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四百八十五章:一劍刺穿,秋鳳梧心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辨出天下萬毒。 秋鳳梧親自倒滿一杯酒,給遞給秦夢離。 夢離接過,便要一飲而荊 美人飲酒,都如此動人萬千。 但是,剛要飲下的時候,夢離道:「你該不會往我酒里下藥吧。」

註:前面還有一更,別漏訂了!

此時,秋水島的大堂,富麗堂皇,賓客如雲!

秋水島,富甲天下!但是,又不能擴張,所以秋鳳梧幾乎將所有的財富,全部用在奢侈之上。

所以,整個秋風島,亭台閣榭,雕欄玉砌,華麗萬千!

可以說,單論奢華程度,秋風島幾乎為天下之最,還遠超過秦城。

秋鳳梧和秦夢離的拜堂大殿,地面,全部是紫晶玉石鑲嵌而成。柱子,全部是黃金砌。牆壁的每一塊磚,全部都是昂貴的玉石。

大殿中的蠟燭,美酒,地毯,座椅。

無一,不是價值連城。

所有賓客到達這個大殿的時候,都如同鄉巴佬一般,活生生被這裡的富貴之氣壓制。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奢華的大殿,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精美的食物,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晶瑩剔透的美酒。

就連每一個倒酒的丫環,都穿著昂貴的染色雪錦。

這座大殿,將天錦堂!

天下奢華之最!

今天,秋鳳梧將婚禮在這裡進行!儘管是納妾,但是他在娶正妻的時候,都沒有將捨得用天錦堂來拜堂成親。

可見,他的內心,對秦夢離的渴望之至!

……

對於秦夢離,秋鳳梧早就垂涎三尺了。

不過,以前他的兒子秋晴川看中了秦夢離,所以秋鳳梧就算內心再火熱,也要有一定的剋制。

但是,現在她終於不用克制了,甚至可以用為秋晴川報仇的名義,將這個絕世尤物收入房中。

當然,或許有人誰說,這秦夢離可是個狐狸精啊,在嫁給陽頂天之前,可是人盡可夫的。

秋鳳梧當然不會在意,天下大部分男人都有狐狸精情節的。

尤其是,秦夢離擁有高貴的身份,而且富可敵國,完全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

現在,娶了她可以人財兩收,他秋鳳梧當然做夢都會笑。

而且,秋鳳梧對陽頂天痛恨到了極點,仇恨到了極點。而秦夢離是陽頂天的妻子之一,那麼蹂躪秦夢離,毫無疑問是對陽頂天最好的報復,想到這一點,秋鳳梧渾身就發熱。

此時,大堂之上,坐滿了來自三千里內的貴賓。

不過,秋鳳梧是有些不爽的。

為何?寧無鳴沒有來!

他為萬滅神殿付出那麼多,寧無鳴竟然不來參加他的婚禮!儘管派來了夫人秦七七,可是秦七七和寧無鳴能一樣嗎?寧無鳴,直接代表著邪魔太子厲冥。

寧無鳴沒有來,那麼冷艷眉,秦萬仇和葉無城這三千里內身份最貴重的幾個人,就都不會來了。

而且在秦萬仇的壓制下,大大小小勢力的掌門,竟然也很少親自來,都是派兒子,或者長老前來,讓秋鳳梧很沒有面子。

不過,這一切不滿,在見到秦夢離的那一刻,就瞬間煙消雲散!

這秦夢離,遠比想象中更加動人,更加妖嬈。

而且,她可是秦萬仇的親妹妹,秦城的二三號人物,卻成為自己的小妾,秦萬仇的憤怒也是可想而知的,不來參加也情有可原。

秦夢離此時儘管帶著紅蓋頭,但是真正上了伎磁人時,第一絕對不是看臉了,而是看身段,看姿態!

