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五百零二章:瘋狂冒險!復活師傅!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忽然,陽頂天腦子裡面響起了寶寶的聲音。憨憨的,脆脆的。嘎嘎的笑,喊爸爸也喊不清楚。 這聲音,瞬間如同天籟一般。 「啪……」東方冰凌的面孔,瞬間被擊碎,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

所謂的離魂訣,就是將一個人的靈魂,從寄體裡面抽離出來。

看上去,彷彿和邪魂訣裡面的攝魂一模一樣。

確實幾乎是一樣的,但是卻有本質的區別。,

離魂訣,抽取的是完整鮮活的靈魂。

邪魂訣的攝魂,抽走的是一個失去意識的傀儡靈魂。

攝魂是殘暴而又直接地將一個人的靈魂抽走,但是卻不抽走意識、意志和情感。這種粗暴,導致於靈魂被抽走之後放進靈魂指環之內,直接變成了殘暴的傀儡戰魂,沒有意識,沒有情感。

也就是說,被攝魂抽走的靈魂,其實算得上已經是死了。身體變成了行屍走肉,靈魂也變成了麻木冰冷的能量體,已經完全不具備意識和情感了。

這樣的話陽頂天根本不需要麻煩,直接製造一個傀儡戰魔就是了。此時陽頂天的靈魂指環裡面,已經有足夠多足夠強大的傀儡戰魂了。

但是,陽頂天要復活的是一個有意識,有情感的師傅,他要讓師傅的靈魂重新活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就必須把師傅的靈魂完整地從自己的腦子裡面剝離出來,然後引導進靈魂聚影裡面。、

但是,現在有三個無比困難的地方。

首先,如何在剝離的時候,如何完整地將師傅的靈魂,情感等所有,完整的剝離,引導出自己的腦子。

第二點,因為師傅的靈魂住在自己的腦子裡面,如何將自己師傅的靈魂和自己的靈魂分開,否則很有可能,不但將師傅的靈魂抽出來,而且還把自己的靈魂也抽了出來。這是非常非常有可能的。當時陽頂天就是這麼把巫行文弄成行屍走肉的,那混蛋就是自己把自己的靈魂抽走了。

要知道,此時東方涅滅的殘留靈魂,算是住在自己的靈魂之內。兩者單純從形態上,幾乎算是融為一體的,絕不僅僅只是某個寄生蟲直接掛在另外一個物種上。直接一扯就可以了。

第三點,師傅的靈魂已經無比的虛弱,在自己腦子裡面已經是受到最大的保護了,但也不得不進入沉睡期,稍稍一點點動彈,立刻就會灰飛煙滅。可以這麼說,只要離開自己的腦子,百分之百會直接消散掉,根本就進入不了靈魂聚影。

可以說。這三點幾乎是無解的。

當然,如果無靈子願意出手,那完全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

以他的精神力,可以輕而易舉進入陽頂天的腦子裡面,將東方涅滅的殘存靈魂包裹獨立起來,然後用離魂訣抽出。然而在整個過程中,東方涅滅的靈魂依舊可以處於沉睡狀態,他無比強大的精神力。完全可以將師傅脆弱的靈魂碎片保護起來,然後輕而易舉注入靈魂聚影。

