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九:如膠似漆!謀殺寧無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著膜拜的痴迷。 她的狂野,她的神秘,她的美麗,都對他產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以前,武莫織對此不屑一顧,現在卻幾乎連心都要化了。 然後,寧潸猛地抱住武莫織,顫聲道:「我,我也想永遠...

武莫織身上,只剩下一件小小的肚兜,還有一條更小的絲綢小內。

渾身雪白的肌膚,真是如同凝脂一般滑膩,如同雪一般的白。

焰焰的肌膚已經夠白了,但是武莫織更白,純粹的雪白,稍稍透著一絲紅暈的雪白。

全身的肌膚,如同瓷器一般,真是沒有任何瑕疵。

而她的身材穿著衣衫已經很魔鬼,脫下來之後,更加魔鬼。 」小說「小說章節

甚至她的身材曲線,比焰焰還要誇張一些。那種徹底的s形,那種徹底的前凸后翹。也就是狐狸精妖嬈能夠和她一比了,而偏偏狐狸精妖嬈是東方式美人。

武莫織,是異域美人。按照地球上的風格,是波斯美人和東歐美人,甚至還有一些中東美人的結合體。

所以,她比妖嬈更高一些,腿更長。

不得不說,這種異域風情,對男人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尤其武莫織平時都是包裹得緊緊,連面孔都用面紗遮起來。

此時,渾身半裸,那種誘惑力,實在是無法用言語形容。

此時,她騎在寧潸的身上,呼吸開始變得粗重,開始伸出小舌頭,親吻寧潸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儘管她zhidao,現在最應該做的是帶著寧潸出去,然後找一個最haode大夫為他檢查身體。這個時間,寧潸都是昏迷不醒的,想洞房也洞房不了埃

可是,武莫織還是忍不祝

就在武莫織已經渾身滾燙,在寧潸身上交纏的時候。

忽然,她身下的寧潸幽幽醒過來。

可是,武莫織已經意亂情迷,沒能發現。

只不過。她忽然也詫異地發現,自己夫君的身體竟然有了變化,也開始變得火熱起來,甚至猙獰處也雄壯起來。她頓時芳心蕩漾,坐起嬌軀,便要解下自己剩下的衣衫。

忽然。她看到寧潸睜開的雙眼,正痴痴地望著自己。

武莫織一呆,然後第一時間反應不是害羞,而是驚喜和火熱,直接撲了上去。

「哦,夫君你醒來了,你醒來了……」

武莫織再次張開芳香火熱的小嘴,瘋狂親吻寧潸的面孔。

親吻了足足半刻鐘后,她發現寧潸依舊呆在那裡。一動不動。

然後,她猛地想到,她還沒有道歉過。這是寧潸第一次見到她,或許夫君還在生氣,她還沒有得到夫君的原諒。

甚至,在這次見面之前,武莫織和寧潸的上一次接觸,她對夫君依舊是藐視譏諷。徹底的傷害。

「夫君,對。對不起……織兒錯了……只要你原諒我,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你別趕我走,別離開我,天天打我,罵我。都可以……」

武莫織顫抖不安道。

「我,我不是在做夢吧……」寧潸開口微道。

這說話的口氣,這種天生溫柔的氣息,和武莫織想象中的一模一樣。

「不,不。你不是在做夢……」武莫織討好地捧著他的面孔,輕吻道:「夫君我錯了,我錯了,你原諒我,原諒我……」

寧潸臉上露出一絲羞赧,稍稍不自然道:「我,我永遠不keneng怪你的……」

「我zhidao,我zhidao……」武莫織淚水忍不住湧出,道:「我現在才zhidao,你才是這個世界上最haode男人,最了不起的男人,以後織兒一定會做你最好最haode妻子……」

寧潸頓時變得激動起來,然後獃獃地望著武莫織絕美的面孔,那種痴迷的目光,讓武莫織感覺到一股醉意。沒錯,他是痴迷的目光,而不是火熱。

她的夫君寧潸第一次見到他,就是這種深深的痴迷,甚至是帶著膜拜的痴迷。

她的狂野,她的神秘,她的美麗,都對他產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以前,武莫織對此不屑一顧,現在卻幾乎連心都要化了。

