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百零七章:偉大結盟!無敵軍團入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城,最重要的不是殺豬劍法第四階。而是想要和偉大的地裂城結盟,一起對抗邪魔道1 「和你雲霄城結盟?」葵司淡淡道:「我們地裂城能得到什麼?」 陽頂天再一愕,怎麼葵司是如此態度? 但...

..co

註:第二更65oo字送上,今天依舊一萬多更新。有月票的兄弟,投出來給糕點,給我鼓鼓勁。讓我繼續努力,繼續拚命下去!

……

吞噬堡壘,張開的大門,黑洞洞的,如同地獄入口一般。

陽頂天緩緩走入。

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大殿,大殿周圍,幾十個人高高在坐,俯視進來的陽頂天!

「1頓時,大門猛地關上!

頓時,陽頂天眼前徹底的黑暗,完全伸手不見五指!

陽頂天的修為很高,所以就算在黑夜中,也能清晰視物。但是在這裡,他卻什麼都看不見,因為這裡沒有任何光線。

「你,就是雲霄城主陽頂天?」無比巨大的大殿中,傳來一道清冷而又高傲的聲音。

這個聲音,陽頂天確實聽過,在魔城商宮的拍賣大會中。此人,就是地裂城主葵司。

「是1陽頂天躬身拜下道:「雲霄城主陽頂天,拜見葵司前輩。」

「你來我地裂城,所為何事?」葵司淡淡問道。

陽頂天道:「一,為感謝葵司前輩在天道盟大會的仗義執言。二,為雲霄城和地裂城的結盟而來。三,想要向地裂城借魔鷲軍團。四,想要和葵司城主交易殺豬劍法第四階。」

陽頂天非常直截了當,沒有任何客套。他覺得,在葵司固執而又驕傲的人面前,用不著客套。

「你不用客氣。」葵司道:「我這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在天道盟的那些話,不是為你而說,而是為我自己而說。」

接著。葵司道:「你想與我交易殺豬劍法第四階,你願意付出什麼?」

陽頂天頓時一愕,葵司竟然跳過了第二,第三,直接來到第四條。收拾心情后,他還是恭敬道:「我願意付出一隻乾坤戒。擁有這隻乾坤戒,可以反射一切傷害,當然極限是佩戴者的最高修為。」

這個指環,本來是準備給宋逍的。但是宋逍翻臉了,正好拿來送給葵司。

「哦,這隻戒指你沒能送給宋逍,現在就送來給我了。」葵司淡淡道:「難道你認為,我葵司還比不上宋逍嗎?他不要了,你才給我?」

陽頂天躬身道:「不敢1

接著。陽頂天道:「事實上,我原先連這隻指環也不準備拿出。因為,我無比敬重葵司前輩為人,所以打算直接討要殺豬劍法第四階。我所能給出的,僅僅只是我的尊敬,我的人情,還有我的承諾。但是您問我打算用什麼具體東西交易,所以我暫時只能給出這個乾坤戒。」

然後。陽頂天繼續道:「這次我來地裂城,最重要的不是殺豬劍法第四階。而是想要和偉大的地裂城結盟,一起對抗邪魔道1

「和你雲霄城結盟?」葵司淡淡道:「我們地裂城能得到什麼?」

陽頂天再一愕,怎麼葵司是如此態度?

但是,陽頂天還是認真道:「地裂城將得到的,是我最忠誠的友誼。」

「你說得太虛了,更加直接一點。」葵司道。

「結盟之後。我將與地裂城共同進退,生死與共。地裂城遇到任何危機,我陽頂天,我雲霄城都全力以赴,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陽頂天熱血道:「而且。我即將建立的玄氣凝聚凈化大陣,地裂城將無條件享用一半的份額。當地裂城受到攻擊的時候,不管千里萬里,我雲霄城都全力以赴,和地裂城並肩作戰1

