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四二章:宋逍跪伏效忠!天下會定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來。 見到血泊中的玲瓏,銀翹一呆,然後低聲冷道:「小狐狸精,你也有今天礙…」 「你說什麼?我殺你了……」宋逍暴怒吼道。 銀翹嚇得一顫,然後猛地一指宋夫人道:「大姐,你派你的貼身...

..co

註:第二更76oo字送上,今天兩更近一萬四,拜求月票!

……

「宋會主,你身邊是不是有個女人叫玲瓏?」陽頂天問道。

「對,她是我們的老四。」宋逍還沒有開口,宋夫人立刻道:「是老頭子娶的第三個小妾。」

「玲瓏怎麼了?」宋逍猛地站起,大聲道:「陽頂天,你把玲瓏怎麼了?」

頓時,他雙目猛地瞪大,朝陽頂天厲聲吼道。一說起玲瓏,他竟然忘記了之前的恐懼,變得如同保護母獸的公獸一般,看他緊張憤怒的神情,便可知道他對這第三個小妾有多麼的寵愛。

老夫少妻,說的就是這種。

「春華,去把玲瓏帶過來。」陽頂天道。

「是1宋春華道。

宋逍猛地暴起怒道:「陽頂天你敢?你敢動玲瓏一根毫毛,我就跟你們拼了。」

頓時,陽頂天望向宋逍的目光充滿了同情,道:「放心,只是呆她過來問幾個問題。」

「老頭子,玲瓏她……」宋夫人正要說玲瓏和宋明華通姦的事情。

陽頂天揮手阻止道:「宋夫人,不用說。」

然後,宋逍就陷入了極度的不安之中,在大殿之內不斷輾轉,陷入極度的焦躁之中。

很快,玲瓏就被帶過來了。

和陽頂天想象中的不一樣,這個邪魔道的潛伏者長得一點都不妖嬈,和寧堯兒一點都不一樣。

這個玲瓏,果然人如其名,嬌小玲瓏。

換算城地球的高度,大約勉強不到一米六。但是,身材卻玲瓏浮凸。整張臉蛋。只有巴掌大小,卻有兩隻大大的眼睛。

肌膚是雪白的,整張小臉顯得美麗而又嬌弱。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滿了純真和無辜。

嬌弱芊芊,純潔如水,彷彿就是形容這種女子的。她全身上下。都充滿了讓人保護的氣息,就如同時時刻刻充滿不安全感的小獸一般,任何人見到了都不忍心傷害的。

儘管嫁給宋逍已經很多年了,這個女子也有二十七八了,但看起來卻彷彿如同宋麗華的妹妹一般。

如此柔弱佳人,難怪宋逍寵愛若珍寶一般。

「宋郎,你怎麼了?」進來之後,見到宋逍蒼白的面孔,還有嘴角的鮮血。她立刻沖了上去,關切泣道:「你怎麼了?是誰打傷了你?」

頓時,宋逍的目光充滿了憐愛,溫柔地道:「放心,我不要緊。」

「怎麼會不要緊,你都流血了,到底是誰那麼狠心打傷了你?」玲瓏哭泣道。

一時間,宋逍的心都要化了。

宋夫人見到自己夫君和玲瓏恩愛的神情。頓時扭過身軀,不想再看。心中氣憤,頓時冷哼出聲。

玲瓏依依不捨地鬆開宋逍,來到宋夫人面前,恭敬行禮柔聲道:「玲瓏,拜見夫人。」

「哼,不敢當。」宋夫人道。

玲瓏嬌軀一顫。然後朝宋麗華行禮道:「奴婢玲瓏,拜見大姑娘。」

這個女人真是不簡單,按說她是長輩,卻以奴婢之禮拜見宋春華。

宋春華皺眉,反感地轉過身去。

玲瓏絕美的小臉更加充滿了不安。依舊恭敬有禮朝陽頂天拜下道:「奴婢,拜見諸位貴客。叫奴婢前來,可有什麼吩咐?」

這個女人,一直在示弱,示弱。看著她受到的委屈,宋逍忘記了恐懼,心痛地朝陽頂天怒視。

陽頂天是沒有功夫和她演戲的,淡淡道:「玲瓏夫人,叫你前來,只問你兩件事情。第一件,關於你是邪魔道潛伏者的事情。第二件事情,關於你和宋明華通姦,並且下毒毒害宋逍一事。」

