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七:天道盟大會!祝青主,我日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有任何問題,非常健康。甚至睡覺的時候,還隱隱感覺到一種進化而釋放出來的淡淡能量。 於是,陽頂天一再和霜兒說,除非陽頂天叫她,否則千萬千萬不要出來。 霜兒打著呵欠,乖乖答應了。 ...

..co

註:第二更五千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兄弟們,拜求月票啊,拜求支持啊,糕點淚流滿面!

……

大中州,中京城!

整個中州最大的城市,同樣也是整個混沌大6,最大的城市。

當然,秦萬仇規劃中的秦城,比中京還要大。

而且,野心勃勃的秦萬仇也曾經決定,一旦拿下了整個西北,西南大6之後,就會把秦城改名為西京。

後來,邪魔道萬滅神殿的再次現世,幾乎摧毀了他的一切計劃。

所以要說痛恨程度,秦萬仇才是最恨厲冥的那個。

所以現在,中京依舊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城市。

縱橫百里之多,人口三百萬之巨!

中州天道盟所在地,整個中州的核心城市!

論地位,中京和西州城差不多。但是不管是繁華程度,還是戰略地位,西州城都遠遠比不上中京。

中州和西部世界的全面大戰,即將爆。

上一次雲霄城大戰,中州同樣大軍集結,但那只是象徵性的。從頭到尾,總共出兵了五六十萬。

而且大部分還沒有到達戰場,戰爭就已經結束了。甚至雲霄城大戰結束的時候,還有許多中州遠征軍還沒有登艦出。

而這次,則完全完全不一樣了。

整個中州,進行了最徹底的軍事動員。每一個門派,每一個勢力,每一個城市,都要派出最最精銳的部隊,開赴西部世界,討伐叛逆陽頂天。

中州和西部世界,有多大區別,通過以下數據,就可以清晰看出。

先。天道盟勢力,整個西部世界只有七家:西北秦城,天下會,天鳳閣,木劍堡,雲霄城,神兵山莊。白雲城。

而中州,足足有二十八家。

西部世界,三宗無一,九門有二,二十七派有二。

而中州,三宗有一。九門有四,二十七派有十三家!

西部世界,在冊武道弟子,總共十九萬,在冊軍隊,二百餘萬。

中州,在冊武道弟子一百三十五萬。在冊軍隊過千萬。

西部世界,加在一起的領土,大概是四五千萬平方公里。

而中州,則是兩億多平方公里。

西部世界,人口一億有餘。

中州,人口十幾億有餘!

所以,整個中州實力,十倍於西部世界不止。

那麼對於即將到來的這場大戰!幾乎整個中州。都毫不懷疑祝青主絕對獲勝。

對於陽頂天的火炮,他們已經有了足夠的了解。最後得出來的答案是,火炮並不可怕,用天文數字的晶石強弩,絕對可以破之。用巨型投石機,加上陽烈晶石,也可以破之。

秦七七的大軍之所以會全軍覆沒。完全是因為對火炮的出現沒有任何思想準備。還有,蠻族軍隊的愚蠢。

對於陽頂天覆滅的結果,整個中州雖然心緒複雜,但是絲毫不懷疑這個結果。

陽頂天受祝青主之邀。參加中京的天道盟大會。

這個消息,瞬間引爆整個中州。

瞬間,無數人湧向中京,想,這個陽頂天究竟長得什麼模樣。

……

陽頂天乘坐魔鷲王,夜裡從西部世界出,前往中京。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后,在中午時分,來到中京!

