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九十四章:獨孤鳳舞?公孫三娘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那,那為什麼要出動一百萬聯軍啊,不是太浪費了嗎?」。旁人問道。 「毀滅雲霄城對他們來說不費吹灰之力,他們要的是表演,以雷霆之勢,瞬間橫掃。用宰牛的刀,去殺一隻小雞。為了是讓天下所...

凌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陽頂天已經救了她的父親凌重,所以應該已經不需要她出來奔波了埃

不過,運營這種晶石快船,總比運貨要好很多,不用太過於擔心海島的襲擊。

和之前相比,凌舞稍稍豐腴了一些了。她原來是苗條而又健美的,此時稍稍豐腴了之後,身材顯得更加火辣動人。

所以在她走出來之後,艙房內的男人很明顯眼睛一亮,目光有些貪婪地落在凌舞凹凸起伏的嬌軀曲線上。

凌舞目光望向眾人,在經過那個絕頂美男子的時候,神情頓時稍稍有些不自然,微微點頭致意后就立刻躲閃開目光。然後飛快掃過在場剩餘的人,在看到陽頂天的時候,不由得微微一愕。

陽頂天立刻垂下目光,然後換上和其人一樣微微有些貪婪的目光,掃視著凌舞火辣的嬌軀。

凌舞眉頭微微一皺,顯得有些厭煩,然後轉身便要離開。

此時,海岸線上忽然傳來一道無比動聽的聲音。九陽劍聖494

「船主,請稍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這個聲音動聽到了極點。

而且,這個聲音陽頂天依稀還有些熟悉。

凌舞大聲道:「抱歉,船已經開了,不能轉回了。」

「無妨……」碼頭上的女人柔聲沙啞道。

然後,一股奇妙的異香瞬間『迷』茫在所有人鼻尖。

緊接著,一個女人如同蝴蝶一般,輕飄飄地落在船上,然後款款而入了艙房。

然後,所有人的男人都不能呼吸,甚至包括陽頂天。

因為。此時進來的,是整個天下都夢寐以求的絕世尤物,是天下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

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足夠讓任何男人瘋狂,都足夠讓任何女人妒忌,模仿!

當然,這並不是讓陽頂天顫抖的原因。

陽頂天顫抖的原因,是因為她是公孫三娘。

沒錯,公孫三娘!

獨孤鳳舞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七秀坊的公孫三娘。

她一走進來,瞬間整個艙房,徹底暗淡無光。

彷彿。所有的光芒都凝聚在她絕美無雙的面孔上。九陽劍聖494

彷彿,整個艙房內就只剩下兩個人,一個是公孫三娘,一個是那個絕世的美男子。

短暫的寂靜后,整個艙房內徹底爆發。

裡面所有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蜂湧上前。

「公孫大家,公孫大家。給我簽個名好嗎?」。

「公孫大家,我沒有做夢吧。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埃」

不管男女,完全是狂熱地,瞬間衝到公孫三娘的面前,但是卻有不敢觸碰她。

這種狂熱,比地球上的粉絲見到天王天後巨星,還要強烈。

整個艙房內所有人都圍到公孫三娘面前。唯獨三個人例外。

那個絕頂的美男子,陽頂天,還有凌舞。

沒錯,小丫頭靈鷲也擠過去了,而且她是第一個時間擠過去的。儘管她非常妒忌。但是她最崇拜的,就是這種上下都會發光的女人了。

至於凌舞,美眸中也充滿了火熱,只是她有些矜,不好意思擠上去。

足足好一會兒,公孫三娘才和這些狂熱的崇拜者打完招呼。

「好了,大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要影響船主的航行了。」公孫三娘道。

頓時,所有人如同領了聖旨一樣,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規規矩矩坐著。但依舊無比緊張,無比激動地望向公孫三娘。

