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六:逆天火油!帶著娜迦去天道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陽頂天的命令是起碼一百萬斤火油,現在看來,實在是輕而易舉埃 一棵樹,就能出兩三萬斤之多。 陽頂天望著無比巨大的火油樹,心中忍不住感嘆,混沌世界或許沒有石油。但是這種火油樹比石油還要優...

接下來,陽頂天陷入了猶豫,到底要不要去中州,參加天道盟大會。

「如果陽城主擔心人身安全,或者人身自由的話,敬請放心,靈鷲宮和幽冥海,會全面保證閣下的安全和自由。」靈犀在邊上說道。

「多謝。」陽頂天朝靈犀道:「請問靈犀少主,來我西部,就是為了此事嗎?」

「倒不是。」靈犀道:「我有一個不成器的弟弟,名叫靈兀。駕著一艘船,四處遊盪,最近彷彿是到了西部海域。原本每天都會出平安信號,可是最近卻是斷了信號。而最近西部正在封鎖海域,聽說抓了不少人。所以我想問一下,我那個不成器的弟弟,是不是在西部海域闖了什麼禍事?」

陽頂天道:「請問靈兀師兄有什麼特徵?我立刻讓人去查。」

靈犀道:「他的特徵倒是非常明顯,先他的船很大,很華麗,是兩千石的花船,應該非常罕見。其次,船上有很多女子。從水手到駕船者,都是美貌女子。」

陽頂天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就是被傲霜全部殺掉的那艘船。

難怪那個被碎屍萬段只留下頭顱的男子看起來有些眼熟,因為眉眼之間和靈鷲有些相似。難怪他看口出狂言,說完全不把陽頂天放在眼裡,口口聲聲要給陽頂天戴綠帽子。原來,是靈鷲宗的嫡系,果然貴不可言。

看來,寶貝霜兒真是惹下了一個大禍埃把靈鷲宗的嫡傳子孫給殺了,而且還碎屍萬段了。

不過,陽頂天臉上沒有露出任何詫異表情,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彷彿對靈兀在西部海域遊盪不滿一般。

「來人。」陽頂天道。

頓時,外面的武者進內,是恐怖山莊趙穆,他目前負責城主府的防衛內務。

「宗主。卑職在。」趙穆躬身道。

「趙師兄,封鎖海面一事是誰負責的,讓他進來一下。」陽頂天道。

「是魔鷲軍團第二佐領,和海軍第三統領負責的,我立刻讓他們來。」趙穆道。

陽頂天朝靈犀道:「按說,如果我們扣留了靈兀的話,他應該會說出自己的身份。所以這件事也會上報到我這裡來。既然我沒有收到奏報,所以應該沒有在扣留名單內。不過為了確保無遺漏,我讓負責這件事情的人專門過來稟告一趟。」

「嗯。」靈犀道,他沒有說多謝,而是淡淡應了一聲。

接下來,室內便陷入沉寂中。

靈犀雖然如同清風。但是也不善言談。

而祝紅雨,和祝紅雪一樣高傲,而且還帶著一點點陰森,彷彿不屑和陽頂天言談。

說來,祝紅雨在性格上,更像是祝青主一些。

半個時辰后,負責海面封鎖的魔鷲軍團第二佐領。和海軍第三統領進來。

「拜見宗主。」兩人進來后,筆直單膝跪下。

「嗯,你們辛苦了。」陽垛位是靈鷲宗的靈犀少主,有事情問你們。」

兩個統領起身,持劍朝靈犀彎腰問候。

靈犀皺了皺眉頭,對於陽頂天不問話,反而讓他問話有意見。

「我的弟弟靈兀,最近駕船遊玩。彷彿靠近了西部海域,最近失去了聯繫,請問兩位可有見過。他的船,是兩千石的華麗花船,上面有上百美貌女子,除了他一人之外,船上全是女子。」靈犀問道。

