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五四:狂熱之愛武莫織!連根拔起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肯原諒奴,那奴或者還有什麼意思?我這就死在你的面前,沒錯,我是死不了,但是我的身體可以死掉,我讓我的靈魂永遠沉浸在海底,永世不超生1 然後,她猛地一劍,直接劃過自己的脖子。 頓時,鮮血...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老大們,月票啊!

……

武莫織衝進來時候。

船艙之內幾乎所有人,頓時被她的美貌直接石化。

陽頂天假冒的寧潸見到武莫織這個絕色尤物朝自己撲來。

頓時,一驚,一呆!

轉眼之間,武莫織豐滿柔軟的嬌軀便已經投入她懷中。

在無數艷慕妒忌的目光中,武莫織緊緊抱著陽頂天,將臉蛋貼在陽頂天懷中,激動哭泣道:「夫君,我終於見到你了,我終於見到你了,我們以後再也不要分開了……」

武莫織對男人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被她勾魂的眸子一看,真是任何人的心都會化掉的。尤其,這可是個大魔女,殺人如麻的大魔女。此時,在懷中卻如同軟弱的小獸一般。眼淚汪汪,哀求嬌媚。

更別說,她豐滿凹凸的魔鬼嬌軀,彈力滑膩,絕對的致命誘惑。

「你,你不要這樣。」陽頂天稍稍用力推開了她。

「夫君,你還不肯原諒我嗎?」武莫織哭泣道:「我錯了,夫君,奴婢錯了,求你原諒我,只要你原諒我,我什麼都願意做,我什麼都可以做……」

然後,她又緊緊抱住陽頂天,玉臂抱得極緊,彷彿自己的夫君再次飛走。

「夫君,我知道我的幼稚,我的無知傷害了你,你才是天下最了不起的男人。對不起我傷害了你,聽到你死去的消息。我,我如同驚天霹靂,也立刻隨你而去了……」一邊抱著陽頂天,武莫織一邊哭泣哀求。

對於忽然出現的寧潸,而且是絕對的假寧潸,武莫織竟然沒有一點點懷疑。

要知道,現在陽頂天故意沒有用幻形面具,僅僅只是易容了而已。旁人看不出來。非常親密的人,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可是武莫織激動之下,直接抱住陽頂天哭泣,甚至連真假都沒有想過。

「沒什麼原諒不原諒的……」陽頂天道:「曾經滄海難為水,就讓一切往事隨風吧……」

然後,陽頂天再次努力推開了武莫織。

武莫織小臉煞白,美眸大驚。道:「夫君,你,你還不肯原諒奴奴吧……不要,不要,我錯了,我錯了……」

然後。武莫織手忙腳亂地又要去抱陽頂天,接著眼淚汪汪,直接張開芳香嬌艷的小嘴,直接吻上陽頂天,吻上她的嘴唇。吻上他的面孔。

陽頂天真的如同雷擊一般,他真的沒有想到。武莫織見到寧潸竟然會是如此的嬌弱,如此的哀求討好。

就連親吻,也是充滿哀求的意味。

關鍵是,這個可以說在美貌和魅力甚至超過焰焰的女人,對男人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

陽頂天儘管有正事要做,但被她吻了之後,還是忍不住意亂情迷。

她這張充滿異域風情的面孔,實在是太過於美麗了。她的嘴唇,實在是太柔軟香甜了。

所以,嘴唇被她吻上的時候,陽頂天幾乎微微一呆。

緊接著,陽頂天猛地一推開她,然後直接閃電一般飛了出去。

離開艙房之後,陽頂天運起玄氣,猛地飛到千米高空,然後飛快地朝北邊方向飛去。

「夫君……」艙房內,頓時傳來武莫織凄涼的呼叫。

緊接著,一道香影飄出,武莫織全速追了上來。

此時,艙房之內所有人,內心只有一個詞。

王八蛋,這個男人是王八蛋。如此美麗的妻子,在懷中婉轉哀求,他竟然如此鐵石心腸,拋妻而走。

……

陽頂天用飛行玄技,將速度到了極致,拚命朝著東邊飛去。

而武莫織,拼盡全力,在後面拚命追逐,一邊痛哭,一邊哀求,一邊追逐。

聽著後面幾乎肝腸寸斷的哭聲,還有哀求聲,真的鐵石心腸都會化的。

尤其讓陽頂天想不到的是,到現在武莫織都沒有懷疑他的身份。或許,她的腦子裡面,只想著請求夫君寧潸的原諒。

畢竟,當日寧潸對她痴情無限,她卻冷漠相欺,高高在上,甚至最厲害的時候,氣得寧潸吐血。而武莫織卻認為寧潸軟弱不堪,更加鄙夷。最後,逼迫得寧潸悲傷離家,從此在外流浪不歸。