陽頂天抑揚頓挫,激烈火熱的聲音,響徹整個大殿。

他不說錢財,不說寶物,他覺得說出這些是恥辱。但是,他願意給出最最珍貴的東西,那就是他的承諾。

或許對於別人來說,這些話虛偽無比。但是對於陽頂天來說,這些是他所能給出的極限。

「毫無疑問,陽頂天閣下,我相信你言語的真誠。」葵司道:「但是,我認為我地裂城不需要與你們結盟。沒有人能夠奈何得了我地裂城,也沒有人可以攻陷我地裂城。哪怕是邪魔道,哪怕是滅世軍團。」

接著葵司無比傲慢道:「我地裂城,擁有天下最最複雜的地形。擁有天下最最強大的空中軍團。我地下城,是永遠不破的,是永遠不敗的。所以,我們不需要和任何人結盟1

然後,葵司的目光彷彿在黑暗中朝陽頂天射來,道:「陽頂天城主,我非常敬重你的為人,也敬佩你的真誠和勇敢。但是我不認為,你能夠贏得了這次大戰。我覺得你和雲霄城的毀滅已經成為定局,所以將來你也不能給我地裂城任何幫助。所謂的玄氣凝聚凈化大陣,也不能建立起來。我不覺得在這次以卵擊石的戰爭中,你有任何一點點贏的希望。」

「當然,尊敬的陽頂天城主,我願意給你無限的祝福,我也願意送你一隻金爪魔鷲。但是結盟,還是算了,我地裂城不依靠任何人。借兵,也還是不用談了。」葵司淡淡道:「至於殺豬劍法第四階,假如這次大戰你能活著,那麼到時候你再來我地裂城,我無條件把它送給你。但是現在,還是算了。如果你註定毀滅的話,我還是覺得這個殺豬劍法第四階就不要浪費了。」

然後,大殿一片靜寂。

陽頂天內心一片冰冷,他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之前,他真的對葵司充滿了巨大的希望。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是如此的自大,如此的傲慢,如此的偏執。

「好了,尊敬的陽頂天城主,大戰在即,我就不留你做客了,相信雲霄城所有人也都在翹以待,你就請回吧。」葵司笑道:「送你的那隻金爪魔鷲,會在地裂城的裂縫之外等你。」

「轟隆顱…」然後,城門的大門打開。

外面,一點點微弱的光芒照進來。

陽頂天再次看到了,高高在上坐著的葵司城主。還有周圍十幾名地裂城長老。此時,所有人正用憐憫,而又淡漠的目光望著陽頂天。

看上去,這些彷彿不像是人,而像是大殿裡面的那些佛像。

此時,任何言語也無法形容陽頂天內心的失望之情。

他強忍著無比的苦澀和憤怒。朝著葵司深深地拜下,然後後退,離開。

因為,葵司和地裂城,沒有虧欠他任何東西。

如果內心沒有共鳴,陽頂天不能奢求在這裡得到任何東西。

……

走出吞噬城堡后,那個為的魔鷲騎士頓時迎上來,朝陽頂天望來詢問的目光。

陽頂天苦澀地搖搖頭。

頓時,這名魔鷲騎士神情一黯。苦澀道:「我送您出去。」

「勞煩了。」陽頂天道。

然後,在幾十名魔鷲騎士的拱護著,陽頂天飛過長長的甬道,來到巨大的地下城市,一直往上飛,直接衝出了地裂城裂縫,來到了地面。

此時,地面上一隻巨大的金爪魔鷲正在盤旋飛行。

這。就是葵司送給陽頂天的禮物。

陽頂天內心一片苦笑,他想要借一支軍隊。對方卻送給了他一隻。

這就讓陽頂天想到地球上的一些笑話,有人開口借一萬塊錢,對方直接給了三百說,拿去花吧,不用還了。

陽頂天內心失落,甚至憤怒。卻不能埋怨。

他可以責怪地裂城目光短淺,但是卻不能怨恨,因為對方不虧欠他任何東西,反而陽頂天依舊欠了他一個巨大的人情。

陽頂天沒有要這隻金爪魔鷲,施展玄技便朝著北方飛去。

這次的拜訪。從頭到尾,沒有過一個時辰。

帶著巨大的希望而來,卻懷著巨大的失望而去。

「對不起。」魔鷲騎士道。

「不,沒什麼。」陽頂天道:「你們記住,日後地裂城需要我陽頂天的時候,我仍舊會從北邊的天空出現,我仍舊會和地裂城並肩作戰1

頓時,幾十名魔鷲騎士眼眶一熱,深深拜下。

陽頂天全向北飛去。

……

飛出數百里,下面便是茫茫大海。

忽然,一艘犀利的船猛地從海水中鑽出,然後裂開一個口子,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人。