這話一出,宋逍色變,瞬間血沖頭頂,雙目赤紅。

陽頂天緊緊盯著玲瓏,看著這個女人怎麼表演。

玲瓏彷彿瞬間被驚呆了,就彷彿地球人聽到外星球攻打地球一般。一時間,徹底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片刻后,她不敢置信,嘴裡不出聲音,嘶聲道:「我,我和宋明華通……通姦,我,我毒害宋郎……」

然後,她美眸一翻白,直接昏厥過去。

彷彿,這種事情她一聽都無法承受打擊,更別說她去做這種事情。

在場所有人,完全嘆為觀止。這樣的演技,陽頂天幾乎可以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雖然秦萬仇等人也算是演技派高手,但是純粹自然派的。而且徹底的表演派,眼前的玲瓏,真是到了極致,那種表現的張力,那種細微的表現力,真是無以倫比。

宋逍猛地上前,將玲瓏抱住,抬起頭泣聲道:「沒有想到我宋逍,虎落平陽,今日竟然遭受如此巨大恥辱,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然後,他猛地抬頭,雙目充滿血絲,朝幾人冷冷道:「陽頂天,宋春華你們出去吧。哪怕所有人都背叛我,我宋逍都戰鬥到底,我宋逍都絕不妥協。哪怕,橫屍當常宋春華,你真是了不起啊,和外人勾結一起,當眾弒父,真是了不起啊,哈哈……」

然後,宋逍凄涼大笑。

這玲瓏果然厲害,短短半刻鐘不到,就立刻激起宋逍所有的憤怒,所有的悲哀,所有的自尊,所有的戰鬥欲。

果然,女人才是男人最好的情緒催化劑。

面對她父親如此惡毒的言語,宋春華臉上沒有任何變化,望著宋逍淡淡道:「愚蠢至極,被一個女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瞬間,宋逍暴怒,朝宋春華道:「我就先動手殺了你,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女兒。」

「夫君。」宋夫人道:「你不信陽頂天城主的話,那我的話你總該相信吧?你我生活了三十幾年了,我的為人你應該非常清楚。陽頂天城主沒有撒謊,宋明華和玲瓏已經多次通姦,我的侍女楠楠有一次無意中現兩人的姦情,今天晚上已經被宋明華的妻子寧堯兒活活掐死了。」

「我不信。我不信,你這個老賤人信口胡言,你這個老賤人妒忌我寵愛玲瓏,信口胡言……」宋逍眼眶欲裂,嘶吼怒吼道。

儘管他表現得無比瘋狂,但是誰都知道。他的內心已經動搖了。

宋夫人道:「不信的話,你弄醒玲瓏,我和她對峙。」

宋逍輸入一股玄氣,玲瓏頓時幽幽醒來。

宋夫人望著她道:「玲瓏,三天前晚上,大約距離中夜還有半個時辰的時候。你和宋明華,在霸城第八層,西北角的荊棘林裡面做什麼?而且,因為宋明華猴急。還刮破了你的屁股。」