而最後的復活程序。直接用往生訣,更加容易。

復活東方涅滅一事對於別人難如登天,但是對於無靈子來說,卻如同喝一杯水一樣簡單。

但是,他就是不同意。甚至,連離魂訣都不願意交易。

僅僅只有一卷九品初等的往生訣。就要換陽頂天的一個絕望之城秘境。

他這已經不是在坑人了,而是要害死陽頂天的意思了。

陽頂天會攝魂訣,那麼百分之九十九的結果就是,他把師傅的靈魂和自己的靈魂,全部抽了出來。然後。自己變成了行屍走肉。

……

在深深的海底中,陽頂天進入了冥想。

對於邪魂訣,他擁有最深最深的理解。因為,獨孤逍將邪魂訣所有的東西,全部注入到他的腦子裡面。

陽頂天可以確定,所謂攝魂和離魂訣,應該是同出一個體系。只不過離魂訣要高級得多,也要難得多。而攝魂訣,則簡單粗暴得多。

那麼,現在陽頂天必須解決第一個難點。

那就是,如同將自己的靈魂和師傅的靈魂,完全分別和獨立出來。

這聽著很簡單,實際上是非常 非常困難的。

靈魂,是一種特殊的能量體,無形無影。

可以說,此時師傅的靈魂在陽頂天靈魂的深處,完全融合在一起,根本沒法分割開來。就算有法分割,那麼分割的那一刻,師傅的靈魂便灰飛煙滅了。

因為,師傅的靈魂碎片,完全依靠陽頂天的靈魂提供能量給養。一旦分離,就徹底毀滅。

思考,思考,思考!

冥想,冥想,冥想!

陽頂天必須找到一個辦法,讓師傅的靈魂和自己靈魂成功隔離,但是又絕對不會灰飛煙滅?

有辦法嗎?有!

那就是神離,形不離!

師傅的靈魂依舊住在自己的意識內,從物理上不分開。

但是,從精神世界中,從虛擬的精神世界中,卻開始分離。

什麼辦法?

冥想,陽頂天自己進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之中,進入直接的腦域之內,然後找到師傅東方涅滅。

聽起來很簡單啊!

但是實際上,卻無比的艱難。

一個人腦子裡面的精神世界有多大?完全不敢想象,甚至比陽頂天此時到過的世界還要大。尤其對於陽頂天來說,在地球生活過,在混沌世界生活過。腦子看過無數,無數的電影,這些東西都在腦子裡面形成投影,成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

所以說,陽頂天腦子裡面的精神世界,或許有幾百萬幾千萬平方公里。有些是清晰的,有些是模糊的,有些是重複的。但是毫無疑問,這些都構成了精神世界。所以,根本無法想象有多大。

有一個說法,人腦子裡面的記憶容量,有幾千幾萬甚至更多tb。

沒錯,是tb。每一個tb,相當於1024gb。

一部高清的愛情動作片,才2gb而已。裡面卻有幾十萬畫面組成。

從這裡。也可以想象出,人的精神世界究竟有多大。

那麼,想要在精神世界中找到寄生的東方涅滅靈魂,就相當於在幾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尋找一個正藏著睡覺的人。

這有多難,根本無法想象!正常的尋找需要多久。一尺一尺地找,一米一米地找。

至少需要幾萬年都不止吧。

然而,能給陽頂天的時間,才僅僅只有多少?

當然,或許要說,為何不直接喚醒師傅的靈魂,這樣不久可以直接找到了嗎?

沒錯,喚醒后當然可以找到。但是喚醒之後的師傅神識,他的靈魂碎片是分散的。

因為人腦構成是不一樣的。每一個地方負責的東西也是不一樣的。所以師傅想要和陽頂天交流,也必須分散在各個部位中。

也正是這個原因,才導致儘管在陽頂天腦子裡面,但師傅的靈魂依舊在快速消散,因為這些靈魂碎片是分散的,每一次都會丟失許多。所以,師傅不得不沉睡,讓所有的靈魂碎片凝聚在一起。

而且。陽頂天抽取師傅靈魂的時候,也需要它完全凝聚在一起。

所以。整個過程中,師傅的靈魂必須在沉睡狀態。

所以復活師傅第一步,陽頂天必須進入自己精神世界,找到師傅沉睡的靈魂。

……

師傅的靈魂,沉睡在陽頂天精神世界中哪一個位置?

陽頂天,只能賭。只能猜!

