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九十九章:生米成熟飯?靈鷲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是您的孫女婿了,是自己人了,也要喊您太爺爺了。您難道也要見死不救嗎?」 「哼!不要在我面前演戲了,再說連演戲都演不好,什麼時候等兩人親熱時候不要互相毛骨悚然再說吧。」無靈子冷道:「反正這是二百...

註:第二更送上,前面那更劇情很重要,不要漏讀了。

今天依舊兩更一萬字。兄弟們,拜求月票,已經七十名了,深深拜託了。

……

無靈子的雷霆之怒,並沒有想象中那樣出現。

他充滿歲月滄桑的目光,反而閃過意思促狹,道:「是嗎?丫頭,我怎麼看你還是處子之身啊?」

「啊,這也能看出?」小丫頭靈鷲臉紅羞澀道:「太爺爺,你當我是那個不懂事的小丫頭嗎?在沒有經過您的同意之前,我們肯定是不會經過最後那一關的。不過,除了最後那一關,我們已經什麼事情都做過了,什麼親熱都有過了。」

「哦?是嗎?」無靈子道:「可是,我怎麼瞧著,你們兩人沒有任何男女之情埃」

「當然有了,只不過我本來就是這樣大大咧咧的樣子。」靈鷲道:「但實際上,我已經非他不嫁了。」

說罷,靈鷲狠狠地鼓起勇氣,撅起小嘴,在陽頂天的臉上親了一口。

陽頂天一愕,身子猛地一個寒顫。不是觸電的感覺啊,而是被小丫頭親一口,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很詭異彆扭的感覺,他一直當小丫頭是親妹妹的。

不過,小丫頭反應彷彿比他還要大,也猛地打了一個寒顫,雪嫩的肌膚上,一根根汗毛都豎起了,真是難為她了。

「好吧,既然你不願意嫁,我也不好意思勉強,那復活東方涅滅一事,也就此作罷吧。」無靈子道。

小丫頭靈鷲這才記起這件事情。

然後,徹底陷入了兩難之中。

不同意嫁人。東方涅滅就不能復活。

同意嫁人?可是她連那個男人都沒有見過,她的心氣已經高到天上去了,連祝紅雪都已經看不大上了,真要找個人讓她嫁了,真的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頓時,小公主靈鷲陷入了痛苦的掙扎之中。然後抬起小臉。可憐兮兮道:「太爺爺,如果我嫁給了陽頂天,那他就不是外人了,就是您的孫女婿了,是自己人了,也要喊您太爺爺了。您難道也要見死不救嗎?」

「哼!不要在我面前演戲了,再說連演戲都演不好,什麼時候等兩人親熱時候不要互相毛骨悚然再說吧。」無靈子冷道:「反正這是二百年的婚約了,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等你的未婚夫來了之後,立刻訂婚,次日成親。成親之後,我立刻復活東方涅滅。」

「太爺爺1靈鷲撒嬌喊道。

但無靈子,已經緊緊閉上眼睛了。

「太爺爺……」靈鷲哭聲喊道。

無靈子耳朵直接封起,將自己的耳洞堵住了。

接下來,靈鷲不斷撒潑,撒嬌。但是。無靈子始終充耳不聞。

此時,陽頂天也替無靈子感覺到了小丫頭的難纏。

剛才。無靈子被靈鷲誅心的言語傷到了,便稍稍妥協,說願意復活東方涅滅。

靈鷲感覺到了無靈子真正的寵愛后,立刻就得寸進尺,不但要救人,還要毀婚約。如果無靈子再有稍稍的妥協。她肯定又要得寸進尺,讓無靈子去參加天道盟大會否決制裁陽頂天的決議了。

