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七二:救出段汝妍,葵司!返回西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土的另外一個霸主。 但是還沒有到達雪族領地,武莫織就和幾十個女奴分開。 所有的女奴,返回雪族。 而寧潸和武莫織,則調轉方向,朝著東邊飛去。 沒錯,是朝東邊飛去。 ...

很快,寧族長老就帶來了葵司!

人事不省,渾身浴血。玄脈崩斷,氣海裂縫。

寧潸眉頭頓時猛地一顫。

武莫織上前細細看了幾眼,果然是地裂城主葵司。武莫織可是見過好幾次葵司的。

「好了,你們退去吧。」武莫織道:「從今天開始,這個犯人就歸我管轄了。」 」小說「小說章節

寧族長老一愕,然後恭敬道:「是1

就這樣,武莫織直接了當地將葵司搶到了手裡。

……

送到武莫織專門的偏殿內。

武莫織掏出幾顆丹藥給寧潸,寧潸將丹藥塞進葵司的嘴裡。

葵司依舊昏迷不醒。

武莫織又拿出一顆金黃色的丹藥。

寧潸將金黃色丹藥喂進葵司的嘴裡。

終於,葵司無比艱難地睜開雙眼。

「殺豬劍法第四階呢?」武莫織直接了當問道。

而葵司,渾濁的眼神,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

武莫織拿出幾根針,直接刺在葵司的腦袋上,然後往針裡面輸入玄氣,瞬間將葵司散亂的精神凝聚。

葵司對陽頂天雖然重要,但是武莫織卻完全沒有把葵司死活放在眼裡。激醒了葵司后立刻問道:「殺豬劍法第四階呢?」

「被,被搶走了。」葵司道。

「被誰搶走了?」武莫織問道。

「寧,寧無鳴……」葵司艱難道,然後眼睛一翻,再次昏厥過去。

「王八蛋。」武莫織憤恨道。

寧潸在邊上忽然問道:「你們有能力把一個近大宗師的高手,變成強大的傀儡戰魔嗎?」

武莫織現在在夫君面前一點都不想說關於邪魔道的事情,聽到夫君問起來,立刻點了點頭道:「能1

「那就奇怪了。玄脈斷裂,氣海碎裂,還怎麼做傀儡戰魔?」寧潸道:「他們為何要毀掉葵司的玄脈和氣海啊?」

武莫織皺著眉頭,點了點頭,這點是有些不合理。

「織織,你們囚牢裡面。還有什麼人?」寧潸問道。

「還有段汝妍。」武莫織道。

「她?」寧潸道:「她的氣海和玄脈,被毀了嗎?」

「當時囚禁的時候還沒有,現在不zhidao。」武莫織道。

「我們沒有找到殺豬劍法第四階,葵司也毀了,我們和陽頂天的交易兩件東西,都沒有拿到。」寧潸道。

「放心,陽頂天還是會履行承諾的。」武莫織道:「對這個蠢貨,我非常了解。」

「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不妨把段汝妍也帶給他。」寧潸道。

武莫織美眸一閃。促狹道:「聽說,陽頂天和段汝妍也有一腿啊,這個蠢貨艷福真是不淺埃」

寧潸頓時面孔一垮。

「喲,你羨慕了埃」武莫織上前,捏住寧潸的嘴巴,伸出小舌頭,進入掃蕩一圈,然後輕輕咬住寧潸嘴唇。輕輕地噬咬一陣,這已經是她的最保留節目了。

「好了。聽你的,吃裡爬外的夫君。」武莫織咯咯笑道。

……

果然,片刻之後,武莫織直接把段汝妍也呆了過來。

段汝妍依舊丰姿絕美,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傷口。穿著紫紅色的錦袍。

甚至,她比以前變得更加美艷。而且,玄脈滲透出來的能量,更加強大。

原本的段汝妍,全盛的時候。也只不過七星宗師左右,而且四五年前就已經突破了七星宗師,從此以後再難寸進了。

卻沒有想到,如今她渾身透露出來的氣息,竟然隱隱是九星九等宗師。

她被囚禁了幾個月,修為反而暴漲了。

而且,她此時渾身上下,依舊溢出了邪靈的能量。

沒錯邪靈,又是邪靈。

武莫織上前嗅了一口,道:「三級不到,高於四級的邪靈能量1

