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五七:世界大戰?再見小公主靈鷲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下過半。整個中州,所有武裝力量加在一起,超過千萬。祝青主能夠動員,至少超過五百萬。」秦萬仇道:「大宗師級別,僅僅只是玄天宗,便有三個。宗師級高手,可能超過百個。」 宋逍道:「最最關鍵的是,現在...

一秒記住,本站為您提供熱門小說免費閱讀。

!--go-- 中午時分,玄天宗祝青主,還有身邊四位長老,降落雲霄城城牆面前。

陽頂天親自率領眾人,來到雲霄城城門迎接。

此時,祝青主臉上是前所未有的笑容,指著這上百里的城牆道:「陽城主,這到城牆,可以說創造了整個混沌世界的奇。」

「沒錯,不但創造了建築上的奇,也創造了抗擊邪魔道的奇。」陽頂天笑道,言語中卻是帶刺。

「哈哈……」祝青主爽朗大笑道:「秦七七,冷艷眉等叛賊,在這個偉大奇的面前,真是以卵擊石,全軍覆沒也是應該的。」

陽頂天對祝青主頓時無語,秦七七和冷艷眉明明和你一波的,討伐雲霄城大戰你雖然沒有出手,但也有份。現在可好,說起秦七七和冷艷眉就跟說別人一樣,恨不得一腳踩進泥濘一般。

接下來一路上,祝青主完全喧賓奪主,一路上誇獎新建的雲霄城,誇獎雲霄城所有民眾的精神面貌。

「陽城主,我相信不久之後,一個超過西州城甚至秦城的城市,就會屹立在西部世界之東,雲霄城也會成為整個西部世界的中心。」祝青主俯瞰城市,大聲慷慨道。

靠,你挑撥離間還能更加明顯一些嗎?西北秦城之主秦萬仇就在身邊。

接下來,沿著雲霄城一路走進城堡的時候,陽頂天更是見到了一個影帝的風采了。

祝青主一路前行,一路對民眾噓寒問暖。

一路前行,忽然就會停下來,進入一個簡陋的木屋中,和屋中老者要水喝,然後握住屋主的手攀談。

什麼糧食夠不夠吃?賦稅重不重?兒女可還孝順出息?等等等等。

而雲霄城的民眾不認識祝青主。但看到是城主陽頂天陪同的,頓時對祝青主無比熱情。言語中,口口聲聲不離陽頂天,對陽頂天充滿了絕對的擁護和愛戴。

而祝青主毫不在意,依舊熱烈攀談。

現在陽頂天終於找到祝青主的套路了,他這是以天道盟的領導身份。來下屬勢力雲霄城視察來了。

這個老賊真是狡猾啊,一來就潛移默化,要抓到事情的主動權。

一直到了晚上,終於來到雲霄城中央城堡。

……

雲霄城大殿內,陽頂天和祝青主,正式進行會晤。

原本,祝青主是要在長老大堂中,他坐在仲裁者的位置上,然後其他所有人坐在下手的環座上。

但是陽頂天採取了另外一種方式。仿照地球時代,用一個長長的桌子。

陽頂天一方坐在左邊,祝青主一方坐在右邊。

陽頂天一方五個人,陽頂天,秦萬仇,仇萬劫,宋逍,李歸農。

祝青主一方也是五個人。除了祝青主之外,還有四名長老。

唐伯昭。作為記錄者。祝紅雪,作為監督者。坐在長桌的上下兩端。

「祝宗主,所來何事?」陽頂天直截了當問道。

祝青主沒有開口,在雲霄城面對民眾的時候,他無比親切,笑容滿面。然而進入大殿之後。他就瞬間變得高高在上,冷漠威嚴。

旁邊的外事長老道:「鑒於雲霄城在抵抗邪惡力量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我們正式將雲霄城回歸天道盟一事,提上議程!這次,是對雲霄城做一個全面的考察。如果沒有差錯。在半個月內,玄天宗將提出雲霄城重回天道盟。」

