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七三:陽頂天還是寧潸?武莫織的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當然你放心,她沒有背叛你,只不過她的體內,被我們裝了一隻亡靈鬼鳥,只有巫靈師才能看到的亡靈鬼鳥。我那天去西部,除了找靈兀,其次就是接受亡靈鬼鳥的情報。下個月,你就可以看到西部世界的末日了1 ...

寧潸還沒有開口,武莫織卻厲聲道:「寧無鳴,你胡說什麼?他就是我的夫君寧潸,是寧族之主寧潸!寧族長老,還不立刻將寧無鳴碎屍萬段1

但是,五個寧族長老,依舊靜靜拜伏,沒有任何廡┤耍當然早已經效忠了寧無鳴了。

寧無鳴哈哈大笑,然後聲音變得無比溫柔道:「莫織,我並不怕殺害兄長的罪名。事實上,我可以直接了當向你承認,我做夢都想殺掉寧潸,我派了四個宗師級長老去天上人間。目的只有一個,殺寧潸1 」小說「小說章節

「你,你這個畜生1武莫織嘶聲道:「寧潸是你的兄長,他給了你一切。」

「那又如何?」寧潸冷冷道:「他不死,我怎麼能夠擁有你?」

「你做夢1武莫織冷聲道:「且不說我夫君沒死,就算是他死了,我也永遠永遠不會讓你碰一下。」

寧無鳴面孔頓時扭曲,道:「我有哪一點比不上那個廢物?我有哪一點比不上那個廢物?我比他強大,比他優秀,比他智慧。唯一不同的是,我只是個私生子而已。」

「你有哪一點比得上他?」武莫織不屑冷笑道:「在我心裡,你連他的一根頭髮絲都不如。我躺在他的身邊,只要聞著他的氣息,哪怕是臭掉的殘羹剩炙,我也如同美味佳肴。但是你坐在我面前在一桌吃飯,哪怕面對山珍海味,我聞到你的氣息,都會噁心得無法下咽。」『

武莫織的話,極度狠毒的刺激了寧無鳴的自尊心,頓時他渾身的肌肉,都痛苦得虯結起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寧無鳴閉上眼睛道:「你嘴巴太毒,我,我不和你爭辯,我也不生你的氣。」

再次睜開雙眼,寧無鳴目光冰冷望向寧潸,冷笑道:「陽頂天。其實你第一次在西州城假冒寧潸,我就已經懷疑。但是為了弄清楚寧潸究竟有沒有死,我還是跟著莫織去了西州,從而沒有去秋水劍派,讓你將秋水劍派滅門。第二次在炎城,你再次假冒寧潸在公孫五娘的演奏會上大放異彩,引得莫織前往,最後趁機將西部的邪魔道潛伏者,一舉誅殺。連根拔起。」

說到這裡,寧無鳴望向武莫織的目光也飛快閃過一絲痛苦。

就是陽頂天第二次假冒寧潸之後,武莫織就徹底失蹤了,徹底從他身邊離開了。

「為了確定寧潸究竟有沒有死,為了確定寧潸究竟是不是你冒充的。所以我設下了一個圈套,一個你不zhidao會不會中計的圈套。」寧無鳴道:「離開東洲天道盟大會後,葵司離開,便沒有回到地裂城。徹底失蹤。於是,我找了一個人。用特殊的手段,把他的身體和面孔弄得和葵司幾乎一模一樣。然後毀掉他的玄脈和氣海,讓他人事不剩接著,我把抓到葵司的消息,透露給了莫織!如果寧潸是你陽頂天假冒的,就一定會千方百計利用莫織。來南海寧族救走葵司。因為,葵司對你來說實在太太重要了,他不但代表著地裂城,而且還有殺豬劍法第四階1