而當武莫織在遇到有史以來最俊美,也最無恥的惡賊時,眼看她就要被惡賊徹底毀掉的時候。被她瞧不起的寧潸沖了出來,用自己的生命,換取自己的逃跑。

而她當時真的逃跑了,最後一眼見到的是,是幾乎不成人形的寧潸。

然後,武莫織內心就永遠無法原諒自己,永遠無法拋開這個巨大的情債。哪怕當她聽說寧潸一死,她立刻自盡追隨。一旦被邪靈能量復活之後,她依舊無法原諒自己,她在寧潸面前,永遠都抬不起頭來。

所以,她也根本根本沒有考慮到,眼前這個寧潸是假的。對於寧潸,她已經虧欠了這麼這麼多,哪裡再敢去懷疑他,傷害他一丁點兒。

……

陽頂天全速飛行的速度,當然無比的飛快。

而武莫織依然緊緊追逐,毫不落下。

就這樣,陽頂天不斷朝東飛去,武莫織在後面緊追不捨,兩人竟然飛出了四五千里之多。

最後,武莫織終究速度不及陽頂天,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她原本修為雖然高明,但是見到寧潸就處於大悲大喜之間,而且追逐的幾個時辰中,她一直在哭泣,在哀求,所以玄氣早早弱掉了。

一開始還能僅僅追住陽頂天,後面已經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此時,距離西北大陸已經六七千里。距離陽頂天發出信號。也已經三四個時辰過去了。

沒錯,陽頂天在三四個小時之前,就已經發出了特殊的信號。當時陽頂天離開秦織的房間,來到海岸邊上,確定武莫織已經追上來的時候,陽頂天便發出了信號。

只不過,當天晚上因為有公孫五娘的表演,看到陽頂天發出的晶石光芒信號。還以為是討好公孫五娘的,卻不知道是陽頂天在向秦萬仇和西北秦城傳信。

這個時候傳信,一定要用最快最快的方式。用信鳥都來不及了。

所以,只能用光芒信號。

陽頂天發出信號后,秦萬仇在鐵爐炎城的情報組織立刻接受,並且給予陽頂天信號回應。

然後,這些情報組織。採用烽火台一樣的方式,把消息用光芒,火焰等方式,傳到雲霄城,傳到西北秦城。

所以儘管距離很遠很遠,但是在這種速度傳播下。相信兩個時辰內,秦萬仇就能收到信號。一個時辰內,雲霄城就能收到信號。

……

聽到後面武莫織悲痛欲絕的哭聲,陽頂天真的有種心都化掉的感覺。

如果自己真的是寧潸,哪怕是鐵石心腸。此時也真的會化成柔水的。

此時,已經快要到中州了。

因為過於大喜大悲。所以武莫織的玄氣已經耗盡了。

頓時,從空中直接墜落,掉進海里。

然後,她猛地拔出利劍,橫在脖子上泣聲道:「夫君,既然你不肯原諒奴,那奴或者還有什麼意思?我這就死在你的面前,沒錯,我是死不了,但是我的身體可以死掉,我讓我的靈魂永遠沉浸在海底,永世不超生1