三娘朝凌舞微微一福,道:「對不起,影響您的運營了。」

她原本就穿著粉紅『色』的水袖舞裙,胸部到大腿部位,是緊身的,將她蛇腰蜂『臀』的曲線束得如同魔鬼一般。尤其兩隻結實渾圓,豐滿誘人的大腿,因為常年劍舞,所以顯得更加彈力誘人。

這一福腰『臀』的彎下去曲線,幾乎瞬間要刺穿人的靈智,讓人無法呼吸。

「公孫大家能夠來我的船,才是我的榮幸。」凌舞道:「我這便給您預備艙房,那個艙房是我住的,只怕委屈您了。」

「三娘怎麼可以喧賓奪主,我便坐在這外面好了。」公孫三娘柔聲道,然後如水的美眸四處一轉,彷彿尋找位置。

頓時,所有人整齊起身,要讓出自己的位置。

公孫三娘美眸落在陽頂天身邊空位上,柔聲道:「這位大哥,我便坐在您身邊好嗎?」。

頓時,無數妒忌的目光朝陽頂天望來。

「公孫大家請便。」陽頂天道。

頓時,小公主靈鷲朝陽頂天望來一道疑『惑』的目光。

公孫三娘款款來到陽頂天坐下。

頓時,一股『迷』人的幽香,瞬間『盪』漾在陽頂天鼻尖,濃郁誘人,幾乎將艙房內的人雜味,全部驅逐走了。

在這樣美人面前,哪怕不用看,單單知道她在身邊,便已經足夠讓人意『亂』神『迷』了。

儘管是坐著,公孫三娘的姿態依舊顯得無比『迷』人。

蛇一般的小蠻腰筆直挺立,豐滿堅挺的酥胸高高聳立,圓滾挺翹的美『臀』,微微后撅。

哪怕最最慵懶的坐姿,公孫三娘也依舊是一絲不苟的認真。

就如同秦織所說,有些女人天生就用生命在美麗。

……

船繼續前行!

公孫三娘除了一開始選擇坐在陽頂天身邊后,接下來便沒有刻意的舉動。

然後,陽頂天頓時陷入了疑『惑』。

首先,這個公孫三娘是不是獨孤鳳舞?

毫無疑問,從長相上,身材上,完全是一模一樣的。

當然,獨孤鳳舞是可以改變自己的容貌,讓自己和公孫三娘一模一樣的。

陽頂天和獨孤鳳舞是有個肌膚之親的,但此時就連她都完全無法辨別出眼前這個公孫三娘和他之間見過的那個公孫三娘有什麼區別,真的完全是一模一樣。

然而。陽頂天知道。獨孤鳳舞不是真的公孫三娘,這個世界上是有真的公孫三娘的。

公孫三娘和公孫四娘,是雙生姐妹,幾乎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兩個人無比親密,完全是相依為命的姐妹。

但是。因為兩人愛上了同一個男人而徹底決裂。

然後,公孫三娘其實就莫名其妙消失了,而獨孤鳳舞變成了公孫三娘。

至於公孫四娘,則彷彿被秦織殺死在魔域了。

真正的公孫三娘,早已經徹底消失了,不知道是死是活。近幾年來,公孫三娘的形象都是獨孤鳳舞在經營。

但如果眼前這個公孫三娘是獨孤鳳舞的話,她是一定一定認得出陽頂天的。陽頂天不管易容成什麼樣子,獨孤鳳舞都能認出。

因為。畢竟是她孩子他爹,而且憑著陽頂天的味道就可以認出他來的。

但是眼前的公孫三娘,卻又彷彿不像是認出了陽頂天的樣子埃當然,也不拍出她在做戲,當她變成公孫三娘的時候,就會變成最好的演員。

所以,一開始陽頂天心中小心翼翼地提防著,暗暗將精神都集中在身邊這個風情萬種的公孫三娘身上。

然而這個女人。卻微微閉上了美眸,彷彿進入了冥想一般。

總之。不管她是獨孤鳳舞還是公孫三娘,出現在這艘船上都很奇怪。以她的身份要去中州,別說專門派出一艘富麗堂皇的巨船送她,就算是一支船隊,也不知道有多少勢力爭前恐后地送。

