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百零八章:百萬圍城!陽頂天出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不解,尋常船隻,當然發現不了萬米之上的飛行物,但是中州遠征軍艦隊,肯定是會發現的。 但是葵寧說不會被發現,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 一千魔鷲軍團,繼續快速北上。 忽然,...

「葵寧,你說我們這一千多魔鷲騎兵,能不能作為一支奇兵,神不知鬼不覺地到達雲霄城。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陽頂天道:「從頭到尾,我們的敵人都不能發現,直到戰場上給敵人以致命一擊?」

葵寧道:「陽城主,這需要滿足以下幾點。第一點,我們剛才大規模出動的時候,地裂城的人已經看到了,我相信地裂城中一定會有邪魔道的間諜。所以,要全面封鎖地裂城,不許一個人,一隻鳥,一艘船離開。」

陽頂天點了點頭。

這一點非常非常難做到,畢竟剛才見到大軍出動的,不知數萬。

「但是這一點您請放心,放在其他地方想要徹底封鎖消息完全做不到,但是在地裂城卻輕而易舉。」葵寧道:「因為地裂城距離最近的大陸,都有五千多里,完全孤懸海外。所以想要把消息傳到西北大陸,只有三種渠道,乘船出海,飛鳥傳信,還有乘坐飛騎離開。但是在三天之前,地裂城便已經下令,不允許一隻鳥,一艘船離開南海瀛洲。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快最強大的魔鷲軍團,可以說任何一隻信鳥,任何一艘船都無法逃離。」

接著,葵寧道:「如果,您要是不放心的話,我可以立刻派人回去,讓他們把巡邏力量加倍。」

陽頂天正要點頭,葵寧卻笑道:「不用了,他們已經追上來了。」

陽頂天轉身一看,果然已經追上來了。

足足一千多魔鷲軍團,正全速追來。

很顯然,是葵寧和陽頂天盜兵符一事敗露了,地裂城派人圍堵了,要阻止葵寧的魔鷲軍團北上。

「陽城主。怎麼辦?」葵寧道:「我們全速前進,不理會他們。」

陽頂天道:「我對你們的軍隊不了解,一切由你決定。」

葵寧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揮手道:「停1

「嗖1

儘管陽頂天已經見過一次。但此時還是忍不住內心震撼。

在七八百里的急速飛行下。葵寧一聲令下,竟然一千隻魔鷲軍團。瞬間停止,幾乎沒有向前沖一點點。

這個畫面真實何等的驚艷啊,在地球時代的戰鬥機,可遠遠無法做到。在這些魔鷲軍團身上。彷彿慣性不存在一般。

「停1一聲脆喝,頓時後面追擊的一千隻魔鷲軍團,也瞬間停住,彷彿直接定格在空中一般。

兩支魔鷲軍團,間隔數百米,靜靜對峙。

一個渾身紫甲的騎士緩緩飛來,深邃的眸子冷冷地望了陽頂天一眼。然後朝葵寧道:「魔鷲第一軍團統領葵寧,勾結外人,盜走兵符,私自帶走魔鷲軍團。該當何罪?」

葵寧在魔鷲上躬身道:「拜見大統領1

此人,竟然是整個魔鷲軍團的大統領。葵寧作為少主,還僅僅只是第一軍團的統領。而且,她竟然是一個女人,聽聲音,彷彿是一個又成熟又冷若冰霜的女子。

「來人,立刻將葵寧逮捕1這個女大統領道。

陽頂天正要上前,不了葵寧輕輕做了一個阻止的手勢。

然後,葵寧猛地拔劍,橫在自己的脖子上,熾熱道:「姑姑,不讓葵寧去和邪魔道決一死戰,我留此殘軀還有什麼意義,就死在您的面前。」

「你這是在威脅我了?」女大統領道。

「侄兒不敢1葵寧道。

女大統領美眸望向前面所有的魔鷲騎士,道:「你們,全部跟我回去。」

但是,沒有一個人動!

