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七一:極度奢腐的時光!救葵司!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眼前這個金黃色的城市,就是南海寧族! 只不過,在極南之土,這不叫南海寧族,而是白金寧城! 白指的是山上的白雪,金指的是城市的黃金。 沒錯,這座城市所有看得到的金色,都是黃金。<...

註:第二更五千字送上!兄弟們,月票啊!糕點五體投地拜之啊!

……

南海寧族,為何可以孤懸海外,幾乎不和整個大陸發生任何關係?

距離不是唯一的問題,雖然它距離中州足足四五萬里。但是陰陽宗距離西北秦城,也超過四五萬里。但是西門無涯,每隔十年,都要前往陰陽宗祭拜一次。

唯一的原因是,是這片海域無比的兇狠危險,到處都是兇惡的海獸,到處都是可怕的漩渦,到處都是移動的魔礁,隨時隨地可能會掀起滔天巨浪。

足足兩萬里這樣的海域,使得根本不可能開發出一條安全的航線。

唯一能夠穿過這片海域的,便是飛騎。

而能夠飛過幾萬海域的飛騎,屈指可數。

所以久而久之,整個南海寧族就徹底和大陸隔絕,一直到了最近,南海寧族被厲冥推到了世人的眼前,最近甚至加入了天道盟。

當然,那這幾萬海域,有沒有一條安全的航線呢?

有,當然有!但是,這條安全的航線,只有南海寧族的最高統治者知道。

所以,整個南海寧族處在一個無比安全的環境,幾乎任何人進不來,但是他們卻可以出去。

也正式如此,南海寧族一直堅持與世隔絕的路線,近千年來都不參與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情。而最近十來年,算是徹底破戒了。

……

眼前入目的,就是南海寧族所在的極難之土。

竟然是一片沙漠。

沒錯,竟是一片沙漠。

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沙漠,幾乎沒有任何人煙的沙漠。

兩人飛進沙漠之後,一直往南飛。往南飛。

滲入兩千里之後,才漸漸看到一些綠色。

這裡生長的是一種極度頑強的灌木和荊棘。

越往裡面,綠意也漸漸濃密。

綠洲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然後,見到的人煙也越來越多。所有人的打扮,都差不多。男人。大部分都**上身,穿著褲子,每一個人都被曬得黝黑。

而女人,全身都籠罩在黑色的裙子裡面,臉上都罩著面紗。

身體的絕大部分,都被黑布遮擋。

當然,如果說這是一種保守,可是她們卻有裸露著蜜蠟色的小蠻腰。

這裡每一個女人的身材都很好,都有緊湊結實的小蠻腰。

只不過。這裡的女人,大部分皮膚都非常黝黑,都是小麥色的肌膚,根本看不見和武莫織一樣雪白的肌膚。

接下來,人群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看到了密集的城鎮。

這裡的所有房子,幾乎都是泥土和石頭砌成,完全沒有中州的華美。甚至還不如西部世界。

除了這些,還看到了大堆大堆渾身**的女子和男人。

這些人。都在干著最粗重的活,脖子上帶著鐵鎖,腳上銬著鐵鐐。

這群人,應該是奴隸。

而且,這些奴隸的膚色,就更深了。

而且。這些奴隸不能留長頭髮。每一個奴隸的頭髮都很短,男奴隸只有一寸左右,女奴隸的頭髮也只有三五左右。

見到寧潸的目光都落在這些奴隸上,武莫織道:「夫君,你又開始悲天憫人了。擁有奴隸。是整個極南之土的祖制了,你這個人心腸就是軟。你要真的將這些奴隸全部解放了,極南之土的所有主人會將我們碎屍萬段的。」

寧潸深深嘆息一聲,將目光從這些奴隸身上移開。

然後,繼續南飛。

越往南邊,樹木越來越大,綠色越來越多,水也越來越多。

房子,越來越華麗。

這種華麗,一直到了最後!

忽然,一個巨大的湖泊,還有一條婉轉遠去的河流。

湖泊如鏡,河流如同絲帶。

而湖泊的盡頭,是一片巨大的山脈。

海拔遠遠超過萬米的山脈,一半以上的山,全部是皚皚的白雪。

這還不是最最刺目的。

最最刺目的,是山腰以下的城市。

一片金黃色的城市!

