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二五章:屠戮!邪魔大軍,全軍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只見到幾十里之內的,瞬間被火焰,和硝煙所吞噬。然後,什麼都看不見了。 無數的巨型晶弩,粉身碎骨,無數的大型投石機,粉身碎骨。無數的蠻族軍隊,瞬間被炸成肉泥。 邪魔大軍的獸騎,紛紛...

兩千門火炮的齊聲怒吼!

無數的火龍,猛地鑽出。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猛然的巨響,震耳欲聾,將邪魔大軍的驚天戰鼓,全部壓制。

這可怕的巨響,如同前所未有的雷霆一般,震得整個大地,都在顫慄。

「嗖嗖嗖……」

兩千個巨大的炮彈,撕破空氣,發出一陣陣音爆,呼嘯著從雲霄城牆上飛出。

所有的邪魔道大軍,完全被這一刻驚呆了。

甚至,他們都不知道,這射出來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僅僅一秒鐘。

兩千枚炮彈炮彈組成的金屬風暴,猛地砸在大型投石機陣地上,猛地砸在大型晶弩陣地上,猛地砸在邪魔道大軍陣地上。

「轟1

「轟1

「轟1

然後,這些炮彈,發出驚天的巨響, 猛地爆開。

瞬間,太陽的光芒被徹底遮擋。

這爆炸瞬間的火光,幾乎要刺瞎人的眼睛。

這驚天的巨響,讓無數邪魔大軍痛苦地捂住耳朵,耳膜直接被刺破,鮮血流出。

這驚天巨響和爆炸,帶來了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那些拖著中型晶弩的獸騎,再也控制不住,瘋狂受驚,四下奔跑。

但是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最最可怕的是。

這些炮彈,在爆炸瞬間的火焰,爆炸時候的可怕力量。瞬間,將巨大而又堅固的巨型晶石強弩,瞬間撕成粉碎。

更加大型的投石車,如同小孩的玩具一般,瞬間粉身碎骨,拋向空中!

……

沒錯,陽頂天使用的是開花彈。

加上混沌世界秘葯和晶石粉末的炸藥。威力無窮。每一顆炮彈裡面,足足幾十斤的炸藥。一旦爆炸,周圍幾十米內,幾乎全部粉身碎骨。

當然。雲霄城沒有專業的火炮手。 而且為了保密性。射擊訓練場放在大山深處。幾千名火炮手,每個人的訓練不超過幾十發。而且陽頂天自己都不會打炮。所以要全部靠他們自己摸索。

所以,這些炮手不是很專業的。

但是,就眼前這情形,也太好打了。幾乎都不用瞄準。

投石機真機,攤開來幾十里地。

巨型晶弩陣地,攤開來,幾十里地。

真的可以說,閉著眼睛都能打中啊!

而這個開花彈,最難的就是如何在打中落地后爆炸。而不是打出去中途爆炸,更不能剛打出去就爆炸。

至於這一點。陽頂天那點可憐的科技知識,是做不到的。

甚至就單純火炮的製造,他也只是提出一個理論而已,稍稍畫了一個模型。最後火炮的成型。也完全是這些工匠自己摸索出來的。

炮彈的川,陽頂天無論如何都做不到。所以,一開始陽頂天是打算,直接製造實心彈,這樣儘管殺傷力會弱許多,但至少不會有危險。

後來,這個問題還是被混沌世界的秘術師給解決了。

怎麼解決的?很簡單。

還是選用特殊晶石,在炮彈落地,或者擊中目標時候,會發生激烈的撞擊。用這種撞擊,讓晶石先發生小型爆炸,轉而引爆炸彈之內的幾十斤火藥。

當然,這就又出現一個問題了,那就是在炮彈出膛的瞬間,也會有劇烈的震動,會不會引起炮彈的提前爆炸。

關於這一點,還是被秘術師經過了長時間的實驗解決了。當然,具體怎麼解決的,陽頂天對於秘術領域認知不到,但彷彿是什麼晶石之間的阻斷方式。第一次出膛的震動,晶石剛好突破這個阻隔,再一次的劇烈撞擊,才會引發爆炸。

總之,在秦夢離秘術師團隊貢獻下,成功地製造出了安全的炮彈。

所以,就有了眼前驚天動地的結果!