但不管怎麼樣,他都需要大量的時間去找,或許需要幾個月,幾年,甚至更久。

但是。現實給陽頂天最多不會超過三四天的時間。

天道盟會議一結束,秦七七和寧無鳴的大軍,就會出發席捲雲霄城。

所以,陽頂天要進入極深層次的冥想。

冥想的層次越深,時間就越慢。

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

每一次,時間變慢的程度,是呈現幾何倍數的。

所以到了深層次的冥想世界,在裡面幾十年,或許就等於現實的幾個小時而已。

當然,進入深層次的冥想,會有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那就是無法清醒,被卡在精神世界的夾縫之中。

人的記憶是有斷層的,所以精神世界也絕對不是流暢的,完整的。在某段記憶中,就插入一段完全不屬於一個世界的畫面。一旦進入這種錯誤夾縫中,那就永遠出不來了。

這就等於,這個世界裡面出了一個bug,到處都是絕路。

這些精神世界的理論,在地球還非常高深,僅僅只是有相關的構想。但是在混沌世界,卻有了一整套理論體系。這個世界的精神師雖然很少,但是在精神領域的研究,比地球時代要高出許多許多。

而所謂進入自己精神世界的冥想捲軸,也很多很多。

陽頂天就要開始進行復活師傅的第一步,進入冥想,在精神世界中,尋找到沉睡中師傅的靈魂。

……

進入空間指環,陽頂天挑選精神捲軸。

寧寧本身就是一個精神師,所以裡面有許多冥想類精神捲軸,甚至有九品上等的。

精神捲軸,是不是品級越高越高。

當然是這樣的,因為品級越高,就意味著冥想的層次越深,就意味著陽頂天有足夠的時間去在自己的腦域中找到師傅沉睡的靈魂。

但是,精神捲軸品級越高,就意味著精神世界越逼真,完全把記憶最深處的畫面都挖出來。

精神世界越逼真,就意味著bug和夾縫就越多,就越容易永遠卡在夾縫中,徹底迷失。

經過掙扎和猶豫,陽頂天沒有選擇最高品級的捲軸,而僅僅只是選擇了一個八品初等的冥想捲軸。

精神世界越模糊,危險就越少,但是時間也越少。

手握著精神捲軸,陽頂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接下來,要進行的幾乎是陽頂天最最瘋狂,最最冒險的旅途了。

因為,沒有人能喚醒他。而設定的清醒條件,也只有一個,那就是一旦找到師傅沉睡的靈魂。就喚醒自己。

那麼如果一直沒有找到師傅,那陽頂天就會一直沉浸於冥想中。那麼,或許半個月,一個月,幾個月時間過去了。

等到他清醒的時候,雲霄城已經成灰了。

冥想。永遠都只是高等精神師才能玩的。裡面無窮無盡的陷阱和夾縫,還有沒有達到目的,永遠的尋找狀態。對於普通人來說,冥想實在太危險了。

而最最瘋狂的是!

陽頂天自己思考出來這一套復活師傅的辦法,完全沒有任何理論支撐,也沒有人保證能夠成功。僅僅只是靠陽頂天自己想出來的,沒有任何精神師證實可行。

如果讓無靈子知道了陽頂天的方式,他也會被徹底震驚,震驚於陽頂天的瘋狂和不要命。

普通人進冥想世界。純粹是找死,找死,找死!裡面無窮無盡的夾縫,根本無法躲避。

當然,陽頂天對於這一點,是不大了解的。

無知者無畏,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然後朝手中的八品冥想精神捲軸。輸入一個玄氣。

「呼……」

瞬間,冥想捲軸的特殊能量。瞬間讓陽頂天進入沉睡。

如同穿越時空隧道一般,不斷地穿梭,穿梭,穿梭……

「呼……」

一切旋轉流光的畫面靜止,組成了一個完整的畫面。

陽頂天,進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深處。

……

此時。他在大海的深處!沒錯,是南蠻洲的大海深處,和他現實中的環境一模一樣。

因為,冥想之前的那一刻身處何方,進入精神世界時。也就身處此地。

接下來,陽頂天要離開這裡,在精神世界中,尋找沉睡的東方涅滅。

陽頂天開始往上划,往上划。

「嘩……」猛地衝出了水面。

不遠處,就是南蠻洲的十萬大山,而周圍,這是茫茫大海。

此時,那隻奇怪的坐騎,仍舊盤旋在海面上。

陽頂天猛地躍起,坐上那隻飛行坐騎,開始升空。

師傅沉睡的地方在哪裡?他只能賭!

