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五五九:君奴?鳳舞?私會靈鷲!(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9-10 03:59  |  字數:6059字

註:第二更五千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月票,月票,兄弟們拉一把啊!

……

這是一張充滿朦朧的臉,甚至是一張充滿矛盾的臉。

主要是,這張臉長得很艷麗,甚至艷麗得有些刺人。

水汪汪的桃花眼,精巧懸挺的瓊鼻,鮮艷如火一般的櫻唇,近乎狐狸精一般的瓜子小臉。

就從這張臉看去,甚至比妖嬈更像是狐狸精。

但是,她氣質卻又無比的淡薄出塵,彷彿對一切都無欲無求一般。

而她的身段,又如同她的面孔一般,凹凸起伏,窈窕誘人。

這種矛盾的氣質,實在太惹眼了,以至於她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被目光凝聚。

當然,陽頂天最在意的,就是她是不是獨孤鳳舞。

頓時間,他真的有一種錯覺,她不是獨孤鳳舞。

不僅僅是面容不一樣,氣質完全不一樣,甚至連身高都不一樣。

一時間,陽頂天也不由得陷入懷疑,是不是自己太過於敏感了?僅僅憑著所謂說話的韻味,就懷疑她是獨孤鳳舞?

見到陽頂天直刺刺地盯著自己,雲君奴並沒有皺眉表示反感,而是大大方方地任由陽頂天觀看,情緒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不過,這個雲君奴的打扮,又和獨孤鳳舞有些相似啊。

黑色如雲的秀髮,僅僅只是簡單地用簪子一束,整張臉蛋完全沒有任何脂粉。卻天然的桃腮櫻唇,艷如桃李。身上穿得極其簡單。甚至中性。只是一件白色的長袍,和男人的長袍沒什麼區別。但是,她前凸後翹,驚胸怒臀的曲線,卻又完全不掩飾。

進入大殿之後。

陽頂天見到了天鳳閣主雲采林。

這是陽頂天見過最最簡陋的大殿了。

外面,富麗堂皇,而裡面除了青石地面之外,一無所聞。

雲采林。就坐在蒲團之上。

她身上了,就穿著粗佈道袍,一根枯枝,別著整個髮髻,正在閉目打坐。

雲采林,已經五十多歲了。練武之人,尤其是像她級別的武者。是最看不出女人年齡的群體。包括師娘,包括西門夫人,四十多歲,都如同二十許人。

而眼前這個雲采林,彷彿是最最不掩飾自己年紀的女人。

她的面孔美麗,肌膚依舊雪白緊繃。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她一眼就能清晰感覺到,她已經上了年紀了。那種歲月感覺,那種枯離的廖寂!

甚至,陽頂天覺得。這個雲君奴和雲采林的長相,竟然非常相似。

整個天下。如果說那個人距離大宗師最近,那麼眼前的雲采林絕對是第一個。

她十五年前,就已經是九星九等宗師了。曾經,被稱為可能最年輕的大宗師。十五年前,西門無涯只不過是剛突破宗師而已。

但是十五年過去了,她依舊是九星九等宗師。

雲天閣,並不是一個道家門派。

另外,混沌大陸雖然有出家人,但都是淡薄遠志,無欲無求之人。所以,並沒有出現一個強大的出家人宗派。

而雲采林,雖然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是出家人,但一直身穿道袍,終身未婚。所以久而久之,天下人都把她當成了出家人,稱呼她為采林大師。

雲采林望向陽頂天道:「陽城主,你收服了秦萬仇,宋逍和仇萬劫?」

陽頂天點頭。

「了不起。」雲采林道:「我完全無法想像!」

接著,雲采林又問道:「你統一了西部世界後,祝青主找你談判了嗎?」

陽頂天道:「談了,他的最終條件是,默認我光明議會的存在。但是讓我不要管地裂城和雲天閣的死活。當然,我沒有那麼愚蠢,一旦讓他出手滅了地裂城和雲天閣,就會毫無顧忌,傾盡所有,帶著地裂城的魔鷲軍團和雲天閣的艦隊全面摧毀西部。」

「所以,你們的談判決裂了?」雲采林道:「祝青主把滔天的怒火轉移到你西部世界頭上,先不管地裂城和雲天閣了?」

「至少表面上看是這樣。」陽頂天道。

「為了抵禦中州祝青主的入侵,你把希望放在我雲天閣的艦隊上了。」雲采林道:「只要我雲天閣加入光明議會,那麼我的艦隊可以橫掃海面上的一切船隻,徹底封鎖中州到西部的萬里洋面,那屆時祝青主的幾百萬大軍,就無可奈何。」

「對,那麼世界大戰也不會爆發。」陽頂天道:「否則到時候,中州的幾百萬大軍如果打不贏,東洲也會被捲入,邪魔道的滅世大軍還沒有出現,我們天道盟內部,就開始滔天的內戰了。」

「既然如此,為何你來另立天道盟中央?逼迫祝青主不得不出手對你?」雲采林道。

「不另立天道盟中央,只能坐視邪魔道將天道盟徹底蠶食,到時候魔王問天一蘇醒,就可以收穫整個天下了,完全不費吹灰之力。」陽頂天道。

雲采林道:「原本,我是別無選擇的。但是現在,彷彿吳幽冥少主又給了我另外一個選擇,一個徹底安全無憂的選擇,對嗎?」

雲采林朝吳幽冥望去。

吳幽冥道:「我來為靈犀師兄求親,真是完全無心,我們也不知道陽頂天城主會來。我們的目的是非常純粹的,單純就是因為靈犀師兄對雲師妹的愛慕,再無其他意思。當然,雲天閣一旦和靈鷲宗聯姻了,那麼我們也有責任保護雲天閣不受侵害,我們會去找祝青主說清楚的,相信祝青主也不會再冒犯雲天閣了。」

吳幽冥的語氣非常平淡,但內含的意思。卻吊炸天。

只要吳幽冥一句話,祝青主就不敢在對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