……

轟轟轟轟!

近兩千枚炮彈的同時爆炸。

這在地球上,也是超級大場面了。

要知道,抗美援朝戰爭中的上甘嶺戰役,聯合**也只不過出動了幾百門火炮而已。

近兩千發炮彈的同時爆炸,那真的是天搖地動。

只見到幾十里之內的,瞬間被火焰,和硝煙所吞噬。然後,什麼都看不見了。

無數的巨型晶弩,粉身碎骨,無數的大型投石機,粉身碎骨。無數的蠻族軍隊,瞬間被炸成肉泥。

邪魔大軍的獸騎,紛紛將身上的騎兵掀掉,瘋狂蹦跑。

就算幾十萬大軍,也如同潮水一般涌動,最靠近火炮的部隊,沒有被炸死,活生生被震死。

……

火焰散去,

硝煙稍稍淡了一些。

然後,所有人都見到了近乎地獄一般的一幕。

巨型晶石強弩,大部分都已經支離破碎。

大型投石機,大部分都已經粉身碎骨。

它們身邊的蠻族軍隊,全部變成了肉泥。

當然,這些大殺器其實還有近一半能用。但是,幾十里地面上已經徹底變成廢墟,裡面的人差不多都死絕了,也沒有人會去用了。

所有邪魔道大軍,先是死一般的靜怖,然後猛地炸開,瘋狂地像後面逃跑。

……

秦七七沒有走出宮殿。

但整個宮殿,都在顫抖。

「不可能,可能,不可能……」

冷艷眉,如同見到鬼一般,整個身體都在顫慄,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而最最震驚的,無異於雲霄城牆上的大軍。他們站在高處,看得最最清楚。

天那?陽城主的秘密武器,竟然如此的逆天,如此的強大。

他們不僅僅是在顫抖,而是一陣陣毛骨悚然了。

宋春華和秦懷玉,還有祝紅雪,充滿無限震驚和崇拜地望著陽頂天。

「宗主,我們真的要震驚世界,我們真的要開創歷史了。」

秦七七款款走出移動宮殿。渾身都籠罩在紫色斗篷之中,淡淡下令道:「讓寧族部隊,開始維持秩序,吹動**號角。所有大軍。全速前進,不顧死活。進攻雲霄城。所有後撤者,全部死1

「是1

……

「嗷唔……」

頓時,邪魔道大軍,忽然那響起了詭異的號角。充滿了魔魂的力量。

瞬間,幾十萬早已經注入特殊藥物的蠻族大軍,目中恐懼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陣迷離,然後,如同行屍走肉一般,重新集結在一起。

「轟1

然後。在驚天的戰鼓中,幾十萬大軍,開始如同潮水一般,朝雲霄城進發。

……

陽頂天望著如同潮水一般的邪魔大軍。整整六十幾萬,鋪天蓋地朝雲霄城而來。

「全速炮擊……」

陽頂天猛地下令!

「是,全速炮擊1

……

然後,兩千門火炮,分為四個部分。

每次,五百門,完全不間斷地開炮。

「轟轟轟轟……」

「轟轟轟轟……」

頓時,真正驚天動地的一幕,徹底展開!

