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一五章:效忠!最後一擊!艷狐妖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怕的裂縫。 當然。更多的是密密麻麻的屍體。 真的是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此時,距離魔龍軍團第五團離開已經兩三個時辰了。 原本正在哀嚎,正在掙扎的天下會武士,此時已經成為...

此時,雲霄城南邊幾百里處的高山之巔,站著兩個人。

他們,始終看著發生在雲霄城面前,無比慘烈,無比兇猛的兩場戰鬥。

「少主的報復,失敗了,此時雲霄城的士氣已經衝天。」黑衣人嘆息道:「就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埃誰能想到,那個陽頂天竟然能夠引動天上的雷電,將最後四百隻金雕全部劈死。否則,四百隻金雕衝進城去,至少殺死幾萬人,會給雲霄城一次痛徹入骨的教訓。」

「是啊,引動天雷。」白衣人道:「這陽頂天,實在讓人震撼埃」

剛才的那一幕,不但云霄城的人全部看呆了,這兩個邪魔道觀察者,也徹底震驚了。

陽頂天的一道魔天裂,引動天上雷電,將幾百隻金雕全部灰飛煙滅。

那一幕,實在是震人發聵。

「不過,儘管有遺憾,卻也得到了我們想要的東西。」白衣人道:「剛才的戰鬥儘管震撼激烈,但是也證明了兩件事情,第一件陽頂天確實去地裂城求援了。第二件,雲霄城沒有得到魔鷲軍團,地裂城只是象徵性地送給了陽頂天一隻魔鷲而已。」

「沒錯1黑衣人點頭道。

「好了,我們可以去回復主上了。雲霄城沒有魔鷲軍團,僅僅只剩下一千多名魔龍軍團,根本不是我邪魔軍團一合之敵。哪怕決戰之日,東,西,北三個軍團全部沒有及時趕到,光憑藉我邪魔軍團,也可以輕而易舉將雲霄城粉身碎骨。」

說罷,兩個人猛地飛上高空。朝著南方飛去。

……

「陽頂天,魔鷲王要不行了。」祝紅雪道。

這一戰,魔鷲王的強大和驕傲,給祝紅雪的觸動是最最大的。他甚至覺得,自己也有些像這隻魔鷲王一樣高傲,哪怕和整個陰陽宗為敵。也要和邪惡戰鬥到底。

秦懷玉和祝紅雪二人拚命托住魔鷲王,才沒有讓它砸落地上摔死。

但此時,魔鷲王已經奄奄一息,距離死亡已經只有半步之遙。

在宋春華的攙扶下,陽頂天飛快來到魔鷲王面前。

落地之後的魔鷲王,更加顯得巨大。

僅僅一個腦袋,就比陽頂天的身體還要大,還要高。

不過,此時它身體上的傷痕。完全是觸目驚心埃

全身九成的面積,全部都被撕爛了。

全身上下,至少有上萬個傷口。

金雕的爪子,嘴啄,金雕武士的劍,都給它帶來了致命的傷害。

原本堅硬如鐵的鱗片,幾乎全部剝落。

身體上的傷痕,淺的也有幾寸。深的。直接入骨,甚至肚子裡面的臟器。也能夠看到。

至於殺傷力無窮的兩支翅膀,此時無數的裂縫。翅膀邊緣的鋒利骨刺,完全碎裂。

這渾身的傷痕,陽頂天等人看了之後,完全顫慄顫抖。

要是人受離了這麼重的傷,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是魔鷲王。依舊堅強地撐著最後一絲生機。它要在安詳中,望著天空,靜靜離去。

因為,它們永遠屬於天空。

陽頂天伸手,要去撫摸魔鷲王的頭頂。

垂死的魔鷲王微微一縮。卻是不讓陽頂天摸。當它完好強大的時候,它並不在意陽頂天的撫摸。可是,現在它虛弱了,即將要死了,它覺得這種撫摸像是同情。作為魔鷲王,它受不了同情。

