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五三:秦織現身,武莫織投懷送抱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這短短一個月,儘管雲霄城大戰,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但是,這也無法掩蓋公孫五娘的光芒。她先在東洲,聲名鵲起。 連陰陽宗的第一俊傑冷傲,都親自去捧場她的表演。 接下來是...

「首先您不可能吞噬這邪靈能量。」秦七七道:「假設您成功吞噬,那您的修為會突飛猛進,但是您的玄脈,您的身心,您的靈魂,會被邪靈能量徹底污染。」

「明白了。」陽頂天點點頭,將手指輕輕伸到邪靈能量之中。

果然,沒有任何感覺,邪靈能量依舊輕輕地飄動,沒有哪怕一點點邪靈能量進入體內。四等以下邪靈能量,果然沒有任何威脅,任何攻擊性。

陽頂天道:「那如果,我不吞噬邪靈能量,但是又想要讓我渾身透露出邪靈能量的氣息,應該怎麼做?」

「很簡單,將四等邪靈能量放入靈魂聚影中,然後將靈魂聚影放在能量晶盒中。最後,將能量晶盒放在身上的某個部位,您的全身都會滲透出邪靈能量了。」秦七七道:「放心,靈魂聚影不會受到影響,它只是會將邪靈能量的氣息,放大許多倍。」

「明白了,謝謝你。」陽頂天道。

「能夠為您效勞,我非常榮幸。」秦七七道。

「告辭,好好安胎。」陽頂天道,然後離去。

……

陽頂天拿出一個靈魂聚影,然後將邪靈能量和靈魂聚影放在一起。

頓時,邪靈氣息,被放大不知道多少倍。整個空間,彷彿瞬間冰冷,被整個邪靈能量籠罩。

然後,將靈魂聚影和邪靈能量,一起裝入能量晶盒中。最後,將晶盒放進懷裡。

最後,陽頂天拿出幻形面具,貼在臉上。

頓時,這張面具開始蠕動,漸漸滲透進陽頂天的面孔。和陽頂天徹底融為一體。

陽頂天,變成了絕世美男。南海寧族的前少主,寧潸。

武莫織的丈夫,她朝思暮想的夫君!

為了引開武莫織,陽頂天不得不用美男計,勾引她了。而且這一次。不能夠不見面就離開,一定要和她呆在一起足足幾個時辰,一直到所有的潛伏者,全部被殺光!

緊接著,陽頂天想到了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寧潸的面孔出現已經兩次了。

第一次是陽頂天戴上幻形面具出現在西州城,武莫織第一時間趕去西州城,寧無鳴也緊跟著而去。然後,這兩個人就不能去秋水劍派,陽頂天成功將秋水劍派滅門。

接下來。陽頂天擔心寧無鳴和武莫織會懷疑自己假冒的寧潸,所以不得不製造不在場證據,讓趙穆戴著寧潸的幻形面具出現在混亂之地。武莫織又立刻趕去了混沌亂之地。

這兩次,武莫織都沒有碰到所有的假冒寧潸。

這裡面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那就是絕對不能讓別人懷疑寧潸是陽頂天假冒的。因為,接下來陽頂天要假冒寧潸去南海寧族,去接近武莫織做更重要的事情。

如果再次帶著幻形面具引開武莫織,然後藉機對西北大陸的潛伏者展開殺戮。那麼任何人都會懷疑。這個寧潸和陽頂天之間的關係。怎麼每一次陽頂天需要引開武莫織的時候,寧潸就會出現。

一旦讓武莫織產生了懷疑。那後果就太致命了。

就等著寧潸的身份毀了,這個幻形面具的作用也毀了。而陽頂天日後或許還要假冒寧潸,去做更加重要的事情。

假冒寧潸,可一,可二,不可三埃

這次一旦勾引走武莫織。藉機消滅邪魔道潛伏者。武莫織一定會產生懷疑的,不能這麼做,絕對不能這麼做,這樣會毀掉這張幻形面具的作用的。

必須,用另外一種辦法引開武莫織。

頓時。陽頂天絞盡腦汁。

這實在太難了,因為武莫織現在所關注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寧潸。不用寧潸,就引不走武莫織的。

陽頂天閉上眼眸,一環一環地思考和計劃。

怎麼辦?有什麼辦法,可以一舉兩得,既可以引走武莫織,又能讓她對寧潸的身份不產生懷疑呢?

