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八十八章:圍殺秦夫人秋若涵!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陽頂天朝那少年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頓時,那個中年美婦面色一變。趕緊跪在地上,哭求道:「陽城主,求求你,不要殺他,不要殺他。他年紀還校不懂事。他冒犯了您,我為他贖罪,不管您讓我做什麼...

陽頂天取過一支長槍,然後直接將「秦七七」的屍體插在槍頭之上。

就這樣,以她的屍體為幟,直接插在秋水劍派的人頭京觀面前。

然後,望向秋水劍派的老幼婦孺道:「這裡你們不要呆了,島嶼邊上的碼頭應該有船,坐船離開吧。很快就會有人佔據秋水島了,留在這裡是死路一條。」

說罷,陽頂天身體一側,讓秋水劍派的倖存者通過。

裡面,密密麻麻還有足足兩三千人,大部分年都是婦人,還有少部分,是年幼的男童。

這次對秋水劍派的滅門,有沒有誤殺?當然有。

有沒有漏網之魚?也當然有!

但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造成秋水劍派徹底滅門的事實,就夠了。

就已經足夠震懾天下了。

陽頂天清晰地見到,有幾個俊秀的少年,無法掩飾地用仇恨的目光望向陽頂天。

尤其最最中央的那個少年,應該是身份最高的,不知道具體多少歲數,但應該也在十六歲左右。已經差不多足足有一百七十多公分的身高了,只不過面孔稍顯稚嫩而已。

來到大殿之後,他的目光就從來沒有離開過陽頂天。目光裡面,絲毫不掩飾仇恨,還有決絕的目光。

而在他邊上,一個中年美婦拚命地低聲哀求,要拉開他的目光,但是這個少年卻置之不理。

宋春華皺了皺眉,直接拔劍,走了過去。

陽頂天朝那少年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頓時,那個中年美婦面色一變。趕緊跪在地上,哭求道:「陽城主,求求你,不要殺他,不要殺他。他年紀還校不懂事。他冒犯了您,我為他贖罪,不管您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您不要殺他。」

那個少年卻倨傲地望著陽頂天,直接走了過來,毫不畏懼地和陽頂天對視。

他的母親立刻跟了上來。跪在陽頂天面前苦苦哀求,並且拉著這個少年給陽頂天下跪。

「你是誰?」陽頂天問道。

「秋晴玉,我的父親是秋鳳梧。」那個少年道。

這話說完,那個中年美婦頓時面如死灰,拚命地磕頭,直到光嫩的額頭出血。

「這位夫人。那你是?」陽頂天問道。

「我,我是秋鳳梧的正妻,李氏1那個中年美婦道,然後她抬起頭,露出風韻猶存的美貌面孔道:「陽城主,我家夫君被殺,那是他的罪業。我不責怪。但是,這已經是他唯一的獨苗了,求求您千萬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求您饒過他一命。只要您饒他一命,不管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讓我跟著您為奴為婢都可以。」

「母親,你閉嘴,你不要丟了我們秋水島的骨氣,你不要給我們丟臉。」那個少年怒道。

宋春華上前,淡淡道:「宗主。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1

陽頂天望著這個少年,道:「你現在心裡,肯定非常恨我,想要殺我報仇吧。」

「當然。你要麼現在就殺掉我。不然,十年,二十年後,我必殺你全家,為我父親報仇。」秋晴玉道:「您殺我可以,但是休想我給你下跪,我不缺乏驕傲和骨氣。」

「啪……」陽頂天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

頓時,秋晴玉四五顆全部飛出,半邊面孔全部腫起來,鮮血從嘴角流出。

「溫室里的驕傲和骨氣,什麼都不是。你這不是驕傲,也不是骨氣,充其量只是富貴家孩子的嬌縱和無知而已。」陽頂天淡淡道:「真正男人的驕傲和骨氣,是不會讓自己的母親站在身前,也不會對自己母親的下跪無動於衷,反而呵斥羞辱。」

「你的所謂驕傲和骨氣,我大概五個耳光,就可以讓你哭泣,讓你跪下。」陽頂天繼續道:「我打你一個耳光,就是為了讓你記住,為了增加內心的仇恨,否則我只怕你過了三兩個月就忘記了。」

然後,陽頂天朝宋春華道:「將這對母子帶上,送給秦萬仇,他會喜歡的。」

……

陽頂天面對著一千多名參加婚禮的賓客,同時也是秋水劍派滅門的劊子手。

「你們心裡肯定很擔心,我會將你們帶到雲霄城打仗。或者利用今天的事情脅迫你們回到各自的門派中,遊說你們的掌門加入到我的一方。」陽頂天道:

