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九十八章:談判!訂婚小公主!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徹底無情的人,怎麼能夠說他會對一個曾孫女有真正的感情。 是不是,這種寵愛就真的和對一隻貓,一隻狗一樣。 閉上眼睛后,無靈子的眉毛一直在微微地顫抖。 良久之後,無靈子睜開眼睛...

「丫頭,在外面瘋夠了,玩開心了?終於捨得回家了?」茅屋裡面,傳來一道彷彿嗔怒實則疼愛的聲音。

靈鷲道:「我在外面,也無時無刻都不挂念著太爺爺的。」

「信你才怪。」無靈子道:「所有的女丫頭,過了十六歲后,就會全部變得沒有良心了。」

「好了,進來吧。」無靈子接著道。

靈鷲起身,然後過來,牽著陽頂天朝裡面走去。

走進茅屋之內。

裡面,裡面簡陋得什麼沒有,床沒有,椅子也沒有,桌子也沒有。

茅屋的中央,盤坐著一個人。

此人,便是無靈子!

陽頂天見到他第一眼,不由得一陣錯愕。

他的頭髮是白的,美貌也是白的,鬍鬚也是白的。

與此同時,他的臉,也是白的。臉上的肌膚,沒有一絲皺紋,沒有一絲褶皺。

眉若斜劍,鼻若懸膽,嘴若含珠!

看上去,彷彿比西門無涯還要年輕,絕對是一個萬中無一的美男子。

如果不是鬚髮皆白,看上去他也就是三四十歲的樣子。

微微睜開雙眼。

頓時,陽頂天感覺到了無限的歲月和滄桑,讓人一下子就感覺到,他已經過了百歲。

在整個混沌世界,都已經是老祖宗了。

……

「說吧,沒良心的小丫頭,找太爺爺回來幹什麼?」老祖宗無靈子道。

小公主靈鷲沒有先說話。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指環,丟給無靈子道:「太爺爺。你看這是什麼?」

當然是守護指環。

無靈子接過之後,頓時微微一愕,道:「好寶貝,竟然可以抵禦高等大宗師的任何傷害,哪裡來的?」

「是天哥哥給我的。」小公主靈鷲親熱地過來,挽著陽頂天的胳膊道:「我們去了一個叫絕望之城的秘境,那裡面試煉任務可難可難了,都靠天哥哥一個人通過的。然後。他把最最寶貝的守護指環給我了。」

無靈子道:「這指環固然是稀世之寶,但是給你戴著沒有絲毫用處,反而會阻礙你的修鍊。」

「哇1靈鷲誇張道:「天哥哥也是這樣說的呢,但是我實在太喜歡這個戒指了,所以他不得不給我的。他還說,讓我把這個戒指給太爺爺看,您讓我要。我就要。您不讓我要,我就不要。」

此時,無靈子才朝陽頂天淡淡瞥來一眼,毫無感情的一眼。

從陽頂天進入靈鷲宮的一刻起,就沒有人看過陽頂天一眼,無靈子這還算是第一眼。

「嗯1無靈子道:「那你就還給他吧。」

說罷。他直接將守護指環輕輕扔了回來。

小公主靈鷲臉色微微一變,然後直接將戒指搶了過去,嬌聲道:「天哥哥,再讓我玩幾天,我什麼時候不想玩了。再還給你,好不好?」

陽頂天微笑點點頭。

小丫頭確實很聰明。她一開始不說求無靈子什麼事情,就只是說戒指,就是想讓靈鷲宮欠陽頂天一個人情。無靈子要把守護戒指還給陽頂天,她又拿了過去,表示要讓靈鷲宮把這個人情欠到底。

此時,無靈子又緩緩閉上了眼睛,不準備再說話了。

小丫頭美眸一轉,將陽頂天背後的一隻大箱子搬下來,直接打開,道:「太爺爺,你看這是什麼?」

無靈子睜開雙眼,見到箱子裡面的東西,頓時一愕,稍稍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目光。

裡面,竟然有三隻魔靈。

「足足三隻魔靈哦,其中一隻是一千八百歲的,一隻是兩千三百歲的,還有一隻是兩千歲的。」靈鷲誇張道:「這些,可都是天哥哥給我的。這三隻加起來,比太太你之前殺的十來只,還要厲害呢。我的魔靈霧衣,閃現速度和距離,可以增加兩倍了。我的魔靈黑甲上半身,也能打造出來了。」

無靈子此時終於認真朝陽頂天望來一眼。

三隻兩千歲左右的魔靈啊,天下哪有什麼隊伍,可以擊殺?

