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八:武莫織的洞房!(1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武莫織還是輕而易舉地用寶劍挖開,走了下去。 這裡,到處都是鮮血。 但是,屍體已經被移走了。 很快,武莫織在石頭縫隙中,發現了一道絲綢碎片,武莫織戴上手套,放在鼻子地下輕...

陽頂天離開大殿。

良久之後,整個大殿,徹底靜寂無聲!陽頂天的言語,如同閃電,如同暴雨一般,無情催打他們的心境。

良久之後,祝青主淡淡道:「中州全面集結,攻打西部,毀滅叛逆組織,光明議會。反對者,與陽頂天同罪1

「下月二十九,殺絕雲霄城,將陽頂天滅門絕戶1

……

八個時辰后!

天空魔城,天上人間的廢墟。

武莫織淡淡站在這片廢墟上,美眸露出了濃濃的悲色。

這段時間,她已經把邪魔道的事情徹底拋到九霄雲外了。她每一天都在行走,每一天都在尋找。

之前,她無比思念自己的夫君寧潸,但是因為愧疚,因為害怕,始終不敢去尋找。因為每到一個熟悉的地方,就會提醒他寧潸已經死了。

上一次,陽頂天假冒的寧潸和她的見面。還有她的再次自殺追隨,儘管沒有死成,但是卻讓她變得勇敢了。

陽頂天的話,彷彿給了她某一種力量。

接下來的時間內,她每一天都去寧潸之前去過的地方去尋找。

天空魔城的天上人間,是一個重點目標。

因為,陽頂天和東方冰凌曾經出現在天上人間。然後,東方冰凌重傷垂死,他們受到了致命的攻擊。

而天上人間,曾是寧族產業,這點武莫織也知道。

武莫織隱約感覺到,或許陽頂天曾經和寧潸見過面,否則他說的話不會如此奇怪。

如果見過,那麼是在哪裡見過呢?天空魔城的天上人間,就是兩個人的交集點。

所以當日和陽頂天分開之後,她就一路北上,沿著混亂之地,一直找到了天空魔城!

此時,天上人間已經徹底被廢棄了。變成了流浪者和乞丐的樂園。

整個天上人間的中間,已經被徹底炸毀了。而整個園子,也受到了波及。

武莫織,緩緩降落,款款走入天上人間的廢棄園子內。

此時,已經是凌晨。

廢墟內的乞丐,還有流浪漢。只見到一具魔鬼曲線的曼妙身影緩緩走了進來。

瞬間,他們感覺到無法呼吸。

天空魔城,是世界上美女最多的地方,也是整個世界最**的地方。

但是,卻從來見不到如此**的女子,儘管她渾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色的裙子之中。連面孔都被面紗遮祝

望著她搖曳生姿的身影,如蛇如魔一般的腰臀曲線,挺拔如山的shuangfeng曲線。

流浪漢們的**,徹底被點燃了。

這個女人的妖嬈,這個女人的魅惑,瞬間摧毀了他們的理智。讓他們忘記了害怕,只想著衝上去。然後伸出自己的手,在這具魔鬼曲線一般的嬌軀上,摸上一把,然後就算被砍去腦袋,也已經值了。

隨著武莫織的走進,幾十個流浪漢和氣概,漸漸圍了上來,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充滿**的眼睛,在黑暗中,如同火焰一般刺眼。

