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三五章:修為突破!救治春華!制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舊不能摧毀這個血池的話,天道盟為了天下安危著想,將強行拍人接管整個血池。」 「三日?最後一道公函,是什麼時候發來的?」陽頂天問道。 「昨天。」宋麗華道。 也就是說,天道盟的隊伍...

五天五夜之後,黑暗玄火停止了吞噬。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陽頂天清晰地感覺到,黑暗玄火組成的類似黑洞,越來越淡,越來越校最後,完全徹底消失了。

然後,吞噬了無數深海玄玄火彷彿到了極限,自己主動地返回到陽頂天的氣海之中。然後,竟然蟄伏不動,彷彿徹底沉睡了一般。

這深海玄毒,果然厲害。黑暗吞噬了之後,竟然也要沉睡消化。

接下來,不管陽頂天再怎麼召喚,黑暗玄火都依舊蟄伏在氣海之中,不再出來了。

等到將這天文數字的深海玄毒徹底消化之後,黑暗玄火究竟會成為什麼模樣?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但是,至少陽頂天已經感覺到了極度明顯的變化。

寧無鳴手下十幾名宗師的臨死反撲,給陽頂天帶來了巨大的傷害。雖然,大半的能量都轟擊在宋春華身上了。

但是,陽頂天的玄脈和氣海,依舊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後來,儘管陽頂天服用聖水丹藥療傷,而且又和秦萬仇等人談判,又主持了許多事情,最後又來處理這深海玄毒的血池。

但實際上,陽頂天一直都沒有痊癒,按照師傅的說法。這種程度的傷害,已經不是靠藥物或者修鍊就可以彌補了,完全要靠陽頂天逆天玄脈的自我恢復能量,更要靠娜迦王族能量對玄脈的反哺。

這個過程,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更久。

當然,陽頂天對這個不是非常非常在意。他個人的武力當然非常重要,但只要在兩年半后可以擊敗魔化的東方冰凌就可以了,這半年修為的高低。並不是非常非常重要。

他在意的是,宋春華能不能恢復。

宋春華的情況很不好,雖然玄脈停止了迸裂,氣海也停止了迸裂。但是原有的裂痕,始終沒有恢復。整個人,也沒有醒來。

當日。他原本已經受傷,最後為了救陽頂天撲上來,更是承受了八大宗師的大半傷害。而且,她不似陽頂天有九陽玄脈,而且也沒有娜迦王族的能量,也沒有經過大量娜迦玄脈的洗禮。

所以,她根本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傷害。幸虧是東方涅滅第一時間趕到,舒服了海量的玄氣,鎮壓了對玄脈和氣海的撕裂。否則宋春華只怕活不過當天晚上。

但是幾天過去了,她依舊躺在不凍水的床上,沒有醒來。

……

而此時,陽頂天感覺到的變化就是!

自己渾身上下,竟然充滿了無比澎湃的能量。玄脈和氣海的裂縫,消失得無影無蹤。

自己本該幾個月才能痊癒的,此時竟然完好無損。

原本虛弱的修為,此時也無比旺盛。甚至。比陽頂天全盛的時候,還要強大。

當日。陽頂天吞噬了魔靈妖火,修為暴漲。氣海的修為,已經到達二三星宗師。但是因為始終沒有修鍊殺豬劍法第四階,所以玄脈修為始終局限在九星九等武尊。

而此時,陽頂天隱隱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彷彿有突破了。當然。依舊是氣海的修為。玄脈修為和實際戰鬥力,不修鍊殺豬劍法第四階,或許永遠都無法突破了。

至於,這次氣海修為突破了多少?陽頂天不知道。

因為,黑暗玄火瘋狂吞噬深海玄毒的時候。一併吞噬的,還有近乎無窮無盡的玄氣。

當然,大部分玄氣都讓黑暗玄火吞噬了,但依舊有部分玄氣,進入了陽頂天的玄脈,進入了陽頂天的氣海。

然後,陽頂天感覺到起來一陣陣微顫。

所以,他知道自己的氣海修為又有突破,但是具體突破多少,就真的知道了。

深海玄毒能夠提供玄氣,提升修為?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那麼這血池裡面,近乎無窮無盡的玄氣是哪裡來的?