所以,無靈子直接閉上眼睛,堵住耳朵,不聞不問。

小丫頭足足鬧了一個多時辰。什麼手段都使過了,無靈子始終充耳不聞,然後輕輕地皺了皺眉頭,表示一股不耐煩和冷淡。

頓時間,整個茅屋猛地一寒,空氣瞬間變得壓抑起來。

小丫頭靈鷲立刻收住所有的撒潑,然後靜靜道:「太爺爺,我肯定是不嫁的。」

無靈子充耳不聞。

「那我們這就下去了。」靈鷲道:「我這就回去,把身子給陽頂天,我們這就私定終身。一個破了身子的靈鷲,相信那個所謂的未婚夫,肯定看不上的吧,我等著他自己退婚。」

「天哥哥,走,我們這就去把事情給辦了。」靈鷲挽著陽頂天,直接離開了茅屋。

……

離開了無靈子的茅屋后,兩個人走下三萬級台階,然後在平台上,騎上兩隻白鶴,飛到靈鷲的住處。

小公主靈鷲,在靈鷲宮中果然受到了最大最大的寵愛。

她一個人,竟然佔據了整整幾百間房。

她的明珠天閣,加上花園,加上瀑布,加上房子,加上練武場,加上水池,足足有數百畝之多。

靈鷲帶著陽頂天進入了明珠天閣后,頓時一片一片的美麗侍女跪下迎接。

足足幾百名美貌的侍女,全部侍候小丫頭一個人。

面對這些侍女的跪拜,小丫頭理也不理,拉著陽頂天,氣鼓鼓地朝自己的閨房走去。

見到她不高興,所有的侍女和嬤嬤,都不敢湊上來,甚至對於陽頂天,也不敢因為好奇而多看幾眼。

就這樣,小丫頭拉著陽頂天穿過幾百畝的園林,來到自己的閨房。

……

進入閨房后,小丫頭坐在床邊上生悶氣,一會兒咬牙切齒,一會兒橫眉冷對。

「嗯,本姑娘豁出去了。」忽然,小丫頭猛地站起來道:「反正我的意中人已經沒戲了,本姑娘破罐子破摔,看你怎麼娶?」

然後,靈鷲直接脫下衣衫,躺在床上道:「來吧,五哥1

「來什麼?」陽頂天皺眉道。

「來睡我啊,來給;破身埃」靈鷲道:「我們真的就把事情給辦了,反正我的真愛已經沒戲了,不如就便宜你了。反正咱們生死與共,情同兄妹,我把身子給你,總好過給其他陌生人。」

陽頂天大怒,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耳朵,把她提起來,道:「你這個臭丫頭,你究竟在亂想些什麼啊?」

「礙…放手,放手。疼,疼……」小丫頭痛呼道:「陽頂天, 你放手,不然我跟你翻臉埃」

陽頂天鬆開她的耳朵,怒道:「丫頭,你再這樣。我真生氣了。你不但侮辱了我,還侮辱你自己。」

「可是,我真的不願意嫁埃」靈鷲哭道:「讓我隨便嫁給一個人,我還不如死了。只要我跟你睡了,就不貞潔了,那個狗屁未婚夫肯定不願意給自己戴綠帽子的,我就不用嫁人了。況且,我們可以假裝結婚啊,你成為靈鷲宮的女婿。我太爺爺就不得不幫你了,完全是一舉兩得埃再說,被你睡,總比被陌生人睡好。」

陽頂天哭笑不得道:「說不定,你那個未婚夫,非常非常出色呢?」

「再出色,我也不要,我也不嫁。」靈鷲哭道:「我。我已經有意中人了。」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陽頂天道。

「你裝什麼啊,你明明知道的。」靈鷲道。

「吳幽冥?不會吧。你來真的啊,你們連話都沒有說過,就見過一面埃他雖然長得是驚天動地的俊美,可是你應該不至於如此膚淺埃」陽頂天驚愕道。

「天哥哥,是真的。」靈鷲仰起臉蛋道:「是那種一見鍾情的感覺,不是因為他的臉。是一種味道,我閉著眼睛都能感覺到。那種味道,直接讓我一見鍾情。在船上我還不覺得,但是和他分別後,我滿腦子裡面。都是他的身影,已經不可自拔了。」

接著,小丫頭哭道:「但是我知道,我已經沒戲了,我和公孫三娘比起來,什麼都不是。我的愛情已經死了,我的心也死了,所以索性破罐子破摔,我身子給你吧。反正,反正你在我心中如同親人一樣,被你睡了也不會噁心。」

陽頂天徹底無語,一下子竟然找不到話出來。

不過,一開始聽到她說一見鍾情,說什麼味道之類,他還真的擔心小丫頭會陷入太深而受到傷害。後來聽到她說什麼我的心已經死了,我的愛也已經死了。陽頂天就放心下來了,這完全是孩子話。

那吳幽冥確實太過於出色了,對於女人來說如同毒藥一般,幾乎所有女人都難以抵擋,更別說小丫頭這種情竇初開的女孩子了。

不過,根據小丫頭的性格判斷,這種感情估計來得快,去得也快。

「好啦,你不要胡思亂想了。」陽頂天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道:「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嫁,那我一定幫你,總之我不會犧牲你的幸福來成全自己。」

「天哥,你真好。」靈鷲頓時挽著陽頂天的胳膊道,接著她吐了吐舌頭道:「你說,我是不是非常自私埃復活東方宗主是大事,我嫁人其實是小事。我應該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

