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九十一章:祝紅雪的選擇!靈鷲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關於冰凌的事情,都是假的。我撒謊了,冰凌從來都沒有提過你。你覺得,她會將一個還沒有斷奶,還生活在襁褓之中的男人放在心中嗎?這樣的男人。她能夠寄託什麼希望?」 接著,陽頂天直接躍上飛行坐騎,對著...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兩更一萬字!有月票的兄弟,投吧!糕點會繼續努力的!

「祝紅雪,你也下來1祝青主朝著空中的祝紅雪道。

驕傲自負的祝紅雪,面孔猛地一陣蒼白,然後也從空中墜落。

陽頂天可以清晰感覺到,祝紅雪的畏懼。他的驕傲,他的自負,在祝青主面前幾乎消失得乾乾淨淨。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黯。

不料,此時空中小公主靈鷲大聲喊道:「祝紅雪,三哥,你不要害怕。」

然後小丫頭朝祝青主道:「老頭,你不要囂張啊,不然我叫我太爺爺來教訓你。」

一直以來,小丫頭都只會搗亂的。今天這種狐假虎威卻做得對,至少能夠破壞祝青主這天下至尊,讓人無法呼吸的氣勢。

祝青主不理會小丫頭的大喊,而是望向陽頂天道:「西門無涯,是我殺的,對吧?」

陽頂天點頭。

「有朝一日,你一定會殺我為西門無涯報仇的,對吧?」祝青主道:「當然,你能不能有這個能力,就另外說了。但是,你心裡肯定是想要殺我的,對吧?」

陽頂天再次點頭。

「那麼,屆時祝紅雪該怎麼辦呢?」祝青主道:「祝紅雪,你告訴我。你幫忙你的結拜兄弟一起殺你的親生父親,還是和你兄弟反目,還是站在一邊看熱鬧呢?」

這話一出,祝紅雪面色劇變!

一直以來。祝紅雪心中都在逃避這個問題。甚至,陽頂天也在逃避這個問題。

因為一旦直面這個問題。那兄弟就幾乎沒法做了。祝紅雪,一定要做一個選擇的。但是以他的性格,是很難做出選擇的。

祝青主,直接刺破了這一點。

祝青主望著陽頂天道:「陽頂天,你繼續你小丑一般的表演。但是,祝紅雪我要帶走了。」

說罷,祝青主就要離開,對於祝紅雪會不會跟他走。祝青主一點都不懷疑。對於自己的兒子,他實在太了解了。對於祝紅雪來說,祝青主如同他的天一般。

「慢著1陽頂天道。

頓時,祝青主猛地回頭。

瞬間,空氣猛地刺骨冰寒。周圍所有的空氣,瞬間凝固。

衝天的殺機,如同天際的威壓一般。鋪天蓋地,密布周圍數十里。

瞬間,空中的飛行坐騎,紛紛墜落。身後騎兵戰馬,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僅僅只是祝青主的一個回頭。他什麼都沒有做,一個聲音都沒有發,一道目光都沒有。僅僅一個回頭,便是鎮壓天地一般的氣勢。

這就是祝青主,目前名義天道盟中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當然。這個第一高手,已經叛變了。

「怎麼?陽頂天你要阻止祝紅雪的離開嗎?」祝青主冷冷道:「你雖然不能死。但是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可以死的。我不怕你周圍的這群螻蟻,是擔心幾十天後,有人會玩得不過癮。但是你激怒了我,我是不介意一腳將螻蟻全部踩死的1

陽頂天轉身,望向祝紅雪道:「要走要留,由你自己決定1

「祝紅雪,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我還有些暗戀你呢。」小公主靈鷲大聲道。

祝紅雪望著陽頂天,沉默良久后問道:「在我做決定之前,你能不能回答我幾個問題?」

「好1陽頂天道。

「你會因為西門無涯,而找我父親報仇嗎?」祝紅雪問道。

「會1陽東是,我找他絕對不僅僅是報仇雪恨那麼狹隘,而是正邪之戰。」

「如果,有朝一日你修為超過我父親,你打敗了他,你會殺他嗎?」祝紅雪問道。

「如果他罪惡滔天,那他必死1陽頂天道:「而如果,沒有罪惡滔天,那你的正義功勛有多少,就可以洗去他的罪惡多少。到時候,所有人心中都有一杠秤,他該不該死,誰心裡都會清楚,包括你。」

此時,祝青主眼中充滿了絕對的不屑,冷笑無奈道:「你們的幼稚,真是遠遠超過我的想象埃陽頂天,你這是在說戲文嗎?已經可笑到我不忍聽下去了。」

祝紅雪繼續問道:「我留在你們這邊,有什麼用?是不是真的如同靈鷲所說,我其實一點用都沒有,僅僅只是一個牌位,一個你用來漲聲勢的牌位。」

「對,至少暫時來說,是這樣的。」陽頂天直截了當道:「目前為止,你的性格,你的所謂,很難獨當一面。」

頓時,祝紅雪面孔再一白,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那你和我結拜,也是因為我的身份,你要利用我玄天宗少主的身份嗎?」祝紅雪問道。

