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二:凌舞之痛!靈鷲之傷!(1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武器全部付諸流水,差一點點,就讓陽頂天讓整個西部,死無葬身之地。 瞬間,陽頂天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儘管他和靈鷲已經越行越遠,但是內心中還是把她當成了小妹妹。他相信,在靈鷲心目中,雖然吳幽冥的分...

就這樣,掀起滔天巨浪,幾乎要傾覆整個西部的內亂,被這種粗暴的手段,直接鎮壓了下去。YaNkuai

無數的諸侯,就這麼跪伏在地。

儘管是因為畏懼而臣服,不是真正的臣服。但是不要緊,只要不搗亂就可以。總之,誰露頭,誰死!

聚集在廣場上的幾十萬民眾,內心充滿了惶恐,畏懼,還有怨恨,然後狼狽退去。

這場近乎彌天大禍,隨著祝紅離的被斬和碎屍,而平息下去。

沒有內戰,沒有大暴亂,平息的代價,幾乎微乎其微。

祝青主雄才偉略,遠陽頂天,為何他就平息不下去。

先,名不正言不順。其次,他想得太多。最後,他遠遠沒有陽頂天那麼決絕,他要的很多。

而陽頂天什麼都不要,不要名,不要利,不要權,不要地,甚至不要命。

他直接鐵了心思,要和邪魔道死磕到底,誰擋他,就殺誰!

因為只有一個目標,一個方向,所以做起事情就顯得簡單而又直接。

這一點,秦萬仇無法做到。

……

一間小屋之內,陽頂天見到了凌舞。

因為有了貢獻,有了目標,所以凌舞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充滿了自信,容光煥。

而且長時間沒有出海,沒有風吹日晒,所以她整個人都白了許多。

「你叫我來幹嘛?我事情還有很多,忙得很1凌舞走進來,朝陽頂天不耐煩道。

之前傳出的陽頂天死訊,幾乎整個西部都知道了,唯獨烈火島上的人不知道。因為。整個烈火島被全面封鎖,陽頂天所謂的死訊,根本傳不入島內。所以,凌舞根本不知道這檔子事。

「炎城怎麼了?」凌舞道:「怎麼那麼亂,而且地上都是血。怎麼那麼多人?」

「沒什麼,有人打算投降,被我們鎮壓下去了。」陽頂天道。

「我就說過,城裡人都是靠不住的,城市越是繁華,裡面的人骨頭就越軟。」凌舞道:「說吧。什麼事情,我還等著回去幹活呢。」

「你過來……」陽頂天招了招手。

凌舞臉蛋一紅,道:「宗主,你大老遠地叫我過來,不會是想要謀色吧?我是你的下屬,你可不要騷擾我。」

「你曾經和吳幽冥接觸過。對嗎?」陽頂天忽然問道。

凌舞面色一變,昂道:「是啊,怎麼了?」

「把整個過程,說給我聽聽,不要漏掉每一段。」陽頂天道。

凌舞美眸一紅,道:「陽頂天,你這是什麼意思?懷疑我嗎?我和你之間。可沒有真正的關係吧!且不說我和吳幽冥沒什麼,就算有什麼,你也管不著吧。」

陽頂天道:「把整個過程,詳細講給我聽,從頭到尾1

他一字一語,嚴肅說到。

凌舞眼淚直接流出,咬著玉齒道:「我在烈火島,救了他的命。就和你一樣,把他撿到船上來了。」

「他遇到什麼危險了?需要你救命?他的身體,當時什麼模樣的?」陽頂天問道。

「渾身焦黑。沒有一片好肉,人不人,鬼不鬼,我都以為他絕對活不下來的。」凌舞道。

「嗯。」陽頂天道:「然後呢?」

凌舞道:「然後,我把他安置在烈火島養傷。養了幾個月。我,我就把他浸泡在那桶藥液裡面。」

「哪一桶藥液?」陽頂天問道。

「就是你治好了我父親的那一桶神奇的藥液。」凌舞道。

「哦,是那個。」陽頂天點了點頭道:「你繼續說。」

「後來他慢慢痊癒了,從人不人鬼不鬼,變成了俊美無匹的人物。」凌舞道:「然後,他就離開了烈火島。可是為了報恩,我每一次出海,他都上船保護。來回兩萬多里,兩個多月,每次都如此1