宋逍面色一變,很顯然對於玲瓏屁股上的傷痕,他是知道的。

玲瓏靜靜無語。

「你回答我的話啊?你的屁股上,為何有荊棘刺傷的痕,三天前的中夜,你去了哪裡?」宋夫人寒聲道。

玲瓏嬌軀一顫,害怕得瑟瑟抖,眼淚落下。然後楚楚可憐朝宋逍望去。

「說礙…」宋逍怒吼道。

玲瓏泣不成聲,從宋逍懷中站起。緩緩走向宋夫人,然後搖頭道:「奴婢,無話可說……」

「礙…」然後,她猛地一聲痛呼。

瞬間,無數的鮮血猛地從她嘴裡湧出。

她,她竟然嚼斷了自己的舌頭。她竟然自殺。

「瓏兒……」宋逍出心痛欲絕的吼叫,猛地衝過來,將玲瓏抱在懷中。

玲瓏滿嘴鮮血,張開嘴,顫衛傘N遙我沒有……」

但是,她舌頭咬斷,鮮血滿嘴,根本不出聲音,只能用嘴型來表述。

然後,她眼睛一閉,瞬間倒在宋逍臂膀之中。

「礙…」宋逍嘶吼,出野獸受傷一般的吼叫聲,緊緊將玲瓏抱在懷中。

就在此時,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女子的尖叫聲。

「夫君,請你給我做主啊,給我做主……」是宋逍的三夫人銀翹。

這個女人,論美貌還過玲瓏,但是為人刻薄強勢,所以沒有玲瓏那麼受寵愛。長久以來,她因為妒忌玲瓏,所以屢屢欺負玲瓏,而玲瓏表現得絲毫不敢聲張。但兩個人的關係,是非常惡劣的。

「名單。」陽頂天伸手。

宋春華遞過名單。

在這個密密麻麻的潛伏者名單中,不但有玲瓏,還有銀翹。

果然有意思,兩個人都是潛伏者,卻裝著水火不容的樣子。

然後,大殿的門猛地被撞開。

一個豐滿艷麗的女人揪著另外一個女孩的耳朵走了進來。

見到血泊中的玲瓏,銀翹一呆,然後低聲冷道:「小狐狸精,你也有今天礙…」

「你說什麼?我殺你了……」宋逍暴怒吼道。

銀翹嚇得一顫,然後猛地一指宋夫人道:「大姐,你派你的貼身侍女,往我的床下放荊棘,這是怎麼回事啊?」

宋夫人驚聲道:「我,我沒有1

「還敢說沒有?被我親自抓到的。」三夫人銀翹道:「這個小賤人,是不是你的貼身侍女小斑?」

銀翹揪住耳朵的那個女孩,面孔俏麗,只不過臉蛋上果然有一道黑色的斑痕,破壞了她的面孔,使得她原本美麗的面孔變得有些嚇人。

這個侍女,是宋夫人撿來的。當時看到這個女孩可憐,所以收為自己的貼身侍女。楠楠還不算是她的心腹侍女,這個小斑才是她的心腹侍女,就如同親生女兒一般。

然後,銀翹三夫人指著小斑,厲聲道:「說,是不是大夫人派你往我的床上放荊棘的?」

小斑望向宋夫人,然後拚命搖頭道:「不是夫人派我去的,是我自己去的,是我自己去的。」

「你還往誰的床上放了荊棘?」銀翹厲聲道。

「還有玲瓏夫人,還有二夫人,我都放了,我都放了……」小斑大聲哭道:「都是我一個人做的,都是我一個人做的,和大夫人無關,和大夫人無關……」

「你為什麼那麼做?」銀翹厲聲道。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斑大哭道,她彷彿寧死都不願意供出宋夫人,但每一句都指向了宋夫人。

頓時,宋逍目光變得無比冰冷,抱著玲瓏緩緩站起,目中充滿了決絕。朝宋夫人走去,冷冷道:「你,為什麼要陷害玲瓏?陷害你的這些妹妹?」

銀翹冷笑道:「夫君,你好好扒開你大夫人的褲子看看,看她的屁股上有沒有荊棘傷痕?我可以看到,三天前,她先從荊棘林裡面出來,半個時辰后,鹿罕也從裡面出來了。」

「我沒有……」宋夫人尖聲道。她完全驚呆了,怎麼會變成這樣。

宋逍冷道:「那你屁股上有沒有荊棘傷痕呢?」

「我當然沒有。」宋夫人道。

「證明給我看。」宋逍冷道。

「父親……」宋春華厲聲阻止。

「滾,老賤人生的小賤人,我宋逍沒有你這樣的女兒……」宋逍厲聲吼道。

「我沒有……」宋夫人大哭道,然後不管這裡還有別的男人,猛地扒下自己的褲子。

陽頂天、祝紅雪和秦懷玉,猛地轉身。

宋夫人扒下褲子后,豐滿雪白的臀上。果然有一道清晰荊棘划傷的傷痕。不僅如此,還有一個明顯的牙櫻彷彿是被男人咬出的。

宋夫人完全驚呆了,如同被雷劈了一般。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她屁股上為何會有荊棘傷痕?她的屁股上,為何會有牙印?