「不,我和你結拜,是因為你的驕傲自負,你的純粹。」陽侗然,你的身份不可否認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首先,還是你這個人的品德和天賦。」

頓時,祝紅雪面色變得更加難看,道:「那麼,我留下來,還有什麼用處?有什麼意義?」

在祝青主面前,驕傲自負的祝紅雪,已經搖搖欲墜了,他根本無法抵禦祝青主的意志。

「什麼意義?什麼用處?不能讓我來告訴你,你要自己去尋找。」陽頂天冷冷道:「如果一定要讓我給出一個答案的話,那麼你留下來最大的意義,就是成長起來,成熟起來,強大起來。從今天開始,從現在開始,從做這個選擇開始1

接著,陽頂天湧上一股火焰道:「一直以來,我們都要包容你,小心翼翼地呵護你的自尊心。但是我現在直截了當告訴你一句,如果你連你留下來的作用和意義都弄不清楚。那你還是走吧!連這個問題都弄不清楚的人,永遠只配活在襁褓之中。永遠不能斷奶1

瞬間,祝紅雪眼睛一顫,面色更加複雜難堪。

陽頂天繼續道:「而且我可以直截了當告訴你,為了照顧你脆弱的心。對你說的許多關於冰凌的事情,都是假的。我撒謊了,冰凌從來都沒有提過你。你覺得,她會將一個還沒有斷奶,還生活在襁褓之中的男人放在心中嗎?這樣的男人。她能夠寄託什麼希望?」

接著,陽頂天直接躍上飛行坐騎,對著祝紅雪道:「要走就走,要留就留。別婆婆媽媽的,問這問那的1

這話一出,小公主靈鷲和宋春華紛紛色變。

「好了,戲演完了。跟我走吧。」祝青主淡淡道。

祝紅雪雙眼沒有多少焦距,俊美之極的面孔,一直都在微微顫抖。

然後,他目中的光芒開始凝聚,緩緩抬頭望向了祝青主,然後輕聲道:「對不起。父親。我不能跟你走,我要留下來。」

然後,祝紅雪轉身,朝陽頂天等人走來。

祝青主面色猛地一變,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這就是他兒子。從來不敢違逆他的兒子?在外面無比驕傲自負,但是卻永遠生活在自己影子下的兒子?

他竟然拒絕了自己?他竟然違逆了自己的意志?

在陽頂天和父親之間。他竟然選擇了陽頂天這個外人。

「祝紅雪,你想要了,你跨出這一步,就再也無法挽回了。」祝青主冷冷道:「你跨出這一步,我會將你逐出玄天宗,解除你玄天宗少主的位置。我會把這個位置,交給你的弟弟祝紅雨,你應該知道,你們兩人勢同水火,如果你走出這一步,我就將你的一切,全部交給他。沒有了玄天宗少主的身份,沒有玄天宗天文數字的資源培養你,你祝紅雪可能什麼都不是。」

頓時,祝紅雪身軀微微一顫。

然後,他低聲道:「當我什麼都不是,什麼身份都沒有的時候,或許能夠找回我自己。」

然後,他躍上空中,落在飛行坐騎上,朝陽頂天道:「我們走吧。」

陽頂天望著他,道:「你不但要找回你自己,你還要超過你自己,超過祝青主!玄天宗,是你的,永遠就都是你的。任何東西,要用自己的能力去搶,而不是別人的恩賜,哪怕那個人是你的父親1

然後,陽頂天催動坐騎,朝雲霄城飛去,轉身望向祝青主道:「祝宗主,你要弄清楚一件事情。祝紅雪並不是選擇了我,而是選擇了正道。正道,正義,聽起來虛無縹緲,卻永遠存在每一個人的心中。不是每一個人的心都已經死去,哪怕再強的力量,也不能埋沒人心和正道,告辭了1

然後,陽頂天等人就此要離去。

祝青主緩緩閉上眼睛,淡淡道:「好吧!希望幾十天後,寧無鳴和秦七七的殘忍,能夠徹底喚醒你們。祝紅雪,你去吧,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兒子了。」

祝紅雪充耳不聞,繼續朝著雲霄城飛去。

「陽頂天,你秋若涵留下。」祝紅雪淡淡道:「否則,我將除了你和祝紅雪之外所有人,全部殺得乾乾淨淨1

陽頂天身體一震。

「快點吧,我很生氣,所以耐心不大夠的。」祝青主道:「殺了你身邊這些螻蟻,當然沒有什麼。我擔心的,是殺了他們,你陽頂天力量太弱了。幾十天後,和秦七七寧無鳴大戰就不好看了,上面大人物玩得不過癮。我要是壞了他們的興緻,就不好了。」

頓時間,陽頂天和祝紅雪,宋春華對視一眼,心中湧起無限我恥辱。

緊接著,陽頂天幾人發現,自己全身都不能動彈,所有人都被鎖定在空中,一動都不能動。

然後,祝青主手掌一張。頓時,秋若涵的身體,直接被吸了過去。

祝青主提著秋若涵的身體,朝陽頂天道:「一個人,還要靠敵人的調戲心才能活下去,是何等的恥辱啊,竟然還在這裡大言不讒,真是荒謬可笑啊1

「嗖1

然後。祝青主直接消失在原地,瞬間無影無蹤。

緊接著。陽頂天幾人,全部恢復了動彈。

見到所有人面孔上,都充滿了恥辱,痛恨,還有失落!

