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一七章:神跡毀橋!秋若涵跪舔!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五百人猛地整齊撥動琴弦。 頓時,一股無比尖銳刺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幾十萬大軍,眉頭猛地一皺。 秋若涵冷笑道:「這麼難聽的琴聲,你這是要活生生噁心死我的軍隊嗎?」 一萬...

陽頂天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雲霄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宋春華正在對雲霄城牆做最後的布防,此時見到陽頂天那麼快就回來了,頓時充滿疑惑和擔心上前。

「沒事,你繼續忙你的。」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幾個人就快速朝雲霄城堡飛去。

「秦懷玉,我記得你媳婦愛音樂,是吧?」陽頂天問道。

「我媳婦?」秦懷玉一愕,然後面孔一紅,點了點頭。

「你去把她招來。」陽頂天道。

秦懷玉再一愕,這和音樂又有什麼關係?但還是立刻領命而去!

……

回到雲霄城堡。

此時,焰焰和嬌嬌感覺到大戰的來臨,正在臨時抱佛腳,拚命練劍。

見到陽頂天回來,焰焰把寶劍一扔,直接就撲了過來。

「夫君,妖嬈那個狐狸精回來了,你見到了沒有?」焰焰跑過來,在祝紅雪面前終究不好意思投進陽頂天懷裡,只是拉著陽頂天的手。

而那邊秦嬌嬌忍著撲過來的衝動,扁嘴罵道:「肉麻死了。」

「焰焰,你會彈琴嗎?」陽頂天道。

焰焰頓時臉蛋一紅,吐了吐舌頭道:「我,我不會。」

「嬌嬌,你會嗎?」陽頂天問道。

「我,我也不會。」嬌嬌道。

「焰焰我們家有天魔蠶絲嗎?」陽頂天問道。

「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焰焰道:「都是,都是秦夢離那個女人送過來的。」

「嗯,你去拿一車天魔蠶絲過來。嬌嬌,你去把城堡內所有的樂器,全部拿過來。」陽頂天道。

「嗯1好不容易能夠幫到陽頂天一點點事情。兩個小女人頓時無比的興奮。

天魔蠶絲作為一種非常非常昂貴的材料,秦夢離儘管不知道陽頂天會有什麼用,但是卻給陽頂天準備了許多。

起碼,可以用來製成鎧甲吧。

天魔蠶絲!