此時,寧潸臉上依舊面無表情。而武莫織絕美的面孔,則開始蒼白無色。

「為了葵司,為了殺豬劍法第四階,你果然再次冒險了。陽頂天我真是佩服你,第三次假冒寧潸,是何等的危險埃進入南海寧族,是何等的危險?沒想到,你竟然真的來了。」寧無鳴咬牙切齒道:「沒想到,你真的假冒了寧潸,沒有想到你,你真的和,和我的莫織雙宿雙飛了。」

頓時,寧無鳴痛苦到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過,我不在乎。」寧無鳴道:「只要證明寧潸死了,莫織把身子給你了,不再是處子之身了,我不在乎……我愛的是她的人,不是什麼處子之身,我不在乎……」

說到這裡,寧無鳴的喉嚨終於忍不住沙啞,拚命忍著眼眶中的淚水,然後忽然猛地嘶吼道:「陽頂天,我要將你碎屍萬段,碎屍萬段……」

「他不陽頂天,他是寧潸,他是我的夫君寧潸……」武莫織忽然朝著寧無鳴大聲吼道。

「他不是,莫織你的夢該醒了,睜開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寧無鳴才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男人,我不在乎你被陽頂天睡過,我不在乎你被陽頂天睡幾次,我都會全心全意只愛你一個人。秦七七被抓了,究竟是被奸了,還是被殺了,我不在乎。秋若涵那個賤人,我一會兒就去宰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寧無鳴大聲吼道:「現在,你給我清醒,給我清醒!他不是寧潸1

「不,他是,他是……」武莫織嬌軀顫抖,淚流滿面,大聲哭道。

「陽頂天,你跑不了了。儘管上面有命令說不能殺你,但是我忍不住了,我不管了,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寧無鳴猛地拔劍,指向寧潸道:「我zhidao,我的兄長寧潸有一個幻形面具,那本來是給我的。有了這面具后,可以毫無破綻。而且你身上強大的邪靈能量,我也zhidao是怎麼來的。只要你承認你是陽頂天,我就不殺你,我就只廢掉你的武功將你囚禁。只要你否認,我一定殺你,我一定殺你……」

「夫君,你告訴他,你告訴他……」武莫織來到寧潸身邊,抱著他哭泣道:「說你是寧潸,你是我的夫君寧潸,你不是陽頂天1

寧潸沒有回答他的wenti。

而是朝靈犀望去,道:「靈鷲宮的靈犀公子,你怎麼也在?」

靈犀道:「因為陽頂天你阻止我娶雲君奴小姐,因為我的弟弟靈兀嗎,在你的海域失蹤了。我要你給一個交代1

「陽頂天,你此時插翅難逃了。」寧無鳴道:「真是利令智昏啊,為了救葵司,為了得到殺豬劍法第四階,你果然不要命了。說啊,說你不是寧潸。說你是陽頂天,我就饒你不死1

此時,武莫織擦拭臉上的淚水,目光變得溫柔道:「夫君,告訴我你是不是寧潸。只要你說是,那不管發生什麼。我也不在乎。只要你說你是寧潸,我就相信。」

寧潸上前,輕輕擦拭她眼角的淚水,柔聲道:「如果我說我是寧潸,寧無鳴就會將我碎屍萬段,然後你就殉情,就死了1

「我不怕死。」武莫織哭泣道。

「我zhidao,你不怕死。」寧潸柔聲道:「但是我不想你死,我不捨得你死。」

接著。寧潸望著眼前的十幾個高等宗師,一個近大宗師,將自己上下左右,全部包圍。所有的能量氣息,都籠罩著自己。

寧潸笑道:「今天,我肯定逃不了了,沒有任何逃脫的keneng性了。哪怕是隱身,也逃不了了。那麼我最後和你說幾句話。好嗎?」

「嗯。」武莫織用力點頭。

「第一,你不欠寧潸的。他為了你付出生命,是因為他愛你,他甘之若飴,所以你不欠他的。」寧潸道。

「第二,沒錯,我就是陽頂天。我不是寧潸1陽頂天最後道,用的不再是寧潸的聲音,而是陽頂天的聲音。

頓時,武莫織的嬌軀,徹底冰涼!