在祝青主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們開始覺得沮喪,覺得徹底的灰暗。

陽頂天望向眾人,道:「這就沮喪了嗎?這就失落了嗎?」

「對於這個現實。我們不是應該早就有了思想準備了啊?我們早就知道,沒有人看好我們,所有人都覺得我們會輸,不但會輸,而且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用什麼回擊別人鄙夷的目光,別人不屑的目光呢?打,打。打!殺,殺,殺1

「就如同今天,我們說要滅門秋水劍派,誰都覺得是荒謬的可笑的。但是,我們做到了。」

「今天。我們滅掉了秋水劍派。誰又能證明,接下來我們不會徹底戰勝秦七七,徹底戰寧無鳴呢1

「如果接下來,我們能戰勝秦七七和寧無鳴。誰有能證明,我們未來不能打敗祝青主。打敗厲冥,甚至打敗魔王問天呢?」

「我的敵人非常可笑。要玩弄我,調戲我,而不直接殺我。那我告訴他,趁著他還能殺死的時候趕緊殺掉我,要不然,死的就是他們自己1

「今天的這一刻,大家記在心中吧。有朝一日,到了敵人的墳墓前,在把這句話還給他們吧。」

「接下來的大戰,我們不僅要贏,而且要贏得徹底。不管他們來多少人,十萬,二十萬,三十萬,甚至五十萬!我們都要將他們殺得乾乾淨淨,將他們殺得寸草不留1

「回雲霄城!全面進入備戰1

然後,陽頂天幾人,快速朝雲霄城飛去。

……

回到雲霄城后,陽頂天將滅門秋水劍派的消息,傳遍整個雲霄城。

頓時,雲霄城沸騰,原本高漲的士氣,再次如火添油。

晚上,在雲霄城大殿中,重傷未愈的秦懷玉,當著所有高層的面,全面檢討!等待傷勢好了之後,要當著幾千人的面,處罰鞭刑一百!

寧柔兒和小寧寧來到雲霄城后,很快住進了西門寧寧那個偏僻的山谷之內,和獨孤傲霜和寶寶生活在了一起。

晚上,一個小型的聚宴之後,陽頂天難得的閑適,在山谷裡面陪伴焰焰和嬌嬌說話。

然後,看著小寧寧將小寶寶寵愛到哭。

這姑娘很想表達自己對小寶寶的疼愛和稀罕,所以拚命地靠近,努力地和他一起玩,將自己拉到一歲左右的水平。

可是,寶寶並不領情,他玩的時候,喜歡一個人玩。小寧寧插進來后,搞得他自己也玩不好。

是在無計可施,寶寶哇哇大哭。

接著,小寧寧也哭了,說小弟弟不喜歡她。

然後陽頂天告訴了她一個辦法。

小寧寧照辦,她開始在一個角落自己玩自己的,裝著玩得很高興的樣子。

果然,小寶寶被吸引了過去,忘記了之前的不合,先腆著小臉站在一邊賣萌,在沒有感覺到明顯的排斥時,很厚臉皮地加入了進去。

然後,一個大寶寶,一個小寶寶,兩個人很高興地玩在了一起。

陽頂天的這個兒子礙…

……

「夫君,你真的不能多留一天嗎?柔兒姐姐才剛來埃」焰焰柔聲道:「去靈鷲宮,一定要這麼急嗎?」

「時間非常緊迫了,明天一定要走,復活師傅是最最重要的,不能復活師傅,這一戰我們必輸無疑。」陽頂天道。

「嗯1焰焰不舍應道:「那,那你多帶幾個人去吧,把祝紅雪和春華姐姐也帶上,祝紅雪身份高,春華姐姐修為高,這樣你更安全。」

「不,雲霄城更需要他們。」陽頂天道:「我只帶靈鷲一個人去就夠了。」

「嗯1焰焰道:「那,那你晚上好好陪陪我們1

「嗯1

此時,穆漣漪進來,道:「少爺,秦懷玉求見。」

陽頂天一皺眉,這個時候秦懷玉不好好養傷,來見自己做什麼。

……

來到山谷外。

見到陽頂天後,秦懷玉稍稍猶豫片刻,張了張嘴,道:「宗主,我,我想接觸和宋麗華的婚約1

陽頂天眉頭一皺,頓時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