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五零章:武莫織**!我就是東方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道:「夫君,還是不要了。萬一被別人看到我的樣子,說不定會給我們家帶來災禍的。」 「真乖。真懂事。」陽頂天輕輕吻了她一口,道:「所以,要委屈霜兒,躺在一個大玉盒子裡面了,對不起。」 「...

註:第二更7500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兩千五!

不過,竟然寫到了早上六點多。第一更,因為和老婆吵架,晚了半個小時。第二更,因為要哄老婆,又晚了兩個小時,我這是何苦來由啊!

兄弟們,拜求月票安慰啊!

……

陽頂天在趕赴中州之前,必須將整個西部世界,徹底清洗,使得有一個乾淨的大後方。

之前,陽頂天就定下了一統西部的四個步驟。

第一步,搞定天下會。

第二不,將邪魔道潛伏者,徹底連根拔起。

第三步,發布第二道滅殺令,將邪魔道在西部世界最大的力量基地白雲城,徹底連根拔起。

第四步,搞定秦萬仇!最好的情況,就是讓他和邪魔道決裂,徹底結束騎牆。

只有這樣,邪魔道在西部世界,才徹底沒有可乘之機。

而最後一步,毫無疑問,也是最難的一步。

秦萬仇,不管是野心,還是智慧,都是上上之眩

他根本不像宋逍那麼多變,那麼容易受到巨大打擊。秦萬仇的心,是很硬的。他的方陣就是騎牆,一旦他決定了,就很難改變。

所以之前陽頂天也說過,秦萬仇能夠爭取,就爭齲萬一不能爭取,那,那就只能動用武力。

而眼前這個傀儡戰魔,毫無疑問,也是陽頂天的一大助力。

因為陽頂天在傀儡戰魔的腦子裡面加入了億靈妖火的怨靈,所以使得傀儡戰魔發生了質的飛躍。目前,儘管只能聽從一些簡單的命令,但是相信隨著怨靈對戰魔腦子的進一步滲透,這個傀儡戰魔會有更大的驚喜出現。

……

陽頂天再次來到地穴深處,傲霜趴在玉室之內。彷彿還在陶醉剛才的故事之中。

見到陽頂天進來,她頓時無比驚喜地閃現到陽頂天面前,用蛇身纏住陽頂天身軀,嬌聲道:「夫君,我想過了。就算那個王子變成人魚后,在海底找不到人魚公主。但是人魚公主雖然嘴裡說已經不愛了。但是心裡肯定還是挂念那個王子。所以肯定又會悄悄地回到陸地上,看王子過得好不好。然後,發現王子沒有回到皇宮,也不在陸地上。就知道了王子肯定還在海里,然後她也會去找那個王子。最後,她們肯定在一起了。」

傲霜瞪大美眸,認真朝陽頂天道。

這幾個時辰,她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總之想盡辦法。也要讓那個人魚公主和王子在一起。

「嗯,霜兒真聰明,我怎麼沒有想到啊,害我白白擔心一常」陽頂天笑道。

接著,陽頂天望著傲霜道:「霜兒,我又要出去了,不過這次出去,我想帶著霜兒一起出去。好嗎?」

「好啊,好礙…」傲霜的眼睛都亮了。然後抱著陽頂天的臉,用力地親吻。

不過緊接著,她美眸黯淡,道:「夫君,還是不要了。萬一被別人看到我的樣子,說不定會給我們家帶來災禍的。」

「真乖。真懂事。」陽頂天輕輕吻了她一口,道:「所以,要委屈霜兒,躺在一個大玉盒子裡面了,對不起。」

「對埃我可以躺在玉盒子裡面,就和以前一樣埃」傲霜興奮道。

陽頂天本來還心中難過,覺得將她撞在大玉盒子裡面,會傷害她的尊嚴。但是沒有想到,傲霜非但沒有覺得難過,反而覺得非常好玩。

「不過,夫君去給我找一件衣服吧,我要把臉,把身子,把手臂,完全遮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我的身體,我的面孔,我只給夫君一個人看。」傲霜道。

