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八一:王者歸來!斬首祝紅離!凌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直接說:「祝少主,中州的王師什麼時候打來啊,我們也好帶路啊1 「快了,快了……」祝紅離笑道:「屆時,在座諸位。都是功臣1 然後,祝紅離哈哈大笑,進入內間。 …… 來到...

陽頂天死了。

第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是神兵山莊的仇萬劫。

因為祝青主派遣使者專門通報了這個消息,煽動他的叛變。

仇萬劫對於這個消息,當然是嗤之以鼻的。

因為,陽頂天死了這種消息,不知道傳了多少次了。什麼陽頂天掛了,陽頂天敗了,陽頂天被擒了,這些消息不知道無數次傳過來。

但每一次,都被活生生打臉了。

每一次,陽頂天都好好地出現在世人面前,每一次都獲得不可思議的勝利。

結果,中州使者祝紅離,直接拿出了證據,好幾片回影玉。

陽頂天假冒的寧潸,被劃破了麵皮,然後親口承認自己的身份,露出了真實的面孔。

然後,被寧無鳴連刺數劍,瘋狂虐殺。

猛地一腳,幾乎將整個身軀折斷。

最後,陽頂天抱著段汝妍,渾身鮮血,深深墜入惡魔海域,可怕的深淵之中。

那個畫面就算在回影玉中,也無比的震撼恐怖。

幾百公里的巨大漩渦,瞬間吞噬陽頂天。別說陽頂天,就算是大宗師強者,也無法從那可怕的漩渦中逃生。

所以,這次真的不一樣了,陽頂天真的死了,祝青主拿出了鐵證。

……

陽頂天死了,這對仇萬劫的打擊,是無比巨大的。在所有大佬中,他本來就是最最遊離不定的。

如果陽頂天的死訊只是巨大打擊的話,那祝紅離接下來的話,毫無疑問是最後的稻草。

他說:你們的那些狗屁潛艇,沒用的。你們的那些火油,也沒用的。

頓時仇萬劫徹底震駭。

潛艇和火油。是西部世界最大的秘密,也是戰勝中州最大的砝碼和殺手。

陽頂天為了保護這個最高機密,幾乎清空了整個烈火島,把光明議會最最精銳的海6空力量,全部投入到這個島嶼中。

沒有想到。這個最高機密,還是泄露了。

祝紅離居心叵測道:「你們最高層當中,有我們的人。」

然後,仇萬劫幾乎徹底崩潰了。

潛艇和火油這個最高機密被得知了,那就意味著海上大決戰,瞬間成為泡影。

就意味著。中州的幾百萬大軍,如同潮水一般湧入西部世界。

怎麼抵擋?

然後,祝紅離開出了條件。

只要神兵山莊叛變光明議會,投入中州懷抱,那麼陽頂天划給神兵山莊的領地,祝青主同樣願意給。甚至還給得更多。

天下會以南,西北秦城領地以東,這四五千里的土地,統統歸神兵山莊仇萬劫所有。

而且,給仇萬劫邪靈能量,幫忙他突破大宗師級。

毫無疑問,這是個天大的誘惑。

而作為交易。仇萬劫要付出的,只有一件東西,那就是小型晶石強弩。一萬具,加上製造方法。

因為,有了小型晶石強弩。近乎無敵的6地霸主魔龍軍團,還有可怕的魔鷲軍團,幾乎都死無葬身之地。

小型晶石強弩,完全是這二者的剋星。

仇萬劫非常非常心動,但是並沒有立即答應。

……

祝紅離第二個找的,便是原天下會之主。宋逍!

給他的交易條件,更加直接,就是突破大宗師,給予三等邪靈。

因為此時的宋逍,沒有了魔龍武魂。已經不大值錢了。不像仇萬劫,掌握著小型晶石強弩。

而宋逍在祝青主心中,是最容易妥協的,也是西部幾個大佬中,腦子最蠢的。

然而實際情況是,仇萬劫極度心動,搖搖欲墜。

而宋逍,一口回絕!