「你們,這是要抗命了?」女大統領冷聲喝道。

整個天空,依舊一片寂靜。

女大統領來到葵寧面前,冷道:「你怎麼可以把第一軍團全部帶走?或者說,你怎麼光帶第一軍團走?」

葵寧頓時一愕。

「第一軍團,一,三,五,七,九隊,跟我回地裂城。第二軍團,一,三,五隊。第三軍團第七,第九隊,增補進北方遠征軍。」大統領脆聲下令,然後朝葵寧沒聲好氣道:「你這個少主怎麼做的?我們魔鷲軍團幾十年沒有實戰過了,好不容易有一次真正戰場廝殺的機會,竟然只帶第一軍團,而沒想著讓整個部隊都參加實戰。」

陽頂天頓時一愕,這個女大統領,竟然是演的這齣戲。

「謝謝姑姑。」葵寧頓時大喜,道:「第一軍團,第一,三,五,七,九隊,全部出列,服從命令,返回地裂城1

頓時,空中一陣哀嚎。他們興緻勃勃地北上參戰,誰知道竟然被攔截了,然後要被拉回地裂城去。

儘管不情願,但是所有的魔鷲軍團還是第一時間服從命令。

「嗖嗖嗖嗖……」

接下來的表演,再次讓陽頂天目瞪口呆。

幾乎只有幾秒鐘時間。

陽頂天伸手的五隊魔鷲騎軍,飛快脫離隊伍,飛到那個女大統領身後。

而對面的五支魔鷲騎軍,同一時間飛來,充斥進陽頂天身後的隊伍陣形中。

兩支各五百名魔鷲騎士,在空中瞬間交錯而過,如同閃電一般。一邊的目光,火熱興奮。一邊的目光,如同要殺人一般。

很快,兩邊部隊交換完畢。陽頂天帶到雲霄城的魔鷲軍團,依舊是一千人,只不過裡面有一半是第二,第三軍團的。

「姑姑,你這樣回去,會不會受到責罰啊?」葵寧忍不住問道。

那個女大統領淡淡道:「長老會給我的底線是把第一軍團帶回地裂城一半,我已經做到了,還責罰什麼?」

頓時,陽頂天一愕,葵寧也跟著一愕。

這個冷若冰霜的女人,竟然也會這種冷幽默。

沒錯,他是把第一軍團的五百人帶回去了。但是,把第二軍團,第三軍團的五百人,送給了陽頂天。這。這應該算是對長老會**裸的挑釁吧。

陽頂天上前,朝著她深深拜下。

那個女大統領手一揮,頓時一支巨大神駿的魔鷲飛上來,她朝陽垛是我地裂城送你的禮物。你為何不收下?」

陽頂天頓時面孔一紅。道:「慚愧了。」

然後,從葵寧的坐騎上離開。落在自己的魔鷲上。

那個女大統領摘下頭盔,露出了成熟而又艷麗的面孔,朝著陽頂天彎腰道:「地裂城魔鷲軍團大統領葵卿,預祝陽頂天城主旗開得勝。斬盡閻羅。」

陽頂天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瞬間被她艷麗的面孔,尤其是充滿侵略性的美眸和紅唇刺到,頓時微微一愕,然後彎腰拜下道:「多謝葵卿小姐。」

葵卿朝侄子葵寧望去一眼,目中浮現一絲疼愛,面孔卻更加嚴厲。道:「小子,去了雲霄城,不要丟我葵氏一族的人。」

「是1葵寧大聲道,接著他眼眶一熱道:「姑姑。我走之後,地裂城就交給你了,你要小心。」

「還用你說。」葵卿冷道。

「對了姑姑,我們想要做一支奇兵,所以希望您封鎖所有有關我們北上的消息,不要讓邪魔道的人知道我們魔鷲軍團進了雲霄城,那樣會給他們致命一擊。」葵寧道。

葵卿淡淡不屑道:「等你想起來這事,情報已經飛到幾百裡外了。我早就封鎖地裂城,已經殺了幾十個人了。好了,你們出發吧。」

「是1葵寧道。

陽頂天朝她再次點頭致敬。

葵卿回禮,然後重新戴上頭盔,將自己艷麗刺人,潑辣冰冷的面孔藏進頭盔之中。

……

陽頂天率領新的一千名魔鷲軍團,繼續飛速北上。

「葵寧,你的這個姑姑,很了不起。」陽頂天道。

「當然1葵寧道:「我父親厲害是厲害,但是有些時候太固執,而且不喜政事,所以地裂城相當多的事務,都是我姑姑打理的。」

陽頂天道:「魔鷲軍團,最高可以飛到什麼高度?」

「三千五百丈1葵寧道。

頓時,陽頂天咋舌。

這,這真的不亞於地球的現代戰鬥機了埃

「嗯,那我們直線北上,趁著晚上,繞路混沌之地,再西進雲霄城。」陽垛樣,可以神不知鬼不覺進入。」

「是1葵寧道。

「不過,唯一的麻煩,就是在海面上。」陽垛里北上混沌大陸,足足萬里,肯定會遇到船隻,而且可能是敵人中州遠征軍的艦隊。就算我們在幾千丈的空中,依舊會被發現。」

「您放心,我們不會被發現的。」葵寧道。

陽頂天頓時驚愕不解,尋常船隻,當然發現不了萬米之上的飛行物,但是中州遠征軍艦隊,肯定是會發現的。

但是葵寧說不會被發現,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

一千魔鷲軍團,繼續快速北上。

忽然,前面迎面飛來一隻烈光鳥,這是魔鷲軍團放出去的,相當于軍隊的斥候。

這烈光鳥,是一種半能量生物,飛行速度,比魔鷲還要快,但是飛行時間,卻相對比較短,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返回魔鷲身上恢復能量。