沒錯,是金黃色的。

牆壁是淡黃色的,房頂是金黃色的。

整個城市,依山而建,一直到幾千米的山腰。

一座雪白的橋,跨過大河,連接一條平坦金黃色的大道,直通到城市的城門。

整個大道,足足十幾米寬,卻人煙稀少。

而道路兩旁,栽著筆直的樹木,樹下種著鮮艷的紅花。

整個極南之土,只有這座城市,才能享受到真正的陰影。

因為,大山有一半時候,會擋住太陽。剩下的極南之土,一馬平川,除了少數的之物,沒有任何遮擋,所以哪裡的人,幾乎膚色很深。

而到了這座城市,就可以看到許多雪白的肌膚。

極南之土,以膚色論血統。膚色越白,血統越高。

眼前這個金黃色的城市,就是南海寧族!

只不過,在極南之土,這不叫南海寧族,而是白金寧城!

白指的是山上的白雪,金指的是城市的黃金。

沒錯,這座城市所有看得到的金色,都是黃金。

極南之土,擁有天文數字的金礦。

但是,這些金礦,全部歸南海寧族所有。

或者說,一萬三千里極南之土的大半財富,全部歸南海寧族。

而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幾千年了。

所以,南海寧族一直瞧不起大陸的許多勢力。

你陰陽宗牛,你玄天宗牛,但你的歷史才多少年,幾百年千年都不到。

而南海寧族作為這片土地的統治者,起碼已經超過兩千年了。

兩千年的財富,堆砌成了這座黃金之城!

南海寧族的豪富,超過這個世界的絕大部分勢力。

剛剛靠近這座白金寧城。便飛出上百隻黑暗鬼蝠,將武莫織和寧潸徹底包圍。

「是我。」武莫織淡淡道。

瞬間,天上所有的黑暗鬼蝠,全部落地。上面的血瞳魔軍,連同黑暗鬼蝠,全部跪伏在地上。

黃金大道兩邊所有人。全部跪伏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這裡的女奴,每一個都面孔俏麗。但是每一個人身上,都只能披著灰色的布,勉強裹著身體,曼妙誘人的軀體,絕大部分都只能裸露在空氣中。

她們的腳上,沒有戴著鐐銬,但是脖子上。依舊帶著項圈。

這些項圈,分別有不同的顏色。

黑色,灰色,白色,金色。

而金色,就是黃金。

寧族的女奴項圈,都是用黃金打造!

武莫織進入寧城,沒有理會任何人。直接冷漠進入。

而寧潸,則打扮成為成為她的護衛!帶著黃金面具。穿著黑色的斗篷。、

……

武莫織直接進入最華麗的宮殿。

幾乎和整個城市隔絕的宮殿。沒有任何人,敢進入這個宮殿。

宮殿裡面的器具,基本上只有三種東西打造。

黃金,寶石,木頭。

任何傢具,都是精雕細琢后。鍍上黃金。

任何器皿,都是黃金鑲嵌寶石。

只有地毯,是徹底的雪白,如同雲端一般柔軟。

宮殿內,只有一種人。那就是女人。

所有的女奴,全部穿著近乎透明的薄紗,整個軀體,幾乎完全暴露。

用黃金器具,堵住她們下面的每一孔。不能讓它們發出一絲不幹凈的氣體。

她們的手儘管已經純凈無比,卻依舊要戴上白絲一般的手套。

整個宮殿裡面,要徹底的一塵不染。

這座宮殿內內所有的女奴,膚色全部是雪白的,和外面完全不一樣,不是蜜蠟色,全部雪白。

從眉眼和面孔看上去,她們和武莫織,完全是一個人種。

南海寧族,是偏向於地球東方人的血統,和中州人種一樣。

而武莫織,則完全是類似地球上波斯美人,東歐美人,和中東美人的結合體。

見到武莫織進來,地上所有的女奴,全部跪在地上,說著誰也聽不懂的言語,臉上都帶著喜悅。

武莫織吩咐了一聲。

頓時,十幾個侍女小鳥一般地離開。

然後,武莫織如同解放一般,把自己脫得乾乾淨淨,露出了魔術一般誘惑的天體。

接著,又過來解開寧潸的衣衫。

寧潸一驚!他不是扮演護衛的嘛?他的身份不是不能暴露的嗎?

