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四:撕裂,入局!聯姻,娶葵卿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缺失,那就是徹底否定另一個,傷害另一個人。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心安理得! 只不過,這些話陽頂天是不能和靈鷲說的,她才十六歲。 「陽頂天哥哥,我非常慶幸我冷靜下來,也非常感謝我夫君的溫柔...

「你說1陽頂天道。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你們,是不是殺了我的哥哥靈兀?」靈鷲認真問道:「如果,你還當我是妹妹,那你誠實告訴我,你們是不是殺了我的哥哥?」

傲霜算不算靈鷲嘴裡的你們?當然算,她可謂是陽頂天最親近的人。

但是靈兀的死,毫無疑問是一個意外。

陽頂天攤了攤手,並沒有直接回答,反而笑道:「咦,我的死訊應該早就傳遍中州了埃怎麼你還過來?」

「你不是還沒死嘛。」靈鷲緩緩問道:「我再問你一遍,你們是不是殺了我哥哥靈兀?你正面回答我。」

「我沒有殺他,但如果他死了,肯定有取死之道1陽頂天緩緩道。

靈鷲望著陽頂天的面孔良久,目光無比複雜道:「陽頂天哥哥,你擁有一種狂熱的氣質和魅力,讓人忍不住地要追隨你,不管是比你強大,還是身份比你高貴,都會忍不住奉你為領袖!曾經的我,也是如此!我夫君從未評價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唯獨你例外,你知道他是怎麼評價你的嗎?」

「願聞其詳1陽頂天道。

「他說,陽頂天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看到最狂熱,最正義,最了不起的人。」靈鷲緩緩說道。

「他過獎了。」陽頂天道。

靈鷲繼續道:「我還沒有說完。」

「那你接著說下去。」陽頂天道。

「我夫君還說,但是陽頂天已經走火入魔了。當一個把自己的意志凌駕在所有人的意志之上時,那麼他越高尚,就越危險。每當他走向勝利,就距離深淵近一步。而掉入深淵的不僅僅是他。還有無數的民眾。」靈鷲一字一句道:「他說,你已經走火入魔了!你已經徹底黨同伐異了,所有人除非站在你這邊,否則就是邪魔道,你就要黨同伐異!你已經走火入魔了……」

「還有呢?」陽頂天道。

「他說。這個世界其實需要的,不是高尚和正義,而更多的是中庸。所以,他願意作為潤滑劑去抵消你給這個世界帶去的災難和痛苦,可是他這個潤滑劑做得越來越艱難了。他傾盡全力,也無法阻擋即將災難的生。」靈鷲問道:「這場中州大戰。又要死多少人?你憑什麼讓他們去死?」

「陽頂天哥哥,曾經我是你的信徒,曾經我也滿腦子的熱血,儘管嘴裡說不在乎正義,但也有為天道盟拋頭顱灑熱血的衝動,我對這一點有些害怕。」靈鷲緩緩道:「而這個時候。夫君出現了,他如同一陣清風一般,吹過我內心的燥熱,讓我漸漸冷靜下來。知道上次雲霄城大戰我為何沒有趕回來嗎?因為夫君對我說過,他不阻止我,但是以夫君的身份哀求我,讓我先旁觀幾個月。如果到時候我仍舊要回到你的身份,他會送我過來。」

「感謝我的夫君,在那段時間一直跟隨在我的身邊,讓我在痛苦的抉擇和煎熬中冷靜了下來,而且是幸福地冷靜下來。然後,我現在冷靜下來了,我也看清楚你走火入魔,黨同伐異的本質了。曾經,我不敢見你,因為我沒有和你們同生共死。所以我覺得愧疚,我拚命想要彌補。感謝我的夫君,在我想彌補的時候,一次次受到他這個身份不應該受到的侮辱。讓他原本高高在上的明月,卻要傾下身子和凡夫俗子討價還價。」

陽頂天曾經說過。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情覺得愧疚的人,是最可怕的人。

因為,為了不讓自己愧疚,這個人會拚命地告訴自己做得沒有錯,會拚命地去從內心攻擊否定那個讓她愧疚的人。

所以,當一個人對不起另外一個人後。哪怕另一個大方原諒也沒有用的,這個人會用一種冷酷的方式彌補回自己的道德缺失,那就是徹底否定另一個,傷害另一個人。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心安理得!