「嗯。」陽頂天淡淡應了一聲。

玄天宗外事長老接著說道:「另外鑒於雲霄城的實力和地位長期不匹配,所以我們更會建議,讓雲霄城進入二十七派之中。」

「多謝。」陽頂天道,依舊沒有正面回應。

外事長老道:「對了,陽城主我們聽說你們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光明議會?」

「沒錯,天道盟光明議會。」陽頂天道。

外事長老道:「可是,沒有天道盟總部的批准,一切挂名天道盟的組織,都是非法阻止。你們這個光明議會,通過天道盟總部的批准了嗎?」

「不用經過天道盟總部批准。」陽頂天道。

「你放肆,陽頂天你這是要造反嗎?」外事長老厲聲喝道。

「我是隱宗之主,我有權力另立天道盟中央,我有權力組建天道盟最高臨時權力機構,所以光明議會完全是合法組織。」陽頂天冷冷道。

「你是隱宗之主?誰知道,誰承認?」外事長老冷道。

「我們承認。」秦萬仇在邊上淡淡道。

「我們也承認。」緊接著,宋逍和仇萬劫也跟著開口。

外事長老色變,祝青主色變。

然後,外事長老道:「你陽頂天是不是隱宗之主,這暫且另說。如今天道盟總部完整而又權威,又哪裡需要成立什麼光明議會?」

「天道盟總部,已經被邪魔道勢力所滲透,談什麼完整而又權威?」陽頂天道。

外事長老目光一寒,道:「你說天道盟總部中,誰是邪魔道?說出來。」

「玄天宗祝青主。」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頓時,祝青主面色猛地劇變嗎,外事長老身軀一顫,面孔煞白。

這是會晤啊,這是談判啊!有你這麼直接的嗎?

祝青主的身份到現在,諸多大佬心中都已經有數。但是,誰敢直接了當說出來,半個都沒有。

而陽頂天,直接當著祝青主的面說,你就是邪魔道。這已經不止是打臉了,這是赤裸裸的掀桌子了。

在談判上,一百個陽頂天也比不上外事長老。

但是,陽頂天的粗魯和直接,卻讓對方完全難以招架。

祝青主依舊平靜下來,沒有開口。

「陽頂天,你知道你說出這句話的後果嗎?」外事長老冷冷道。

「不要浪費時間了。」陽頂天淡淡道:「直接了當,說出你們真正的來意。要不然。恕不接待1

這話一出,外事長老氣得渾身發抖。

「好,你們所謂的光明議會可以存在,但是不要冠於天道盟的名字。這個組織和天道盟完全版無關,僅僅只是西部世界的區域性組織。」外事長老道。

「不可能,說下一條。」陽頂天道。

外事長老已經氣得話都顫抖了。這,這還是談判嗎?

忽然,祝青主睜開眼睛,望著陽頂天道:「好了,不來虛的了。陽頂天,你要另立天道盟中央,我不所謂,我不攔你。秦萬仇,宋逍。仇萬劫要跟著你一起死,我也不攔著。但是,地裂城雲天閣是中州勢力,你不要將他們牽扯進來,不要對他們發出邀請。」

陽頂天明白了,祝青主是不許陽頂天染指中州。

「聽明白了嗎?你要在西部世界稱王稱霸我不管,但是不要染指我中州,否則就迎接我滔天之怒。」祝青主淡淡道:「只要你染指中州。我寧願先放過地裂城和雲天閣。也要傾盡權力,盡起中州。東洲之力,將你雲霄城極其整個西部世界,徹底毀滅。」

