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六零:靈鷲之愛?雲天閣的選擇!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你。你雲采林,也沒有必要活在這個世界上。你雲君奴,如果是獨孤鳳舞,我留你一命。如果不是,我斬草除根。」 頓時,陽頂天怒火衝天。 這幾日以來,他都是以晚輩的身份,以雲霄城的身份在雲采林面...

「天哥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靈鷲抱著陽頂天哭泣道。

陽頂天撫摸她的後背,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

靈鷲繼續哭泣道:「當時我們結拜的時候答應過,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所以大戰的時候,我卻不在,你們肯定生氣了。」

輕輕嘆息一聲,陽頂天道:「其實,我並不太在乎,大戰的時候你在不在,關鍵我在乎你的心還在不在我們這一邊,在不在正義這邊?」

「在,肯定在的。」靈鷲大哭道:「當時婚禮之後,我就要偷偷跑出來回雲霄城,結果太爺爺將我囚禁了起來。我不吃不喝,絕食抗議。後來我夫君打開門,遣走了看管我的人。說不應該禁錮我的自由,然後他給了我兩個選擇。」

「嗯。」陽頂天道。

「第一個選擇,送我回雲霄城,和你們並肩作戰。」靈鷲道:「第二個選擇,跟著他一起去天道盟大會,在大會上幫助你們。我覺得在後者上,對你們的幫助更大。所以,我做了第二個選擇,跟著他一起去天道盟大會。」

陽頂天道:「然後呢?在天道盟大會上,彷彿沒有什麼改變埃我依舊成為了罪惡者,雲霄城依舊被逐出天道盟,依舊百萬大軍討伐雲霄城埃」

「可是,我們保住了你,還有寶寶,還有春華姐姐等所有人的性命了埃」靈鷲道:「當時,夫君帶著我和每一個天道盟的高層商談,確定了西部的事就讓西部人去做,中州,東洲的人不要插手,尤其祝青主不得派遣高手。進入雲霄城作戰。還有,就算雲霄城戰敗,也不得傷害你,陽頂天,秦懷玉,祝紅雪。宋春華,還有你一家人的性命。」

靈鷲接著說道:「我們整整談了幾天,後來祝青主親自和我們進行最後的談判。談判中,他說他可以不參與雲霄城大戰,但是作為交換,任何靈鷲宮和幽冥海的人,都不得參與雲霄城大戰。正式為了不讓祝青主參與雲霄城大戰,所以我才沒有回雲霄城的。」

瞬間,陽頂天目光一縮。

他很想冷笑。很想大聲駁斥嘲諷。

但,靈鷲畢竟曾經如同他的親妹妹一樣。

開什麼國際玩笑?祝青主之所以沒有插手雲霄城大戰,是寧無鳴和秦七七不讓他插手。

這是厲冥太子和祝青主早就協議好的,西部世界歸南海寧族,中州歸祝青主。

祝青主不是不想參與雲霄城大戰,而是不能參與。

被這麼一說,倒彷彿成了吳幽冥的功勞了。

而且所謂保護宋春華,秦懷玉。祝紅雪,還有陽頂天一家的生命更是可笑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邪魔道敢殺陽頂天。祝紅雪,作為祝青主的兒子,儘管一直跟著陽頂天,但是邪魔道也不會殺他,同樣秦懷玉因為秦萬仇,也沒人殺他。

現在。就都成為了吳幽冥的功勞了?

陽頂天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吳幽冥在天道盟大會上,是提議我戰敗之後,廢棄武功,永遠囚禁的?」

靈鷲道:「這僅僅只是公開說的話而已。私下我們已經談好了。雲霄城戰敗之後,你和焰焰姐姐,還有其他人全部改頭換面。然後我們會在幽冥海選擇一個島嶼讓你們居住,你們在那裡非常安全,焰焰姐姐也在幽冥海呆過,那裡的無婆婆非常疼愛她。」

陽頂天的心,不由得漸漸下沉,然後笑道:「在你心中,雲霄城大戰,我們根本不可能贏對嗎?」

靈鷲一愕,然後稍稍結巴道:「當時……當時看起來,你們的贏面,確實……很低埃」

陽頂天道:「丫頭,有幾件事。第一件,如果雲霄城戰敗,我活著也沒有什麼意義,我從來沒有把我的生命太當一回事。第二件,我們當時的結拜,不是因為感,而是因為正義。所以,你能夠為我的生命安危四處奔走,我非常感激,但不是我要的。」