然後,她猛地一劍,直接劃過自己的脖子。

頓時,鮮血狂涌而出。她力氣和決心,都無比巨大,這一劍她直接要割斷自己的腦袋。

「不要……」陽頂天猛地一道劍芒疾射而出,頓時將武莫織的利劍擊飛出去。

武莫織雪白的玉頸,此時已經完全鮮血淋漓,朝著陽頂天哭泣道:「夫君,你死又不讓我死,又不肯原諒我,你,你究竟要讓我如何啊?」

然後,武莫織大聲哭泣。

她真的是心亂如麻了,連陽頂天劍芒這麼明顯的破綻,都沒有看出來。

陽頂天嘆息一聲,折身回來,漂浮在武莫織上方,嘆聲道:「武莫織,其實寧潸一直都沒有怪你,一直都不會怪你,又談何原諒?」

武莫織美眸一喜,道:「夫君,真的?」

都這個時候,還喊夫君?那個狡詐如狐,歹毒無比的魔女武莫織去哪裡了?陽頂天都已經用自己的聲音了,而且都喊出寧潸的名字了。

緊接著,武莫織道:「夫君,你,你的聲音怎麼變了,變得好耳熟……」

陽頂天緩緩抹去臉上的易容,緩緩道:「我,我根本就不是寧潸,還有之前在西州城出現的,也不是真的寧潸,全部是我假冒的。上一次,是為了寧無鳴不去秋水劍派,這次是為了引開你。」

頓時,武莫織徹底完全呆了。

真的彷彿被雷擊中的花朵一般,徹底獃滯,良久之後,她喃喃自語道:「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那,那我的夫君真的死了,真的死了?」

她充滿靈氣,充滿誘惑的目光,頓時生機漸漸淡去,光芒漸漸淡去。

「你,你是陽頂天,你冒充我夫君?」武莫織獃獃問道。

和陽頂天想象中她的暴怒,她的仇恨沒有出現,反而受到了致命的打擊一般,獃獃地望著陽頂天。

「對,我是陽頂天,我冒充你的夫君寧潸。」陽頂天道:「對不起,我,我原本想一直隱瞞下全是,但是見到你如此深情入骨,見到你如此悲痛欲絕,我再也忍不住了……」

武莫織依舊沒有責怪,甚至連這次陽頂天為何假冒寧潸引開她一事也不問,甚至毫不關注。

她的美眸,越來越黯淡,越來越黯淡,獃獃自言自語道:「已經死了,我的夫君已經死了……」

陽頂天現在終於知道,為何她看不出陽頂天滿是破綻的易容了。因為。因為寧潸活著是她最大最大的希望,甚至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大動力。她又怎麼可能去懷疑。甚至說句實在話,就算是假的,她都寧願不知道,她都寧願是真的。

「對,對不起……」陽頂天苦澀道。

他的對不起,有兩層意思。

第一層,他假冒寧潸一事對不起。第二層,是因為他的居心叵測。

沒錯。他此時揭露自己假冒寧潸的身份,就是居心叵測。

因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假冒寧潸,引開寧無鳴,引開武莫織。

這次陽頂天引開武莫織,西北大陸所有的潛伏者被屠荊那麼。武莫織就一定會懷疑寧潸是假的,是假冒的。

那麼,陽頂天就索性戳穿這一點。然後,讓武莫織看清楚自己易容的破綻。

這樣,就會成為一個思維定勢,假寧潸是易容出來的。

那麼日後。陽頂天戴上幻形面具,身上充滿邪靈能量的時候,就會成為真的寧潸,就會和這個假的寧潸,徹底劃清界限。

這個叫作。置於死地後生!

先把假冒寧潸的身份徹底作死,做絕。然後。再讓下一個幻形面具的寧潸,徹底變為真的。

只不過,武莫織的反應,是陽頂天徹底沒有想過的。

她,竟然沒有任何怒斥,沒有將陽頂天恨之入骨,拔劍殺之。或者,當她發現寧潸是假的時候,心已經死了,對於陽頂天假冒的憤怒,已經變得微不足道了。

「沒,沒什麼?」武莫織道:「這是應該有的命……,你是要殺我,還是要其他,請便吧……」

陽頂天猶豫片刻道:「我這個時候,無法殺你。那麼,告辭了……」

然後,陽頂天轉身離去。

就在他離去的時候,心中忽然感覺到一陣不安。

因為,武莫織太平靜了,平靜得嚇人。

接著,她頓時猛地回頭。

頓時,看到海水正在顫抖,她渾身,猛地爆出一股可怕幽藍色的能量,她的全身玄脈,彷彿在一寸寸碎裂。

她,她是要自爆氣海!

她,她這是要活生生將自己的靈魂,碾壓致死!