忽然,陽頂天眼睛一亮,他有辦法了,而且是一個絕對完美的辦法。不止一舉兩得,甚至一舉三得!

頓時,陽頂天取下了幻形面具,然後將懷中裝有邪靈能量的晶石盒放進空間指環內,頓時他身體上的邪靈能量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

陽頂天來到傲霜的不凍水池內。

兩個人在膩愛親吻中,陽頂天給她講了一個新的故事。

這次的故事,依舊很簡單,是《白雪公主》的意思。

現在,傲霜對陽頂天故事,是完全沒有任何抵抗之力的。

她有成人的身體,成人的記憶,甚至成人的智商。但是,性格和思維,卻依舊是孩子一般。

這樣一來,她可以輕鬆理解故事裡面的意思,而且能夠在大腦裡面顫聲豐富的畫面。而且,永遠不會嫌棄故事的優勢。所以,這些故事對她完全是致命的誘惑。

她甚至已經連親吻都有些忘記了,完全沉醉在故事裡面。

陽頂天發現,給傲霜講一個故事,可以讓她近乎一天時間不鬧不煩躁。因為她會一遍一遍回味,甚至開始代入不同的人物進行角色扮演,在腦子裡面玩這些故事,一天都可以不會無聊。

「霜兒,我要出去辦一件事情,大概數到九萬,我就會回來了,好嗎?」陽頂天道。

「嗯,好的。」霜兒甜甜道。

不過接下來的畫面,確實將陽頂天有些驚呆了。

因為,霜兒接下來一邊數數,一邊自己給自己講故事。

兩個思維,完全獨立,互不干涉。

娜迦,真是逆天啊!

……

鐵爐炎城!

這座屬於神兵山莊的城市,今日顯得尤為瘋狂火熱。

因為七秀坊的公孫五娘大家,要在天水閣中進行公開表演。

七秀坊誰的武功最高,當然是公孫大娘。

七秀坊誰的容貌最美,當然是公孫三娘。

公孫三娘,曾經是整個天下最讓男人夢寐以求。最讓男人瘋狂的女子。

但是,公孫三娘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公開露面了,更別說表演了。聽說,已經嫁作人婦了,而且是小妾。

頓時,那個公孫三娘的男人。頓時成為天下男人的公敵。

公孫三娘,絕世尤物,天下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無數大豪,恨不得傾盡所有,換其一笑是。

天下九門二十七派,有多少俊傑,甚至是宗門少主,年近三十還不娶妻,就是虛位以待。瘋狂愛慕追逐公孫三娘。

你這個男人倒好,竟然讓公孫三娘做小妾,這完全是要讓男人們妒忌欲死埃,

總之,公孫三娘退隱,嫁人為妾之後,讓無數男人黯然神傷,傷心欲絕。

就在這個時候。七秀坊的公孫五娘出現了。

這個女人,擁有完全不亞於公孫三娘的身段。沒有那麼豐滿凹凸,但是卻更窈窕動人。

這個女人的面孔,永遠都帶著面紗,朦朧半透的面紗。只露出兩隻眼眸。

但僅僅兩隻眼眸,就已經勾魂攝魄。、

這是兩隻黑洞一般的眼眸,這是一雙比公孫三娘更加誘惑神秘的眼眸。

無人看得見她的具體長相。但是朦朧的輪廓中,已經是絕美。

但是更加致命的,是她流露出的神秘妖媚的氣質。充滿了誘惑,又充滿了危險,甚至還有一點點邪魅。

她彷彿有毒的花朵。又彷彿妖艷的火焰。

引得男人,瘋狂撲火!

