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三:香艷嗜血!娜迦的蛻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陽頂天簡單地將霜兒的事情說了說,關鍵說她的性情變成了小孩子,極度的純粹,極度的性情化。而且。對陽頂天極度的專一還有依戀。 「霜兒她真可憐,她,她時時刻刻等著你回來,等了四五天都沒有回來,她肯...

註:第二更五千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二。兄弟們,月票啊!

半夜了,我本來應該睡覺的,可是偏偏我又無比精神了。嗚嗚…

……

陽頂天乘坐魔鷲王,全朝雲霄城飛去。

雖然,現在潛艇和魚雷非常非常重要,但霜兒或許在是最最重要的,他甚至直接關係到整個世界未來的命運。

陽頂天心急如焚,魔鷲王彷彿清晰感覺到他的情緒,頓時飛行度更加飛快。

黑色閃電劃過天際,每小時的度肯定已經過一千里。

僅僅兩個時辰后,陽頂天就降落在雲霄城上空。

師傅東方涅滅,直接飛上空中迎接。

「師傅,霜兒怎麼了?」陽頂天問道。

「她不見了。」東方涅滅道。

「不見了?」陽頂天驚聲道:「什麼時候不見的?」

「應該過一天一夜了。」東方涅滅道:「你先去地穴看看。」

陽頂天來到地穴門口,立刻感覺到了傲霜的氣息,頓時驚喜道:「她好像回來了。」

「進去看。」陽頂天道。

陽頂天和東方涅滅進入地穴之後。

現裡面確實有一個傲霜,隱隱在水中。

但,卻是假的,是不凍水凝聚成的寒冰雕像。但是看上去,真的和傲霜一模一樣。

而且,整個地穴中,依舊充滿了傲霜特有的氣息。

再看牆壁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深深的洞孔,深不見底,直通大山外部。霜兒,就是從這個洞孔出去的。

東方涅滅道:「我不知道她是怎麼挖這個洞孔的,我完全感覺不到能量的波動。」

儘管東方涅滅說的話很平淡,但陽頂天知道裡面到底有多驚人。東方涅滅,大宗師級強者,而且擁有凡的靈魂力量。可以索性幾十里方圓內的每一個能量氣息。

但是,傲霜挖洞逃走,他竟然一點都現不了。

可見,傲霜的修為是何等的驚人。

「小天,你這次離開,讓她數到多少?」東方涅滅問道。

「這次是去邀請雲天閣加入光明議會,來迴路程遠。變數太多。我不敢給一個數字。」陽兒以我給他講了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以為足夠她回味好幾天的,沒想到……還是出事了。」

