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五六六:逆天火油!帶著娜迦去天道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9-13 21:25  |  字數:7375字

接下來,陽頂天陷入了猶豫,到底要不要去中州,參加天道盟大會。

「如果陽城主擔心人身安全,或者人身自由的話,敬請放心,靈鷲宮和幽冥海,會全面保證閣下的安全和自由。」靈犀在邊上說道。

「多謝。」陽頂天朝靈犀道:「請問靈犀少主,來我西部,就是為了此事嗎?」

「倒不是。」靈犀道:「我有一個不成器的弟弟,名叫靈兀。駕著一艘船,四處遊盪,最近彷彿是到了西部海域。原本每天都會出平安信號,可是最近卻是斷了信號。而最近西部正在封鎖海域,聽說抓了不少人。所以我想問一下,我那個不成器的弟弟,是不是在西部海域闖了什麼禍事?」

陽頂天道:「請問靈兀師兄有什麼特徵?我立刻讓人去查。」

靈犀道:「他的特徵倒是非常明顯,先他的船很大,很華麗,是兩千石的花船,應該非常罕見。其次,船上有很多女子。從水手到駕船者,都是美貌女子。」

陽頂天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就是被傲霜全部殺掉的那艘船。

難怪那個被碎屍萬段只留下頭顱的男子看起來有些眼熟,因為眉眼之間和靈鷲有些相似。難怪他看口出狂言,說完全不把陽頂天放在眼裡,口口聲聲要給陽頂天戴綠帽子。原來,是靈鷲宗的嫡系,果然貴不可言。

看來,寶貝霜兒真是惹下了一個大禍啊。把靈鷲宗的嫡傳子孫給殺了,而且還碎屍萬段了。

不過,陽頂天臉上沒有露出任何詫異表情,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彷彿對靈兀在西部海域遊盪不滿一般。

「來人。」陽頂天道。

頓時,外面的武者進內,是恐怖山莊趙穆,他目前負責城主府的防衛內務。

「宗主。卑職在。」趙穆躬身道。

「趙師兄,封鎖海面一事是誰負責的,讓他進來一下。」陽頂天道。

「是魔鷲軍團第二佐領,和海軍第三統領負責的,我立刻讓他們來。」趙穆道。

陽頂天朝靈犀道:「按說,如果我們扣留了靈兀的話,他應該會說出自己的身份。所以這件事也會上報到我這裡來。既然我沒有收到奏報,所以應該沒有在扣留名單內。不過為了確保無遺漏,我讓負責這件事情的人專門過來稟告一趟。」

「嗯。」靈犀道,他沒有說多謝,而是淡淡應了一聲。

接下來,室內便陷入沉寂中。

靈犀雖然如同清風。但是也不善言談。

而祝紅雨,和祝紅雪一樣高傲,而且還帶著一點點陰森,彷彿不屑和陽頂天言談。

說來,祝紅雨在性格上,更像是祝青主一些。

半個時辰後,負責海面封鎖的魔鷲軍團第二佐領。和海軍第三統領進來。

「拜見宗主。」兩人進來後,筆直單膝跪下。

「嗯,你們辛苦了。」陽頂天道:「這位是靈鷲宗的靈犀少主,有事情問你們。」

兩個統領起身,持劍朝靈犀彎腰問候。

靈犀皺了皺眉頭,對於陽頂天不問話,反而讓他問話有意見。

「我的弟弟靈兀,最近駕船遊玩。彷彿靠近了西部海域,最近失去了聯繫,請問兩位可有見過。他的船,是兩千石的華麗花船,上面有上百美貌女子,除了他一人之外,船上全是女子。」靈犀問道。

「稍等。」海軍第三統領翻開厚厚的文件挨個查看。然後搖頭道:「沒有,我們的扣留名單中,沒有此人,沒有這艘船。」

此時。魔鷲軍團第二佐領道:「這艘船,我們彷彿見過。」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望向陽頂天。

「嗯,你把具體情況和靈犀少主說明一下。」陽頂天道。

「當時,應該是三天前,我們的魔鷲軍團在海面上巡邏,大約距離西北大6約四千八百里的地方,我們看到了一艘華麗的花船。」魔鷲軍團第二佐領道:「當時,一個青年公子,還有十幾名美貌女子站在甲板上,指著空中對我們諷刺笑罵。我們上前警告,說任何人前往西部,都要提前申請方可登6。然後,他口出惡言。因為當時宗主您還沒有下全面驅逐和封鎖海域的命令,所以我們只是對他警告,並且上了登6黑名單,沒有採取進一步措施,直接返航。」、

說這些話的時候,魔鷲軍團第二佐領臉上也憤憤不平,可見當時靈兀的話非常難聽。

「後來,你們巡邏可還見到他的船嗎?」靈犀問道。

「我要查一下巡邏記錄。」第二佐領道:「因為,我負責專門的航線,我這條航線沒有再現這條船。」

第二佐領查詢厚厚的巡邏記錄。

「找到了。」第二佐領道:「在兩天前的下午,距離西北大6一千九百里,距離混亂之地,一千八百里。魔鷲軍團第三巡邏隊,現這艘船,因為他已經上了黑名單,所以進行驅逐。遭到對方辱罵,然後對方船隻,朝著混亂之地而去。因為它沒有靠近西部一千里之內,我們不能進行逮捕,而且最後他朝的是混亂之地。當時封鎖的領域,還沒有包括混亂之地海域。一直到今天,才加上混亂之地。所以,當時沒有對這艘船進行進一步的監視和驅逐。」

「為何沒有監視?」靈犀道。

第二佐領道:「因為像他這樣的人很多,最近海域上,商船已經絕跡。絕大部分都是中州的貴公子在海上挑釁我們西部,哪怕到了開戰,他們也會湊熱鬧。要全部監視,我們都不用干別的了,反正只要靠近一千里內,我們就逮捕,一旦反抗,我們就擊沉。」

靈犀道:「那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