眾人臉上不由得露出當然的表情。在場一千多人,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人物。但是幾乎囊括了三千里內所有的勢力了。陽頂天肯定藉機脅迫,拉攏進自己的戰車。

「放心吧,我不會這樣做的。」陽頂天淡淡笑道:「我只要求你們回去之後做兩件事情,第一,把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完完整整說出去。包括秋水劍派滅門,包括我們大家一起將秦七七千刀萬剮了。第二件事,讓你們的家族,你們的門派,在接下來的大戰中保持中立。對,僅僅只是中立1

「好了,大家散去吧1陽頂天道。

頓時,在場一千多人面孔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陽頂天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放走他們了,這一千多人完全是奇貨可居啊,就這麼放走了?

然後,有人試探地跑。見到陽頂天幾個人沒有絲毫阻攔,頓時所有人全部往海邊跑。

這裡,他們是一分一秒都不願意呆了。秋水劍派的滅門還沒有什麼,關鍵是秦七七身上刺的那一劍,才恐怖了。

現在,他們只想遠遠地逃避這裡!

等一千多三千里勢力的代表全部跑掉之後,宋春華道:「宗主,就這麼讓他們跑了太便宜了吧,完全可以以他們為人質,逼迫他們背後的勢力就範。讓他們中的一部分,加入我們的戰車。」

陽頂天搖頭不屑道:「這些勢力。全部已經被邪魔道嚇破了膽子,沒什麼用了。」

接著,陽頂天望向幾人道:「有這麼一個笑話,傳說有這個一個門派,色厲內荏。軟弱不堪。假如,他成為你的敵人,你需要用一萬軍隊防範他。如果,他成為你的盟友,你需要十萬大軍保護他。如果他中立,那。就是最好的結果。」

然後,陽頂天道:「其實,他們最大最大的用處,就是將今天發生的一切說出去。把恐懼散發出去,把秋水劍派的這一抹鮮血,抹到我的宣言上去。」

眾人點頭。

「好了。該離開這裡了,很快就有大規模的軍隊進入秋水島了,希望秦萬仇能夠快人一步吧。」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抱著秦夢離。

宋春華提著秋鳳梧的正妻李氏,秦懷玉抓住秋晴玉,朝著西邊的方向飛去。

……

果然,當陽頂天幾人剛飛離秋水島一萬多里的時候。就見到海面上浩浩蕩蕩的船隊。

這是西北秦城的艦隊!

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縱橫數里。

秦城,出動了幾萬人!看來,這一次他是要活生生將秋水島完全吃到肚子裡面了。

見到陽頂天五人後,艦隊上的人立刻指向天空。

「嗖嗖嗖嗖嗖……」然後,無數的晶石弩箭飛上空中,朝陽頂天五個人射來。

當然,區區弩箭當然射不中陽頂天幾人,這僅僅只是秦萬仇的一個表態而已。

就在陽頂天滿不在乎。準備直接飛離的時候。

忽然,一道身影直飛上空。

冷艷絕美,成熟魅麗,竟是秦懷玉名義上的母親秋若涵。竟然不是秦萬仇,而是秋若涵?

「陽頂天。果然是你,你將秋水劍派如何了?」秋若涵寒聲道。

陽頂天冷笑道:「秋水劍派,勾結邪魔道,背叛天道盟。我已經將它徹底滅門了,秋鳳梧往下所有罪人,全部殺盡,人頭擺成京觀,就在大殿面前1

頓時,秋若涵美眸露出刻骨的仇恨和怨毒,絕美的面孔瞬間蒼白,望向陽頂天厲聲道:「你這賤狗,竟然殺我兄長,滅我秋水劍派,今日,我就將你們碎屍萬段1

說罷,秋若涵的頭髮瞬間變成藍色,而且暴長過腰際。尖尖的指甲,猛地長出半尺多長,無比兇狠地朝陽頂天撲來。

陽頂天目光一寒,朝秦懷玉望去一眼,然後冷冷道:「殺了她1

「是1幾個人齊聲喝道。

秦懷玉望著陽頂天,欲言又止。

「怎麼了?」陽頂天道。

「沒,沒什麼。」秦懷玉道。

陽兒有人,將玄火運到極致,活生生轟死秋若涵1

「是1五個人猛地拔劍,運起所有玄氣,所有玄火。秦懷玉,稍稍猶豫,也運起了玄火,但是他的玄火,充滿了搖曳,充滿了猶豫。

美麗艷熟的秋若涵,閃電一般衝來,瞬間就到了眼前。

五爪冰劍,猛地朝陽頂天刺來。

「刷1陽頂天猛地一劍斬下。

右手,魔靈玄火冰封術飛快施展。

瞬間,在陽頂天面前不到一尺處,秋若涵身軀生生被定住,當然甚至還不到零點五秒。

「當1秋若涵十隻長長的指甲,猛地被橫切而斷。

緊接著,四道玄火,加上電系雷霆閃電,猛烈朝她劈來。

這秋若涵是三星級宗師,但是在四朵玄火的轟擊下,別說必死,至少是重傷!

