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七零:妖精會陽頂天!到南海寧族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讓人看出破綻的。立刻收斂,重新變得冷若冰霜。 「陽頂天,我去過天空魔城的天上人間了。」武莫織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說你猥褻東方冰凌的回影,就是在那附近記錄的。而且,那裡曾經發生過大戰。你和...

「不行,夫君你不能跟我進去。」忽然,武莫織朝寧潸道:「現在除了寧無鳴要殺你,邪魔道說不定也要殺你。甚至陽頂天也想殺你,因為是你讓東方冰凌魔化的,也是你間接讓虛無飄零魔化的。」

「陽頂天不會殺我。」寧潸道。

「不能冒這個危險,現在所有人都以為你已經死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還活著,任何人都不能相信。」武莫織道:「夫君,你先去那個山上密林中等我。我和陽頂天談判完了之後,再回來找你。」

「你確定要這樣,你不擔心進入雲霄城會有危險?」寧潸關切問道。

「不會的,他不會殺我的。」武莫織道:「哪怕是因為答應過你的承諾,他也不會殺我。」

然後,武莫織帶著寧潸,飛到距離雲霄城外近百里之外的深山密林中。

「夫君,你在這裡等著我回來埃」武莫織柔聲道。

「好。」寧潸道。

「真乖。」武莫織上前吻了一口,然後便要離去。

忽然,她不放心道:「夫君,你會在這裡等我回來的吧。我發誓啊,如果我回來見不到你,我立刻自殺。我實在是無法承受再次失去你的痛苦了。」

「放心吧。」寧潸道。

「嗯,真乖。」武莫織捏開寧潸的嘴,然後伸出自己的小舌頭,在他嘴裡面掃蕩了一圈,接著朝雲霄城飛去。

……

「來者何人?」

武莫織距離雲霄城還有幾百米的時候,就被發覺,城牆上傳來一聲斷喝。

「我乃你家城主的故人,特來拜見陽頂天城主。」武莫織轉變聲音道,然後將拜帖搞搞舉起。

頓時,一個魔龍武士飛快從城門衝出,接過拜帖,直接打開。不過他沒有看,而是放在鼻子地下聞,確定無毒。

「你在此等候,我們進去稟告。」那個魔龍武士道。

然後,他拿著拜帖衝進城去。

片刻后,一隻魔鷲武士帶著拜帖,飛快朝著雲霄城中央城堡飛去。

兩刻鐘后。魔鷲武士飛回,道:「請尊客,隨我入城1

然後,從城門閃電奔出一隻空的魔龍坐騎。

武莫織掏出絲綢,墊在魔龍背上,然後騎著魔龍。進入雲霄城。

魔鷲武士在空中,一邊帶路,一邊監視。

二百里路,僅僅兩刻鐘,便已經趕到,武莫織進入了中央城堡。

前來迎接她的,是西門夫人。

西門夫人將她引到一間秘密的房內。然後柔聲道:「姑娘在這裡等候些許時候,我家城主現不在雲霄城中,過段時間便到。」

武莫織道:「要等很久嗎?」

「倒不用,姑娘進城之前,我們便已經派出魔鷲去通知了,幾百里路,很快便到。」西門夫人道:「大約,半個時辰就可以了。」

……

武莫織沒有等候多久。還不到半個時辰,便聽到空中傳來一陣魔鷲王的呼嘯聲。

片刻后,陽頂天進入。

武莫織直接掀開黑色斗篷,露出絕美無雙的面孔。

陽頂天一愕,目光一直望著她艷麗無比的臉。

「你看什麼,不覺得無禮嗎?」武莫織道。

陽頂天道:「抱歉,只是覺得你和以前。不一樣了。」

武莫織心中一驚,自己找到夫君之後,全身上下都釋放著幸福的光芒,很容易讓人看出破綻的。立刻收斂,重新變得冷若冰霜。

「陽頂天,我去過天空魔城的天上人間了。」武莫織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說你猥褻東方冰凌的回影,就是在那附近記錄的。而且,那裡曾經發生過大戰。你和東方冰凌,去過那裡?」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這對你們邪魔道來說,不是秘密吧。」

「你在那裡,見過我的夫君?」武莫織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那你之前,為何不說?」武莫織道。

「之前我想象中的你,是柔弱需要保護的,我沒有想到你如此厲害。見到你第一眼,就是敵人。」陽頂天道。

武莫織道:「然後,你在天上人間,受過襲擊?」

「對。」陽頂天道:「寧族的宗師級長老,讓我們九死一生。」

武莫織道:「寧族長老,不但殺死你們,還殺了我夫君?」

「你夫君為了救我們,和寧族長老,同歸於荊」陽頂天道:「至於寧族長老有沒有刻意去殺你夫君,我就不知道了。」

武莫織嬌軀微微一顫,道:「當日,你是扮成我夫君的模樣?」

「對。」陽頂天道。

「那就是,那他們要殺的,就是我的夫君。」武莫織斬釘截鐵道:「你之前應該告訴我的,我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情,我從來不知道寧族長老去天上人間殺人一事。寧無鳴這個狼心狗肺的私生子,竟敢殺對他恩重如山的兄長。」