就算是死,他也要驕傲地死。

「夥計,我不會讓你死的。」陽頂天笑道。

然後,從懷中直接掏出一把聖水丹藥。

秦懷玉頓時一愕,當時從秘境中,陽頂天偷了很多的聖水。但是經過大規模的使用,現在真的剩下不多了。

這魔鷲王身軀巨大,不是一兩顆,三四顆可以救活的。

陽頂天將這把聖水丹藥放在魔鷲王的面前。

魔鷲王微微側過目光看陽頂天,彷彿在稍稍的猶豫。

然後,它伸出舌頭一卷,將這些丹藥全部卷進肚子裡面。

片刻后,魔鷲王身軀一震,朝陽頂天望來不敢置信的一幕。

「秦懷玉,祝紅雪,你們將魔鷲王抬回城內。」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道。

就在此時。

忽然,一個飛騎快速從雲霄城方向飛來,一邊飛一邊吹著金哨,大聲喊道:「敵襲,敵襲1

然後,陽頂天飛快看到,一串串烽火,快速燃起。

宋春華等人徹底色變。

這意味著,雲霄城內出現了地方。

雲霄城,一個幾乎沒有任何防守的地方,僅僅只有幾十個飛騎而已。當然,還有幾百個雲霄城的年幼弟子。剩下所有人,幾乎全部都派在了城牆之上。

此時的雲霄城,是無比脆弱的。

而且雲霄城堡,距離城牆足足二百多里。儘管烽火報信很快,但是傳信到二百裡外,也至少過去了好幾分鐘了,敵人說不定都已經沖入雲霄城了。

陽頂天和宋春華對視一眼,目中露出驚駭神色。

雲霄城剛剛經歷兩場血腥激烈的戰鬥,都取得了輝煌的勝利,但實在經不起第三次戰鬥了。尤其是發生在雲霄城之內的戰鬥,後果完全是不堪設想的。

召喚魔龍坐騎。

宋春華微微一愕。

魔龍坐騎,已經只剩下一半了,而且都傷痕纍纍,現在需要的是修養。再戰鬥的話,說不定有全軍覆沒的危險,甚至傷上加傷。

但是,宋春華只是稍稍猶豫片刻,然後點頭道:「是1

秦懷玉過來,道:「宗主,要不要調魔龍第三團來?」

投靠陽頂天麾下的魔龍軍團,一共三千多,分為三個團。

第一第二團,就是陽頂天派去突襲天雷城的兩千名魔龍武士。昨夜偷襲,損失一百多。

今日,和兩千妖狼魔騎的廝殺,損失近半,現在僅僅剩下千名。

第三團,被派往西部深淵城堡方向。防備西部軍團的過境。

「不,太遠了,來不及了。就派第一,二團去。」陽頂天道。

「是1秦懷玉大聲喝道。

……

片刻后,已經幾乎玄氣耗盡的陽頂天幾人,帶領著一千隻傷痕纍纍的魔龍軍團,快速朝雲霄城內衝刺而去。

一路賓士,一路滴血。

甚至,魔龍軍團的速度也慢了許多。

在魔龍軍團的後面。整整五千騎兵,緊隨其後,快速朝雲霄城賓士而去。

……

近半個時辰后,陽頂天等人趕到了雲霄城堡。

整個雲霄城堡被包圍得水泄不通。

一千多名魔龍軍團,將雲霄城包圍得水泄不通。

陽頂天猛地一愕。

之前在延毒海峽,大地震,大海嘯發生的時候。陽頂天在高空中,確實見到了有許多魔龍軍團。閃電一般逃離了地震和海嘯。

但是陽頂天清晰地看到,延毒海峽南岸的魔龍軍團。全部朝西邊賓士而去了啊,看上去彷彿要繞路大陸橋,經過西北秦城領地,回天下會埃怎麼,又突然來包圍雲霄城了?、

此時,雲霄城內。不管老幼婦孺,全部披掛上陣。

陽頂天見到,西門夫人,焰焰和秦嬌嬌,直接仗劍。站在雲霄城頭。剩下,雲霄城的所有少年弟子,也紛紛站在城牆之上,準備一戰。

陽頂天率領的一千名魔龍軍團趕到的時候,圍城的天下會魔龍軍團見到陽頂天身後傷痕纍纍的前同伴,目光一顫,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複雜起來。