烈光鳥在葵寧面前,不斷搖擺翅膀飛舞,傳達某個信號。

葵寧道:「陽城主,前面三百里處,有大規模艦隊,應該是中州遠征軍。」

「我們要立刻躲避他們的視野,可有辦法?」陽頂天道。

「有1葵寧道。

然後,他猛地下令道:「魔鷲軍團遠征軍,全部下潛1

隨著葵寧的一聲令下。

「嗖嗖嗖嗖嗖……」

頓時,這一千隻魔鷲騎兵,整個身體如同箭一般,朝著海面插去,速度竟然快到了極致。

「啪啪啪啪……」陽頂天,甚至聽到了音爆的聲音。

這魔鷲俯衝的速度,竟然如此可怕。

「嗖嗖嗖嗖……」

在陽頂天無比驚艷無比震撼的目光中,這一千隻魔鷲,如同閃電一般全部鑽入海面之下。

而且如同最最優秀的跳水運動員一般,如此巨大的身軀,筆直如水。竟然是掀起小小的浪花而已。

然後,這隻魔鷲軍團竟然全部潛入水中數十米,在海中快速潛行。

陽頂天真的徹底驚呆了。

這魔鷲軍團,也太逆天了吧。不但能上天。還能下海。

在空中的速度。快到了極點。而在海水中的速度,竟然也超過了普通的快船。

它們如同劍一般流線身形。使得他們在海底的速度,也如此的驚人。

……

就這樣,一千名魔鷲騎軍,在水中潛行數百里之後。一直到遠離了中州艦隊的視野,才騰空而起,如同一架架戰鬥機一般,在高空數千米閃電飛行。

陽頂天知道魔鷲軍團強大,但是真的沒有想象到,會如此之強大。這種妖獸,竟然還是兩棲生物。而且最誇張的是。趁著在海底飛行,它們把自己的中餐也順便解決了,一邊快速潛行,一邊獵食海底生物填飽肚子。

就這樣。這支魔鷲軍團,在海水中休息了三次,飛行十幾個小時,到天黑的時候,正式進入混沌之地。

然後,沒做停留,趁著夜色,飛在幾千米的高空,朝著雲霄城快速飛去。

僅僅一個多時辰后,便已經到達雲霄城上空。

不過,陽頂天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擔憂。

因為,整整一千名的魔鷲軍團飛到雲霄城上空的時候,雲霄城的巡邏飛騎沒有一個發現。

陽頂天從魔鷲上落下,降落在空中兩千米時,雲霄城的巡邏飛騎才發現了陽頂天,立刻飛快圍上,待見到是陽頂天後,頓時大為振奮,在空中紛紛拜下。

陽頂天下令道:「雲霄城二百里領空內,所有巡邏飛騎,全部撤離1

那個巡邏騎兵首領微微一愕,然後喝道:「是1

陽頂天繼續下令道:「命令雲霄大山,所有堡壘,所有洞穴內的士兵,斥候,潛伏者,全部撤退1

那個巡邏騎兵更加不解,但還是大聲道:「是1

陽頂天遞過手令,交給那名巡邏騎兵首領。

頓時,那騎兵首領飛快領命,去傳達陽頂天的命令。

那個巡邏騎兵首領大約離開了半刻鐘后,一道熟悉的聲音飛快而來,是宋春華。

此時,陽頂天甚至感覺到她有種不堪重負的脆弱。這是從未有過的,因為宋春華一直以來,都如同一座山一般,臨危不懼,臨危不亂。

「宗主1宋春華見到陽頂天後,美眸猛地一亮,然後拚命壓制激動道:「你終於回來了,事情可還順利?」

「非常順利。」陽頂天道。

「那就好1宋春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然後道:「秦懷玉看到你的手令后,已經去清空整個雲霄大山了。」

儘管內心非常好奇,但是宋春華卻沒有問為何要清空整個雲霄大山。

「來,我帶你去見一個人,還有一支隊伍。」陽頂天道。

然後,他猛地朝高空飛去,宋春華緊追而上。

飛到五千米高空!

頓時,宋春華身軀一震!