幾個大宗師,幾十個宗師,上百個武尊,也只能殺一隻一千多歲的魔靈埃

「你靠什麼殺的?」無靈子問道:「你的修為在年輕人中算驚人的,但是也殺不了魔靈的一根汗毛。」

他,還是第一次跟陽頂天說話。

陽囤一隻一千八百歲的魔靈,是靈鷲自己花錢拍賣來的。第二隻兩千三百歲的魔靈,是在絕望之城秘境第四層的試煉怪物。我們隊伍中,有一個人體內擁有邪靈能量,可以瞬間吸引魔靈。魔靈想吞噬,又不敢吞噬,所以就只能緊緊盯著,一動不動。然後,我藉機斬斷它的四肢。然後,那個擁有邪靈能量的隊友,用邪魂訣吞噬了魔靈的靈魂。」

「哦,原來如此。」無靈子道:「我還在驚愕,怎麼我感應到的魔靈數量,一下子少了許多了。」

「第三隻兩千歲的魔靈,是一個聖級強者所殺。」陽頂天道。

「聖級強者?」無靈子道:「這個世界已經很久很久都沒有聖級強者了,哪怕是半聖,也沒有了。」

「她不是人,是絕望之城秘境的最後一個試煉怪物,是魔靈妖火的火靈,已經修鍊了幾千年了。」陽頂天道。

「哦,原來如此。」無靈子道:「那麼,你的體內此時已經有了魔靈妖火了?」

「是的前輩,不過魔靈妖火偏向於陰性玄脈,所以在我體內用處不是很大,真是可惜了。」陽頂天道。

「嗯1無靈子應道:「好了,丫頭。別拐彎了,說吧。有什麼事情求我?」

靈鷲道:「太爺爺,萬滅神殿的人已經再次降世了,滅世之戰很快要再次到來了。現在,整個天下都差不多已經賣身投靠萬滅神殿了。只有陽頂天堅決鬥爭到底。所以,萬滅神殿的惡賊以天道盟的名義,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說陽頂天害死了東方冰凌,要派聯軍討伐他。我們的勢力非常非常弱校僅僅只有不到十萬軍隊。而他們有百萬大軍。求太爺爺您親自出馬帶領靈鷲宮高手到雲霄城,幫忙我們擊退敵人。」

陽頂天儘管內心驚訝,卻沒有出聲。他來的目的,僅僅只是讓無靈子在天道盟大會上否決制裁陽頂天的決議,還有幫忙復活東方涅滅而已。現在小丫頭開口說讓無靈子帶領靈鷲宮高手參戰,無非就是漫天要價,等著無靈子坐地還錢而已。

「小丫頭胡鬧。」無靈子道:「好好說話。不要漫天要價。」

靈鷲道:「那,太爺爺一個人去雲霄城也可以的,您一個人,抵過千軍萬馬。」

無靈子索性閉上了眼睛。

靈鷲趕緊道:「對了,區區百萬大軍,怎麼可以勞動您老人家。除非魔王問天出現了。才有資格和您一戰。要不這樣,讓我帶走一萬隻黑鷲,十個宗師,一兩個大宗師,還有幾百個武尊。好不好?」

「我要趕人了。」無靈子道:「陽頂天,我給你最後的開口機會。」

陽頂天躬哨一。請求前輩在天道盟大會上,動用否決權。不要將雲霄城逐出天道盟,不要讓我失去大義名分。第二,我這裡擁有一個大宗師的屍體,一個靈魂聚影,我師傅東方涅滅的靈魂碎片,還有一個魔靈之心。我想請前輩復活我師傅東方涅滅。」

「這些要求,都不算過分。」無靈子淡淡道:「但是,你憑什麼讓我幫你?就因為靈鷲欠你的那些人情嗎?」

「靈鷲不欠我任何人情,我視她為妹妹,她不欠我任何東西。」陽頂天道。

「不要試圖用感情綁架我,你直截了當說,憑什麼讓我幫你,你能夠給我靈鷲宮帶來什麼?」無靈子道。

「我為天下正義,請求前輩。」陽頂天躬身道:「我們同是天道盟,請前輩看在天下正義一脈,幫我1

「正義?」無靈子淡淡道:「我眼中是沒有正義的,你應該看到了,我靈鷲宮每年用幾百萬活人餵養黑鷲,那裡來的正義。」

陽頂天道:「靈鷲宮也屬於天道盟,哪怕是為了天道盟,靈鷲宮也有一份責任。如果您坐視邪魔道毀滅了天道盟所有勢力,那日後靈鷲宮何去何從,您難道以為萬滅神殿會饒得了靈鷲宮?」

「哈哈哈哈……」無靈子大笑道:「好可笑的話啊,陽頂天你可知道,在二百多年前,我靈鷲宮是屬於邪魔道的,沒有聽說過吧。」

頓時,陽頂天大驚!