……

這短短一個月,儘管雲霄城大戰,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但是,這也無法掩蓋公孫五娘的光芒。她先在東洲,聲名鵲起。

連陰陽宗的第一俊傑冷傲,都親自去捧場她的表演。

接下來是中州,玄天宗祝紅離,公開表示愛慕之意。

現在,公孫五娘終於來到了西北大陸,這個剛剛經歷一場驚天大戰的西北大陸。

她的首場表演,就在鐵爐炎城。

頓時,整個鐵爐炎城,徹底瘋狂!

無數人蜂擁而至,從東洲來,從中州來,甚至從天空魔城來。

無數的豪貴子弟,將天水閣擁擠得人山人海。

今天晚上,有兩個重量級的貴賓。

第一個,神兵山莊之主,仇萬劫。第二個,玄天宗三少,祝紅離!

……

此時,八千裡外,白雲城滅門的消息還沒有傳來。

無數人,正徹底陶醉在公孫五娘的表演之中。

公孫五娘,不跳舞,不舞劍。

只彈琴,吹簫!

沒錯,彈琴,吹簫!

這個世界有琴嗎?有,但是不傑出。因為這個世界的主流,永遠是武道,音樂只是點綴之物。

所以幾千年來,都沒有留下特別經典的曲譜。

至於簫,這個世界根就不存在。

在絕望之城秘境中,有一個女人口口聲聲說出去要禍害天下,要成為天下第一禍水,更直截了當地說,她要去做妓女,賣藝不賣身,看對眼了,直接獻身的妓女。

為了報答她的救命之恩,陽頂天曾經將地球上古琴,古箏,小提琴,洞簫等樂器,畫了草圖給她看,甚至還哼了幾個曲子。

陽頂天對音樂了解一般,能夠哼的,只有幾個非常非常喜歡的曲子。

然後,他沒有想到。

離開絕望之城秘境后的幾個月內,他畫的那幾件樂器,變成了真實。

他哼的那幾個曲譜,變成了真正美妙的音樂。

所以,陽頂天在第一時間,也知道了這個所謂的公孫五娘,就是離開絕望之城秘境的秦織!

秦織儘管擁有的只是低等邪靈能量,不能擁有不死之身。而趙穆那一劍,也沒有殺了她。

在聖光柱下,她很快痊癒了。等了二十幾天後,絕望之城自動打開,她就出來了。

而且,帶著厚厚的記憶出來的。

然後,秦織就變成了風靡天下的公孫五娘。

她果然實現了自己的理想。短短時間內,就已經讓整個天下的男人都為之瘋狂,已經再次撐起了七秀坊的大旗,相信不久之後,就會全面取代公孫三娘在天下男人心目中的地位。

因為她的表演,是獨舞一二的。是才華橫溢的。

從來沒有這樣的表演,從來沒有這樣許多動聽的曲子。

所以,她帶著地球經典的曲譜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完全是顛覆性的。瞬間,就摧毀了所有男人的防線。

一個女人,美麗成這樣,神秘成這樣,而且如此才華橫溢,能夠演奏如此天籟之聲。加上還滲透邪靈的魅惑能量。

天下哪個男人可以拒絕?

甚至在有些男人心目中,都覺得之前公孫三娘露乳溝的劍舞,有點低俗了。

於是,公孫五娘僅僅在三場混沌世界巡迴演奏會之後,就徹底引爆天下男人。

……

今天晚上,公孫五娘演奏了四首曲子。儘管在東洲,中洲已經演奏過了。但是,廣大西部人民沒有聽過埃

所以。瞬間如痴如醉,瘋狂成迷。

當然。地球經典曲譜雖然好聽,但是也未必人人都會陶醉其中。關鍵,在於盲從效應。

人家冷傲公子,人家祝紅離公子,都覺得是天籟之音。你覺得不陶醉,那肯定就是你低俗。你沒有鑒賞能力。而且,在場幾千上萬人,聽的就是一個氣氛。在萬眾矚目之下,在無數烘托之下,稍稍美麗的女子都成仙女了。更別說秦織身就是絕美妖媚。

於是,在自我陶醉下,在秦織的神秘妖媚氣質下,勾魂攝魄的眼眸下,邪靈能量的滲透下。

西北世界的演奏會,徹底轟動,徹底瘋狂!