一千隻無比巨大的魔鷲,整整齊齊,排列在高空中,近乎一動不動,甚至沒有發出什麼聲音。

雖然,僅僅只有一千隻,但是卻遍布了數十里的上空,氣勢賽過了千軍萬馬。

「這位是地裂城少主,葵寧。」陽頂天互相介紹道:「這位是天下會,宋春華1

葵寧彎腰行禮道:「非常榮幸,能夠和宋少主並肩作戰1

宋春華目光熾熱道,卻只說一句:「歡迎你們的加入1

……

兩個時辰后,整個雲霄大山,清理一空。

然後,在葵寧的一聲令下,一千多魔鷲騎士,無聲無息,俯衝而下,飛快隱藏進雲霄大山的各處洞穴中。

整個過程,不要說外面的敵人,就連雲霄城的人,也沒有感覺到什麼,只是覺得好像忽然間颳起了一陣勁風而已!

這一千隻魔鷲進入雲霄大山的洞穴后,接下來要進行長長的修養。

因為,它們足足飛了一萬多里。儘管,曾經在海中休息過三次,但是在二十來個小時內飛行一萬多里,還是無比驚人的數字。也幾乎已經到達了它們的極限。

甚至,陽頂天已經很難理解。魔鷲儘管身軀龐大,但是也沒有如此大的能量,可以支撐它們飛行萬里。一般的飛行坐騎。頂多就是三四千里而已。再遠的距離。就要不斷換乘了。

不過,在魔鷲進入洞穴后。騎士們紛紛掏出紫紅色的晶石,開始餵養魔鷲的時候,陽頂天便明白了,這魔鷲驚人的能量是從何而來的了。

陽頂天朝葵寧道:「我要回雲霄城內了。你可要隨我同去認識日後的戰友嗎?」

葵寧道:「明日吧,接下來幾個時辰內,我們必須都和我們的魔鷲在一起,今天它們實在累壞了。」

「嗯,好好休息。」陽盾兄們所需要的一切,立刻就會有人送來。」

「陽城主你且去吧,應該有很多事情等候你的處理。」葵寧道:「而且為了保密。我最要都不要出現。」

「明日見1

「明日見1

……

此時,雲霄城大殿,燈火通明!

不過,雲霄城內來往的人群。巡邏的軍隊,反而不如以前了。

因為,大戰馬上到來,所以軍隊要抓緊一切時間休息。一旦大戰開啟,就不知道要打多久,一定要等到戰鬥結束后,才可以得到休息的時間。

陽頂天換上全身鎧甲,走進雲霄城大殿。

「城主到1

大殿門打開,門口兩列衛兵,整齊舉劍行禮。

戰爭時期,凡身穿鎧甲者,都可棄跪禮!

陽頂天走進大殿。

裡面,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在。

大殿之內所有的閑雜東西,全部都已經清理,放上了一張非常巨大的桌子。

桌子上,用沙土,石頭等,製造出了一個巨大沙盤。完全按照比例,將雲霄城的千里領地,全部模擬出來。

上面,每一道防線,每一個堡壘,每一支軍隊,都已經標誌得清清楚楚。

「拜見城主1

見到陽頂天進來后,所有人儘管激動萬分,但依舊只是彎腰行禮。

隨著壞消息一個一個的傳來,而陽頂天始終沒有回來,在場的所有高層,幾乎都要崩潰了,甚至包括宋春華。

只不過,在所有軍隊,所有雲霄城弟子面前。宋春華等人,永遠是鬥志昂揚,充滿必勝信念的樣子。

但是,一日,一日,陽頂天始終沒有來,他們真的幾乎要崩潰了。

就彷彿天上的烏雲,瞬間要將整個雲霄城壓塌一般。

此時,在陽頂天走進來一瞬間。

瞬間,彷彿烏雲散去,天高雲淡。有些人,甚至有股眼淚衝出的衝動。

但是,所有的激動,所有的振奮,只化作一個淡淡而又顫抖的:拜見城主!

