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三:凌舞的選擇!靈鷲到來!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魚雷進度如何?火油進度如何?」 宋春華道:「潛艇。在論證之後,遠遠比你設想中的簡陋得多得多。只有一個大鐵罐子,加上晶石動力,然後幾個射管。甚至,射管連注水射都沒有,只能啟木石動力。自動射。...

陽頂天道:「如果,有一日我和吳幽冥直接敵對,你站在誰一方?你會信任誰?」

凌舞沉默了片刻,然後回答道:「陽頂天,你假如要問我,在你和吳幽冥之間,我愛誰?那我會回答,我愛的是你。追小說哪裡快並不是因為吳幽冥不夠好,而是因為他來得更晚。我毫無掩飾地說,他比你更加吸引人,他遠遠比你優秀。但是,你來得更早,所以我愛的是你。」

陽頂天沒有反應。

「可是如果沒有你,我或許會愛上他,然後直接答應靈鷲,成為她的姐妹,你應該知道,我很勇敢。」凌舞道:「儘管,吳幽冥高傲如山,如同天上的明月倒映水中,儘管我看得見,卻摸不著。」

陽頂天依舊沉默。

「陽頂天,我也曾經覺得自己配不上你。」凌舞道:「但是,那完全是因為你的身份,我之所以沒有去雲霄城找你,是因為我不想高攀,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如此貪慕虛榮。你知道你和吳幽冥的分別嗎?你的高貴,需要身份去彰顯。而吳幽冥,哪怕穿著乞丐的衣衫,站在人群之中,依舊鶴立雞群。他的高貴是天生的,而你的高貴,是需要裝飾的。」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凌舞此時的言語,如同刀子一般鋒利。

陽頂天本來想說,我從來都沒有高貴過,我從來都是平凡的。但是,他沒有開口。

「好了,現在我回答你的問題。」凌舞道:「你問我,如果你和吳幽冥直接敵對,我會站在誰的一方?不,我哪一方都不站。我徹底退出。」

聽到她的正面回答,陽頂天點了點頭。

「還有你問我信任誰?」凌舞道:「沒錯,我是愛過你。但是,我和你接觸的時間,遠遠比吳幽冥更短。而且。他天生就有一種讓人相信,讓人仰慕的氣質。所以,我應該會選擇信任他。」

陽頂天道:「哪怕,我和他的戰鬥,是正義和邪惡的戰鬥?」

「你代表正義?」凌舞道。

「當然。」陽頂天道。

「誰知道。」凌舞冷冷道:「這個正義,是誰封的?」

「天下民眾。」陽頂天道。

「那今天。又是誰對天下民眾亮出屠刀的?又是誰,把天下西部民眾綁上戰車的?」凌舞冷冷道。

陽頂天沉默不語。

凌舞望著陽頂天,面孔嚴肅道:「陽頂天,這個世界誰都不是傻子。當你和寧無鳴,秦七七生鬥爭的時候,我們相信你的正義。甚至當你和祝青主生鬥爭的時候。我們依舊相信你的正義。然後,你又要和吳幽冥生鬥爭?我就想問,這個正義的牌位你要用到什麼時候?」

陽頂天面孔瞬間煞白,腳步一陣踉蹌。

凌舞繼續道:「你爭奪雲霄城主的時候,你代表正義。你和秦七七寧無鳴爭鬥的時候,你也代表正義。你和祝青主鬥爭的時候,你還代表正義。接下來。你又要和寧無鳴鬥爭,你依舊要代表正義。怎麼總是你正義啊,怎麼別人都是邪惡的啊?」

陽頂天猛然坐在座位之上。

「我只知道,你第一次代表正義的時候,成為了雲霄城之主。你第二次代表正義的時候,你成為了西部的梟雄,接著成立光明議會,成為了西部之主。那麼第三次正義,如果你再獲得勝利,是不是就成為中州之主了。如果第四次。你還代表正義和吳幽冥鬥爭,那你就成為天下之主了吧。」凌舞冷笑道:「所謂正義,不是要犧牲,要奉獻的嗎?怎麼從頭到尾,你獲利最大埃爭權奪利就爭權奪利。往上爬就往上爬,千萬不要標榜自己正義。在外面喊一喊可以,但是不要在我面前標榜。別對我洗腦,我的腦子還會獨立思考1

陽頂天面孔抽搐,緩緩閉上了眼睛!

