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三六章:傲霜的吻!治癒春華!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開始一陣陣抽搐,身上的汗毛,一根根豎起,到後來,連腳指頭都勾起來,小腿肚開始一陣陣抽搐。 很明顯,這深海玄毒的副作用,不但對陽頂天有效,對宋春華也有效。因為,宋春華體內,也有娜迦玄脈的能量。<...

這個偏僻的山谷內,除了寶寶之外,再也沒有任何雄性了。當然,陽頂天也經常出沒在山谷內,但是獨孤傲霜的閨房,他基本上是不會進來了。

但是誰想到,此時他竟然忽然就闖進來了。

然後,傲霜正在給寶寶餵奶。當然,她是沒有奶水的,寶寶只是含著過過癮而已。

獨孤傲霜,全盛上下到處都是鱗片,當然也包括了酥胸。所以見到陽頂天進來,她先驚呼一聲后,然後並沒有第一時間用衣衫遮擋,而是焦急解釋道:「是寶寶硬要吃的,奶娘給他吃也不行,焰焰夫人也不行,一直哭個不停,只有吃我的才不哭,我,我沒有辦法……」

獨孤傲霜對自己的身體是極度自卑的,覺得讓寶寶吃自己的奶完全是罪大惡極的,所以乍然間被陽頂天看到了,頓時焦急害怕得要哭出來。

不過寶寶作為罪魁禍首,彷彿沒有任何感覺,見到爸爸進來之後,小嘴終於鬆開,朝陽頂天裂開小嘴一笑,露出了幾顆雪白的小乳牙。

陽頂天忍不住朝傲霜的酥胸望去一眼,頂端部位倒是和正常女子無異,反而更加嬌嫩粉紅。

「械蛋,爸爸抱一下。」陽頂天伸出手道。

寶寶如同小鳥一般張開雙臂,陽頂天一把抱過來。

這個械蛋,足足有好幾個媽媽在照顧,養得白白胖胖,沉甸甸的。

「來,親爸爸一口。」陽頂天道。

小寶寶嘟起濕漉漉的小嘴,在陽頂天臉上波了一下,給陽頂天臉上留下一堆口水。

「來,讓爸爸親一口。」陽頂天又道。

小寶寶將粉嫩的小臉湊過來。

陽頂天狠狠親了一口,小寶寶便誇張地嘎嘎大笑。

陽頂天抱著寶寶玩了一會兒,然後焰焰走了進來,伸出手道:「來寶寶,來媽媽這裡。」

然後。寶寶非常沒有良心地扔開陽頂天,朝焰焰伸開雙臂。

焰焰將寶寶抱過去,湊上臉蛋道:「寶寶,親媽媽一口。」

這幾乎是山谷內所有人最愛的一個遊戲了。寶寶也樂此不疲。

焰焰和寶寶一邊親昵,一邊走了出去。屋子裡面,只留下陽頂天和獨孤傲霜。

……

獨孤傲霜,彷彿犯了一個大錯誤一般,不安地站在陽頂天面前。

「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獨孤傲霜道。

「不敢什麼?」陽頂天道。

「不該讓寶寶吃我的……」傲霜羞愧欲死道。

「你也是寶寶的媽媽,不吃你的,吃誰的?」陽頂天笑道:「還有,在寶寶面前,你是最大的。明白?你對寶寶,才是最重要的人,我都比不上你,明白嗎?」

「真的?」傲霜道。

「真的。」陽頂天道:「我早就說過了,你就是寶寶的第一媽媽。」

「嗯。」傲霜用力點頭。美眸閃過幸福的光芒。

「傲霜,你把面紗解下來。」陽頂天道。

傲霜一愕,然後美眸露出痛苦的目光,動作沉重地將面紗解了下來。

解下面紗,露出充滿鱗片的面孔的一剎那,傲霜立刻就將頭垂下去,整個人彷彿要縮進地裡面一般。瞬間無限自卑的情緒,湧現出來。

她真的不想讓自己的鱗片面孔和肌膚哪怕一寸暴露在空氣中,在任何時候,她都要將全身的鱗片隱藏起來。

陽頂天上前,輕輕擰著她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