陽頂天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小心道:「這是你以前的衣衫,可以嗎?」

陽頂天很擔心,傲霜會非常介意以前黑暗的日子。那個時候的她,無比的自卑,無比的惶恐。

「好啊,我以前的樣子,我都要忘記了。」傲霜歡喜道。

陽頂天又白白擔心了,傲霜對於以前的日子,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或者說,此時的娜迦傲霜,雖然繼承了之前的部分身體和記憶,但是性情和思想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了。

然後,陽頂天拿上之前的衣衫,給傲霜穿起來。

衣衫,非常合身,只不過稍稍有點緊繃了。

原本傲霜的身材曲線,就已經天下無匹。變成娜迦之後,臀部以上的曲線,就更加魔鬼火爆了。

這沒穿衣衫,已經誘人無限。

這穿上衣衫之後的曲線,更加讓人無法呼吸了。

然後,又給她戴上了一張紫色的面具,只露出兩隻眼眸。

之前,所有女人的眼睛,數武莫織最好看,最神秘,最勾人。

現在,便是娜迦傲霜的眼眸了!那種神秘和誘惑,瞬間就穿刺人的心房!她的美麗,就算將全身都遮擋起來,依舊勾人心魄。

傲霜也覺得自己很美,然後漂浮在空中,拚命對著不凍水池自己的倒影左看右顧!

……

半個時辰后,陽頂天率領眾人,再次出發。

只不過,這次陽頂天背後多了一個巨大的玉匣子。祝紅雪背後,同樣背著一個玉匣子。

東方涅滅,依舊穿著黑色的斗篷。

四個人,騎著魔鷲,朝著西邊雲霄城的方向,呼嘯而去。

僅僅半個時辰后,忽然從北邊,一隻魔鷲閃電一般南下,和陽頂天匯合。

一看,竟然是宋春華。

「春華,你天下會事務還沒有結束,為何匆匆趕來?」陽頂天問道。

「秦萬仇太過於強大了,萬一要動手,我能助一臂之力。」宋春華道:「而且,父親這次的轉變非常徹底,所以天下會的局勢,不用過於擔憂。」

「嗯。希望到時候,不用動手。」陽頂天道。

然後,繼續朝西邊飛去。

到了深淵邊境,陽頂天見到了在這裡等候的秦懷玉,還有一百名魔鷲武士。

頓時,一百多隻魔鷲。如同戰鬥機群一般,在幾千米的高空,朝著秦城呼嘯而去。

此時,天色又已經黑暗下來。

趁著夜色,陽頂天又再次,無聲無息飛到西北秦城上空!

……

幾個時辰后,陽頂天出現在秦萬仇的書房之中。當然,他是施展隱身玄技進入的。

隱身玄技,至少目前是無解的逆天bug。

此時。已經是半夜,秦城巨大的宮殿群,一片寂靜。

大殿後面的書房之中,兩個人,一盞燭火!

一個,是美麗得驚心動魄的武莫織。

另一個,是秦萬仇。

「秦宗主,少主給你開出的。是兩個條件1武莫織淡淡道:「第一,給你二等邪靈能量。和祝青主同等,而且給你噬魂玄氣。」

頓時,陽頂天內心猛地一顫。

秦萬仇,也面色劇變。

萬滅神殿少主厲冥的手筆,真可謂大到極點埃

「擁有了邪靈能量和噬魂玄氣,整個天下。你幾乎已經沒有敵手了。」武莫織淡淡道:「日後,你問鼎無靈子和無逅的半聖至尊,也未必不可能。」

秦萬仇頓時呼吸一促。

「第二,整個西部,全部給你。」武莫織道。

頓時。秦萬仇徹底色變。

整個西部?那就是雲霄城,加天下會,加神兵山莊,加日落山脈,加白雲城,加西南大陸埃

武莫織繼續道:「到時候,你的土地會比現在大三倍。你在天下的權勢,幾乎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那祝青主呢?」秦萬仇問道。