在藥物和邪術下,邪魔大軍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毫不畏死朝雲霄城衝來。

而雲霄城的兩千門火炮,分為四段式,好不間斷地開炮。

每次五百枚炮彈,如同鋼鐵狂潮一般,瘋狂砸來。

根本就不需要瞄準,落入密密麻麻的邪魔大軍之中,猛地炸開。

瞬間,一陣血肉之雨。

無數的邪魔大軍,瞬間粉身碎骨。

換在地球古代的火炮,發射速度要慢許多,光清理炮筒,就要很長時間。而且,時刻有炸膛的危險。

但是在這裡, 炮膛稍稍清理就可以了。至於炸膛,完全不必理會。

事實上,雲霄城做過實驗,讓一門火炮毫不間斷地發射,整整發射了幾個小時,都沒有炸膛,最後他們實在沒有耐心,就放棄了這個實驗。

畢竟,這裡的金屬是驚人的,用玄火淬造的火炮,也是驚人的。

不過,火炮的冷卻,還是要做的。

所以,每次發射的程序就變得非常簡單。

塞入火藥炮,然後塞入炮彈,點燃引線。

「轟1開炮,炮彈出膛。

然後,快速清理炮膛,快速冷卻火炮。

然後,再次開炮。

就這樣,兩千門火炮,完全不間斷地發射,瘋狂地拋下無數的炮彈。

瘋狂的屠殺。

比前兩次戰鬥,更加瘋狂的屠殺。

雲霄城前面幾十里,瞬間被無盡的火焰吞噬,無盡的硝煙吞噬,無盡的鮮血吞噬。

幾千,幾萬,十幾萬的炮彈。

瘋狂地在邪魔大軍陣中爆炸。

這些行屍走肉,完全毫不畏死,一直向前,向前,向前。

然後,在可怕的爆炸中,瞬間粉身碎骨,瞬間化為血肉。

……

就這樣,在瘋狂的屠殺中。

邪魔道大軍的陣形,幾乎是一片一片地被抹去。

就這樣,在秦七七冰冷狠毒的意志中,一堆堆的邪魔大軍被瘋狂屠戮著。

邪魔大軍,每前進十米,都要付出天文數字的代價。

如果正常軍隊,早就崩潰了,早就炸營,逃得無影無蹤了。

但是,這些被控制的蠻族大軍,已經徹底變成行屍走肉,依舊麻木往前走。

就這樣,一段一段的地面,徹底變成了人間地獄!

「轟轟轟轟……

到後來,雲霄城的火炮,有很多已經在轟炸地面了。

在這種震耳欲聾,驚天動地的屠殺中。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失。

一刻鐘。

兩刻鐘。

半個時辰。

一個時辰。

沒錯,這短短的三里距離,邪魔大軍走了一個時辰,都沒能到達。

因為,有一段死亡地帶,所有經過的,基本上必死。

還有,大型晶弩的廢墟。大型投石機的廢墟,讓大軍有些寸步難行。

但是這些行屍走肉,依舊麻木地走,麻木地爬。

然後。更加麻木被被瘋狂屠戮。

……

炸死幾萬。

十幾萬。

幾十萬!

而依舊有天文數字的邪魔大軍。來到了雲霄城下幾百米的地方。

沒錯,陽頂天的火炮是逆天。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殺。

但是,邪魔道大軍實在是太多了,整整六十幾萬。

雖然雲霄城的大炮,是地毯式的轟炸。但還是有漏網之魚。

十幾萬發炮彈。也只能炸死三四十萬。

依舊有十幾二十萬邪魔大軍,來到了雲霄城下,來到了護城河前。

這當然也是秦七七的目的,就什麼用生命堆,用屍體堆到雲霄城上去。

……

望著已經距離得很近的十幾萬邪魔大軍。

陽頂天冷冷一笑道:「這樣,有個屁用。」

然後,陽頂天大聲下令道:「換散彈1

「是1

然後。所有的火炮,全部換上散彈。

散彈的殺傷力,比開花彈還要驚人,完全是無死角的殺戮。但是因為發射的距離太近。所以必須等到敵軍靠近才可以。

「轟1

兩千門火炮,瞬間開炮。

「啪……」

無數人,只覺得眼睛一花。

然後,無數的鋒利的散彈,幾百萬顆粒,如同狂風暴雨一般。不,比暴雨還要密集,猛地砸向幾百米前的邪魔大軍。

「嘩……」

無數的鮮血飆射。

就如同割麥子一般,一整片麥田,瞬間倒下。

「開炮1

「轟1

幾百萬散彈,又如同暴雨一般,猛地砸去。

「轟1

「轟0

「轟1:

……

散彈暴雨,只下了不到十幾次。

然後,雲霄城前,就徹底空了!