她絕美的瞳孔。瞬間沒有任何焦距。

她絕美的面孔,瞬間蒼白,沒有任何血色。

彷彿瞬間,所有的靈魂,都被抽去。

良久之後,她的美眸朝陽頂天望去刻骨衝天的恨意。

「陽頂天,我將你碎屍萬段,我將你碎屍萬段……」武莫織嘶聲吼道,然後小嘴張開,猛地噴出鮮血,瞬間染紅陽頂天的面孔。

「你憑什麼這麼做,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武莫織猛地拔出利劍,瘋狂地朝陽頂天劈砍。

瞬間,他的利劍直接砍在陽頂天的臉上,瞬間鮮血流出。

然後,猛地一劍,刺穿他的肚子。

「第三。」緊緊盯著她的美眸,用手抓住他的利刃,瞬間鮮血橫流,陽頂天繼續道:「你看對寧潸的感情,不是愛,是愧疚。所以,你應該解放自己了,應該去尋找屬於自己的追求了。」

「第四,這幾天,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你幸福嗎?」

「第五,我跟說過,要保護你一輩子,讓你幸福一輩子的話,是真的。」

最後,陽頂天掏出那個戒指,套在武莫織的手指上道:「這就是我剛才要給你的那個戒指,叫乾坤戒,它會保護你的。最後,好好活下去1

武莫織嬌軀猛烈顫抖,又仰面,吐出一股血箭,大聲道:「陽頂天,上天的雷霆,應該將你劈死,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惡賊……」

然後,武莫織直接昏厥在魔靈鰩上。

寧無鳴幾人飛快地靠近,將陽頂天緊緊包圍。

「陽頂天,你多少次都創造了奇。這次呢,這次被十幾個宗師徹底包圍了,你的隱身玄技沒有用了,你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你還能創造奇嗎?你完了,你完了……」

寧無鳴臉上露出無比刻骨的仇恨,冷笑道:「我不殺你,但是我會將你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生。我會將你閹割,我會將你的四肢全部斬斷,我會挖掉你的一隻眼睛,我會削去你的鼻子。我會將你身上的皮全部剝去。我會讓你人不人,鬼不鬼。最後,中州和西部大戰的時候,我會帶著你去戰場,看著你們西部如何的全軍覆沒。然後我會將你的女人抓過來,一個一個地強姦,一個一個凌辱,全部在你面前進行,我會讓你嘗到,什麼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那麼現在,你告訴我,你有什麼手段,逃出我的掌心嗎?」寧無鳴問道。

陽頂天目光四處搜尋,尋找一切可以脫身的辦法。但是沒有任何辦法,他搖頭道:「沒有。」

「那你說說,為何你會落入我的手裡?」寧無鳴道。

「因為,你比我聰明,你的計謀遠遠超過我。」陽垛點我從不否認,但是我只能說,如果時間可以倒流,讓我重新選擇的話。我依舊會選擇來寧族冒險。就是為了救出葵司。」

「那你救出了嗎?」寧無鳴問道。

「沒有救出。」陽頂天抱緊了段汝妍道:「因為這只是你的一個圈套,但是我救出段汝妍了,而且我還收穫了一團愛情。」

「你給我閉嘴……」寧無鳴嘶聲怒吼,猛地一掌劈去。

「噗……」陽頂天鮮血狂噴而出,身上的玄脈,一寸寸裂開縫隙。整個身軀如同稻草一般飛了出去。

沒法脫身,那或許,就只能置於死地而後生!

寧無鳴猛地拔劍,厲聲道:「陽頂天,隱宗之主,真的好弱埃靈犀兄,他阻止你娶美人,有仇報仇埃」

靈犀目光一寒,猛地拔劍。來到陽頂天身後,猛地一劍!

頓時,將陽頂天挑飛幾十米,挖出一大塊血肉。鮮血狂噴,但陽頂天依舊緊緊抱住段汝妍,沒有鬆手,沒有拔劍。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還手!