偏偏,這個風華絕代的絕世尤物。竟然選擇了這樣擁擠鬧哄哄的小船。

她出現在這艘船上,本身就是不正常的,肯定有其他的目的。

或者更直接地說,肯定是因為穿上的某個人。

……

就這樣,在眾人激動緊張的情緒中。晶石快船破波斬浪,以每個小時近二百里的速度,朝著中州航行而去。

一路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一開始,艙房內的人全部屏住呼吸,不敢說話。

後來,終於有人打破了這個沉靜,紛紛開始聊天。

和地球上坐火車一樣,這些普通人一談,就是國家大事,就是大人物。

這次,他們談的大人物,就是陽頂天!

「聽說了嗎?陽頂天很快就要完了,他玷污東方冰凌,並且害死了東方仙子。現在西北天道盟已經決定將雲霄城逐出天道盟,準備制裁陽頂天了。」有人小心翼翼道:「聽說,咱們西部世界的大佬,秦城,天下會,天鳳閣,神兵山莊,白雲城等等全部都投了贊成票。陽頂天,這次真的徹底完了。用不了一個月,世界上就沒有雲霄城了,也沒有陽頂天了。」

「切,你那消息早就落伍了。我剛剛得到的消息,陽頂天不是要完了,陽頂天是要徹底牛了。西北秦城秦懷玉知道吧?天下會宋春華知道吧?靈鷲宮小公主知道吧?玄天宗祝青主知道吧?這些大人物,這些未來天道盟的靈鷲,全部站在雲霄城這邊。而且,所謂陽頂天害死東方冰凌,完全子虛烏有,完全是邪魔道勢力的陷害和污衊。所謂天道盟西北分會的決議,只是天鳳閣叛逆冷艷眉的私下報復而已。」

「真的?」原先那人頓時望去一道敬佩和驚喜的目光。

「當然是真的。我是靠著神兵山莊吃飯的,我能不知道。我們神兵山莊,已經要派出使者訪問雲霄城了。陽頂天氣勢衝天,怎麼可能會完。」

他的話音還沒有落下,邊上一人不屑冷笑道:「你那消息,也不知道落後到什麼程度的?」

「那你又能有什麼新消息?」

「新消息?新消息是天下會將宋春華,宋麗華逐出天下會,宣布將派出二十萬精銳大軍加入西北天下會討伐聯軍中。西北秦城,將秦懷玉逐出秦城,立秦七七為繼承人,將派遣三十萬大軍,討伐雲霄城。還有所謂的你家神兵山莊,也開始著急軍隊。沒有十五萬,也有十萬大軍。而且,神兵山莊還會向討伐聯軍提供十五萬套鎧甲和兵器。」

「真的?」在場所有人驚呼道。

「當然是真的。」那人冷笑道:「你們難道沒有看到,這幾天鐵爐炎城,有源源不斷的馬車,運往落日山脈嗎?你們知道裡面是什麼嗎?全部是鎧甲和兵器。用來武裝落日山脈的蠻族軍隊。」

「啊,蠻族軍隊也要加入討伐軍,這,這不是引狼入室嗎?這些蠻族人各個可都是畜生。」旁人問道:「那,那到時候討伐雲霄城的軍隊,會有多少?」

「你猜……」這個瘦削的中年人道。

陽頂天望向這人,大約三十四歲年紀,目光有些渾濁,卻又閃爍著不甘而又沮喪的光芒。一臉苦大仇深的模樣。彷彿對任何事情都不滿意。這樣的人,陽頂天在地球時代也見過不少。

中年憤青!對,用這個詞語形容比較合適。

「五十萬?」旁人小心翼翼問道。

「五十萬?」中年男人不屑道:「翻一倍,還差不多1

「礙…」頓時,整個艙房震驚了,包括陽頂天。

「一百萬,一百萬大軍討伐雲霄城,這。這有必要嗎?」。有人喃喃自語道:「雲霄城所有軍隊加起來,不到五萬而已。要滅掉雲霄城。十五萬軍隊就足夠了。一百萬,一百萬,有必要嗎?」。