「儘管在今天之前,我還為你的事業奮鬥過,奉獻過。但那是因為我愛過你,和正義無關。」凌舞繼續道:「但是,如果你和吳幽冥生鬥爭,那抱歉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大腦。我只知道,吳幽冥天生高貴,無欲無求。而你出身草根,往上爬的**無比強烈。而一個無欲無求的人是邪惡的?我不大相信1

陽頂天閉著陽頂天道:「那你怎麼就覺得他無欲無求的?」

「他,大宗師級強者,擁有這個世界最高貴的身份,完全可以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是,足足兩個月,他每天都無所事事跟著我跑船,保護我的安全,卻幾乎不和我說一句話。他的手,可以揮舞千萬人為他出生入死,卻願意在我的船上無聊地削著木棍。而你的手,能夠揮舞一萬人的時候,卻拚命地揮舞十萬人為你出生入死1凌舞緩緩道:「陽頂天,我愛過你,你對我們家有大恩。但是,別把我當成傻子。你口口聲聲說和中州大戰,是為了天下民眾。別忘了,我就是天下民眾之一。民眾不想死,不想打仗,想平平安安地過日子。」

「所以,你是為了自己的野心,就不要掛著為天下民眾的口號了。」凌舞淡淡道:「我說完了,要殺要剮,隨你吧1

陽頂天閉著眼睛,輕輕地揮了揮手!

凌舞看著陽頂天痛苦虛弱的面孔,目光微微一陣抽搐,然後咬著牙離去。

……

一直以來,陽頂天身體上不知道受過多少次傷害,但是他的心,他的精神,從來沒有受傷過。

今日,凌舞的話,如同尖刀一般,猛地刺入他的心臟之內,讓他痛苦得不能呼吸。

當然,這和凌舞的身份沒有關係。

凌舞要說愛他的時候,沒有經過他的同意。

凌舞說要恨他的時候,同樣沒有經過他的同意!

凌舞的話為何能傷害他?因為她代表這最最普通的民眾!

為何有幾十萬民眾來主府聚集,大呼陽頂天已死,解散光明議會。

他們想得和凌舞一模一樣。想要安生,不想戰爭,不想成為陽頂天的炮灰。

對於陽頂天的死,這些民眾甚至有些興高采烈。

當秦七七攻打雲霄城的時候,他們毫無疑問站在陽頂天一方。為何?因為陽頂天的草根身份。還有因為陽頂天的傳奇經歷,讓他們想要再次看到奇的上演。

當然最最關鍵的原因是,死的不是他們,災禍降臨的是雲霄城頭上。

而這次,陽頂天和祝青主的戰爭,把這些民眾也卷了進去。

於是。他們毫不猶豫地站在陽頂天的對立面,因為陽頂天影響了他們的利益。

所以,如果陽頂天死了,他們會興高采烈,因為戰不用打了!

這是投降派共同的想法!

……

剛才,陽頂天很想對凌舞吼一句:「不是你們他媽為我出生入死。而是我他媽為你們出生入死!要不是為了你們不會淪為豬狗,要不是為了你們不跌落地獄。我憑什麼天天流血,天天戰鬥,連和兒子,妻子吃飯的時間也沒有,親熱的時間也沒有?我他媽是為了你們1

但是,他沒有吼出來。

因為。凌舞說了,她是有腦子的人,她會獨立思考!別想對她洗腦!

陽頂天就這樣,渾身冰涼地躺在椅子上,久久沒有動彈。

忽然,她背後一柔,後腦被抱進柔軟的shuxiong之中。

「宗主,和愚昧之人生氣,是永遠生不完的。」宋春華柔聲道:「她沒有惡意,只是站得太低。所以也看得太近。」

陽頂天閉上眼睛,枕著宋春華,漸漸讓自己恢復。

「正義是一種很奢侈的東西,所以不是每一個人都配擁有的。高尚也同樣是一種更奢侈的東西,也不是每一個人都配擁有的。你無法掌控別人的道德。也不需要為別人的智慧而痛苦。」宋春華柔聲道。