稍稍權衡之後,陽頂天又道:「丫頭,我一直都說過,你其實很聰明,你比祝紅雪聰明。但就是因為不太聰明,所以祝紅雪非常固執,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改變自己的意志,始終站在正義一方。而你對正義沒有什麼感覺,你對雲霄城更沒什麼感覺。你在乎的,僅僅只是我們幾個人的生命。所以,我也說過,當你在乎的人是正義的,你就是正義的。當你在乎的人是邪惡的,你就會變成邪惡的。我很想改變你,很想讓你從心底變成一個正義的人,但是……我失敗了。」

靈鷲抬頭道:「我只在乎我的親人,只在乎我關心的人,我所愛的人,難道錯了嗎?難道作為女人,我一定要大義滅親,一定要心懷正義嗎?」

「不,你這樣沒錯,你這樣同樣是一個可愛的女人。」陽頂天道:「只不過,你的心已經不在我們這邊了。」

「誰說的,我明明很愛你,很愛你們每一個人的。」靈鷲大聲道。

「不,或許你沒有注意到。剛才你說雲霄城,說我和宋春華等人,用的是你們這個詞,而不是我們。」陽舵口而說的話,不會撒謊。你已經把你們,我們分得比較清楚了。」

靈鷲頓時臉蛋一白,然後拚命搖頭道:「我沒有,我是愛你們的,我是在乎你們的。」

陽頂天道:「你很聰明,所以你可以清楚地想一想。祝青主不參與雲霄城大戰,真和吳幽冥有關係?邪魔道不殺我,真的和吳幽冥有關係?」

靈鷲美眸一變道:「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難道覺得我們在騙你嗎?那幾天幾夜,我們不停地談,不停地談。夫君原本是驕傲而又超然的,原本是所有人都巴結他,害怕他。但是為了你。他不得不低下驕傲的頭顱,一次又一次低下,一次又一次地承諾別人一件又一件事,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們?」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愕,然後徹底放棄了所有的念頭。轉而笑道:「好了,不說這些了。他,對你好嗎?」

「他對我很好。」靈鷲道:「他答應過你,等我過幾年長大了再碰我。所以,對我一直非常守禮,而且他很純潔的,連親嘴都不敢。」

「對你好,就好。」陽頂天道:「好了,時候不早了。他應該擔心了,你趕緊回去吧。」

「天哥哥,這次儘管你出的事很大很大,但,但我還是可以幫你的。」靈鷲道:「我去求他,只要他開口,祝青主一定不敢對你動手的。」

開口,吳幽冥開口?怎麼開口?

去和祝青主談判。然後讓陽頂天不要把雲天閣地裂城納入光明議會,祝青主就不討伐西部世界了。

這還需要吳幽冥去開口嗎?祝青主原本就是這個條件好吧。

「不用了。」陽頂天笑道:「你回去吧。」

靈鷲認真道:「天哥哥。不管你心中怎麼想我。我還是會幫忙的。」

「好。」陽頂天笑道:「那,多謝你了。」

靈鷲離開陽頂天的懷抱,彷彿欲又止。

「你還想說什麼?」陽頂天問道。

「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靈鷲道。

「你說。」陽頂天道。

靈鷲道:「天哥哥……那個隱宗之主的身份,如果,如果沒有非常有必要的話。你,你還是不要再繼續冒充了,會,會很危險的……」

陽頂天頓時目光如電,寒聲道;「什麼意思?」

「沒。沒什麼意思。」靈鷲道:「這是我想要跟你說的一個秘密,我本來絕對不應該說的。但是,我實在不想看著你走下懸崖,反正你以後不要再冒充隱宗之主了,會很危險的。」

說罷,小公主靈鷲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大約半刻鐘后,祝紅雪走了進來,道:「小丫頭,怎麼了?」