祝紅離非常驚詫,愚蠢軟弱的宋逍,竟然一口回絕了。

之前那麼容易就叛變的宋逍,此時竟然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不過祝紅離並沒有當一回事,反正他要煽動的只有仇萬劫一個重要目標。剩下的,祝青主不大在乎。

至於秦萬仇,就算想投降,也基本上沒有可能了。

因為祝青主對西部世界志在必得,秦萬仇是最大的障礙。

……

仇萬劫還沒有回復祝紅離的時候。

陽頂天已死的消息,立刻傳開,然後便以風暴的度,瞬間席捲整個西部世界。

幾乎在十幾天內,西部世界所有的武者,全部知道了這個消息。

而且,祝紅離不知道多少次在大人物面前展示相關證據。

於是,整個西部世界,徹底陷入徹底的慌亂和灰暗之中。

所有的人,都惶惶不定。

整個西部的防線建設,幾乎陷入停止。

整個西部的投降主義聲音,更加塵囂。

無數的小諸侯,紛紛派遣使者和祝紅離接觸,偷偷拋出橄欖枝。甚至,有些勢力諸侯,已經直接遣使中州,直接表示投降。

……

而整個光明議會上層,在徹底震動了驚駭之中,依舊採取了非常果斷迅的行動。

立刻軟禁祝紅離,然後全面封鎖整個西部。在沒有光明議會的命令之下,西部世界不允許一艘船下海,所有前往中州的船隻,一旦現,立刻擊沉。

但這樣,也擋不住西部諸侯的恐懼之心,這些人依舊前仆後繼,打算投降。

於是,大戰還沒有開打。

整個西部世界,已經生了幾十次大小型衝突,死傷已經近十萬。

秦城和天下會,非常鐵血地鎮壓了自己勢力範圍內的投降勢力,先後殺戮數萬。

但是,對於神兵山莊領地內的投降諸侯,秦萬仇和雲霄城卻不好插手,因為這畢竟是仇萬劫的地盤。

然而神兵山莊仇萬劫,非常**。

既不向祝紅離主動表態,又不阻擋領地內諸侯的投降和叛變。

於是。日落山脈以南幾千里,甚至西州城,都徹底亂成一鍋粥。

幾十萬軍隊,在湍慫恿煽動下,公然聚集。甚至對於忠誠陽頂天的軍隊,生攻擊。

所以這幾日之內,日落山脈以南,徹底動亂,每日死傷無數。

投降主義風潮,越來越響。越來越響。

整個西部世界的防線建設,幾乎陷入停頓。

鐵爐炎城,是即將到來大戰的第一道6地防線。

因為炎城民眾的好逸惡勞,建設緩慢,所以雲霄城不得不出動大幾十萬民眾,進行防線的建設。

果然。三日一變,短短半個月,整個鐵爐炎城,變成巨大的軍事堡壘,幾千門火炮,都已經架在陣地和城牆之上。

然而,陽頂天死訊傳開以後。

無數炎城的民眾開始回歸。開始反戰,投降思潮風起雲湧。

緊接著,炎城民眾,開始和雲霄城民眾,產生了劇烈的衝突。

炎城民眾大罵陽頂天毀了他們的安寧生活,自己死了不算,還要拖她們下水。現在陽頂天已經死了,西部世界根本就沒有任何贏的希望。

所以,他們不要戰爭,要和平的生活。

雲霄城民眾儘管處於惶恐驚駭之中。但內心深處不相信他們的信仰陽頂天就這麼輕易死去。聽到炎城民眾攻擊陽頂天,頓時暴起反擊。

於是,整個炎城,到處都是衝突,到處都是流血。

可以這麼說。現在整個西部,過大半的民眾,都是投降主義。

四大城,秦城,西州城,炎城,南州城。

除了秦城之外,幾乎清一色的投降主義。甚至秦城領地的邊緣諸侯,也開始動遙

原本,整個西部所有軍事力量加在一起,只有三百萬,如今近一半準備投降。

所以,整個西部,徹底混亂。如果生大戰,還沒有開始打,就已經輸了。

而這種投降主義思潮。

在幾日前,到達了巔峰!

因為,中州大軍,開始集結。

八百萬大軍,從五個方向,進攻西部。

整個西部的鬥志,幾乎瞬間瓦解!

……

今日,炎城幾十萬民眾,包圍炎城主府,光明議會的暫時總部。

要求停戰,要求解散光明議會,要求交出天道盟的分裂罪犯。

而四百多名諸侯,在幾十萬民眾和士兵的目光中,進入光明議會總部,開始逼宮,要求釋放祝紅離,要求停止和中州的對立,要求停止分裂天道盟,要求釋放祝紅離,正式進行談判。

陽頂天到達炎城的時候。

城主府周圍,黑壓壓,全部是聚集的民眾和武者。

幾百名諸侯,靜坐大殿之內,要求停戰,要求和中州談判。準確地說,是要求投降!

