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章:婚事?!絕密往事!怒火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8-11 02:44  |  字數:6831字

走進茅屋內。

陽頂天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這種味道毫無疑問不是來自無靈子。

陽頂天是男人,所以對這味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但是,任何一個女人聞到這個味道,都會覺得心神搖曳的,這種味道神秘,出塵,悠遠,深幽,對任何女人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裡面我那個狗屁未婚夫,我不管你是誰,但是我請你立刻離開,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的。」小公主靈鷲交還沒有進來,便冷笑道:「你若真的娶了我,那我們還沒有成親,我就會為你戴上數不清的綠帽子,每天都有一頂。」

「看到我身邊這個男人了嗎?我們剛剛親熱過,那種感覺真的是**極了。用一個女人的話說,我寧願成為他的尿壺,也不願意你來舔我的鞋底,我嫌你臟……」

就這樣,在極度惡毒的言語中,小丫頭走了進來,見到了她那個狗屁未婚夫的背影。

「咦,我怎麼瞧著你的頭頂有些綠了,所以走吧,別等到以後我生出來的孩子沒有一個像你……呃……」

頓時,小丫頭彷彿吃東西猛地被噎住了一般。

整個人,彷彿被雷劈中了一般,所有惡毒的言語,瞬間被咽了回去。

她的美眸,睜大,睜大,睜大到了極點,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這個人的背影。

儘管只是背影,但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就是無數次在她夢中出現的那個男人。

竟然是他?竟然真的是他?這是上天的安排嗎?這是上天對我靈鷲的眷顧嗎?

頓時間,靈鷲的芳心彷彿歡喜得幾乎要炸開一般。

整個嬌軀都顫抖,臉蛋瞬間通紅,一下子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這個男人是誰?當然是男人公敵,女人的禍水,絕頂美男吳幽冥!

吳幽冥轉身,朝陽頂天點頭笑道:「陽兄,我們又見面了。」

陽頂天行禮道:「吳兄,別來無恙!」

原來,人家在船上就已經認出了陽頂天,只不過是沒有揭穿而已。

「靈鷲姑娘,你好。」吳幽冥笑道。陽頂天發現,他的笑容對女人的殺傷力真是驚人的大。

「你,你好……」靈鷲面紅耳赤,雙手雙腳一下子都不知道往哪裡放,然後她猛地想起了剛才那些綠帽子之類的言語,趕緊解釋道:「剛才。剛才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瞎說的,我,我還是處子呢。而且,我,我還從來沒有親嘴過,我的初吻都還在。哦,我是沒有和男人親嘴過,哦,不是……不是……」

小丫頭頓時手忙腳亂,感覺到自己不純潔的黑歷史,發現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了,然後直接拉過陽頂天,道:「還有。我和陽頂天的關係是清白的,我們如同親兄妹一般的,我們的關係是絕對純潔的……」

小丫頭面紅耳赤拚命解釋。

「我知道的。」吳幽冥點頭微笑道,目光中充滿了溫柔和信任。

他這說的倒不是假話,他修為絕頂,陽頂天和小丫頭在船上的一舉一動他都能看見,都能聽見。當然相信兩人是清白了。

此時。無靈子哈哈笑道:「丫頭,我想了想,這婚事確實關係到你的終身幸福,確實不能勉強。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吧,做不成夫妻,可以做兄妹嘛。」

「不行,不行!」小丫頭趕緊道:「我不哥哥,什麼陽頂天啊,秦懷玉啊,祝紅雪啊,我一堆哥哥,就缺一個丈夫了,還是做夫妻吧,做夫妻吧!」

頓時,陽頂天恨不得地上裂開一道縫隙鑽進去。

小丫頭,平時看著也挺厲害的啊。今天,怎麼就,怎麼就這麼沒有出息了!

「那你這是願意嫁的咯。」無靈子道。

「願意,願意……」靈鷲拚命點頭道。

此時,吳幽冥上前一步,從懷中掏出一件東西,彷彿是一支白色的匕首,道:「前輩,當日您給的信物,今日物歸原主。」

無靈子接過後,嘆息道:「孩子,你可知道,這支匕首是用什麼打造的嗎?」

無靈子老祖宗,望向吳幽冥的目光中,完全是充滿了慈愛和親切,和靈鷲沒有什麼分別。而他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則完全是充滿了嘲諷了冷漠。兩者之間,真是天壤之別。

「彷彿,是用骨頭打造的。」吳幽冥道。

「沒錯,是用骨頭。」無靈子道:「當年,我見到她,頓時驚為天人,便痴戀一生。所以,就從我身上取下了一根骨頭,做成了這支匕首,作為求婚信物送給她。」

陽頂天頓時一愕,包括靈鷲,美眸中也充滿了星星。無靈子這個求婚信物,真是極度的浪漫啊。歡在地球上的說法,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做成的。而他,剛好取下自己的骨頭,做成了這支匕首。

頓時,陽頂天無比的好奇,這個被無靈子痴戀的女人是誰。

「但是,她已經心有所屬了。」無靈子嘆息道:「你也應該清楚,像我們這等人,一旦心有所屬,就永遠不會改變了。所以儘管我黯然神傷,但卻也無法改變,唯有內心祝她幸福。可是……她愛上的那個男人,卻註定永遠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孩子你知道她愛上的那個男人是誰?」

「魔王問天。」吳幽冥道。

陽頂天頓時一驚,無靈子的情敵,竟然是魔王問天。

「沒錯,魔王問天心中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要置他於死地的虛無飄零,所以她註定只能永久的等待,這段感情永遠也不會有結果。」無靈子道:「當然,也因為如此,所以我內心嫉恨問天。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