武莫織稍稍停下腳步,美眸微微抬起,朝眾多流浪漢瞟去一眼。

深邃,神秘,誘惑。危險的眼眸,充滿了致命的吸引力,如同磁石,如同黑洞。

頓時。流浪漢和乞丐,如同飛蛾撲火一般沖了上去。

「嗖……」

武莫織玉手猛地一劃。

「噗噗噗噗……」

瞬間,上百個流浪漢的眼珠,猛地爆開,鮮血飛濺,臉上只留下兩個深深的黑洞。

「礙…」

「礙…」

一陣無比凄厲的慘嚎。

失去了眼睛的流浪漢們,看不見武莫織的魔鬼身材,終於色yu被清洗。劇痛和恐懼,佔據了精神。

然後,在一陣陣凄厲的慘嚎的恐懼中,所有流浪漢,瘋狂拚命地逃走,連滾帶爬,在黑暗中拚命奔逃。

片刻后,整個廢墟變得安安靜靜。

……

武莫織來到被炸毀的中心。

這裡被稍稍整理過,武莫織拿出寶劍,敲打地面。

然後,玉足猛地一剁。

「轟隆顱…」瞬間,地面猛地塌陷,露出深深的洞穴。

這裡是天上人間的地下密室入口,儘管曾經被填滿了。但是,武莫織還是輕而易舉地用寶劍挖開,走了下去。

這裡,到處都是鮮血。

但是,屍體已經被移走了。

很快,武莫織在石頭縫隙中,發現了一道絲綢碎片,武莫織戴上手套,放在鼻子地下輕輕嗅了一口。

這是海底魔蠶的絲,只有南海寧族才有,而且只有宗師級才有資格穿這種絲綢。

沒錯,南海寧族的宗師級高手曾經來過,而且還不止一個。

武莫織繼續往下挖。

看到了一些骸骨碎片,武莫織用絲綢包裹,撿起一根手指骨。

這是一個女人的指骨。

武莫織繼續往下挖,一直往下。

很快,就到了地下密室的盡頭,什麼都沒有發現,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了,這已經是密室的盡頭了。

依舊沒有任何發現,沒有發現夫君寧潸的任何痕。

這裡,已經是完整的密室了。

「夫君,你究竟在哪裡?」武莫織喃喃自語道。

然後直接坐在地上之上,低聲的哭泣。

「夫君,我真的扛不住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武莫織不斷地抽泣,哀聲道:「我知道,無鳴是在騙我,你已經死了。他在騙我,為了讓我活下去,他在騙我。萬滅神殿也在騙我,說只要我在萬滅神殿坐視,就會把你送到我的面前,他們也在騙我。陽頂天也在騙我,他給了我希望。」

「他們都在騙了,夫君你已經死了……」

武莫織開始大聲的哭泣。

忽然……

她覺得臀下有些涼!

這是跟奇怪的感覺,她這個修為,就算坐在寒冰之上,都不會覺得冰涼的。但是坐在一個石頭上。竟然彷彿覺得冰涼。

武莫織一愕,然後坐了起來,伸手摸了摸自己渾圓挺翹的臀部,果然有些冰涼涼的。

這種冰涼,不太直接,而是深綿入骨的。

武莫織伸手摸向地上的這塊岩石。

剛摸一會兒,根本不覺得涼。但是時間久了之後,那種深刻入骨的冰涼,連武莫織也無法抵擋。

這石頭,有古怪。

武莫織猛地拔劍,斬下!

「砰……」

火星四濺。

換成其他石頭,早就如同豆腐一般被切下來了。

但是這塊石頭。僅僅只是出現了一道傷口。

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堅固的石頭?

武莫織繼續拔劍劈砍。

「當1

「當1

「當1

無數火星飛濺。

這塊巨石條的傷痕,越砍越深,越砍越深。

最後,砰的一聲,忽然整個石條,猛地裂開。

露出裡面的一隻水晶棺材。

棺材裡面,裝滿了晶瑩剔透的水。水裡面,躺著一個人,一個渾身chiluo的男人。

武莫織望著這個男人的面孔。

整個嬌軀漸漸地顫抖,顫慄。

然後,拚命地用雙手抱住自己的臂膀,想要讓自己不要顫抖,但是怎麼都控制不祝

內心深處,無盡的狂喜。但是。美眸中的淚水,卻洶湧而出。

內心深處,無盡的悲傷。但是,絕美的臉上,卻露出最美麗的笑容。

水晶棺材裡面的這個人,擁有無比俊美的面孔,擁有完美修長的身體。

這個人。她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是因為無數次在她腦子裡面出現過,這是她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動力,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讓他愧疚的人。這是他的夫君。寧潸。

