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第五百章:婚事?!絕密往事!怒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靈子這個求婚信物,真是極度的浪漫埃歡在地球上的說法,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做成的。而他,剛好取下自己的骨頭,做成了這支匕首。 頓時,陽頂天無比的好奇,這個被無靈子痴戀的女人是誰。 「...

走進茅屋內。

陽頂天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這種味道毫無疑問不是來自無靈子。

陽頂天是男人,所以對這味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但是,任何一個女人聞到這個味道,都會覺得心神搖曳的,這種味道神秘,出塵,悠遠,深幽,對任何女人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裡面我那個狗屁未婚夫,我不管你是誰,但是我請你立刻離開,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小公主靈鷲交還沒有進來,便冷笑道:「你若真的娶了我,那我們還沒有成親,我就會為你戴上數不清的綠帽子,每天都有一頂。」

「看到我身邊這個男人了嗎?我們剛剛親熱過,那種感覺真的是**極了。用一個女人的話說,我寧願成為他的尿壺,也不願意你來舔我的鞋底,我嫌你臟……」

就這樣,在極度惡毒的言語中,小丫頭走了進來,見到了她那個狗屁未婚夫的背影。

「咦,我怎麼瞧著你的頭頂有些綠了,所以走吧,別等到以後我生出來的孩子沒有一個像你……呃……」

頓時,小丫頭彷彿吃東西猛地被噎住了一般。

整個人,彷彿被雷劈中了一般,所有惡毒的言語,瞬間被咽了回去。

她的美眸,睜大,睜大,睜大到了極點,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這個人的背影。

儘管只是背影,但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就是無數次在她夢中出現的那個男人。

竟然是他?竟然真的是他?這是上天的安排嗎?這是上天對我靈鷲的眷顧嗎?

頓時間,靈鷲的芳心彷彿歡喜得幾乎要炸開一般。

整個嬌軀都顫抖,臉蛋瞬間通紅,一下子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這個男人是誰?當然是男人公敵,女人的禍水,絕頂美男吳幽冥!

吳幽冥轉身,朝陽頂天點頭笑道:「陽兄,我們又見面了。」

陽頂天行禮道:「吳兄,別來無恙1

原來,人家在船上就已經認出了陽頂天,只不過是沒有揭穿而已。

「靈鷲姑娘,你好。」吳幽冥笑道。陽頂天發現,他的笑容對女人的殺傷力真是驚人的大。

「你,你好……」靈鷲面紅耳赤,雙手雙腳一下子都不知道往哪裡放,然後她猛地想起了剛才那些綠帽子之類的言語,趕緊解釋道:「剛才。剛才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瞎說的,我,我還是處子呢。而且,我,我還從來沒有親嘴過,我的初吻都還在。哦,我是沒有和男人親嘴過,哦,不是……不是……」

小丫頭頓時手忙腳亂,感覺到自己不純潔的黑歷史,發現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了,然後直接拉過陽頂天,道:「還有。我和陽頂天的關係是清白的,我們如同親兄妹一般的,我們的關係是絕對純潔的……」

小丫頭面紅耳赤拚命解釋。

「我知道的。」吳幽冥點頭微笑道,目光中充滿了溫柔和信任。

他這說的倒不是假話,他修為絕頂,陽頂天和小丫頭在船上的一舉一動他都能看見,都能聽見。當然相信兩人是清白了。

此時。無靈子哈哈笑道:「丫頭,我想了想,這婚事確實關係到你的終身幸福,確實不能勉強。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吧,做不成夫妻,可以做兄妹嘛。」

「不行,不行1小丫頭趕緊道:「我不哥哥,什麼陽頂天啊,秦懷玉啊,祝紅雪啊,我一堆哥哥,就缺一個丈夫了,還是做夫妻吧,做夫妻吧1

頓時,陽頂天恨不得地上裂開一道縫隙鑽進去。

小丫頭,平時看著也挺厲害的埃今天,怎麼就,怎麼就這麼沒有出息了!

「那你這是願意嫁的咯。」無靈子道。

「願意,願意……」靈鷲拚命點頭道。

此時,吳幽冥上前一步,從懷中掏出一件東西,彷彿是一支白色的匕首,道:「前輩,當日您給的信物,今日物歸原主。」

無靈子接過後,嘆息道:「孩子,你可知道,這支匕首是用什麼打造的嗎?」

無靈子老祖宗,望向吳幽冥的目光中,完全是充滿了慈愛和親切,和靈鷲沒有什麼分別。而他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則完全是充滿了嘲諷了冷漠。兩者之間,真是天壤之別。