儘管祝紅雪一直對靈鷲冷淡,但是,他內心還是關心她的。

陽頂天轉身,輕輕拍著祝紅雪的肩膀道:「二哥,暫時先忘記她吧。她就如同一種氣息,被紅色的光充斥,就變成紅色。被白色的光充斥,就變成白色。但不管怎麼樣,她這輩子的可怕結局,已經註定了。」

「我們,不能救她嗎?」祝紅雪道。

「我們救得了嗎?」陽頂天道:「一個人的心路,要完全靠自己缺然或許我們會救她,起碼也要等她醒過來!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

雲天閣主雲采林始終沒有回來。

但陽頂天,還是上山,只不過這次進入的是雲君奴的房間。

她的房間,同樣簡陋,陽頂天進去的時候,她只是旁坐在地上。

「何事?」雲君奴並沒有因為陽頂天的擅入而怒,只是眉頭微微皺起問道。

「我不希望雲姑娘嫁給靈犀。」陽頂天道。

「理由?」雲君奴道:「僅僅只是因為在你心中,我可能是獨孤鳳舞的化身?」

「這是理由之一。」陽頂天道:「而最重要的原因,我不會坐視雲天閣被納入靈鷲宮體系?」

「這是為何?」陽垛個念頭,您在幾個時辰之前,還沒有的。」

「那是因為,在幾個時辰之前我還一直以為,靈鷲宮是真的中立。」陽頂天道。

「如果,我會嫁呢?」雲君奴問道。

陽頂天道:「我會去找獨孤逍來認人,如果你不是獨孤鳳舞,我可能會殺了你。哪怕,和雲天閣徹底決裂。」

「我知道了,陽頂天城主。」雲君奴點頭道,然後她緩緩閉上了美眸。

陽頂天依舊站在原地不動。

雲君奴無奈地睜開眼睛,道:「我只能跟你說,我不會愛上任何男人。這個答案,您滿意了嗎?您可以離去了。」

「告辭。」陽頂天道。

……

一直到天亮,雲采林都沒有回來。

大概到了太陽升起的時候,雲采林才騎著白鶴飛回天山之巔。

半個時辰后,雲君奴前來邀請陽頂天上雲天閣。

一個時辰后。陽頂天,吳幽冥二人,再次進入大殿,這次靈鷲並沒有跟來。

雲采林盤坐在大殿中央,臉上帶著深深的疲倦。

「好了,答覆的時間已經到了。」雲采林淡淡道。

然後。雲采林望向君奴道:「小奴兒,這件事關係到你的終身大事。我是你的師傅,更……更是你的母親。在做決定之前,我想先聽聽,你自己的意見。」

雲君奴淡淡道:「我終身不嫁。」

雲采林朝吳幽冥道:「幽冥少主,您已經聽到了,我無法違逆我女兒的意思。」

吳幽冥溫和笑道:「我明白了,那麼在下先告辭,回靈鷲宮回話了。」

「倒不用急。」雲采林道:「聽我說完了再走。也不遲。」

接著,雲采林目光望向陽頂天道:「經過一夜的考慮,老朽非常感激您能夠將雲天閣納入光明議會的保護中,采林無比的感激。」

說罷,雲采林彎腰致意。

「您不用客氣,這是應該的。」陽頂天道。

「可是,我們不想加入這個光明議會。」雲采林道:「真是抱歉了,陽頂天城主。」

陽頂天內心猛地一顫。頓時無聲。

接著,雲采林朝吳幽冥道:「請幽冥少主轉告靈犀公子。就說小女君奴,願意和她結為兄妹,成為知己,好么?」

吳幽冥躬身行禮道:「好的,我會轉告的。那,我就此告辭了。」

「恭送幽冥少主。」雲采林身軀趴下。第一次顯得無比恭敬有禮。

「不敢。」吳幽冥道,然後退了出去。

……

吳幽冥退走之後,大殿之內只剩下雲君奴,雲采林,和陽頂天三人。

此時。陽頂天再也不顧之前的平和有禮,猛地站起身怒道:「雲閣主,我需要一個理由。」

「這是,我的選擇,抱歉。」雲采林道。

「不,你必須給我這個理由。」陽頂天冷道:「否則,為了避免你雲天閣加入邪魔道一方。我可能不得不出動魔鷲軍團,將你的所有艦隊,全部葬送進海底。甚至,不惜滅掉你整個雲天閣。」