她說話從來不會那麼刻薄,但是因為心痛陽頂天,所以此時對凌舞痛恨到了極點,所以才會說出如此刻薄近乎惡毒的言語。

只不過,她天生就是正義和高尚的人,所以哪怕刻薄近乎惡毒的言語,也如此的平和。

就這樣,宋春華靜靜地將陽頂天抱在懷裡。

良久之後,陽頂天忽然問道:「春華,師傅呢?」

「去找你了。」宋春華道:「他不相信已經死了,所以去找你了,會有危險嗎?」

「不會的1陽朵然祝青主,秦萬仇的修為都過師傅。但是想要留下師傅,大約只有無靈子和無逅親自動手。而這兩個人,至少現在不會動手的1

「凌辱,怎麼處置?」宋春華問道。

「她沒有做錯什麼,就不用理會了。」陽頂天淡淡道:「但是因為她現在知道太多東西,所以先讓她先呆在凌府之中不要出來。戰爭結束后,就放她自由吧1

「是1宋春華道。

接著,宋春華柔聲問道:「天,我們的潛艇暴露了,我們的火油也暴露了。祝青主,肯定有了剋制之法,我們還能贏嗎?」

「能贏的。」陽頂天淡淡道。

「嗯1宋春華美麗的面孔輕輕磨蹭陽頂天的臉頰柔聲道:「凌舞對你的愛,是膚淺的,或許會變。但我對你的愛,是深邃的,永遠都不會變1

「我知道1陽頂天道,然後轉過面孔,尋找宋春華的柔軟嘴唇。

宋春華艷麗的櫻唇湊上來,兩人輕輕一吻,然後鬆開。

然後,她鬆開陽頂天,面孔也恢復了之前嚴肅的模樣,道:「宗主,接下來我們做什麼?」

陽囤一件事,整個西部立刻進行宵禁,並且讓炎城的民眾立刻撤出,他們會願意的,因為這是遠離戰場,讓雲霄城的民眾繼續修建防線,儘管未必用得上。」

「第二件事,立刻對軍隊進行整編,不要三百萬,也不要二百萬。我們之需要最最堅貞的勇士,願意為正義而戰的勇士。三心二意的。對正義理解不透徹的,全部不要。讓唐伯昭培養出一部分人,滲入軍隊裡面,講理想,將正義。把正義滲透到軍士們的骨子裡面。讓他們明白不是為了我陽頂天而戰,我一寸土地不要,一座城市不要。」

「第三件事,把最忠貞的軍隊挑選出來之後。立刻全面集結,進行上艦訓練,準備開戰1

宋春華道:「是1

陽頂天道:「潛艇進度如何?魚雷進度如何?火油進度如何?」

宋春華道:「潛艇。在論證之後,遠遠比你設想中的簡陋得多得多。只有一個大鐵罐子,加上晶石動力,然後幾個射管。甚至,射管連注水射都沒有,只能啟木石動力。自動射。」

陽頂天道:「簡陋不要緊,只要牢固,能走,能射。造了多少艘?」

「五百六十多艘1宋春華道。

「那魚雷呢?」陽頂天道。

「魚雷的準度依舊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多次改良和實驗,最終也只能在九里之內,擊中五十丈以上的巨大目標。」宋春華道:「但是數量很多。數萬隻1

「火油呢?」陽頂天問道。

「八百多萬斤。」宋春華道:「而且其中五百萬斤,已經全部鑽入鐵罐之中,隨時可以投擲1

接著宋春華道:「宗主,我們的計劃不是已經被識破了嗎?」

「被識破了,並不意味著潛艇魚雷就沒用了。」陽頂天道:「尤其是火油,我依舊很難相信,祝青主能有什麼破解之法。」

「潛艇和魚雷只要被對方知道了,破解很容易,只要在將幾萬名武士進入海水中,中途攔截魚雷就可以了。儘管不能全部攔祝但攔住大半,我們的潛艇魚雷戰術,就失敗了。」宋春華道:「但是火油戰術怎麼破,我確實怎麼都想不出來。」

是啊,陽頂天的火油戰術怎麼破解。確實很難很難想象!

「那戰艦呢?」陽頂天問道:「五千石以上戰艦,當然用我的說法,就是五百噸級以上的戰艦,總共有多少艘?」

「一百二十多艘。」宋春華道:「還有四十多艘,還是修理過的舊船,沉船。」

陽頂天道:「那,那一百噸以上的呢?」

宋春華道:「那有五百多艘1

陽頂天頓時眉頭大皺。

戰艦和陽頂天潛艇不一樣,戰艦要放火炮,要駐守軍士,所以對質量要求很高,造起來很麻煩很慢。

而此時烈火島造的潛艇,就如同宋春華所說,簡陋之極,就是鐵罐子加晶石動力。而且,噸位很小,所以一個月內可以造出五百多艘。

而且這五百多艘,是無法遠程巡航的,不是動力不足,而是無法長期在海底巡航,所以一開始是要浮在水面航行的,到快戰鬥的時候,才沉下去。

也就是說,陽頂天這一方,能夠入海的軍艦,連小船算上一起,也只有五百多艘,總共十幾萬人上軍艦。

剩下軍隊想要上艦,只能乘坐小船。可是小船,是無法航行一萬多里的。

硬要去也行,這些小船需要大型晶石軍艦進行拖拽前行。

就算如此,陽頂天能夠進入海洋的軍隊,也不會過五十萬!

而對方的軍隊是八百萬!

對方的軍艦總共會有多少,會過一萬!

也就是說,這場戰爭的勢力對比,比雲霄城大戰更加懸殊。

完全是二十比一,甚至三十比一!

「好了,我們準備出去烈火島,我親自進入潛艇看一下,究竟有多麼簡陋,看看戰鬥力究竟如何?」陽頂天道。

「好1宋春華道。

……

半個時辰后,陽頂天和宋春華,騎著魔鷲王,朝烈火島飛去。

還沒有到達烈火島,在高空飛行的時候,陽頂天忽然看到一隻魔靈鰩越來越近,上面坐著一個非常熟悉的俏麗身影,是靈鷲!

她的身後,幾十隻魔鷲武士,緊緊包圍!

靈鷲,她來做什麼?

陽頂天目光一縮,而宋春華面色一寒!

見到陽頂天,靈鷲忽然大聲道:「陽頂天,你站住,我問你一句話1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