「陽頂天。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阻止我娶雲君奴,豬狗不如一樣的東西。沐猴而冠1靈犀冷道,然後閃電一般躍到陽頂天上空,對準他的胸口,猛地一腳踩下。

「轟……」瞬間,陽頂天的身軀一彎,肋骨斷裂。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軀如同炮彈一般,猛地下墜。

接著,靈犀用劍一刺,止住了陽頂天下墜的趨勢。

陽頂天問道:「那你想娶雲君奴是假。想弄雲天閣到手,是真?」

「也對,也不對。」靈犀道:「美人我是真想要,雲天閣,我也想要。不過,你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竟然敢出手破壞了我的好事,真是自尋死路啊1

「哈哈哈……」陽頂天笑道:「懦弱,果然是大敵埃雲天閣的雲采林,不zhidao聽到今日的事情后,會如何呢?」

「陽頂天,你就要完了,就不要替別人操心了。」靈犀笑道:「雲天閣會落入我們手掌,地裂城也會落入我們手心。陽頂天,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葵司被我們靈鷲宗劫走了。殺豬劍法第四階,也落在我們手裡了。」

「什麼?」陽頂天驚聲道:「難怪,難怪,葵司城主近大宗師的修為,只有你們才可以無聲無息劫走他。」

靈犀附在陽頂天的耳邊低聲道:「在我們面前,你就是一隻臭蟲,一腳就可以踩死!究竟是誰動手劫走了葵司?你猜!是誰當日救走的寧無鳴?你猜1

「閉著眼睛,都可以猜到。」陽頂天嘆息道。

「看來,這對你打擊還不夠,那就給你最大最大的打擊。」靈犀道:「你造的那些潛艇的,那些火油啊,都沒有用的。祝青主早就zhidao了,早就有了準備了,你還在洋洋得意,自以為會大獲全勝。開戰之日,就是西部滅亡之日。」

頓時,陽頂天徹底震絕,這次驚駭。

靈犀笑道:「你可zhidao,祝青主是怎麼zhidao的嗎?」

頓時,陽頂天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表情。

「因為凌舞,她zhidao了你所有的機密,於是我們也zhidao了。」靈犀道:「哦,當然你放心,她沒有背叛你,只不過她的體內,被我們裝了一隻亡靈鬼鳥,只有巫靈師才能看到的亡靈鬼鳥。我那天去西部,除了找靈兀,其次就是接受亡靈鬼鳥的情報。下個月,你就可以看到西部世界的末日了1

陽頂天,徹底蒼白駭然!

寧無鳴笑道:「靈犀師兄,你應該也足夠過癮了!接下來,你我一起動手,閹割陽頂天,斬斷他的四肢吧,你一半,我一半。你割蛋,我斷槍1

「好啊1靈犀笑道。

然後,兩個人跟著陽頂天下墜,猛地舉起利劍,就要將陽頂天跺去四肢,活活閹割。

就在此時,海面上忽然猛地掀起滔天巨浪,掀起巨大漩渦,一隻無比可怕的海底巨獸,衝天而去。

瞬間,所有人猛地驚顫。

武莫織也悠悠醒來。

陽頂天忽然大聲道:「織織去雪族,好好活下去1

「兩位,借你們的怒火脫身了。」陽頂天道!

然後,他忽然猛地迸發出所有的玄氣,所有的玄火。

整個人,猛地化作一道閃電。猛地朝大海墜落。

靈犀和寧無鳴大怒,便閃電一般要追上去。

與此同時,那隻海底巨獸,衝天而起,朝著靈犀和寧無鳴張開血盆大口。

二人大驚,閃電一般飛起。拚命逃脫!