怎麼會這樣?她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望著自己原配屁股上的傷痕和牙印,宋逍目中的殺氣漸漸凝聚,緩緩道:「夫人,你真是厲害埃自己和鹿罕通姦。害怕事情暴露。就派自己的侍女往你的妹妹們床上放荊棘,讓她們每個人都屁股帶傷,最後,竟然還嫁禍給玲瓏,嫁禍她和宋明華通姦。好厲害的手段埃既洗清了自己,又害死了對手。好狠毒的心腸啊,可憐我的玲瓏,純潔善良,有苦難言,活生生被你逼死,竟然以死來洗刷自己的清白……」

頓時,宋逍泣不成聲。

「我的玲瓏,我的寶貝,你,你怎麼那麼傻礙…」然後,宋逍抱著玲瓏拚命大哭。

哭了足足半刻鐘后,宋逍漸漸安靜下來,沒有望向陽頂天,聲音卻充滿了決絕道:「陽頂天,你們出去吧。等著開戰,我宋逍,戰鬥到底,哪怕一死。夫人,你留下,我要清理門戶1

頓時,在場眾人呆了。

宋逍轉過身來,淡淡道:「陽頂天,你難道沒有聽見嗎?你們出去啊,等著開戰。我現在,要清理門戶了。你要插手的話,那我們現在就不死不休吧1

宋春華,祝紅雪,甚至秦懷玉這樣老奸巨猾的人,都徹底驚呆了。

明明鐵證如山的局面,竟然活生生被玲瓏逆轉了。

這些邪魔道的潛伏者,真是驚人埃在失去了南海寧族的靠山後,竟然憑藉三個女人的計謀,進行苦肉計,連環計,活生生將局面逆轉。徹底激怒宋逍,和陽頂天不死不休。

這個玲瓏,真的不知道是女毒蛇,還是女諸葛埃

陽頂天又翻看名單,果然有找到了另外一個潛伏者的名字,小斑

然後,宋逍不管陽頂天幾人在場,拔出寶劍,緩緩朝宋夫人走去,竟然當面要清理門戶,斬殺宋夫人。

而宋夫人,完全呆立在場,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三個女人一台戲,玲瓏,銀翹,小斑這三個邪魔道潛伏者,區區三個弱女子,竟然將宋逍,完全玩弄於鼓掌之中。在計謀上,徹底戰勝了陽頂天等四人。

宋春華上前,將宋夫人的褲管穿起。

而宋逍仗劍,依舊朝宋夫人走去。

「啪啪啪啪……」陽頂天開始鼓掌。

「了不起,了不起1陽頂天道:「玲瓏,銀翹,小斑或者叫瓏覺,三個邪魔道的潛伏者,果然了得啊?真是讓我嘆為觀止。」

宋逍腳步一頓,卻繼續朝宋夫人走去。

銀翹驚訝道:「什麼意思?什麼邪魔道潛伏者,我聽不懂啊!還有,你是誰啊,這是我天下會的大殿。你們給我滾出去。」

這個銀翹演技也不錯啊,時時刻刻不忘記演自己潑辣刻薄的本色。

陽頂天來到小斑面前,淡淡道:「瓏覺,儘管你是邪魔道潛伏者,是玲瓏的妹妹。可是,宋夫人這些年來對待你。如同親生女兒一般,你卻還要這樣害她,你的良心呢?」

小斑臉蛋一顫,眼眸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然後大哭道:「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不幹大夫人的事情,一切都是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陽頂天嘆為觀止,這三位的演技。真是毫無破綻埃

「陽頂天,你就不要再演戲了,滾出去,等待開戰吧。」宋逍道。

「貪婪,膽怯,色厲內荏,虛榮,愚蠢。」陽頂天淡淡道:「諸位。這就是天下會之主的面孔了。宋明華果然和你一脈相承啊,區區一代雄主。被三個女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真是天下罕見了。」

「我殺了你……」宋逍暴怒,猛地轉身,傾盡全力,猛地朝陽頂天刺來。

陽頂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字一句道:「天怒地怒,混沌覆滅!邪靈天堂,何必少我?」

