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四:幻化人形?靈鷲宮來使!(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身份,敢在這個時候大搖大擺來西北大6? 不過,暫時不是計較這個時候,陽丟兒,那,那這些女人,怎麼都成為這個模樣了埃」 霜兒躲閃著目光,道:「反正,她們也不是什麼好人。不但附和那個男人,...

..co

「師傅,您去搜索周圍百里之內所有海域,如果有人,全部拿下。」陽頂天道。

他話音剛落,師傅東方涅滅,風一般的離去,席捲方圓百里的海域。

然後,陽頂天朝著娜迦猛地飛去,頂著無比巨大能量,猛地抱住娜迦的脖子。

「礙…」娜迦猛地張開嘴,出讓人魂飛魄散的嘶吼,亮出可怕的獠牙,兩隻眼睛爆射出可怖的光芒。

瞬間,就要對陽頂天的腦袋猛地咬下。

但是很快,她就認出了陽頂天。然後猛地扭開脖子,在空氣中狠狠咬了一口。

瞬間,獠牙撞擊,迸出一道閃電。

然後,它開始拚命地掙扎。

陽頂天緊緊抱住她的脖子,一遍又一遍輕輕撫摸她脖子上的鰭,溫柔哄慰道:「好了,霜兒不怕,霜兒不怕……」

娜迦的掙扎力道越來越弱,越來越弱,漸漸安靜下來。

然後,眸中的兇狠火焰一般的光芒,也漸漸淡了下來,漸漸恢復了平靜。

最後,她的身體開始縮小,縮校

縮小到原來的三米。

那種妖艷恐怖的顏色消失了,渾身變得雪白,滿頭的小蛇也變成了紫紅色的秀。

長長的蛇身,也變得只有兩米長,原來猙獰艷麗的鱗片,也變成了雪白的細小鱗片。

然後,絕美無雙的面孔再次出現在陽頂天的面前。

只不過,她彷彿比之前,更加艷麗,更加奪目了。

已經美麗得如同天上的太陽那麼耀眼了。

「夫君,夫君……你怎麼那麼久也不回來,我等著等著害怕了,我才跑出來找你的。」傲霜哭泣道:「然後我害怕見到人,我就一直沿著海底走,一直沿著海底走。但是走著。走著,我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你,後來我看到上面有一艘船,我就在海上露出一個頭,想跟她們問路……然後我就聽到船上有個男人在罵你,說你在他眼裡狗屁都不是,他就算睡了你老婆。你也半句話都不敢吭。接著船上的那個男人看到我,就用很討厭的目光看我,還要來抓我……我一生氣,就將她們全部殺死了。夫君,這不能怪我,是她們先罵你。而且她們還要抓我,我才殺她們的,你不能怪我……」

然後,霜兒一遍又一遍地解釋,一遍又一遍地說不能怪她。就如同小孩子做錯了事情,先拚命狡辯,然後說不能怪我。都是怪別人。

不過陽頂天相信,霜兒並沒有說謊,事情肯定就如同他說的那樣。

「夫君,你生氣了對不對?你不要我了,對不對?」霜兒淚水滑落,望著陽頂天惶恐道。

陽頂天微微一笑道:「沒有,沒有,是我不好。那麼久沒有回來……」

「不,你肯定是生氣了,然後不要我了……」霜兒頓時嚎啕大哭。

「沒有,沒有……她們是壞人,你殺了她們,夫君並沒有生氣……」眼看著霜兒又要開始狂躁起來,蛇身上的鱗片已經開始漸漸變色了。陽頂天趕緊撫摸她的脖子,一遍又一遍溫柔道。

對於小孩子管教,還可以又哄又打。但是對霜兒,只能哄。不能打。萬一再讓她狂化,消失得無影無蹤,陽頂天連哭都找不到地了。

「霜兒怪,你不是說還有一個男人嗎?那個男人呢?」陽頂天問道。

「他最討厭,忽然冒了出來,看我的目光也很討厭,而且還罵你,我就將他殺成肉泥了……」霜兒道:「就留了一個頭,喏……在那裡。」

霜兒一指。

頓時,陽頂天看到一個眼睛睜大到極致的頭顱,這就是被霜兒碎屍的那個男人。儘管此時他面孔已經猙獰,但依稀可以看到英俊的面孔,而且彷彿有些眼熟,但陽頂天實在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不過,聽他說話的口氣,應該來頭很大。