「他有碰過你的身體嗎?或者,有讓你昏迷過,人事不省過嗎?」陽頂天問道。

凌舞頓時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然後猛地上前。

「啪……」她猛地出手,扇了陽頂天一個耳光。

「陽頂天,你卑鄙,你無恥……」凌舞大哭道:「你,你把我看成什麼人?且不說我和他沒什麼,就算我和他有什麼,就算我和他睡過,又關你什麼事情?」

「回答我,就是。」陽頂天淡淡道。

「你,真讓我失望,我真是瞎了眼睛。」凌舞指著陽頂天,一字一句道:「從今往後,我和你之前,再無任何瓜葛。」

「回答我的話,便是。」陽頂天再次道。

「沒有,沒有,他沒有碰過我一根手指頭。」凌舞大聲道:「吳幽冥大哥是正人君子,純潔無暇。不像你,我脫光了爬上你的床,你儘管虛偽不睡,卻目光吃人,下身吃人,貪婪窺看,伸手亂摸。他和你不一樣,他是真正的純凈如水的君子,和我說話,都目不斜視,和我相處,都如沐春風1

接著,凌舞怒道:「他是真正的君子,而你只是一個偽君子1

說罷,凌舞猛地轉身走出,冷笑道:「好了,你問完了,我也打了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反正你現在是整個西部之王,殺我如同踩死一隻螞蟻。不殺的話,我就要走了,永遠離開你的陰影。但是最後我要跟你說一句,吳幽冥大哥曾經救過你,而且不止一次……」

「我知道,你曾經跪著他求過。」陽頂天道。

凌舞頓時一驚,不敢置通道:「你,你曾經偷偷到我船上,監視過我?」

「那天前往中州,你的船上有公孫三娘,吳幽冥,那個大漢,就是我。」陽頂天淡淡道:「當然。我無意中上你的船看到的,而當時在我身邊那個花痴女孩,就是靈鷲宮的小公主靈鷲,現在是吳幽冥的妻子。」

凌舞嬌軀一顫,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頓時幾乎說不出話來。

她不知道自己為何說不出話來,她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可是為何此時卻如同被陽頂天抓姦一般。

「你,你當時在船上,為何不與我相認?」凌舞問道。

「不方便。」陽頂天道:「因為要去做非常隱秘的事情,不過你沒認出來。吳幽冥卻認出來了。」

「那又怎樣?關他什麼事情?」凌舞道。

陽頂天道:「既然,在那之前他從未碰過你。那麼到達中州之後呢,你和他見過面嗎?」

「見過。」凌舞道:「而且還一起吃飯了。」

「就你和他兩個人?公孫三娘在邊上嗎?」陽頂天問道。

「沒在,就我們兩個人,孤男寡女。」凌舞道:「不過,他沒有碰過我一根手指頭。我給他倒酒。不小心碰過他的手,算不算?」

「那是你們最後一次見面?」陽頂天問道。

「在一個半月之前,他曾經來過西北大6,曾經來烈火島上看我。」凌舞道。

那一次,應該是天道盟調查團近雲霄城的時候,吳幽冥來西北大6辦事,還要專門去烈火島看凌舞?

「這最後一面。他也沒有碰過你?」陽頂天問道。

「我們就在海邊走了幾步,我再次求他救你,幫你。」凌舞冷笑道:「沒有碰過。」

陽頂天頓時緩緩閉上眼睛。

種亡靈鬼鳥,是很難的過程,一定會有大面積的身體接觸。

這隻亡靈鬼鳥,先是養在施法者的身體內,然後活生生逼入另外一人體內,才能在對方身上種下亡靈鬼鳥的。

按照凌舞所說,吳幽冥從頭到尾都沒有碰過她,不可能種下亡靈歸鳥埃

可是。凌舞身上的亡靈鬼鳥,是怎麼來的?