陽頂天臨去雲天閣的時候,在霜兒這邊呆了一段時間,給她講的是《白蛇傳》的故事。因為時間緊迫,所以他講的度非常快。直接講到了水漫金山的劇情那裡。

他想著,這在地球電視劇中都幾十集了。霜兒一定至少自己給自己講兩遍以上,然後在腦子裡面進行演繹,然後她自己還會進行思考。這樣下來,幾天應該沒有問題的。

這次陽頂天離開,足足過五天了。沒有想到,霜兒就跑了。

陽頂天一點都不想用逃跑這個詞。因為她應該是自由的,而是因為陽頂天自己的原因,用自己的感情,把她困在這個小小的地穴裡面。

接下來,陽頂天沿著傲霜挖出的那個洞穴往外走,洞穴直通大雲霄山外。

然後,山上就沒有任何痕了,沒有任何大蛇遊動過的痕。

當然。傲霜是會飛的,根本不需要遊動。可是,這才嚇人埃在天上飛,萬一被人看見呢。

陽頂天直接飛在空中,到處都沒有見到霜兒經過的痕。

飛在空中,足足找了好幾遍,用精神力搜索了方圓十里內每一個角落後。都沒有任何現。

陽頂天立刻找來了蛇尾嬌,問道:「這幾天,可有聽到任何民眾,看到任何異樣嗎?」

蛇尾嬌搖了搖頭道:「沒有。主人。」

「嗯。」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朝寧寧的偏僻山谷飛去,霜兒說不定會想寶寶。

……

「夫君。」焰焰無限驚喜地撲上來。

緊接著,她看到陽頂天焦急的表情,頓時柔聲道:「怎麼了?夫君,出什麼事情了?」

「寶貝,你這幾天,有看到霜兒嗎?」陽頂天道。

寶寶好久沒有看到爸爸了,頓時揮舞著小手,奶聲奶氣道:「帕帕抱,帕帕抱1

陽頂天憐愛地將沉甸甸的寶寶抱過來,笑道:「寶寶,讓爸爸親一口。」

寶寶湊上臉,陽頂天狠狠親一口,寶寶嘎嘎大笑。

「寶寶,親爸爸一口。」陽頂天將臉湊上。

誰知道,寶寶直接親在陽頂天嘴上,親得陽頂天一嘴的口水。

「是秦夢離那個狐狸精,教寶寶親嘴的。」焰焰道:「夫君,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霜兒了啊,自從那天你帶走霜兒,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

「嗯。」陽頂天道:「那你帶著寶寶的時候,就這一兩天,有沒有覺得異樣。就是如同一陣風吹過啊,或者是其他。」

「好像,好像有礙…」焰焰道:「昨天晚上,我抱著寶寶,還有嬌嬌,還有秦夢離,還有漣漪我們四個人在打麻將。忽然寶寶指著外面喊娘娘,娘娘……然後我以為是霜兒回來,我趕緊抱出去看,結果什麼都沒有看到,真的好像有一陣風吹過。秦夢離還說,忽然空氣中冷了一下。」

看來,霜兒確實來過這裡。

「具體,是什麼時候?」陽頂天問道。

「用你教我的那種記時方式,應該是晚上十點半左右,我當時看了沙漏的,因為寶寶過一會兒就要吃奶。」焰焰道。

然後,焰焰小心翼翼道:「夫君,霜兒,霜兒怎麼了?」

「她,她失蹤不見了。」陽頂天道。

「啊?怎麼會?」焰焰焦急道:「那,那她會不會有危險?」

「不會,天下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傷害她了。」陽東是,她的模樣,是不能讓任何人看到的。一旦被看到,整個天下,不管是邪魔道,還是天道盟。都會傾盡所有,去抓捕她……」

「那該怎麼辦?」焰焰道:「她,她為什麼要跑,是不開心嗎?」

陽頂天簡單地將霜兒的事情說了說,關鍵說她的性情變成了小孩子,極度的純粹,極度的性情化。而且。對陽頂天極度的專一還有依戀。

「霜兒她真可憐,她,她時時刻刻等著你回來,等了四五天都沒有回來,她肯定是擔心了,說不定她去找你了。」焰焰道。

陽頂天一愕。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可能,但是,真的有可能。

小孩子的心思,是完全不能用成人思維的。

陽頂天記得自己小的時候,大概只有五六歲,從來沒有一個人去過距離家裡兩里以外的地方。有一次,爸爸媽媽出去有事。陽頂天安排在姑姑家吃飯。吃完飯後,陽頂天就在家裡等,從一點等到三點,爸爸媽媽都沒有回來。

然後,他實在等不及了,又害怕有擔心。結果一個人離開家,一直走,一直走。走了七八里地要去找爸爸媽媽。儘管,他連爸爸媽媽具體在哪裡都不知道,方向也走反了。後來實在是越走越害怕,自己又走回來了。

陽頂天曾經和霜兒說過,他要去東南邊一個很遠的地方,要很久才能回來。所以,霜兒如果要去找自己。真的可能一直往東啊!