傲霜,此時就在陽頂天的空間指環內。

空間指環內,只有一個立方米多一些,但是傲霜還是很輕易地躲在裡面,還剩下不小的空間。儘管,她足足有三米長,但是她的嬌軀還是嬌俏玲瓏的。

一開始,傲霜進進出出這個空間指環,玩得完全不亦樂乎。後來,玩了幾次之後,她竟然打了一個呵欠。然後跟陽頂天說她困了,要進去睡覺。

接著,她就直接鑽入到空間指環內,甜甜睡去。

陽頂天頓時又驚又喜,霜兒只從醒來之後到現在,可沒有半分鐘疲倦啊,從頭到尾的精神奕奕。而且獨孤逍也說了,她是精神幾個月,然後沉睡幾個月。

沒有想到,進入空間指環后一會兒,她竟然就感覺到睏倦了。

陽頂天不放心,霜兒在空間指環內睡覺的時候,他還去感受霜兒的氣息,還有血流。

結果現,霜兒沒有任何問題,非常健康。甚至睡覺的時候,還隱隱感覺到一種進化而釋放出來的淡淡能量。

於是,陽頂天一再和霜兒說,除非陽頂天叫她,否則千萬千萬不要出來。

霜兒打著呵欠,乖乖答應了。

……

中京並不是沿海城市,只不過有一條大河環繞。

陽頂天的魔鷲王靠近中州大6的時候,立即便有幾十個金雕武士呼嘯而來,將陽頂天包圍在中間。

名為保護,實為監視。

而且,這些金雕武士,每一個人都目露敵意。

陽頂天非常理解,畢竟三萬金雕軍團,在雲霄城全軍覆沒,對於鷹巢城來說,完全是致命的打擊。他們想要恢復之前的空軍規模,起碼要幾十年以後。

陽頂天淡淡一笑,毫不在意。不過,他不在意,可不代表魔鷲王不在意。

見到幾十隻金雕這麼**,魔鷲王就不爽了,雙目一寒,然後一聲咆哮。

幾十米大的翅膀猛地一張,然後在空中一旋,立刻就要施展殺手旋風斬。

「嘎吱……」頓時間,幾十隻金雕嚇得飛快逃跑,也顧不上包圍陽頂天,逃得無影無蹤。

接下來,不管金雕武士怎麼催促,但是這些金雕武士已經嚇破了膽子,怎麼也不敢靠近魔鷲王了。

魔鷲王的旋風斬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然後得意洋洋昂起頭,不屑地望著周圍的這些金雕。

陽頂天撫摸它的脖子道:「好了,知道你厲害,威風。」

魔鷲王更加得意,尖嘯一聲后。

「嗖……」猛地加。

頓時,一陣撕裂空氣的爆響。魔鷲王如同閃電一般,猛地朝高空穿刺。

幾十隻金雕拚命追逐,但怎麼都追不上,被落得越來越遠。

魔鷲王無比傲嬌地直接飛到萬米的高空。

這下子,幾十隻金雕死都飛不到那麼高。

緊接著,魔鷲王呼嘯而去,以每小時一千多里的度。朝中京飛去。

瞬間,幾十隻金雕連魔鷲王的影子都看不到了,鷹巢城真是自取其辱埃

……

陽頂天降落在中京的城門之前。

總共三個人,前來迎接。

吳幽冥,靈鷲和祝紅雨。

陽頂天下了魔鷲王,輕輕拍著它的脖子。魔鷲王頓時騰空而起,時刻盤旋在陽頂天頭頂千米上空。

沒有任何寒暄,祝紅雨上前道:「請!除西部世界之外,所有天道盟勢力代表,均已到天道盟大殿,就等陽城主一人1

陽頂天點了點頭,跟著祝紅雨進了巨大無比的中京城。

這個城市。陽頂天沒有到過。

倒沒有中州沿海城市那麼繁華,但是更加宏偉巨大,莊嚴恢宏。

無比巨大的城市,高高如山的城牆。

幾十米寬的青石大道,道路兩邊整齊壯觀的房子。

整個城市,設計感非常強。道路的每一塊青石,都是一樣的。道路兩邊的雕塑,樹木。都是對稱的。甚至,道路兩邊的房屋,都是對稱的。

每隔三十五棟房子,便有一座高樓。

每隔九十五棟房子,便有一座城堡。

每隔三十五米,就有一個哨塔。

儘管每一棟房子,都算得上華麗。但是所有元素湊合在一起,使得整個城市非常壓抑,這裡的民眾彷彿時時刻刻都在被監視之中。

這個城市,天道盟的軍事機器。空前的強大。

無比寬闊的馬路上,不見一個民眾的身影。

為了這次天道盟大會,整個中京,到處一塵不染,為了這個天道盟大會,整個中京已經徹底戒嚴。

所有的馬路上,到處都可以看得見密密麻麻,全副武裝的黑騎軍隊。

生活在這裡,彷彿大口喘息,都要小心翼翼。

儘管如此,但是陽頂天還是感覺得到,每一個窗戶,每一扇門後面,都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自己。目光裡面,充滿了好奇,懷疑,甚至有崇拜,火熱!