宋春華見到圍城的竟然是天下會的魔龍軍團,頓時心中一松,然後臉上一怒,道:「你們要幹什麼?不但要助紂為虐,還要對老幼婦孺下手嗎?」

天下會第五魔龍軍團統領躲開稍稍不自然躲開宋春華的目光。

魔龍軍團,一共五個團,三個預備團。

這第五團的統領和宋春華關係最複雜,他是天下會最大諸侯的之子,沒有選擇繼承父親的領地,反而因為迷戀宋麗華,所以進入天下會成為了魔龍軍團的統領。

算來,他不是宋春華的嫡系。因為宋麗華的關係,對陽頂天也有不小的敵意。

「陽頂天城主,你出來說話。」魔龍第五團統領大聲道。

陽頂天騎著魔龍坐騎,面色蒼白,玄氣耗盡后,顯得有些虛弱,道:「有什麼話,請說。」

第五統領道:「此時,在雲霄城北邊五百里處,延毒海峽南岸,你我們有幾萬個兄弟中了海水之毒,正在生死邊緣。你要立刻派人去救,否則我立刻攻城,和你們玉石俱焚1

第五統領,輸人不輸陣。哪怕是救人,也要用威脅的態度。

陽頂天微微一笑,道:「好的,我答應你。」

「礙…」沒有想到陽頂天答應這麼爽快,第五統領一愕,原本要說出更多威脅的言語,頓時一下子咽了回去。

「春華,準備大籃子,就是我們日後運送傷員用的那種,越多越好。」陽頂天道。

「是1宋春華道。

僅僅一個時辰后,便有上萬隻大籃子,出現在雲霄城面前的廣場上。

陽頂天道:「每個魔龍,帶著五隻大籃子,用最快速度,趕去延毒海峽1

「是1陽頂天身後的一千多隻魔龍軍團喝道,儘管他們幾乎每人都帶傷,都需要修養。

「還有你們,一起去。」陽頂天朝第五統領道。

「是,哦,好。」第五統領道。

片刻之後,兩千五百名魔龍武士,朝著後山快速賓士而去,面對陡峭的山丘,如履平地一般,朝著北方的延毒海峽快速賓士而去。

……

「陽頂天,你同意救我們弟兄,我們牢記在心,但是你休想吞併我們這一千五百名魔龍軍團,我們還是要返回天下會的。」第五統領道。

「嗯,你多心了。」陽頂天淡淡道。

一個時辰后。

陽頂天和兩千五百名魔龍軍團感到了延毒海峽。

儘管在空中看到過,但是置身於這裡的時候。陽頂天還是感覺到如同在地獄中一般。

此時,有毒的綠色海水,已經全部乾涸,或者滲透到地下,或者流回到海里了。

一百多里的地面上,到處都是深深可怕的裂縫。

當然。更多的是密密麻麻的屍體。

真的是密密麻麻,數不勝數。

此時,距離魔龍軍團第五團離開已經兩三個時辰了。

原本正在哀嚎,正在掙扎的天下會武士,此時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無數的屍體,橫七豎八躺在撕裂的大地上。