「祝青主?」武莫織道:「他得中州!否則,你以為他為何不擦手西北,而專營中州。他和少主已經徹底商議過了,整個中州,歸祝青主。」

「那東洲呢?」秦萬仇道。

「東洲?」武莫織道:「東洲當然歸厲冥少主和牡丹公主,等兩年半后,牡丹公主滅了陽頂天之後。他們兩人就成親,屆時整個東洲,歸她們二人1

「我需要做什麼?」秦萬仇道。

「殺掉陽頂天身邊那個神秘的大宗師級高手,廢掉陽頂天,滅掉雲霄城。」武莫織道:「甚至,雲霄城滅不滅都無所謂!只要完成前面兩件,我們就履行承諾。」

「否則呢?」秦萬仇道。

「西北秦城,死幾十萬,上百萬人。」武莫織淡淡道。

秦萬仇道:「有個問題,我想問一下。你們手中,大宗師級強者,不知道有幾個。為何要我出手,你們輕易出手,就可以殺掉陽頂天身邊的大宗師級高手,就可以毀掉陽頂天了。」

武莫織稍稍沉默,然後道:「第一,祝青主不能染指西部世界,這是早就約定好的事情。第二,魔后亡姬,公主牡丹,太子厲冥,這三人接下來所有的時間,都要用在復活魔王身上,分秒必爭。第三,歡樂宮,萬血宮之主,都是大宗師,少主不在,我們無權使喚他們。甚至,獨孤逍和陽頂天的關係不乾不淨,我們也只能坐視。」

接著,武莫織道:「我們手中,大宗師級強者,有近十個。但是,能讓我們使喚得動那一個,已經被陽頂天宰掉了。」

「明白了。」秦萬仇道。

「而且,我勸您下手要快,否則等到祝青主染指西部,就徹底晚了。」武莫織道:「您也知道,上次葉無城借陽頂天擁有邪惡物質一事,組建了天道盟調查團,就是祝青主染指西部世界。只不過陽頂天狡猾,祝青主沒有成功。但是,葉無城會源源不斷製造機會。一旦徹底給了祝青主機會,那,接下來就不是陽頂天和祝青主你死我活的鬥爭了,而是您和祝青主的鬥爭了。」

陽頂天內心驚呼,邪魔道之間的鬥爭,竟然也如此之複雜。

之前,他還奇怪,為何祝青主在西部世界,彷彿要插手。但是又彷彿有些顧忌。

原來如此,厲冥和祝青主的約定之中,祝青主只能掌控中州,不得查收西部世界。但是祝青主,一直千方百計,尋找機會。、

上次血池一事。天道盟的觀察團,是祝青主第一次插手西部世界。

現在,陽頂天屠盡白雲城滿門,就毫無疑問給了祝青主一個巨大的理由。到時候,他就算不插手西部世界,也不可能了。

武莫織道:「厲冥太子,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出現了。光憑著寧無鳴,已經無法制衡祝青主了。一旦祝青主找到足夠的理由插手西部世界,那他首先要對付的。絕對不是陽頂天,而是您。您可以理解嗎?」

秦萬仇點了點頭。

「我當然可以理解。」秦萬仇道:「在祝青主眼中,陽頂天和雲霄城,只是一塊肉,什麼時候吃都可以。而且一旦吃下,就意味著吞併了整個西部世界。但是,在吃下陽頂天這塊肉之前,他必須把搶食的對手先殺死。那個搶食的對手,就是我1

秦萬仇這麼一解釋。陽頂天也徹底清楚了。

為何,祝青主從來從來都不對雲霄城動手,也不對陽頂天動手。

原來,他真正關注的對手,是秦萬仇。陽頂天在祝青主眼裡,只不過是案板上的肉而已。

「那你南海寧族呢?」秦萬仇道。

武莫織無奈一笑道:「秦七七的大敗。我家寧少主的大敗,我寧族已經基本上沒有機會了。」

「不,我相信你們手中,一定會有籌碼。」秦萬仇道:「和我談判,就要講究誠意。」

武莫織想了片刻。道:「地裂城葵司,在我們手中。」

秦萬仇忽然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你們想要讓我對陽頂天下手。那秦萬仇,會立刻迫不及待將目光轉向西部世界,然後你們寧族,就可以拼盡全力取瀛洲大陸。」