當然是這三萬血瞳魔軍帶來的。這三萬名血瞳魔軍,不知道具體是用什麼邪術修鍊成的。每一個,都是高等武玄的修為。、

而深海玄毒,徹底吞噬他們生命的時候,連他們的氣海,玄氣都沒有放過,直接吞噬,變成了自己的能量。

於是,三萬個高等武玄的氣海,全部融在這個血池裡面。

這中間有多少玄氣?按照能量的換算的話,大概是上百個宗師的氣海能量。

而黑暗玄火吞噬深海玄毒的時候,把裡面的部分玄氣,也帶入到陽頂天的氣海之內。所以,陽頂天的修為又有突破。

不過,此時陽頂天也真是無奈。他的玄脈,生生卡死了他的修為。使得他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氣海究竟到了何等級別了,一時間他對殺豬劍法第四階,也不由得更加迫切了。

不過,修為提升固然令人幸喜,但是更加讓陽頂天意外的是,為何自己的傷勢,也完全好了。

本來應該幾個月,甚至百年才能痊癒的玄脈和氣海,竟然完全恢復如初了,甚至更加強大了。這實在讓陽頂天無法理解。

最後,陽頂天得到了一個大膽而又危險的結論。

或許,是深海玄毒讓自己的玄脈痊癒的?

這個結論,確實過於大膽了。深海玄毒,天下第一奇毒,儘管這個深海玄毒,已經是幾代衍生而且變異過的,但依舊毒死你沒商量。怎麼可能治癒玄脈的傷痕?

但是,陽頂天的玄脈是被娜迦玄脈改造過的。深海玄毒,是娜迦的最後保命之物,是娜迦最純粹的能量。

所以,深海玄毒對別人來說,或許是劇毒,但是對於娜迦玄脈,或許,或許有治癒作用。

否則,陽頂天的玄脈為何能夠痊癒。

緊接著,陽頂天又發現了一件事情佐證了這個觀點,那就是陽頂天不怕深海玄毒了。

之前,陽頂天僅僅只是稍微地不怕。但還是畏懼,所以用深海玄毒攻擊的時候。要用黑暗玄乎將染上的深海玄毒吞噬乾淨,進入血池的時候,也要用黑暗玄火包裹全身。

但是,現在黑暗玄火進入氣海沉睡之後,他發現深海玄毒對他沒有任何一點點毒作用了。甚至,甚至聞了這個氣息。陽頂天還有點振奮。

莫非,黑暗玄火吞噬了深海玄毒的過程,也是深海玄毒治癒玄脈,洗禮玄脈的過程。把陽頂天弄得百毒不侵了?

為了證實這一點,陽頂天漂浮地朝血池深處飛去。

唉!陽頂天又發現了一個麻煩。

他的黑暗玄火,只吞噬一半血池的深海玄毒。縱橫幾里的血池,一半透明,還有一般依舊是綠色的。

陽頂天小心翼翼飛到另外一般綠色的血池上空。

先是一點點的接近!

已經感覺到更加興奮了,但是對身體完全無礙。

然後。陽頂天漸漸靠近靠近,最後完全全身浸入綠色的煙霧之上。

瞬間,全身猛烈澎湃,那種興奮,幾乎讓他忍不住震天狂呼。

他瞬間覺得自己無比強大,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恨不得立刻拔劍,單槍匹馬衝到中州。一人把邪魔道殺得乾乾淨淨。

那種振奮,那種舒爽。完全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具體怎麼說了?就彷彿高考查分,滿分七百五,靠了六百九十九。就彷彿,高中第一次暗戀給校花寫情書,人家給你回了一個大大的心。這徐感加起來,放大十倍。一百倍,就是陽頂天此時的感覺。

或者說得在極端一點,應該就是注射最高純度毒品的感覺。毒品毀一生,作者堅決反對任何任何毒品,包括大麻

這種極端興奮之下的陽頂天。腦子裡面立刻恢復了些許的清醒。

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

儘管,深海玄毒對他沒有毒害作用了。但是這種極度的快感,對精神,對意志,都是一種巨大的損傷。

飛快脫離之後,那團綠色煙霧,瞬間彷彿對陽頂天充滿了無比巨大的誘惑。就彷彿一個餓到極點的人,前面有一隻香噴噴的烤鴨,卻不能去吃。

而且脫離了那團綠色煙霧后,陽頂天心情頓時變得低落而又沮喪。

這玩意,果然不能碰。這是屬於娜迦族的東西,對於人類來說,太過於強大了。

……

用強大的意志壓制下蠢蠢欲動的心境后,陽頂天開始望著這一半的血池發愁了。

黑暗玄火,只能吞噬一半,現在開始沉睡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來。那剩下的一般血池,應該怎麼辦才好?