頓時,整個大殿陷入平靜。

毫無疑問,祝青主的條件是充滿誘惑性的。

只要陽頂天不去支援地裂城和雲天閣,那麼祝青主就默認光明議會的成立。默認西部世界的統一,默認西部世界獨立於天道盟總部。

但是,陽頂天一旦不答應。祝青主就將地裂城和雲天閣放在一邊,集中全力,攻擊雲霄城。攻擊西部世界。

屆時,中州來的,就不是一百萬,也不是二百萬。不是幾個宗師,而是幾十個。來的大宗師,也不是一個兩個,而是翻倍。

只要陽頂天繼續為地裂城出頭,這滔天的怒火,將直接引到自己的頭上。

「抱歉,我不同意。」陽頂天道。

頓時,祝青主全身猛地湧起滔天的殺氣。

「你準備承受我衝天的怒火?是嗎?」祝青主冷冷道。

「我別無選擇。」陽頂天道。

「你們呢?」祝青主的目光朝秦萬仇等人望去。

仇萬劫一顫,有些不敢和祝青主目光對視。

秦萬仇道:「陽宗主之言,是光明議會的集體意志。」

「沒錯,戰就戰1此時的宋逍,反而非常光棍,淡淡道。

「好,好……」祝青主道:「那你們就等著我毀天滅地的力量吧,我再來西部世界時候,整個西部,都會變成廢墟,整個西部,都會變成地獄1

說罷,祝青主帶人離去,連晚飯都沒有吃!

……

祝青主離去之後,大殿內所有人神色,變得無比凝重。

良久之後,仇萬劫道:「陽城主,祝青主和秦七七,寧無鳴是完全不一樣的。一旦他把所有的怒火傾瀉在西部世界,我們是無法抵擋的。」

陽頂天問道:「整個中州,祝青主全部動員,有多少軍隊?」

「中州人口,勢力佔據天下過半。整個中州,所有武裝力量加在一起,超過千萬。祝青主能夠動員,至少超過五百萬。」秦萬仇道:「大宗師級別,僅僅只是玄天宗,便有三個。宗師級高手,可能超過百個。」

宋逍道:「最最關鍵的是,現在我們要守住的,是整個西部世界,足足三四萬里。海岸線更是超過十萬里。不像雲霄城,可以拉一道一百里的城牆,就可以將所有保護其中。十萬里的海岸線,我們守不祝只要中州大軍突破一點,就可以潮水一般進入。屆時,就算保住雲霄城,抱住霸城,保住秦城,西部世界其他城市,其他地域,也會毀於一旦。我們保不住西部的其他勢力,其他城市,光明議會的權威性,就會毀於一旦1

沒錯,光明議會把整個西部世界獨立了出去。如果保護不了西部世界的民眾,那光明議會就沒有必要存在,就失去了正義性和天然合法性。

仇萬劫忽然開口道:「我們,真的要管地裂城和雲天閣嗎?代價太大了。」

陽頂天道:「今日可以拋棄地裂城和雲天閣,明日便可以拋棄神兵山莊。仇莊主,我不管別人如何。但只要開戰。我和我的人,永遠會出現在第一線。不管戰場是在地裂城,還是在神兵山莊。」

秦萬仇淡淡一笑道:「仇師弟,一旦做出選擇,就光棍一些吧。現在退卻,也晚了。」

「沒錯。」宋逍道:「現在的關鍵。是阻止中州的百萬大軍進入西部。這和上次不一樣,上次他們的目標是雲霄城,所以不會騷擾西部世界其他城市。這次只要進入西部,中州的軍隊一定會殺光他們看到的每一個人,摧毀他們看到的每一個城市,每一個村莊1

「如何防守整個西部世界,近十萬海岸線?」仇萬劫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確實是不可能的。

其實,他們還少說了。整個西部世界不止十萬海岸線,遠遠超過。

此時。整個西部四大勢力加在一起的軍隊,達到近二百萬!這二百萬城市,也不足於防守十萬海岸線。

「要不然,再次堅壁清野?」仇萬劫道:「把整個西部所有民眾,全部擊中到幾個城市去。尤其是沿海的民眾,可以集中到白雲城,西州城,秦城。雲霄城,巴城。鐵爐炎城等城市群中。」