只不過,這些話陽頂天是不能和靈鷲說的,她才十六歲。

「陽頂天哥哥,我非常慶幸我冷靜下來,也非常感謝我夫君的溫柔和包容,讓我冷靜下來,讓我重新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不會繼續狂熱,跟著你跌落深淵,甚至也會拖著靈鷲宮一起跌落深淵,我現在甚至有些理解我太爺爺為何會如此冷待於你了。」靈鷲朝陽頂天溫柔一笑,拿下自己的守護指環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陽頂天哥哥,這個戒指,還給你吧1

陽頂天拿過這個守護指環。

「最後,我替我夫君說一句話:陽頂天,你適可而止吧!這次你的秘密武器全部毀了,你已經沒有勝利的希望了,那麼你可以和中州和談了,可以停止這場殺戮了。」靈鷲道:「陽頂天你知道,我是不在乎這些人死活的,但是我夫君偏偏那麼悲天憫人。所以在離開之前,讓我給你帶一句話。死的人已經夠多了,為了一場沒有任何勝利希望的戰爭,你還要讓多少人去死?適可而止吧,我們仍舊會保護你和你妻子的生命安危的。」

陽頂天此時忍不住笑道:「這麼說來,你給凌舞種下亡靈鬼鳥,倒是為了我好了?」

靈鷲頓時面色一變,目中露出無比複雜的光芒,然後很快讓自己的面孔冷下來道:「沒錯,不管我的初衷是什麼,但是最終或許就是為了讓你遠離深淵一步。或許就是為了讓西部少死幾百萬上千萬人。總之,我問心無愧1

好一個問心無愧啊!

此時,陽頂天對吳幽冥的敬佩,真是有些高山仰止啊!

一個人武功有多強不算厲害,厲害的是,如同清風一般吹過,卻直接改變一個人的心境,甚至改變一個人的思想觀。

「多謝你和你夫君的勸告。」陽東是,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把祝紅離的腦袋斬下來了。」

靈鷲微微一顫。嘶聲道:「陽頂天,你果然已經走火入魔到不可救藥了。你哪怕知道沒有任何勝利希望,仍舊要拖著無數人去死。祝紅雪是祝紅離的兄長,你仍舊在他面前殺掉祝紅離,你這不是大義滅親。你這是滅絕人倫1

「說出你的潛台詞。」陽頂天道。

「既然你已經喪失理智,為了一場註定失敗的戰爭要讓無數人去死,那我們也直截了當告訴你,為了夫君悲天憫人的心,為了少死幾百萬人。我們靈鷲宗,或許會不得不做出相關的反應。制止這場悲劇的生1靈鷲道。

「也就是說,你們不再中立了?」陽頂天道。

「我不知道,我不做任何保證。」靈鷲道:「如果單純是我,我完全站在你這邊,管他死多少人。但是我夫君不願意,他會想盡辦法救西部的每一個人的。」

陽頂天已經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了。

之前。當吳幽冥還是風輕雲淡的時候,這股危險的氣息還沒有到極致。

而當他表現出悲天憫人的高尚氣息時,這種極度危險的氣息,就猛地爆出來。

「好了,我走了。」靈鷲道:「儘管我對你不再有任何虧欠,甚至你還殺了我的哥哥。但我還是要說一句,當你覆滅的時候。我夫君的幽冥海,依舊接受你和你妻子們的避難,甚至……包括你的那個西門岳母1

說罷,靈鷲轉身飛走遠去。

陽頂天拳頭猛地緊握,靈鷲最後的一句話,幾乎釋放出了內心最大的惡毒揣測。

當一個人懷疑另一個的時候,就會將這個人惡意揣測到極致!

從今日起,從此時起!

陽頂天幾人,就徹底沒有這個結義之妹了,就徹底恩斷義絕了!

但是在此時。和靈鷲的恩斷義絕是小事!大事是,靈鷲宗已經準備入局了,那他們究竟準備怎麼做?

靈鷲已經釋放出靈鷲宮的惡意了,現在的關鍵點是,靈鷲宗會怎麼做?

……

陽頂天已經來不及去看潛艇和魚雷了。直接召集光明議會所有人,將靈鷲的態度告訴給在場所有人。

「總之,靈鷲宗這次會出手,但是關鍵是怎麼出手?」陽頂天問道:「大家想想,靈鷲宗會怎麼做?」

「會直接參戰嗎?」秦懷玉問道。

「不會……」秦萬仇道:「這是屬於祝青主的戰爭,靈鷲宗連祝青主都看不上,怎麼可能出場扮演配角1

「沒錯,所以肯定是合作,用四兩撥千斤的手段,改變戰局。」宋春華道:「那麼戰局的關鍵點是什麼?」

陽頂天道:「我們的潛艇戰術和火油戰術,都已經暴露了。潛艇戰術一旦暴露,很容易被破解。而魔鷲軍團空投火油戰術,就很難很難被破解,我甚至沒法想到破解之法。」

所有人都點頭。

陽頂天已經收穫了八百萬斤火油,而且還在源源不斷地增加。開戰的時候,很可能翻倍。

所以到時候,可能是近萬噸火油。將這些火油彈放在後方大船上,然後魔鷲軍團如同戰鬥機一般,來來回回從高空投彈。

這就是最原始的航母戰鬥群了。

這種戰術對於祝青主來說,幾乎是無解的。因為就算將火油在高空擊碎,引爆。依舊會飄灑在他們頭頂,燃燒一切。

陽頂天問了許多許多人,空投火油彈戰術,有沒有破解之法?