武莫織一愕,然後笑道:「秦宗主,果然聰明。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們之間的合作,對嗎?」

「可是,我沒有必要現在就答應你們埃」秦萬仇道:「我知道,秦萬仇現在已經集結整個中州,打算對地裂城和雲天閣,進行毀滅性打擊,要掀開二百年來最大之戰爭。並且,在這場大戰中,要藉機將整個中州的異己者全部清洗,他要徹底一統中州。所以,等到他大戰開啟的時候,我在奪取整個西部世界,不是更好嗎。」

武莫織微微笑道:是啊,是更好了。只不過唯一的後果,是讓我寧族,一無所有了。而我寧族,是萬滅神殿少主唯一的嫡系。一旦我們一無所有,那我們也不會讓別人好過的。魔王問天,終有一日要復活的,魔后,太子,和公主,總有一日會再臨世間的。到時候,你西北秦城面對我們的敵意,是否能夠扛得住呢?」

頓時,秦萬仇陷入了沉默。

「我們寧族是打過整個西部世界的主意,但是我們已經徹底失敗了,那我們就會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最大利益,和我們結成盟友的機會,是很難得的。」武莫織淡淡道:「因為我們,是厲冥太子唯一的嫡系。」

秦萬仇陷入沉默,然後道:「這樣,我考慮一段時間,十日之內,給你答覆。」

「不,你不用給我們答覆。」武莫織道:「我們也不需要任何言語上的答覆,你答應我們的條件,直接對陽頂天對雲霄城出手就是了。屆時,我們看到的。甚至二等邪靈能量,你只要將陽頂天送上,我們就立刻給。至於噬魂玄氣,我們還沒有資格保存,只能日後讓厲冥太子給您。但我相信,只要您擁有了二等邪靈能量,就已經無懼祝青主了。」

說罷,武莫織起身道:「告辭。」

然後,她的聲音直接消失,轉眼之間,她勾人心魄的身影,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秦萬仇緩緩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輕輕揉搓自己的眉頭,陷入了掙扎和猶豫之中。

而陽頂天心中,這一陣陣發涼,可以說,邪魔道能給的東西,陽頂天一樣都給不了。

……

陽頂天並沒有當場直接出現,而是無聲無息,繼續隱身,離開書房,離開大殿。

兩個時辰后。陽頂天給秦萬仇,送來一封書信。

信的內容非常簡單。

有重要事情,請秦城主來離水莊園一敘!

落款,陽頂天!

秦萬仇只是稍稍做了一些猶豫,便前往離水莊園赴約。

對於陽頂天可能有的埋伏,他基本上是不放在眼裡的。

可以說。整個西北大陸,秦萬仇毫無敵手。哪怕陽頂天身邊的那個大宗師級出手,他也不懼。

……

祝青主趕到離水莊園的時候,天幾乎已經亮了。

陽頂天,就在湖邊盤坐,身邊放著一個巨大的玉匣子。

「有何事,說。」秦萬仇道:「我並不是很希望見到你。」

「是關於邪魔道可能在西北秦城發動的瘟疫攻擊。」陽頂天道:「我可以將邪魔道在西北秦城所有領地的潛伏者,一網打荊」

「你沒殺秦七七,秦七七投降了?」秦萬仇一下子就猜到了理由。

「對。」陽頂天道。

「怎麼可能?邪魔道的人。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投降。」秦萬仇道。

接著,秦萬仇笑道:「好了,不管秦七七是不是投降了,我都不關心。你要願意將這個名單給我,我會感激你。但是,我不會答應你任何東西。還有什麼事情?」

「第二件事情,我以隱宗之主的名義,建立了天道盟光明議會。邀請西北秦城加入。屆時,光明議會將暫時獨立於天道盟。不會服從天道盟總部的任何命令,和天道盟總部,擁有同等的級別和權力。」陽頂天道。