「你們繼續1陽頂天道。

「是1西門烈道。

然後,他指著雲霄城北邊道:「討伐軍的北方軍團,也就是天下會軍團,這次並沒有繞路大陸橋,而是直接渡海南下,從我雲霄城背後攻來。」

眾所周知,西北大陸和北地間,是有一道淺淺的海峽。但是一般來說,是沒有人渡海的,因為且不說海水有毒,而且這裡的海況是非常複雜的。但這次宋逍,竟然選擇渡海南下,可見大戰心切。

「目前為止,天下會軍團,已經渡海近半。近十萬大軍,已經在海岸線周圍建立起防線,大約五日之後,剩下軍團便可以全部渡海完畢,然後全部南下,攻我雲霄城背面。」西門烈道:「從海岸到雲霄城,五百三十里,但是地勢極度複雜,相信天下會大軍的行軍速度除了魔龍軍團之外,都不會太快。」

接著,西門烈指向西方道:「討伐軍的西部軍團,也就是西北秦城和白雲城聯合軍團,此時距離我雲霄城大約一千八百里。但是中間攔著一道深淵溝壑,目前秦城的工兵,正在拚命修建弔橋。而且,秦城調遣了一千多飛騎,保護修建弔橋的軍隊。」

然後,西門烈指向東邊道:「討伐軍東部軍團。最為複雜。目前,以神兵山莊為主的十幾萬大軍,已經距離我雲霄城僅僅只有六百里。但是,在西南海岸線上。中州遠征軍。依舊源源不斷的登陸。所以,神兵山莊軍團在我雲霄城東邊六百里處。開始紮營,不再前進。」

最後,西門烈指向南邊道:「討伐軍南部軍團,由三個部分組成。第一。日落山脈蠻族雇傭軍,第二,天鳳閣軍團,第三南海寧族軍團。目前,天鳳閣軍團,已經在南部海岸登陸。蠻族軍團,已經走下日落山脈。在距離我雲霄城五百里的平原集結。但是,蠻族軍團大部分是步兵,只有少量的騎兵,所以到達我雲霄城第一道防線。應該還有至少五天以上1

秦懷玉道:「也就是說,討伐軍四個軍團,至少要等到五天之後,才會齊聚我雲霄城第一道防線之前。」

西門夫人忽然問道:「敵人,總共有多少軍隊?」

「應該將近百萬。」西門烈道:「根據我們目前的情報來看,應該是近百萬1

頓時,在場眾人一聲驚呼,儘管心中已經有了預料,但聽到上百萬的數字,還是忍不住一震顫抖。

「不止百萬。」陽頂天道:「應該是一百五十萬左右,甚至更多。因為中州遠征軍的數量,目前已經超過了四十萬,而且還在源源不斷的增加。」

瞬間,大殿之內,燈火猛地一顫,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西門統領,我們的秘密武器,足夠消滅一百五十萬大軍嗎?」宋春華道。

「不夠1西門烈道:「如果,任由敵人百萬大軍,在雲霄城前擺開陣勢。那麼,我們的士兵,就算再勇敢,也會瞬間崩潰。」

所有人紛紛點頭。

沒錯,一百五十萬大軍,是什麼場面。可以說,在場的人全部沒有見過。

陽頂天也沒有見過,就算在電視電影中,也沒有見過。《指環王》的剛鐸大戰,獸人軍團也只不過二十萬,就已經鋪墊蓋地,遮天蔽日了。

一百五十萬大軍,幾乎可以覆蓋幾百里地面了。

到時候,就算淹也足夠把雲霄城淹沒了。任何軍隊,見到一百五十萬大軍的陣勢,再高的士氣也會崩潰的。

頓時,所有人望向了陽頂天。

說實話,這一戰宋春華和秦懷玉,已經在沙盤上演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但所有的結果,毫無例外,全部是輸,而且幾乎沒有一點點贏的希望。

陽頂天望向眾人,緩緩道:「這一戰,我們贏的概率,在八成以上1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人震驚不已,不敢置信望向陽頂天。

陽頂天繼續道:「西門統領,我們的秘密武器,夠不夠消滅敵人四十萬?」

「四十萬?夠1西門烈道。

「那就可以了。」陽頂天道:「在決戰的那一日,我們真正要面對的,只有敵人的南部軍團。也就是四十萬蠻族雇傭軍,還有五萬天鳳閣和南海寧族聯軍。剩下的一百多萬軍隊,我們可以讓他們無法趕到,無法會師。」

接著,陽頂天笑道:「我相信,他們自己,也非常樂意見到這一點的。」

然後,陽頂天下令道:「我們就不要坐在這裡等敵人來了,宋春華命令兩千名魔龍軍團,隨我一起,去突襲一下神兵山莊的東部軍團,他們離我們太近了,要警告一下1

「是1宋春華道。

……

一個多時辰后。

兩千名陸地霸主,魔龍軍團,如同黑色幽靈一般,在陽頂天率領下,閃電一般朝東部的神兵山莊軍團突襲而去。

敵人未開戰,陽頂天主動出擊,要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註:明天,我要帶我母親去上海複查,大概五點鐘就要起床,所以今天只有這一更了。當然,就算是一更,也是七千多字。R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