天道盟大殿,在中京內城。

是一處比秦城更加宏偉壯觀的建築群。

用黑色巨石砌成的大殿,如同山一般的宏偉壯大。

隔著幾千米,陽頂天就已經看到聳立在中京中央的那座天道盟大殿。

真的如同山一般巨大,目測足足有近二百米高,完全相當於地球的五十層大廈。

而大殿面積,則遠過幾萬平米。

這座大殿,甚至可以和絕望之城秘境所在的那個城堡相提並論了。

陽頂天沒有到過中州天道盟總部,但是天道盟總部的大殿,應該都沒有中州大殿那般巨大。

……

很快,就來到了大殿之前。

這是一片無比無比巨大的廣場,陽頂天到過**廣場,大約只有這個中京廣場的幾分之一。

根據陽頂天目測,這個中京廣場,縱橫足足有兩三千米。

也就是說,這個廣場面積足足有近十平方公里,一千萬平方米。

如果進行閱兵儀式,這個廣場足足可以有上百萬大軍列隊。

而中京大殿,就在廣場的最中央。

陽頂天進入廣場的時候,大殿的周圍,足足有數萬大軍,如同釘子一般,守衛各處。

大殿之下,足足九十九級雪白台階。

近看中京大殿,真的有一種被宏偉震撼得靈魂出竅的感覺。

陽頂天知道,這個中京大殿和中京廣場,是祝青主主持建造,耗費了足足九年,動用幾十萬人建成的。

看來,野心巨大,想要稱王稱霸的,不僅僅是秦萬仇一人埃

……

「陽城主進去吧,裡面就等你一人了。」祝紅雨道。

「稍等1靈鷲忽然開口道:「我和三哥說幾句話。」

祝紅雨眉頭微微一皺。退後幾步。

靈鷲上前低聲道:「天哥哥,只要你在大會上說,你會解散光明議會,大戰就不會爆,西部就能夠得到保存。我夫君已經和祝青主他們商議好了,只要解散光明議會,就不討伐。不制裁,僅僅只是點名批評1

陽頂天不置以否,直接拾階而上,朝大殿走去。

……

天道盟大會,並不是在大殿的底層進行,而是在最頂層。

一扇十幾米高的巨門打開。便是一層大殿。

裡面,足足無比巨大的大殿,矗立著幾十個巨大雕塑。這些,都是天道盟歷史以來的偉大人物。

吳幽冥帶著陽頂天,來到華麗的升降梯內,直接上升到中京大殿的最頂層。

此時,距離地面已經近二百米。

陽頂天站在大殿的頂端陽台。可以俯瞰整個中京。

「陽兄,站得高固然可以看得遠,可以享受腳踏天下的感覺,但是也不要忘記了距離地面越遠,就越危險。」吳幽冥忽然道:「千萬不要做空中樓閣的事情。」

「這裡就你我二人,幽冥兄,就不必說這些話了。」陽頂天淡淡道:「總之,我和你。是不一樣的。不要以你之心,度我之腹。」

吳幽冥輕輕嘆息一聲,道:「陽兄,你對我的偏見,越來越深了。」

然後,他來到頂層天殿的大門,輕輕拍打。

一聲渾厚的聲響。中京大殿頂層的大門,緩緩打開。

頓時,一股無比巨大的能量,撲面而來。

幾十雙眼睛。如電一般,朝陽頂天射來。

……

天道盟所有勢力,除了西部世界七家之外,剩餘五十二家,全部到場!