「稍等。」海軍第三統領翻開厚厚的文件挨個查看。然後搖頭道:「沒有,我們的扣留名單中,沒有此人,沒有這艘船。」

此時。魔鷲軍團第二佐領道:「這艘船,我們彷彿見過。」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望向陽頂天。

「嗯,你把具體情況和靈犀少主說明一下。」陽頂天道。

「當時,應該是三天前,我們的魔鷲軍團在海面上巡邏,大約距離西北大6約四千八百里的地方,我們看到了一艘華麗的花船。」魔鷲軍團第二佐領道:「當時,一個青年公子,還有十幾名美貌女子站在甲板上,指著空中對我們諷刺笑罵。我們上前警告,說任何人前往西部,都要提前申請方可登6。然後,他口出惡言。因為當時宗主您還沒有下全面驅逐和封鎖海域的命令,所以我們只是對他警告,並且上了登6黑名單,沒有採取進一步措施,直接返航。」、

說這些話的時候,魔鷲軍團第二佐領臉上也憤憤不平,可見當時靈兀的話非常難聽。

「後來,你們巡邏可還見到他的船嗎?」靈犀問道。

「我要查一下巡邏記錄。」第二佐領道:「因為,我負責專門的航線,我這條航線沒有再現這條船。」

第二佐領查詢厚厚的巡邏記錄。

「找到了。」第二佐領道:「在兩天前的下午,距離西北大6一千九百里,距離混亂之地,一千八百里。魔鷲軍團第三巡邏隊,現這艘船,因為他已經上了黑名單,所以進行驅逐。遭到對方辱罵,然後對方船隻,朝著混亂之地而去。因為它沒有靠近西部一千里之內,我們不能進行逮捕,而且最後他朝的是混亂之地。當時封鎖的領域,還沒有包括混亂之地海域。一直到今天,才加上混亂之地。所以,當時沒有對這艘船進行進一步的監視和驅逐。」

「為何沒有監視?」靈犀道。

第二佐領道:「因為像他這樣的人很多,最近海域上,商船已經絕跡。絕大部分都是中州的貴公子在海上挑釁我們西部,哪怕到了開戰,他們也會湊熱鬧。要全部監視,我們都不用干別的了,反正只要靠近一千里內,我們就逮捕,一旦反抗,我們就擊沉。」

靈犀道:「那你們的意思,他應該去了混亂之地了?」

「我們不敢保證,而且這也和我們無關。」第二統領冷冷道,然後面對陽頂天垂等待命令。

陽頂天道:「接下來,戰備委會下達新命令。封鎖海域包括混亂之地海域,和地裂城海域。在西部世界半徑五千里內,不允許任何船隻通航。如果有外事和公務船隻,先停航申請,申請通過後,方可來西部世界。」

「是1兩人道。

「好,那你們繼續去工作。」陽頂天道。

「是1兩人行禮后。轉身離開。

靈犀目光望向陽頂天道:「能否請你們幫忙尋找靈兀?」

陽頂天道:「我們的海面巡邏,會包括五千海域。所以一旦現,我們會進行扣留,屆時會通知靈鷲宗。但是如果他已經登6混亂之地了,那我們無能為力。」

「嗯1靈犀點了點頭,然後接著道:「可是。如果我們查出,靈兀失蹤和西部世界有關的話,我們會很生氣的,後果會很嚴重的。」

「你不用來威脅我。」陽頂天淡淡道:「你們沒有所謂的中立,你們有自己的路線。我對靈鷲宗,不會抱有任何希望的。我對你們的正式為敵,早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

靈鷲嘴角抿了抿。道:「和靈鷲宗為敵?你想多了,不是誰都有資格做靈鷲宗的敵人的。」

言語中的孤傲和蔑視,完全溢於言表。

「好了,若再無其他事情,我就不招待兩位了。」陽頂天道。

祝紅雨和靈犀二人起身,直接離去。

祝紅雨忽然轉身,朝陽頂天露出冷笑道:「我們在中州,歡迎閣下的大駕光臨。如果閣下膽怯不來。整個世界都會很失望的。」

……

烈火島凌府之內。

整個西部的高層,徹底陷入了爭論之中。

中州天道盟大會,陽頂天到底要不要去?