別看只剩下一半了,照樣不超過一個月,就會蔓延進雲霄城。這玩意對有娜迦玄脈的陽頂天來說是興奮劑,但對於其他任何人,都是劇毒,隔著百米聞一口,都必死無疑。

而且,敵人為了這個血池,派來的高手越來越多。一旦落入敵人手中,那就是毀滅一般的後果。

……

「師傅。」陽頂天離開血池,來到禁區外圍。

此時,東方涅滅盤坐在地上,哪怕是大宗師修為,他此時臉上也帶著疲倦之色。

「兩個時辰前,我殺了兩個六星宗師了。」東方涅滅道:「敵人派來的人,越來越強了。這個血池,彷彿已經驚動天道盟了。天道盟,已經準備派遣觀察隊伍來雲霄城,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拿走血池裡面的東西。」

陽頂天心中一寒,局面更加惡劣了。

「師傅,我的黑暗玄火,只吞噬了一半的深海玄毒,還剩下一半。」陽東是我的黑暗玄火,已經開始沉睡了。」

東方涅滅眉頭一皺,道:「那,那怎麼辦?那就完全無計可施了。」

天哪,陽頂天在下令進行生化武器攻擊的時候,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後果。他以為,最大的殺傷力來自於混合強酸。但是誰知道,這玩意根本就是深海玄毒變異,所謂的強酸,根本就是打醬油的。

而且,殺死了三萬名血瞳魔軍后。幾十斤深海玄毒,直接變成幾十萬斤。

「孩子。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嗎?」東方涅滅皺眉道:「如果真的無計可施,那雲霄城就要面臨一場巨大危機了。甚至,比之前的大軍伐城,還要巨大的危機。」

「師傅,讓我好好想想。」陽頂天道。

「要快。」東方涅滅道:「因為天道盟觀察員隊伍馬上要來,所以接下來邪魔道的行動會更加瘋狂。或許今天晚上,就會更強的敵人出現了,我未必扛得祝所以,今天晚上之前,最好解決問題。」

……

「城主,天道盟送來的第五道公函,質詢關於血池之事。」宋麗華道。

陽垛是我雲霄城內政,天道盟連雲霄城的名義都沒有恢復,無權干涉吧。」

宋麗華道:「他們勒令我們要立刻摧毀這個血池。否則會對會引發巨大的災難。如果在三日之內,如果仍舊不能摧毀這個血池的話,天道盟為了天下安危著想,將強行拍人接管整個血池。」

「三日?最後一道公函,是什麼時候發來的?」陽頂天問道。

「昨天。」宋麗華道。

也就是說,天道盟的隊伍,後天就要到。

「嗯,我知道了。」陽頂天道:「你姐姐呢?情況怎麼樣?」

宋麗華搖頭道:「不太好。依舊沒有醒來。而且,最嚴重的是。她的氣海能量正在開始消散。」

陽頂天頓時目光一縮,氣海都開始消散來?如果不阻止的話,那就算以後醒來,一身修為也散得乾乾淨淨了,這對於宋春華來說,無異於殺了她。

頓時。陽頂天朝宋春華養傷所在的洞穴走去。

……

「小天。」正在看護宋春華的是西門夫人,見到陽頂天進來后,她立刻起身。

「岳娘。」陽頂天道。

「為了阻止春華姑娘氣海的消散,我們將她裝在了特殊的大玉匣子裡面了。」西門夫人道:「你去看看。」

然後,西門夫人退出洞穴。

此時。不凍水床上,放著一個雪白的大玉匣。當然,這是好聽的說話,更直接的說,這是一具玉棺材。和小公主靈鷲背後背的那隻差不多,就是防止能量的消散。

陽頂天輕輕掀開蓋子。

裡面,宋春華渾身躺在那裡面。

晶瑩剔透的,高低起伏,如同山川聳立。宋春華的嬌軀曲線,真的完全不亞於任何一個絕色美人,甚至更加誇張。只不過,她長年累月把自己包裹在鎧甲裡面,讓人忘記她作為女人的特徵。

天下任何人只怕都不敢相信,這個男人婆的鎧甲之下,擁有如此魔鬼甚至到誇張的身材曲線。

她的雙峰尺度,比焰焰還要大,但是堅挺有力。

她的蠻腰,一點都不亞於焰焰的纖細,卻充滿了力量。

她的雙臀,比秦夢離還要豐滿圓滾。

她的雙腿,比穆漣漪還要修長筆直,還要健美有力。

她的美麗,其實比宋麗華還要驚心動魄。只不過,她永遠都是以近乎男人的形象出現在眾人面前。

只不過此時,這具近乎誇張的軀體上,出現了一道道細微的裂痕。

全身各處的玄脈上,尤其是下腹的氣海部位,密密麻麻,到處都是斑駁的裂痕。

陽頂天掀開蓋子的剎那,頓時無數的能量,撲面而來。

這是她的氣海,在消散。

「春華,你放心,我一定會救回你的。」陽頂天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面孔,手指劃過她的鼻尖,然後將蓋子蓋上,阻止玄氣的外溢。

……

雲霄城大殿中,只有最最核心的成員在。連雲霄城的幾個長老,都不在。

「有三件事情。」陽囤一件,春華仍舊昏迷不醒,而且氣海開始消散。第二件,雲霄城面前的那個血池裡面,是變異后的深海玄毒,無法阻擋。不到一個月,就會蔓延進雲霄城,它所蔓延之處,都是變成一片死地。我用黑暗玄火,五天五夜的吞噬,只吞噬了一半,還剩下一半。第三件,邪魔道已經派出無數高手,想要盜取血池裡面的深海玄毒。天道盟。已經派出觀察隊伍,要強行徵收我們的血池。」