然後,翻了翻段汝妍的瞳孔,道:「腦子還沒有徹底被邪靈統治,還有得救。不過和我們沒有關係,這就是陽頂天的事情了。」

寧潸忽然來到葵司的面前,直接掀開他的衣衫。

頓時,看到了一個傷痕纍纍的軀體,斷裂無數截的玄脈。

但是,寧潸沒有看這些,而是掀開他的手臂,朝他的腋窩看去。

頓時,臉色微微一變,身軀猛地一顫。

兩隻眼睛,甚至露出驚恐的目光。

「夫君,怎麼了?」武莫織頓時過來抱住寧潸道:「你不舒服了嗎?」

寧潸揉了揉額頭道:「還好,沒什麼。」

接著,寧潸忽然問道:「織織,你的月事是什麼時候來的?」

武莫織臉蛋一紅道:「大概,大概是十一天前吧1

寧潸繼續問道:「那你的月事,平均多少天來一次?一次多少天?」

「你討厭。」武莫織這會兒害羞了,擰了擰寧潸的嘴道:「男人問這個事情做什麼,反正就算月事來了,我也能讓你**的。昨天你不是嘗過了嗎,比前面**得多吧。」

「告訴我,寶貝。」寧潸抱著武莫織,輕輕吻著她的耳垂道。

「三十天一次,一次六天。」武莫織道。

寧潸伸出手指計算了一下。

忽然,他猛地將武莫織橫著抱起,直接朝內間走去。

武莫織一愕道:「夫君,你,你要做什麼啊?」

「睡你。」寧潸道。

武莫織一驚詫,這幾天都是她推倒夫君的,把她的美男子夫君搞得有享受有害怕,對這種事情能躲則躲的。現在,竟然那麼威猛,要主動搞她。

頓時,武莫織咯咯膩笑道:「喲,我的夫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昨天嘗到味道,忍不住了吧。」

寧潸二話不說,直接將按著跪在地上。

武莫織扭過絕美的臉蛋。朝著她搔首弄姿。

寧潸猛地撕掉她的裙子,沖了進去。

「夫君,前面不可以,寧無鳴會看出破綻的,不行,不行……」武莫織忽然道。

「我管他娘的寧無鳴。我就是要1寧潸道。

武莫織美眸一蕩漾,嬌聲道:「死冤家,大不了跟你一起死1

就這樣,寧潸在地上將武莫織徹底佔有了,完整地佔有了。

……

次日!

「織織,如果你出事,寧族敢去你們雪山族殺人嗎?」寧潸問道。

「當然不敢。」武莫織道。

「寶貝,你帶著你的貼身女奴,立刻返回雪山族。」寧潸道:「我帶著葵司和段汝妍。去雲霄城。」

武莫織面色一變,她終於zhidao寧潸昨夜為何急匆匆地徹底要她的身體了。

「不1武莫織斬釘截鐵道:「我已經發誓過了,我和夫君永遠都不分開,絕不1

寧潸道:「昨日,是你最最容易受孕的時候。所以說不定,現在你肚子裡面說不定已經開始孕育我們的寶貝了。你回雪山族去,只要事情一辦完,我立刻來接你。」

武莫織沒有說話。而是淚水滑落,忽然退後三步。猛地拿出一支匕首,橫在自己的脖子上。

「夫君,我不zhidao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也zhidao,自從和你在一起后,我無比的幸福,幸福到我幾乎不願意用腦子。不願意去思考任何東西,去懷疑任何東西。」武莫織哭泣道:「但是你休想剝奪我的這種幸福,我說過了,我一天一刻也不願意和你分開。你要是逼著我和你分開,我就割下我的腦袋。」

接著。武莫織美眸釋放出無限溫柔道:「夫君,上一次你就是趕我走,然後自己喪命了,你我分開了近十年。只要你別逼著我離開,讓我做什麼都可以,你說什麼話,我都相信,我都會聽1

寧潸痛苦地望著武莫織,然後更加痛苦地閉上眼睛。

深深吸一口氣,上前將她的匕首奪下,柔聲道:「好吧,我們永遠在一起,大不了一起死1

「嗯1武莫織用力點頭。

陽頂天拿下她的匕首,柔聲道:「不要問為什麼,我們立刻準備,立刻離開,去雲霄城。」

「好1武莫織道。

「還有,讓你的那些女奴們,最快sudu回到雪山族,否則她們說不定也會遭殃的。」寧潸道。

「好,我什麼都聽你的。」武莫織道。

……

半個時辰后,天還沒有亮!

