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五:葵氏!雪山,對決吳幽冥!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和陽頂天正面交手過,卻幾乎讓陽頂天已經陷入絕境。他從來沒有和陽頂天正面交手過,陽頂天卻沒有贏過一次。 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和陽頂天的這些正面交手,都有非常光面堂皇的理由,都讓所有人看到他的光明正...

六個時辰后,陽頂天到達地裂城。

此時,地裂城的海岸線上,已經密密麻麻布滿了各式各樣的火炮。

這些東西,無疑給了地裂城巨大的安全感。

而且,地裂城也曾經進行過一場演習,演習邀請了中州的很多勢力參加。

幾百艘各式各樣的船隻扮演敵軍,準備強行登6地裂城。

然後,海灘防線上的千門火炮兇猛齊。

儘管打的距離不夠遠,而且打得也不夠准。但是半個多時辰后,這幾百艘小船,依舊變成了一堆碎片。

陽頂天送給地裂城的火炮是樣子貨,幾乎就算是鐵桶,而且給的炮彈也很少。

但是,也足夠把祝青主大軍的勢力轉移到西部世界方向,暫時不會攻打地裂城了。

而在地裂城和雲天閣的邊境線上,陽頂天也派遣了一千多名魔龍武士,基本上也足夠抵禦來自雲天閣方向的進攻了。因為,雲天閣如果生進攻,只能是魔獅軍團。

雲天閣的魔獅軍團儘管很厲害,在山巔之上如履平地,但還不是魔龍軍團的對手。

陽頂天的兩個舉措,基本上可以讓地裂城高枕無憂了,可以全心全意在西部世界方向對中州大軍進行擊破。

……

這次陽頂天降落地裂城,受到了更加熱烈的接待。

足足一千名魔鷲軍團,在空中列隊迎接。

而降落地面之後,整個海岸線上,鳴炮致意,向陽頂天這個最親密的盟友,置於最崇高的問候。

不僅如此,地裂城長老會所有成員,甚至葵司的夫人,都親自前來迎接。

場面隆重之至,讓陽頂天完全受寵若驚。

接著。在萬眾的歡呼聲中,陽頂天乘坐魔鷲王,在葵夫人和眾多長老的陪伴中,飛入地裂城主堡。

不過,整個過程,作為地裂城魔鷲軍團大統領葵卿,始終沒有出現。

陽頂天不由得響起了葵寧在海面上說的那些話。忍不住心中一跳,該,該不會是完整的埃

否則,作為魔鷲軍團大統領,葵卿是一定出現的。

……

來到地裂城主堡,陽頂天還沒有開口談事情。就受到了無比熱烈隆重的款待。

地裂城的每一個長老,都對陽頂天送上最高的敬意和感激。

無數人朝陽頂天敬酒!

無數的美食佳肴,如同流水一般送上。

幾乎每一個人都笑口顏開。

陽頂天哪怕四星九等宗師修為,此時也忍不住有些微醺。

在酒宴最熱烈的時候,陽頂天不由得問道:「咦?怎麼不見葵卿大統領呢?」

葵夫人道:「不要理她,她這人就是這樣的。」

陽頂天道:「夫人,諸位長老。陽頂天這次來。是有事相求1

地裂城大長老道:「你我一家,何談相求。陽城主有事,盡可說來。」

陽頂天笑道:「因為某些原因,所以靈鷲宗已經不再中立,已經插手我們和祝青主之間的鬥爭。所以,很可能會派出靈鷲宗的黑鷲軍團。為了抵禦可能的黑鷲軍團,所以我想向地裂城再借一千五百魔鷲軍團。」

陽頂天很直截了當!

「哈哈哈……」大長老笑道:「區區一千五百名魔鷲軍團,比起陽城主的五千門火炮和魔龍軍團。算不得什麼。別說一千五百名,就是把剩下的兩千名魔鷲軍團全部借走,也不在話下。」

頓時陽頂天和葵寧一喜,心中擔心落下。

「不過,陽城主你已經不需要這一千五百名魔鷲軍團了。」地裂城大長老笑道。

陽頂天心中微微一顫,臉上依舊笑道:「哦?為什麼呢?」

地裂城大長老道:「就在兩個多時辰前,吳幽冥少主曾經來過地裂城了。他答應調停您和祝青主之戰的戰爭,也願意調停我們和祝青主之間的矛盾。所以,戰爭不用打了。為了即將到來的和平,我們干一杯如何?」