瞬間。淚水從她的美眸,猛地滑落。然後,她整個人都開始不安,開始顫抖。

「傲霜,站在我個人自私的角度上。我真是恨不得你的鱗片永遠不要褪去,這多性感,多異樣的魅惑埃」陽頂天笑道。

頓時,傲霜美眸一顫,道:「你,你不要這樣消遣我。」

「我哪裡消遣你了。」陽頂天笑道:「我的審美觀點,大部分和別人是一樣的,但是有小部分,非常重口。」

這話,頓時讓獨孤傲霜更加不知所措。

「霜兒,有一件事情,要你幫忙。」陽頂天道。

「什麼事情?」傲霜抬頭道:「只要我能做到。」

她顯得很激動,她一直覺得自己沒有用,所以只要幫上陽頂天一點點忙,她都很激動。

「這件事情,對雲霄城非常重要。」陽東是對於來說,有兩種後果。第一種後果,你可能會死,而且死得很慘。」

「會死?」傲霜美眸一顫道:「我,我不怕死,但是我捨不得寶寶。」

「我知道。」陽囤二種後果,你,你全身的鱗片可能會全部褪去。」

「真的?」傲霜身軀猛地顫抖,尖聲道。

瞬間,她美眸釋放出來的光芒,讓陽頂天都嚇了一跳。

尋常人類,真的是很難釋放出如此亮碩刺人的光芒。傲霜手無縛雞之力,但是這到目光,真的彷彿千年妖獸猛地釋放出來的目光一般。

「嗯。」陽侗然,你可能會變成一個正常完整的女人,到那個時候你有多麼美麗,相信你自己也知道,但是你肯定比獨孤鳳舞要美。不過還有一種可能性,你連人的形狀都會失去。」

傲霜一顫,道:「那,那會變成什麼?」

「我,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也沒有見過。」陽頂天道。

傲霜眸中,頓時出現各種幻想,然後充滿了恐懼的神色。

陽侗然,一切由你自己決定,我尊重你的任何選擇。不過,我想讓你在一個時辰內,做出選擇好嗎?因為,時間非常緊迫了。」

傲霜猛地一咬牙,道:「不用了,我願意去做。」

緊接著,傲霜勇敢地抬頭道:「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而且,就算我死了,也有人會想念我是嗎?寶寶有那麼多人疼,就算我死了。他也會幸福的。」

此時,獨孤傲霜彷彿把所有的勇敢都釋放出來的,目光是烈火一般的灼人。

陽頂天甚至有種不敢直視這種目光,傲霜的眼睛。實在很驚人,那種光芒,真的很灼人。

「只怕今天過後,你會根本看不上我這樣的小人物了,你說不定都成為半神之族了。」陽頂天笑道。

「你瞎說。」傲霜大聲道。

緊接著,她狠狠咬牙道:「在我去做這件事情之前,我能求您一件事情嗎?」

「說。」陽頂天道。

「你,你吻我一口,那樣就算我死了,也能嘗到那種滋味。」傲霜道。此時連噴出的口氣,都是火熱的了。

陽頂天沉吟。

陽頂天的態度,瞬間將她所有的勇敢擊潰得無影無蹤,她美眸瞬間散亂,道:「對。對不起,我,我不該這樣的……」

然後,她直接就要跑了出去,完全沒有再和陽頂天面對的勇氣。

陽頂天一把拉住她的手,裝著扭捏道:「吻一口?我當然想,但是……但是我還有一個要求。不知道能不能說。」

傲霜一呆道:「你,你說。」

「你的鱗片說不定就要完全消失了,你的身材那麼那麼好,真的和美女蛇一樣。我,我想摸你帶鱗片的屁股很久了,以後鱗片消失。就摸不到了,你,你的屁股能不能讓我摸一下……」陽頂天道。

陽頂天半真半假的耍流氓,頓時讓傲霜幾乎要鑽進地裡面去,但是內心的那種傷害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整個身體猛地發熱,如同被電擊一般,微微顫抖著,不能動彈。