然後,寧潸猛地抱住武莫織,顫聲道:「我,我也想永遠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已經不能了?」

「為什麼?」武莫織大聲道:「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將我們分開。」

「我已經是一個棄子了。」寧潸道:「當我給東方冰凌種下噬魂魔玄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棄子了。很久前,就有人派高手來殺我了,把寧碧和雪衣都殺死了,我和東方冰凌聯手,才把他們全部殺死。然後,我身體之剩下一半,渾身碎裂,幾乎垂死,躲在著不凍水棺材之內徹底人事不省,一直到你把我挖出來。莫織,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是誰要殺你?誰派人來殺你?」武莫織大聲道:「肯定不是萬滅神殿厲冥,他不會殺你的。」

寧潸面孔頓時痛苦一陣抽搐。

武莫織美眸一亮,瞬間迸發無盡的怒火,冷冷道:「我zhidao是誰了,寧無鳴,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生。夫君給了你一切,成就了你的一切,為了霸佔我,你竟然敢我的夫君。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碎屍萬段……」

寧潸愛憐地撫摸武莫織的臉蛋,道:「莫織,其實我和陽頂天見過面。」

武莫織一愕,點頭道:「我猜到的。」

寧潸道:「當日,他易容成我的模樣來天上人間。可是,一眼就被寧碧和雪衣認出來了,他和東方冰凌直接落在了我的手裡。當日,我給東方冰凌和獨孤鳳舞種下噬魂魔玄之後,修為受損。而且遭到了幾波的追殺,我zhidao我活不了了。但是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可zhidao當日我已經被那惡賊殺死了,是厲冥給我邪靈能量讓我復活,讓我用靈魂和生命,培養噬魂魔玄。但是我當時和厲冥說過,他可以讓我被邪靈污染,但是不能沾染我的家人,我的弟弟,我的妻子。」

接著,寧潸露出痛苦的表情道:「可是。我沒有想到。無名他依舊投靠了萬滅神殿,這樣一來我的寧族,還是寧族嗎?投靠萬滅神殿做走狗,能威風一時,最終的下場是註定的滅亡。我真的不想讓我的整個寧族變成魔鬼。當然,我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武莫織頓時眼圈通紅,將絕美的臉蛋緊緊貼著寧潸的面孔。

「所以,當日我把你託付給了陽頂天。作為交換,我答應把解開噬魂魔玄的辦法告訴他。」寧潸道:「我讓他保護你一輩子,他是一個正直迂腐之人,答應過一定會做到的。」

「不,我只要你的照顧,我只要你一個人。」武莫織哭泣顫抖道:「夫君,夫君……還有一件事情。我沒有告訴你……當時我扔下你逃跑之後,陷入了徹底的痛苦和愧疚中,我選擇了自殺。然後……我沒能死成,因為……我體內,也有了邪靈能量1

寧潸一震,趕緊抓住武莫織的玉手,瞬間感覺到了邪靈的能量。

「對不起,對不起……」武莫織彷彿做錯了天大的事情一般。哭泣道:「夫君,對不起1

寧潸嘆息道:「能夠活著就好。能夠活著,就好……」

然後,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良久之後,武莫織柔聲問道:「夫君,我們以後,怎麼辦?」

寧潸道:「我不殺寧無鳴。但是他不能活著,他不能把寧族帶到地獄中去。我要去和天道盟做交易,我和她們合作,以贖寧無鳴的罪過,換取寧族的安寧。」

武莫織道:「天道盟?夫君。現在已經沒有天道盟了。」

「什麼?」寧潸驚恐道:「天道盟已經完了嗎?滅世大戰,已經開始了嗎?」

「天道盟沒有完,只不過徹底被邪魔道掌控了。」武莫織道:「天道盟僅存的,就只有陽頂天和他的整個西部世界了。」

「陽頂天?他能代表天道盟?」寧潸道:「隱宗呢?東方冰凌呢?」

武莫織欲言又止道:「陰陽鏡事變,陽頂天落入厲冥圈套。隱宗之主虛無飄零,變成了魔后亡姬。東方冰凌魔化,變成了公主牡丹。隱宗之主這個位置,傳給了當時還只是武尊的陽頂天。所以,天道盟完了,隱宗也完了。」