在冰天雪地的那個洞窟之中,在和陽頂天相遇的地方。

當然,他是完全不確信的。師傅的神識,還可能在陰陽宗的家裡。因為,或許他對家充滿了眷戀,所以選擇在家中沉睡。

但是,陽頂天必須選擇一個。那麼他選擇冰天雪地的洞窟。

確定了方向後,陽頂天乘坐飛騎,朝著東北方向飛去。

冰天雪地,萬里冰川,在中州的東北部。

……

陽頂天不斷地向東北飛行。

「天哥哥,救我,救我……」忽然,身後傳來靈鷲的哭喊聲。

然後,還有吳幽冥的冷笑聲。

接著,是靈鷲慘叫的聲音。

當然,這一切都是假的,都只是陽頂天情感的投影而已。

實際上,吳幽冥很可能是個謙謙君子,絕對不可能傷害靈鷲的。但是在潛意識中,陽頂天害怕這事情的發生。

陽頂天毫不理會,也不回頭看上一眼。

因為,這些都是無數精神陷阱的一部分。一旦看了,甚至衝上去,那麼就會進入一個混亂的情緒世界,那麼就可能導致周圍精神世界的扭曲,到時候就永遠出不來了。

陽頂天不斷地飛行,飛行!

下面,完全是茫茫的大海。

這是非常有利的,因為茫茫的大海看起來非常相似,完全可以用相同的畫面來拼接。畫面越簡單,就越安全,就不容易有bug。

終於,幾千里的大海飛完了,接下來就到了南中州。

陽頂天不斷地飛高,飛高。

這個時候,他依舊算是安全的。因為,他看到的南中州,是在很高的地方看的,所以幾乎是一個靜止的模糊畫卷,所以依舊是安全的。

飛過了南中州,又跨越大海,接下來來到了大中州。

這裡,陽頂天曾經到過地面,所以會有清晰的畫面。

「礙…」忽然,地面上傳來凌舞的慘叫聲,然後只見到神兵山莊的少主,正在瘋狂撕扯凌舞的衣衫,要進行凌辱。

陽頂天用巨大的意志力。不低頭看,直接飛過去。

因為,這也是精神陷阱。現實中的擔心,投影到精神世界中,構成的陷阱。

陽頂天繼續飛行,飛離了大中州。繼續到達海面上。

接下來,最最危險的時刻,就要到來了!

因為,從這裡一直到冰天雪地,陽頂天從來沒有到過。所以,在陽頂天的精神世界裡面,完全是一片空白的,不存在具體的畫面。

當然,如果完全不存在。也不要緊。

最可怕的是,陽頂天的腦子,自動腦補。試圖用記憶中其他畫面,去構造出這片空白的世界。

那樣是極度不合理的,但也是一定會發生的事實。

一旦精神稍稍錯亂,把絕對不合理的畫面填補到這片空白中,那一切都完了。

比如,把地球上的某個畫面。填補到這個空白世界中。陽頂天一頭衝進去,那就永遠出不來了。只能在那個錯誤的畫面中永遠地打轉。

當然,或許可以說,那我就索性不去構造,直接就是茫茫的大海,就這樣一直到冰天雪地好了。

這更加不行,因為你腦子裡面清楚地知道。中途要經過北中州,甚至瀛洲玄天宗。一旦是茫茫的大海,那麼就意味著這個世界的不真實,那就意味著徹底進入茫茫大海,永遠地打轉。永遠出不來。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凝聚所有的精神,全部進入北中州的幻想。