因為就算投降中州,祝青主會完蛋,宋逍會完蛋,陽頂天會完蛋。但是,這些小諸侯不會完蛋。

就如同赤壁之戰中,江東世家,將領皆可投降曹操,但孫權不可降。

如今的西部同樣如此,宋逍,秦萬仇,雲霄城不可投降,剩下皆可降!

……

城主府的內間內。

光明議會,所有的要員,全部都在,商議面前的危機。

「鎮壓1宋春華直截了當道:「將叛變諸侯,全部殺掉1

「鎮壓1宋逍更瘋狂道:「誰準備投降,全部殺掉。」

西門夫人代表雲霄城,沒有任何言語和態度,她的眼淚通紅,已經哭了不知道多少次,儘管她不信陽頂天已死,但還是哭了無數次。

寧柔兒代表天鳳閣,但是她同樣無法開口。

李歸農,勢力太弱,同樣不能開口。

頓時,所有人目光都望向秦萬仇,陽頂天不在,光明議會中地位最高者,便是秦萬仇。

而秦萬仇,一聲不,內心唯有苦笑。西部誰都可以投降,但是秦萬仇卻沒法投降,陽頂天滅后,他已經成為祝青主的肉中之刺。

「殺掉那些諸侯?」仇萬劫道:「那中州大軍還沒有來,西部就完了。而且要殺多少人。幾百個諸侯,幾萬個軍官,幾十上百萬軍隊?所有投降思想的,全部要殺掉,那整個西部。至少要殺掉一大半。」

所有人望向仇萬劫的目光,都顯得有些詭異。

誰都知道,仇萬劫是整個西部唯一可以投降的大佬。誰都心知肚明,但是誰都不能撕破臉皮。

秦萬仇朝仇萬劫道:「仇師弟,那你的意見是?」

仇萬劫道:「沒法打了,我們的士氣完全低落。防線的建設也完全停了。大半的士兵,都準備投降。陽頂天已經死了,這個光明議會也算名存死亡了。這種情形下,還要和中州的八百萬大軍打?完全是以卵擊石。所以,談判吧!把祝紅離公子請過來,談判吧1

仇萬劫話一出。頓時秦懷玉宋春華等人怒目而視。

秦萬仇卻淡淡笑道:「行啊,那就把祝紅離公子請來吧1

……

祝紅離穿過靜坐的四百諸侯時候。

四百多投降諸侯紛紛躬身拜下道:「拜見祝少主1

「祝少主安康吉祥1

更有露骨的,直接說:「祝少主,中州的王師什麼時候打來啊,我們也好帶路啊1

「快了,快了……」祝紅離笑道:「屆時,在座諸位。都是功臣1

然後,祝紅離哈哈大笑,進入內間。

……

來到內間后,祝紅離趾高氣揚望向秦萬仇宋春華等人。

仇萬劫表露出停戰議和之事。

「想停戰議和?」祝紅離笑道:「先解散光明議會這個狗屁組織1

仇萬劫道:「如今,光明議會已經名存死亡,解散不解散,都無所謂了。」

祝紅離道:「交出分裂天道盟的罪魁禍,還有從犯,便可以議和了。」

秦萬仇道:「請問,罪魁禍是誰。從犯是誰?要交出哪些人?」

「罪魁禍是陽頂天。」祝紅離道:「不過,那東西已經死了。從犯是誰,要抓哪些人,處死哪些人。需要天道盟總部的決議。但是,陽頂天的妻子。家眷,雲霄城長老會成員,都是罪不可贖,還有陽頂天那個來歷不明的兒子。全部要押送中州,打入天道盟總部大牢1

「這些是議和的先決條件嗎?」秦萬仇問道。

「對,想要議和,先做兩件事情。第一件,公開宣布,解散光明議會。第二件,將陽頂天的妻子西門焰焰,秦夢離,秦嬌嬌全部鎖拿,廢棄武功,押送中州。雲霄城長老會所有成員,全部廢棄武功,押送中州。這兩件事情辦完后,立刻進入議和。中州的八百萬大軍,也會停止進軍1