這裡,距離西北大6隻不過千里左右,連祝青主的兒子都不敢大搖大擺在這裡遊盪。這個人,帶著一船的美人,而且瞧著架勢,還是真的要去西北大6。

其中囂張的姿態,無以倫比。到底是什麼身份,敢在這個時候大搖大擺來西北大6?

不過,暫時不是計較這個時候,陽丟兒,那,那這些女人,怎麼都成為這個模樣了埃」

霜兒躲閃著目光,道:「反正,她們也不是什麼好人。不但附和那個男人,還說要和夫君妻子一起服侍那個男人。」

陽頂天輕輕撫摸她的脖子,柔聲道:「夫君不是怪你殺了她們,而是夫君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吸她們的血啊,她們又沒有你那麼漂亮,也沒有你那麼純潔,你吸了她們的血,萬一變得不漂亮怎麼辦?」

霜兒依舊躲閃著陽頂天的目光,道:「我,我肚子餓了。還有一殺人,就管不住我自己了。所以就忍不住,就想吸以前那種綠綠的東西。我就把那東西注入她們的身體裡面,讓她們整個人都變成綠的,然後吸出來……」

緊接著,霜兒擺手道:「我,我沒有吸她們的血。我,我只是把她們血裡面的綠綠抽出來,吸掉了……」

陽頂天心中輕輕嘆息一聲。

霜兒把特殊變異的深海玄毒注入這些女人的體內,瞬間把她們體內的血液培育成深海玄毒。然後直接抽取出來,變成純粹的深海玄毒能量,吸入體內。

這也是她變身的直接原因。

陽頂天繼續道:「可是,我剛才好像看到霜兒變身的時候,身體變長了很多埃」

霜兒老實地點點頭,道:「而且,我還變厲害了。」

陽頂天輕輕鬆開霜兒,然後柔聲道:「那你身體讓夫君看看,看有什麼變化沒有。」

霜兒頓時扭捏地退後一步,不好意思讓陽頂天看。

此時,她身上依舊穿著傲霜以前的衣衫。

陽頂天在她下腹的位置,輕輕掀開,然後微微一愕。

竟然。真的有變化了。

原本,在肚臍眼下面一寸的地方,就開始有鱗片了。

現在,鱗片竟然退下了一寸多,露出了雪白滑膩的下腹肌膚。

再看後面,渾圓挺翹的臀部,原來僅僅只有腰下一小部分。現在竟然有了一小半了,臀溝的位置也往下延伸了不少。

她的每一寸部位,實在太過於完美誘人了,以至於陽頂天看了一眼她雪白的qiaotun,都有些呼吸急促,然後繼續將她衣衫穿好。移開目光。

沒錯,霜兒無意之間,已經找到了一條進化變強的路子了,也找到了幻化人形的路子了。

那就是,將深海玄毒注入人體,培育出更多的深海玄毒,然後吸取進體內。

這樣。她就可以很快地幻化成人形,可以很快地進化變強。

但是,陽頂天再不折手段,也不願意這樣做。

霜兒這次暴起殺人,已經給她的情緒,造成了巨大的影響,給她的性情,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如果真的完全靠這個路子進化。那等到霜兒幻化成為人形,就已經成為絕世凶獸了。

那說不定到時候,除了陽頂天之外,霜兒可以去殺任何人了。

這絕對絕對不是陽頂天想要見到的,他是要救人,不是要殺人。

而且,霜兒只吸女人血。如果全部幻化人形。要吸多少女人的血,幾萬,幾十萬?