幾十隻飛騎,猛地飛出了白金寧城,直接朝南邊飛去。

武莫織蠻橫地帶走了葵司和段汝妍,沒有人敢質疑和反對,更別說攔截。

不過,她不是朝北邊飛去,而是繼續朝南邊飛去。

越往南邊,是徹底的冰天雪地,無盡的深山,無盡的積雪。

這裡,就是雪族的領地,極南之土的另外一個霸主。

但是還沒有到達雪族領地,武莫織就和幾十個女奴分開。

所有的女奴,返回雪族。

而寧潸和武莫織,則調轉方向,朝著東邊飛去。

沒錯,是朝東邊飛去。

西北大陸,在西北方向。所以,她們應該朝西北方向飛行,或者朝西邊,或者朝北邊,就是不應該朝東邊。

因為朝著東邊飛,距離西北大陸越來越遠。

這是寧潸使的一個計策,因為如果他是敵人,就應該在在北邊,西邊攔劫,而不是東邊。

所以,他會繞很遠很遠的路,返回西北大陸。

……

兩個人,一直往東邊飛,一支往東飛。

兩個時辰后,她們飛出了極南之土,視野內又是茫茫的大海。

這裡的海域,真是複雜到了極點,到處都是洶湧的波浪,到處都是深深的漩渦,完全不能讓任何船隻航行。

寧潸和武莫織,一直往東,一直往東!

中午時分,已經飛出了三千多里。

兩個人沒有停歇,繼續往東。

兩個時辰后,又飛出了兩千多里。

此時,距離極南之土,已經足足五千里了。

然後。兩個這轉變方向,朝北邊飛去。

這裡的海域,已經越來越驚人了!這裡的漩渦,已經足夠幾萬米,幾十萬米的直徑了。

這裡的海浪,已經幾百米之高了。

大海深處。一陣陣電閃雷鳴。

而且,無比巨大可怕的妖獸,是不是身影顯露。

忽然,一隻上千米的巨型妖獸,發現了空中的武莫織和寧潸,頓時猛地騰空而起。

「嗷……」

這隻怪物,竟然猛地衝上兩千米的高空。

寧潸和武莫織,頓時嚇得一跳。

這海底的妖獸,竟然能夠躍起兩千米?

不過。寧潸和武莫織飛在三千多米的高空,那隻妖獸依舊挨不到。

可是,這個世界的人,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海底巨獸埃

海底有沒有妖獸?有!

但是海底有沒有極度強大的妖獸?

沒有!為何,因為都在上古時代,被娜迦族殺光了。

這樣幾千米的巨獸,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就在寧潸和武莫織覺得逃脫了妖獸的大嘴之後。

忽然。

「啪……」那隻妖獸。猛地張嘴,朝著天上猛地劈出一道無比巨大的閃電。

真是無比無比巨大的閃電。

比陽頂天的魔天裂。至少大了上千倍。

足足幾百米粗,幾萬米長的閃電,彷彿要將整個天際,都徹底撕裂。

這,這玩意是電鰻嗎?

可是,這從頭到腳猙獰恐怖的樣子。哪有半點電鰻的樣子?

四支無比巨大的爪子。

猙獰恐怖的頭顱,渾身倒刺鮮艷的身體。

不zhidao像是鱷魚,還是恐龍,又或者是其他什麼生物,總之不像電鰻。

倒是和千年夜梟。有一點點像。

只不過,比千年夜梟,不zhidao大了多少倍,可怕了多少倍。

寧潸和武莫織真是命大!