陽頂天內心感覺到一陣陣悲傷。

沒錯,見到這麼多生命的覆滅,他感覺到悲傷。

但是,他不會有任何的愧疚。

這些人。間接都是他一個人殺的,他感覺到悲傷,但絕對不會愧疚。

再來十次,他依舊會這樣做。

而且說句實在話,就算陽頂天不引爆海底晶石。最多不超過兩三天,海底依舊會爆炸,會地震,會海嘯。

到時候。大多數天下會軍團都已經渡海到南岸,到時候就會死更多更多的人了。就不是幾萬十幾萬了。而是三四十萬了。

魔龍軍團第五團的所有魔龍武士,全部下了坐騎,默默的悲傷流淚。

陽頂天帶來的一千魔龍軍團,儘管悲傷,因為這些死去的,之前同樣是他們的兄弟。但是。他們卻騎在坐騎上,一動不動。

第五團統領衝到第一團,第二團統領面前大聲喝道:「這些人,都曾經是你們的兄弟。現在他們死了,你們連一滴眼淚都沒有嗎?連下坐騎。默哀一下都做不到嗎?」

第一團統領,第二團統領,依舊在坐騎上淡淡道:「抱歉,在他們死去之前,還是我們的敵人。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們是渡海南下攻打雲霄城的。為敵人流淚?我們還沒有那麼幼稚。」

第二團統領更加冷聲道:「我們第一團,第二團,剛剛失去了一半的兄弟,我們也沒有流一滴眼淚。看來,貴族系帶出來的魔龍軍團,就是矯情埃」

魔龍軍團五個統領。

最精銳的一,二,三團統領,全部平民出身,靠瘋狂的修鍊,靠戰功,靠修為才坐上的統領之位。

第四,第五團,一個是天下會的直系弟子,一個是最大的諸侯之子。

所以,第四,第五團,也被嘲笑為貴族團。被一二三團所瞧不起,所以當日跟隨陽頂天南下的只有一,二,三團。

頓時,第五團統領氣得渾身發抖。

陽頂天望著滿地的屍體,淡淡下令道:「全體下坐騎,檢查每一個人。死的,全部集中起來燒掉。活的,全部裝進籃子裡面,帶回雲霄城施救。」

「是1一千名魔龍武士整齊下坐騎,開始施行陽頂天命令。

小心翼翼查看每一個人的死活,但是絕對不用手去直接觸碰這些人的身體。

……

兩個時辰后。

陽頂天得到了報告。

一共,發現了五萬七千名屍體。

一萬九千個傷者。

陽頂天目光頓時微微一縮,天下會渡過延毒海峽的,足足十五萬人。此時,活的死的加在一起,才發現了七八萬。也就是說有一半,已經徹底失蹤了。

當然,這所謂的失蹤,當然只是死亡的失蹤。被掉到裂縫裡面,或者被卷到大海裡面去了。

還活著的一萬多人,被放在一萬隻巨大的籃子裡面,掛在魔龍坐騎上。

每一隻魔龍坐騎,要掛四隻籃子,加上騎士,總共負載九個人,足足千斤之多。

不過,這點重量對於魔龍來說,什麼都不是。

魔龍自己的身軀,大幾千斤,可以負重的能量,還要超過自己的重量。

「回城1陽頂天一聲令下。

兩千五百隻魔龍武士,馱著近兩萬名傷者,快速朝雲霄城賓士而去。

等著所有人離開后。

幾百米之外,一支火箭,猛地射來,直接射中巨大的屍體堆上。

瞬間。如同山一般的屍堆,瞬間熊熊燃燒。冒出衝天的火焰,也濃煙。

所有的魔龍武士,帶著傷員,快速南奔,沒有人回頭。

第四。第五團的魔龍軍團,想要回頭的。但是見到第一團,第二團的老大哥,滿臉冷酷,便也咬下牙來,埋頭賓士!