去,有危險,有被囚禁的危險。

不去,對整個西部世界,是一個士氣打擊。

陽頂天你敢另立天道盟中央。你這個所謂的隱宗之主,連參加天道盟大會的膽量都沒有了嗎?

尤其,陽頂天已經亮出了自己隱宗之主的招牌,可如果天道盟大會都不敢參加的話。那誰還會認你這塊招牌。

之前,祝青主沒有邀請,可以說他是做賊心虛。可邀請了陽頂天不去,那就是陽頂天的做賊心虛。

最後,整個西部高層,陷入兩個絕對對立的觀點。

一方說要去,一方說不要去。

但是陽頂天可以看出,很多說不要去的人,內心深處,還有眼中的光芒,都是想陽頂天去的。

不去,這個隱宗之主的招牌,真的就名不正言不順了。

最後,爭論沒有任何結果,把決定權交給陽頂天。

「宗主,能否私下談談。」秦萬仇過來朝陽頂天低聲道。

……

來到小房間內,秦萬仇道:「關於要不要去中州,我就不開口了,賢侄心中早有答案。我是有一個疑惑。」

「您說。」陽頂天道。

「東方宗主在天道盟的身份,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僅次於虛無宗主。如果東方宗主能夠在天道盟大會亮相,那對祝青主是巨大的打擊,到時候整個中州,說不定都會站在我們這一邊,為何您從來不考慮讓東方宗主亮相?」秦萬仇道。

「師傅,還不是亮相的時候。」陽度到這次打贏祝青主之後,師傅亮相,才是乾坤大定的時候。屆時,整個中州勢力,都會背棄祝青主。屆時,整個天道盟,才會重新一統。全面進入備戰滅世,全面為魔王問天的復活而做準備。」

