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五七二:救出段汝妍,葵司!返回西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9-17 01:28  |  字數:6383字

很快,寧族長老就帶來了葵司!

人事不省,渾身浴血。玄脈崩斷,氣海裂縫。

寧潸眉頭頓時猛地一顫。

武莫織上前細細看了幾眼,果然是地裂城主葵司。武莫織可是見過好幾次葵司的。

「好了,你們退去吧。」武莫織道:「從今天開始,這個犯人就歸我管轄了。」」小說「小說章節

寧族長老一愕,然後恭敬道:「是!」

就這樣,武莫織直接了當地將葵司搶到了手裡。

……

送到武莫織專門的偏殿內。

武莫織掏出幾顆丹藥給寧潸,寧潸將丹藥塞進葵司的嘴裡。

葵司依舊昏迷不醒。

武莫織又拿出一顆金黃色的丹藥。

寧潸將金黃色丹藥喂進葵司的嘴裡。

終於,葵司無比艱難地睜開雙眼。

「殺豬劍法第四階呢?」武莫織直接了當問道。

而葵司,渾濁的眼神,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

武莫織拿出幾根針,直接刺在葵司的腦袋上,然後往針裡面輸入玄氣,瞬間將葵司散亂的精神凝聚。

葵司對陽頂天雖然重要,但是武莫織卻完全沒有把葵司死活放在眼裡。激醒了葵司後立刻問道:「殺豬劍法第四階呢?」

「被,被搶走了。」葵司道。

「被誰搶走了?」武莫織問道。

「寧,寧無鳴……」葵司艱難道,然後眼睛一翻,再次昏厥過去。

「王八蛋。」武莫織憤恨道。

寧潸在邊上忽然問道:「你們有能力把一個近大宗師的高手,變成強大的傀儡戰魔嗎?」

武莫織現在在夫君面前一點都不想說關於邪魔道的事情,聽到夫君問起來,立刻點了點頭道:「能!」

「那就奇怪了。玄脈斷裂,氣海碎裂,還怎麼做傀儡戰魔?」寧潸道:「他們為何要毀掉葵司的玄脈和氣海啊?」

武莫織皺著眉頭,點了點頭,這點是有些不合理。

「織織,你們囚牢裡面。還有什麼人?」寧潸問道。

「還有段汝妍。」武莫織道。

「她?」寧潸道:「她的氣海和玄脈,被毀了嗎?」

「當時囚禁的時候還沒有,現在不zhidao。」武莫織道。

「我們沒有找到殺豬劍法第四階,葵司也毀了,我們和陽頂天的交易兩件東西,都沒有拿到。」寧潸道。

「放心,陽頂天還是會履行承諾的。」武莫織道:「對這個蠢貨,我非常了解。」

「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不妨把段汝妍也帶給他。」寧潸道。

武莫織美眸一閃。促狹道:「聽說,陽頂天和段汝妍也有一腿啊,這個蠢貨艷福真是不淺啊。」

寧潸頓時面孔一垮。

「喲,你羨慕了啊。」武莫織上前,捏住寧潸的嘴巴,伸出小舌頭,進入掃蕩一圈,然後輕輕咬住寧潸嘴唇。輕輕地噬咬一陣,這已經是她的最保留節目了。

「好了。聽你的,吃裡爬外的夫君。」武莫織咯咯笑道。

……

果然,片刻之後,武莫織直接把段汝妍也呆了過來。

段汝妍依舊丰姿絕美,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傷口。穿著紫紅色的錦袍。

甚至,她比以前變得更加美艷。而且,玄脈滲透出來的能量,更加強大。

原本的段汝妍,全盛的時候。也只不過七星宗師左右,而且四五年前就已經突破了七星宗師,從此以後再難寸進了。

卻沒有想到,如今她渾身透露出來的氣息,竟然隱隱是九星九等宗師。

她被囚禁了幾個月,修為反而暴漲了。

而且,她此時渾身上下,依舊溢出了邪靈的能量。

沒錯邪靈,又是邪靈。

武莫織上前嗅了一口,道:「三級不到,高於四級的邪靈能量!」

然後,翻了翻段汝妍的瞳孔,道:「腦子還沒有徹底被邪靈統治,還有得救。不過和我們沒有關係,這就是陽頂天的事情了。」

寧潸忽然來到葵司的面前,直接掀開他的衣衫。

頓時,看到了一個傷痕纍纍的軀體,斷裂無數截的玄脈。

但是,寧潸沒有看這些,而是掀開他的手臂,朝他的腋窩看去。

頓時,臉色微微一變,身軀猛地一顫。

兩隻眼睛,甚至露出驚恐的目光。

「夫君,怎麼了?」武莫織頓時過來抱住寧潸道:「你不舒服了嗎?」

寧潸揉了揉額頭道:「還好,沒什麼。」

接著,寧潸忽然問道:「織織,你的月事是什麼時候來的?」

武莫織臉蛋一紅道:「大概,大概是十一天前吧!」

寧潸繼續問道:「那你的月事,平均多少天來一次?一次多少天?」

「你討厭。」武莫織這會兒害羞了,擰了擰寧潸的嘴道:「男人問這個事情做什麼,反正就算月事來了,我也能讓你**的。昨天你不是嘗過了嗎,比前面**得多吧。」

「告訴我,寶貝。」寧潸抱著武莫織,輕輕吻著她的耳垂道。

「三十天一次,一次六天。」武莫織道。

寧潸伸出手指計算了一下。

忽然,他猛地將武莫織橫著抱起,直接朝內間走去。

武莫織一愕道:「夫君,你,你要做什麼啊?」

「睡你。」寧潸道。

武莫織一驚詫,這幾天都是她推倒夫君的,把她的美男子夫君搞得有享受有害怕,對這種事情能躲則躲的。現在,竟然那麼威猛,要主動搞她。

頓時,武莫織咯咯膩笑道:「喲,我的夫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昨天嘗到味道,忍不住了吧。」

寧潸二話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