剛才,用開花彈殺遠處的邪魔大軍,整整轟了兩個小時,耗費了二十萬發炮彈,才炸死三四十萬。

而十幾二十萬邪魔大軍靠近城牆后,用散彈。

僅僅十幾波,僅僅一刻鐘多。

這十幾二十萬,就被殺得乾乾淨淨。

被散彈殺死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會被炸得粉身碎骨,屍體相對完整。

所以雲霄城前幾百米,無數的屍體,堆成了小山。

就這樣,經過不到兩個時辰的炮擊。

邪魔道的六十幾萬大軍,全軍覆沒,被屠殺得乾乾淨淨!

……

陽頂天望著前面縱橫幾十里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屍體。

當然,沒什麼罪惡感,只覺得一種荒謬感。

這個結果,他當然想到過。

但是,這也太簡單了吧。哪怕在地球上,用兩千門火炮殺六十萬頭豬,也沒有那麼容易埃至少,豬會跑埃

而這些由蠻族雇傭軍組成的邪魔大軍,被注入了藥物,施展了邪術后,是不會跑的,只會麻木地前進,前進,前進!

當然,還有有漏網之魚。

或許是幾萬,或許是十萬。

還有無數的獸騎,在火炮的屠戮下,瘋狂地四下逃散。

但是至少眼前的戰場上,只有秦七七移動宮殿,孤零零地立在一團鮮血之中。

此時,天已經黑了。

但是,月亮卻很圓。

雲霄城,釋放了上萬隻空中照明燈,照亮整個戰常

頓時,無比血腥的戰場上,只有一股難聞的味道,還有就是死一般的沉寂。

……

東部軍團騎兵,走走停停,此時距離雲霄城戰場,還有三十幾里了。

仇萬劫身邊的武莫織,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莊主,怎麼辦?」心腹悄聲道。

剛才的兩個時辰,對仇萬劫來說,完全是對靈魂徹底的洗禮。

兩千門火炮,將六十萬邪魔大軍,屠戮得乾乾淨淨,讓他的腦子,瞬間猛地炸開。

眼前的這一幕,對他的思想,進行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然後,就這麼震驚地漂浮在空中。觀看著這前所未有的殺戮現常

看著驚天動地的火焰。

看著無數的屍骨橫飛。

其實,陽頂天大炮瘋狂轟擊的時候,東部軍團的騎兵,也根本不可能沖向雲霄城了。

所有的戰馬。都失去了控制。都想拚命逃跑。馬上的騎士,湧進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控制住,讓它們呆在原地,還要拚命安撫,讓它們前進。死都不可能了。

就這樣,仇萬劫,足足飄在空中,獃獃地看了兩個時辰。

就好像,地球少年第一次看美國大片一樣,徹底被震驚了。

一直到炮擊結束了好久,他都沒能反應過來。

心腹輕輕地推了推他。道:「莊主,我們怎麼辦?還有,武莫織已經跑了。」

仇萬劫這才清醒過來,朝心腹道:「你說。如果像這鐵管子,有個幾萬隻。那幾千萬滅世大軍來了,我們有沒有得打?」

「當然有得打。」心腹道,要知道,他也剛剛被這大場面洗禮過,渾身都熱血沸騰。

「既然有得打,那龜孫子太投降邪魔道埃」仇萬劫大聲怒道。

……

同樣震驚在空中的,還有秦萬仇。

炮擊結束后,邪魔大軍幾十萬全軍覆沒的時候。

秦萬仇淡淡罵了一句:「陽頂天,你這個龜兒子,存心讓老子丟臉是吧?」

就在此時,他的堂弟,秦城總管上前,道:「宗主,有幾萬中州遠征軍的,還有蠻族獸騎逃跑了,正朝著我們這邊逃跑,怎麼辦?」

秦萬仇立刻想下令,將這些逃跑的邪魔軍殺掉,但是稍稍猶豫后,還是道:「算了,放過去。」

「是1總管道。

緊接著,他驚聲道:「宗主,陽頂天把那些鐵管子,對準我們了。」

秦萬仇一看,果然!