「明白了。」秦萬仇躬身道:「宗主意志之堅決,行事之難,萬仇敬佩1

陽頂天忽然道:「說來真是意外,昨日霜兒忽然狂暴。然後,然後直接進化了一成之多,距離完全幻化人形,已經越來越近了。」

秦萬仇頓時振奮道:「恭喜宗主,一旦娜迦幻化人形,宗主就有不敗之身,不死之身,不滅之身。」

陽頂天微微一笑,道:「今天半夜,我就前往中州。這幾日,西部之事,就暫時交給你了。」

「是。」秦萬仇躬身道。

……

陽頂天騎上魔鷲王。沒有直接返回雲霄城,而是先飛到日落山脈的原始森林。

魔龍軍團的三千人,已經趕到了這裡,直接驅逐了一個蠻族部落,開始建設營地,開始伐木。

接下來兩三日內,將有源源不斷幾十萬人。進入日落山脈。

在幾十名魔龍武士的拱護下,陽頂天進入了蠻族部落。

這裡雖然沒有見到人頭,也沒有見到屍體,但很明顯聞到了血腥之味。

不過,陽頂天沒有在意,甚至沒有皺眉。蠻族和山下文明的矛盾已經千年。近年來蠻族手中的也血債累累。如果陽頂天有足夠的時間,他會花時間去同化,去優待。

但是現在,沒有時間了,所以只能用雷霆手段。

「進入日落山脈,可還順利?」陽頂天問道。

「不太順利。」鹿寒邪道:「這些蠻族真是暴戾,我們用金錢和糧食交換。他們收了之後,直接翻臉開殺。明明部族裡面年輕壯蠻沒幾個了,可是那些女人直接拿著斧頭出來砍殺。」

「那就清剿。」陽頂天道:「伐木煉油一事,不能受到任何干擾。把營地千里之內的蠻族,全部驅逐,全部掃凈。」

「是1鹿寒邪道:「宗主請這邊,我們已經壓榨出了第一桶油。」

「這麼快?」陽頂天驚愕。

然後,來到一個簡易的壓榨工坊面前。

這裡。堆放著巨大的油木,此時已經被切成了一塊塊完整的立方長條狀。

陽頂天拿起一根。

這油木是血紅色的,肉眼看去,都是油脂。那在手中,非常沉重。

這麼重,如果密度過水的話,就麻煩了。

然後。陽頂天來到已經壓榨好的火油麵前。

壓榨好的火油,反而是透明的。

陽頂天舀起一勺,直接潑在遠處的水槽上。

亮晶晶的油,直接漂浮在水面上。

陽頂天鬆了一口氣。這火油幸好密度比水低。

然後,陽頂天手指一劃,頓時一團火焰,飄在水面的火油上。

「轟1火焰,猛地衝天而起。

嚇了陽頂天一大跳。

僅僅這麼點火油,火焰竟然幾尺之高。

而且,這些火焰大部分是血紅色的,但是火焰頂尖,竟然是幽藍色的。

陽頂天隔著兩三米,也能感覺到快提升的溫度。

陽頂天拿過一柄鋼鐵斧頭,直接放在火焰上燒。

然後,僅僅幾分鐘之後,這柄斧頭就開始漸漸燒得通紅。

而且最讓陽頂天驚喜的是,僅僅這一點火油,竟然足足燒了近十分鐘。這個能量,可比地球上的汽油牛多了。

鹿寒邪又朝水面上澆了半勺火油。

頓時,火焰又兇猛而起。

僅僅一刻鐘,陽頂天手中的斧頭,徹底被燒得通紅,然後開始一點點變成鐵水,滴落到水中。

望著徹底變成鐵水的斧頭,陽頂天驚詫不已,驚喜不已。

這火油,比想象中的還要厲害,還要可怕埃

威力竟然遠遠過了地球上的石油,真是太逆天了。

陽頂天問道:「一斤油木,可以出多少油?」

「一兩三錢。」鹿寒邪道。

「那麼多?」陽頂天不敢置通道。

「是的。」鹿寒邪道。

「那一根油木,有多重?」陽頂天問道。

「十幾萬斤以上。」鹿寒邪道。

天那!那這是一筆無比無比巨大的財富啊,隱藏在日落山脈中,無人知道,無人重視。

「那總共,有多少棵油木?」陽頂天問道。

「數不勝數,千里原始森林中,五成都是油木。這種樹很霸道,稍微弱小的樹木,在它身邊沒有活路。」鹿寒邪道:「森林,就在前面,我帶您去。」

鹿寒邪帶著陽頂天,前往森林。

……

哇!陽頂天再次驚嘆。

果然是原始森林啊,每一棵樹,都是驚人的巨大。

幾個人合抱的大樹,比比皆是。

陽頂天飛到空中俯瞰,整個森林延綿千里,巨大油木,不計其數。

此時,已經有幾千個魔龍武士在砍樹了。

不過,這油木實在太過於巨大了。所以他們砍樹的方式也很特別。

直接從頂端往下截,然後一段一段取回營地。

陽頂天的命令是起碼一百萬斤火油,現在看來,實在是輕而易舉埃

一棵樹,就能出兩三萬斤之多。

陽頂天望著無比巨大的火油樹,心中忍不住感嘆,混沌世界或許沒有石油。但是這種火油樹比石油還要優秀,而且是可生長的。

日後,混沌世界如果轉變方向,轉化為生產和建設的話,起碼能源就不必擔心了。

頓時,陽頂天朝鹿寒邪問道:「這火油如此驚人。這油木,難道不怕引火嗎?一旦引火,整個森林都會燒著。」

鹿寒邪帶著陽頂天來到一根油木下,道:「宗主您看,油木外面有一層皮,非常非常堅固,足足半尺之厚。這一層皮。火根本燒不著。而且直接用火燒半刻鐘后,摸上去還是涼涼的。這還不算什麼,就算用刀子削掉這層皮,點火燒裡面的油木。樹皮很快分泌出一種白色液體,直接將火滅掉,所以這油木竟然不怕火災1

