍團了。好了,和你就說這點事,其他沒了。」

「你不是一直要調停我和祝青主之間的戰爭嗎?」陽頂天冷笑道。

「你會接受調停嗎?」吳幽冥反問道。

「不會啊。」陽頂天道。

「那就是了。」吳幽冥道:「就是把你看得太清楚,知道你不接受調停,才會拚命調停啊。」

陽頂天此時內心,已經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了。

凌舞口口聲聲停戰,連靈鷲都口口聲聲說夫君悲天憫人。要停戰,要調停。甚至連葵夫人,都說停戰。彷彿吳幽冥一出面,就可以壓住兩邊。然後開始和談。

現在人家吳幽冥一口,就道出了最最殘忍的真相。

和談,做夢吧!

祝青主攻打西部,和陽頂天根本沒有直接的關係。人家,就是要佔領西部,就是要把邪魔道的旗幟,插在西部幾萬里土地的上空。

至於陽頂天分裂天道盟,成立光明議會,就他媽是祝青主出兵的借口而已。

人家要調停,那是演戲。是算準陽頂天不會接受條件解散光明議會,人家才來調停的。才會以悲天憫人的心懷,以天下民眾的性命安危為理由,前來調停。

如果陽頂天想要停戰,他們不但不會調停,反而會火上澆油,將局勢惡化,逼迫雙方開戰了。

「好了,這次大戰,委屈你了,會讓你輸得很慘,但是放心,不會讓你一無所有的。」吳幽冥淡淡道:「我心中有數,這次大戰你一敗塗地之後,儘管大部分的價值沒有了,但終究還能剩下一些。」

「告辭了……」吳幽冥身軀飄起,直接朝雲天閣飛去,進入大殿之內。

……

這次,陽頂天沒有闖入進去,而是在外面等候,身邊是一臉寒意的雲君奴。

半刻鐘後,雲采林親自將吳幽冥送出來。

「陽世兄,再見。」吳幽冥飛去,直接消失在風暴和大雪之中。

雲采林望著陽頂天,淡淡道:「好了,陽城主你也去吧,雲天閣不歡迎你。」

「好自為之!」楊頂天道,然後和葵寧二人騎上魔鷲,朝著地裂城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