……

被**江污染的海水中毒后,容不容易救。

不算難救,至少雲霄城就有足夠的藥材。當然,大部分都是秦夢離搬來的。

只不過。這些藥材都很珍貴,雲霄城即將面臨大戰,或許會有巨大的傷亡,把藥材丹藥用在這些曾經的敵人上值不值,是最關鍵的事情。

最後,還是陽頂天一言決定。

「救1

然後,雲霄城早就已經組織好的醫療團隊,足足幾千人。開始快速地施救,然後無數的丹藥。藥材,寶物,如同水一般的消耗掉。

「宗主1陽頂天在閉目恢復玄氣的時候,秦懷玉走了進來。

「嗯,什麼事情?」陽頂天道。

秦懷玉道:「我們的魔龍軍團,受到了巨大的損失。現在。天下會魔龍軍團第五團全部在這裡,第四團也有一半在這裡,總共一千五百名魔龍武士,剛好可以彌補我們的損失。我了解過了,這一千五百名魔龍武士對一。二團的老大哥,是充滿敬仰和崇拜的。是完全有可能被說動,加入我們的。唯一的障礙,就是以第五統領鹿寒邪為首的貴族軍官,只要將他們除掉,或者軟禁,就可以把這一千五百名魔龍軍團,收入中。」

陽頂天道:「我曾經了解過這個鹿寒邪,是天下會最大諸侯之子。因為痴戀宋麗華,所以放棄了繼承權,來天下會做一個區區魔龍軍團的統領。此人驕傲,自負,心性高,愛面子。我還聽說,當時第一團,第二團,第三團串聯商議,判出天下會追隨我南下的時候。因為沒有找他鹿寒邪,他還大發雷霆,覺得自己受到了恥辱。」

秦懷玉道:「那,那您的意思是,讓麗華去說服他?」

「你什麼時候用您這個尊稱了?」陽頂天笑道:「只要說到宋麗華,你的腦子就瞬間短路。我什麼時候想讓宋麗華去施展美人計了?這不但是對麗華的侮辱,也是對鹿寒邪的侮辱。我相信這個人的。」

然後,陽頂天繼續閉上眼睛,恢復玄氣。

……

兩個時辰后,天下會魔龍軍團第五團統領求見陽頂天。

「我是來告別的。」鹿寒邪直截了當道。

「哦!好,有什麼需要,去找穆連城。」陽頂天道:「天下會的傷員,治好之後,我也會任由他們離開。」

鹿寒邪此時再也忍不住道:「你難道不留我們嗎?你就這麼虛偽?你明明想要留下我們的,卻要任由我們離開,我一眼就識破你了。」

陽頂天笑道:「我本來就沒什麼心機,很多人都可以輕易識破我。我當然想留下你們,只不過我尊重你們的一切選擇而已。甚至有人勸我,讓宋麗華去說服你,保證能將你留下,對嗎?」

頓時,鹿寒邪的面孔一紅,變得非常不自然起來。

宋麗華是他的死穴,一旦說到這個名字,他所有的氣勢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去見過宋麗華了嗎?」陽頂天道。

鹿寒邪更不自然地點點頭,他偷偷去見了。儘管宋麗華剛剛洗過澡,恢復了一點人樣。但是那種憔悴,那種消瘦,給鹿寒邪帶來了無比倫比的震撼。曾經的仙女哪裡去了,曾經的絕色佳人哪裡去了?

但是,鹿寒邪不是釋放,而是內心的一種震撼。

是什麼力量,可以讓宋麗華變成這個模樣。

「去看可以,但是不要多想了,她已經是秦懷玉的未婚妻的,兩個人非常恩愛的。」陽頂天笑道:「你也了解宋麗華這個人,一旦決定了,任何人都不能更改,你沒有希望了。」

鹿寒邪面色一黯,道:「我知道1

接著,鹿寒邪又道:「沒錯,只要宋麗華來和我說一句,甚至不用說,只要看我一眼。我就會留下來。你為什麼不讓她來?難道你不想要我這一千五百名魔龍武士?」

「我當然想要,做夢都想要。」陽東是,我要的留下,是全身心的留下。心不在雲霄城,不在正義這邊。別說一千五百名,就是一萬五千名魔龍武士。我也不要。我和秦懷玉這樣說過,如果我讓宋麗華施展美人計,不但是對她的侮辱,也是對你的侮辱。我敬重你,相信你,所以不會羞辱你,哪怕你因此而離開1