雲霄城牆上,足足有一般的鐵管子對準了這邊。

秦萬仇大驚,道:「我不信這龜兒子,能打那麼遠。」

總管道:「或許,真的能,你看這鐵管字,翹得老高,就打得越遠。不過,他,他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逼老子站隊埃」秦萬仇道:「老子就不信了,他真的敢打我。」

就在此時,秦萬仇看到,飛在空中的舉起令旗的,竟然是秦懷玉。

只要他旗子猛地落下,千門大炮,就要打向秦萬仇的騎兵了。

當然,雲霄城的火炮儘管比中國古代要強很多很多。但是這麼遠,還是很難打到的,而且就算有些能打到,也沒什麼準頭了。

所以消滅邪魔道大軍,寧願等靠近到三四里才打。

但是,秦萬仇根本沒聽說過這種武器,也沒見過這種武器,當然不知道不能打那麼遠。

「王八蛋,兒子打老子。」秦萬仇怒道:「下令騎兵,斬殺邪魔道逃軍。」

「是1秦城總管大聲道:「秦城騎兵聽令,斬殺逃軍1

「是1

頓時,十幾萬西部軍團騎兵,開始發動,瘋狂追殺逃亡的幾萬邪魔道軍隊和無主獸騎。

同樣發生這一幕的,還有仇萬劫的東部軍團騎兵。

同樣是兒子打老子。

東邊的一千門火炮,同樣瞄準了東部騎兵團。在空中,揮舞命令令旗的,是仇萬劫的兒子仇一鳴。

仇萬劫罵了一聲兒子打老子之後,也開始下令十幾萬騎兵,屠戮幾萬邪魔道逃兵。

就這樣,觀戰了大半天的秦萬仇和仇萬劫,被自己的兒子,逼迫做出了選擇。用另類的方式,在戰場上和秦七七決裂。

就這樣,沒有任何商量地,直接翻臉!

反正,這些大佬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

雲霄城前面幾百里平地。

依舊只有孤零零的一座移動宮殿,秦七七窈窕動人的身軀,就站在外面,仰望著天上的月色,久久沒有任何動彈。

「冷!這是我這一輩子最大的挫折,或許也是邪魔道,最大的挫折了。」秦七七淡淡道:「自從我以監視者的身份,進入秦城之後,一直來都呼風喚雨。陰陽鏡事變后,我的權勢到達了巔峰。哪怕祝青主在我面前,也要低下頭顱。」

「制裁雲霄城,天道盟決議。組建百萬大軍,討伐雲霄城,逼迫天下勢力站隊。這一切,都是我一手指定的戰略。就在一天之前。我還無比的輝煌。我站在了世界的巔峰,整個西部世界。幾億人的命運,都在我的手中掌握。」

「然而現在,我一敗塗地。敗給了我完全沒有正眼看過的陽頂天。雲霄城,本來應該是不堪一擊的。我只要拿出幾十分之一的力量,就可以輕而易舉將它粉身碎骨。然而,全軍覆沒的,卻是我1

「冷姨,我完了,我徹底完了。」

冷艷眉激烈道:「不,姑娘。我們還沒有完。我們還會贏,我們還有真正的王牌,雲霄城依舊會粉身碎骨。」

「不,冷姨。你不懂。」秦七七道:「那不是我的王牌,那是寧族的王牌,那是寧無鳴的王牌。我的王牌,就是這六十幾萬大軍,就是這些巨型晶弩,就是這些巨型投石機,就是兩萬五千名妖狼軍團。這些,都已經完了。接下來,就算勝利,也和我無關了。」