這是一個極度困難,極度複雜的事情。

首先,距離一定要對!從大中州,到北中州,要跨越多長的海洋,一定要對。

其次,北中州的大概面積,一定要對。

具體的畫面,倒可以模糊。但是這裡一定要全身貫注,千萬千萬不能把其他地方的畫面,轉移到北中州上。

比如說,陽頂天因為思念東方涅滅,所以把天空魔城的畫面,移動到北中州。

那麼,就徹底完了!他會直接一頭衝進天空魔城的世界中,但是天空魔城又不在這裡,他想出來,就找不到出路。

因為大腦是絕對真實的,絕對嚴格的,絕對不允許說謊的。

陽頂天用盡所有的精神,去構想被中州。利用所有的知識體系,去構建北中州的畫面。

沒錯,就是這個距離,距離大中州兩千三百里。

前面,北中州就已經依稀可見了。

北中州,依舊濕潤,但已經是比較寒冷的世界了。靠南邊,還有大大的綠意,但是靠北邊,就已經可以看到積雪的痕了。

這是陽頂天構造的世界,可以虛幻,但一定要符合邏輯。

陽頂天一路飛行,下面的北中州,不斷地經過。

這是陽頂天腦子裡面構思出來的北中州,不能出差錯,不能出現致命bug。

此時的陽頂天,腦子高速運轉,要絕對心無旁騖,不能有一點點,哪怕一點點的分神,否則一切全完。

忽然!

東方冰凌的畫面,猛地閃現,印在北中州的畫卷上。

陽頂天的心臟,猛地一跳。

不要,千萬不要,千萬不要!

然後,北中州的畫面,開始扭曲,開始旋轉!

礙…礙…

陽頂天心中一陣陣凄呼!

要完了,要完了。

東方冰凌的面孔越來越清晰,北中州的畫面,越來越扭曲,越來越模糊。

要完了,徹底完了。

對於東方冰凌刻骨的思念,對未來的恐懼,直接讓東方冰凌的影響,直接插入陽頂天的思緒之中,瞬間打亂了整個構思。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陽頂天周圍的世界,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扭曲。唯有東方冰凌的面孔,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晰。

很快,就要徹底迷失,永遠不能清醒了。

很多時候,人不能控制自己的腦子,你越不去想什麼東西,就會越去想。

之前,陽頂天在南蠻洲海面的時候,聽到靈鷲的哭喊聲,可以不用理會,分神也不要緊。因為,那個畫面真實存在陽頂天腦子裡面。不用費心神去構建。

在大中州的凌舞,同樣如此。

但是在北中州,陽頂天是徹底陌生的,要全身心地構建這個畫面,一旦受到干擾,就會徹底迷失。

完了。完了!

周圍的世界,已經一片模糊了。

周圍的一切,已經一片虛無迷離了。

這裡,差不多就是迷失幻境了。

唯有東方冰凌的面孔,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晰。

「嘎嘎……怕怕,爸爸,怕怕……」

忽然,陽頂天腦子裡面響起了寶寶的聲音。憨憨的,脆脆的。嘎嘎的笑,喊爸爸也喊不清楚。

這聲音,瞬間如同天籟一般。

「啪……」東方冰凌的面孔,瞬間被擊碎,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周圍的世界,漸漸清晰。整個北中州,再次被構建。

「寶寶。爸爸愛你1陽頂天喃喃自語道。

一旦陽頂天因為東方冰凌而分神,那幾乎是無解的,你越不去想,就越會想。越壓制,就越反彈。人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腦子。