「轟1四朵玄火,猛地在秋若涵身體凝聚。

緊接著,陽頂天閃電一劍,猛地刺向秋若涵心臟部位,就要將她一擊致命!

這下子,秋若涵必死無疑了!

她僅僅只是三星級宗師,絕對無法敵過五個高手,四朵玄火。

「轟1

四朵玄火猛地在空中凝聚,在秋若涵的身體凝聚,然後無比兇猛地炸開!!

就如同一顆小型核彈一般,在空中爆射出奪目的光芒。不,比太陽的光芒,還要奪目驚人。

秋若涵絕美的身姿,徹底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儘管是三星級宗師,大概也無法承受四朵玄火的轟擊。尤其,三個宗師!

沒有想到,和秦萬仇的交易,竟然提前完結了。陽頂天真沒有想到。秋若涵就這麼忽然地闖入他的面前。或者,可能是秋若涵在得到秋水劍派危險的信息后,立刻在第一時間帶軍隊前去秋水島,為的就是拯救秋水劍派。就算不能拯救,也要搶在秦萬仇之前,奪取秋水島。

卻沒有想到。竟然和陽頂天迎面撞上,然後把性命交代到這裡了。

不過,陽頂天忽然感覺到一陣不對勁,秋若涵彷彿也死得太容易了吧。她如此奸詐狡猾之人,這麼容易就死了?

接著陽頂天想起,剛才為了保險起見。出了四朵玄火的轟擊之外,陽頂天還是一劍刺向了秋若涵的shuxiong,可是刺過去完全空空如也,就彷彿刺在空氣中一般。

陽頂天面色一變,大叫道:「不好!秦懷玉,小心1

話音剛落!

「噗刺1秦懷玉胸口,猛地直接被刺穿。

三支尖尖的藍色指甲。直接刺穿了秦懷玉的胸膛。而秋若涵絕美的身影,直接出現在秦懷玉的身後,她絕美的面孔,朝陽頂天露出冷酷的笑。

「礙…」陽頂天幾人一聲痛吼,幾乎眼眶欲裂,然後猛地朝秋若涵衝殺而去。

剛才,朝陽頂天衝殺過來的,只是秋若涵的虛影,只是一個幻象。

真正的她,已經出現在秦懷玉的身後。出手擊殺秦懷玉,要奪走他懷裡的秋晴玉。

秦懷玉稍稍有些不敢置信望著胸前刺出的利爪,他儘管一直沒有反對殺秋若涵,但是每次一提到這件事情,他都是絕對的沉默。因為。秋若涵畢竟是他名義上的母親。他實在下不了手,但是又不能阻止陽頂天。

所以,他幾乎一直沉浸在痛苦和糾結之中,還有無限的愧疚之中,哪怕陽頂天告訴過他,他的親生母親是間接死在秋若涵的手裡,依舊無法讓秦懷玉解開心結。

卻沒有想到,他下不了手,秋若涵可下得了手,第一時間就殺他秦懷玉。

見到秋若涵得手,被秦懷玉抓在手中的秋晴玉興奮猙獰道:「姑姑,姑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將他們千刀萬剮。將陽頂天千刀萬剮,他殺了我父親,他,他還打了我,我掉了四顆牙齒,殺了他1

而就在此時,秦懷玉忽然用盡最後的力氣,將秦懷玉猛地朝陽頂天扔過來。

「嘿嘿1秋若涵冷笑,猛地要將利爪拔出,飛身過來搶秋晴玉。

陽頂天驚駭欲絕中,飛快施展魔靈妖火冰封術,要將秋若涵瞬間冰封然後搶回秦懷玉。

但是,沒用!冰封術,對於冰系天賦的秋若涵,根本就無法作用。當然,也因為秋若涵是三星級宗師,修為比陽頂天還要高。

就在秋若涵要飛去搶奪秋晴玉的時候。

卻沒有想到,秦懷玉用盡所有玄氣,猛地鎖住刺在他體內的利爪。然後,身體猛地向後一撞,直接讓秋若涵整個手臂都刺穿了自己的身體,然後伸手死死抓住秋若涵的手腕,不讓她脫身離開。