「夫君,這些女奴全部是我帶來的,不能和你我之外任何寧城之人接近,否則會橫死。」武莫織嬌聲道:「你連這個都忘記啦?而且,她們不懂得除了雪族語之外的任何語言。」

然後,武莫織將陽頂天扒得一乾二淨。

然後幾個侍女進來,引著兩個人,來到一個巨大無比的黃金浴池之中。

浴池一分為二。

左邊,是溫熱芳香的奶!右邊,是清澈見底,芳香四溢的純凈溫水。

武莫織直接跳進純凈溫水之中,然後拉著寧潸也進入。

緊接著,十幾個侍女,全部脫盡衣衫,也跟著進來。

寧潸瞬間手足無措,面紅耳赤。

武莫織吃吃嬌笑,然後張開雙臂,任由女奴清洗自己的每一寸嬌軀。

用特殊芳香的晶液,洗鏡身體的每一處。

最後,每一個毛孔,都釋放出迷人的芳香。

而四五個侍女,同樣清洗寧潸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任何角落,任何內部,都沒有放過,徹底洗凈每一處。

甚至某個地方,都翻過來洗凈。

徹底洗凈之後,武莫織猛地扎進另外一邊的奶浴之中。

「夫君,快來礙…」武莫織朝寧潸歡呼道。

寧潸跨過那一半浴池,直接被武莫織一把抓過去。

然後,武莫織直接喝了一口浴奶,直接吻住寧潸的嘴唇,然後將奶度了過去。

是羊奶!而且是乾淨。煮熱的羊奶!沒有膻味的羊奶。

緊接著,武莫織一把將寧潸按在池子上,直接騎在邊上,嬌聲道:「夫君,我最喜歡喝羊奶了,我聽說你最不喜歡喝。這可是雪山羊的奶。來,我們一起喝。」

說罷,武莫織張開小嘴,喝起浴池的羊奶。

寧潸喝了幾口,就覺得難受,便閉上嘴巴。

武莫織直接過來,用自己的小嘴喂他喝,而且完全樂此不疲,餵了幾十口都不嫌膩。直接將寧潸肚子喝飽了。

「夫君,我剛才偷偷在裡面噓噓了,所以你喝了我的……」武莫織忽然在寧潸耳邊低聲道。

寧潸面色一垮。

「喂,你生氣了埃」武莫織擰著他的臉道:「真小氣,騙你的。」

然後,她輕輕躺在浴池裡面,讓羊奶完全滋潤自己的嬌軀,緩緩閉上美眸道:「夫君。還是家裡好啊!我在中州真是住不慣,在西部世界更住不慣。太簡陋了,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呀1

接著,她輕輕躺在寧潸的懷裡道:「不過,有夫君的地方,才是織織的家1

然後,就這樣她躺在寧潸懷中。甜甜睡去。

……

醒來之後,已經是晚上!