這個時候,對寶寶的愛忽然迸發。直接擊碎了對東方冰凌的分神。

儘管寶寶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卻拯救了陽頂天。

……

終於,飛過了北中州了。

陽頂天幾乎累倒了虛脫。

身後的北中州越來越遠,這個時候在腦子裡面只需要一個模糊的影子就可以了。幸好。是朝著東北方向飛行,而不是正北,所以斜穿過北中州一百多里就可以了。

要不然,穿越幾千里北中州,那陽頂天真是扛不住了,他真的無法構建幾千里的北中州。因為,這個構建是完全虛擬的,但是又要絕對的真實,絕對的符合邏輯。不能引用錯誤邏輯的畫面,這種難度完全高到極點,可以說讓陽頂天再來一次的話,絕對是不行的。

他的腦子,也僅僅只能構建百餘里而已。再多,就要才徹底重複了,一旦重複,腦子就會告訴自己,這是不真實的,那麼就徹底迷失。

精神世界,一定要邏輯,一定要真實。

陽頂天繼續飛行!

接下來,還有一個挑戰,那就是瀛洲島,玄天宗所在的瀛洲島。

來了!

陽頂天瞬間凝聚所有的思緒,構建符合邏輯,可以騙過自己腦子的瀛洲島玄天宗。

不過很快,陽頂天發現只是虛驚一常

他不用經過瀛洲島的,只是擦肩而過。

幾百里瀛洲島,只是遠遠的一個掠影而已。

但,依舊要很小心,千萬不能把陰陽宗的畫面代入進來。

儘管只是一晃而過,但陽頂天依舊全身貫注,在腦子裡面構建一個符合真實的瀛洲島玄天宗。

瀛洲島過去了!

陽頂天徹底鬆了一口氣。

最最危險的時候過去了。

接下來,就是茫茫大海了。飛到大海的盡頭,就是冰天雪地,就是陽頂天第一次遇到焰焰的地方。這些畫面,陽頂天都有清晰的記憶,不會錯亂的,危險不大的。

……

十幾個時辰后,陽頂天飛行了幾萬里。

中途,休息了幾次,因為坐騎需要休息。當然,這種休息是非常危險的。

陽頂天必須構建一個全新的島嶼,這個島嶼不能是他經歷過的任何真實島嶼,否則立刻會將他帶到那個島嶼中去,整個空間邏輯,就會徹底混亂。

而且,不能隨意構建一個全部是沙灘的虛假島嶼,因為那不符合邏輯。必須構建出一個符合地理幻境的島嶼。

然後,讓坐騎在上面休息,陽頂天給它服下丹藥之後,繼續飛行。

終於,終於飛到冰天雪地了,馬上就要到達和焰焰相遇的地方了。

……

忽然,下面傳來一震急促的馬蹄聲,然後頓時見到一人一馬,從北南下,飛馳而來。

細看,竟然是西門無涯。

緊接著,遠處出現一個畫面,是焰焰第一次見到陽頂天,被陽頂天無意襲胸,然後一掌劈向陽頂天的事件。

西門無涯,從北邊一直南下,沒有直接沖向焰焰所在的地方。而是先從被到難折了一個彎路,然後沿著南邊的路,飛快地衝來。

當然,這一切都不是真實的。只是陽頂天的潛意識而已。

陽頂天內心猛地一驚,陷入迷思死局?他為何不直接衝過來,而要先從北到南折一道彎。再過來?

危險,危險,危險!

礙…

陽頂天心中尖叫慘呼!

不能鑽入思緒牛角尖,不能被潛意識帶走,否則,就徹底完了,就徹底完了。

思緒,就會被帶到幾年以前,就會進入另外一個時間的時空。那就徹底完了。

「礙…」陽頂天猛地一聲怒吼,舉起拳頭,朝著自己的腦袋猛地一砸。

頓時,陽頂天直接昏厥過去。

終於,陽頂天再次挽救了自己。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砰1忽然,陽頂天猛地從空中墜落,然後被驚醒。

因為,這個坐騎。直接將陽頂天扔了下來。

已經進入了萬里冰川,實在太冷了。它受不了了,將陽頂天扔下來后,它直接飛走了。

危險,危險,危險!