「雲霄城,此時有軍隊十萬了。」那中年人道:「陽頂天也算是雄才大略了,用雷霆之勢,掃除殺光了領地上的所有諸侯。收攏他們手下的所有軍隊,組建了十萬大軍。並且堅壁清野,組織幾十萬近百萬人,建立無數堡壘和戰線。但,就算如此。三十萬聯軍也足夠滅掉雲霄城了。」

「那,那為什麼要出動一百萬聯軍啊,不是太浪費了嗎?」。旁人問道。

「毀滅雲霄城對他們來說不費吹灰之力,他們要的是表演,以雷霆之勢,瞬間橫掃。用宰牛的刀,去殺一隻小雞。為了是讓天下所有人害怕,所有人顫抖,所有人都不敢違逆他們,所有人都匍匐在他們的腳下。所以,雲霄城之戰,根本就不是戰爭。而是一場表演,然後『逼』迫天下所有勢力站隊。」

「唉,這場戰爭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註定結局了,陽頂天完了,雲霄城完了,天下正義完了……」

中年人說完之後,便直接拿起一袋酒,狂飲。

旁邊人小心翼翼道:「您,您怎麼知道那麼多?」

「我為什麼知道?因為,因為在幾天前,我還是某些勢力的精銳斥候兵埃」中年男子道:「了解得越多,心就越冷,不願意被某些人洗腦,不願意助紂為虐,然後就逃走了,離開了……」

眾人,望向這個中年男子的目光,頓時充滿了神秘感。

「這麼說,陽頂天一方,是正義的?」旁人問道。

「正義,當然是正義的。」中年男子道:「不過,去他媽的正義,現在誰還管正義埃管的就是利益,就是死活。」

「那,那不對埃天道盟雖然已經腐化了,但,但也還算是正義的啊,為何要去討伐正義的陽頂天呢?」旁人問道。

「天道盟正義?」中年男子笑道:「哈哈哈,你們知道,真正組建討伐聯軍,現在控制天道盟的人是誰嗎?哈哈,是邪魔道……是萬滅神殿……」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色』變。

聽到萬滅神殿幾個字,所有人臉上全部『露』出驚恐的目光。

「哈哈哈……這個世界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情嗎?邪魔道的人控制了天道盟,然後以正義的名義,去討伐真正正義的陽頂天。所以我不幹了,我做逃兵了,我離開西北大陸了。因為西北大陸很快就要淪陷,就要變『色』了。」

接著,中年男子道:「我勸你們啊,也趕緊走吧。陽頂天的毀滅,西北大陸的淪陷,我們阻止不了。去中州吧,至少目前中州還沒有淪陷。不過也快了,中州的靈鷲宮,雲天閣,地裂城,都有麻煩了。中州淪陷了,就去東州。東洲淪陷了,就去東方雲州。東方雲州淪陷了,那。那這個世界就完了。」

頓時,艙房之內,一片灰暗。

「難道,就沒有一點點希望了嗎?」。

「希望?」中年人道:「你們看海面上,最近有多少艦隊?天下所有勢力,所有掌門。所有宗主,都去東方雲州,召開天道盟大會了。等著吧,如果陽頂天罪名成立,如果雲霄城被逐出天下會。那就意味著,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如果,制裁陽頂天決議沒有通過,這就代表著天道盟最高層還沒有徹底爛掉,局勢還有一點點挽回的機會。」