宋逍道:「而且,有必要在日落山脈,建立起第二道堅固的防線。一旦炎城和神兵山莊陷落,就立刻北撤到雲霄城。如果雲霄城陷落,就撤退到秦城,秦城陷落。就撤退到天下會。」

宋逍言語一出,在場眾人微微色變。他雖然說得豪壯,但是已經露出了極度的悲觀。

「不行。」陽頂天道:「我們的光明議會剛剛成立,哪怕只陷落一個城市。整個西部世界,都會拋棄我們。接下來不用打,無數的勢力,包括神兵山莊的諸侯,西北秦城的諸侯,都會投降祝青主,投降中州。」

「那怎麼辦?」仇萬劫道:「難道這個光明議會剛剛成立,就要滅亡嗎?那還成立個鳥蛋1

秦萬仇道:「對於這個局面,你應該可以想象到。另立天道盟中央,就是徹底顛覆天道盟,徹底分裂天道盟。祝青主乃至整個天道盟總部,怎麼可能坐視?只不過我沒有想到,祝青主竟然如此決絕,寧願將地裂城和雲天閣拋開,也要全力摧毀光明議會。」

唐伯昭忽然開口道:「如果我是敵人,對於光明議會,越早開戰越好。因為,現在光明議會還沒有徹底掌握整個西部,現在整個西部世界,都還是人心慌慌。一旦光明議會徹底掌握整個西部,就會訓練出千萬大軍,到時候就算整個中州加上東洲來攻,我們採用堅壁清野的方陣,也能夠將他們徹底耗死了。」

「那難道,就無解嗎?」仇萬劫道:「難道就眼睜睜看著中州大軍進入西部,摧毀城市,讓光明議會人心喪盡嗎?」

陽頂天道:「諸位,我們不應該一直想著防守。十幾萬海岸線,是防不住的。我們要的是,進攻1

「進攻?」仇萬劫道:「主動進攻中州?你瘋了?」

「不是進攻中州,而是進攻海面上一切軍用船隻。」陽頂天道:「任何軍事船隻,一旦靠近西部世界海域,全部摧毀。中州和東洲,就算有千萬大軍,也要越過萬里大海。我們可以在海上,消滅一切敵人1

「我們沒有海軍。」仇萬劫道:「我們的海軍艦船,不到中州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

「魔鷲軍團,可以消滅中州的海軍。」祝紅雪道,偷襲白雲城的時候,八百魔鷲軍團,短短半個時辰,就將幾百艘軍艦徹底炸毀。

「如果,中州海軍上,裝備三千具大型晶石強弩呢?」仇萬劫道:「那魔鷲軍團去,只能是找死了。」

頓時,祝紅雪陷入了沉默。

大型晶石強弩對魔鷲軍團的殺傷力,是極度驚人的。

「我們沒有海軍,但是雲天閣有,雲天閣有天下第一個的晶石魔艦1陽頂天道。

秦萬仇道:「雲天閣是有天下第一晶石魔艦不錯,但也不超過一千艘。中州一旦集結,可是足足有幾萬艘之多。況且,雲天閣的晶石魔艦,在普通軍艦面前的優勢。也沒有那麼大。尤其在有晶石強弩的情形下,雲天閣的晶石魔艦,也用途不大的。」

「不1陽頂天道:「雲天閣有一種軍艦,一旦配上我的秘密武器。那麼只需要幾百艘,就可以摧毀海面上的一切艦船,就可以不讓一艘中州的軍艦靠近我西部世界海域。」

「果真?」秦萬仇道。

「千真萬確1陽頂天道:「而且。這種秘密軍艦,只有雲天閣擁有,我還是在無意中見到的。事不宜遲,我要立刻去瀛洲大陸,拜訪地裂城和雲天閣,邀請兩家進入我天道盟光明議會1

……

兩個時辰后!