「你敢?」雲采林怒聲叱道。

陽頂天目光如電,厲聲道:「雲采林,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而且是足夠說服我的理由。否則,從幾日後起,天下再無雲天閣。」

然後,陽頂天猛地一拳,直接將大殿的一根柱子砸得粉碎。

「雲采林,天下沒有那麼便宜的事的。」陽頂天冷冷道:「我是為了保護雲天閣和地裂城,才遭到了祝青主的滔天怒火,和幾百萬大軍。現在,你們安然無恙,卻要抽身而退,作岸觀火。這個世界,沒有這麼便宜的事。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否則我立刻滅了你。你雲采林,也沒有必要活在這個世界上。你雲君奴,如果是獨孤鳳舞,我留你一命。如果不是,我斬草除根。」

頓時,陽頂天怒火衝天。

這幾日以來,他都是以晚輩的身份,以雲霄城的身份在雲采林面前出現,謙卑而又恭敬。

但是不要忘記了,他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整個西部之主。

縱橫三萬里疆土,上億民眾,幾百萬大軍的最高統帥。哪怕在地球上,也從來沒有一個帝國擁有如此大的疆域。

天子一怒,浮屍百萬。

陽頂天雖然不是天子,但也差不了許多了。一旦他徹底動怒,徹底要滅掉雲天閣,那雲天閣絕無倖免。因為,他掌握著雲天閣最致命的天敵,魔鷲軍團,加上擁有無數炸彈的魔鷲軍團,毀滅雲天閣可謂輕而易舉。

祝青主想滅雲天閣或許很難,但對於陽頂天來說,絕對不難。

雲采林冷冷對視陽頂天。

忽然,她猛地站起,然後頹然跪在陽頂天面前,將整個身軀跪伏在地上。

「娘,您不要這樣。」雲君奴趕緊上前哀聲道,然後冷眸望向陽頂天道:「你為何要如此相逼?你有什麼資格,如此相逼?」

「你給我閉嘴。」陽頂天冷然斷喝,目光直盯雲采林道:「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

雲采林頹然道:「昨日,祝青主遣使來見我。」

「繼續說。」陽頂天道。

「說他一旦決定決定了攻打西部的戰略,就絕對不會分心。若得到西部世界三萬里疆土,瀛洲幾千里,就可以不要。」雲采林道。

「所以,你就將整個西部給賣了?」陽頂天冷道:「你以為。他真得到了西部,會放過你雲天閣?」

「如果僅僅只是如此,那我絕對不會妥協,我會和整個西部團結起來,戰鬥到底。」雲采林道:「在天道盟大會上,我既然能夠站出來反對制裁雲霄城制裁陽城主。今日,我也能夠站出來,和他們戰鬥到底。」

「繼續說。」陽頂天道。

「葵司在他們手裡,祝青主說。如果我加入光明議會,他們就殺葵司,把人頭送到我面前。:」雲采林凄然道:「陽城主,我和你你們不一樣。我,我雖然是一派之主,但……但我也只是個女人,葵司是我唯一的愛人,也是我女兒的父親。我做不到讓他死。」

「對不起……」說罷,雲采林徹底跪伏在地上。無聲的哭泣。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陽頂天頓時長長嘆息一聲,道:「你以為,你現在妥協了,祝青主就會放過你了嗎?」

接著。陽頂天道:「還有,你以為讓雲君奴和靈犀結為兄妹,就和靈鷲宗拉上關係,就能受到靈鷲宗的保護,對嗎?就能徹底高枕無憂。對嗎?」

雲采林默認。

「還有,葵司已經落入敵人手中。你以為地裂城,已經完了。但是你只在意葵司一人,不在乎地裂城的覆滅,對嗎?」陽頂天問道。

雲采林默認。

「也就是說,只要雲天閣安全無事,你可以無視整個西部淪陷,整個地裂城的毀滅,對嗎?」陽頂天問道:「你將雲天閣所有的安危,都寄托在靈鷲宮身上,寄托在吳幽冥的憐憫之上,對嗎?」