聽到深海玄毒四個字,在場所有人色變。

對於這天下第一奇毒,對於娜迦族的最後能量,他們當然是有所耳聞的。對於血池的恐怖,在場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卻沒有人知道,那裡面竟然是深海玄毒。

「現在,敵人只知道血池裡面的東西很厲害,卻還不知道是深海玄毒。」陽頂天道:「深海玄毒,擁有急速的擴散性,吞噬性,生長性。一旦進入人體之內,會在最短時間,吞噬這個人體內的所有血液。然後將他全身的血液,都變成深海玄毒。可以說,我們這個血池,一旦擴展,後果不堪設想,甚至可以把幾千里,幾萬里變成生命的禁區。」陽頂天道。

在場所有人,完全色變。

之前使用這所謂的生化武器。真的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可怕的後果。

宋麗華道:「一定不能讓這深海玄毒落入邪魔道或者天道盟手中。現在邪魔道和天道盟,已經分不清楚了。一旦落入他們手中。對於整個世界,是毀滅性的災難。」

「沒錯。」秦懷玉道:「一定要在天道盟觀察員來之前,清理這個血池。」

「不,要在今天晚上之前。」陽頂天道:「今天晚上,邪魔道或許就會派來極度強大的高手,進入血池。」

頓時。在場所有人,陷入沉默。

「小天,真的完全完全無計可施嗎?」西門夫人道。

「有,有一個辦法。」陽頂天道:「我不敢保證,有沒有用。但是這個辦法就算成功。帶來的後果,或許也非常非常嚴重。就如同,我們用深海玄毒,瞬間消滅了三萬血瞳魔軍,卻帶來了這個血池的後果。而我們消滅了這個血池,帶來的另外一個後果,一個比這個血池更加危險一百倍一千倍的後果,當然這個後果未必會出現,可一釣現,就比這個血池危險百倍。」

頓時,在場如同一陣風暴一般掃過。

什麼後果?陽頂天沒有說。

這個後果就是,他可能是……創造出一個娜迦,真正的娜迦……

娜迦,半神之族的娜迦。上古時代,摧毀整個海底文明的種族。甚至,有可能是直接導致上古大涅滅的種族。

所有人對娜迦無比神往,但是假如娜迦族真正出現這個世界,那對整個生態圈,是一個近乎毀滅性的破壞。以後會造成什麼後果,完全無可估量。

陽頂天繼續道:「還有一件事情,我在用黑暗玄火吞噬深海玄毒的時候,我的玄脈和氣海傷勢,完全痊癒。而且,對於深海玄毒,完全無懼了。這或許證明一件事情,深海玄毒對於所有人來說是聞之必死的劇毒,但是對於擁有娜迦玄脈的人來說,或許是無上之寶。當然,我僅僅只是懷疑。」

宋麗華美眸一亮道:「您說的是,治癒我姐姐一事。」

「對1陽頂天道:「我曾經用娜迦玄脈給春華洗髓伐脈,所以她體內也有娜迦玄脈的能量。所以,用深海玄毒治癒她,或許是唯一的辦法。但是,我不敢保證成功。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畢竟,這是深海玄毒。」

宋麗華頓時陷入了沉默。因為宋春華是她姐姐,她擁有最大的發言權。

此時,雲霄城為了救宋春華,已經想盡一切法子了。但是,完全無計可施。現在,她的氣海已經開始消散,儘管有玉匣子鎖住,但是消散仍舊再繼續,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宋春華的修為就會全部散盡,變得手無縛雞之力了。

這對於宋春華來說,毫無疑問就是要她的命。

宋麗華猛地咬牙,抬頭道:「宗主,我姐姐是您的人,就由您來乾坤獨斷。就我個人的意見,我願意冒險。」

陽頂天點頭道:「好,我知道了。」

秦懷玉道:「至於摧毀血池一事,我也願意完全信任您,讓您乾坤獨斷。」、

然後,秦懷玉舉起手,其他人也全部舉手,讓陽頂天乾坤獨斷。

「好,我明白了。」陽頂天道:「我決定,冒險清理血池。並且,用深海玄毒,治癒宋春華。」

「是1在場所有人齊聲斷喝。

……

半個時辰后,陽頂天朝偏僻山谷走去。

他第一次,進入了獨孤傲霜的閨房!

「礙…」頓時,傳來獨孤傲霜的一聲低呼。

她,她正敞開酥胸,給寶寶含著咪咪。

注:第一更六千字送上,兄弟們,月票不要停,拜託拜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