一個瘦削而又高大的青年,渾身黑衣,披頭散,目光通紅,眼深鼻高。

「在下地裂城少主葵寧,拜見陽頂天城主。」那瘦削青年拜下道:「能否,請陽頂天城主下來一敘?」

陽頂天微微一愕,然後便降落在那艘奇怪的船上。

「請1葵寧道,然後他鑽進船艙之中。

陽頂天也跟著進入。

頓時,這隻怪艦,再次鑽入海水之中。

這隻怪艦,體積不大,和地球的潛艇真的非常相似,也是兩頭尖尖的,方便在海底潛行。

在狹窄的艙房內,葵寧拜下道:「事關重大,所以葵寧只能在這裡等候陽頂天城主。」

陽頂天驚愕道:「究竟出了何事?我剛才就在地裂城,少主為何不在哪裡約我相見?」

葵寧道:「敢問陽城主,這次來我地裂城,所為何事?」

「結盟,借兵1陽頂天道:「可惜,令尊已經拒絕了,他非常的傲慢。」

「敢問陽頂天城主,願意為結盟,借兵,付出什麼?」葵寧問道。

陽頂天道:「付出我的所有,我將成為地裂城最最忠誠的盟友。只要地裂城堅持正義,我將永不背棄。日後,只要地裂城有需要,不論任何人,任何勢力對地裂城造成威脅,或者侵入地裂城,我陽頂天將傾盡所有,與地裂城並肩作戰,哪怕付出生命1

陽頂天一字一句,慷慨激昂,再次重複這段聽上去無比虛偽,但實際卻無比真誠的誓言。

艙房內,靜寂無聲!

良久之後,葵寧道:「我相信您的話,我地裂城,願意和您結盟!願意借兵1

陽頂天頓時一愕,然後拜下道:「感謝少城主的厚義,但是令尊已經拒絕了。」

「那個人。不是我的父親。」葵寧顫聲道:「事實上,我父親自從離開東方雲州后,已經徹底失蹤了。我不得不求助於雲天閣,派出了幾百艘秘密潛艦,到處搜尋。都沒有現我父親的蹤跡1

陽頂天頓時一顫,嘶聲道:「葵司城主。失蹤了?」

如果是這樣,那對於正義勢力,實在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打擊。

那最壞最壞的情形,就是葵司已經落入萬滅神殿手中。

「但是,或許情形還沒有到達最壞。」葵寧道:「事實上,前天邪魔道的使者武莫織,還來到我地裂城進行談判和收買,開出了無比巨大的價錢,換取我們出兵討伐雲霄城。哪怕是象徵性的出兵。所以我猜想,我父親並沒有落入他們手中,否則他們也不需要開如此高的價錢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可是,葵司如果不是落入邪魔道手中,那他究竟去了哪裡?要知道,他的修為也無限接近於大宗師了,天下能殺他的人,也不多了。

葵寧接著說道:「為了不亂軍心。所以我們一直宣稱我父親已經回到了地裂城。所以,剛才和您說話的。其實是我父親的替身而已。」

陽頂天頓時長長鬆了一口氣。

他就覺得奇怪,葵司應該不是如此自大,如此短淺之人。儘管他性情激烈,但絕對不是粗淺之人。

陽頂天頓時驚喜道:「那麼,剛才在大殿中的態度也是假的哦?地裂城是願意借兵,願意加盟的咯?」

「不1葵寧道:「剛才我父親替身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是地裂城長老會的態度。他們目前面臨巨大的壓力,雖然還沒有答應邪魔道的要求,但是也絕對不敢與您結盟公然與邪魔道為敵了。父親的失蹤,讓他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接著。地裂城少主葵寧接著說道:「當父親咆哮天道盟大會消息傳來之後,緊接著父親便失去了消息。地裂城便進入了最最緊張,最最恐懼的時候。我們知道,當您聽到天道盟大會的消息后,一定會來地裂城要求結盟借兵。所以,他們商議過後,給出了拒絕的決定。然後,一直等待您的上門。」