他用一種非常特殊的語調,非常特殊的文字,將這段話念出。

頓時間。銀翹和小斑身軀一顫。

甚至,本已經死去的玲瓏,也嬌軀一顫。

然後,銀翹和小斑二人,直接來到陽頂天面前跪下。

甚至,玲瓏也掙扎從宋逍的身體上下來,走到陽頂天面前跪下。

這段話是什麼?是激活邪魔道潛伏者的口令。任何潛伏者聽到這個口令,必須服從他的任何命令。

這個口令,連秦七七都不知道,當時她懂得邪魔道的相關文字。所以教給了陽頂天。而陽頂天懂得了這些文字后,立刻想起寧寧的空間指環裡面,有相關文字的一段文字,其中就包括這十六個字的激活口令。

所以此時,陽頂天就用這特殊的邪魔道文字,念出了這段口令。

結果,連陽頂天都有些嚇到了。這三個邪魔道的潛伏者,明明知道自己的是敵人,竟然停止一切陰謀,直接跪在面前。

「潛伏者銀翹,拜見尊者1

「潛伏者瓏覺,拜見尊者1

玲瓏不出聲音,也用沾血的手,在地上寫上:「潛伏者玲瓏,拜見尊者1

然後,三個女人徹底跪伏在陽頂天面前。

這個畫面,直讓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

包括宋逍,直接驚呆了,完全不敢置信望著一切。

陽頂天淡淡道:「銀翹,你把一切事情,說出來。」

「是,尊使。」銀翹道:「宋明華夫人寧堯兒,來自南海寧族,儘管與我們沒有統屬關係。但是,因為她的級別比我們高,所以可以命令我們做相關事情。所以,玲瓏就去勾引宋明華,目的是將通姦把柄握在手中,逼迫宋明華關鍵時候妥協。」

「你們想要通過宋明華達到什麼目的?」陽頂天道。

「寧堯兒命令玲瓏給宋逍下毒,大約堅持下毒幾個月後,宋逍就會神志不清,徹底成為傀儡。宋明華就會成為天下會的主人。屆時,我們就會得到魔龍軍團的根本,就是魔龍妖獸的誕生,培育,寧族會用一種魔血,催化這些魔龍坐騎。我們會用最短時間,打造出一支上萬的魔龍軍團。」銀翹道。

「那宋夫人的事情,是怎麼回事?」陽頂天道。

「當日,玲瓏和宋明華通姦被無疑現,而且屁股被划傷。所以,玲瓏就想出了這個瞞天過海,嫁禍於人的計策,不但洗清自己,而且污衊宋夫人,最重要的是激怒宋逍,讓他和你們翻臉廝殺,兩敗俱傷。」銀翹道。

「那你們呢?」陽頂天道。

「我們,沒有打算活著。」銀翹道:「我們只是棋子,只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陽頂天道:「你們知道我是誰?」

「雲霄城主,隱宗之主。」銀翹道。

「既然你們知道我的身份,為何還要服從我的一切命令?」陽頂天道。

銀翹陷入了掙扎,道:「因為,只要說出激活口令者,就是我們的最高尊者。我們必須服從他的任何命令,不管他表面的身份是什麼。而且,我也不敢保證,您是不是萬滅神殿在天道盟的最高潛伏者,所以我只能服從您的任何命令。我們只聽口令,不看對象1