武莫織深深壓下怒氣,冷聲道:「陽頂天,我和你們合作,殺掉寧無鳴1

陽頂天眼睛一眯。

「誰先殺我夫君,我就要他死1武莫織斬釘截鐵道。

陽爾有邪靈能量,殺不死的。」

「將他的肉身粉身碎骨,炸碎他的氣海,斬下他的腦袋。」武莫織道:「沒錯,他擁有邪靈能量,永遠不死。但是,但是失去了身體之後,他的修為就全部毀掉。」

陽東是,他的靈魂永遠不死,可以奪舍一個比他弱小的身體。」

武莫織道:「可以建一棟特殊的房子,房子的牆壁內用能量蔽玉砌成。這種東西,可以阻止任何能量逃逸。只要將他引到這棟房子裡面殺死,他的靈魂就永遠無法逃脫。當然,我們事先可以放一堆豬狗進去,讓他走投無路之下,奪舍豬,奪舍狗,這一輩子就成為豬狗吧1

陽頂天忍不住面孔一顫!女人的恨意。真是強烈埃

「我為何要信你?」陽頂天道。

「你為何不信我?」武莫織道:「從你和我認識到現在,我什麼時候不是說一不二?」

陽頂天皺眉道:「這件事情干係太大。而且不怕實話告訴你,現在我們的第一敵人是祝青主,其他任何事情都要靠邊。對於我們來說,最大的事情是中州大戰,其他一切事務,全部靠邊。所以要合作可以。等中州大戰結束后再說。」

武莫織冷笑道:「中州大戰後,你們還存不存在,都不好說那。」

陽頂天面孔一冷道:「既然如此,那你可以走了。」

武莫織道:「陽頂天,你不是一直想要混沌魔濁嗎?你不是一直要建設玄氣凝聚凈化大陣嗎?天下會的陽性混沌魔濁,你已經得到了。陰性混沌魔濁。在我們南海寧族這裡,我可以給你。用來交換殺寧無鳴。」

陽頂天搖頭道:「現在,西北秦城加入了我們。所以,我們已經有玄氣凝聚凈化大陣了。」

武莫織道:「那葵司,你還想不想要了?殺豬劍法第四階,你還想不想要了?」

陽頂天目光一亮道:「葵司,果然在你那裡?」

「沒錯。葵司在南海寧族手中。」武莫織道:「我們交換,我把葵司給你,你幫我殺寧無鳴1

陽頂天緩緩閉上眼睛。

片刻后,他睜開雙眼道:「我這裡事情很多很多,我不可能跟著你去南海寧族的。需要你把葵司帶到西部來,我們才可以進行交易。」

「當然。」武莫織道:「你想跟我去南海寧族,我還不讓。我厭惡除了我夫君之外的任何男人。」

說罷,武莫織毫不掩飾地皺起眉頭。表示自己對天下男人的厭惡。

「好1陽垛個交易,我做了!你把混沌魔濁和葵司帶來,我幫你殺寧無鳴。當然,需要你把寧無鳴引到特殊的環境之內。而且,如果殺豬劍法第四階在你們手裡,也要帶過來。」

「一言為定。」武莫織道。

「一言為定。」陽頂天伸出手。

武莫織冷冷瞥了一眼陽頂天的手道:「抱歉,我不觸碰除了我夫君之外的任何男人。」

陽頂天訕訕地縮回手。

「告辭了。」武莫織轉身離開。離開房子后,便要飛起。

「雲霄城是禁飛區。」陽頂天道:「你,依舊騎著魔龍坐騎出去。」

武莫織皺了皺眉道:「我不想騎魔龍,有戰馬嗎?而且。之前是女人騎的戰馬。我不想沾染任何男人碰過的東西。」

陽頂天眉頭頓時又猛地一跳,這個女人,什麼時候這麼多規矩了。

不過很快,陽頂天讓人牽過一匹雪白的戰馬。

「這是焰焰的馬,你出城之後,立刻放它回來。」陽頂天道。

「知道,我還不稀罕你們的馬。」武莫織道,然後躍上雪白的戰馬,朝雲霄城外賓士而去。

等她奔跑出幾千米后,陽頂天飛一般朝地下密室跑去,一邊跑一邊解開衣衫,拿出一支匕首,劃開自己的肚子,然後從空間指環掏出一個盒子,塞進肚子裡面,接著在傷口上刮擦聖水丹藥。

很快,肚皮上的傷口,漸漸癒合。

……

武莫織出城之後,立刻從馬上飛起,朝著遠處的高山飛去。

還沒有到達地方,就心急如焚喊道:「夫君……」

她真是唯恐自己的夫君又忽然消失了。

不過,很快她就看到,自己的夫君,好好地坐在山頂上,正在閉目打坐。

她整個嬌軀,調皮直接從空中墜落,不施展任何武功。

寧潸趕緊伸出雙臂,將墜落的她抱進懷中。

「等急了吧。」武莫織道:「陽頂天那個混蛋,好大的架子,讓我等了好一會兒。而且一個破雲霄城還那麼多規矩,不讓飛,非要騎馬慢吞吞的。不過陽頂天這個人儘管討厭,但是答應過的事情,還是算數的。他已經答應我了,只要交出葵司,他就殺寧無鳴。」