武莫織坐在寧潸的懷裡,吃了一頓極度奢侈的晚餐。

而且,兩個人是極度**的不穿衣服,只披著一件金色的長紗。

對於寧城的上百個拜見。她全部拒絕,完全漠視。

可以看出,武莫織在南海寧族的身份,絕對的至高無上。

吃完之後,武莫織輕輕用柔軟的毛刷,輕輕擦拭寧潸嘴裡牙齒的每一處。

然後,又清洗自己牙齒的每一處。

然後,她輕輕將舌頭伸進寧潸嘴裡,將他的舌頭勾出來,含在自己的小嘴裡面,輕輕吮吸,輕輕噬咬,然後柔聲道:「夫君,織織欠你一個洞房大禮,今天晚上就還給你吧1

然後她直接拉起寧潸,拖著他來到四五米的巨床之上。

床柱,是黃金。

床頭,是雪白的玉石雕琢,然後蒙上柔軟的絲綢,上面紋著黃色的金絲。

穿上,鋪著幾十層薄薄的羊絨,躺在上面,就如同躺在雲端上一般。

一把將寧潸推到在床上,她直接扯掉身上的絲巾,直接朝他身上撲了上來,直接騎在他的脖子上。

與此同時,四五個近乎絕色的女奴,也渾身**爬上床來,開始親吻舔舐寧潸的身體每一處。

寧潸一驚,猛地坐起道:「這,這太荒唐了。」

「喲,我們的美郎君還不好意思了。」武莫織咯咯嬌笑道:「夫君,在我從小的時候,這些侍女就是全族挑選出來的絕色女子,跟著我一起長大。最後一起嫁給你的啊,所以這些也都是你的女人埃因為我們之前關係不好,所以你也沒有臨幸她們,今天晚上給你補上,她們不但是處子,而且沒有被任何男人碰過一寸肌膚,也沒有被任何男人看過一寸肌膚,她們永遠都只能住在我的房子裡面。」

「不行,我受不了這個。」寧潸道。

「喲,我的夫君呀,你是被人奪舍了嗎?雖然你寧族和我們雪族的聯姻從上一代才開始,但是我的姑姑嫁給你父親的時候,也是奉送了一百個美人埃」武莫織嬌笑道。

「可是,我愛的是你,我受不了這個。我愛的是你一人,這種事情,要建立在愛的基礎之上。」寧潸認真道。

武莫織迷離道:「我也只愛你一個人,我也不允許你愛其他任何女人,我也不許你跟其他任何女人好,甚至看一眼我都不許。可是,這些是我們的女奴啊,她們在床上侍候你,是應該的啊,她們天生就是為了服侍你而存在的埃」

「不行,我做不到。」寧潸板下面孔道。

武莫織板起臉蛋道:「夫君,床上的事情,我說了算,你這是要造反嗎?我們雪族的規矩,就是這樣的!我們雪族王者的洞房大禮,一定是這樣的。我一定要還你一個完整的洞房1

「不行1寧潸厲聲道。

「就是行1武莫織強硬無比道:「床上的事情,我說了算!這是我欠你的大禮,一定要還上,否則一輩子都不會幸福。」

甚至,她的美眸通紅,幾乎眼淚要流出。

說罷,她直接騎在寧潸的脖子上,按住他的雙腿,朝四五個絕色侍女道:「你們趕緊上,我一定要把完整的洞房大禮還給我的夫君。只有這樣,才能幸福一輩子1

「是1五個侍女嬌聲道。

然後,直接坐了上去!

就這樣,寧潸被霸王硬上弓了。

接下來,他度過了這個世界,有史以來最荒唐,最奢腐的一夜。他的兩輩子,都沒有經過過這樣的時光。甚至在夢裡,都不曾想過。

這裡的**,這裡的奢華,連中州的人都不敢想象,更別說西部世界!

這一夜,武莫織用另類的方式,把自己交給了寧潸。

完整地給他一個真正的花燭之夜。

寧潸過上了一種辦事都不要自己用力的日子。

……

次日,武莫織用極度高傲的態度,在寧城的大殿上,接見了所有的家臣。

接受他們的跪拜,聽了他們的彙報。

準確說,是漠視了他們的彙報,因為她一句回應都沒有。聽到不耐煩的時候,直接一揮手。

那些家臣立刻住嘴,退了回去。

足足一上午的例行公事後,她一言不發,直接離去。

所有的家臣,跪伏在地,恭送他們的女主人。

這裡的等級,極度森嚴,遠遠超過了西部和中州。

中午時分!

武莫織直接拿來了陰性混沌魔濁,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大搖大擺走進寧族的寶庫,直接拿走。

晚上時分!

她直接了當地問:「葵司呢?關在哪裡?」

然後,寧族長老說在地牢深處。

「帶過來,讓我見見1她直接了當的命令。

然後,她桑徹底呆了。

在他想象中,不管是偷混沌魔濁,還是救葵司,都是千辛萬苦,無比危險。

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的粗暴直接!

武莫織的身份在寧族不是一人之下晚上之上了,而是無人之下,所有人之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