「這場戰爭,不僅僅是我和陽頂天的戰爭。更加是我和寧無鳴的戰爭,我若能贏,西部世界就歸我。現在我輸了,一無所有了,那麼我唯一的身份,就只能是寧無鳴的妻子。或許,連妻子都算不上,小妾?性奴?總之,我完了1

「接下來,就是寧無鳴和陽頂天之間的戰爭了。一切,已經和我無關了。」

此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詭異的啼叫聲。

然後,一團鬼靈一般的飛騎,從遠處天邊出現,由遠而近。

這是亡靈鬼蝠!

俊美如水的寧無鳴,坐在亡靈鬼蝠上,從空中降落。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無比陰冷的氣息。

鬼蝠的巨大翅膀,遮住了明亮的圓月,在地上留下巨大的陰影,如同惡魔降臨世間。

寧無鳴,輕輕落在移動宮殿上。

秦七七溫柔地投入他的懷抱,柔聲泣道:「夫君,我輸了。」

寧無鳴溫柔道:「不要緊,且看我為你出氣。」

然後,寧無鳴對著旁邊的空氣淡淡道:「出動血瞳魔軍,屠盡雲霄城1

頓時,他身邊黑暗的空氣漸漸凝聚,凝聚成為一道蒼白的幽靈鬼鳥,朝著芍蟹扇ァ

片刻之後!

移動宮殿後面幾十里處的地面,猛地裂開。

一個個黑色的血瞳魔軍,從地下爬出,身上卻依舊一塵不染。

無聲無息地爬出。當然,他們不是食屍鬼,而是在大戰時,就埋伏在這裡。

他們等待的,就是秦七七的徹底戰敗。

就如同秦七七所說,這場戰爭,不僅僅是邪魔道和陽頂天的戰爭,更加是秦七七和寧無鳴這對夫妻間的戰爭。

現在,寧無鳴如願以償,秦七七戰敗了。

那麼,就該他力挽狂瀾了。

一個一個的血瞳魔軍,從地里鑽出,在地面集結。

他們一個個,是直接漂浮在空中的,全身上下,都被黑色斗篷籠罩。

一眼望去,只有血紅色的瞳孔。

黑夜中,就只見到一雙雙可怕的血瞳,釋放出妖異的光芒。

一千,兩千,三千,四千。

一萬。

兩萬。

三萬。

足足三萬血瞳魔軍。

在西南戰場,僅僅出動三千血瞳魔軍,就消滅了十幾萬大軍。而且,自己沒有絲毫傷亡。

而此時,寧無鳴,足足出動了三萬血瞳魔軍。

目的,當然只有一個,將雲霄城屠殺得乾乾淨淨!

……

陽頂天,一直都在等待血瞳魔軍的出現。因為他知道,血瞳魔軍的出現,才是真正的決戰。血瞳魔軍,才是邪魔軍團真正的王牌。超過了妖狼軍團,金雕軍團和六十萬邪魔大軍的總和。

但是整整一天的戰鬥,血瞳魔軍都沒有出現。

現在,終於出現了。

只不過,數量比陽頂天想象中要多得多得多。

只見到遠處黑暗中,幾萬雙黑色的血瞳,如同幽靈鬼火一般飄過來。

沒錯,是直接飄過來。

頓時,如同萬鬼圍城一般。

雲霄城牆之上,所有人毛骨悚然,遍體冰涼。

陽頂天望向身邊眾人道:「真正的決戰來了1

秦懷玉面色發青,點了點頭。

祝紅雪吸了一口氣,道:「我們,有準備嗎?這,這血瞳魔軍,看起來很可怕。」

就連高傲自負的祝紅雪,都說出了這樣的話。

註:第一更7千送上,我接著碼第二更。衣食父母們,給我支持啊,這樣高強度的工作,真的有些扛不住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