陽頂天要瞬間清醒,立刻轉身。尋找參照物。

如果不第一時間找到參照物,就不知道飛了多遠,就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那就徹底失去距概念,那就永遠找不到那個洞穴了。

幸好,陽頂天第一時間找到的參照物。

背後幾十里。就是那片奇怪的樹林,陽頂天還曾經躺在那棵樹下休息過。

沒問題了,找到參照物了,就能計算出具體坐標,具體距離了。

然後,陽頂天直接運轉玄氣,繼續朝著西北的方向飛行。

沒錯,此時囚禁師傅的洞窟,在西北方向,大約七千三百五十六里處。

陽頂天勻速飛行,勻速前進。

此時,晴空萬里,一覽無遺。

陽頂天一直飛,一直飛,飛出了四千里,玄氣耗荊

降落在地面上,陽頂天開始閉目調息,吞玄吐納。

但是,等到玄氣恢復滿的時候。

一個壞事降臨了,烏雲翻滾,狂風呼嘯,大學紛飛。

當然,陽頂天此時已經完全不畏懼風雪了,但是大風會改變陽頂天速度和方向,而陽頂天有很難計算出準確的數據,一旦有所差錯,差錯超過陽頂天一個視野的範圍。那就徹底迷失,永遠找不到那個洞窟了。

陽頂天立刻決定,繼續調息,吞玄吐納。

十幾個時辰后,陽頂天被積雪掩埋。

好不容易,雪停了,陽頂天繼續升空,繼續飛行!

五個時辰后,陽頂天到達目的地,到達那個洞窟。

當然,這僅僅只是陽頂天以為的洞窟。一旦計算有些許的差錯,那麼這個洞窟就不會在這裡。

此時,這裡看上去,到處都是冰雪,一片平淡,沒有絲毫異樣。

陽頂天拿出寶劍,開始挖掘,不斷地挖。

一百米,二百米,三百米,四百米。

……

一千米!

陽頂天挖到了。

沒錯,是那個洞窟,周圍如同水晶一般的洞窟,面積不到百來平方米。

不過,此時已經變大了數倍,而且已經不再光滑。因為,師傅曾經自爆氣海,把這個洞窟炸大了。

但是,洞窟中,沒有任何東方涅滅的身影。

當然不會有,因為在記憶中,師傅已經自爆,灰飛煙滅了。

陽頂天猛地一個轉身,頓時見到,一個凹進的洞穴內,一道淡淡的聲音。

是師傅,是東方涅滅。不是真人,是淡淡的影子,正閉目調息,正在沉睡。

影子已經很淡很淡,幾乎要消失了。

頓時,陽頂天淚流滿面。

他成功了!他成功了。

沒有人教他應該怎麼做,他只是自己構想出一個瘋狂的辦法,僅僅只是根據自己的理論去支撐出這個復活的方法。

然後,他就瘋狂地進入最最危險的冥想世界。

兩次,至少是兩次致命的危機,至少是兩次幾乎徹底迷失的險局。

中途的bug,陷阱,不計其數。

但是,陽頂天奔波幾萬里,終於從南蠻洲來到了冰天雪地。

他在賭,賭師傅在這裡,而不再陰陽宗。

他賭對了!

來到師傅光影的面前,陽頂天緩緩跪下來,道:「最艱難的一步,我已經完成了。師傅,我們不依靠其他任何人,我們依靠自己。徒弟依靠自己的智慧,自己的能力,要復活你。」

師傅,我在現實世界中,等你!

註:第一更八千五百字送上,我接著寫第庖徽綠難寫了,陽頂天復活東方涅滅,我必須寫圓,必須在小說的邏輯中,給予完整的理論支撐,不能太過於輕飄和不合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