陽頂天面色徹底劇變。

難怪。難怪對陽頂天如此隆重的款待,原來是因為心虛了埃

大長老手中的酒杯高高舉著,望著面孔完全沒有反應的陽頂天,頓時顯得有些尷尬,然後朝其他長老舉杯。

「為了和平,乾杯。」頓時,眾多長老紛紛舉杯相敬。

陽頂天手中依舊端著酒杯,但是葵寧已經狠狠將杯子一頓,朝自己母親望去,冷聲道:「母親,這也是你的意思嗎?姑姑呢?」

葵夫人朝陽頂天低聲道:「陽城主,請跟我來,我們私下說。」

……

房間之內,就只有陽頂天和葵夫人二人。

忽然,葵夫人直接跪下,泣聲道:「陽城主,求你救救我的夫君1

陽頂天趕緊上前,將她扶起道:「夫人,您是我的長輩,千萬不可如此!關於葵司城主我下落,我已經知道,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葵司夫人泣聲道:「不久前,吳幽冥來過了。說不願意見到死傷百萬,不願意見到血流成海。所以,要調停西部和祝青主的戰爭,也要調停地裂城和祝青主的矛盾。」

「他具體怎麼說?」陽頂天問道。

「他說,葵卿殺死祝青主私生子一事,一筆勾銷,絕不計較。祝青主可以在天道盟總部公開宣告,不會追求地裂城任何責任,絕對不會攻打地裂城。」葵夫人道:「而且他答應,只要您願意和祝青主議和,他可以逼迫祝青主放棄攻打西部。」

陽頂天道:「那議和的條件呢?」

「解散光明議會,並且承認天道盟的非法性。」葵夫人道:「吳幽冥少主說,這是祝青主的條件,不是他的條件。」

陽頂天在背後,拳頭緊緊握起。

「陽城主,這不正式您所需要的嗎?」葵夫人道:「您成立光明議會的初衷,也是為了統一整個西部,並且掌握正義的名義拯救地裂城和雲天閣,現在不需要打仗。這些目的都實現了埃」

沒錯,在雲霄城大戰獲勝之後,陽頂天就把所有目光盯在中州。因為祝青主要以滔天之勢,席捲地裂城和雲天閣,徹底統一整個中州。

地裂城葵司對陽頂天有恩,所以陽頂天不能坐視不理。

但是,憑藉雲霄城一家救地裂城和葵司是不夠的。而且也缺乏足夠的名分。

所以,陽頂天一統西部,成立了光明議會。

現在,按照葵夫人的說法,確實一切都是最好的局面。

西部已經統一,祝青主也不再攻打地裂城和雲天閣了。

但是。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現在,陽頂天終於徹底相信,並且見識到寧無鳴的那句話了。

寧無鳴曾經說過,陽頂天贏秦七七和他那麼徹底,不見得是好事的。這樣一來,陽頂天就會免得更加可怕的敵人。而且這個敵人的手段,可就不是chiluo裸的邪惡了。這個人的手段。絕對是詭秘莫測,極度可怕的。

而鬥爭形式,也會變得無比的複雜。

現在,陽頂天已經無比清晰地感覺到這一點了。

吳幽冥,已經無數次擊中陽頂天的七寸了,幾乎每一次都打在他最致命的七寸之處。

在靈鷲宗,他奪走了小公主靈鷲的心。

在雲天閣,他阻止了雲天閣加入光明議會。讓陽頂天失去了最強大的海軍。

然後,通過靈鷲往凌舞體內種下亡靈鬼鳥,讓陽頂天的潛艇戰術,火油戰術,徹底暴露。

現在,他來到地裂城,又要讓陽頂天失去地裂城這個最最重要的盟友。

可以說。他每一次出手,都是輕飄飄的,沒有殺一個人,只說幾句話。輕輕抬一下手指頭。

就狠狠擊中了陽頂天的七寸,痛徹入骨。

他還從來沒有和陽頂天正面交手過,卻幾乎讓陽頂天已經陷入絕境。他從來沒有和陽頂天正面交手過,陽頂天卻沒有贏過一次。

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和陽頂天的這些正面交手,都有非常光面堂皇的理由,都讓所有人看到他的光明正義,還有悲天憫人。

彷彿,陽頂天才是罪惡透頂的那個人。

……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道:「祝夫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啊1

葵司夫人道:「可是,可是這是一場註定沒有勝利希望的戰爭埃你們的潛艇戰術和火油戰術,都已經被暴露了。祝青主的力量,是你們的幾十倍之多埃靈鷲宗的一位公子死在您的手中,讓靈鷲宗大怒,已經準備插手戰爭了。一旦靈鷲宗出動無數黑鷲軍團,地裂城區區三千魔鷲軍團,一定會全軍覆沒了。」

接著,葵司夫人慾言又止道:「還有……您,您送來的這五千門火炮,只是樣子,為了恫嚇祝青主而已,現在他們也已經知道了。」

陽頂天緩緩問道:「葵夫人,您相信吳幽冥的話嗎?」

葵司夫人沒有開口,緩緩道:「陽城主,如果是因為這些,我們不會改變主意。最關鍵的是,吳幽冥少主說,他已經得到了我夫君的下落,正在全力營救。他說,不管地裂城回復如何,他都會營救葵司。但是如果地裂城能夠和祝青主取得共識,那麼對方在半個月之內,就可以釋放葵司1

陽頂天一聲嘆息!

原來,殺手,在這裡!

不過,葵司原本就在靈鷲宮手中,談何營救?