而此時,彷彿是響應祝紅離一般,外面的四百諸侯大聲吼道。

「陽頂天已死,解散光明議會1

「陽頂天已死,解散光明議會1

頓時,外面的民眾聽到后,也跟著起鬨,幾十萬人同時狂呼。

「陽頂天已死,解散光明議會1

幾十萬人的聲音,如同雷霆潮水一般,響徹整個鐵爐炎城。

「分裂天道盟者,罪該萬死!陽頂天,罪該萬死1忽然,一個諸侯振臂高呼。

然後,小半諸侯大聲響應。

而外面的民眾,則全部跟著大聲呼喊。

「分裂天道盟者,罪該萬死!陽頂天,罪該萬死1

「陽頂天已死,解散光明議會1

幾十萬人,如同一聲,熱血沸騰,振臂高呼。

「嘎……」

忽然,空中一聲魔鷲王的長啼。

然後,一道金光,在陽光的照耀下,由遠而近。

所有人一愕,抬頭一看。

頓時,徹底驚駭!

這,這是見到鬼了嗎?這是見到鬼了嗎?

陽頂天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這人,當然是陽頂天。

他沒有直接出現在炎城之中,而是換了金袍,騎上魔鷲王,在無數人面前,上演王者歸來。

陽頂天沒有直接進主府,而是在民眾頭上盤旋幾圈。目中的光芒高傲而又冷漠。

沒有任何言語,只有無盡的高傲和不屑,直接走入到主府大殿之內。

而此時,裡面的投降派諸侯,還在振臂高呼。

「陽頂天已死。解散光明議會1

陽頂天緩緩步入道:「誰說,我已經死了?」

頓時,裡面擊敗投降派諸侯,如同雷擊,徹底驚駭。

所有的聲音,全部噎祝

陽頂天緩緩走到那個帶頭呼喊口號的投降諸侯面前。淡淡道:「你要投降,你要解散光明議會?」

那個諸侯面孔開始顫抖,駭聲道:「天道盟,不容分裂。誰分裂,誰就是罪不可贖。你,你自己要死。別拉其他人下水……」

「嗯1陽頂天上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腦袋,道:「說得有理……」

眾人一愕。

「但,毫無意義1陽頂天道,拍他腦袋的動作,更加輕柔。

「砰……」這個諸侯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猛地爆開,瞬間斃命。

所有人,頓時驚駭無聲。

「去這個諸侯家中,滅全族,十六歲以上,全部殺掉1陽頂天淡淡道。

「是1後面的葵寧大聲應道。

片刻后,五百魔龍武士,三百魔鷲武士,如同閃電一般朝西邊而去,將這個諸侯的家族夷平殺絕。

……

陽頂天步入內間。

瞬間。所有人震撼無語。

西門夫人,直接淚水湧出。宋春華,美眸猛地通紅。

甚至秦萬仇的身體,也猛地一顫。

光明議會所有人,全部精神猛地一震。露出無盡的狂喜。

只有仇萬劫,神情變得無比尷尬古怪。

「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祝紅離如同見到鬼一般,指著陽頂天嘶聲道。

「誰說我死了?誰告訴你的?寧無鳴?靈犀?他說你就信啊?」陽頂天淡淡道。

「哼……沒死又怎樣?幾日之後,還是死路一條。」祝紅離冷笑道:「告辭了1

說罷,他急匆匆便要離開。

「先別走1陽頂天道。

瞬間,祝紅雪閃電一般,攔住了祝紅離。

「我是中州的使者,我代表玄天宗,代表天道盟總部,你該對我怎樣?」祝紅離厲聲道。

陽頂天沒有理會祝紅離,而是緩緩走到仇萬劫面前,皺眉道:「仇莊主,你想幹嘛?」

仇萬劫開始還和陽頂天對視,接著慢慢顫抖,目光躲閃。

「對於叛變者,該殺就殺,不能手軟。」此時,天鳳閣主段汝妍,緩緩走入。

「段閣主?」

「段師妹……」

所有人驚喜出聲。

秦萬仇的聲音都顫抖了,猛地站起來,便要迎上來。

所有人沒有想到,陽頂天非但沒有死,反而把段汝妍也救出來了。

頓時,光明議會,又多出一員大將!

「宗主,我,我錯了……」仇萬劫顫聲道。

「你錯了,這次我原諒你。但是,要贖罪,要納投名狀。」陽頂天拔出寶劍,遞在仇萬劫手中道:「拿著我的劍,當著所有的投降派諸侯,當著所有的民眾,殺掉祝紅離,和你的投降主義,徹底決裂1

頓時,所有人大驚。

祝紅離,可是祝青主的兒子,陽頂天所殺就殺?