「彷彿,是用骨頭打造的。」吳幽冥道。

「沒錯,是用骨頭。」無靈子道:「當年,我見到她,頓時驚為天人,便痴戀一生。所以,就從我身上取下了一根骨頭,做成了這支匕首,作為求婚信物送給她。」

陽頂天頓時一愕,包括靈鷲,美眸中也充滿了星星。無靈子這個求婚信物,真是極度的浪漫埃歡在地球上的說法,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做成的。而他,剛好取下自己的骨頭,做成了這支匕首。

頓時,陽頂天無比的好奇,這個被無靈子痴戀的女人是誰。

「但是,她已經心有所屬了。」無靈子嘆息道:「你也應該清楚,像我們這等人,一旦心有所屬,就永遠不會改變了。所以儘管我黯然神傷,但卻也無法改變,唯有內心祝她幸福。可是……她愛上的那個男人,卻註定永遠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孩子你知道她愛上的那個男人是誰?」

「魔王問天。」吳幽冥道。

陽頂天頓時一驚,無靈子的情敵,竟然是魔王問天。

「沒錯,魔王問天心中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要置他於死地的虛無飄零,所以她註定只能永久的等待,這段感情永遠也不會有結果。」無靈子道:「當然,也因為如此,所以我內心嫉恨問天。滅世大戰開啟的時候,我作為邪魔道第二號人物,卻聽調不聽宣,不願意參戰,最後坐視邪魔道戰敗。你可知道為何?」

「問天愛上了不該愛的女人,他註定滅亡。是他毀掉了邪魔道,不是別人。」吳幽冥道。

「對。」無靈子道:「問天如果理智,那不需要我們,他也會贏。但如果他意亂情迷,那就算我和你母親一起,也救不了他。」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驚愕。

無靈子所愛的女人,總應該和他差不多大小吧。怎麼還有吳幽冥那麼小的兒子?

「所以,滅世一戰,我幽冥海也一直袖手旁觀。」吳幽冥道:「母親說,魔王問天死的時候,她一顆眼淚都沒有流下。她說問天是該死的。」

幽冥海!幽冥海!

無靈子愛上的這個女人是誰了,也知道吳幽冥口中的母親是誰了。幽冥海之主,無逅。

目前,這個世界三個半聖之一。

難怪,陽頂天見到吳幽冥的時候,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感覺。覺得他稍稍有些眼熟,但是又完全感覺不到像誰。

沒錯。是像無逅。

無逅儘管給人感覺不辨雌雄,但是論美貌程度,不亞於虛無飄零和東方冰凌。而吳幽冥長得像她,難怪俊美到如此驚天地泣鬼神了。

一切,都能解釋得通了。

吳幽冥,為何如此俊美,為何擁有如此出塵的氣質?為何又如此的強大?甚至,他彷彿就是男人版本的東方冰凌!

陽頂天還奇怪。他難道是石頭蹦出來的。否則,天下勢力中也不可能出現一個強大絕頂,風姿高絕的青年公子埃哪怕是祝紅雪到了他面前,也黯然無色。

原來,他是幽冥海的少主,無逅宗主的兒子。

難怪,難怪!只有極度強大。極度富有,極度超然的幽冥海,才培養得出來如此出塵,優雅。驕傲,高絕的美男子吧。

論來頭,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幽冥海更大的來頭了。

陰陽宗和玄天宗,不管是勢力,神秘,高貴,強大,都比不上幽冥海。

所以,哪怕是無逅一個不出眾的弟子宋玉,行走在這個世界的時候,都享有和祝紅雪同等的地位。而宋玉在這吳幽冥面前,也只是一個奴才而已吧。

實際上,哪怕陽頂天的身份,也是遠遠比不上這個吳幽冥的,更別說背後的勢力。

陽頂天真正的身份,只是東方涅滅的弟子。虛無飄零那個師傅,是算不得數了。不過東方涅滅在無逅面前,或許真的什麼都不是了。

……

「你母親,哪怕痛苦到極點,也不會流下一滴眼淚的。」無靈子道:「問天死後,邪魔道覆滅后。虛無飄零來靈鷲宮和我談判,請求我加入天道盟。我原本是不屑一顧的,後來我同意了,孩子,你可知道為何嗎?」

「為何?」吳幽冥問道。

「因為,虛無飄零說願意做媒,替我向你母親求婚。」無靈子道:「她真是良苦用心,為了讓幽冥海和靈鷲宮進入天道盟。她願意把問天的屍身送給幽冥海為我求婚。」

無靈子這話一出,陽頂天和靈鷲臉上都無法掩飾驚駭的表情。

這些,毫無疑問都是這個世界絕頂的秘辛了。別說陽頂天,就連東方涅滅和西門無涯都不知道的秘辛。

虛無飄零為了拉攏靈鷲宮和幽冥海,貴為隱宗之主的她,竟然作為媒人替無靈子向無逅求婚。

無靈子繼續道:「感覺到了虛無飄零的盛情,而且我當時覺得,問天已經死了,或許你母親應該會同意嫁給我了。所以,我就加入了天道盟。不過,只願意以九門之一的身份加入,而不願意成為天下四宗之一。所以,我把這支骨頭匕首一併交給了虛無飄零,讓她去幽冥海求婚。這一次,骨頭匕首,沒有被退回來。你母親無逅,邀請我前去幽冥海一敘,我頓時欣喜若狂。」