秦夢離單單身段,堤,單單氣質,就秒殺了他秋鳳梧後宮的所有女人。

得此尤物,夫復何求?更別說,一同到手的,還有驚天的財富。

頓時,秋鳳梧的喪子之痛,也不由得消散了很多。

聽到吉時已到三個字,不由得迫不及待,上前要牽秦夢離的手,這是一雙讓他夢寐以求的玉手。

誰知道,這個時候,新娘秦夢離竟然直接掀掉了蓋頭,露出了絕美無雙,艷絕人寰的嫵媚面孔。

在她自己的化妝下,整張面孔,完全是驚心動魄的艷麗。

尤其配上她掀掉蓋頭的狂野動作,這種美麗,簡直刺人!

秋鳳梧呼吸一窒,心臟猛地一揪,幾乎瞬間被秦夢離這種狂野的動作,絕美的艷光刺中心臟。

「有酒嗎?」秦夢離直截了當問。

頓時,所有的賓客一愕!

這個新娘,還真是有個性埃在她艷絕人寰的容貌下,這種個性也變得尤其誘人。

「酒,有,當然有1秋鳳梧笑道:「不過,等下交杯酒再喝,不是更好嗎?」

「不行,現在不喝暈了,沒有看你面孔的勇氣。」秦夢離道。

頓時,眾人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但是又不敢。

奇怪,秋鳳梧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對眼前這個美人尤物更加心動,他不由得微微一笑道:「為夫雖然上了年紀,但是也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吧,哈哈……」

然後,秋鳳梧瀟洒大笑。

頓時,眾人放心地跟著大笑。

「嗯1秦夢離側過臉蛋,美眸望著秋鳳梧的面孔。

秋鳳梧卻是長得英俊,臉很長,就是眼睛有點深。儘管五十多歲了,但依舊英姿勃發。

見到秦夢離天生火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來,秋鳳梧儘管閱女無數,但還是忍不住會心臟猛地一跳。

「嗯,是還不錯,只不過在我心目中可憎了一些。」秦夢離道:「酒呢?不喝醉,這堂拜不了了。」

秋鳳梧朗聲道:「酒來1

頓時,一個美貌丫鬟,端來了酒壺和酒杯。

酒壺,是紫晶石砌成。酒杯,是雪蛤玉石砌成,可以辨出天下萬毒。

秋鳳梧親自倒滿一杯酒,給遞給秦夢離。

夢離接過,便要一飲而荊

美人飲酒,都如此動人萬千。

但是,剛要飲下的時候,夢離道:「你該不會往我酒里下藥吧。」

秋鳳梧面色一板,眼中卻帶笑道:「您把為夫看成什麼人了?」

「你這人,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夢離道,然後她端著酒杯,四處張望,最後目光落在一個俊美青年的臉上,道:「這位公子,麻煩你幫我嘗一下,沒有毒,我再喝1

接著,夢離道:「千萬別喝完啊,我還要喝的。」

頓時,這個公子如同被雷擊中一般。直接意亂情迷,完全看不見秋鳳梧鐵青震怒的面孔,竟然直接接過那杯酒,便要飲下!

秋鳳梧如何能忍?

這美人可是我未來的夫人,怎麼容得下別人一點點染指?共飲一杯酒,不就等於間接嘗到我美人的烈焰紅唇了嗎?

誰敢染指我的美人,我就將扒皮拆骨!

那個俊美青年還沒有喝下,直接被秋鳳梧搶走酒杯,一口飲下,然後朝秦夢離道:「看,沒有毒吧!哦,不過為夫不小心一口氣全部喝完了,再給你倒1

說罷,秋鳳梧便要為夢離再倒滿酒杯!