結果是沒有,任何人都說沒法破解。除非,中州艦隊全部潛入海底。

可是中州艦隊幾百萬軍隊,想要潛入海底是做夢!

「對,戰局的關鍵,就是我們的火油戰術。」宋春華道:「祝青主無法破解我們的火油戰術,就一定會付出巨大代價,換取靈鷲宗的支持。那麼,靈鷲宗有辦法直接破解火油戰術嗎?」

所有人搖頭,表示不知道。

靈鷲宗太神秘了,完全隔絕於世,根本無法了解。

「靈鷲宗有辦法破解火油戰術。」陽頂天道。

「什麼辦法?」宋春華問道。

「直接將所有魔鷲軍團,殺死1陽爾們有一支完全不亞於魔鷲軍團的空軍,叫黑鷲!體形或許沒有魔鷲那麼巨大,但是飛行度。戰鬥素質,幾乎不亞於魔鷲軍團。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數量或許是幾萬隻,或許是幾十萬隻。滅掉魔鷲軍團,輕而易舉1

頓時。在場所有人色變。

葵寧道:「這,這可能嗎?我們地裂城養三千隻魔鷲,就已經非常困難了。靈鷲宮能養幾萬隻,幾十萬隻?」

「靈鷲宗用南蠻洲的野人餵養黑鷲,每年黑鷲要吃掉幾百萬野人。」陽頂天道。

頓時,所有人咂舌色變!

其實。靈鷲口口聲聲說吳幽冥悲天憫人,能多救一人就多救一人的時候。陽頂天很想回復一句,那他為什麼不先救南蠻洲的野人呢?每年死幾百萬餵了黑鷲,不更殘忍嗎?

但是他最終沒有這麼回,一旦這麼回,就落入了和一個小女孩拌嘴的格調了。或許在靈鷲眼中。這些南蠻洲的野人根本就不是人,和動物沒什麼區別。

「可是這樣的話,就算直接參戰了吧。」宋春華問道。

陽頂天道:「靈鷲宗可以借兵,借三千隻黑鷲給祝青主,讓金雕武士騎著黑鷲作戰。到時候,靈鷲宗依舊可以脫於戰局之外1

葵寧道:「宗主,一千隻魔鷲和三千隻黑鷲戰鬥。誰能贏?」

陽頂天道:「我不知道,但是我見過黑鷲,那種兇悍的氣質現在都無法忘記。它和魔鷲一樣快,而且堅硬如同鋼鐵,關鍵它更加凶毒1

葵寧道:「我們不能坐以待斃!我這就回地裂城請求支援,一千隻魔鷲軍團不夠,我們就兩千隻,三千隻!哪怕,把所有的魔鷲軍團都帶回來,哪怕地裂城不剩下一隻。也要打贏這一場大戰1

陽頂天閉上眼睛片刻,可以這麼說。

緊緊只是中州幾百萬海軍,陽頂天已經有了制勝之法。

但是如果靈鷲宗借給祝青主一萬隻黑鷲的話,那對西部幾乎是噩夢!

陽頂天空襲別人很爽,一旦被人空襲。那也會很慘!

黑鷲同樣可以在萬米高空飛行,梟梟在海里夠不著的。

……

半個時辰后,陽頂天和葵寧,騎上魔鷲,用最快度趕去地裂城,要求更多的魔鷲軍團。

在去地裂城途中。

葵寧忽然道:「宗主,現在魔鷲軍團其實是我姑姑說了算,所以能不能得到支援,關鍵在於我姑姑葵卿。」

「嗯。」陽頂天道:「我相信葵卿小姐的智慧。」

葵寧的面色忽然變得古怪起來,道:「我母親,曾經給我寫一封信,讓我探探你的口風。」

見到葵寧的表情那麼古怪,陽頂天問道:「什麼口風?」

「你也知道,我姑姑三十幾歲了,依舊獨處。」葵寧道:「然後,我母親一直想要讓她找個男人,可是我姑姑誰也看不上,而且根本不願意嫁人。所以我母親有了一個瘋狂的念頭,就是……就是讓你給葵卿姑姑一個孩子……」

「礙…」陽頂天一聲驚呼,幾乎直接掉入海里。

葵司夫人,為自己的小姑借種?這,這也太荒唐離奇了吧!

見到陽頂天的反應,葵寧道:「我也覺得荒唐,所以沒有理會母親的信。可是母親說,葵卿姑姑彷彿對你有好感,對這個建議並不是非常抗拒。所以,這次也難得來地裂城,要不然您,您考慮一下……我,我也不想見到葵卿姑姑孤苦一人1

陽頂天徹底無語道:「你,你這是對你姑姑最大的不尊重。」

「這也是哦。」葵寧道:「要不然,索性直接聯姻我地裂城,把葵卿姑姑也娶了,這樣借兵就更加名正言順了1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抖!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明天的第一更,不會那麼晚的。謝謝大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