此時。陽頂天真的是驚愕了。

這個中年憤青絕對不是什麼大人物,竟然知道得那麼多。

比如,萬滅神殿控制了西北天道盟這件事情是絕密吧?他竟然知道了。

毫無疑問,像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多,但絕對不僅僅只有一個。

接著,陽頂天不由得想起了地球時代。在火車上,談論國家大事的都是普通人。甚至談國際大事,談國際陰謀。談共濟會等等。儘管都是普通人,卻完全說得頭頭是道。

看來。在混沌世界也一樣,很難有真正的秘密。

接著,有一個人忽然說到:「既然,你知道陽頂天是正義的。為何不去雲霄城為他而戰,而是選擇逃避?」

「哼哼……」中年憤青冷笑道:「我當然想過,但是陽頂天竟然發布了一個腦子進水的陽頂天宣言。竟然把自己放在天道盟領袖的位置上。竟然說自己是隱宗之主。竟然說誰要是和邪魔道勾結,就要將它滅門絕戶。竟然說,要將秋水劍派滅門。」

這話一出,所有人頓時發出不可思議的驚呼。

「他陽頂天是誰啊?都在這個萬分危急的時刻了,他應該盡量去拉攏每一個盟友。或者說去拉攏每一個靠山保住雲霄城。他以為他是誰啊,雲霄城多麼弱小,他自己多麼弱小,他難道不知道嗎?還大言不讒要領導天道盟,要消滅秋水劍派。他做得到嗎?那個狗屁陽頂天宣言傳遍世界的時候,就是他得罪天下勢力,成為天下笑柄的時候。這樣愚蠢的城主,我還跑過去為他而戰?他腦子進水了,我腦子可沒有進水。」

頓時,眾人紛紛贊同。

此時,陽頂天總算清晰感覺到了,混沌世界最普通民眾對他宣言的態度了。

這群人,其實都站在陽頂天一邊的,連他們都覺得陽頂天腦子進水了,可見天下其他勢力的態度了。

你小小雲霄城,自身難保了,不去求救,不去投靠靠山。還大言不讒要領導這個,滅絕那個,完全是自尋死路。

陽頂天很清楚陽頂天宣言發布之後,天下人的態度。所以,就算付出再大代價,也要去滅門秋水劍派。

當然,他成功了。可惜,現在這個消息還沒有傳開。

一旦秋水劍派滅門的消息傳來,對天下正義人士是一個振奮,而陽頂天宣言也才會有了分量!

對於未來的恐懼,對於陽頂天的失望,讓在場所有人暫時失去了所有說話的『性』質。

艙房內,又再次安靜下來。

「前面船隻,立刻停下1

就在此時,海面上忽然傳來一陣厲喝。

頓時,有人便去掀開艙房的窗戶。

然後,所有人背後一寒!

足足十幾艘晶石戰艦,飛快衝來,將凌舞的船圍祝

凌舞趕緊出來,走到船頭道:「烈火島運營船隻,在天道盟海運部有註冊,是合法運營。」

戰艦上的那個頭領見到凌舞,頓時眼睛一亮,然後厲聲道:「天道盟西北艦隊,正常巡查,停船受檢1

頓時,所有人鬆了一口氣。

這段時間,局勢非常緊張。尤其,整個西北天道盟所有成員,全部坐船去東方雲州天道盟總部召開大會,決議制裁陽頂天一事。海面的安全,就更加重要了。

凌舞停船。

頓時,十幾艘小型晶石戰艦,飛快地靠上來。

然後,一支近百人的精銳部隊登船。

「嚓,嚓……」這群人,第一時間控制了駕駛艙房。

所有的強弩,瞬間瞄準了凌舞和她的手下水手。

「烈火島凌舞,涉嫌勾結陽頂天,為天道盟不共戴天之敵人。奉天道盟西北分會之命,抓捕凌舞極其所有部眾,敢反抗者,格殺勿論1為首的天道盟軍官,來到凌舞面前,直接拿出軍令。

是真的軍令!出自天道盟西北艦隊,如假包換。

然後,幾個武者,上前直接要逮捕凌舞!

註:第一更六千字送上!兄弟們,求月票啊!h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