然後,陽頂天非常嚴肅,溫柔地在她的小嘴上輕輕吻了一口。

手掌伸進她裙子之內,輕輕摸了一把。當然,不是猥瑣地,而是輕輕,溫柔的一下。

畢竟,他不是真的要刷流氓,而是要讓傲霜散去心中的陰霾。

但就算如此,傲霜的身體,瞬間一震顫慄,癱在陽頂天身上。

……

陽頂天扛著一隻大玉匣子,裡面躺著人事不省的宋春華,然後牽著垂首羞怯的獨孤傲霜,進入了血池禁區。

獨孤傲霜,到現在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迷迷糊糊,輕飄飄的,根本不知道去哪裡,也不知道身邊是什麼。

「霜兒,你在這邊先等一會兒,我先去救治宋春華。」陽頂天道。

「嗯。」獨孤傲霜點頭道。

陽頂天扛著大玉匣子,小心翼翼飛到血池的上空。

此時,整個血池依舊涇渭分明。一般是晶瑩透明的漿液,一般是綠油油的深海玄毒。

當然,短短几個時辰過去,那一半深海玄毒已經朝著雲霄城的方向蔓延了兩成了。按照這個速度,真的不需要一個月,雲霄城牆就要被腐蝕塌陷,雲霄城就要成為死地了。

打開玉匣,露出裡面宋春華晶瑩剔透,凹凸起伏的軀體。

陽頂天伸手,輕輕將一點點的深海玄毒綠霧吸過來,漂浮在自己的手心。

當然,直接將深海玄毒注入宋春華體內,陽頂天是絕對不敢那麼做的。如果春華真的承受不住被毒死,那陽頂天真是百死莫辭了。

儘管,就算宋春華不能救過來,沒有人會責怪陽頂天。但是,陽頂天也不能責怪自己。

一個如此高尚,美麗的生命如果逝去,那無異於在陽頂天的心臟狠狠挖去一塊。

他先將這點深海玄毒吸入到體內,吸入玄脈之中。

當然,這還是有一點點風險的。儘管,陽頂天身體漂浮在深海玄毒霧氣中不會中毒,但是誰也不能保證深海玄毒進入玄脈,會不會中毒。只不過,這點風險完全不在陽頂天考慮之內。

「嗖……哇……」

在吸入的瞬間,陽頂天身軀幾乎猛地一顫。

那種強烈的感覺,真的比剛才漂浮在玄毒霧氣中強烈十倍,讓陽頂天幾乎瞬間意志消散,要完全沉醉其中。

這玩意,真的比海洛因可怕多了。

陽頂天幾乎是湧進所有意志,推動玄毒在體內流轉,進入自己的氣海,然後再滲透出來。

整個玄毒,流轉陽頂天全身之後。再從右邊手掌飄逸而出。

此時,綠油油的顏色已經幾乎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幾乎透明的白色霧氣,輕輕跳動。

這。應該算是被陽頂天用身體用玄脈清洗過的深海玄毒吧。

這果然是無數的生命體,在陽頂天掌心中,拚命地跳躍。被凈化過後,竟然顯得純潔而又美麗,讓誰也不敢想象,這竟然是極度可怕的深海玄毒。

當然,或許有人說,陽頂天既然不怕這深海玄毒,索性就讓他一個人將剩下的血池吞噬完吧。

黑暗玄火,才勉強吞噬了一半。

以陽頂天的身板和修為。這麼多深海玄毒,起碼吞噬一百年吧。

望著被凈化過的深海玄毒,陽頂天依舊陷入猶豫和掙扎。

這,應該還是有毒的吧,一旦進入宋春華體內。一旦失敗的話,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而失敗概率有多高?陽頂天幾乎是不敢去做這個設想的。