然後,陽頂天抱著段汝妍猛地墜落海中。

緊接著,被幾十萬米的巨大漩渦黑洞,徹底吞噬,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寧無鳴和靈犀,拼盡全力,終於逃脫那海底巨獸的大嘴。

然後,見它落入海中,張開大嘴。醞釀可怕的閃電。

「快走1寧無鳴和靈犀心有餘悸,嘶聲吼道。

然後所有人,拼勁全力,拚命逃竄。

寧無鳴飛快奔逃的時候,也沒有忘記拉著武莫織的魔靈鰩。

足足逃出了幾百里之後,眾人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然後,所有人朝遠處的海域望去。

「可惜了,便宜那個螻蟻了。」靈犀道。

「放心吧。他死定了,沒有人可以在那種滔天的漩渦中逃生。也沒有人可以在那隻可怕巨獸嘴下逃生。」寧無鳴道。

「這片地獄之海,實在太驚人了,竟然還有這種史前巨獸1靈犀道。

「這應該是娜迦大屠殺后,僥倖逃脫的海族後裔,整個世界沒有幾隻的。」寧無鳴道:「陽頂天死在它的腹中,也算便宜了。」

「接下來合作。就看我們兩家了,合作愉快。」寧無鳴伸手道。

「合作愉快1靈犀道。

寧無鳴來到武莫織邊上,溫柔道:「織織,走,我們回家。不管之前發生了什麼。我都會愛你一生一世1

「你不嫌棄我keneng被陽頂天睡過?」武莫織道。

「不,我永遠不會嫌棄。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你就是我心中最美麗的女人,永遠都是,我做夢,都想得到你,我永遠不會嫌棄。」寧無鳴道。

「可是,我嫌棄你。」武莫織淡淡道:「你要麼,就在這裡抓住我,先奸后殺。要麼,我就要回家了,回雪族,我不理會外面世界的一切。」

「不要……」寧無鳴道。

武莫織沒有理會寧無鳴,直接騎著魔靈鰩,朝著雪族的方向飛去,一邊飛,一邊不自覺地撫摸自己的小腹,然後冷冷道:「沙無名你這個賤種,你要是後悔了,隨時可以過來將我抓走。」

寧無鳴痛苦地扭曲著面孔,望著遠去的武莫織,狠狠地咬唇出血,指甲深深刺入掌心,鮮血濕漉了滿手。

靈犀上前,望著武莫織的背影道:「怎麼?還是心裡過不去那個坎?陽頂天有很多美人的,你就以牙還牙吧。」

……

不zhidao過了多久時候!

陽頂天被無盡的漩渦,瘋狂地吞噬,瘋狂地席捲。

這漩渦在海面上,有幾十萬米。

在海底,卻無比之深,無比之大。

吞噬,吞噬……

陽頂天抱著段汝妍,已經徹底昏厥過去。然後如同灰塵一般,在巨大的旋渦中,完全隨波逐流,一刻千里。

越來越深,越來越深,越來越深。

整個海底世界,如同最瘋狂的烈焰,如同最瘋狂的風暴。

摧毀所遇到的一切,撕裂所遇到的一切,移動所遇到的一切。

海底的巨山,瞬間成為齏粉,海底的整個島嶼,瞬間被移動百里。

而漩渦中心的陽頂天,始終安然無恙,就是一直被吞噬,吞噬,吞噬!

海底幾萬米,幾十萬米,幾百萬米……

最後,漩渦不zhidao移動了多少海底大山,不zhidao摧毀了多少海底礁島。

陽頂天沉到無盡的海底!

一切,風平浪靜!

……

不zhidao過了多久,陽頂天幽幽地醒了過來。

第一眼,就看到了面前不遠的段汝妍。

在旋渦中,他儘管昏迷不醒,卻依舊緊緊抱住段汝妍。風平浪靜后,他反而鬆手了。

然後,他坐了起來,抬頭一看。

徹底驚呆了,徹底震撼了。

這是在海底!而眼前,則是一個繁華而又死寂的城市,一個海底的世界!上古之前的海底世界,武道文明,無比璀璨的海底世界!

……

註:第二更送上!陽頂天來到了玄妙的海底世界,如此以後的大戰,更加猛烈,更加奇震撼!

拜求月票!真的,深深拜求月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