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四百八十八章:圍殺秦夫人秋若涵!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08-05 08:09  |  字數:8333字

陽頂天取過一支長槍,然後直接將「秦七七」的屍體插在槍頭之上。

就這樣,以她的屍體為幟,直接插在秋水劍派的人頭京觀面前。

然後,望向秋水劍派的老幼婦孺道:「這裡你們不要呆了,島嶼邊上的碼頭應該有船,坐船離開吧。很快就會有人佔據秋水島了,留在這裡是死路一條。」

說罷,陽頂天身體一側,讓秋水劍派的倖存者通過。

裡面,密密麻麻還有足足兩三千人,大部分年都是婦人,還有少部分,是年幼的男童。

這次對秋水劍派的滅門,有沒有誤殺?當然有。

有沒有漏網之魚?也當然有!

但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造成秋水劍派徹底滅門的事實,就夠了。

就已經足夠震懾天下了。

陽頂天清晰地見到,有幾個俊秀的少年,無法掩飾地用仇恨的目光望向陽頂天。

尤其最最中央的那個少年,應該是身份最高的,不知道具體多少歲數,但應該也在十六歲左右。已經差不多足足有一百七十多公分的身高了,只不過面孔稍顯稚嫩而已。

來到大殿之後,他的目光就從來沒有離開過陽頂天。目光裡面,絲毫不掩飾仇恨,還有決絕的目光。

而在他邊上,一個中年美婦拚命地低聲哀求,要拉開他的目光,但是這個少年卻置之不理。

宋春華皺了皺眉,直接拔劍,走了過去。

陽頂天朝那少年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頓時,那個中年美婦面色一變。趕緊跪在地上,哭求道:「陽城主,求求你,不要殺他,不要殺他。他年紀還小。不懂事。他冒犯了您,我為他贖罪,不管您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您不要殺他。」

那個少年卻倨傲地望著陽頂天,直接走了過來,毫不畏懼地和陽頂天對視。

他的母親立刻跟了上來。跪在陽頂天面前苦苦哀求,並且拉著這個少年給陽頂天下跪。

「你是誰?」陽頂天問道。

「秋晴玉,我的父親是秋鳳梧。」那個少年道。

這話說完,那個中年美婦頓時面如死灰,拚命地磕頭,直到光嫩的額頭出血。

「這位夫人。那你是?」陽頂天問道。

「我,我是秋鳳梧的正妻,李氏!」那個中年美婦道,然後她抬起頭,露出風韻猶存的美貌面孔道:「陽城主,我家夫君被殺,那是他的罪業。我不責怪。但是,這已經是他唯一的獨苗了,求求您千萬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求您饒過他一命。只要您饒他一命,不管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讓我跟著您為奴為婢都可以。」

「母親,你閉嘴,你不要丟了我們秋水島的骨氣,你不要給我們丟臉。」那個少年怒道。

宋春華上前,淡淡道:「宗主。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陽頂天望著這個少年,道:「你現在心裡,肯定非常恨我,想要殺我報仇吧。」

「當然。你要麼現在就殺掉我。不然,十年,二十年後,我必殺你全家,為我父親報仇。」秋晴玉道:「您殺我可以,但是休想我給你下跪,我不缺乏驕傲和骨氣。」

「啪……」陽頂天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

頓時,秋晴玉四五顆全部飛出,半邊面孔全部腫起來,鮮血從嘴角流出。

「溫室里的驕傲和骨氣,什麼都不是。你這不是驕傲,也不是骨氣,充其量只是富貴家孩子的嬌縱和無知而已。」陽頂天淡淡道:「真正男人的驕傲和骨氣,是不會讓自己的母親站在身前,也不會對自己母親的下跪無動於衷,反而呵斥羞辱。」

「你的所謂驕傲和骨氣,我大概五個耳光,就可以讓你哭泣,讓你跪下。」陽頂天繼續道:「我打你一個耳光,就是為了讓你記住,為了增加內心的仇恨,否則我只怕你過了三兩個月就忘記了。」

然後,陽頂天朝宋春華道:「將這對母子帶上,送給秦萬仇,他會喜歡的。」

……

陽頂天面對著一千多名參加婚禮的賓客,同時也是秋水劍派滅門的劊子手。

「你們心裡肯定很擔心,我會將你們帶到雲霄城打仗。或者利用今天的事情脅迫你們回到各自的門派中,遊說你們的掌門加入到我的一方。」陽頂天道:

眾人臉上不由得露出當然的表情。在場一千多人,雖然沒有什麼太大的人物。但是幾乎囊括了三千里內所有的勢力了。陽頂天肯定藉機脅迫,拉攏進自己的戰車。

「放心吧,我不會這樣做的。」陽頂天淡淡笑道:「我只要求你們回去之後做兩件事情,第一,把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完完整整說出去。包括秋水劍派滅門,包括我們大家一起將秦七七千刀萬剮了。第二件事,讓你們的家族,你們的門派,在接下來的大戰中保持中立。對,僅僅只是中立!」

「好了,大家散去吧!」陽頂天道。

頓時,在場一千多人面孔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陽頂天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放走他們了,這一千多人完全是奇貨可居啊,就這麼放走了?

然後,有人試探地跑。見到陽頂天幾個人沒有絲毫阻攔,頓時所有人全部往海邊跑。

這裡,他們是一分一秒都不願意呆了。秋水劍派的滅門還沒有什麼,關鍵是秦七七身上刺的那一劍,才恐怖了。

現在,他們只想遠遠地逃避這裡!

等一千多三千里勢力的代表全部跑掉之後,宋春華道:「宗主,就這麼讓他們跑了太便宜了吧,完全可以以他們為人質,逼迫他們背後的勢力就範。讓他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