「嘿嘿,娘親,我們一起死吧1秦懷玉淡淡笑道。

與此同時,小公主靈鷲飛快閃現,直接在空中抓住了秋晴玉。

「唰唰唰唰……」小丫頭髮狠,直接連斬四劍,將秋晴玉的手腳全部剁下,然後目光含淚道:「賤人,把秦懷玉放了。」

「礙…」見到自己的手腳全部被斬斷,秋晴玉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

秋若涵猛地一劍橫在秦懷玉脖子上,朝陽頂天寒聲道:「放了我的侄子,否則我就殺了秦懷玉1

陽頂天淡淡道:「你的兒子,還比不上你的侄子嗎?」

「哼哼?兒子?」秋若涵寒聲道:「只不過是一個賤貨的雜種而已,和我有什麼關係?」

「賢弟,不要說了。」秦懷玉嘴角鮮血不斷湧出,道:「是我的錯,秋若涵會一種玄技,叫作虛幻魔影。我是知道的,在開戰之前,我想告訴你,但是我終究沒有說。所以讓她得手了。」

頓時,陽頂天嘴角一陣抽搐。

王八蛋秦萬仇,糊塗的秦懷玉!

以前那個殺伐果斷,心狠手辣的秦懷玉到哪裡去了?

他不想殺秋若涵,所以沒有將這事說出來。如果陽頂天知道這個女人有這樣變態的玄技。一定會防範,且不說殺死她,至少不會被她所趁,不會讓秦懷玉落在她的手中。

這個女人,也真是厲害奸毒。

在場五個人,她不去動手殺修為最弱的靈鷲。而是去殺秦懷玉。因為她內心最知道,秦懷玉對她最沒有殺心,而且面對她的心態充滿了愧疚和軟弱,是最好得手的。

秦懷玉再怎麼也是宗師級強者,竟然被人從後面偷襲都來不及躲開?為何,還不是因為殺秋若涵。讓他心亂如麻,根本就沒有了防備。

「陽頂天,把我的侄子交出來,快……」秋若涵寒聲道:「我倒數五個數,你不交人,我便殺人1

「五1

「四1

「三1

忽然,秦懷玉開口道:「秋若涵。不要浪費功夫了。你要麼立刻動手殺我,因為我再自爆氣海了,我要和你同歸於盡了。」

頓時,秋若涵面色一變,頓時見到秦懷玉臉上露出奇異的光芒,頓時驚駭欲絕。

「現在這個局面,本來就是我的錯,我是不會讓自己成為人質而讓我的戰友兄弟陷入困境的。」秦懷玉淡淡道。

他的自爆氣海,仍舊在繼續。

陽頂天頓時猛地色變。

「呼1猛地召喚出魔靈妖火冰封術,瞬間凍結秦懷玉的一切動作。凍結他的一切玄氣。

「快打暈他1陽頂天厲聲喝道。

秋若涵猛地一掌,直接將秦懷玉砸暈。

陽頂天飛快扔過去一顆聖水丹藥,道:「快給他喂下去1

秋若涵接住聖水丹藥一愕,然後咯咯嬌笑道:「陽頂天,你那麼在乎他的死活埃這樣一來,那就好辦了。「

秋若涵不慌不忙地將聖水丹藥送進秦懷玉嘴裡,然後道:「立刻將我侄子秋晴玉交出來,否則我就當著你的面,先斬斷秦懷玉的雙手雙腳,再斬他的腦袋1

「可以1陽頂天道。

沒有任何的討價還價。

「春華,把李氏扔過來。」陽頂天道。

宋春華將李氏扔向陽頂天。

「我會將你交給秋若涵,接下來的日子,就要靠你了。」陽頂天淡淡道:「你兒子雙手雙腳被斬斷了,但是還可以接上的,只不過對修鍊會有巨大的影響。但是,這對你兒子來說,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知道。」李氏雙目含淚道:「我要的不是他強大,而是平安。」

「這個秋若涵,是邪魔道一方的,你要你兒子不是為了親情,而是為了立他為邪魔道的傀儡,掌控秋水島。他們會用一種非常邪惡的方式,讓你的兒子修為大漲,但是人卻會變成魔鬼。」陽頂天道:「我原本想將你們母子交給秦萬仇的,雖然依舊是做傀儡,但是起碼能平平安安。」

「我知道。」李氏道。

「那麼,接下來你好自為之了。」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朝秋若涵道:「我同意交換,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先將你的嫂子李氏交給你。」