聽上去,彷彿是一個比較厲害的蠶吐出來的絲。實際上,這種魔蠶是一種妖獸。差不多有十幾斤大校

它擁有無比鋒利的牙齒,和無比強大的腸胃。

喜歡吞噬各種怪異金屬,尤其喜歡吃金剛玉。但是主食,又是一種非常奇特的魔叻葉。

這種魔蠶通過大量的吞吃之後,兩年可以吐三次絲。

當然,它不結繭的,就直接吐絲。而且,一次只有一根。這根絲有長有短,短的只有百來米。長的足足幾萬米。沒錯,一根絲就有幾萬米。

不過,一根幾萬米的絲,還是極少數的。大部分的天魔蠶絲,就只有幾千米而已。

這種絲的用處很多,但是沒有人用來做繩索的,因為奢侈到了極點。

西北秦城以前弔橋,也是用金屬鎖鏈的。

這種絲。最大最大的用途,就是做貼身軟甲。

因為這東西。不怕火燒,不怕刀砍,又近乎刀槍不入的效用。

當然,一件哪怕最簡單的天魔蠶絲軟甲,價格也是極度昂貴的,起碼幾百萬金幣以上。

所以。西北秦城一次性用天魔蠶絲做繩索製作一百座弔橋,這樣的手筆,陽頂天只能嘆為觀止。

……

焰焰很快就找來了一車天魔蠶絲。

陽頂天幾個人立刻動手,每五百根天魔蠶絲捆成一根繩索,用最短時間。製造出三十根繩索。

然後,將這三十跟繩索,固定在大殿的兩端,上面鋪上各種輕鋼木板。製造出一個比較簡易的弔橋模型。

嬌嬌也足足招來了幾百種樂器。

然後,除了宋春華沒有來,宋麗華,西門夫人全部都來到大殿上,瞪大眼睛準備看陽頂天創造奇。

秦懷玉祝紅雪,更是將眼睛睜到最大,唯恐錯過一絲細節。他們,陽頂天究竟要創造何等的奇。

「麗華,你過來,就坐在我這個位置,演奏各種樂器。」陽頂天道。

宋麗華一愕,然後點頭道:「是1

然後,她來到陽頂天的位置,距離簡易天蠶絲弔橋,大約有三四米的距離。

在椅子上,她款款坐下。

不過有些搞笑的是,此時她穿著的是耐磨的工作服,坐姿又是風情萬種的女神范,所以那種感覺非常維和。

此時,宋麗華也忍不住白了陽頂天一眼道:「城主,你叫我來彈琴,怎麼不提前說一聲,我也好換一身衣衫。」

然後,宋麗華拿起一個古琴一樣的東西,開始撥彈。

她談的非常好,音律美妙之極,悠遠古韻。

陽頂天湊近這個弔橋看了幾秒鐘后,道:「麗華,你換一首曲子,激烈一些的,快一些的。」

宋麗華立刻換了一首曲子,慷慨激昂,讓人熱血沸騰。

陽頂天觀察了片刻這天蠶絲繩索后,搖頭道:「換樂器。」

宋麗華又換了一個樂器。

這次,是類似一個豎琴的大傢伙。

這次,不用陽頂天說,先彈優雅緩慢的曲子。

宋麗華的技藝,實在太高了,儘管大家都知道陽頂天是有正事,但還是忍不住沉醉在宋麗華的琴聲中。

就在大家聽到最入迷的時候,陽頂天非常大煞風景地說:「換一個。」

此時,連嬌嬌都忍不住白了陽頂天一眼了。

接下來,宋麗華又演奏了節奏更快,更激烈的曲子。

可是,依舊沒有陽頂天想要的東西。

「換一種樂器。」陽頂天道。

接下來,宋麗華又換了一套類似編鐘的東西,開始敲打。

一開始,只是這些編鐘在響,後來大殿上面的那個寶座,竟然也發出奇怪的聲音。眾人不由得驚詫,雲霄城頂端的那個大鐘,竟然也傳來嗡嗡的作響。

陽頂天一喜。有了。當然,儘管這不是他要的那種類型,但起碼有了。

「換一種樂器1

就這樣一直換。

到後來,宋麗華幾乎半分鐘,彈奏一種樂器。也虧得她是個絕頂大才女,幾乎什麼樂器都會。就算不會,觸類旁通之下,看一眼也差不離。

足足近一個時辰后,依舊沒有得到陽頂天想要的結果。

陽頂天頓時心中失望,並且擔憂。

難道,真的不成?