不過很顯然,這就是一個條件了。

之前陽頂天還問眾人,祝青主怎麼破解火油戰術。陽頂天說,靈鷲宗會借兵黑鷲軍團,直接消滅魔鷲軍團。

現在看來,陽頂天遠遠低估了靈鷲宗和吳幽冥了。

人家,根本就不願意放棄這個然的身份,人家連借兵都不願意,直接高高在上地調停!

人家的手段,完全是如同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啊!

「我知道這件事情了,請問吳幽冥離開多久了,去了何處?」陽頂天問道。

「離開兩個時辰,去了雲天閣。」葵夫人道。

「知道了。」陽頂天道,然後道:「告辭1

……

半個時辰后。陽頂天和葵寧,乘坐飛行魔鷲,直接飛往雲天閣。

因為雲采林之前的驕傲散盡,所以陽頂天已經沒有理會雲天閣的禁令了,也不繞路,直接從邊境乘坐魔鷲飛了過去。

兩個時辰后。

兩人飛行四千里,越過了雲天閣和地裂城的邊境。也就是上萬米海拔的巨大山脈,進入了雲天閣的領地。

再次進入雲天高原,這裡的風景,依舊壯觀美麗。

崇山峻岭,白雪皚皚!

但是,陽頂天已經沒有任何心境欣賞了。

很快。雲天閣的白鶴騎軍飛快而止,望著高空的陽頂天和葵寧,無比憤怒,卻無計可施,只能在下方,緊緊監視包圍!

又過了兩個時辰,陽頂天和葵寧的魔鷲坐騎。降落在大雪山的雲天閣上。

陽頂天再次見到了雲君奴這個矛盾的女人。

氣質,淡泊如塵!容貌,艷如桃李!身段,前凸后翹,蛇腰蜂臀!

「陽城主,你這是公然踐踏我雲天閣的尊嚴了嗎?」雲君奴冷冷質問道。

「吳幽冥呢?」陽頂天問道。

雲君奴面孔一寒,然後道:「在裡面,和我師傅說話。你在此等候。等他們說完,我進入稟報1

「不用了1陽頂天淡淡道,直接朝山巔大殿走入,直接推門。

「放肆……」雲君奴大怒,猛地閃電一般上前。

陽頂天猛地一甩!

「轟……」瞬間,一股風暴猛地席捲而出,直接將雲君奴推出數十米外。

然後。陽頂天猛然上前,直接一掌,直接將大門推開!

……

「陽頂天城主,你可知道教養為何物嗎?」雲采林冷冷說道:「我對你是有愧疚。但沒有虧欠,你不要比我替你父母教養於你。」

陽頂天沒有理會雲采林,而是直接朝下方的吳幽冥道:「我來雲天閣,不是要和采林閣下說什麼,而是為了追逐吳幽冥少主。幽冥兄,我們談談1

吳幽冥朝陽頂天道:「我來雲天閣也沒有別的事情,就是把葵司城主的好消息告訴采林大師。說完之後,我本就打算去西部,找你詳細談談的。現在你趕來了,那正好,我們談談1

「那麼,請1陽頂天道。

「請1吳幽冥起身,俊美無匹的面孔,依舊帶著溫和的笑容,身上的長袍,依舊一塵不染。對了,是布袍,而不是絲綢。甚至他身上,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而他的面孔,他的氣質,就是最好的裝飾!

兩個人,走出大殿,緩緩走遠,踩在高山小道之上,踩著白白積雪。

陽頂天落足,積雪被踩臟,深深落下一個坑。

而吳幽冥走過的積雪,一塵不染,沒有任何痕。

兩人並肩而走,姿態迥然不同,一個如同凡夫俗子,一個如同鶴立仙姿!

走上坡陡峭小道的時候,一個儘管已經宗師,步伐依舊如同樵夫,本能彎腰抬足。

一個如同清風,哪怕陡峭山崖,依舊彷彿點水而過。

雲君奴在遠處幾里,看到二人背影,已經成為兩個黑點,卻依舊感覺兩人氣質,天上地下,雲泥之別。

雲君奴輕輕嘆息一聲,緩緩搖了搖頭,皺著眉頭,將陽頂天走過踩髒的積雪掃去。

……

這是陽頂天和吳幽冥,真正的第一次對決!

儘管,只是言語的對決。當然,也只能和言語的對決。

論修為,二者完全天差地別。

但是面對吳幽冥,哪怕言語的對決,那也是真正的對決。

陽頂天之前間接對決吳幽冥,從未贏過,屢屢被擊中了七寸,每次都幾乎致命。

那麼這次,直接對決!

兩個人,漫步在雪中,已經足足幾十里,近一個時辰過去了,都沒有開口。

「幽冥兄,你,究竟要什麼?」陽頂天忽然問道。

對,吳幽冥究竟要的是什麼?

……

註:第二更送上!明天會爭取早一些的更新的,拜求支持。

拜謝奈須之使徒一萬起點幣的打賞,讓你破費了,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