鹿寒邪身軀微微一震,然後直接摘下頭盔,單膝跪下。

這。當然是表示效忠。

但是,他自負愛面子,單膝稍稍挨地,就立刻起來,然後轉身離去。

他答應留下來,答應效忠陽頂天代表的正義。卻不願意多留一分鐘,他覺得這樣很尷尬,讓他很不自然。

陽頂天無奈又熱切一笑。

又是一個又驕傲。又純真的人。

……

接下來的時間,雲霄城牆上。又再次出現了無比繁忙的大場面。

無數人,又在瘋狂修建城牆的最後一段。

當然此時,僅僅只有十幾里的城牆,已經不需要幾十上百萬人了。所以剩下的大幾十萬人,就加入了城牆的加固工程。

陽頂天已經看到,城牆兩邊盡頭的高山。已經活生生被削去一半了,無數的巨大石條,都被劈下來修建城牆了。

這樣也要,兩邊的大山,剛好可以做天然的城牆。

次日!

陽頂天幾人全部恢復滿了玄氣。

最讓他意外的是。魔鷲王的恢復速度,實在太驚人了。

在數量驚人的聖水丹藥下,它整個身體可怕的傷勢,已經漸漸癒合了,雖然還是觸目驚心。但是,已經沒有深可見骨的傷痕了。

當然,戰鬥力還沒有完全恢復,只有一半不到。

但是,陽頂天還是決定騎著它出戰。

根據斥候來報,西邊的深淵,已經建起了上百座弔橋了。

西部軍團幾十萬聯軍,已經在深淵西邊一百里處集結,很快就要過橋,進入雲霄城領地了。

現在,陽頂天就要率領魔龍軍團,去摧毀這些浮橋了。

作為空軍王牌,魔鷲王依舊不可缺少。

只不過,不出意料的話,這一戰會非常非常輕鬆的。狡猾的秦萬仇,一定會配合演一場好戲的。

摧毀了浮橋后,陽頂天的打三放一戰略,就徹底順利完成。

以神兵山莊為首的東部軍團,被卡在天雷城不能及時趕到。

北方的天下會,被海嘯消滅了十幾萬,宋逍吐血昏厥,更不可能南下了。

西部軍團,是老奸巨猾的秦萬仇。只要陽頂天摧毀了浮橋,幾十萬大軍就有理由不過境。

結實,唯一兵臨城下的,就只有南方軍團的幾十萬大軍!

這幾十萬大軍,當然是四支軍團中最最強大的。

但是,陽頂天現在手頭有三千五百名魔龍軍團,一千名魔鷲軍團,還有天文數字的秘密武器。還有最高的秘密殺手,東方涅滅!

對於這一戰,陽頂天還是抱有巨大信心的。

可以說,這一戰,絕對是陽頂天,是雲霄城,震撼世人的一戰。是徹底扭轉天道盟勢力,徹底扭轉混沌世界信心的一戰。

陽頂天這段時間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犧牲,都是為了這一戰。

正義和邪惡的第一戰。

也算是陽頂天和寧無鳴,秦七七的決戰!

摧毀了深淵的浮橋,阻擋西部軍團五十萬大軍東進,打三放一戰略,就徹底完成。

這一場決戰,陽頂天就贏了一半!

就在陽頂天騎著魔鷲王朝西邊飛去的時候。

忽然,西邊天空,飛來一道飄逸的身影。

是飄靈鰩,上面是一個絕色美麗,艷絕人寰的大肚子孕婦。

陽頂天不由得又氣又笑:「你這個死女人,還知道回來啊1

註:第一更送上,七千字!兄弟們,月票不要斷,支持不要斷,我繼續寫第二更。不過,可能會很晚,大家明天再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