如果這個奇不能成功,那就不能毀橋,不能毀橋,那西邊的幾十萬大軍就要湧進雲霄城領地了。陽頂天的部署和之前的犧牲,就要功虧一簣了。

忽然,陽頂天猛地睜開眼。

來到宋麗華身邊,直接拿過一個類似琵琶的琴。

這東西,看像是琵琶,但是卻有五根弦。而且琴體並不是木頭,而是特殊的玉石。而琴弦,則是某種特殊金屬的。

陽頂天抓過這種五弦抱琴。直接將上面的琴弦扯掉。

眾人一驚,如果不是對陽頂天的為人非常了解。還以為他這是毀琴泄憤了。

扯掉五根金屬琴弦后,陽頂天扯過天魔蠶絲,幾根一捆,十幾根一捆,製成了五根琴弦,然後綁在這隻五弦抱琴上。

做好之後。陽頂天將這個全新的天魔蠶絲為弦的五弦抱琴遞給宋麗華道:「你再彈,越激烈越好。」

「是1宋麗華凝重道。

然後,她開始彈琴,彈奏的曲子,是最最激烈的滅世狂曲。

這首曲子。算來是邪魔道的曲子,上一次滅世大戰的時候,邪魔道彈奏的。

曲子非常激烈,非常可怕,直接扣人心弦,沉浸到這首曲子的節奏中,甚至心跳和脈搏都會被改變。

「噹噹噹噹……」

宋麗華一彈。

頓時,所有人眉頭猛地一顫。

因為,換成天魔絲琴弦后,聲音變得極度高亢,幾乎到發不出聲音來。聲音不大,但是彷彿要刺穿人的腦子一樣。

陽頂天湊在天魔蠶絲繩索製成的弔橋面前。

隨著宋麗華一彈。

頓時,眼前的天魔蠶絲繩索,猛地一跳。

「有了1

「有了1

找到了,來了,成功了!

陽頂天走過來,將宋麗華懷中的抱琴拿過來,然後運入玄氣,開始彈奏。

陽賭曲子,很亂,很雜。

但是,越來越快,越來越高,越來越尖。

一開始,還聽得見彈出的聲音,後來高到了極致,幾乎就完全聽不到聲音了,就覺得很難受很難受。

但是,神奇的奇發生了。

這個模擬弔橋,竟然開始抖動,抖動。

隨著陽頂天的速度越來越快,輸入的玄氣越來越大。

這弔橋上的天魔蠶絲繩索抖動越來越厲害,越來越厲害。

「噹噹噹噹噹噹……」

陽頂天完全快到了極致。

「砰砰砰砰……」

傳來一陣陣炸裂一般的巨響。

陽頂天手中抱琴的琴弦,全部崩斷。

與此同時,模擬弔橋上的天魔蠶絲繩索,也瞬間全部崩斷。

瞬間,短程無數段,無數的天魔蠶絲,飛散在空中。

整個大殿,頓時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都如同見到神,或者見到鬼一般的目光望著陽頂天。

不僅僅是其他人,甚至包括焰焰和嬌嬌,還有秦夢離。

還有剛剛走進來看熱鬧的妖嬈。

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這,這真的是神鬼莫測啊!

嬌嬌腦子裡面甚至想著,咦,這個人,還是我的夫君嗎?不像啊,沒有那麼厲害埃在我身上亂搞亂舔,或者逼我在他身上亂搞亂舔的時候,除了好色和混蛋之外,沒什麼太特殊的埃怎麼,怎麼那麼厲害埃

頓時間,陽頂天的形象在嬌嬌心中,徹底變得神秘莫測起來。

妖嬈本來對這個人類小男孩沒怎麼看在眼裡的,此時也忍不住被深深鎮祝這對於她來說,是完全未知的領域,大概能夠被歸屬到智慧的範疇。

智慧,對於狐狸一族來說,可謂是致命的吸引力。

祝紅雪也看呆了。然後他腦子裡面只有很簡單一段話,難怪,他可以做老大。

陽頂天放下抱琴道:「用最快的速度,用天魔蠶絲弦,做五百個抱琴。每一根琴弦,需要多少天魔蠶絲。我都會寫下來。然後,去找魔龍軍團,找五百個九星三等武宗以上的兄弟。因為,需要輸入的玄氣,和撥弦的速度,起碼要九星三等武玄。」

「是1所有人,齊聲斷喝!