「你,你瘋了……」秦萬仇嘶聲道:「你,你瘋了!你這樣,會引來天道盟瘋狂的攻擊。會引來祝青主瘋狂攻擊的。」

接著,秦萬仇怒道:「你以為你是誰,你不是當年的虛無飄零,她當年就已經是半聖了。而你,現在連宗師都勉強不是。你這樣做。完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完全是自取滅亡。你好不容易打敗了秦七七和寧無鳴,就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祝青主和秦七七,是天壤之別。」

說罷,秦萬仇猛地轉身,道:「好了,我和一個愚蠢而又瘋狂的人是沒什麼好談的。你自己要死,別拉著別人下水。你做好思想準備,一旦你公開光明議會的日子,就是我討伐你的時刻。不要怪我,你這樣另立天道盟,逼迫我不得不站隊。」

陽頂天淡淡一笑道:「還有一件事情,北地天下會宋逍,已經退位,把天下會之主傳給了宋春華,把魔龍武魂,也傳給了宋春華。宋逍,作為太上會主,已經簽署協定,加入天道盟光明議會,並且在天下會,發動了大清洗,把所有邪魔道的潛伏者,殺得乾乾淨淨。」

秦萬仇一愕,面色一變。對於北地天下會的變故,他最近確實陸續有情報傳來,他知道天下會發生了劇變,發生了內亂。但是具體怎麼回事,真的還沒有得到最具體的情報。

因為,當時清洗天下會的時候,十幾萬大軍已經將霸城圍得水泄不通了。任何人,都不得出外。所以,情報自然也傳不出來。而無數的心鳥,剛剛飛出來,就已經被魔鷲軍團捕殺了。

秦萬仇的情報,還是距離霸城幾十裡外的一個間諜發現,然後想辦法傳出來的。可是,隔著幾十里,他只能看到天下會發生了內亂,不知道具體怎麼回事。

秦萬仇還以為,是邪魔道潛伏者支持宋明華髮生的叛亂,沒有想到竟然是陽頂天。

陽頂天竟然收服了恨他入骨的宋逍,這不得不讓秦萬仇感覺到無比意外。

收起內心的驚駭,秦萬仇冷笑道:「那又怎麼樣?區區一個愚蠢偏激的宋逍,我還沒有放在眼裡。真要對你雲霄城下手,我一個大宗師,加上西北秦城的近十個宗師,也就夠了。擒賊擒王,滅了你身邊那個大宗師級強者,再滅掉你,一切就結束了。」

陽頂天冷笑道:「您已經做好決定,要討伐我了?」

「我沒那麼說,我希望你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我敬佩你的正義,但是不要想著拉我下水,更別想冒犯到我。」秦萬仇道:「可是,一旦你公開宣布建立天道盟光明議會。我就別無選擇了。我不動手,祝青主就會動手。祝青主一動手,他就進入了西部,我的身邊就會多一隻大猛虎了,這是我無法忍受的。」

「難怪秦七七討伐我的時候,你不動聲色。原來是因為肉都爛在鍋里了。」陽頂天冷笑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忘記告訴你了。我以隱宗之主的名義,發布了天下第二道滅殺令。白雲城主葉無城,勾結邪魔道,罪無可恕,正式斬草除根,滅門絕戶。」

「哈哈哈……」秦萬仇頓時大笑道:「陽頂天,我能說你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嗎?你對葉無城下手。是唯恐雲霄城死得不夠快嗎?是唯恐祝青主不夠狠嗎?是嫌自己活得太舒服了嗎?你這個隱宗之主,狗屁都不是。區區宗師級,誰都可以碾死你。你之所以沒死,是因為大家都把你當成案板上的肉,先把競爭者殺死了,再來吃肉。你還真以為自己多麼厲害,多麼了不起啊?還隱宗之主,你什麼都不是。也就是宋逍那個蠢貨,會被你騙祝」