「乖寶寶,爸爸去找姨姨埃」陽頂天親了寶寶一口,然後將寶寶遞給焰焰。

然後直接飛到空中,騎上魔鷲王。飛上空中,一直往東。

緊接著,陽頂天想起來。霜兒只是性情像小孩子,但很聰明。他一直口口聲聲說,不能讓人看到她的樣子,所以她一定會選擇一條沒有人的路。而且,她自己也非常害怕見到外人。

哪條路沒有人?只有北邊,延毒海峽的方向沒有人。

於是,陽頂天一直朝北邊飛行,很快就來到延毒海峽。

「霜兒來過這。」陽頂天道。

「沒錯。」東方涅滅也現了,沙灘上有霜兒蛇身壓過的神跡。

當然,這個時候霜兒之所以落地,是因為心中的迷茫和焦急,或許還有一點點害怕吧。

她畢竟只是一個剛出生的娜迦,對外界幾乎一無所知。

所以,在沙灘上徘徊害怕了很久。最終,還是覺得潛入水中。

沒錯,她就是從這裡,潛入水中的,潛入有劇毒的延毒海峽的。

她腦子死死地記住,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樣子,所以她就只能在水底遊動。

儘管知道延毒海峽的水,不會對她造成傷害,但陽頂天還是無比心疼。

他甚至可以感覺到當時傲霜的害怕和無助,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自己,又要冒險去找陽頂天,卻又不知道陽頂天具體在哪裡。

那種彷徨和擔心,還有害怕的情緒,就如同五歲時候的自己,陽頂天還記憶猶新。

陽頂天沿著延毒海峽,一直往東邊飛行,飛行,飛行!

飛出幾百里,一直都沒有現霜兒的身影。

不過,陽頂天要面臨一個選擇,如果要繼續沿著延毒海峽走,那就是北上去天空魔城的方向了。而霜兒如果是去找自己,那就是要南下的,自己和她說過,要去東南方向一個很遠的地方,隔著茫茫大海。

所以,她肯定會在這裡南下的。

可是,這裡的南邊,是混亂之地。

霜兒很害怕見到任何外人,所以肯定不會進入混亂之地,而且她幾乎嫌棄鄙夷陽頂天之外的任何人。所以,肯定不會進入人群。而且,昨天是夜晚,她可以高空飛行。

還有一點,她肯定一直在尋找大海。

所以,不出意料的話,她肯定是在空中飛行,一直南下,找到大海后,再潛入海里游泳。

接著,陽頂天和師傅二人,飛在空中,呼嘯而過。

此時的混亂之地,對他來說,真是的如同螻蟻一般。甚至,開混亂之地,整頓混亂之地,就在他的計劃書上。

飛到混亂之地的一個城鎮上,陽頂天直接降落。

頓時。整個城鎮的流浪武者,全部屏息了。

然後,所有人,紛紛跪下。

「拜見陽頂天宗主1

沒錯,陽頂天在混亂之地的名聲,已經大到了天上去。幾乎,任何人都擁有陽頂天的畫像。他已經成為整個混亂之地流浪武者最至高無上的偶像。

「我要從昨天到今天晚上。所有的情報,任何人看到的異樣場景。我知道有專門的結構收集這個,拿上來。」陽頂天道。

「是1頓時,一個老者飛快跑到陽頂天面前,然後跪下,遞上厚厚的一疊東西。

裡面。記錄著混亂之地的一切事務。如果傲霜出現被人看到,一定會被記錄的。

這群人的名字叫烏鴉,靠賣消息為生。

陽頂天望著這個老者,感受他腦子裡面的精神波動,然後道:「錢,我就不給你了。去雲霄城,讓他們給你安排一個事情做。」

「是1老者激動得渾身顫慄。跪伏在地,泣不成聲。

頓時,在場無數人,充滿無限的艷慕望著那個老者。

陽頂天上魔鷲王,騰空飛去。

「恭送宗主1城鎮上所有人,全部跪伏在地,久久沒有起身。

在這厚厚的情報中,陽頂天沒有見到任何蛇身人的消息。但是。反而有幾個情報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關於中州力量,對混亂之地的滲透。

混亂之地,是唯一和西北大6接壤的地方。中州儘管主攻方向一定會是海洋,但是也不排除,從混亂之地進入一批秘密的精銳力量,進入西部世界進行破壞。

看來,回去之後要立刻下令。封鎖中州和西部世界海域上的任何船隻……任何船隻。

並且,在混亂之地和西部世界接壤處,構建幾道城牆!