陽頂天摸著這層冰冷堅硬的樹皮,心中感嘆,大自然實在是太玄妙了。不管是地球的大自然,還是混沌世界的大自然,這些東西都是對人類的恩賜埃

「這油木,有種子嗎?」陽頂天問道。

「有。」鹿寒邪道。

「傳令下去,砍掉一顆油木,就要種下五棵。而且,這片森林區域中。之挑選最大的砍,要對這批資源進行可持續利用。」陽頂天道:「並且,將這片森林周圍所有蠻族全部清理。然後,這片森林。還有火油,全部升級為戰略物資。任何私人,不能擁有,任何私人,不能前來砍伐油木。」

「是1鹿寒邪大聲道。

「接下來這一個月,火油一事就交給你們了,多多益善。」陽東是要注意安全,火油一旦榨出,就一定用鐵桶密封保存,務必不要出任何事故。讓穆連城立刻擬出一條安全法令,務必不要出事故,不要出現傷亡。」

「是1鹿寒邪道。

「過段時間,我再來看你們。」陽頂天道。

然後,他騎上魔鷲王,返回雲霄城。

……

來到小木屋內。

陽頂天繼續給霜兒講故事。

他躺在床上,霜兒也躺在穿上,依偎在他懷裡,輕輕地纏住他的身體。

這次,陽頂天可能要離開好長一段時間,除了去中州天道盟外,還很有可能會去一趟南海寧族。所以,希望這段時間內,霜兒在這裡,千萬不要出事。

足足講了三個時辰,陽頂天將白蛇傳講到了白素貞水滿金山寺。

霜兒無比甜蜜,無比滿足。

「夫君,你在摸什麼埃」霜兒見到陽頂天一直摸自己手指,不由得好奇問到,然後拿過陽頂天的手指輕輕地嗅,然後美眸猛地大亮。

緊接著,她玉手直接一抓。

讓陽頂天驚詫的事情生了。

一直隱形的空間指環,竟然直接現形了。

陽頂天這個空間指環,始終是隱形的,只有陽頂天一個人觸摸得到。

現在,娜迦傲霜一摸,直接現形了。

「哇,這個戒指真好看,給我戴戴好不好?」霜兒嬌聲道。

「嗯,好……」陽頂天道。

霜兒直接把戒指拿了過去,然後直接套在自己的芊芊玉指之上。

接下來,更加讓陽頂天驚訝的事情生了。

霜兒直接將空間指環裡面的東西,一件一件拿出來了。

天那?這是怎麼回事?

空間指環內的東西,只有陽頂天可以拿的啊,怎麼霜兒也能夠拿出來埃

「不好玩。」

「不好看。」

「不好玩,不好看……」

霜兒把空間裡面的秘籍,兵器,還有各種東西一件一件拿出來扔在床上,沒有現一件感興趣的,然後興緻寥寥。

「夫君,你這裡面裝的東西,都不好玩埃」霜兒撅嘴道。

接著,她忽然美眸猛地大亮,彷彿想到了一個極其好玩的事情。

「夫君,我們捉迷藏好不好?」傲霜忽然道。

然後,她嬌軀猛地一閃,直接消失不見了。

然後,那個空間指環,直接掉落在穿上。

陽頂天,真是徹底驚呆了!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霜兒,直接從眼前消失了。

緊接著,霜兒又猛地出現,咯咯嬌笑道:「夫君,你找不到我了吧,你猜我剛才藏到哪裡了?」

陽頂天目光落在空間指環上。

這,這也太逆天了,霜兒竟然可以自己進入空間指環內,還可以自己出來。

娜迦就那麼逆天嗎?還有什麼事情是娜迦做不到的。

不過,眼前最大最麻煩的難題解決了。

陽頂天可以隨身帶著霜兒了,甚至陽頂天這次就可以直接帶著娜迦去中州了,去參加天道盟大會了。

……

註: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我不休息,立刻接著寫第二更,相信第二更不會太晚的。

老大們,今天月票好少啊,拜求老大出手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