寧潸裝著沒有聽見,笑了笑。

「唉。以前也沒覺得陽頂天有多醜,見過夫君之後,才發現陽頂天長得實在很一般啊,甚至可憐西門焰焰了,每天要面對這麼一張面孔強顏歡笑,她是沒有見過夫君俊俏的臉,否則肯定會移情別戀。」武莫織笑道。

「別瞎說。」寧潸道。

「我的夫君。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武莫織傲嬌道,然後又捏開寧潸的嘴,伸出小舌頭在裡面掃蕩一番,接著在他嘴唇上輕輕咬一口道:「來,美男子,給姐姐笑一個。」

寧潸無語。

這個女人在兩天前。還口口聲聲哭泣說夫君我錯了,夫君原諒我。一副可憐兮兮,柔弱不堪的樣子。

現在,果然故態重生,變得調皮而又跋扈,屢次調戲自己夫君了。

見到寧潸的臉被擰得變形,武莫織大是滿意。道:「好了,美男子,姐姐帶你回家1

寧潸的目光,微微一顫!

……

兩個人,再次回到混亂之地。

從邪魔道秘密據點那裡,武莫織弄了兩隻魔靈鰩!

這東西,飛行速度沒有魔鷲那麼快,也飛不到那麼高。但是有一個優點。就是耐力強,能飛得很遠很遠。

然後,兩個人騎著魔靈鰩,先飛過整個整個混亂之地,一直往東,一直往東。

足足飛過一萬多里后,到達中州北邊。

橫跨整個中州后。繼續往東邊飛,飛出了兩千多里,到達了四季島之後,兩個人降落。在島上休整一夜。

不過說是休整,其實一夜都沒有睡。

武莫織才會折騰人了,彷彿要把近十年的親熱全部彌補回來一般。

而且,這個女人的調皮和厲害,越來越表現出來了。

在任何時候,都要表現得非常強勢。

在床上,同樣如此。

火辣大膽的她,現在已經要每次把寧潸折騰得不斷求饒,才願意放過。

從夫君嘴裡說出的那句,我不行了,就能讓她得到莫大的滿足。

結果,原本只是要停留一夜的。因為她的胡鬧,又停留了一個白天。

等到胡鬧完了之後,又天黑了,索性又留下一夜。

這一夜,她口口聲聲保證不亂來。

結果,膩著膩著,又把兩個人的衣衫扒光了,糾纏在了一起。

足足折騰了一天兩夜后,鐵打的也受不了了,終於昏昏睡去。

睡醒過來后,寧潸女人睡在自己的腿間,而自己睡在她的大腿間,這個女人跋扈,大腿還夾著他的脖子睡,難怪整個晚上,都有一股誘人而又風*騷的味道鑽鼻而入。

緊接著,他又覺得下面一陣火熱,女人醒來后,又朝他拋來媚眼,張開檀口,吐出粉舌。

「不行了,不行了,今天一定要走了。」寧潸趕緊便要抽身而來。

武莫織光著身子纏上,咯咯嬌笑道:「看你哪裡跑,小美男子,你逃不開本妖精的手掌的。」

接著,忽然武莫織指著寧潸的小腹位置道:「咦?夫君,你這裡怎麼有一道傷口埃」

「是嗎?」寧潸道:「是氣海迸裂后,沒有徹底痊癒留下來的吧。」

「嗯,管它呢,只要我的寶貝別有傷口就行了。」武莫織蛇精病一般笑道,然後俯下臉蛋。

頓時,寧潸再一次被妖精纏住,又一次四肢顫慄,欲生欲死!

……

三個時辰后,都日上正午了。

兩個人,才騎上魔靈鰩,朝南邊飛去。

南海寧族,孤懸海外,距離南蠻洲算是最近的,還有兩萬多里。而南蠻洲,距離北中州,還有三萬多里。

也就是說,寧潸和武莫織二人,還有足足五六萬里。

兩隻魔靈鰩,一直南飛,一直南飛。

中途,降落了一次荒島,稍作休息。

不過,寧潸實在怕了他這個蛇精病的妻子了。

年紀彷彿越來越小,性情越來越乖張,行為越來越火辣大膽。

床上有些事情,有些女人,就算丈夫百般要求也不願意答應。這個女人,主動要求,主動嘗試。

最後,寧潸每次上魔靈鰩,都是扶著腰上去的。

就這樣,兩人一路瘋狂,一路膩,足足六天六夜后,方才到達南海!

前面不足幾百里處,就是神秘的南海寧族!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應該還是十二點左右!

老大們,月票能給力點不?看著月票數,淚點直降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