「不用1夢離直接搶走了酒壺,然後張開小嘴,直接往裡面倒。

晶瑩剔透的酒,如同水柱一般倒進夢離紅艷的小嘴裡面。

絕色美人,做出如此豪邁一幕,對男人的殺傷力,真是無限的。

儘管,要和這個美人拜堂的是秋鳳梧。但是在場很多男人,相信都已經淪陷了,日後在夢中,都會無數次夢到美人喝酒這一幕的。

夢離這一喝,可是將整整一壺酒,都喝得乾乾淨淨。

喝完之後,全身的芳香,彷彿都蒸騰了出來。

臉上滲出的紅暈,讓她更加艷麗逼人。

美眸更彷彿要滴出水來一般,紅艷艷的美麗嘴唇,就彷彿火焰一般,彷彿要直接燃燒。

秋鳳梧不由得捂住心臟,他距離夢離太近,真的有種無法呼吸的感覺。

此時,吸引他的已經不僅僅是夢離的絕色美貌了,那種氣質,那種野性的妖媚,真的如同致命的磁石一般。

「好了,酒也喝過了,可以拜堂了吧?」秋鳳梧道。

秦夢離瞪大美眸,直刺刺望著秋鳳梧的臉,道:「稍等一會兒啊,酒勁還沒上來,你的面孔個還很清晰,等模糊了,再拜1

本來,秋鳳梧應該生氣的。如果年輕二十歲,可能直接拂袖而出了。

但是,他已經五十多歲了,自詡是成熟的男人,當然不會被這種小兒女般的言語打擊中。

頓時,他豪邁大笑道:「好,為夫陪你一起醉1

說罷,那直接拿過另外一個酒壺,然後將酒水倒進夢離喝過的那個酒壺中,最後也豪邁地直接往嘴裡倒酒。

真是少年持重老來狂。

秋鳳梧如此姿態,頓時引來一片喝彩。

「好1

秋鳳梧足足將一壺酒,全部飲盡!

很快,感覺到些許的醉意。

當然,這點酒怎麼可能讓他醉,但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望著如此絕世尤物,光看就讓人醉了。

夢離心中冷笑,這老賊真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啊,一杯喝下了還不算,還要喝下一整壺。為了占夢離的便宜,還要共用一個酒壺。便宜沒佔到,一整壺的毒酒,全部喝完了。

喝完后,秋鳳梧笑道:「夫人,你還沒有醉嗎?為夫可是要醉了1

說罷,他直接伸手去抓夢離的手,道:「來來來,拜堂了,拜堂了1

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大呼。

「雲霄城使者到1

頓時,所有人錯愕!

秋鳳梧面色一變!

雲霄城的使者?雲霄城這個時候,竟然拿還敢來?

頓時,秋鳳梧內心仇恨衝天,冷道:「讓他進來,我倒,陽頂天的走狗玩什麼把戲?」

很快,風塵僕僕的雲霄城使者,進入金碧輝煌的大殿。

「慢著1秋鳳梧冷道:「你這雲霄城的邪惡卑賤之人,沒有資格進入我的大殿,別弄髒了我的地板玉石。」

頓時,眾人鬨笑!

那個使者英俊的面孔一抽,目光射出一道怒火。

雲霄城派出的使者,全部都是陽頂天的狂熱崇拜者。出來之後,根本就沒有想著活著回去!

「說,你卑賤邪惡的陽頂天,有何話說?如果是求饒,就大可不必,洗乾淨脖子,等著我天道盟的討伐大軍吧,將你們雲霄城,徹底斬盡殺絕1秋鳳梧冷道。

那個使者目光極怒,從懷中掏出那捲宣言道:「這是我家城主的宣言,請秋水劍派之主接下1

「不,我嫌臟。你雲霄城男盜女娼,岳母和女婿苟且,母女共侍一人,不知道沾染多少罪惡,陽頂天的東西,我如何敢接?」秋鳳梧冷笑道。

其實,他此人雖然放肆張狂,但是在公然之下,是不會說出這麼輕浮言語的。只不過今天被仇恨刺激,被酒水刺激,這些惡毒言語,忍不住勃發而出。

那使者面孔冰冷,直接打開宣言,大聲念道:「「首先,我們再說一次正義!我陽頂天,率領的天道盟勢力,站在正義一方。而秦七七,寧無鳴,還有他背後的萬滅神殿少主厲冥,站在邪惡的一方。關於雙反的正邪立場誰都要面對,誰都不要想要逃避。」