寧潸面孔獃滯,道:「這,這是不是我的罪孽?我是不是厲冥陰謀的一部分?是我,導致了這個世界的毀滅。」

武莫織用力抱著寧潸,哭泣道:「夫君,你不要這樣,你不要這樣。只要我們好haode,我們管這個世界怎麼了?我們管這個世界去死。」

寧潸的面孔漸漸恢復,然後猛地抱住武莫織道:「是啊,只要你好haode,只要你好haode,我什麼都不管1

接著,武莫織恨聲道:「可是,我們現在好不了了。寧無鳴zhidao你活著,一定會殺你。現在整個厲冥三人,都去復活魔王了。整個混沌世界的邪魔道潛伏者勢力,都由寧無鳴說了算。他zhidao你活著,一定千方百計殺你的。」

寧潸道:「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樣,我繼續藏起來,就當我已經死了。你依舊過以前的日子,只要我們一年相會一次,就夠了。」

「不1武莫織大聲道:「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誰也別想將我們分開,誰也不想!寧無鳴要殺你,我們就先殺了他,我們殺了他1

接著,武莫織美眸一冽道:「夫君,我想好了。光憑著我們兩個人,是殺不了寧無鳴。但是,我們可以偷偷和陽頂天合作。陽頂天身邊,足足有兩個大宗師。我們設計一個圈套,讓陽頂天殺了寧無鳴這個畜生。」

接著,沒有等到寧潸開口,武莫織自言自語道:「對了,陽頂天要的東西,就在我們寧族手裡。葵司和陰性混沌魔濁,這兩件東西,陽頂天志在必得。尤其是葵司,殺豬劍法第四階就在他那裡。陰性混沌魔濁,可以製造玄氣凝聚凈化大陣。」

「夫君,我們動作一定要快,要快。否則等祝青主滅了陽頂天之後,就來不及了。」武莫織道:「到時候,就算祝青主滅了西部,掌控了中州。只要我們寧族不和他爭權奪利,他不會拿我們怎麼樣,相反我們還是他最大的合作者。就這麼定了。設下圈套,殺了寧無鳴1

寧潸嘴唇一顫,正要開口。

「你不用管了,這件事情我說了算。你這樣心地善良,別人才會害你。你對寧無鳴這麼好,他反而要殺你嗎。他必死無疑1武莫織大聲道,這個場景,就彷彿回到她們成親的時候,武莫織永遠是強勢的,而寧潸永遠都是唯唯諾諾。

緊接著,武莫織也發現自己不由自主間變沖了,趕緊吐了吐小舌頭,立刻討好地吻上寧潸的嘴,嬌聲柔道:「對不起。對不起。夫君對不起,我一激動起來忘記了。我不該模你是我的天,你是我的地,我會聽你話的……」

接著,武莫織又道:「不過,這種害人的事情,還是我說了算。」

寧潸沉默無聲。

武莫織道:「不過這樣一來。我就不能破身了,否則會被寧無鳴那惡賊發現的。我們現在就洞房不了了。夫君,對不起……」

寧潸頓時面紅耳赤,擺手道:「沒,沒關係1

「不過夫君,我可以用其他法子侍候你的,也很**的……」武莫織媚聲道。

「不。不用了……」寧潸道。

「要,一定要1武莫織大聲道,一把將寧潸推倒在地,解下肚兜,將美好無限的上身俯壓了下去。粉紅小舌頭親吻著,一路而下!