陽頂天摧毀弔橋的原理當然很簡單,就是共振。

因為一想到橋,他就想到地球歷史一個非常有名的事件。

19世紀初。一隊拿破崙的軍隊在軍官的口令下,邁著威武雄壯、整齊劃一的步伐,通過法國昂熱市一座大橋。快走到橋中間時,橋樑突然發生強烈的顫動並且最終斷裂坍塌,造成許多官兵和市民落入水中喪生。后經調查,造成這次慘劇的罪魁禍首,正是共振!因為大隊士兵齊步走時,產生的一種頻率正好與大橋的固有頻率一致。使橋的振動加強,當它的振幅達到最大限度直至超過橋樑的抗壓力時。橋就斷裂了。

類似的事件,還有很多很多。

而相比于堅固的鐵石大橋,弔橋無疑更加不堅固。而天魔蠶絲,儘管無比堅韌,但是看著就是極度容易引起共振的東西。

那麼,所需要的就是找到讓它共振的頻率。並且將震動達到極限,造成天魔蠶絲的崩斷。

當然,想要讓天魔蠶絲崩斷這太難了,但是恰好這個混沌世界,是擁有玄氣能量的。可以將這種震動的效果增強許多。

……

僅僅半個多時辰,五百隻特殊的抱琴,已經完全做好了。

當然,大部分就是臨時改裝一下而已。整個雲霄城堡,就收集了幾百隻。剩下不夠的,幾個宗師級高手就著玉石,現場雕琢,連玄火這種高級東西都用上了,速度當然飛快。

與此同時,五百個九星武玄以上的武者,已經全部準備就緒。

在陽頂天的指揮下,他們用空手勢,演練了幾十遍。

等到全部就緒后,每個人手中,拿著一隻特殊的抱琴,騎著魔龍坐騎,全速朝西邊的邊境深淵飛馳而去。

……

此時,討伐軍的西部軍團五十萬大軍,已經全部在西北秦城的東部邊境集結。

弔橋邊緣的近百里地面上,已經成為一個無比巨大的軍營。無數的營房,綻放在著上百里的地面上。

隨著戰爭的到來,西北秦城東部邊境三百里內的民眾,已經全部遷移乾淨,這三百里地域內,已經徹底變成了巨大的軍營。

此時,已經有二十萬大軍,集結在深淵邊上,分成了一百個陣形。

每一個陣形,兩千人。分二十次過橋,每座弔橋每次經過一百人,一次性過橋一萬人。

每次過橋,大約不到兩刻鐘。

也就是說,這二十萬大軍全部過橋,需要足足十個小時。

加上其他繁瑣準備工作,還有大型物資的過橋。

總共五十多萬大軍,全部過橋,需要三十幾個小時左右。

距離八月十五的大決戰,還有六天而已。

對於西部軍團來說,時間已經非常緊促了。過橋之後,他們要毫不停息,每日急行軍一百多里,才能在決戰之日到達雲霄城下。

當然,每日一百多里的急行軍,對於地球時代的冷兵器軍隊,是非常艱難的。地球古代的步兵,每日的行軍,也就是幾十里而已。但是混沌世界完全不一樣,這裡的士兵都是專業武者,身體素質要高很多。如果全力急行軍的話,二三百里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是騎兵的話,混沌世界的普通戰馬耐力,速度也要快許多,一日千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此時,一百座弔橋的防守,依舊強大無比,密不透風。

依舊是三千隻大型晶石強弩,依舊是十幾個頂尖高手,防守這一百座弔橋。

……

秋若涵的身後,二十萬大軍,已經全部列隊完畢,隨時可以過橋。

之前。陽頂天灰溜溜退走了。儘管秋若涵惡毒諷刺,但是她內心卻認為,陽頂天一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一定就不會就這樣放棄的。