靈鷲宮曾經屬於邪魔道?這,這真的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無靈子笑道:「當時萬滅神殿之下有三宮,天魔宮,萬血宮,無歡宮。這天魔宮,就是靈鷲宮的前身而已。我靈鷲宮,是在邪魔道戰敗的時候,才倒戈的。我當時也不叫無靈子,我叫天魔子,是天下絕頂的巫靈師。是虛無飄零親自找我談判,讓我倒戈的。從此以後,天魔宮改名為靈鷲宮,位列天下九門之首。」

陽頂天真的驚呆了,包括靈鷲也徹底驚呆了。

這段秘辛,兩人真的沒有聽說過。僅僅只是二百年而已,這段秘辛竟然被封殺得乾乾淨淨,彷彿徹底掃出歷史痕一般。

「知道為何虛無飄零要來與我談判嗎?」無靈子冷笑道:「因為當時她和魔王陛下幾乎算是同歸於盡,看著強大,實則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滅世之戰中,邪魔道,天道盟雙方有。唯獨我天魔宮,聽調不聽宣,始終保持實力。而且,我還有一個逆天的技能,就是可以召喚魔王問天的亡靈。所以當日只要我願意,幾乎可以扭轉戰局,明白嗎?」

「當時邪魔道的殘餘能量,跪在我的面前,讓我成為新的魔王,率領邪魔大軍繼續戰鬥。只不過,我這人懶散。不願意勞煩心力,所以坐視了邪魔道的慘敗。所以才有了這二百年的局面,明白嗎?」無靈子嘴角充滿了無盡的嘲諷。

「魔王問天,讓我出戰,我決絕了。虛無飄零親自來到我靈鷲宮,就在你面前的位置,請求我加入天道盟,當時她是讓我成為靈鷲宗,讓天下三宗變為天下四宗。只不過我拒絕了,所以靈鷲宮才是九門之首。但是,我永遠不參與任何天道盟事務,我永遠處於中立,明白嗎?」無靈子望著陽頂天道:「魔王問天,虛無飄零,都使喚不動我。你覺得你陽頂天,可以使喚我嗎?」

接著,無靈子冷笑道:「你說萬滅神殿毀滅了天道盟后,也饒不過靈鷲宮。你可知道,邪魔太子厲冥,每年都要來靈鷲宮。對我行晚輩跪拜禮,你明白嗎?」

「沒錯,滅世之戰關係到整個混沌世界的生死存亡,但是與我靈鷲宮何干,我靈鷲宮永遠都是高高在上。冷漠超脫的旁觀者而已。」無靈子輕輕眯起眼睛望向陽頂天,淡淡譏諷道:「陽頂天。現在你還要讓我為你做那兩件事情嗎?現在,你還要讓我去參加所謂的天道盟決議,動用所有的否決權嗎?」

陽頂天神情一黯,深深拜下。

無靈子目光的那種不屑,那種嘲諷,看著陽頂天就彷彿完全是個無知天真的幼童一般。

萬問天都使喚不動我,虛無飄零都叫不動我去參加天道盟會議,你區區陽頂天幾斤幾兩?

陽頂天是真的不知道這些秘辛。

靈鷲宮竟然曾經是天魔宮,曾經屬於邪魔道。無靈子竟然不聽萬問天的命令。無靈子竟然差點成為新的邪魔道之王。虛無飄零竟然親自來靈鷲宮談判,才拉攏靈鷲宮進入天道盟,才鞏固了上一次滅世之戰的勝果。

現在,陽頂天終於知道,靈鷲宮的地位有多麼的超然,是絕對的中立。

一旦參加了天道盟會議,就意味著放棄了這種超然中立的地位。

邪魔太子厲冥每年都來恭敬拜見,或許求的,也僅僅只是讓靈鷲宮保持一個中立態度而已。

如此一來,陽頂天請求無靈子出息天道盟會議,真真是幼稚天真了。

……

「前輩,您可認識幽冥海的無逅宗主?」陽頂天問道。

「認識,比我小兩歲。」無靈子道:「萬問天涅滅后,虛無飄零先與我談判,然後去了幽冥海談判。不過,無逅比我更加孤僻,所以我靈鷲宮名義上進了天道盟,而幽冥海繼續超脫於正邪之外。」