「第二,有人願意加入我們,站在正義一方,和邪魔道抗爭到底。那就是我的生死兄弟,我們生死與共,永不背棄。」

「第三,如果你們害怕邪魔道的強大,不敢為敵。那不要緊,你們站在一邊觀戰,等我們打出一個輸贏,你們再選擇站隊也不遲。」

「第四,如果你們或者處於利益熏心,或者處於更邪惡的目的,堅決站在邪魔道一方,堅決站在秦七七和寧無鳴一方,那就是和人類正義為敵,就是和天道盟為敵,就是與我為敵。那麼不管你出身有多高貴,不管你的勢力有多大,我都會將你們斬盡殺絕。今天的秋水劍派,就是例子。」

「現在,我發布天道盟第一道滅殺令!秋水劍派,勾結邪魔道,背叛天道盟,背叛正義,背叛混沌世界。在此,我正式下令,將秋水劍派逐出天道盟。對秋水劍派所有人等,全部斬盡殺絕。對秋水劍派所有骨幹,發布天下滅殺令1

「天下任何勢力,任何人,都要和秋水劍派徹底劃清界限。凡秋水劍派武士,在一個月內,可以脫離其勢力,並且與之劃清界限,宣布為敵對關係。否則,時期一到,格殺勿論1

「從今日起,將此宣言,傳遍天下1

讀完陽頂天宣言后,那個使者,靜靜站立!

場內,先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彷彿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

這陽頂天是瘋子嗎?是傻子嗎?

他自己都要完蛋了,自己都要千夫所指了,自己都要成為公敵了。馬上,天道盟聯軍就要去討伐了,就要徹底將他斬盡殺絕了。

現在,他竟然出了一個陽頂天宣言。

荒謬,可笑!!

然後,所有人,全部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人之賤則無敵,我之前還不相信,今天我終於相信了。」秋鳳梧捂肚大笑道:「如此愚蠢,如此狂妄,如此下賤,如此膚淺,如此可笑的人,我從未見過,陽頂天你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哈哈哈哈……」

「你陽頂天已經是待宰的豬狗,他的妻子和岳母,已經是待價而沽的ji女,雲霄城的末日已經來臨,他竟然給我下了滅殺令!他竟然要來滅我秋水劍派,哈哈哈哈哈……」

「天下諷刺之事,天下可笑之事,有出其右嗎?」

頓時,在場眾人,再次狂笑!

徹底的諷刺,徹底的嘲笑!

幾乎所有人,都用最惡毒,最鄙夷的言語,對陽頂天,對雲霄城和進行徹底的攻擊。

大笑之後,秋鳳梧忽然抬頭,道:「來人,把這使者腦袋斬下來,讓我的婚禮,見見血!然後,把無頭屍體送到雲霄城,告訴陽頂天!把脖子洗乾淨,讓我來斬殺!把他的妻子,岳母洗乾淨,等待我們正義的討伐,正義的恩寵1

「是1頓時,幾個高手上前,猛地抓住陽頂天的使者,便要斬下頭顱。

那個使者,面目冰冷,面孔堅毅,冷笑道:「我來送陽頂天宣言,就沒有想活著回去,我警告你們所有人,我們城主,說到做到,你們好自為之!秋鳳梧,你日後必死我城主劍下。」

「哈哈哈……」秋鳳梧大笑道:「陽頂天說到做到?要殺我?要滅我求水劍派?哈哈哈……做夢,春秋大夢,我就站在這裡,你讓他來殺我,來殺礙…」

秋鳳梧張狂道。

「噗哧1隱身在他身後的陽頂天,猛地一劍。

瞬間,刺穿秋鳳梧心臟!

註:今天再次兩更,超過一萬字,拜求月票,拜求支持。還有,大家七夕節快樂!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