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五六九:如膠似漆!謀殺寧無鳴!(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9-15 09:07  |  字數:5870字

武莫織身上,只剩下一件小小的肚兜,還有一條更小的絲綢小內。

渾身雪白的肌膚,真是如同凝脂一般滑膩,如同雪一般的白。

焰焰的肌膚已經夠白了,但是武莫織更白,純粹的雪白,稍稍透著一絲紅暈的雪白。

全身的肌膚,如同瓷器一般,真是沒有任何瑕疵。

而她的身材穿著衣衫已經很魔鬼,脫下來之後,更加魔鬼。」小說「小說章節

甚至她的身材曲線,比焰焰還要誇張一些。那種徹底的s形,那種徹底的前凸後翹。也就是狐狸精妖嬈能夠和她一比了,而偏偏狐狸精妖嬈是東方式美人。

武莫織,是異域美人。按照地球上的風格,是波斯美人和東歐美人,甚至還有一些中東美人的結合體。

所以,她比妖嬈更高一些,腿更長。

不得不說,這種異域風情,對男人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尤其武莫織平時都是包裹得緊緊,連面孔都用面紗遮起來。

此時,渾身半裸,那種誘惑力,實在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此時,她騎在寧潸的身上,呼吸開始變得粗重,開始伸出小舌頭,親吻寧潸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儘管她zhidao,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帶著寧潸出去,然後找一個最haode大夫為他檢查身體。這個時間,寧潸都是昏迷不醒的,想洞房也洞房不了啊。

可是,武莫織還是忍不住。

就在武莫織已經渾身滾燙,在寧潸身上交纏的時候。

忽然,她身下的寧潸幽幽醒過來。

可是,武莫織已經意亂情迷,沒能發現。

只不過。她忽然也詫異地發現,自己夫君的身體竟然有了變化,也開始變得火熱起來,甚至猙獰處也雄壯起來。她頓時芳心蕩漾,坐起嬌軀,便要解下自己剩下的衣衫。

忽然。她看到寧潸睜開的雙眼,正痴痴地望著自己。

武莫織一呆,然後第一時間反應不是害羞,而是驚喜和火熱,直接撲了上去。

「哦,夫君你醒來了,你醒來了……」

武莫織再次張開芳香火熱的小嘴,瘋狂親吻寧潸的面孔。

親吻了足足半刻鐘後,她發現寧潸依舊呆在那裡。一動不動。

然後,她猛地想到,她還沒有道歉過。這是寧潸第一次見到她,或許夫君還在生氣,她還沒有得到夫君的原諒。

甚至,在這次見面之前,武莫織和寧潸的上一次接觸,她對夫君依舊是藐視譏諷。徹底的傷害。

「夫君,對。對不起……織兒錯了……只要你原諒我,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你別趕我走,別離開我,天天打我,罵我。都可以……」

武莫織顫抖不安道。

「我,我不是在做夢吧……」寧潸開口微道。

這說話的口氣,這種天生溫柔的氣息,和武莫織想像中的一模一樣。

「不,不。你不是在做夢……」武莫織討好地捧著他的面孔,輕吻道:「夫君我錯了,我錯了,你原諒我,原諒我……」

寧潸臉上露出一絲羞赧,稍稍不自然道:「我,我永遠不keneng怪你的……」

「我zhidao,我zhidao……」武莫織淚水忍不住湧出,道:「我現在才zhidao,你才是這個世界上最haode男人,最了不起的男人,以後織兒一定會做你最好最haode妻子……」

寧潸頓時變得激動起來,然後獃獃地望著武莫織絕美的面孔,那種痴迷的目光,讓武莫織感覺到一股醉意。沒錯,他是痴迷的目光,而不是火熱。

她的夫君寧潸第一次見到他,就是這種深深的痴迷,甚至是帶著膜拜的痴迷。

她的狂野,她的神秘,她的美麗,都對他產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以前,武莫織對此不屑一顧,現在卻幾乎連心都要化了。

然後,寧潸猛地抱住武莫織,顫聲道:「我,我也想永遠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已經不能了?」

「為什麼?」武莫織大聲道:「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將我們分開。」

「我已經是一個棄子了。」寧潸道:「當我給東方冰凌種下噬魂魔玄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棄子了。很久前,就有人派高手來殺我了,把寧碧和雪衣都殺死了,我和東方冰凌聯手,才把他們全部殺死。然後,我身體之剩下一半,渾身碎裂,幾乎垂死,躲在著不凍水棺材之內徹底人事不省,一直到你把我挖出來。莫織,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是誰要殺你?誰派人來殺你?」武莫織大聲道:「肯定不是萬滅神殿厲冥,他不會殺你的。」

寧潸面孔頓時痛苦一陣抽搐。

武莫織美眸一亮,瞬間迸發無盡的怒火,冷冷道:「我zhidao是誰了,寧無鳴,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生。夫君給了你一切,成就了你的一切,為了霸佔我,你竟然敢我的夫君。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碎屍萬段……」

寧潸愛憐地撫摸武莫織的臉蛋,道:「莫織,其實我和陽頂天見過面。」

武莫織一愕,點頭道:「我猜到的。」

寧潸道:「當日,他易容成我的模樣來天上人間。可是,一眼就被寧碧和雪衣認出來了,他和東方冰凌直接落在了我的手裡。當日,我給東方冰凌和獨孤鳳舞種下噬魂魔玄之後,修為受損。而且遭到了幾波的追殺,我zhidao我活不了了。但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可zhidao當日我已經被那惡賊殺死了,是厲冥給我邪靈能量讓我復活,讓我用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