陽頂天真的徹底驚呆了。

萬滅神殿的組織能力。真是無比驚人的。不是因為西門寧寧,不是因為陽頂天無意中現的這口令。他們的這種組織方式,是毫無破綻的。

「你們上一個激活者,是誰?」陽爾的激活命令應該是憐我世人,何正何邪,天上地下,何必有我?」

沒錯,每個階段的口令,都是不一樣的。

「一個叫宴蹁躚的人。」銀翹道。

果然是他。萬滅神殿少主。

「好了,暫時沒有問題了。」陽頂天道。

「是1三個女人跪伏而下道。

陽頂天朝宋逍望去,道:「如何?宋會主1

宋逍此時,已經徹底獃滯了,如同蒼老了十歲了一般,他的整個精神,徹底崩潰了。

「宋會主,現在你必須做出選擇了。」陽頂天淡淡道。

宋逍獃獃地望了陽頂天一眼。

「嗆……」他的寶劍直接滑落在地。然後頹然跪下。

他高大的身軀,直接跪在陽頂天面前。喃喃道:「我有罪,我有罪,我願意服從任何處置,我有罪……」

頓時,陽頂天眼角一酸,扭過身去。

宋春華等人。全部扭過臉去,都覺得心中一陣陣酸澀。

沒錯,望著一代雄主就這樣崩潰跪在面前,陽頂天心中沒有一點點快感,而是覺得無比的苦澀。

「夫人。您把宋師叔扶起來。」陽頂天柔聲道。

宋夫人上前,將自己的丈夫扶起來。

陽頂天撩開袍子,單膝朝宋逍夫妻跪下,道:「宋師叔,非我太甚,實在迫不得已。對兩位長輩的冒犯之處,敬請諒解。」

陽頂天跪下,頓時宋春華,秦懷玉,祝紅雪全部跪下。

這四個人的下跪,彷彿讓宋逍的眼神微微一顫,然後崩潰的情緒,彷彿稍稍有了一絲生機。

「唉……」宋逍長長一陣嘆息,道:「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1

頓時,渾濁的淚水,從他眼角猛地滑落。

宋夫人見到要強的丈夫如此,頓時心痛地擦拭他眼角的淚水。

頓時,宋逍的所有痛苦釋放出來,抱著夫人痛苦大哭。

宋夫人難過地抱著宋逍,溫柔哭道:「夫君,現在回頭還不算晚,還不算晚。只要你能醒悟,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頂天立地的英雄,你永遠都是頂天立地的英雄1

此時,魔龍軍團第一統領靠近大殿,道:「宗主,一切就緒,天下會大部分軍隊,已經徹底搞定。所有名單上的人,已經全部控制,所有反對者,已經全部監控。會議隨時可以開啟,只要您一聲令下,半刻鐘內,可以將所有反對者,全部殺盡1

陽頂天道:「打開大門,讓天下會長老會所有成員,所有諸侯,全部前往大殿,進行表決站隊大會。」

「是1第一統領道。

「所有軍隊,準備就緒,帶我令箭傳出,立刻動刀殺人。」陽頂天道。

「是1然後,第一統領離去。

片刻后,霸城第九層的大門,緩緩打開。

天下會幾十名長老會成員,還有幾十名諸侯,走入。

宋春華上前,指著地上跪著的三個邪魔道潛伏者,道:「宗主,那她們呢?怎麼辦?」

陽頂天走到玲瓏的面前,柔聲道:「你們,抬起頭來。」

頓時,三個潛伏者女子都抬起頭來。

三張面孔,不一樣的美麗,卻一樣的忠誠,銘刻到生命深處的忠誠。

「你們,非常勇敢,你們非常美麗1陽頂天緩緩道:「你們是無辜者,但你們又是犧牲者。」

「你們是偉大的奉獻者,你們是高尚的忠誠者1

「這個世界,以後不會忘記你們的奉獻!包括我,也不會忘記你們今日的奉獻1

「但是此刻,為了混沌大6,為了天下事業。我命令你們,自盡1

頓時,三個女孩磕頭下去。

「是1三個女孩道:「僅存尊者之命1

「生有何歡,死有何懼?」

「噗刺1

「噗刺1

「噗刺1

三個美麗嬌弱的潛伏者,拔出特殊的黑色匕,猛刺刺入心臟。

頓時,鮮血飆射而出。

三具屍體,倒地死亡!

陽頂天面孔一顫,眼角淚水緩緩滑落,緩緩道:「憐我世人,苦難何多1

此時,大殿大門打開。

天下會所有長老,天下會領地諸侯,全部進入。

「轟隆顱…」

所有魔龍軍團,包括預備魔龍軍團,如同閃電一般從遠處賓士而來,飛快包圍霸城。

八百魔鷲軍團,閃電一般,飛臨天霸城上空。

近十萬天下會大軍,傾巢而出,如同潮水一般包圍天下會霸城。

無數黑色的武士,飛快穿梭進巴城的每一個房屋。無數的軍隊,沖入任何一棟房屋,逮捕名單上的每一個人。

天下會大殿的決策大會,正式召開。

不過,所謂的大會,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

天下會之事,已成定局!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