儘管,陽頂天知道無靈子和無逅的好事並沒有成,但此時也隱隱希望二人能夠成功結為秦晉之好。

然後,無靈子嘆息道:「我去了幽冥海,見到了你的母親。然而,受到的是再次的拒絕。但是,這次拒絕的原因,卻不是因為問天。她告訴我,問天死了之後,她曾經想過嫁給我。但是。她說她嫁給我,就是害了我。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永遠生不了後代,她不想我從此絕了后,她不是真正的女人。她曾經是一個男人,因為對問天入骨的愛戀。所以把自己變成了女人,但畢竟不是真正的女人。」

「礙…」此時,靈鷲幾乎忍不住驚呼出聲。

陽頂天也恍然大悟,為何在幽冥海見到的無逅那麼奇怪,有種不變雌雄的感覺。不過就算如此,她依舊可以讓天下任何男人瘋狂。

緊接著。靈鷲美眸一轉,很顯然她是想到了秦織。

「我不在意的,我真的一點都不在意的。」無靈子迷戀道:「但是,她還是拒絕了我,讓我去找一個正常的女人成親。為了彌補我的一片痴心,她說以後她會想盡辦法,生出一個後代。不管是男是女,都和我的後代成婚。所以,這個婚約就是這麼來的,二百年前就已經定下來的婚約。」

接著,無靈子笑道:「沒有想到,時間一年一年地過去。我的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都出來了。你的母親。仍舊沒有生出後代。我本以為,我這個心愿沒法了結了。誰知道,前段時間,接到了你母親的信,說她的寶貝兒子會帶著骨頭匕首來靈鷲宮向我求親。我頓時間,真是心花怒放啊,然後就日日期待你的到來。」

頓時。無靈子望向吳幽冥的目光,更加充滿了慈愛和熾熱。

「今天,我終於見到你了,孩子。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出色,還要討人喜歡。」無靈子伸手愛憐地撫摸吳幽冥的腦袋道:「你這孩子,真是要迷倒萬千埃所以之前小丫頭口口聲聲說不嫁,我一點都不在意,我知道只要她見你一眼,就會立刻改口的。」

頓時,吳幽冥臉上難得露出有些羞赧的笑容。

接著,吳幽冥跪下道:「在求婚之前,有件事情,我不敢隱瞞。」

「說。」無靈子道。

「我有一個紅顏知己,對我情深意重,我無法棄之不管。」吳幽冥道:「那個女子,靈鷲師妹應該也見過。」

「哈哈……」無靈子哈哈笑道:「我當是什麼事情?原來是這事情啊,無妨,無妨!如此出色的男人,只有一個紅顏知己,已經非常克制了。小丫頭,你在意嗎?」

「不在意,不在意。」靈鷲道:「我一定會和三娘姐姐好好相處的,男人有本事,三妻四妾正常得很。陽頂天沒你那麼帥,也沒你那麼強,還有好幾個老婆呢。你才兩個,還吃虧了呢。」

女生外向,陽頂天這是chiluo裸感覺到了。女孩子一旦有了情郎,連爹媽都可以拋在一邊,更別說結拜哥哥了。

無靈子頓時哈哈大笑,充滿了喜悅,有一種得償所願的感覺。

然後,他手握骨頭匕首,道:「好,那這個婚事,就這麼定了。」

「是1吳幽冥拜下道。

「是1靈鷲喜悅拜下道。

「好了,婚事定下來了。那麼還有一件事情,你母親是什麼態度?」無靈子道:「關於萬滅神殿再次復甦,厲冥行走天下,滲透天道盟。打算殺雞儆猴以雷霆之勢橫掃雲霄城那個叫什麼陽頂天,以逼迫天道盟勢力站隊一事,幽冥海什麼態度?」

接著,無靈子見到了旁邊的陽頂天,道:「哦,你也在這裡。」

他彷彿,還是剛剛看到陽頂天一般。之前整個心神都在吳幽冥身上,陽頂天在他心中,真是如同鴻毛螻蟻一般。

「喏,這個叫陽頂天也在這裡,求到我的頭上來了。」無靈子朝吳幽冥道:「你們什麼態度?」

吳幽冥道:「厲冥曾經幾次拜會幽冥海,最後我母親的態度是,幽冥海和靈鷲宮結盟,依然對這次的事情超然中立。」

「好,那就這麼定了。」無靈子道:「而且,在我們兩家看來。現在不管是天道盟,還是邪魔道,都弱小不堪。所謂的滅世之戰,如同過家家一般兒戲。我們兩家若真的插手了,那才是笑話。」