在場的人山人海,無數人瘋狂呼喊公孫五娘的名字。無數人,甚至願意為她赴湯蹈火,傾盡所有。

尤其,今天公孫三娘,還出現了一種全新的演繹方式。

那就是邊彈邊唱。

真的是天籟之音,如同九天之外的神仙妙音一般,瞬間擊穿了所有人的心防。

讓在場很多人甚至忘記了武道是這個世界的主流文明,讓在場許多武者,甚至暫時忘記了武道,想要投入於音樂之中。

因為,這個世界實在太美妙了。

一直到秦織唱完之後,整個天水閣,還是徹底的寂靜。

真正的餘音繞梁,三日不絕。

哪怕已經結束了,美妙的天籟之聲,彷彿依舊在眾人耳中,心中回蕩。

最後,公孫五娘微微起身,才喚醒了眾多痴迷之人。

「我最後這首曲子,還沒有名字。希望眾多俊傑,能夠給它取一個。如果有哪個公子取的名字絕妙,擊穿我的心防,晚上我請他去我閨房一敘。」秦織淡淡道。

她的聲音,不脆,不嬌嫩。嬌柔中微微的沙啞,婉轉,充滿了磁性和誘惑。

她的話音落下,頓時無數人瘋狂了。然後,無數人絞盡腦汁,拼盡一切,也要做公孫大家的入幕之賓。

「混沌之夜1第一個開口的,是一名英俊倜儻的公子,此人正式瘋狂追逐公孫五娘的祝紅離。

「祝公子果然淵博,一下子就聽出曲子精髓。」公孫五娘淡淡道。

聽到心上人的誇獎,祝紅離頓時如同喝醉酒一般,興奮迷離。

有了祝紅離開頭,接下來無數的之夜紛紛出現。

什麼天水之夜,絕世之夜,甚至還有鐵爐炎城之夜。

最後,一聲淡淡而又充滿穿透性的聲音,響徹夜空。

「春江花月夜1

然後,整個天水閣徹底靜寂下來。

所有人聽到這個名字,雖然不太了解什麼意思,也不能具體感覺哪裡好。但總之就覺得非常好,和公孫大家的曲子完全是天作之合,不明覺厲,高端大氣上檔次,神秘深邃有內涵。

公孫五娘嬌軀一顫,然後朝人群中道:「這位公子,請跟我來1

祝紅離的目光,幾乎噴出火焰。

無數男人妒忌的目光,朝人群當中望去。

然後,所有人一聲驚呼。

哇,一個俊美如斯的美男子,甚至有種顛倒眾生的味道。

也只有這種男人。才配得上公孫大家吧。

頓時,無數男人自卑推開,連妒忌之心都不大敢起。

這個俊美如玉,氣質如雲的美男子,如同鶴立雞群,輕輕飄起。落在公孫五娘的身後。

一男一女,朝公孫五娘小閣走去。

今夜,這個美男子徹底名揚天下!

只有極少數的人認出,此人是曾經南海寧族那個神秘的少主,寧潸!

……

「陽頂天,你是來睡我的嗎?」到了閨房之後,秦織慵懶坐下,朝陽頂天嬌聲道:「如果是的話,麻煩你自己來脫我衣衫。我實在累的沒有力氣了。」

就如同陽頂天一眼就認出她是秦織一樣,她也一眼就認出了是陽頂天。

「我的破綻有那麼明顯嗎?」陽頂天道。

「破綻倒不明顯,但是你的味道,讓我刻骨銘心,就算換一百張臉,也無法改變,隔著半里路,我就能聞到。」秦織道。然後慵懶地微微向後躺去,讓自己的曲線更加妖嬈動人。道:「我已經風靡天下了,聽說所有男人,都想要睡名女人。女人名氣的加成,會讓男人無比瘋狂。今夜,你是來睡我的嗎?如果是的話,那真是便宜你了。我還是處女呢。」