寧潸身軀,猛地一陣顫慄道:「娘子,娘子,我,我的身體還沒恢復呢……」

「都凶成這樣了,還說沒恢復,它都要吃人了……」武莫織嬌聲道。

……

良久之後,武莫織從寧潸懷中抬起頭,整個嬌軀柔若無骨一般,玉手輕輕擦拭嘴角,在寧潸耳邊柔聲道:「夫君,我們要趕緊出發了,我們要去和陽頂天談合作了,然後我們立刻回家。」

寧潸轉過臉,望著武莫織酡紅絕美的面孔,水汪汪的大眼睛竟然可以如此勾魂誘惑,迷人萬千。

「武莫織,我會保護你一輩子,鍾愛你一輩子的。」

見到寧潸如此嚴肅,甚至連聲音都有些變了,武莫織頓時噗刺一笑,吻上寧潸的嘴唇道:「那萬一以後我故態萌發,又變成那個跋扈討厭的女人,你可不要怪我1

「寧潸愛的,就是那個討厭人的武莫織。」寧潸柔聲道。

「你才討厭。」武莫織嬌聲膩道:「虛偽得不得了的偽君子,侍候你的時候,嘴上一直說不要不要不要,身體倒老實得很,腳指頭都抽搐了。」

寧潸忽然猛地抱住她,對準她的酥胸,溫柔而又用力地吻上去,足足吻了半刻鐘,一動不動。

「好啦,以後我全身上下每一寸都是你的,我們要趕緊出發了,我們要趕緊走了,乖,乖礙…讓你的織織寶貝穿衣衫了,還要漱一下口,難受死了……」武莫織將寧潸推起來,撒嬌膩道,然後開始穿衣衫。

一個多時辰后。

武莫織從寧潸,從一個樓閣內出來。

武莫織沐浴,更衣,然後易容打扮,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而寧潸,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兩個人,依舊扮演夫妻。

然後,沿著天空魔城往下,經過幾千里混亂之地,進入雲霄城!

……

一路的甜蜜,一路的痴纏。

兩個人,如膠似漆。尤其是武莫織,恨不得時時刻刻,都和夫君粘在一起。恨不得整個身體,都融化在夫君的身體裡面。

已經二十大幾的武莫織,比小女孩還要纏人。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要撒嬌,都要弄嗔。每一句話聲音甜膩得彷彿要滴出蜜糖一般。

要說痴纏,她應該和娜迦傲霜有一比。

不過,娜迦傲霜是小孩子性情。武莫織,已經徹底成熟了。

而且,一路上武莫織的痴纏,有些時候是非常成人化的。

這個女人,一旦主動起來,就如同火焰一般狂熱,水一般纏綿。

雖然為了不引起寧無鳴的注意,所以不能真正破身。

但是除了這以外,幾乎什麼事情都做了,她這個異域女子的大膽,是傳統女孩不能比擬的。

尤其,她的大膽,帶著生澀,就更加誘人。

不過,她終究是女王性格。

所以有些時候,那種感覺會非常違合。

比如有些時候,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嬌滴滴道:「夫君,你的織織寶貝小肚子又餓了,你要喂我吃白白……」

然後,感覺到路邊流浪武士火熱詫異的目光。她猛地轉過身去,沙啞寒聲道:「看什麼,再看殺你全家1

每當這個時候,寧潸都會面孔一抽,露出複雜的表情。

……

就這樣,兩天甜甜蜜蜜,痴纏火熱。

兩天一夜后,也終於走到了混亂之地的盡頭,眼前就是雲霄城新矗立在邊境之處的大城牆。

雲霄城的sudu真是飛快,這個擋住混亂之地的大城門,幾天之前還沒有。

不過,就算城牆再厚再高,也擋不住武莫織二人的。

夜裡,兩個人直接從高空飛了過去,進入雲霄城領地。

半個時辰后,雲霄城中央城堡,就在眼前。

武莫織直接飛去,尋找陽頂天談判。

……

註:第二更送上!兄弟們,月票打發幾張咯!嗚嗚!

對了,看糕點丑容,歡迎關注我的微博:作者沉默的糕點。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