……

陽頂天一路向南,一路向南。

很快。就再次回到大海之上。

這茫茫大海,想要找一個人,實在太難太難了。

而且,傲霜害怕見到人,肯定是在海底潛行的。

「師傅,您在空中,我去海下。」陽頂天道。

「好。」東方涅滅道。

然後,陽頂天控制魔鷲王,直接潛入海底,在海水中飛快潛行。然後,釋放強大的能量,搜索方圓幾千米內的任何能量氣息。

幾十里,幾百里,上千里。

這,這真的是大海撈針埃

搜索了千里之後,陽頂天依舊沒有現任何目標。

這片海域足足一萬多里,想要找到霜兒,真是太困難了。

萬一,霜兒直接游到中州去,那,那真是天大的麻煩了。

……

就這樣,陽頂天一里一里地搜尋。

沒過一段時間,魔鷲王就鑽出海面換氣,然後繼續鑽入水裡。

魔鷲很不喜歡水,它們不到萬不得已,是不願意鑽到水中的,它們熱愛的是天空。但彷彿感覺到陽頂天內心的擔心和焦灼,它一次又一次鑽入水裡。

就這樣,陽頂天一直找到了天亮,足足搜尋了一千多里,依舊沒有任何現。

真的只能祈禱,霜兒不要游到中州去。不要在海上被人現,否則,否則那真是天大的災禍埃

時間,很快又到中午,依舊一無所獲。

最近因為中州和西部世界,進行了部分的海路封鎖。

所以,原本忙碌的海面,已經變得非常冷清了。而且,這片海域,依舊不是固定航線所在,所以原本就沒有什麼船隻。

就在此時,忽然傳來師傅的聲音。

「小天,那裡有一艘船。」東方涅滅道。

陽頂天猛地從水中飛出。

果然,在幾十里之外,有一艘船。

而且,這是一艘華麗的座舟,船的主人肯定身份高貴。

當然,這些並不太奇怪,畢竟對整個海域的徹底封鎖令還沒有下。

但是奇怪的是,這座華麗的大船,此時正在海面上毫無目的的漂移打轉,根本沒有固定的航向方向,就好像沒有人在船上駕駛一樣。

陽頂天和東方涅滅,俯衝而下,飛快地靠近。

隔著幾百米,陽頂天就感覺不到船上任何的聲音,彷彿裡面沒有半個人一般。

「嗖嗖嗖……」陽頂天和東方涅滅,直接落在甲板上。

然後,走進艙房!

瞬間!

陽頂天被活生生嚇了一跳。

裡面,足足幾十名女子。

這還不算,最關鍵是這些女子,渾身chiluo!

這也沒什麼,關鍵是這些女人,全部死了!

而且,死狀極其恐怖。

原本豐滿動人的軀體,世界被吸得只剩下一層皮。

整個屍體,就彷彿一層皮,包裹著骷髏,讓人毛骨悚然。

一眼望去,幾十個女人,就如同白皮厲鬼一般。

而且,她們死之前,每一個人都受到了極大的恐懼,極大的痛苦。

這,這是什麼邪惡功法?可以把一個女人,吸成人干?

陽頂天掰開她們的大腿,看她們的私處。

「下身還沒有被侵犯過的痕。」陽頂天道。

「小天,你看……」忽然,東方涅滅道,指著女人脖子上。

有兩個洞孔,上面有血跡,已經徹底凝固了。

這都不算什麼,關鍵是,上面的血跡,是綠色的。

沒錯,是綠色的。

陽頂天輕輕一嗅,是深海玄毒,沒錯,是深海玄毒!

霜兒在這裡,沒錯,霜兒在這裡。

這些女人,全部是霜兒殺的,全部是被霜兒吸乾的鮮血。

沒錯,霜兒將深海玄毒注入她們的體內,然後將她們所有的鮮血,培養成為深海玄毒,然後徹底吸干。

陽頂天的身體開始顫抖。

然後拚命壓制自己的氣息,用溫柔的聲音喊道:「霜兒,霜兒……」

頓時,大船下面,傳來一陣凄厲可怕的吼叫聲。

然後,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震蕩開來。

瞬間,這艘幾百噸的大船,猛地被掀到空中幾百米,瞬間斷裂。

然後,一隻無比華麗,無比可怕的幾十米娜迦,衝天而出!

天地變色。

烏雲壓頂,瞬間遮擋雙日。

海域上空,如同黑夜,電閃雷鳴。

海面,掀起滔天巨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