陽頂天淡淡道:「我已經去做了。昨天夜裡,我帶著八百魔鷲軍團,空襲了白雲城。當時,白雲城二十萬大軍,正在集結上軍艦,要前往中州。我扔下了十萬枚炮彈。把這二十幾萬大軍,殺得乾乾淨淨……」

「什麼……」秦萬仇身軀猛地顫慄,發出不敢置信的聲音。

「不僅僅如此,我還把葉氏全族,殺得乾乾淨淨。包括葉無城,包括祝玄凝。」陽頂天淡淡道:「你擔心祝青主會尋找機會插手西部世界,我已經給了他一個無比巨大的名義了。」

頓時,秦萬仇身體開始猛烈的顫抖,整個面孔,露出無比驚駭的神色,指著陽頂天顫抖道:「你,你,你這個愚蠢的東西,我殺了你……」

陽頂天道:「我覺得,祝青主插手西部后,肯定會先對你下手。畢竟,你才是他佔領西部世界真正的對手,我只是案板上的肉,什麼時候吃都可以。或許,他會把白雲城滅門一事,嫁禍在你的頭上,至少一部分嫁禍在你的頭上。所以,你和祝青主的鬥爭,好像已經無法避免了。」

秦萬仇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內心的寒意,一陣陣迸發而出。

「你,你是故意的?」秦萬仇道:「我,我現在就動手殺了你,我現在就把兇手交到祝青主面前,交到天道盟面前,他們就沒有理由插手西部世界。」

「你殺不了我。」陽頂天淡淡道:「就算你將我押到祝青主面前,他也不會放過你的。他要的是西部世界,又不是公道。你是他最大的阻礙,這點毫無改變。」

接著,陽頂天道:「秦城主,我也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你加入天道盟光明議會。第二個選擇,我們之間開打,我用盡全力,趕你下台,囚禁你。讓秦懷玉為秦城之主。」

秦萬仇一愕,然後哈哈大笑!

「陽頂天,你這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和蠢貨。對我下手,你以為你是誰啊?你以為身邊有個莫名其妙的大宗師,你就是我的對手了?哈哈哈……何等的愚蠢,何等的不知天高地厚……」秦萬仇捧腹大笑,目中的寒意,一陣陣凝聚。

「我是誰?我是西部第一高手,我是六星八等大宗師1秦萬仇厲聲道:「對我下手,你這是找死嗎?」

然後,秦萬仇緩緩舉起手掌。

「我看倒不見得……」忽然,空氣中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一道讓秦萬仇從靈魂深處顫慄的聲音。

然後,渾身籠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東方涅滅緩緩走出。

在外人面前,他從來沒有開口過,這次他第一次開口。

秦萬仇徹底震驚了,不敢置信指著東方涅滅,道:「你,你,你是……」

「沒錯,我就是東方涅滅……陰陽宗的東方涅滅……」東方涅滅走到面前,猛地掀開黑色的斗篷。

頓時,露出了東方涅滅的面孔!當然,這個東方涅滅的面孔,是陽頂天動了手腳,加上東方涅滅,活生生改變自己臉骨而形成的。

整個過程,足足維持了一個多月,每天改骨架一點點,最終冷青塵的面孔,變成了東方涅滅。

當然,秦萬仇是不看面孔的,他看的是一種能量的氣息,言語的氣質,還有特殊的精神氣常

尤其是精神氣場,人可以易容,但是精神氣場,卻無法改變。

沒錯,這就是東方涅米的精神氣場,秦萬仇太熟悉了。

十幾年前,他不知道多少次去拜會陰陽宗,不知道多少次感受到了東方涅滅高高在上的精神氣常

「您,您不是已經死了嗎?」秦萬仇嘶聲道。

「沒錯,但是我的弟子陽頂天,又將我復活了。」東方涅滅緩緩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