陽頂天內心,頓時如同刀絞斧砍一般的難受。自己所謂拼死拼活的正義之戰,在他們眼中,就如同過家家一般幼稚。

「好了,陽頂天。你也聽到了。幽冥孩兒的態度,就是我的態度,我們超然中立,你走吧。」無靈子淡淡揮手道。

「師伯……」吳幽冥躬身道:「我前段時間修鍊,曾經出過差錯,被一個女子救上。那女子和陽世兄關係莫逆,曾經哀求我幫忙陽頂天。救命之恩。不可不報。所以我答應過,不管怎樣,都要救陽頂天性命。」

頓時,陽頂天心中更加難受,自己什麼時候淪落到靠一個女人的乞求活命了。

但是,陽頂天依舊朝吳幽冥拜下道:「多謝吳公子。」

「行。」無靈子道:「那我們就放出話去吧。厲冥要打隨便打,但是留下陽頂天一條小命。」

陽頂天臉上一笑。

「好了,看在你曾經和小丫頭交好的面子上,我們保你一命,這對你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你休要在得隴望蜀了。」無靈子道:「至於你即將到來的什麼大戰,我們不敢興趣。也和我們無關。當然,你也贏不了。接下來,你參加完小丫頭的婚禮再走也可以,現在走也可以1

言語中,竟然是再也不提復活東方涅滅一事了。

這個時候,滿心歡喜的靈鷲終於想起了復活東方涅滅一事了,頓時道:「太爺爺,您忘記了什麼事情了吧。你答應過陽頂天。要復活他師傅的埃」

無靈子道:「那是你之前不答應這個婚事,可是現在看來,對這個婚事你求之不得。那這個約定,自然就不再算數了。再說,我們靈鷲宮和幽冥海已經要絕對超然中立了,一旦我復活東方涅滅,就失去了這種姿態。」

小丫頭頓時無比焦急。有心用婚禮來要挾無靈子,但因為太在乎吳幽冥又不敢造次。

「師兄,你,你求求太爺爺吧。」靈鷲走到吳幽冥面前。睜大美眸,可憐兮兮哀求道。

吳幽冥頓時稍稍有些為難,因為他的態度,直接代表著幽冥海的態度。

「幽冥孩兒開口也沒有用。」無靈子斬釘截鐵道:「原先,幽冥海沒有和我統一口徑,所以還可以稍稍放開。現在,已經統一口徑了,超然中立。我的一舉一動,不僅僅代表靈鷲宮,還代表幽冥海,說了超然中立,就是絕對的中立,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

頓時,靈鷲眼淚流出,道:「太爺爺,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不算數。再說,這場大戰,我也要參加的埃你們難道眼睜睜看著我輸掉嗎?」

頓時,吳幽冥眉毛微微一皺。

「笑話。」無靈子冷聲喝道:「你還想出去?別做夢了!過兩天你就和幽冥孩兒成親,成親之後,先留在靈鷲宮一段時間,等那邊的什麼狗屁大戰結束后,你就跟著他去幽冥海拜見無逅師妹。從今天起,你就是幽冥孩兒的人了。你的一舉一動,不僅僅代表你自己了,更多的是代表幽冥孩兒,代表幽冥海和靈鷲宮。你不要再胡鬧了。」

「不行,我們結拜過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不能不講義氣的。」靈鷲大聲哭道:「我成親之後,一定要和陽頂天回雲霄城,一定要參加這次戰鬥的。」

無靈子頓時眉頭一皺,朝陽頂天望來冷漠厭惡的一眼,道:「陽頂天,你真的很有心機埃但是,這樣利用一個小女孩,你覺得有意思嗎?」

接著,他一臉厭憎道:「好了,陽頂天你得逞了。我們做一個交易,讓靈鷲留在靈鷲宮,不要出去跟你胡鬧,不要綁架她。我復活你的師傅,還有什麼狗屁守護戒指,你統統帶回去。從今以後,你和靈鷲,和我靈鷲宮,沒有絲毫瓜葛。要是那天讓我知道,你還拿著靈鷲宮的牌子招搖撞騙,不要怪我不客氣。」

頓時,陽頂天內心幾乎猛地炸開!無盡的憤怒,無盡的恥辱,猛地炸開!

瞬間,陽頂天的怒火徹底爆發!

註: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我繼續碼第庖徽碌氖焙潁我也內心翻湧,腦子裡面也只有一句話:人,要靠自己!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