但是,她把自己放在陽頂天的位置上,實在想不出有任何辦法毀掉弔橋。

就在這時。雲霄城的領地,忽然又傳來密集的震動聲。

然後,一團黑影,如同閃電一般,飛快而止。

秋若涵美眸閃過一絲妒忌,魔龍軍團,實在讓人垂涎啊,每個時辰一千多里的速度,是讓所有人夢寐以求的騎軍。

「全體預備。準備迎敵。」秋若涵寒聲道:「只要敵人越過那道藍線,立刻擊殺1

「是1頓時,所有人齊聲喝道。

然後,三千具的晶石強弩,全部瞄準飛馳而來的魔龍軍團。

陽頂天率領的五百魔龍武士,如同狂風一般卷至。然後隨著陽頂天手掌舉起,五百名魔龍武士,瞬間停下。全部止步於那條藍線之後。

這真是王牌騎軍啊,行動如電。停止如石。

在急速賓士之下,只要陽頂天一個手令,五百強瞬間停下,而且成為一條絕對筆直的直線,沒有絲毫差錯。

不過,等到看清楚五百名魔龍武士手中拿著不是武器。竟然是抱琴的時候,秦夢離頓時呆了,然後捧腹大笑。

「陽頂天,你跑去了這麼一趟,就是為了找幾百個琴。要為我們過橋時候演奏解乏嗎?」秋若涵諷刺道:「那不若讓你的妻子和岳母來吧,母女共舞,定會讓我幾十萬大軍忘記行軍疲勞的。」

「秋夫人國色天香,你來跳舞取樂這些士兵,也是不錯的。」毒舌的不是陽頂天,竟然是秦懷玉。

每次秋若涵言語惡毒的時候,陽頂天都不好反擊,因為她名義上畢竟是秦懷玉的母親,儘管她和秦懷玉,也如同敵寇。沒有想到,惡毒反擊的竟然是秦懷玉。

秋若涵目光望向秦懷玉,充滿了無限的鄙夷和惡毒,淡淡道:「怎麼,陽頂天睡你的女人,給你戴了綠帽子,你還如此擁護他,你這賤骨頭的性子,還真不配成為西北秦城的繼承人。」

如果放在以前,秦懷玉只怕要跳起來,但是現在,他的內心已經找到歸屬,對於陽頂天的信任和了解。這種卑鄙下賤的離間,起不到一點點用處了。

「你這女人,寡義廉恥,還反咬一口。」秦懷玉冷笑道:「你給我父親戴綠帽子的時候,為了活命,去邪魔道寧無鳴面前賣屁股的時候,和所謂的女兒秦七七,一起服侍寧無鳴的時候,又是什麼心裡感受啊?」

秦懷玉言語極度惡毒,直接刺中秋若涵最恥辱最敏感的地方,頓時她幾乎氣得吐血,冷冷朝著秦懷玉道:「你這個賤人的種,你給我等著,我會讓你無比後悔說出這句話。我的報復會在你的女人,你的女兒身上徹底施展的。」

「好了,秋夫人。」陽頂天淡淡道:「惡毒的詛咒和攻擊,就先放下。我們,打一個賭如何?」

秋若涵美眸一轉,望向陽頂天道:「好啊,賭什麼?」

「我們,我們不越過眼前的這道藍線,不施展任何玄火,玄技。我們就站在這裡,不發動任何攻擊,我就能毀掉你的一百座弔橋。」陽頂天道。

「哈哈哈,做你的春秋大夢,這點連大宗師的秦萬仇也休想做到。」秋若涵冷笑道。

「你聽我說完埃」陽頂天道:「我們不越過這道藍線,不發動任何攻擊。如果,我以神鬼莫測的手段,摧毀這一百座弔橋,你該怎樣?」

「你做夢。」秋若涵道:「你先說,你如果摧毀不掉這一百座弔橋,你要怎麼樣?」

「你來提這個條件。」陽頂天道。

「你過來,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鞋底,如何?」秋若涵冷道。

看來,得罪女人是最最可怕的。之前,陽頂天對秋若涵的虐待,已經讓她恨到了極點,她不殺,不打,就讓陽頂天當眾下跪,舔鞋底。這已經不該是西北秦城夫人應該說出的話了。

這個女人,已經有些歇斯底里了。

「可以。」陽頂天斬釘截鐵道:「那如果我成功了呢?」

秋若涵道:「我跪在你的面前,舔你的鞋底。如何?」

「好1陽頂天斷喝道:「那麼,當著幾十萬人的面,立誓吧1

然後,兩個人當著幾十萬人的面,立下了混沌大陸的最高毒誓!