雲采林繼續默認。

陽頂天道:「我本來想說,我想辦法救葵司城主,然後你再做決定。現在看來,不用了。」

「好自為之,告辭。」陽頂天道。

然後,他直接離去。

這次,他沒有守規矩騎著魔獅下山,而是直接飛到空中,朝海邊飛去。

而大殿中,雲采林依舊徹底泣不成聲,眼眸之中,儘是愧疚。

「娘,您起來吧。」雲君奴將采林扶起。

雲采林抱著雲君奴,哭道:「或許,或許我們女人真的不合適做一派之主,關鍵的時候,我們,我們永遠都只會妥協求安。」

雲君奴道:「娘,我覺得你沒有做錯。人處於世,本來就要慎獨,獨善其身,原本就是最好的選擇。」

……

祝紅雪看到陽頂天飛起,便也帶著葵寧,飛到空中,追逐陽頂天。

三個人,落在海上的軍艦上。

「如何?」祝紅雪問道。

「我們,要獨自對抗中州的幾百萬大軍了。」陽頂天淡淡道:「雲天閣,選擇了吳幽冥的憐憫庇護,選擇和我們劃清界限。」

「她,她怎麼可以這樣?」葵寧不敢置通道:「我們,我們是為了保護雲天閣,才,才被祝青主遷怒的,才會遭到祝青主數百萬大軍的攻擊的。」

「這個世界,原本也沒有什麼道理可以講。」陽頂天淡淡道:「好了,騎上飛行魔鷲,我們全速返回雲霄城。」

葵寧道:「可是,雲天閣的規矩,是不允許魔鷲在他們領空出現的。」

「雲天閣沒有了脊樑,也就沒有了規矩。」陽頂天道。

然後,三個人騎上魔鷲,猛地呼嘯升空。

果然,地上的雲天閣武裝,儘管憤怒無比,卻沒有人來制止。

此時,從雲天高原飛出兩隻雪白的仙鶴。

是吳幽冥和靈鷲。

「天哥哥,你等等我……」靈鷲大喊道。

葵寧朝陽頂天望來。

「全速前進。」陽頂天沒有理會。

靈鷲在後面拚命追逐道:「天哥哥,不管你對我怎麼想,我和夫君都會幫你的。」

……

魔鷲坐騎的速度,是白鶴無法比擬的,瞬間就將吳幽冥和靈鷲甩得無影無蹤。

祝紅雪面露憂色道:「宗主,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陽頂天充滿昂揚鬥志道:「求人,不如求己。既然雲天閣拋棄我們了,他們的海軍指望不上了。那我們就自己創建我們的秘密海軍,我們這就回去,製造我們的海上秘密武器。」

陽頂天望著下面的茫茫大海。

目光火熱而又激烈道:「祝紅雪,葵寧!相信我,我既然能夠帶領你們消滅秦七七的幾十萬大軍。也就能夠帶領你們消滅祝青主的幾百萬大軍。我向你們誓,我向整個天下誓。我會將祝青主,還有他中州的幾百萬大軍,徹底葬送海底。我不會丟失西部世界的一寸土地,我不會讓中州的一兵一卒踏上西部的土地。我會帶領你們,取得比雲霄城大戰更加輝煌的勝利1

然後,陽頂天大聲喝道:「相信我嗎?」

「相信。」祝紅雪大聲吼道,他從來都是冷清清的,從來不會如此熱血過。

「跟我走嗎?」陽頂天繼續大聲吼道。

「為宗主效死1祝紅雪和葵寧齊聲吼道。

然後,三人全速朝西北大陸飛去。

陽頂天此時渾身火熱燙,渾身充滿了戰鬥的意志,必勝的意志。

摸了摸空間指環內的無數圖紙。

沒錯,求人不如求己!

既然雲天閣背叛了,拋棄了自己。那就自己干,自己來。

再次利用自己的超凡的見識,將祝青主的幾百萬大軍,徹底葬送,就帶領整個西部世界,取得更加輝煌的勝利。

接下來,就要做兩件事。

全身心,投入全新秘密武器的實驗和製造。

第二件事,搞大武莫織的肚子,救出葵司!

……

註:第一更六千六百字送上,第二更依舊是晚上。

兄弟們,老大們!月票啊,糕點最近調整作息,天天失眠,抗不大住了啊!

一秒記住小說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