陽頂天,葵寧,祝紅雪三人,乘坐魔鷲坐騎飛到鐵爐炎城。然後乘坐一艘大型晶石艦船,前往瀛洲大陸,拜訪雲天閣。

當然,三隻魔鷲也在大船之內。為何不直接乘坐魔鷲前往雲天閣,這是因為雲天閣和地裂城已經簽訂協議,不允許任何魔鷲出現在雲天閣上空。如同乘坐魔鷲前去,會造成巨大之誤會。

此時,陽頂天已經得知。

祝青主離開雲霄城之後。絲毫沒有停留,直接登船。返回中州!

陽頂天腳下的晶石戰艦已經是神兵山莊最精銳的戰艦了,但每個小時只有不到百里。晶石固然能夠提供強大的動力,但是軍艦體積太大,所以速度也上不去。

一天一夜后,航程近半。

光明議會的成立,和天道盟總部的決裂。直接的結果便是,中州和西部世界的海域,徹底變得冷清下來。

尤其是西部世界的船隻,已經不敢前往中州了。

整個世界的局勢,再次陷入一團迷離。

等到祝青主回到中州的時候。才是整個世界掀起滔天劇變的時刻。

屆時,中州和西部世界,徹底對立!

東洲,也可能會被徹底捲入!

那麼,天道盟所謂的內戰,就會徹底爆發。

如果陽頂天不能掌控好局勢,這次的大戰,很有可能演變成一場世界大戰。

毫無疑問,這是陽頂天不願意見到了。滅世大軍還沒有來,天道盟內部就爆發世界大戰,那也未免太可悲了。一旦爆發世界大戰,整個混沌世界幾十萬里疆土,十幾億民眾,將會被徹底捲入。

屆時,死的就不是幾十萬幾百萬,可能是上千萬,甚至更多。

而且,死的基本上都是天道盟日後抵抗滅世軍團的精銳力量!所以,陽頂天一定要把握好局勢,在世界大戰開啟之前,立刻結束這場衝突,並且取得勝利!

陽頂天正在艙房內畫圖,射擊一種全新的秘密武器。

忽然,祝紅雪走了進來。

他很難得進入陽頂天艙房的,雖然他一直站在陽頂天身邊。但他持續的冷漠,和陽頂天並沒有太多的交流,和任何人也沒有什麼交流。在雲霄城中,他甚至寧願和普通士兵,普通民眾在一起,要不然就是漫無目的的行走。

陽頂天知道,他此時處於一個堅定而又迷茫的時期。

堅定,是說他徹底站在正義一方,他徹底看清楚誰是正義,誰是邪惡。

迷茫,是他看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不太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出什麼樣的貢獻。他找不到寄託,他失去了玄天宗少主之位,失去了唯一心愛的女人。

所以,他找不到寄託。

「陽頂天,你過來看看。」祝紅雪道。

在有外人在場的時候,他喊的是宗主,或者陽城主。沒有外人的時候,他直接了當喊陽頂天。

「怎麼了?」陽頂天道,然後起身跟著祝紅雪走出艙房。

「那應該是靈鷲宮的船隻。」祝紅雪指著十幾裡外的一艘船。

沒錯,是靈鷲宮的黑船!上面飄揚著神秘恐怖的黑鷲旗幟!

「好像是靈鷲。」祝紅雪道:「剛剛,我看到她出來了。」

果然是小公主靈鷲。

還有吳幽冥,小公主靈鷲挽著他的臂膀,走到船頭,正指著海上的一隻小海豚鼓掌歡呼。

她沒有發現這邊穿上的陽頂天和祝紅雪。

這還是上次分別之後,陽頂天第一次見到靈鷲。

「她們去的方向,彷彿也是雲天閣。」祝紅雪道。

陽頂天面色微微一變,吳幽冥和靈鷲,去雲天閣做什麼?

而此時,靈鷲發現了這邊的艦船,朝陽頂天方向望來。

……

註:今天中秋節,下午早早起來,陪老婆去逛街吃飯。棒約翰好難吃埃

吃完回來我就在床上躺一會兒,沒想到直接睡著了,一直到晚上十點多才起床,趕緊碼字。然後寫到了現在。未完待續……!--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