祝紅離嘶聲道:「陽頂天賤狗,你敢?我是玄天宗主之子,我代表天道盟總部1

陽頂天沒有理會他,一手抓住祝紅離,一手抓著仇萬劫,朝外面走去。

經過四百多名投降派諸侯的時候,陽頂天道:「你們,也過來1

……

很快,光明議會所有高層,還有幾百名投降派諸侯,全部出現在炎城廣場上方,出現在幾十萬炎城民眾的視野之中。

頓時,幾十萬民眾,徹底寂靜,心驚膽戰地看著上方。

」仇莊主,動手吧。」陽頂天道:「要不然,你今日就過不了這關了。」

陽頂天將祝紅離按在欄杆之上。

祝紅離渾身顫抖,嘶聲吼道:「誰敢殺我?誰敢殺我?我爹是祝青主,我代表玄天宗1

「誰敢殺我,我殺他全家1

祝紅離瘋狂地謾罵。

「陽頂天,我殺你全家。」

此時,祝紅雪緩緩上前道:「宗主,我來吧1

陽頂天退開。

祝紅雪將祝紅離的脖子按在欄杆上,朝仇萬劫道:「仇莊主,你還在等什麼?」

仇萬劫身軀微微顫抖嗎,他知道這一劍下去,就和祝青主不死不休,就徹底沒有回頭之路了。

稍稍閉上眼睛,片刻后猛地睜開。

「礙…」一聲大吼。

仇萬劫一劍斬下。

「礙…」

祝紅離,瞬間屎尿齊出。

「別殺我……」

他的話還沒有喊完,一顆腦袋就直接飛了出去。

瞬間,幾十萬民眾幾乎魂飛魄散,寂靜無聲。

「我仇萬劫,和邪魔道,和祝青主,勢不兩立。光明議會萬歲,陽頂天宗主萬歲1

斬祝紅離后,仇萬劫嘶聲大吼。

陽頂天朝那四百投降派諸侯道:「輪到你們了,每一個人,在祝紅離的屍體上砍一劍。要麼砍,要麼死1

頓時,四百多名投降諸侯,面如土色,渾身顫慄。

「我們有那麼多人,在眾目睽睽之下,陽頂天不敢殺我們……」一個諸侯大喊。

可惜,他的話沒有說完。

宋春華猛地一劍,直接將他劈成兩半。

四百多名諸侯大驚,幾乎尿出,但依舊不敢上前砍殺祝紅離屍體,不敢徹底得罪玄天宗。

「殺1陽頂天一聲令下。

秦懷玉,宋春華,段汝妍如同猛虎出籠。

「嗖嗖嗖嗖……」

劍光如影,瘋狂屠戮。

瞬間,鮮血飆射,斷頭橫飛。

短短片刻,便屠戮數十名投降派諸侯。

剩下諸侯,頓時魂飛魄散。

他們沒有想到,竟是如此局面,如此雷霆。完全沒有說話的餘地,直接開殺。

瞬間,這些諸侯瘋一般地拔劍,瘋一般地朝祝紅離的屍體衝上來。

舉劍狂砍,亂殺!

一邊砍,一邊大吼,釋放內心的恐懼。

所有人,全部納下投名狀,徹底和祝青主,和邪魔道決裂。

……

此時,下面的幾十萬民眾,已經嚇得渾身顫慄,遍體冰涼。

不知道有多少人,屎尿齊出,整個廣場,臭氣熏天。

陽頂天上前一步道:「我不會對你們演講,也不會對你們喊任何口號。我只說一句,誰投降,誰死!不管他是任何人,不管他有多少人?有十萬人要投降,我就殺十萬,有一百萬,我就殺一百萬。哪怕最後,只有我和我的結義兄弟去面對中州的八百萬大軍,我也毫不在乎1

廣場徹底靜寂。

「滾回你的屋子,顫抖也好,顫慄也好,就是給我閉嘴1陽頂天冷聲斷喝。

然後朝大殿內走去,淡淡道:「春華,你去將凌舞來到一個秘密的地方,我要見她1

「是1宋春華道!

……

註:第二更66oo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二,拜求支持。明天,我會早一些,不會越來越晚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