「你還小,你之所以會站在我這邊,不是因為正義,而是因為義氣和情感。」陽兒以,怎麼能責備你自私呢?」

是啊,如何是宋春華。她絕對二話不說,犧牲自己,復活東方涅滅。

但是小丫頭不一樣,她是小孩子,心中也沒有正邪之分。幾乎完全被自己的情感所控制,儘管她知道應該無私,但是讓她嫁給不喜歡的人,換取復活東方涅滅,她心中真的不情願。

「那,那復活東方宗主一事,怎麼辦?」小丫頭怯怯道。

「我再想辦法。」陽頂天道。

「有辦法嗎?」小丫頭更膽怯道。

「或許,有吧。」陽頂天朝她一笑道:「先等你那個所謂的未婚夫來了,再說吧1

「天哥哥,你真好,你對我真好。」靈鷲嬌聲道:「唉,如果沒有那個男人,我說不定真的會喜歡上你的。」

「得了吧。」陽頂天瞪了她一眼道:「什麼時候等你和我稍稍親近時不毛骨悚然,不一陣陣惡寒,再說這句話吧。」

靈鷲舔了舔嘴唇,忽然鬆開陽頂天的手,道:「你不說還沒什麼,一說我更加毛骨悚然來著,怎麼會這樣啊,我和秦織玩親嘴的時候,都不會這樣埃」

「礙…你……」陽頂天徹底無奈。

她知道在絕望之城秘境的時候,靈鷲和秦織瞎鬧過,沒想到竟然玩到親嘴這份上了。

發現自己說漏了嘴,靈鷲趕緊道:「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埃是秦織勾引我的……」

陽頂天無奈搖頭,這個小丫頭,哪有什麼底線。看著她詭異做賊心虛的眼睛,其他不可告人的事情不知道還做了多少。

接下來,陽頂天就陷入了煎熬的等待中!

時間對陽頂天無比的珍貴。

現在,天下所有勢力的掌門。都前往東方雲州參加天道盟大會。

一旦大會的決議通過,甚至不需要這些掌門回去,秦七七寧無鳴的大軍,就會開始向雲霄城進發。

所以,陽頂天時時刻刻都在和時間賽跑。

現在而言,甚至否決天道盟大會決議也不太重要的。最最重要的,就是復活師傅東方涅滅。

只要打贏了和秦七七,寧無鳴的這一戰,那什麼都好說。那些牆頭草,會再次搖擺的。

不復活師傅,一切休談。

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讓無靈子答應復活東方涅滅。

當然,因為這個而強求靈鷲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陽頂天做不到。

他自己可以為了和秦城聯盟而迎娶之前不喜歡的秦嬌嬌,但他畢竟是男人。秦嬌嬌只是妻子之一。而靈鷲是女孩子,只能嫁一次。這一次,就意味著終身的幸福。

所以,陽頂天最多只能等兩天。

兩天後,那個所謂的未婚夫還不來,陽頂天就準備再次和無靈子談判。這次,他不惜動用自己的殺手。換取無靈子復活東方涅滅。

……

五個時辰。

十個時辰。

十二個時辰。

時間,不斷地流失。

那個狗屁未婚夫,始終沒有到來。

在這種煎熬的等待中,小丫頭靈鷲偷偷摸摸做了一件東西,以為陽頂天不知道。但陽頂天早就無意中看到了。

這個絲毫沒有底線的丫頭,竟然用玉石雕了一個男人的那東西。她,她這是準備在沒有辦法的時候,自破貞操,然後裝著和陽頂天已經發生了關係,逼迫那個未婚夫退婚埃

想起那個畫面,陽頂天不由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這個小丫頭,比邪魔道還邪魔道啊,真心一點底線都沒有。

……

差不多兩天時間過去了。

陽頂天等不了了,要再次去仙峰之巔,和無靈子進行最後的談判,拿出自己的殺手。

可就在此時,一個靈鷲宮女弟子飛過來,道:「靈鷲師妹,老祖宗召喚。」

靈鷲立刻緊張道:「什麼事?」

和陽頂天不一樣,陽頂天時時刻刻盼望著這個狗屁未婚夫來。而靈鷲,時時刻刻盼望著這個狗屁未婚夫不要來,這樣她也不用那個玉石玩意,自損貞潔了。

「說是您的未婚夫婿已經來了,讓你前去一見。」那個靈鷲宮女弟子道。

靈鷲臉色一變,道:「來了,終於來了,還真的來了。」

接著,靈鷲朝那個女弟子甜甜一笑道:「好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嗯。」靈鷲宮的女弟子便騎著白鶴飛走了。

她離開之後,小丫頭靈鷲面色一寒,朝屋內走去,道:「天哥哥,你等我一會兒。」

她這就是要進房間內動手了,要斷自己後路了。

陽頂天趕緊上前攔住,道:「好了,好了,小丫頭,先不忙做那件事情。你退婚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好不好?」

「不行的,爺爺這個人我知道的,他說出的話,就是聖旨,沒人可以改變的。他說讓我嫁人,就算將我**送到那人床上,我也要嫁的。」靈鷲道:「沒有辦法了,必須斬釘截鐵了。」

接著小丫頭面紅耳赤道:「你,你知道我要做什麼事情?」

「當然知道,你這個丫頭還能要臉一點嗎?」陽頂天瞪了她一眼,直接拉著她的手往外走,不理會她的掙扎道:「我發誓,我一定幫你退婚成功,好嗎?我發誓……」

「真的?」小丫頭問道。

「當然是真的,你見我什麼時候說過假話?」陽頂天道。

……

陽頂天和靈鷲,騎著白鶴,再次來到仙峰。

白鶴停在平台上,兩人再次攀登三萬級台階,來到山巔,拜見無靈子。

這是陽頂天最後的談判機會,使出殺手后,應該可以換來無靈子復活師傅,甚至幫忙小丫頭解除婚約。

剛剛來到山巔,茅屋裡面便傳來無靈子的聲音。

「小丫頭快進來,來見見你未來的夫婿1

靈鷲面色一寒,冷冷一笑,牽著陽頂天的手,便走了進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