就如同復活師傅那樣,完全沒有任何理論支撐,也沒有前例可循,完全是根據陽頂天瘋狂幻想之下的理論。

深海玄毒能不能支玄脈氣海之傷,完全只是陽頂天的瘋狂構想而已。

如果陽頂天的構想是錯誤的,那。那……

不過,此時陽頂天已經別無選擇了。

「春華,我們,一起冒險……」陽頂天道,然後猛地一咬牙,直接將這凈化過的透明深海玄毒。猛地逼入宋春華的下腹。

幾乎是瞬間,宋春華的身體,便有了變化。

而這種變化,幾乎讓陽頂天魂飛魄散。

因為,宋春華的身體。幾乎是快速變成了綠色。

綠色,一開始出現在宋春華的下腹氣海部位,然後飛快地蔓延,幾乎是瞬間遍布全身。

完全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陽頂天沒有任何阻擋的可能性,甚至沒有任何思想準備。

這,這和深海玄毒中毒的情形,真的一模一樣。

瞬間,宋春華變成了綠美人,連頭髮,嘴唇,全部都變成綠色。

陽頂天頭皮猛地發麻,心臟瞬間糾起,一瞬間甚至感覺無法呼吸。

但是,這種綠色來得快,去得也快,

接下來,這些綠色快速地消失。哦,或者說不是消失,而是凝聚在某一處。

先是凝聚在下腹氣海部位,這些綠色瘋狂湧向氣海碎裂的傷痕。

然後,如同魔術表演一般,將這些傷痕,快速地抹去。瞬間下腹氣海部位,變得光滑如鏡,那些傷痕消失得無影無蹤。

頓時,陽頂天陷入狂喜。

果然可以,果然成功了。

陽頂天的瘋狂冒險,再次成功了。事實證明,陽頂天的冒險,是有著足夠的理論支撐的。

深海玄毒,果然可以治療娜迦玄脈的傷痕。而陽頂天先用自己的身體凈化深海玄毒,也是正確的。

只不過,這種治癒效果很快就停止了,宋春華下腹氣海的傷痕,大概治癒了三分之一。

這當然是因為深海玄毒的能量用盡了。

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了。

陽頂天不斷地吸取深海玄毒,然後用自己的身體和氣海進行凈化,然後將凈化后的深海玄毒,注入到宋春華的體內。

然後,完全就如同表演魔術一般。

宋春華氣海和玄脈的無數傷痕,瞬間一片一片被抹去,一邊一邊地消失,一片一片地恢復如初。

當然,對於陽頂天來說,可真是無比舒爽的煎熬了。

因為每一次吸入深海玄毒,那種酸爽,完全不能形容。

陽頂天幾乎要嗨得飛起來,幾乎都翻白眼了。每一次,都要用最最強大的意志,才能壓制下去,才能記住自己是在給宋春華療傷,不是在嗑藥。

但就算如此,陽頂天的精神也幾乎嗨到抽搐了。

而且,這種情形,已經不僅僅是陽頂天了。

宋春華的身體,也漸漸又了反應。而且,反應越來越激烈。

如同魔鬼一般的嬌軀,開始一陣陣抽搐,身上的汗毛,一根根豎起,到後來,連腳指頭都勾起來,小腿肚開始一陣陣抽搐。

很明顯,這深海玄毒的副作用,不但對陽頂天有效,對宋春華也有效。因為,宋春華體內,也有娜迦玄脈的能量。

就這樣,陽頂天用盡全身最大意志,幫宋春華的傷痕完全抹去,將她的氣海和玄脈完全治癒的時候。陽頂天,幾乎已經虛脫了。

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拚命呼吸,那種魂飛魄散一般的感覺,鞭打著他的每一寸靈魂。

真是要命了!如果是以後陽頂天對這玩意上癮,那,那真的就麻煩了。

治癒了宋春華之後,陽頂天只能閉上眼睛,拚命用強大的意志,將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壓制下來,拚命讓這種能量對靈魂和精神的傷害,降低到最校

而就在此時,在玉匣子裡面,渾身顫慄的宋春華忽然猛地睜開雙眼。

這,這真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宋春華。

宋春華的目光,永遠不會如此瘋狂,如此火熱,如此顫慄。

緊接著,宋春華的身體猛地從玉匣子裡面坐起來,望見在旁邊漂浮的陽頂天,張開雙臂,猛地撲了過去。

「天,我要做你的女人1

「陽郎,我要你1

然後,她火熱的身體猛地纏住陽頂天,滾燙的嘴唇,深深吻上陽頂天的嘴。

……

注:第二更五千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本月倒數第三天,月票,月票,我要月票!

俺去吃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