然後,陽頂天輕輕用力,將李氏朝秋若涵扔了過去。

秋若涵望向李氏的目光儘管充滿了不屑和鄙夷,但是依舊將李氏拉到身後,道:「現在,你把我的侄子秋晴玉扔過來。」

陽頂天道:「你先將秦懷玉還給我們,我們再交出秋晴玉。天下誰都知道,我陽頂天言出必行,而你秋若涵,卻不見得了。」

「不行1秋若涵冷笑道:「這事沒得商量,先交出我侄子,我才能還秦懷玉給你們。」

陽頂天道:「如果我交出秋晴玉,你仍舊不還秦懷玉,繼續以他為人質,逼迫我們答應你其他事情,那又該如何?」

秋若涵淡淡一笑道:「這個險,你必須冒。」

言語之間,竟然是完全不否認自己隨時會翻臉毀約的可能。

接著,秋若涵笑道:「誰讓你陽頂天如此在意秦懷玉了,你若不在意他,也不至於這麼被動了。」

然後,秋若涵將利劍橫在秦懷玉的手腕上,道:「陽頂天,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數到三,如果你不將我侄子扔過來,我就斬斷秦懷玉一隻手。」

「三1

「二1

「一1

秋若涵猛地一劍,直接將秦懷玉一支手斬落下來。

陽頂天嘴唇猛地一顫,直接咬破出血。

而小丫頭靈鷲,淚水已經不斷湧出,咬牙切齒,對秋若涵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陽頂天,我知道你有聖水丹藥。秦懷玉手斷了,根本要緊,接上去之後,用聖水丹藥,很快就可以恢復如初的。」秋若涵道:「可是,我要是將這支斷手毀掉呢,你的聖水丹藥總不能讓他重新長出一隻手吧1

說罷,秋若涵的劍,按在秦懷玉的斷手之上。

「我又要開始倒數了,數到三,你不將我侄子扔過來,我就將秦懷玉的斷手徹底毀掉1

「三1

「二1

「一1

「好,我同意1陽頂天道,然後一把抓過斷手斷腳的秋晴玉,直接朝秋若涵扔過去。

秋若涵飛快,將秋晴玉拉到身後。

此時,艦隊上的幾個高手紛紛飛上空中,拱護秋若涵在中間。

陽頂天道:「我已經放了秋晴玉了,現在還你放掉秦懷玉了。」

「哈哈哈啊哈……」秋若涵冷笑道:「陽頂天,你還真是天真啊,我可能會放嗎?你簡直天真到了愚蠢的地步了。現在,我又要開始提新的要求了,我要你的那支近帝品魂劍,把它扔過來給我,否則,我就要毀掉秦懷玉了。」

此時,宋春華和祝紅雪,完全已經氣得要爆炸開來一般。

「我又要開始倒數了。」

「三1

「二1

「一1

「噗刺1忽然,一支沾毒的匕首,猛地刺入秋若涵的後背。

是李氏,她滿臉顫抖著,顫慄著,恐懼著,將匕首刺入了秋若涵的後背。

她的修為很弱,就算秋若涵沒有任何防備,就算偷襲,也不可能傷到秋若涵的。因為,劍刃剛剛挨到秋若涵的身體,立刻就會被巨大的玄氣猛地彈開,根本刺不入秋若涵的血肉。

但是,匕首剛剛觸碰到秋若涵的皮肉,一股可怕的劇毒瞬間散開,直接瓦解匕首所及之處所有的玄脈。

「礙…」秋若涵一聲暴怒。

全身的玄氣,猛地迸發而出。

「砰1李氏的身體,如同稻草一般飛出去,在空中鮮血狂噴。

她為何會偷襲秋若涵?因為陽頂天低聲告訴她,秋晴玉體內被放了劇毒,她不這樣做,秋晴玉很快就會猛地炸開。為了兒子,李氏什麼都願意做,所以儘管無比害怕,她依舊刺向了毫無防備的秋若涵。

李氏傷不了秋若涵,只能製造瞬間而逝的時機。

但是,已經完全足夠了。

小公主靈鷲,瞬間你閃現,直接抱走秦懷玉,然後飛快閃現離開。

緊接著,陽頂天,祝紅雪,宋春華三人,帶著衝天的怒火,猛地朝秋若涵衝去。

「嗖嗖嗖嗖……」

片刻,將秋若涵身邊所有的武尊高手殺得乾乾淨淨,然後將秋若涵緊緊包圍中央。

「賤人,接下來你會受到何等恐怖的結局,你自己猜猜看1

陽頂天冷冷道!

註:第一更七千字送上,還有第二更的。兄弟們,一不開單章,今天月票就五張,不要這樣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書友曦月瑜清的一萬起點幣打賞,讓你破費了,謝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