陽頂天頓時無語,也不準備接她的話。反正和她拌嘴,陽頂天從來沒有贏過,從頭到尾不知道吃了多少虧。

「這就是你想要的日子嗎?」陽頂天問道。

「當然,這就是我的理想。我的人生……」秦織美眸熾熱道:「這還不算,有朝一日,我要徹底讓整個世界瘋狂。最好,因為我一個人,就引發一場戰爭,死幾百萬人。」

陽頂天更加無語,這個瘋女人。

「陽頂天,要不然這樣,今夜你睡了我。然後日後我被祝紅離搶走,被凌辱,然後你怒髮衝冠,發兵百萬,討伐中州,如何?」秦織道:「這樣,我就徹底壓過公孫三娘,甚至壓過東方冰凌了。」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的瘋言瘋語,對於一個瘋子女人,最好的態度就是不言不語,毫不理會。

見到陽頂天不搭理,秦織便索然無味,解開胸前的衣衫,輕輕扇動。

「你究竟找我什麼事情?睡又不睡,話有不說,沒有意思埃」秦織道,說罷她直接站起嬌軀,開始脫衣衫。

「你,你幹嘛?」陽頂天道。

「脫光沐浴啊,誰讓不解風情,還來耽誤我時間?」秦織道。

然後,就當著陽頂天的面,繼續脫衣衫。

陽頂天道:「好了,好了,我就是讓你來幫我演一場戲,刷刷我名氣的,讓人知道我在這裡。」

「哦1秦織道,然後猛地上前,狠狠朝陽頂天踢了一腳道:「王八蛋,老娘風靡天下了,你竟然還敢拿我做踏腳石?你知道我身價幾何嗎?」、

「好了,就演一場戲,你又不掉一塊肉。」陽頂天道。

「五個曲子,要不免談。我立刻大叫,陽頂天你給我滾出去。」秦織道。

「行,不過我是只是記得幾句啊,而且還是支離破碎,不見得正確的。」陽頂天道。

「好1然後,公孫五娘的閨房燭光熄滅。

頓時,無數男人,心碎一地。

……

一刻鐘后,陽頂天假冒的寧潸,趁著夜色飛快的離去。

半個時辰后,他直接出現在一艘晶石快船之上,前往中州方向。

在陽頂天緊緊離開半個時辰后。

武莫織就出現在秦織的閨房中。

然後,無線的妒忌,無限的憤怒,無限的沮喪,瞬間在秦織心中湧起。

然後,她的美眸望向武莫織,充滿了絕對的敵意。

因為,眼前這個女人,竟然比自己更加美麗,更加神秘,更加妖媚?

她的面孔,竟然比自己美麗那麼多。

關鍵是眼眸,竟然比自己還要魅惑。

關鍵是身材曲線,比自己還要魔鬼。

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的面孔絕美,曲線魔鬼?

秦織,恨不得上前,直接將武莫織粉身碎骨。

「我夫君呢?」武莫織上前,美眸顫抖,不安道。

「寧公子嗎?」秦織充滿恨過我之後,害怕家裡母老虎,早早跑了。」

武莫織心亂如麻,她來是惡魔一樣的女人,秦織在她面前耍狠,早就被她碎屍萬段了。

但此時,她完全心亂如麻,美眸含淚道:「他,他哪裡去了?難道,難道連見我一眼都不願意嗎?他難道現在,都還不肯原諒我嗎……」

然後,淚水滑落她絕美的臉蛋。

秦織不由得一愕,然後道:「他去海邊了,說要去中州。」

武莫織頓時一喜,躬身拜下道:「謝謝姐姐……」

然後,魔鬼曼妙的背影,飛快離去,只留下迷人的誘香。

秦織輕輕嘆息一聲,武莫織其實應該認識她的,至少能夠感覺到她身上的邪靈能量。但是心亂如麻之下,她完全沒有在意,可見對那個所謂的寧潸,有多麼在意。

……

一個時辰后。

一艘晶石渡船內,猛地衝進一個絕色尤物,美眸含淚,望著陽頂天泣聲道:「夫君,我終於見到你了。以後,誰也別想把我們分開1

然後,她芳香的嬌軀,直接朝陽頂天懷中撲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