這幾百米的閃電,直接從她們身邊一尺處,直接劃過。

只要被碰到一點點,那唯一的結果,就是徹底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但是,這個無比凶拙奘蓿見到沒有劈中二人,頓時狂怒。

張開大嘴,瞄準了寧潸二人,又猛地要吐出驚人的閃電。

這次的閃電,比前一道,更是粗大了數倍。

這次,絕對無法逃脫了。

寧潸朝武莫織笑道:「寶貝,這下子恐怕我們是真的要死在一起了。」

「哇,好浪漫,好幸福哦1武莫織嬌聲道。

頓時,海底巨獸的閃電,便要衝天而起。

寧潸猛地抱住武莫織,飛快將一個指環套在她的玉指之上。

「什麼?」武莫織道。

「沒什麼,結婚戒指。」寧潸道。

「轟……」

忽然,猛地發出一陣驚天的巨響!

然後,海底猛地出現一個直徑幾百里的巨大漩渦,如同黑洞一般的漩渦。

瞬間,這個海底巨獸,被猛地吞噬!

然後,寧潸和武莫織二人,逃離生天。

劫後餘生的兩個人,一下子說不出任何話來。

忽然,武莫織便要低頭看夫君給自己的戒指。

「不要看。」寧潸一把將她手上的戒指奪走,飛快藏起來。

「不行,夫君給我看,給我看……」武莫織頓時拚命撒嬌,道:「你明明已經給我了,怎麼可以收回去。」

「乖,乖,這是我自己做的戒指,還沒有做好呢。」寧潸道:「剛才時間緊迫,我就給你戴上了。現在沒事了,我自然要拿回去,重新做好了埃」

「真的,不騙人?」武莫織側著腦袋問道。

「真的,不騙人。」寧潸信誓旦旦。

「哼!就信你壞蛋這一次1武莫織嬌聲道。

「走吧,趕緊走。」寧潸道:「這片地獄海域,實在太嚇人了,我們趕緊走。否則再遇到下一隻怪獸,就沒有那麼haode運氣了。」

「嗯。」武莫織道。

然後,兩個人繼續向北邊飛去。

「夫君,其實葬身獸腹也挺好了。」武莫織忽然道:「我們兩個人都被它吃掉,然後變成它的大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永遠都在一起。」

寧潸轉過頭來,認真道:「娘子,你的這個想法,真浪漫,真窩心。就是,比喻能不這麼噁心嗎?」

武莫織噗刺一笑,膩聲道:「哪天,我就要給你吃,噁心是你。」

「好恩愛礙…我都要毛骨悚然了1忽然,空氣中傳來一陣陰冷,痛苦到了極致的聲音。

武莫織和寧潸,猛地色變!

然後,前面的濃霧散荊

出現了十幾道身影,整整齊齊擋住了前面的去路!

正中央為首的,便是寧無鳴!

他的左邊,就是靈鷲宗的靈犀。

他的右邊,是一個渾身黑袍的老者,身上釋放出無比強大的氣息。

他的身邊,十幾個人,全是宗師級強者!

不僅僅有南海寧族的,還有其他勢力的。

十幾個宗師,一個近大宗師!

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武莫織冷冷道:「寧無鳴,你想做什麼?」

寧無鳴淡淡道:「你是我寧族的女人,我當然有責任維護寧族的榮譽,將這個男人碎屍萬段1

武莫織冷道:「應該被碎屍萬段的是你,寧族長老聽著,立刻將寧無鳴這個弒兄的惡賊碎屍萬段!你們面前的,是真正寧族的主人,寧族之主,寧潸!也是我的夫君1

然後,武莫織上前,掀開了寧潸頭上的斗篷,露出了他俊美無匹的面孔!

頓時,四個寧族長老一驚,然後在飛騎上躬身拜下道:「拜見主人1

寧無鳴望了一眼寧潸和武莫織坐騎上的段汝妍與葵司,冷冷一笑道:「你是我的兄長,寧潸?」

寧潸緩緩道:「當然!你難道看不見嗎?」

寧無鳴笑道:「可是,我的兄長寧潸已經死了。在天上人間的時候,渾身炸裂而死,徹底粉身碎骨,連骨頭渣子都沒有留下。現在怎麼又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接著,寧無鳴朝武莫織柔聲道:「莫織,他不是寧潸,而是我們的生死大敵,陽頂天1

「陽頂天,你還不扯掉幻形面具,露出你真實醜陋的面孔1寧無鳴猛地一聲斷喝!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

今天0月票,我也真是有點手腳發涼的感覺呢!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