陽頂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天道盟所有勢力的宗主。

整個混沌世界的所有最高掌權者,幾乎都已經集中在這裡。

幾千平米的大殿之內,五十九個座位,從低到高,圍攏成圓。

大殿中央,一個孤零零的無頂隔間,彷彿法庭的罪犯席一般。

大殿北邊最高處,三個席位,代表著三宗!

但是目前,三宗位置上,僅僅只有祝青主一人。剩下陰陽宗代表,也坐在旁邊的環座之上。

而吳幽冥,則坐到三宗寶座對面的位置上,和三宗高度一致,是兩個位置,應該代表是幽冥海和靈鷲宗。

「陽頂天,去你的位置上吧。」祝青主淡淡道。

陽頂天目光搜尋了一番,找不到雲霄城的座位所在。

頓時,便有一個宗師級武者來到陽頂天身邊,指著大殿中央的那個位置道:「你的位置,在那裡。」

陽頂天頓時一道冷笑。

他的位置,竟然在中央那個看起來想罪犯席的位置上。

「陽頂天,這次天道盟大會,是審判你分裂天道盟的罪行。原本,是不打算請你來的,直接下令消滅誅殺,集結天道盟千萬大軍,摧毀你那所謂的非法光明議會。」祝青主淡淡道:「但是,我們本著公正光明的原則,不能不教而誅。今日讓你前來,就是給你一個申辯的機會。關於你分裂天道盟一事,關於光明議會一事,你想清楚后說出來1

陽頂天來到大殿中央的那個類似罪犯席上,昂掃視整個大殿所有人。

眼睛一縮,頓時目光如電,陽頂天淡淡道:「我原本,不想來的。因為整個天道盟大殿之內,除了邪魔道的惡賊之外,儘是蠢貨和懦夫1

陽頂天言語一出,頓時滿場色變,如同風暴一般,刮過整個大殿。

陽頂天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表情,淡淡道:「我這麼說錯了嗎?在場誰是邪魔道,難道大家還不清楚嗎?祝青主,你是邪魔道最高潛伏者?這點誰都清楚吧,大家為何揣著明白裝糊塗呢?南海寧族寧無鳴,你是萬滅神殿少主的第一走狗,這點大家也清楚。現在反而堂堂正正,坐到天道盟大殿的座位上,這種沐猴而冠的滋味怎麼樣?」

瞬間,祝青主色變,寧無鳴色變!

「還有在場諸位,我罵你們是蠢貨和懦夫?難道錯了嗎?」陽頂天冷笑道:「你們明明知道和邪魔走狗同座一堂,卻還裝腔作勢,正襟危坐,這難道不可笑嗎?還專門給我準備了一個犯人一樣的小隔間,要對我進行審判。別開玩笑了,我站在這裡,你們坐在那裡。我代表正義,而諸位坐在污濁之中。我鶴立雞群,出淤泥而不染。和你們絕對的對立,再好不過了。」

「諸位在座所有的邪魔,走狗,蠢貨,懦夫!哦,還有某些居心叵測的陰謀者。不要浪費功夫了,不要搞什麼審判了。你們不覺得可笑,我還覺得可笑。你們不覺得可笑,你們的祖宗也會覺得可笑。審判,審判什麼?審判什麼狗屁東西?」

陽頂天忽然猛地厲聲大喝道:「要審判,也我是審判你們這些污濁之眾1

「你們的良知在哪裡?你們的正義在哪裡?你們的祖宗,在天上恥笑你們,你們的子孫萬代,在哭嚎著厲罵你們1

「一個個,還試圖用審判,用電一般的目光看著我。」

「不要搞笑了!哪怕你們還有一點點廉恥之心,也不敢對視我的目光1

「誰來和我對視?誰敢和我對視?」

「要是你們的祖宗知道你們如此無恥,如此懦夫,在天上都會霹死你們1

「審判?我審判你們大爺!我審判你們娘親!我審判你娘的穴1

「別廢話了!祝青主!別裝腔作勢了,諸位1

「我們,打完再說!打完這一戰再說。」

「你們要演戲,你們繼續。我不奉陪了,祝青主,做好準備,開戰便是,廢什麼話1

說罷,陽頂天對準祝青主,猛地豎起中指。

然後,轉身離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