「好了,乖乖。我們先回家,好嗎?」陽頂天柔聲道。

「哦。」霜兒依偎在陽頂天懷中,怯怯地欲言又止。

「怎麼了?」陽頂天問道。

「我,我不想回那個洞裡面了,我有些不喜歡那裡。」霜兒道。

「嗯,好的。」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將霜兒完全包裹在黑斗篷中,騎上了魔鷲王。

很快,東方涅滅回來了,道:「百里之內,沒有任何人,任何船。」

那就好。

接著,東方涅滅朝陽頂天道:「你先帶霜兒走,我處理一下。」

陽頂天拍了拍霜兒的脖子,道:「乖,喊師傅。」

霜兒依舊躲在陽頂天懷裡,稍稍有些不情願喊道:「師傅。」

「誒,乖……」東方涅滅溫柔疼愛道。然後,陽頂天直接騰空飛到幾千米的高空之上。

東方涅滅降落海面,開始施展玄氣。

「撲……」他猛地一掌拍下。

瞬間,一團巨大火焰巴掌朝著海面,猛地壓下。

「轟1瞬間,海面上的所有屍體,瞬間灰飛煙滅,徹底人間蒸。

東方涅滅又一掌。

頓時,那艘大船的碎片,熊熊燃燒,瞬間灰飛煙滅。

於是,整艘大船,還有上面的幾十上百具屍體,徹底人間蒸。

緊接著,東方涅滅騎上魔鷲,朝陽頂天追去。

……

接下來,陽頂天並沒有把霜兒帶到那個洞穴中去。

而是在大雲霄山的深處,自己動手給她蓋了一棟小屋。

東方涅滅在十里之外警戒。

陽頂天一個人,砍樹削木材,在山上搭建木頭小屋。

而霜兒,就盤在石頭上,撐著下巴,甜甜地看著陽頂天幹活,美眸之中充滿了無限的幸福和陶醉。

陽頂天可以說是日理萬機,無比的忙碌。可是,足足用了幾個時辰,給霜兒搭建小屋。

那個洞穴,實在太不溫馨,太像一個囚牢了。霜兒肯定會不舒服,但是自己親手給她搭建的小屋,就不一樣了,不會讓她感覺到狂躁,應該會讓她感覺到安靜而且甜蜜。

三個時辰后,陽頂天就把一棟一百平米左右的小木屋建好了。

裡面,應有盡有。只不過,所有的傢具,都是有木頭製成的。

霜兒第一時間,就跑進去,然後不厭其煩地,從這裡到那裡,對這個小屋愛到了極點,最後擁抱著陽頂天躺在床上,再也不願意下來。

陽頂天抱著她,給她再次講《白蛇傳》的故事。不過這一次,從頭開始講。講得非常細緻,連對話都說出來,這樣霜兒或許更加能夠回味。

果然如此,霜兒這次對故事更加沉迷。

講到許仙和白娘子在斷橋相遇后,她已經美眸迷離,徹底沉醉了。

「乖,你一個人在這裡呆一會兒。我去找師傅說話,好嗎?」陽頂天道。

「嗯。」霜兒用力點頭道,彷彿要可以強調自己的聽話。

……

「小天,這樣下去不行的。」師傅道:「這次是運氣好,加上是晚上,所以霜兒還沒有被人現。大戰越來越近。你會越來越忙碌,不可能長時間陪伴霜獯嗡跑出去,下次還會跑出三就是一個孩子,管不了自己的。這次殺了一百多人,下次就不知道了。這次勉強可以說殺的是壞人,下次就不知道了。」

陽頂天默默地點頭。

「而且,我感覺到。殺人培養玄毒,吸取玄毒之後,雖然她變得強大了,但是心境也有了變化,那一瞬間變得非常可怕殘暴。一旦殺人多了,吞噬人血多了,我擔心她的心境會徹底改變。」東方涅滅道:「這個世界,惡人很多。死有餘辜的人很多。但是死有餘辜的女人,卻不多。霜兒,只吞噬女人,會製造很多無辜殺孽的。」

「我知道。」陽頂天道,然後痛苦地揉了揉額頭。

確實不能這樣下去了。

這次是運氣好,下一次霜兒再跑掉,那很可能就會造成致命的後果了。而且。殺人吸血,她已經嘗到甜頭了。有陽頂天在身邊,她當然管得住自己。一旦陽頂天不在,她如同孩子一般的性情。無論如何都管不了自己的。