她徹底絕望之後,竟然是要徹底的自殺。

「你瘋了……」陽頂天猛地衝過去,一掌排在武莫織的後腦上。

直接將準備徹底自殺的她,直接擊暈。

「噗……」武莫織一口鮮血噴出,昏厥過去。

掀開她的裙子一看,頓時見到雪白誘人的下腹處,無數幽藍色的裂痕,她的氣海,已經碎裂了。

陽頂天抱起她,飛上空中,朝著最近島嶼飛去。

……

一個孤島之上,武莫織靜靜躺在沙灘上。

儘管陽頂天救得很快,但是武莫織還是重傷了自己。

陽頂天發現她的時候,氣海和玄脈,已經開始裂開了。

不過,邪靈能量太逆天了。短短時間內,就已經將裂開的氣海和玄脈徹底恢復。

只不過,武莫織自殺的時候,運起玄氣,衝擊自己靈魂,不知道究竟傷了沒有?

兩個時辰后,武莫織幽幽醒來。望向陽頂天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的複雜!

看了一眼陽頂天,看了一會兒之後,美眸又朝海面的飛鳥望去。

「真羨慕它們,自由自在,無憂無慮。」武莫織開口柔聲道。

「你也可以這樣,你實在背負太多東西了。」陽頂天道。

「不,我沒有機會了。」武莫織搖頭道:「我醜陋的內心,讓我永遠背負著恥辱和罪惡。我沒有機會了,剛才,我有機會的,本可以灰飛煙滅死去,但是你偏偏救了我。」

接著,武莫織凄涼一笑道:「我們不是敵人嗎?你幹嘛救我?」

陽頂天道:「我就算殺你,也要在戰場之上。這次,你因我而自盡,我無法坐視。」

「你還真是迂腐,這點和我夫君還很像……」武莫織道:「好了,你走吧,我不會死了。」

「有一句話,我想和你說。」陽頂天道。

「嗯0武莫織淡淡道。

「不論寧潸是死了,還是或者,他都不會怪你。你是他這個世界最愛的人,他就算為你而死,也是幸福的。如果看到你如此的痛苦,他一定會很難過,所以她對你,根本就沒有原諒一說。」陽頂天道。

頓時,武莫織美眸淚水滑落,搖頭道:「不,我不值得他愛。我內心如此的醜陋,我虛偽,刻薄,可笑而又膚淺的驕傲,我,我什麼都不是……」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陽東是我知道,你或許覺得自己很醜陋,愧疚欲死。但是我想說,那個你自認為醜陋的你,卻是他深愛的你。你所謂的刻薄,膚淺,或許在他眼中,無比的可愛。不是或許,是一定!人的感情,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也無法理智的。反而現在的你,無比的愧疚,無比的溫柔,卻未必是他愛的,你說是嗎?」

武莫織頓時一愕,然後陷入深深的回憶中。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同樣,女人不壞,男人也不愛。

或許,就是自己那麼壞,屢屢欺壓寧潸,他才會越來越愛自己?

頓時,武莫織更加地百轉千繞。

陽頂天接著道:「相信我,如果寧潸沒有死,他一定一定一定會來找你的。就算他死了,他的靈魂,也會隨時陪伴你左右,保護你左右,只是你未必能夠看得到他。」

「真的?」武莫織頓時美眸一亮道:「你覺得他一定回來找我,如果還活著。他不會怪我,不會不理我?」

「當然不會,在你心中,寧潸是這樣負氣之人嗎?」陽頂天問道。

「不,他不是,他是這個世界上心胸最俊!比緩螅武莫織爬起身子,跪在沙灘上,矜誠道:「雙日雙日在上,混沌之神在下。如果,我的夫君寧潸仍舊活著,請讓他回到我的身邊。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讓他活著回到我的身邊,哪怕是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哪怕是永生永世,不得超生1

然後,武莫織緩緩跪下,磕頭沙中。

頓時,她背臀無比美妙動人的曲線,陽頂天完全不忍再看。

「寧夫人,那,那在下告辭了。」陽頂天道。

此時,整個西部世界的清洗,應該已經基本上結束了。邪魔道在西部世界所有的潛伏勢力,徹底被連根拔起。整個西部世界,屬於陽頂天的時代,就要來臨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