陽頂天問道:「那混沌世界除了邊境守護者外,是不是只有三個半聖強者,一個無逅宗主,一個是前輩您,一個是魔后亡姬?」

「差不多吧1無靈子道:「現在你該知道,若不是因為小丫頭,你根本連見我的資格都沒有。所以,你應該也知道,你對我提出的那些要求,有多麼荒謬了吧。」

陽頂天此時,內心湧起的是無限的恥辱,臉上卻帶著微微的笑容,道:「見笑了,前輩1

「知道就好。」無靈子淡淡道:「那就去吧,離開這裡,也忘記這裡。該生生,該死死。和我靈鷲宮沒有什麼關係。」

「告辭1陽頂天道。

然後,他轉身走出。

此時,靈鷲沒有說話,也直接轉身走出。

「丫頭,你去哪裡?」無靈子問道。

「跟著天哥哥一起走埃」靈鷲大眼睛紅紅的,卻露出可愛的笑容道:「太爺爺,我過段時間,回來看您。」

「你不許去的。」無靈子淡淡道:「你要是去了,我靈鷲宮的超然中立就消失了。」

「不行的,太爺爺,我一定要去的。」靈鷲道:「我們已經義結金蘭了,已經立過誓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靈鷲宮沒有立場,沒有態度,我是有立場,有態度的。」

「不行1無靈子直截了當道。

靈鷲微微一笑道:「太爺爺,要不這樣吧。您把我逐出靈鷲宮,這樣我就不影響靈鷲宮的超然中立的地位了埃」

小丫頭一邊說,一邊笑,卻強忍著眼眶裡面的淚水,不讓流下。

她之前曾經戲言過,她讓老頭子往東,老頭子就不敢往西。現在才知道,這句話有多麼幼稚。她之前也說過,要是老祖宗不同意,她就一哭二鬧三上吊,現在她也清楚地知道,這一切都沒有用的。

「小丫頭,你在威脅我?」無靈子冷冷道:「你就不怕,我直接殺了陽頂天嗎?」

「當然,您殺死陽頂天,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靈鷲道:「不過,我們發誓過的,要同年同月同日死的,那就一起死好了。」

「你這是在用我對你的寵愛綁架我?」無靈子道。

「不,我現在已經不再天真了。」靈鷲道:「所謂的寵愛,有些時候,也未必是真的了。一個沒有感情的人,也不會有真的寵愛。這種寵愛,就相當於普通人對一隻貓,一隻狗那樣吧。平時心肝寶貝喊著,實際上如果這隻貓咬壞了他的一件衣服,也會被嫌棄的。」

無靈子面孔微微一顫,道:「丫頭,你覺得你對我說這些誅心的話,合適嗎?」

靈鷲輕輕地搖頭,沒有說話。

無靈子無奈地閉上眼睛。

靈鷲沒有說一句重話,但確實句句誅心,不但誅無靈子的心,也誅她自己的心。

她不完全是故意的,而是她真的這麼想。

因為今天,她見到了一個真正的無靈子,一個徹頭徹尾沒有感情的無靈子。

就如同她自己所說,一個人可以無視萬問天的命令,可以無視千萬人的死活,一個徹底無情的人,怎麼能夠說他會對一個曾孫女有真正的感情。

是不是,這種寵愛就真的和對一隻貓,一隻狗一樣。

閉上眼睛后,無靈子的眉毛一直在微微地顫抖。

良久之後,無靈子睜開眼睛道:「好了,陽頂天,我可以幫你一件。後面那一件,幫你復活東方涅滅。」

頓時,陽頂天內心苦澀道:「多謝前輩1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無靈子望向靈鷲道:「丫頭,我幫忙陽頂天復活東方涅滅,從今天起,你給我留在靈鷲宮內,一直到你的婚禮進行1

靈鷲一驚,道:「婚禮?我?」

「當然是你。」無靈子道。

「和誰啊?和誰結婚?」靈鷲驚駭道:「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婚約,耽擱了近二百年了,耽擱了好幾代了,但是一定要履行的。」無靈子道:「這件事情,不允許你有拒絕的餘地。」

靈鷲完全驚呆了,道:「和誰啊?和誰啊?我怎麼完全不知道。」

「你很快就可以見到他了。」無靈子道:「相信,也就是這幾日了,你的未婚夫就要來靈鷲宮提親了。」

靈鷲頓時驚呼道:「不行的,不行的,太爺爺。我和天哥哥情投意合,已經私定終身了,我們之間,什麼事情都發生了,我把身子也給他了。」

啊,陽頂天頓時如同被雷劈中一般。你這小丫頭,要害死人埃

註:第一更xsj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