……

接下來,幾十萬人全部停止一切動作。將目光盯在陽頂天身上。

他們絞盡腦汁,也無法想象陽頂天能有什麼辦法可以毀掉弔橋。根本不可能啊,有三千具晶石強弩和十幾個頂級高手的防禦。

而且,陽頂天竟然說不越過藍線半步,不發動任何攻擊。

這,這怎麼可能?就連神,也做不到吧!

秋若涵大聲下令道:「所有晶石強弩聽令,只要雲霄城有一兵一卒過線,或者只要他們發動任何攻擊。你們就全力射殺。」

「是1三千具大型晶石強弩大聲喝道,將巨弩全部張起。

「是1秋若涵身後的十幾個頂級強者,齊聲應道。

緊接著,秋若涵開始下令道:「過橋1

頓時,一百列軍隊,整齊出動,開始過橋。

每一列一百人,總共一萬人過橋。

其實。他們在半個時辰前就可以過橋了,只不過秋若涵一定要在陽頂天面前過橋。要讓陽頂天眼睜睜看著大軍進入雲霄城的領地。

一萬軍隊,呈一百隊列,踏著整齊的步伐,整齊過橋。

陽頂天一揮手。

頓時,五百名武玄級以上武士,整齊抱起天魔蠶絲弦抱琴。

「當1

陽頂天撥動琴弦。

頓時。五百人猛地整齊撥動琴弦。

頓時,一股無比尖銳刺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幾十萬大軍,眉頭猛地一皺。

秋若涵冷笑道:「這麼難聽的琴聲,你這是要活生生噁心死我的軍隊嗎?」

一萬軍隊。沒有受到影響,繼續過橋。

陽頂天繼續撥動琴弦。

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輸入的玄氣,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每秒鐘十下,二十下,三十下,三十九下!

聲音越來越高亢,最後完全聽不見。

然後,在所有人震駭的目光下。

可怕的一幕,發生了。

一百座弔橋,開始激烈的顫動,瘋狂地搖曳,瘋狂地抖動。

抖動的幅度,越來越大,震動的頻率,越來越高。

後來,根本已經完全無法行走,這一萬名大軍,全部伏在橋面上,緊緊抱著,唯恐掉下去。

「噹噹噹噹當……」

陽頂天帶領五百名高手,撥動琴弦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最後,五百隻手,完全變成殘影,根本看不清楚。

而琴聲,已經高亢到極點,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五百人的玄氣,輸入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最後,到了天魔蠶絲所能夠到達的極限。

「當……」

陽頂天的手,最後猛地一劃。

五百人的手,最後猛地一劃。

「啪……」

五百聲整齊的暴裂聲響!

五百隻抱琴的琴弦,全部崩斷。

與此同時,三千具晶石強弩的弦,瞬間全部崩斷。

所有的巨箭,散亂飛出。橫掃一片,射死無數自己人。

這完全就是意外之喜了,因為晶石強弩的弦,竟然也是天魔蠶絲纏成的。

最大,最可怕的一幕是。

一百座弔橋,抖動到極致,搖晃到了極致,然後忽然停下來。

「砰1

無比巨大的聲響。

然後,一百座弔橋,全部崩斷,粉身碎骨,飛上空中。

整整一百座弔橋,一百座用天魔蠶絲做繩索,價值連城,刀槍不入,堅固無比的弔橋,瞬間粉身碎骨。

頓時,幾十萬大軍,死一般的寂靜,如同見到鬼,見到神一般的目光,望著陽頂天!

甚至,包括秋若涵!

註:第一更七千字送上,我接著寫第牽月票不要停,繼續給我動力!

今天月票,有點少啊,老大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