深海玄毒,是會劇烈上癮的。

陽頂天還要憑藉巨大的意志,才能戒除。霜兒是一個孩子,而且那是她的基本能量。她已經知道自己應該怎麼進化,實在很難控制住不去殺人進化。

頓時,陽頂天完全頭痛如麻。

想要解決這個難題,只有兩個方向。

第一個方向,霜兒立刻幻化成人,這點,是不可能的。

第二個方向,陽頂天時時刻刻把霜兒帶在身邊,而且不被任何人現。這看上去,彷彿也是不可能的。

忽然,陽頂天腦子裡面有一個念頭。

「師傅,您聽說過空間指環嗎?」陽頂天道。

東方涅滅道:「只在上古文明的書籍中看過,當然我知道你有一個,是寧寧給你的,只不過你不提,我也沒有提。」

陽頂天道:「那您,知道空間指環的原理嗎?」

東方涅滅道:「彷彿是永久隔絕一個空間出來,然後把這個空間的入口,置放在某一個物品上。然後這個物品,就成為空間飾品。」

陽頂天一愕道:「那就是說,其實我的空間指環裡面並沒有空間。我的那些東西,也不是放在空間指環裡面。而是在另外一個隔絕空間內,只不過把入口設置在了指環之上?」

「對。」東方涅滅道。

「那您覺得,這個世界有第二個空間指環嗎?」陽頂天問道。

「我覺得,你這個應該是獨一無二的。」東方涅滅道:「畢竟,寧寧的身份太特殊了,我思考了很久,都想不通她為何出現在雲霄城。」

隨著時間的流失,寧寧的身份,在陽頂天心中越來越是一個謎。

「師傅,那您說,如果把一個活的生物,放進空間指環,會怎麼樣?」陽頂天道。

「是不是,放不進去的?」東方涅滅道。

「要不,試試?」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隨手抓過來一隻小鳥,放進空間指環內。

結果,真的放不進去。

空間指環,沒有一點反應。

看來,空間指環,真的是不能放進任何生物的。

「唉1陽頂天頭疼地揉了揉眉頭,真的就無計可施了嗎?

而且,只要霜兒的事情不解決,東方涅滅就不能離開半步。現在當然沒問題,可是一旦局勢越危急,作為其中之一的大宗師,東方涅滅就需要出現在最關鍵的戰場上了,就不能一天24小時看守霜兒了。

此時,遠處忽然傳來蛇尾嬌的聲音。

「主人,烈火島傳來情報,說有重要事務,請您返回。」

烈火島有重要事務?什麼事務?難道是潛艇和魚雷出成果了?這才過於一天半啊,這麼快?

「師傅,還要麻煩您看霜兒一段時間,我去跟霜兒告別一下。」陽頂天道。

「嗯,去吧。」東方涅滅道。

……

陽頂天去跟霜兒告別,霜兒儘管依依不捨,卻乖乖地答應陽頂天,絕對不會亂跑。

並且主動想陽頂天要一個數字,然後等著陽頂天回來。

「十萬,好嗎?」陽頂天道。

「嗯,好的。」霜兒乖巧道,這個時候的她,真是又甜又乖啊!

……

然後,陽頂天乘上魔鷲王,用最快的度,返回烈火島。

此時的烈火島,已經變得更加森嚴了,變成了徹底的絕密地帶。

方圓幾百里內,沒有一艘外來船隻。甚至,此時從中州到西部的海域,已經開始徹底封鎖了。

而從西部世界到地裂城的航線,也已經開啟。

幾十隻魔鷲騎兵,徹底將間隔六千里的西部和地裂城,牢牢聯繫起來。

陽頂天還沒有降落,宋春華便乘坐飛騎迎了上來,道:「宗主,有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是關於魚雷和潛艦的。」

「第二件事情,是中州祝青主來使者,對您出邀請。」

「第三件事情,是靈鷲宮來使者1

陽頂天一愕,祝青主來使?靈鷲宮來使?怎麼回事!

……

註:第一更送上!第二更晚上寫,老大們,拜求月票呀!深深拜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