陌生,是因為成親之後,因為內心的鄙夷和藐視,武莫織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自己的夫君,更加沒有過肌膚之親。

在她腦子裡面,永遠只有一個畫面。

她所瞧不起的寧潸,被她氣哭的寧潸,被她欺辱得離家出走的寧潸。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用自己的生命,換取她的逃離。

她永遠無法忘記,寧潸被那個惡賊瘋狂擊殺的樣子。她永遠無法忘記,自己扔下寧潸拚命逃跑的樣子。

瞬間,自己的驕傲,被徹底踐踏。自己的自尊,徹底被摧毀。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愧疚,無盡的恥辱。

現在,她終於再次見到這張刻骨銘心的面孔。

沒錯,這就是她的夫君寧潸。

陽頂天的易容儘管很像,而且騙過了她。但是那是沒有比較的情況下,一旦有了比較。就能清楚地分辨出,陽頂天假冒的寧潸,和真實的寧潸,差別有多麼大。

這種面孔的細緻俊美,這種從骨子裡面露出的溫柔,是任何易容術都無法做到的。

這就是她的夫君寧潸。

武莫織的狂喜,幾乎猛地炸出心房一般。

然後,她瘋一般地劈砍水晶棺材。

「砰1水晶棺材裂開。

裡面,冰寒刺骨的不凍水,猛地湧出。

武莫織管不了刺骨的冰寒,猛地將寧潸的身軀抱在懷裡。

湊上滾燙顫抖的嘴唇,拚命吻上寧潸的嘴唇,他的面孔。

「我的夫君,我的夫君,我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我的心肝,我的命……」

武莫織拚命地吻,拚命地吻,然後瘋狂地將寧潸抱住,永遠永遠,都不想鬆手。

儘管在不凍水中,但寧潸的身軀,卻不是刺骨冰涼的,也沒有凍僵,只是稍稍的涼。

甚至,他的身體和肌肉,都是柔軟的。

很快,武莫織在夫君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沒錯,是邪靈的能量。

頓時,武莫織不知道是慶幸,還是悲傷。

瘋狂地吻過,瘋狂地抱住,足足一刻鐘后,武莫織才想起來,她的夫君到底還活著嗎?

然後,撫摸寧潸的脖頸,撫摸他的心臟,撫摸他的氣海。

還活著,還活著,她的夫君果然還活著。

天可憐見,他的夫君還活著。甚至,生機還比較健康!

頓時,武莫織泣不成聲!再次緊緊將寧潸抱在懷中,拚命地親吻他的頭髮,拚命地嗅著他夫君的氣息。

這個時候,她感覺到自己真的徹底活了過來。

許多年前,自從她自殺之後,雖然還活著。但是,她不認為自己活著,她認為自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活著。

現在,她覺得自己真的活了過來了。

「走,夫君,織織帶你回家!你的寶貝織織帶你回家,然後我們什麼都不管了,我們天天天天生活在一起,我們生許多許多小寶寶,我們什麼都不管了。」武莫織又哭又笑,將寧潸抱起。

接著,武莫織抬頭望著這個密室的盡頭。原本陰森森的地方,此時武莫織卻覺得無比的溫馨,無比的舒適。

忽然,她心頭一熱,望向寧潸俊美無匹的面孔,柔聲道:「夫君,我們成婚後沒有洞房過,要不然這裡就做我們的洞房吧,我們就在這裡洞房吧1

然後,武莫織找到沒有不凍水的地方,將自己的黑色斗篷鋪在地上,將寧潸放在上面,然後自己漸漸脫下衣衫,美眸深情無限望向寧潸道:「我的寧潸夫君,織織就在這裡把自己交給你,好嗎?」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

老大們,拜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