陽頂天點頭道:「我可以理解。」

葵寧道:「我父親在去參加天道盟大會的時候,曾經鄭重地和我說過,萬一有一天他回不來了,萬一他失去了所有的蹤跡。讓我不要去找他,讓我不要亂,讓我直接帶領魔鷲軍團去雲霄城參戰。他說如果您贏了,他反而有一線生機。如果您輸了,那地裂城也註定要毀滅。」

陽頂天內心頓時一震,沒有想到葵司偏激固執的面孔下,竟然又如此遠大而又勇敢的目光。

葵寧接著道:「所以我曾經和長老會力爭,要求和雲霄城結盟,要求出兵參戰。但是,保守和恐懼的長老會,還是決絕了我的意見。所以,當我知道您來地裂城的時候,便知道您肯定會被拒絕,所以便在這裡等你。」

陽頂天再次深深拜下,道:「多謝少城主。」

「陽頂天城主,我願意率領一千名魔鷲軍團,前往雲霄城,和您並肩作戰1葵寧深深拜下道:「從此時起,一直到戰爭結束,我將服從您的任何命令1

陽頂天心潮澎湃,沒有任何言語,只能深深拜下。

一千個魔鷲軍團,完全足夠了,比陽頂天意想中最好的還要好。他本來想,就算借來幾百個魔鷲軍團便足夠了。畢竟,這是地裂城的王牌軍隊,總量也只有三千多隻而已。而且此時地裂城也非常危險,這支王牌軍隊還要守護整個地裂城,甚至整個南方瀛洲。

一千個魔鷲騎兵,已經足夠消滅鷹巢城的一萬金雕軍團了。甚至,也可以對幾十萬地面大軍,造成毀滅性打擊了。

這一千多魔鷲軍團,已經可以扭轉戰局了。

緊接著,葵寧面帶苦澀道:「但是有一個壞消息,因為在父親的影響下,我們私下都希望前往雲霄城參戰。所以,長老會收走了我們所有的兵符。我現在連一隊魔鷲騎兵都調不出來,所以要想辦法,從長老會偷出兵符,沒有兵符。任何人都調不出一個魔鷲騎兵。」

陽頂天道:「那麼,這個兵符現在藏在哪裡?」

「吞噬堡壘的長老閣的密室中,被鎖在一個刀槍不入的血烏金盒中,十三個長老,日夜盯守。」葵寧道:「這十三個長老,五個宗師。八個九星武尊。所以,幾乎沒有任何偷取的可能性1

陽頂天道:「那個血烏金盒子,有多大?」

「五寸見方。」葵寧道。

「那你手中,有沒有一模一樣的血烏金盒子?」陽頂天問道。

「倒是有,是我父親用來裝其他寶物的。」葵寧道:「我能夠拿出來。」

「好,那麼長老會的密室,什麼時候才會打開?」陽頂天問道。

「我母親,有權力打開,對裡面進行檢查1葵寧道。

陽頂天道:「那就可以了。我有辦法,拿出那個兵符。但是,你先要把那個一模一樣的血烏金盒子交給我。」

「您有辦法?怎麼可能?」葵寧道:「您的修為再高,也不能在十三個長老的面前,神不知鬼不覺拿走兵符的。」

陽頂天堅定道:「我可以的。」

「最好不要任何冒險,也不能動手。」葵寧道。

「沒有任何冒險,也絕對不會動手。」陽頂天道。

葵寧驚道:「那我無法想象,有任何辦法可以做到這一點。」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然後施展隱形玄技,瞬間。完全消失在葵寧視野中。

頓時,葵寧完全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切!