天下巫靈師極度少見,除了靈鷲宮,就只有武莫織了。

可是,這個消息是靈犀傳出來的。種下亡靈鬼鳥的不可能是武莫織。

「他真的沒有弄昏過你?你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就沒有人事不省的時候,或者有沒有任何記憶空缺?」陽頂天問道。

「你,已經開始讓我噁心了。」凌舞一字一句道,然後轉身走出道:「陽頂天,我徹底退出,退出整個西部1

陽頂天淡淡道:「我們的潛艇計劃,火油計劃,這些最高機密,全部暴露了。」

「是你們,不是我們。」凌舞冷聲道,接著她猛地明白了陽頂天話裡面的嚴重性,然後嘶聲道:「陽頂天,你,你懷疑我是內奸?」

「你體內中了亡靈鬼鳥,上次靈鷲宮的靈犀來西北大6,召喚了這隻亡靈鬼鳥,你所有知道的機密,靈鷲宮也都知道了,然後祝青主也知道了。」陽頂天道:「我的所有秘密武器,所有殺手,全部廢了……」

凌舞身軀開始顫抖,不敢置信地望著陽頂天,嘶聲道:「不關我的事,如果是我叛變,我不得好死1

「我說得很明白,不是你叛變,是你的體內被種了亡靈鬼鳥,我在確定是不是吳幽冥種下的。」陽兒以,我一直在問,吳幽冥有沒有和你直接身體接觸過。」

凌舞的面孔,頓時變得無比的難看。

原來是這樣,她一直都以為,陽頂天是在質問她的清白。

痛苦過後,凌舞漸漸冷靜下來,眼眸中的痛恨已經不見,但目光依舊冰冷,搖頭道:「沒有,他對我沒有任何觸碰。他是真正的君子,我不信他會做這樣的事情。」

陽頂天道:「你從頭到尾,好好想一遍,誰曾經長時間觸碰過你的身體,尤其是你的頭。」

凌舞閉上眼睛,身軀依舊微微顫抖,開始在腦子裡面回憶。

然後,她的嬌軀猛地一顫,睜開雙眼。

「誰?」陽頂天問道。

「吳大哥的妻子,靈鷲小姐。」凌舞道。

頓時,陽頂天身軀一顫,不敢置信望著凌舞,嘶聲道:「你,你確定?」

「沒錯,我確定。」凌舞道:「我的身體從來沒有被任何人碰過,靈鷲小姐例外1

「什麼時候?在哪裡?」陽頂天問道。

「一個多月前,那個時候光明議會還沒有成立,海域也沒有封鎖,我們的船依舊來往中州和西部。有一天,靈鷲忽然找到我。」凌舞道。

「她找你?什麼事情?」陽頂天問道。

「她曾經聽說過吳幽冥大哥長期在我的船上保護我,所以懷疑我和她有什麼私情,所以故意過來打探,想要弄清楚。」凌舞道:「甚至她直截了當地說她非常大度,如果我和吳大哥真的有感情,她不介意我成為她的姐妹,不介意我也嫁給吳幽冥大哥。」

「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然後,她陪我玩了一天,當天晚上我們睡在一個房間裡面,說了很多話,她很純潔深情,我很喜歡她。」凌舞道:「如果你說我體內中了亡靈鬼鳥是真的,那就是她種下的。」

陽頂天此時雙手都微微有些顫抖,四肢冰涼。

沒有想到,這隻亡靈鬼鳥竟然是靈鷲種下來的。

靈鷲把一隻間諜鳥種在了陽頂天身邊,讓陽頂天所有的秘密武器全部付諸流水,差一點點,就讓陽頂天讓整個西部,死無葬身之地。

瞬間,陽頂天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儘管他和靈鷲已經越行越遠,但是內心中還是把她當成了小妹妹。他相信,在靈鷲心目中,雖然吳幽冥的分量遠遠過自己和宋春華等人。

但陽頂天可以理解,十六七歲的女孩嘛,春心大動。為了情郎父母都可以不要,更別說結義兄妹了。但是,他一直堅信,靈鷲不會傷害自己,靈鷲心中依舊把自己當成哥哥。

誰會想到,這個亡靈鬼鳥是她種下的,她把一個間諜活生生安插在自己的身邊,幾乎將自己推入絕境。

難道,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針嗎?

閉上眼睛良久,再次睜開,陽頂天恢復了平靜,頓時朝凌舞望去道:「凌舞,這段時間我看你過得很快樂,你喜歡這個事業,對嗎?」

凌舞道:「是喜歡,但更多是因為覺得我對你來說,是個有用的人了,覺得自己有價值了。」

「那現在呢?」陽頂天道:「對潛艇對魚雷,還充滿興趣嗎?」

「已經毫無興緻。」凌舞直截了當道。

「你很信任吳幽冥?」陽頂天問道。

「對1凌舞直截了當道:「完全信任1

陽頂天道:「如果,有一日我和吳幽冥直接敵對,你站在誰一方?你會信任誰?」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