……

吞噬堡壘內的長老閣。

十三名長老,盤坐在一個密室周圍。

無比強大的氣息,籠罩著周圍的每一寸空間。不要說任何人,就算一隻蒼蠅,也休想逃脫他們的氣息鎖定。

確實如同葵寧所說。任何人都休想從這十三名長老眼皮底下拿走兵符。

成熟端莊的城主夫人,款款而進。

「打開密室,我要檢查兵符是否存在。」城主夫人淡淡道。

「是1十三名長老淡淡道。

然後,四個人上前,拿出四把鑰匙。打開中間密室的門。

「轟隆隆1地面,裂開一個口子,這裡是進入密室的通道。

整個密室,只有四五平方米,完全嵌入地下,密室的門,是金鋼築成,足足有四五尺之厚。

然後,四名長老跟著城主夫人,一同走進密室之內。

當然,一起進入的還有陽頂天。這個隱身玄技是極度逆天的,在隔絕空間之內,就算再強大,也無法現陽頂天任何氣息。

城主夫人仔細檢查密室之內后,朝著四名長老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出。

四名長老確認了藏有兵符的血烏金盒子完好后,也跟著轉身走出。

而陽頂天,留在了密室之內。

城主夫人和四名長老離開之後,密室厚厚的大門,再次關閉。

陽頂天沒有現身,而是飛快將藏有兵符的血烏金盒子飛快拿到自己的隔絕空間內。與此同時,飛快將準備好的一模一樣血烏金盒子,放到原處。

陽頂天度無比的快,動靜無比的校幾乎不到零點一秒就完成了,而且造成的動靜,絕對比一隻蚊子還要校

但是,十三個長老的監控是無比強大的。就算如此快,比蚊子飛過還要小的動靜,也立刻驚動了五名宗師級長老。

這五人面色一變,立刻起身,四處檢查空間內的每一處。

當然,他們檢查不出任何動靜。

緊接著,他們立刻打開密室進入,仔細檢查血烏金盒子。

密室裡面,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任何生命,沒有任何能量氣息。他們非常自信,密室這麼小的環境內,哪怕一個頭絲掉落的動靜,他們都能鎖定。

而血烏金盒子,也沒有任何變化。

「沒事,我們差點成為驚弓之鳥了。」大長老自嘲道,然後五個人離開了密室。

當然,在他們離開之前,陽頂天已經隱身離去了。

……

「到手了沒有?」葵寧無比緊張問道。

陽頂天點頭,直接拿出了血烏金箱子。

緊接著,陽頂天凝聚玄火,猛地一劃。

輕而易舉,將血烏金箱子打開。

一塊能量晶石雕琢的兵符,靜靜躺在哪裡,釋放出特有的能量氣息。

「陽城主,你立即隱身離開,到海面上等我。」葵寧振奮道:「我這就去軍營,最多半個時辰,我就會帶領魔鷲軍團,出現在您的眼前1

「好1陽頂天隱身,飛快離開地裂城!

……

海面上,陽頂天依舊隱身,靜靜漂浮在海水之上。

他靜靜,靜靜等待著。

等待著空中的霸主,等待著即將屬於他的魔鷲軍團。

忽然,周圍空氣猛烈地顫抖,整個海面也猛烈地顫抖。

緊接著,天空猛地一暗!

「嗖嗖嗖嗖……」

無數空氣呼嘯的聲音。

無數空氣爆裂的聲音。

密密麻麻,黑壓壓的魔鷲軍團。

如同上千架戰鬥機一般,瞬間劃過天際。

遮天蔽日,天地一片黑暗。

「呼1陽頂天猛地獻身。

葵寧猛地一揮手,極飛行的魔鷲軍團,瞬間定祝

在空中,擺成一個無比犀利的陣形,彷彿瞬間定格一般。

這就是空中的霸主,飛行如風,靜止如山。

「陽頂天城主,地裂城魔鷲軍團第一軍,請求加入正義聯軍,請您接收1葵寧大聲呼道,然後將一支黃金令劍,高高舉過頭頂!

「歡迎加入正義軍團,歡迎加入天道盟聯軍。」陽頂天高舉黃金令劍,大聲道:「我命令,魔鷲軍團第一軍,目標雲霄城,全前進1

「是1所有人齊聲斷喝。

「嗖嗖嗖……」

瞬間,一千名魔鷲軍團,如同閃電一般,在天空劃過一道痕,撕裂著空氣,呼嘯著朝西北雲霄城方向而去!

這支空中的霸主,將會在大戰中,給萬滅神殿的邪惡軍團,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